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枪击,现场传来一缕硝烟的味道,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在原地保持防御。

没错!绝对不会有错!那个声音确实是手枪的声音。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哎呀,真是可惜啊,本想一次解决掉圣都的两名重要人物,没想到失败了呢。”

随着惋惜的语调,芙尔西那绰约的身姿慢慢在浓雾中显现。

那双美丽的瞳孔中毫无感情,仿佛视在场所有人的生命如无物一般,那绝非是正常人类该拥有的眼神。一瞬间,心中的警戒线拉到了最高点,眼前的这位女性无疑是极其危险的人物。

她无视我具有攻击性的剑气,缓缓向我低头行礼,而手上拿着的正是一把手枪,那个形状是左轮手枪,装弹数是六发,至于是什么型号我并不知道,这时候要是军事宅就好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修尔和公主殿下呢?”

手按剑柄,目光凛冽地紧锁眼前这位女仆,随时保持着一击必杀的状态。

“请不要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剑圣大人请您放心,公主殿下与修尔大人这时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面对我的质问,芙尔西用手轻抚脸颊露出为难的表情,而另一只手则紧握左轮手枪对准着我。

“那么说来,这些突发的爆炸也是你的杰作喽,多萝西女士?”

身后史莱克取下臂上的匕首与我并肩而立,我们心照不宣地形成掎角之势围住芙尔西。

“是的,史莱克大人,尽管我本想再将事态扩大一些,但是似乎这已经是极限了。毕竟都是一些靠着这身体就能诱惑的男士,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我已经相当满足了。啊…...对了,剑圣大人,很遗憾,我并不是处女。”

她的脸上出现病态的潮红,一脸淫靡地看向我,那诱惑的神态在我看来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史莱克打断她的话,目光锐利地盯向芙尔西,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对于史莱克的提问,芙尔西似乎早有预料,只见她在胸前划了一个我似曾相识的图案,然后虔诚地说道:“愿真理照耀这片歪曲的世界。”

尤弥尔神教!我和史莱克互相对视一眼,心中各自震撼。

“尤弥尔神教,七十二柱使徒之一,No.19塞列欧斯的芙尔西在此拜候了。”

眼前危险的女仆在这一刻放下了左轮手枪,优雅的站在原地向我们行礼致敬。

她刚才说什么?七十二柱使徒?塞列欧斯?这不是所罗门的七十二柱魔神吗?!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出现地球魔神的名字?等等,还有那把左轮手枪,难道…...!

一个大胆的推测在心中闪过,同时见机不可失,身边的史莱克已经抢攻而出,直向芙尔西攻去。

空气中响起金属交击的声音,面对四大骑士团长级别的攻击芙尔西从容不迫地取刀格挡,然后趁着长枪回旋的空隙,猛然向史莱克射出一枪。

“砰!”

旋转的子弹向着史莱克的心口飞去,完全无法理解是什么原理,但是本能地察觉到危险,他急转长枪在危机万分的关头勉强挡下这一枪,冒着白烟的弹头顺着枪刃滚落地面。

史莱克的脸上露出微微震惊的神情,他谨慎地拉开与芙尔西的距离。但是,这时他的身形却出现了短暂的摇晃。

是毒!那把射中史莱克的匕首涂有剧毒!

“终于察觉了吗?我还在想,不会是毒药的剂量不够吧。看来即使是神枪大人也不是百毒不侵的啊。”

芙尔西用匕首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那表情似乎相当愉悦。

“咕!”

一声闷哼,史莱克单膝跪倒在地上,他的额头渗出冷汗。

同时,我察觉到一丝异样,为什么周围失去了骑士们的声音?在这浓雾中,一切寂静得异常,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心中一紧,体内运行的真气产生了一丝滞碍。

“难道这雾中也藏有剧毒?”说话的同时,脸色大变。

“什么?”一旁的史莱克顿时大吃一惊,他急忙用披风捂住口鼻。

我动作迅速的封住全身要穴,但是仍然慢了一步,神识产生了轻微的摇晃。

“哈!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剑圣大人,芙尔西真的是相当仰慕您呢。”

芙尔西伶俐地向史莱克射出手中的匕首,迫使他再一次向后退去。

“说起来,上任贝列也是死在您和雷昂纳多大人手上呢。”

她完全无视我身后的史莱克,目光紧紧盯视着我。

贝列…...是3年前那个被我和雷昂纳多联手报销的黑衣魔法师…...果然是所罗门的七十二魔神!

