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矿坑中层地区的某处,一队尤弥尔神教的教徒正在那里蓄势以待,为首之人龙枪覆面,枪上的寒光透过黑暗发出一点冷肃的杀意。

在他身后,是一名手腕装了义肢的长发男子,几乎与周围同化的气息让人几乎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寂静的黑暗中,身披黑色斗篷的教徒们没有任何动作,雌伏的姿态如同没有生命的人偶,唯有那浅微的呼吸声在彼此之间中轻回。

枪王星闭目阖眼,他在等待,等待着厮杀的到来。

而在更靠近地表的地方,一群龙蛇混杂的战斗集团正埋伏在那里,他们之中有佣兵,有亡命之徒,也有神智不清被巴巴托斯卿施以秘术的“试验品”。

与尤弥尔神教的正规教徒不同,他们只是零星的聚集在一起就如同一群躁动不安的野兽,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显得蠢蠢欲动。

其中有一名短发的雀斑少年显得格外局促,他不安分的跺着脚,频率极快,就像不这样做便无法减轻自己的不安似的。

他是一名佣兵,混得还算一般,但为人却很讲义气,或者说这位少年自认为自己是很讲义气的。

但现下,在他的心中却有点后悔,做什么不好,偏偏跑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其实已经开始懊悔。

“玄章,别这么紧张,不过就是像往常一样的任务,放轻松一点。”

这时,与他同团的前辈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他。

那是一名金色中长发,长相有些轻浮的青年,年纪大概也比玄章大不了多少。

若王琉缘在这里或许能认出这位金发年轻人是谁,他们几个正是当日被剑圣大人在艾希尔雪山下教训了一顿的佣兵集团,为了出一口恶气,他们几个跳脱的年轻人便瞒着临时主持大局的副团长接了这笔伏击冒险公会的私活。

当然,和在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们并不知道,与白菊亭一行同行的还有诸葛家的重要人物,否则即使再给他们一百颗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王国的地头撸三御家的虎须。

“小风哥,我没有紧张,用我们家乡的话来说,这是战斗前的武者振!”

“唷?武者振?你小子以为我没去过扶桑吗?就你这点出息还武者振?小心风少我一巴掌把你给拍死~”

“哎哟!小风哥你真打我啊?”

“怎么着,想还手?造反啦?”

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不轻,自然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向他们看来。

那些人都是刀口舔血的凶恶之徒,是专做黑活的专业人士,哪里能见得有人在伏击前大呼小叫?破坏了他们的心情不说,还容易让人发现行踪。

凶狠的视线瞬间就向他们两人集中而来,这些人的目光中丝毫不掩饰杀意,眼神中的含义分明就是“要是再敢废话就宰了你们”的意思。

谁管你是不是同行,真要是被人出头砍死了,说不定到时候,他们这些人还庆幸可以多分一份报酬呢。

察觉到他们目光中的敌意,玄章立刻缩了缩脖子,倒是那名金发青年毫不在意。

吓唬谁呢,老子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是你们几个瞪瞪眼睛就能被吓怂的人吗?

反正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谁他娘的在乎其他人的想法,老子自己爽就行了!

摸了摸下巴,那位小风哥就准备出言挑衅,但这举动却被另一个同伴阻止了。

“小风,麻烦事能避则避,别忘了咱们这趟的目的。”

那是一名个头挺拔的平头男子,看样子也同样只有二十来岁。

但小风似乎并不认同这个人的说法,他不屑地扬了扬嘴角,反驳道:“老八,遇事当缩头鸟是咱们团的作风吗?”

“忍忍吧,这里的人可都不简单,别忘了咱们的目的,你也不想再给团长添麻烦了吧?”

“啧!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极度不爽地挥了挥手,小风最后还是收起了耍威风的念头。

周围的人见他们收了声,也不再做计较,毕竟这一团的几个人看着也不是好惹的,损人不利已又没有实惠的事情,佣兵们自然不会做。

这一群凶徒就这么又安静了下来,就如同不安分的野兽在等待即到来的狩猎,他们开始等待自己的猎物出现在捕猎的范围之内,却浑不知在自己身后还跟着一群更为恐怖的狂信教徒。

“八哥,我怎么总觉得这趟单子处处透着古怪呢?”

伏下身子,玄章在老八的身后小声问道。

而对于他的疑问,一向很有主见的老八也皱起了眉头。

自己是很不忿那名冒险士伤了团长,想要教训教训他,接这单生意看似是小风的主意,其实也脱不了他的暗中怂恿,但这会儿以他的经验,却觉得事情好似没有这么简单了。

多年的佣兵生涯让他本能地察觉到危机,虽然那感觉很朦胧,但自己的这种直觉从未失过准,甚至连团里的前辈们也称之为天赋异禀,过去有好几次,他就是靠着这直觉躲过了死关,因此他很信任自己的直觉,而现在这种感觉又浮现了上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也越加强烈了起来。

他可不是小风这种为了尝新鲜而跑来当佣兵的小少爷,第一时间考虑到的不是自己爽不爽的问题,而是当下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

不自觉的,他就回头向这群集结在此的同行看去,在他们的边缘处,几名全身覆盖灰暗斗篷的人静静站立着,他们站立的姿势很奇怪,就像是关节僵硬的尸体一样,远远的,甚至还从他们的身上传来一丝腐臭的味道。

这味道,老八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死人的味道。

难道是不死族?僵尸?还是其他什么从冥府里跑出来的怪物?

如此异样的气质,却没有人过问,因为这群人是只要有钱就能卖命的凶徒。

这时,老八又想起了那名雇佣自己一行的可疑男子。

——杀人的活敢接吗?

——哈哈!不要保持这么重的戒心,要知道像我这么闲的恐怖分子,总要做一两件坏事的嘛~

——再说了你们的那位团长不就是伤在白菊亭的冒险士手上的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是你们佣兵的行事风格吗?

——是吗?那就好。

——10枚金币,事前付3枚,事成之后,再付全款。

——那么就祝你们完成任务喽?

那个可疑的家伙,果然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现在想想他能这么清楚知道团长的伤势,肯定也是早有预谋。

不过……奇怪!

为什么自己想不起那人的样子了!?

那是一个长得什么模样的男子?

不,说到底“他”究竟是不是男人,自己好像也无法认知了!

难道是遗忘魔法?

比玄章更为不安的心情在他的心中扩散,可偏偏这时前方的道路上传来了复数的脚步声。

箭已经搭在了弦上,要退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