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急匆匆地洗漱了一下,就一口气冲出了房门,心里一边计划着今天的安排,一边在石路上奔跑着。天赦厅位于圣都的正中央,而其通往四个城门的主干道则都是笔直的,其形状正好成一个十字形,所以基本上只要沿着大道就能到达北门的警备所。

昨天向贝莉娅询问警备队长的日程安排时,她一脸怀疑我智商的表情,这样说道:“要你做什么?拜托,要说在现场指挥警备队维持治安,你觉得你有那个经验和本事吗?就你那个凡事靠武力解决的智商,要你去担当北门警备队长不过是去当个鼓舞士气的花瓶,顺带发挥一下你那【剑圣】头衔的威慑力。当天早上去报到一下,然后适当的到处转转就给我滚回来吧,别耽误别人的工作啊。”

就这样,持刀枢机卿大人一句话解决了我约会撞车的困境,虽说这样工作约会两不误,但为什么我却感到异常的不爽呢…...

这个时间的圣都尚算安静,路上的行人也不多,街道两边的店铺只有一些供应早餐的面包店开着。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我并未停留而是继续奔跑,在通往警备所的路上有一家特别的早餐铺“宝翠轩”,在那里贩卖的是在圣都极少见的中式餐点,当然,在这个大陆这被称为“九炎料理”,九炎是位于东方诸国的一个民族,听说那里的分俗文化与华夏文明十分相似。宝翠轩早上提供的餐点根据一周的日子变化而决定,保持了宋代风格的店内除了可容纳十余人的桌位外,在店铺的窗口也有外卖处,过去在圣都时我是那里的常客。

 在宝翠轩的外卖窗口前停下脚步,我扔下十个铜币,向老板头喊道:“Master,早餐一份。”

“来了,今天的早餐是玉米饼+枣茶。”老板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在这里说明一下,这位老板并不是什么有来头的人物,他家三代都是厨子,可谓地地道道的良民,叫他Master不过是我以前一时兴起顺口叫的而已,想起来我那时也是太年轻了。“不死鸟之炎”骑士团什么的,现在想想真是想一头撞死,不过话说回来,这难道就是教皇对我莫名亲切的原因?

过了一会,老板那熟悉的光头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将装有餐点的袋子与枣茶递给我,在看清楚是我后,有些吃惊地问道:“这不是剑圣小子吗,这一大早的,你是要去哪里?”

我接过早点,又再度跑了起来,一边向Master回答喊道:“去警备队报到啊。话说Master,你头发又少了哦。”

“臭小子瞎说什么!老夫本来就是秃头好吧,哪来的头发好掉的?!”

“哈哈哈,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我向身后探出窗户的Master挥了挥手,一骑绝尘而去。

大约七点左右,我到达了警备队屯所,位于北门的这个据点隶属于圣都第三骑士团,过去在我还没当上剑圣的时候,也时常来这里接任务,不过都是和警备队工作无关的魔兽讨伐就是了。就如贝莉娅所说,要论维持治安的工作经验我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呢。

被一脸憧憬的士兵带到了屯所的指挥部,在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到了,其中有不少熟面孔,像是第三骑士团长雷昂纳多,警备副队长福尔克以及昨天将魔王讨伐奖励交给我的那个眼镜神官。

在看到了我后,福尔克率先走了过来,他握住我的手,笑着说:“早上好,剑圣阁下,欢迎来到北门警备队。”

“早上好,福尔克副队长。剑圣阁下什么的就免了吧,毕竟都是老熟人了,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直接叫我王琉缘吧。”

“这可不行,虽说只是暂时的役职,但你仍然是我的上司,至少让我称呼你王队长吧。”

眼前这位一脸老好人相的眯眼中年,就是整个北门警备队的第二负责人福尔克,上任以来无升迁无贬职,在任期间没有太大的功绩也没有严重的失误,就这样安安稳稳当了二十年的警备副队长,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名稳重(没存在感)的人。

趁着我俩寒暄的时候,周围的骑士们各自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了起来。

“哼!”这时一声冷哼响起,随后周遭顿时安静了下来。

转头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雷昂纳多大骑士阁下坐在最上位的地方,一脸不悦地黑着脸。

“哟!早上好,雷昂纳多。昨天没睡好吗?脸色很差哦。”我轻松地向他打招呼。

都是老熟人了,你摆出一张臭脸是要搞哪样?