“所以呢,你想要为同僚报仇吗?”

面对芙尔西的步步紧逼,我仍然不为所动,仙宗的剑式稳若泰山,手中长剑没有丝毫颤动悬在身前。

“怎么会呢,像贝列那样的无能之辈,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我只是想要完成我的使命罢了。对于我来说,除了使命之外的人事物都不能让我产生兴趣。啊,纠正一下,现在我对您也相当感兴趣。”

芙尔西再度露出充满兴奋的眼神,她舔了舔手指,那表情充满了诱惑。

那还真是荣幸啊,被你这样的美人说对我有兴趣,我这时候是不是该放炮三声以示庆祝呢。

我冷哼一声,身体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王琉缘,你还在等什么!快速战速决啊!否则咱们都得完蛋!”

背后传来史莱克的怒吼声,而眼前的芙尔西也同时行动了,她在空中轻盈地舞动,脚上缠有几近无色的旋风,那是风属性的加速魔法。

霎那,她已经攻到了我的身前,自大腿外侧取出的匕首直刺要害!这时我也作出了反应,我一个转身毫不犹豫地向史莱克奔去,随后鼓起全身真气一脚踢向他。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在史莱克惊愕的眼神中,我将他踹飞出了毒雾的范围。

几乎在同时,后颈传来刃物的寒气,我单足一顿,向右侧发动缩地,同时反转剑刃轰出数道剑气逼开芙尔西。

我必须确认修尔与公主殿下的安危!

趁着这一间隙,我不顾后背空门大露向城门奔去。

“闭锁的圆环,燃烧一切罪恶。降临吧!坐于第六天的战神!汝即为烈焰之公、汝即为焚炎之王!”

视界中金色的火焰在浓雾中犹如火蛇一般自身后袭来。

是帝国的高阶火炎魔法!而且还是第五阶的高位吟唱!

被迫停下飞驰的身形,摆出迎击的架势,手指眉心,化出心剑,然后清吟道:“天地并生,万物为一。六合之外,圣人不存。”

周身剑气旋转而出,能够抹消灵力本身的光芒化为一道剑气直击火流,如同水火相交,在剑气、火流相撞的刹那双方消于无形。

但是,空中再度响起枪声!

快不眨眼的杀机逼命而来,瞬间做出判断,回剑一转向地面划出一道剑痕,自剑痕中激荡出的气劲将石路整面撬起,伴随擦出的花火,石块中传来子弹与石头相撞的声音。

确实,手枪这玩意相当危险,速度快,威力高,而且子弹的体积又小,几乎不可能防御。但是这只是在地球的常识,在这个高武位面的世界中,并不是没有办法应对的!

不给与对方反应的机会,在挡下子弹的同时,轻抖手腕向芙尔西的位置刺出三道剑气。

浓雾中传来尖锐的金属格挡声以及后退的脚步声。

身形再次发动缩地,瞬间冲至城门前,透过灰色的雾气,周围到处是晕厥在地的士兵,在他们正中间公主殿下抱着不知生死的修尔坐在地上,他的左肩有一个明显被灼烧的巨大伤口。

“公主殿下你没事吧?”

迅速在他们身边蹲下,开始确认修尔伤势的程度。

“是的,但是小修他为了保护我,而被芙尔西的魔法给重创了…...”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像是极力压制着恐惧。

“没事的,请不要担心,这种程度的伤势不足以致命。”

我将部分真气渡给修尔,同时以寒冰剑气冻住他被烧伤的部位暂时稳定他的情况。

这时候,虽然要用真气完全治愈修尔不成问题,但是考虑到之后还要对付芙尔西,那如此做就并非上策了,说不定芙尔西正是为了消耗我的真气才将修尔伤而不杀。

如同印证我的想法,自雾中传来她的声音——

“剑圣大人您不打算救治修尔大人吗?还是说因为毒雾的关系您已经没有足够的真气了?”

