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魔王被讨伐后的第三天,联军正式解散,随着各国军队的先后离去,留在玄冥之丘北方平原的就只剩下了作为此次决战核心的三大国军队,而这三大国也准备在今天撤离了。

我和修尔、西尔维娅此时正站在丘陵上远远眺望着此刻正拔营而去的帝国军队,作为出自帝国正规骑士团的圣骑士,阿斯特自然也随着王太子殿下归国了。而另一方面,菲娜则为了向教皇禀告此次魔王讨伐的经过而早一步随着多尔多斯老祭司踏上了回归教国圣都的归程。

“阿斯特大哥也终于要走了吗…...”

修尔低声喃语道,他露出难舍的表情,对于他来说阿斯特既是偶尔使坏的前辈也是值得依靠的大哥,会有这种感情并不奇怪。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虽然昨天有好好跟他们道别,但一到真正分别的时候,心中的不舍却依旧涌现了出来。即便心里总是吐槽着这趟被勇者牵连卷入的旅程,但对于我来说大家仍然是一起旅行并共同生活了一年的伙伴,是不可取代的友人。因此,面对这种理所当然又突如其来的分别,总是特别的伤怀。而再过一会,西尔维娅也会跟着精灵国度的大军离开。一念至此,眼神不由得向那位表面极其不正经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大贤者望去。

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

“嗨!少年!别在那里扭扭捏捏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想见面的话,随时可以见到。打起精神来,小修修!”可靠的大贤者一边用力胡乱拍打着修尔的肩膀一边甩着酒瓶语气不清的大声说道。

“西、西尔姐?”像是被西尔维娅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修尔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你躲什么躲啊?嗯哼,姐姐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唔嘿嘿嘿…...”

她全身散发出一股发情期雌性的荷尔蒙,宛如爆发寸前的魔兽一样,咧着嘴诡笑着向修尔慢慢逼近。

“噫——!王、王大哥!救我啊…...!”

面对修尔的求救,我无语的摇了摇头,看着西尔维娅那衣衫不整的样子,莫非这老娘们从早上一直喝到现在吗?

我上前一步,一把揪住她的后领,一股浓重的酒味立刻扑面而来。

“西尔维娅你给我适可而止啊,你这是还想继续增加自己的‘武勇传’吗。”

你是嫌赤炎暴君、不良魔女什么的不够威风,这次还想再加上一个童贞终结者的称号吗?真是的,一个二个都不给我省心,话说之前勇者是怎么驾御这几个奇葩的,想想就感觉头疼,只有在这种时候特别怀念那个金发自恋狂啊…...

正想着怎么处理眼前这个麻烦的酒鬼时,就见她一个踉跄向我这边倒来,我连忙扶住这位大贤者,只见她抬起头醉眼朦胧地看向我。

“唔嘿嘿,仔细看看的话,缘酱你其实也算得上是好男人嘛。”

“叫谁缘酱呢?!喂!?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西尔维娅歪歪斜斜地靠了上来,她右手抱着酒瓶将瓶颈深深埋入乳沟,而左手则勾住我的手臂,那丰满的胸部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一览无余,唔…...!这个凶残的尺寸,F?不,说不定有G罩杯,还有这种弧度,我说这不是完全无视万有引力定律吗!

“缘酱~你在看哪里啊,哼哼…...”

“咳!今天天气不错,正是与亲朋好友饯别的绝佳日子…...”

“骗人,明明一脸色相地往人家这里看。果然胸部是男人的罗曼呢~呵呵呵~”

“说什么呢,我可是正正经经仙宗的传人啊,屈指一算看日子什么的,是常驻技能好吧。”

“但你的眼神很虚哦~”

“…...”

话说拜托你能不能不要一脸淫靡的说出“胸部是男人的罗曼”这种话啊,一般这不是男人说的台词吗?!

“好了、好了,快点给我放手,你这样抱着我的手臂闷死人了。”

“哎——怎么这样,来陪人家一起做愉快的事嘛…...”

西尔维娅潮红的脸上露出诱惑的表情,她那玲珑有致的身体缠了上来,如同梦魔般的气息瞬间侵袭而至,此情此景让一旁的修尔红着脸将脸捂了起来。

但我可不会上当哦,你这醉鬼以为我这是和你相处了多久?这种展开会上当的就只有那边一脸处男相的修尔而已!

“谁要和你这一身酒气的色魔做愉快的事啊,给我清醒过来!”

我毫不留情地给了西尔维娅一记铁拳。

片刻的沉默后,只见这位大贤者居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呜…...人家也想被人奉承和献殷勤嘛,来宠我嘛…...”

看着眼前不顾形象赖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西尔维娅,我不经头疼万分,勉强打起精神,我向她问道:“话说那群在宴会上围着你团团转的绅士呢?”

“…...”

又是一片沉默,继而她猛然暴起,怒吼道:“那群没种的○○XX!老娘不过是在酒后稍稍露出纯真的一面,第二天就马上开始躲我了!不是说男人都是看肉体的下体生物吗!?老娘这等前凸后翘的姿色,哪一点不称你们的意了啊啊啊?!”

眼前不禁浮现出西尔维娅一脚踩在桌子上,一只手夹着男人,另一只手挥舞着酒瓶大闹宴会的场景。在我被妃莉德叫出去的这段时间里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唉,合掌默哀。

对那群被西尔维娅摧残的男同胞们…...

“琉缘,安慰我、抱我!”