“多谢你的穷关心,我睡得很好。”

“是吗?来来来,握个手。接下来我就要在你的麾下工作了,虽然只有一周,但还请你多多关照了。”

“我才要请您多多关照了,北门警备队‘临时’队长,天启圣骑士剑圣王琉缘阁下!”

嗯——这个略长的称呼听起来相当不满啊。你小子是发什么神经,我又没惹到你?跟以前一样精(狼)诚(狈)合(为)作(奸)不好吗?

雷昂纳多站起来,面无表情地和我握了握手。

我盯了他一会,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话说昨天宴会上没看见你去搭讪那些贵族幼女呢?”

“这个啊,我那时有事在身,所…...嗯?你瞎说什么?”

“所以,我是在问你为什么没去搭讪萝莉。”我又一脸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说了一遍。

“剑圣阁下!你可别毁谤我啊!”面对我的问题,雷昂纳多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么能是毁谤呢?你的称号不是‘萝莉控的雷昂纳多’吗?”

“什么‘萝莉控的雷昂纳多’,是‘光弓的雷昂纳多’好吧!”他大声反驳道。

“哎?你们四大骑士团长不是‘萝莉控的雷昂纳多’、‘人妻爱好者的史莱克’、‘幸运色狼的多纳尔’还有‘总受的阿列克斯’吗?什么时候改的称号?真是见外啊,都是老熟人了,起码也告诉我一声啊。”

崩的一声,像是理智被烧断了,大骑士阁下额头浮现出血管,他怒吼道:“去你娘的!你小子是故意的是吧?!”

“怎么可能,这话我是无比认真的啊。而且这称号的数据来源可是我这业界最权威的剑圣啊!”

“王琉缘你个混球现在就给我出来!我们一对一单挑!”

“雷昂纳多大人!”这时,一旁的福尔克连忙抓住雷昂纳多试图阻止他,但他的顶头上司却大吼道:“别拦着我,福尔克,今天我一定要和这臭小子决一死战!”

周围的骑士们他们哪曾见过这种场面,在他们眼里第三骑士团【玄武】的团长雷昂纳多大人一向是以威严著称的模范骑士,那一丝不苟的作风可谓深入人心。今天这种架势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千年难得一见,于是一下子就喧闹了起来,这其中只有那名眼镜神官纹丝不动,至始至终他连眉头都没动过一下。

过了片刻,只见他缓缓起身,用平淡的声调说道:“两位有雅兴切磋的话,还请会后到训练场继续,但是由于在下还有教皇猊下与贝莉娅大人交代的任务在身,因此现在能让在下先交接相关事务吗?”

瞬间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我们所有人一齐向他看去,片刻后,我和雷昂纳多很有默契地同时咳嗽一声,然后我们俩人默默地在位子上坐好,四周的骑士们也纷纷回到原位,只有福尔克一脸呆然的立在原地。

“咳!福尔克快回到你的座位上,我们开始会议吧。”雷昂纳多故作正经的向警备副队长说道。

雷昂纳多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向我们说道:“如各位所知,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圣都将迎来狂欢,为了应对大量流入的外来人员与维持治安,我们将启动第二级警备等级。教皇猊下的指示是:在不引起百姓反感与保持节日欢乐气氛的情况下稳便地处理这个状况。”

他顿了顿将手指向我说道:“除此之外,此次关于圣都北门的治安维持,将由剑圣阁下担当警备队长一职,相信对剑圣阁下诸位都不陌生,大家欢迎!”