芙尔西踏着颤栗的脚步声缓缓向我们走来。她的神态如同信步游庭,微微翘起的嘴角像是在向我挑衅。

“我的底牌尚未尽数揭开,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

我将公主殿下与修尔护在身后,在站起来的同时视线再度模糊了起来。

“呵呵,芙尔西岂敢对您大意呢?不过似乎时间并不站在您这一边啊。”

靠!又是这句话,好像刚才史莱克那个家伙也说过啊。你们这些反派就不能堂堂正正和我决一死战吗?啊啊啊,还真是怀念和黑骑士那没有心机的死战啊…...嗯?难道我是抖M?

“在战斗之前,我有三个问题。”

其实由于仙宗的功体属性,这毒雾对我的影响尚在可控之间,但为了恢复消耗剧烈的真气,我打算拖延时间。

“嗯,请您尽管发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芙尔西脸上扬起亲切的笑容,那样子仿佛就像是我们初遇时的模样,但讽刺的是她此时却握着左轮枪紧紧对准着我。

“首先,这把手枪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悄悄将体内的真气慢慢汇聚,准备施展曾与七魔将交战时用过的“那个”。

“不愧是剑圣大人,真是见多识广,居然知道这把武器的名称,不过它的正式名称是Colt Anaconda。是初代教主大人遗留的圣遗物之一。”

柯尔特巨蟒吗?这个名字应该是英文的发音,果然是地球这边的武器,那么说来尤弥尔神教的创教者和我一样都是来自异世界的穿越者了,而尤弥尔这个名字即是霜之巨人的意思。可恶,应该早点想到的!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绑架公主殿下?”

身后的爱夏公主闻言身体微微一颤,继而向芙尔西投去复杂的眼神。

“这个嘛,其实很简单,教团需要拥有高度神性的人进行实验,而世间拥有这样素质的人,据我们所知除了教皇猊下外便只有爱夏大人了。当然,要绑架教皇大人之类的想法我们是一点也没有,毕竟猊下可是一国之主,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所以就选择了公主殿下…...”

很好,真气恢复的有七成左右了。

“哎哎,没错,因此才会派遣我潜入圣都接近爱夏大人。”

“然后你就利用宫廷女官的身份在圣都布下属于自己的关系网,让那些被你诱惑的贵族在适当的时机发动骚乱。”

“哎呀,难道您吃醋了,剑圣大人?放心吧,虽然我并不是处女,但是那些与我发生关系的男性基本上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剩下的那些人只不过是教团的傀儡罢了。”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这样的暴动会死多少人?”

周身的真气调整完毕,接下来就是时机!

“一切都是为了教团的真理。就算牺牲再多的性命也是值得的。”

“等一下!芙尔西,你不是说在这场骚乱中不会有人受伤吗?!”

公主殿下的眼神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摇,她大声向过去信任的伙伴质问道。

“是的,我没有骗您,在这场动乱不会有人受伤,因为受到波及的人都会死去,不留一丝疼苦的死去。我是不会欺骗您的,您是我的使命,就如我所说的‘我的一切都是为了您而存在的’。”

“怎、怎么会…...”

公主殿下轻轻低喃,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空气中充满了悲伤的味道,绝望的感情似乎连站在一旁的我也能感受到。

就在这时,芙尔西突然点了点脸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她补充道:“对了,顺带一提,公主殿下之所以能在这片毒雾中安然无恙,是因为我平常就在她的饮食中参杂了毒素,因此才有了对毒的抗性吧。真是失算了,那些慢性毒素本想用在关键时刻的,没想到反倒弄巧成拙了。”

片刻后,背后传来水滴滴落地面的声音,公主殿下低声的抽泣着,被一直朝夕相处的伙伴所背叛,面对这种残酷的事实,她此刻必定相当难过吧,那被突然剥离的真相仿佛瞬间粉碎了虚伪的日常,她几不可闻的哭声在寂静的浓雾中格外的清晰。

“好了,那么闲聊就到此为止了,我想剑圣大人您现在多少也恢复了一些战斗力了吧?还有最后一个,请您快点问完吧,毕竟我的时间也不多。”

目光移向芙尔西的周围,那些倒地的士兵们多半已经救不回来了吧,四处不见福尔克的踪影,如果他没事的话,雷昂纳多也应该不会有事。

那么,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

我突然收起架势,那毫无防备的样子让芙尔西产生了一丝犹豫。

“那就是你怎么有自信可以稳赢我!”

