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的孩子们陆续被买走,正如香子小姐所说,拍卖现场的气氛很平和,完全没有出现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

那些看上去好像很猥琐的绅士们在买下台上的那些孩子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个别人甚至还让自己的仆人将那些孩子带下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这期间,香子小姐也看中了几个女孩子,不过上台付钱的却是胡桃姐,大部分时间她都用折扇挡住了脸,这大概是因为一般花魁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缘故吧。

在这个拍卖现场有许多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这倒是很好地降低了将身着和服的香子小姐和胡桃姐的存在感。

“话说那些孩子看上去还都这么小,一般人应该看不出他们以后会长成什么样吧,那么那些挂在脖子上的价格是怎么敲定的?”

我和香子小姐站在一起,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于是我便没话找话。

对此,香子小姐自然是洞若观火,她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关于这个,其实是通过那些孩子的发色、瞳色、肤色来定价的,这些都会成为判断价格的标准。比如说,你看,那个小女孩——”

她用扇子指向台上的一名小女孩。

“像她这样有着一头白色樱花发色的孩子就能卖出相对较高的价格。”

香子小姐指着的那名小女孩,年龄大概和弥蕾尤、怜月差不多,正如香子小姐所说,她有着一头白色樱花似的长发,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拘谨生活的缘故,那些头发看上去有些粗糙蓬乱,不过这并不影响发色的本质,在那发丝的末端甚至可以看得出还有一丝由白色渐变为粉色的痕迹。

这个发色是叫双色渐变来着?

貌似这种头发在这个大陆上是很稀有的,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看向她脖子上的标价果真要比其他人来的高一些。

我向香子小姐问道:“像这样的女孩,樱雨屋会买下来吗?”

“不会哦。”

“为什么,渐变樱色的头发不是很稀有吗?”

“别家的标准我是不清楚,但我们樱雨屋买的艺伎候补并不是光看外貌的。这个女孩虽然有着稀有的发色,但从芯的部分来说并不适合当艺伎。源先生,你仔细看她,在一众奴隶中,她显得特别怕生胆小,而且眼神的深处还留着恐惧,像这样孩子是没办法适应樱雨屋将来的生活的,虽然这么说有些残酷,可我们也是做生意的,同样是能到达‘新造’的程度,一个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而另一个只需要轻轻打磨就行了。那么,就结果来说我们自然是选择买下后者。当然,若是能成为花魁的种子,那就不在此列,就算是花上更多的时间也是值得的,但这样的女孩子非常少,至少那孩子不是。”

一边听着香子小姐的说明,我一边仔细看向那名小女孩,在最初的认真观察后,我发现那名樱白发色的女孩果然看上去要比其他人要显得怕生一些。

那孩子低垂着视线,连头也不敢抬,仿佛在害怕与台下之人接触一般,她的两只小手放在胸前紧紧握在一起,因为是冬天,所以她的手上和脚上都有些乌青色的冻疮,在那杂乱的刘海下是右紫左绿的异色瞳,那对低低垂下的眼睛透露出一丝恐惧且惶恐的不安色彩,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她确实有些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害怕的关系。

因为周围的孩子正在不断减少,她显得更加不安了。

“呐,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就在我还在认真观察那名女孩时,香子小姐的声音突然从耳朵边传来。

她的嘴唇几乎就要贴在了我的耳垂上,那个至近距离的轻嚅声慢慢爬进了耳朵,轻热的气息吐在耳边,让耳朵有种说不出的酥软感。

一个激灵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

喂——!香子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撩我啊!

明明只是说明一下问题,你怎么还要趴在我耳边说话呀?

仿佛很享受我尴尬的样子,她又笑了起来,那眯起眼睛、嘴角轻扬的模样竟还带着一丝水波荡漾的表情,瞬间我不由就有些脸红。

所幸香子小姐并没有追击,这个一面倒被进攻的态势让我想起了某个腹黑枢机卿。

——王琉缘你很享受这个情景是不是,嗯?

一想起她那个凌厉的眼神,背脊就是一阵恶寒。

我连忙把内心那点荡漾的情绪给压了下去。

“那么,生意就成交了,这是奴隶证,请这位姐姐收下。”

眼光一转,这时我发现胡桃姐又走上了舞台,今天樱雨屋已经买下了三名女孩,之前买下的两个孩子并不在这里,而是由一名看着像是樱雨屋婢女的小姑娘带到了角落,那名小姑娘手上还拿着一叠简易毛衣,那两名被买下的女孩这时都已经跟着她去隐蔽的地方换衣服了。

胡桃姐上台,我是不惊讶,可让我差点没吐血的是弥蕾尤和怜月这时候居然也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小家伙居然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跟着胡桃姐走上了台去。

你们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怎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乱走呢,万一走散了该怎么办?