周围立即响起掌声,不少年轻骑士甚至一脸兴奋,那带着憧憬的目光多少让我有些不自在。

待掌声渐渐平息,雷昂纳多拿出一张图纸,将它平摊在桌上,继续说道:“这是各个部门的人员配置,大家好好记住,特别是剑圣阁下,你是警备队长要随时把握状况,知道吗?”

看着那些在地图如同繁星的人员配置图,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要我记住这些复杂的玩意,你是认真的吗?我们都知根知底了,你不觉得这有点强人所难吗,萝莉控的雷昂纳多…...

在这里果然该向可靠的老熟人福尔克求助,于是我向后者投去求援的眼神,福尔克在察觉到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示意我放心。

很好,这样我就可以摸一个早上的鱼了,然后就是下午和菲娜的约会了,嘿嘿嘿…...

“剑圣阁下,你听到了没?”那边雷昂纳多见我不回答,于是催促道。

“知道了,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好了。”我自信地回答道。

嗯,当然现场指挥主要是靠福尔克…...

“那么,接下来由特裁省所派遣的使者大人发言。”

随着雷昂纳多的话语,我们一齐将目光投向坐在副席的眼镜神官。

只见他自我介绍道:“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隶属于特裁省的武装祭司维尔多洛克,大家称呼我维尔就好。”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因为那冷淡如冰的表情,我估计没人会真这么叫他。

因为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纯客气,场面一下子尴尬了起来,而维尔多洛克则面无表情地向左右看了看,然后继续说道:“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此次前来是为了传达一个重要的情报,有情报表明可能已经有部分尤弥尔神教的教徒潜入了圣都。我想剑圣阁下与第三骑士团长对于他们肯定不会陌生吧?”

他话音刚落,周围的老骑士们立即“轰”的一声炸开了锅。而年轻一点的骑士则一脸茫然,名字他们知道,也知晓那是相当恶劣的邪教组织,但是却不明白为什么老骑士们的反应会这激烈。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我和雷昂纳多不禁无言地对视了一眼。尤弥尔神教,那是一个以贩卖各种禁药与非人道魔法道具的邪教组织,虽说天赦厅将其定性为邪教,但是至今为止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教义,被特裁省与骑士团逮捕的统统只是其旗下的底层人员,甚至有些只是贪图利益的单纯商人。从他们嘴里连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挖不出来。

3年前,在我还是冒险士时,曾因为任务和他们交过一次手,那次的对手是一名神教的高级成员,原本的打算是由我和雷昂纳多联手将其生擒的,但是由于战况激烈而且对手也相当棘手,因而只能当场击毙了那名教徒。事件的起因是贫民街频发的少女诱拐事件与没有关联的富豪发狂事件,之后靠着费尔南卿的手腕,我们顺藤摸瓜一路找到了弥尔神教的据点,但当我们赶到时,那里已经是人间炼狱了,现场残留着类似于黑弥撒一样的仪式,在充满浊气的密闭空间里,到处都是内脏被掏空的尸体,四周画着不明所以的魔法阵,不少当时参与调查的骑士都留下了不可抹灭的心理阴影。

收回思绪,我郑重地向维尔多洛克问道:“这个情报确实属实吗?”

“七成左右,但是为了防范于未然,特裁省觉得仍然有必要通知各个屯所。教皇猊下的旨意是严阵以待但亦不可引起恐慌,毕竟对方的人数不是很多,也有误报的可能。”

七成啊,真是个不上不下的概率,但不管怎么说,绝不能让那种再次发生。下午和菲娜约会的时候也四处注意一下吧。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尤弥尔神教…...真是让人相当烦躁的组织,相比之下,和魔王军作战还要来得清爽一些。

最后在一番例行公事后,维尔多洛克毫不客气的转身就走,丝毫没有和雷昂纳多大骑士与我这天启圣骑士客套的意思。而雷昂纳多则因为被我气得够呛,也不愿多留,起身回第三骑士团本部去了。

整个早上警备队的活动,都是在福尔克的指挥下进行的,而我这名义上的队长则在穿上警备队长那醒目的骑士服后一直充当着人形背景,仔细想想这和我在勇者身边做的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嘛,难道我就是一配角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