在这一刻,压缩在丹田的剑气猛然全数离体,随着手上的法印,无数白色的剑气在浓雾的上空形成了一轮残月。

“逍遥游·北冥天月!”

话音刚落,空中形成巨大的风流,空气中的雾气开始迅速被吸入那轮明月,随即无数雪涛剑浪自月中如潮似浪倾泻而下!

“这是?!”

始料不及,芙尔西在大吃一惊后,身形急闪并向我开枪连射。

“砰、砰!”

受到乱流剑雨的影响,芙尔西无法准确瞄准,我发动缩地轻巧地躲过两发子弹,然后剑锋直逼她的要害。

子弹共有六发,之前已经用掉了五发,还有一发!

剑刃划过地面,自下而上发起斩击。

但是!芙尔西脸上扬起残酷的微笑——

她将枪口对准我的位置,在左轮枪的枪口处浮现出一个蓝色的魔法阵,是冰属性的魔法!

“砰!”

最后的子弹夹带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远超之前威力的射击!

使用梦幻式!不行!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回到了最原始的防御本能,左手并指成剑射出体内仅剩的真气。

一声清响,剑气与魔法弹相撞,在千钧一发之际子弹擦过脖子飞向远方,而我则不退反进,踏出一步猛然攻向已经弹尽的芙尔西,猛烈的攻势不留余地,很快我就一剑命中了她的肩膀,贯穿而过的剑锋染上了她的鲜血,狂澜般的连击逼得她连连后退。

“啊!啊——!真是太出色了!剑圣大人!”

在局面一面倒的战局中,芙尔西脸色潮红地呻吟道,她露出极为兴奋的表情向我说道:“您那出色的战斗力,难道就不能为神教所用吗?若是这样,芙尔西就能全身心的侍奉您了,这肉体、这灵魂全都是您的东西!”

我一言不发的冷然相视,剑上的杀招毫不留情,绝不能让她活着离开,这女人太危险了,不管是对圣都,还是对我,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请你在这里退场吧!

对招数合,正当我准备施展杀招时,芙尔西再度向我举枪,枪口上又一次浮现出魔法阵。

难道,那个魔法弹没有子弹也可以发射?!

横剑欲挡,却见自魔法阵中爆发出一阵雾气,是之前的毒雾!不好!是障眼法,她要逃!

果然,芙尔西的身影在一片剧毒的浓雾中快速隐去,空中传来她优雅而颇为得意的声音:“这一次看来是我失败了,请容我在此先行退场。那么,后会有期了,剑圣阁下。”

“不,我们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看着眼前不可视的境界我冷然说道。

“什么…...?”

毒雾的彼方传来疑惑的声音。

一瞬间锁定声音的来源,我迅速举起左手对准那里,青色的印记在手掌前一闪即逝。

“龙牙剧毒入骨,鸢尾花谢命终。”

“…...!霍什叶派的暗杀术!?”

随即那个方向传来一声疼苦的呻吟声。

“咳!怎么会…...!”

“结束了。”

随着宣告战局结束的话语,浓雾开始散去,空中飘散出片片青色的光晕,有如凋谢纷飞的鸢尾花瓣一般。

“什么时候?”

她倒在地上挣扎着撑起上半身向我望来,鲜红的血流在地面上汇集成一滩水泊。

“在你被我贯穿的那一剑上。”

我缓缓走到她的面前。

“根据我们的情报,剑圣大人并不会魔法…...”

芙尔西的双眼慢慢失去光彩。

“霍什叶派的暗杀术并非魔法,而是毒药。”

从你一开始和我打近身战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了。我会的可不止仙宗剑法啊,你以为在当上剑圣前,我是靠着什么一路晋升到白金冒险士的?

“呵呵,这可真是善泳者溺啊,我居然没有察觉…...”

她的声音渐渐失去了活力,最终归于虚无…...

看着倒落尘埃的身体,我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