她一把扑了过来,不及反应间,胸前立刻传来了两个柔软的触感,随即微热的温度从西尔维娅的身上传了过来。向怀里一看,那是精灵大贤者哭得一塌糊涂的脸庞。

我默默叹了口气,放下准备推离她的双手转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无奈说道:“真是的,每次都这样。你就不能稍微节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吗…...”

“可是人家就是没有办法嘛,遵从本性行事是我们雾之家系的本质啊。心中的冲动一旦涌现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呀,呜呜…...”

“唉…...”

没错,作为与妃莉德家“月之家系”同格的精灵族四大家系之一,西尔维娅出身的雾之家系最为出名的并不是他们那精巧异常的炼金术而是其奔放不羁的热情。不知抑制为何物,不管何时都遵从本能行事,让人既爱又恨,无数麻烦的制造者,没有结果的爱情落选者,游吟诗人叙述的悲剧故事的主人公。

眼前的这位大贤者更是集历代雾之家系特性的大成者,时而狂躁如暴风,时而纤细如霞草,虽然有着优秀的魔法手腕,但是那如同梅雨季一般阴晴不定的性格,总是让人大伤脑筋。话虽如此,要我对她放任不管又于心不忍。

任由西尔维娅在胸前哭了片刻,我轻轻将她推离身边,然后双手按住她的肩旁,轻声说道:“没事的,不要紧的。来,像往常一样,在大哭一场后尽情宣泄吧。西尔维娅,我亲爱的盟友,最可靠的大贤者。不管何时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直到你振作起来。”

“琉缘…...”

西尔维娅用手臂胡乱抹去脸上的泪痕,这时,修尔也走了过来,见西尔维娅望向自己,他自然而然地露出了鼓励的笑容。

“西尔姐,我们是同伴啊。”

“小修、琉缘,最喜欢你们了!”

她开心的用双手搂住我和修尔的脖子。

“有你们这群伙伴真是太好了!”

“西尔姐…...”

“西尔维…...靠!你别搂着我吐啊!等等,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呕——!”

好不容易将一身污秽处理掉,我气急败坏的抱怨道:“你这是不整点事就不安份是吧!”

而已经恢复理智的大贤者则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不要生气嘛,缘酱,来来来,笑一个。”

“我擦!这是衣服的事吗?!”

这可是我现在唯一剩下可以穿的衣服好吧?要是连这一件也报销的话,你是要我一路裸体回圣都吗?

只见她一脸不正经的笑道:“嘿嘿嘿,要不我肉偿好了,你跟我回瓦德利尔,姐姐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嗯哼~”

“你抛个屁的媚眼啊!我还不至于饥渴到去袭击一个三观不正、毫无节操的色魔!”

看着眼前跟之前判若两人的西尔维娅,我带着几乎抓狂的语气怒吼道。

“哼~真是一代新人胜旧人,像姐姐这样的过期产品,果然比不上青春靓丽的妃莉德大小姐啊,呦呦呦…...我哭。”

“…...瞎说什么呢?”

“唉?别装蒜了嘛,你腰间别的那把剑不就是月之家系的家传宝剑吗?”

“…...!”

心中微微一惊,下意识的将那把魔法剑往身后一送。

“嘿嘿嘿,被我说中了吧?”

“才怪!这是大小姐托我送到圣都的勇者祭奠品。”

“唉——嗯——我盯——”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那位大小姐的险恶关系,我们可是清白的!”

“哎~是这样啊——”

她竖起食指点了点我的脸颊,一副你们有奸情的模样。

“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哼嗯~就当是这样吧。”

靠!你那眼神,绝对没这么想吧。

正当我再要解释的时候,只见西尔维娅一个转身,竟向山下走去。

“西尔维娅?”

“差不多是时候了,我要回去了。”她指了指山脚下的西侧,在那里精灵国度的军队也开始拔营出发了。

“…...要走了吗?”

“嗯。”

“…...”

我不由的沉默下来。先是勇者,然后是阿斯特,现在是西尔维娅,同伴们一个个分别,看来我们的旅程真的结束了。心中泛起干涩的心情,是不舍?还是寂寞?我说不上来,只是静静的沉默着。

就在这时,西尔维娅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快步跑回我的身边,心中闪现一丝喜悦,只见她掂起脚在我的耳边说道:“最后姐姐给你一个忠告,你的本质是 ‘决断’与‘成全’,这两个属性就单独来看都是优秀的本质,但是合在一起则相性糟糕。而且由于勇者的离去,你的命星将呈现前所未有的黯淡,位于西北方的赤红星辰则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变数。琉缘,对你来说,说不定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试练。”

西尔维娅那如同梦呓的话语让我稍稍有些晃神,一瞬的失神,她已经离开了我的身边。退出五六步的距离,西尔维娅露出淡淡的微笑,那样子并不是我们平时熟悉的暴君,反而透露出一股寂寞而又温柔的气息。她如此向我们说道——

“能够与你们一起冒险,是我西尔维娅·布朗洁此生最大的幸运,愿光辉女神的祝福常伴你们。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琉缘、小修,以后也要好好保重自己啊。”

山间吹来微微发凉的阵风,拂起发梢与衣袂,接着她再度转身而去。

“西尔姐,要保重啊…...”

一旁的修尔红着鼻子泣不成声,而我则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伤心。

西尔维娅背对着我们潇洒地挥了挥手,迎着阳光向山下迈步而去,那身影在日光下显得格外令人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