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仙宗除了剑术外,雷火二部的符术亦是威力巨大,【五雷诀】过去在围剿地龙皇时蓝捷朗就见识过,那种强大的破坏力,至今都令他记忆深刻。

我们所处的岩窟虽然空间不小,但始终是一个相对较封闭的地下场所,如果一口气在这种地方使出广范围的术法,那么可想而知必定会波及到旁人。可我又不是傻子,蓝捷朗自然也知道以我的实力绝对有把握将术法的波及空间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所以,当看到我左手施展出绯光炎火的术印时,他就已经知晓了我的用意,作为一名武学大宗师,计算对手下一步的动作本是常事,蓝捷朗自然不会如我所愿。

“符术?哼!休想出手!”

他要抢在我出手之前打散这个术印。

但是不要忘了,我们这边可是两个人!

将剑刃对准向我笔直冲来的蓝捷朗,剑身中的诗萝就已经发动了幻觉系的魔法。

【梦幻织镜影,月光动湖波,三千虚妄一闪即逝!镜月花·星澜!】

吟唱过户,一点带着七彩光晕的朦胧虹光就在剑尖处闪现然后扩散,炫目的光华一时间让蓝捷朗出现了片刻的动摇,这是让人产生幻觉的星澜之招,一如之前蓝捷朗所使用“夺神”之招,此举正是以牙还牙,看来诗萝对于他刚才对我用的小花招还是很介意的。

但蓝捷朗到底是第四武境的大宗师,精神力绝非一般常人可比,这足以让人昏睡一天的魔法在他身上只起到了片刻的作用,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经收敛心神,从幻境中清醒了过来。

挟带黑影斗气的拳掌再度向我袭来,可这时术印已经完成。

“封魂之腕·破影!”

“太晚了!乾阳烈焰·六龙飞天!疾!”

猛喝一声,术印一经推出,便有六条炎龙自术印中飞窜而出,它们在空中一个盘旋,然后向着蓝捷朗齐齐落下。

在这声势浩大的炎术之下,蓝捷朗唯有撤回攻势,转而防守,在六尾炎龙集中落下的那一刻,我同时将无铭长剑倒拄于地,然后左右双手五指成爪迅速合拢。

一道无形气罩顿时在蓝捷朗的身边出现,跟着——

轰隆!

爆炸的炎光瞬间绽放,【乾阳烈焰】所造成的炎气被无形气罩控制在了方圆数米之内。

炎龙俯冲爆炸的气流震得岩窟洞顶摇摇欲坠。

悍然变色之下,周围的人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期待。

“成、成功了吗……?”

不远处,老铁挠着脑袋低声问道,他很想相信蓝捷朗在这一击下就化成了灰烬,在他的身边其他冒险士也是同一个表情。

但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要过来,还没结……唔!?”

警告的话音还未落地,在炎光消散之际,一道黑影已经冲出烟雾向我攻来。

“杀了你!”

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有一记饱含杀意的喝声,蓝捷朗的身上虽然也有伤痕,但总体来说并不严重,根本就不影响战斗。

看来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已经用【封魂之腕】的那个黑影斗气隔绝了大部分【乾阳烈焰】的伤害。

果然,这种级别相近的大宗师战斗,不打个你死我活、底牌尽现,是分不出胜负的。

这让我想起了尤弥尔神教的那名枪客,那家伙也同样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脑袋里虽然稍微想到别处,可手上的攻势却不曾疏漏。

因为这与之前的战斗不同,蓝捷朗真的不是一个可以掉以轻心的对手,以我的直觉来说,就是那些魔王军的上位魔族也未必及得上他。

这家伙不去参加魔王战争实在是太可惜了。

铿!

一击相互对冲的攻势过后,我和蓝捷朗各自向后退去。

这时,于外围黑晶兽大群的彼端忽然发出一声几乎不可听闻的尖锐声响。

不知怎么回事,一听到那个响声,蓝捷朗就是脸色一变。

“嘁!错过时机了吗?”

嘴巴里嘀咕了一句,他双足一顿再次攻了上来,但那只是虚招,掌剑相交不过数招,蓝捷朗就全力一掌将我逼开,他猛然抽身向后飞退而去,甚至不愿再多做缠战。

怎么回事?

时机?什么时机?

这家伙要干什么?

一抹凶残的冷笑在他嘴角边勾起。

瞬间,背脊就泛起一阵阴寒。

那个方向正是他来的地方。

这家伙是想用维吉尼亚她们的性命来威胁我!

脑子里瞬间就猜到了他要做什么,这个混蛋!

根本就容不得迟疑,足下一踏,缩地就已经发动。

“源先生不可深追!”

身后的诸葛惕若大声劝阻,但我却头也不回的回答道:“不行,蓝捷朗离去的方向是后卫部队的所在,维吉尼亚她们有危险!而且这家伙熟悉水晶矿坑的地形,还是武学大宗师,放任他离开对我们之后的行程来说太危险了!”

“但那可能是陷阱!”

我知道!

但是哪怕明知那是陷阱,我现在也只有踩进去。

顾不上身后诸葛惕若的劝阻,我高声解释一句就纵身向着蓝捷朗遁走的方向直追而去。

同时,身后一道黑影紧随我跟了上来。

“暗鸦?”

“我也和源先生你一起去。”

“是吗?那真是多谢了。”

“不,在场的人只怕也只有我的脚程能跟上你和蓝捷朗了。”

简短的交谈后,我们再度加速,蓝捷朗的后背逐渐在眼前清晰,论速度,蓝捷朗确实不怎么样,虽然比一般第三武境的高手要强,但也不是很快的那种,他的战斗力还是更多的表现在高破坏力与奇诡的攻击方式上。

“啧!已经追上来了吗?”

“蓝捷朗!束手就擒吧!你是逃不过我和暗鸦的追踪的!”

“就算追得上我,你们也未必真能拿得下我!”

“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眼见一逃一追之间,已经离诸葛惕若他们越来越远,生恐再这样下去会逼近维吉尼亚她们的所在,我起手就是轰出一道剑气,这个距离虽然还不是有效的攻击范围,但要阻挡一下蓝捷朗的脚步还是可以的。

“烦人!”

剑气临身,蓝捷朗不得不回身格挡,他轰出一道斗气,同时奔跑的速度跟着一缓。

“暗鸦!”

“交给我!”

黑影在身后一个飞纵,暗鸦已经越过我,挡在了蓝捷朗的身前。

“滚开!”

猛喝一声,蓝捷朗顾不得从后方追上来的我,而是一掌轰向暗鸦。

“忍法·炎缚!”

“废招!散!”

双手迅速结出一个忍印,数道火舌便自蓝捷朗的脚边窜出,但这束缚不过片刻就被蓝捷朗给震散了,他沉声一喝,举掌就向暗鸦的天灵盖下。

容不得自己的伙伴再出事,我本能的强提真气,在奔跑的途中一个跃起,试图阻止蓝捷朗的攻击。

但在这时,突变猛生,蓝捷朗前一刻还准备往暗鸦头顶落下的手掌猛然一个变相,竟然转头向我心口攻来。

怎么回事,蓝捷朗这家伙是疯了吗?

在这种时候变招,是不怕在他身前的暗鸦直接给他一剑,送他归西吗?

“忍术·真言缚灵!临兵斗者接阵列在前!封镇!”

神色不变,暗鸦结出一个忍印记的同时,我向前冲去的身体就是一个麻痹。

哈?

什么情况?

为什么是对着我用忍术?!

难道暗鸦这家伙也是叛徒?!

在体内的真气猛然一滞的同时,脑子里就明白了过来,虽然不愿相信,但现在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给我去死吧!源柳皇!”

霎那,封魂之腕已经攻至心口,这瞬间的无防御状态成了致命的破绽!

【主上!】

【诗萝!】

一面巨大的水幕在我身前暴起,蓝捷朗必杀的一击无功而返,诗萝现出灵体漂浮在我身后。

“卑鄙小人!在我面前凋零吧!荆棘之环!”

因为这个偷袭,诗萝怒火燃烧,成环的荆棘之枪正要突出地面,但是——

“等到你了!拔刀!红夜叉·泣闪!”

踏足的轻响声响起,前一刻还在蓝捷朗身后的暗鸦已经冲至了我们的右方。

倾斜左肩,握刀,出鞘,朱红色的太刀划出一道凄厉的赤光,暗鸦向着诗萝的咽喉刺出了绝命的一刀。

不妙!那把太刀上的气息让我有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还有暗鸦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诗萝的存在的?

“岂会让你得逞!”

不及使出六花之护,诗萝只好伸出右手放出一个小型的魔法护盾,这个护盾并不能挡下暗鸦的必杀一击,但却能为诗萝争取时间,只要将身体灵体化,就不会受到物理伤害。

但是,咔嚓,朱红的太刀在击碎魔法护盾的同时,竟然直接贯穿了诗萝半灵体化的手掌。

“诗萝!”

“这是——弑灵之刃?!”

“死!”

带着绝杀的意念,暗鸦吐出一个字,他一个发力足下猛然一踏,二段爆发的斗气直接将太刀的刃尖递向诗萝的心口。

“暗鸦你这家伙!!!”

顾不得缚身忍术对身体造成的影响,强行逆行真气将之震散,怒吼一声,无铭长剑正准备格开暗鸦的太刀——

“你还有空顾及别人吗?源柳皇!!!”

“啧!蓝捷朗!”

果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吗?

就在我分心的刹那,蓝捷朗也同时发动了攻势,他等的就是我顾此失彼的一刻。

“封魂之腕·影裂!”

“主上不必管我!唔……!”

“不行!可恶……!冯虚观澜·龙涛!!!!”

眼见太刀已经粉碎了诗萝右臂上的灵装并刺入了她的身体,我再也不能犹豫,即使拼着硬受蓝捷朗的一击,也要击退暗鸦!

龙鸣剑吟的一刻,潮浪般的剑气已经奔涌而出,蓝捷朗和暗鸦抵挡不住这股原地爆发的剑浪,只好向后退去。

他们不是不想趁势杀我和诗萝,只是如果要在这形势占优的局面下两败俱伤,那就不合算了。

抓准他们的这个心思,我才有了这玉石俱焚的一招,但代价是胸口重重中了蓝捷朗的一击。

向后望去,只见诗萝也是负伤严重,暗鸦那把弑灵之刃实在是灵体的克星,诗萝的整只手臂都伤痕累累,因为是灵体,所以上面并没有鲜血,取而代之的是点点飘零的星光,同样的光景也在她心口前发生。

【诗萝,没有大碍吧?】

【是的,并没有伤及心之魂印,虽然看着严重,但并不影响战斗。倒是主上你……】

【没关系的,只是心脉附近中了一击,我有及时避开要害。】

【太乱来了,我的事怎么都好,可是主上你——】

【但我也不能让诗萝你受伤啊!】

【太莽撞了,实在是太莽撞了!虽然我很感谢主上,但是我……我绝不认同这种事!】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但是说教的话还是留在回去后在说吧,先解决眼前的麻烦。】

一面在心湖中与诗萝低声交谈,一面保持着警戒。

剑浪过后,身前激起一层淡薄的霜雾,在那之中蓝捷朗和暗鸦先后站起身来,他们并不急着追击,而是酝酿着下一波的攻势。

恐怕接下来的攻击将会更加猛烈,双方底牌尽现的时候也该到了。

呀嘞呀嘞,真是头痛了,这两个家伙实在是不好对付。

【主上,还记得我们出发前商量的“那个”吗?】

【是“那个”吗?可诗萝你的身体……】

【现在的情况唯有速战速决了,如果不能在这里彻底解决这两人,那之后的事就会变得很麻烦,而且主上你也很担心维吉尼亚小姐、碧洛迪丝小姐她们吧?】

你说的确实没错,但是如果要使用“那个”的话,以诗萝现在的灵体,我很难保证会不会出意外,同样是我的伙伴,我不能拿诗萝的性命去换碧迪前辈她们的性命。

心下稍微一个迟疑,诗萝就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

【不要再犹豫了,主上!我所知的剑圣并不是这样在生死关头还优柔寡断的人!】

……

心中沉默片刻,便已下定主意。

【那好,我要用《南华剑经》速战速决了!】

【是的……什么?你说什么,主上?!】

【没听清楚吗?我说我要用《南华剑经》速战速决了,准备掩护,诗萝!】

【为什么?为什么不使用灵契分离?如果是因为我的伤势……】

【安心好了,我也没说不用灵契分离啊,前提是如果《南华剑经》也收拾不了这两个家伙。】

【但是,一旦使用《南华剑经》,主上你的身份不就有暴露的可能了吗?你的愿望不是想要过退隐生活吗?】

【如果是用你的性命来做交换,那我宁愿暴露身份被教国通缉。】

【但是!但是如果只是短暂的断开契约,我也不一定就会失去灵脉!而且你不要忘了,现在主上身边还有弥蕾尤小姐她们在,你忍心让她们跟着你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吗?】

诗萝后半部分的话让我微微一愣,但是很快我就有了答案。

【不用再说了,诗萝,危及你性命的情况,就算是百分之一,我也不允许出现。至于弥蕾尤她们三个……诗萝,你觉得她们会赞同我拿你的性命去做赌注这种事吗?】

【主上……】

肩膀上传来冰冷双手搭上肩膀的触觉,稍稍转过视线,诗萝垂下眼帘,默默的注视着我,她的眼神中满是无奈与怅然,但又有着隐隐的喜悦。

就在这时——

“临死前的含情脉脉到此为止了!你们就去地狱里继续做一对同命主仆吧!”

沉声冷喝一声,蓝捷朗蓄势已足,立刻就猛攻而至。

在那之后,是无言无语却杀气腾腾的暗鸦。

“放马过来吧!蓝捷朗、暗鸦!”

“不会让你们伤到主上一丝一毫!”

我和诗萝同时摆出迎战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