看待会儿回星风湾,我不打你们的屁股!

注意到我生气的眼神,怜月一个心虚就把头转了过去,虽然她表现得很无辜,但从你那个兴致勃勃的眼神中我就能判断出,你这个小笨蛋也和弥蕾尤一样好奇加兴奋!

弥蕾尤和怜月紧紧跟着胡桃姐,她们将身体藏在胡桃姐的身后,正一左一右探出脑袋好奇地打量着那些同龄人。

而就在这时,那名樱白色头发的小女孩恰好抬起头向胡桃姐那边望去。

惨了!

按照我对两个小丫头性格的了解,看到了眼前有这么一个跟自己处境相似的小女孩,她们肯定会同情心大爆发。

“……唔?”

“啊……”

目光相交,不过一瞬,那名樱白色头发的小女孩不自觉地就低下头去。

但弥蕾尤就不一样了,在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后,这小丫头居然大着胆子,一路小跑奔到了那名小女孩的跟前。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

“哎?”

大概是被弥蕾尤的行动给吓到了,那名小女孩本能地回答道:“我、我叫九十三号。”

“嗯?九十三号?奇怪的名字。”

还好,这时上台买奴隶的人很多,她一个小萝莉到处乱窜也不是很显眼。

那名黑纱少女正忙着收钱发奴隶证,这时也居然没有留意到有人在和她的商品说话。

“弥蕾尤~”

这时,胡桃姐收好奴隶证,向弥蕾尤招了招手,带着一名买下的奴隶,她就领着三个孩子走了下来。

临走前,弥蕾尤还不忘向那名小女孩挥手道别。

“掰掰~”

“啊……再……”

那名小女孩原本想要回应弥蕾尤的告别,可大概是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她又低下了头。

台上的交易还在继续,和之前一对一的竞拍不同,现在这些奴隶都是统一贩卖的,因为品质远不如之前,所以几乎不存在彼此竞价的情况,只要看上了眼,买主上台付钱就行。

看着慢慢走回来的弥蕾尤和怜月,我下意识地就摸了摸钱袋,然后向那名小女孩脖子上的木牌看去。

今天带的钱也不知道够不够?

“源先生,那、那个……”

“源先生、源先生,弥蕾尤有一个请求!”

果不其然,还不等我说什么,弥蕾尤和怜月就拉着我手臂摇晃了起来。

聪明如香子小姐更是在一边轻声笑了起来。

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们可别告诉我想要买下那个小女孩啊?”

瞬间,怜月就扭捏了起来,但是弥蕾尤却完全感觉不到我语气中的调侃,她举起双手,发出发自内心的赞叹。

“哦哦~源先生好厉害!难道有读心术吗?”

呿!你这个野生小可爱都听不出我这是反讽吗!

养你们两个,我都觉得麻烦加捉襟见肘了,要是再加上一个,那岂不是要我真正跟自由生活说撒有哪啦?

哼!别以为仗着自己可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忍住心中想要捏一捏弥蕾尤脸颊的冲动,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香子小姐,这场拍卖会后那些卖不出去的奴隶会怎么样?”

我回过头向香子小姐问道。

“会很惨,好一点的,在长大后会被留在奴隶屋那里工作,一生也只能混个温饱,没有任何自由,也没有任何希望,只是作为一个工作的工具活着。其余运气不好的,会被直接扔掉,任由他们自生自灭,那个年纪的孩子只能成为乞丐或是小偷,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以今年安利夏牧冬季的气温来说,能熬过这个冬天就算不错了。”

哇~还真是直言不讳的说法呢。

听到香子小姐的话,弥蕾尤和怜月就更加着急了,她们仿佛撒娇一样拽着我的手催促道:“源先生~!”

唉……

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两个败家的小萝莉,真是让人糟心!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五十枚银币的事吗,我买还不行吗?

“呵呵,源先生你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仿佛早就知道了结局,一旁的香子小姐笑着说道,也不知道她这是在打趣我,还是在称赞我。

我原本想要将两个小丫头留在原地让香子小姐和胡桃姐照看,自己上去付钱的,可她们两个却固执地要跟着我一起上去,没奈何只好兴致怏怏地带着两个小尾巴走上台去。

这时,在场已经有不少贵族公子和富商都买下了台上的孩子,但他们并不亲自上台,而是派仆人或是随从上来付钱领人,也有一些富裕的中产阶级是亲自上来购买奴隶的,但数量并不多,那些孩子转眼间就也已经被卖出了一半以上。

剩下的孩子除了一些“高档品”外,多半是一些不被人看好的苗子,不是毫无特色,就是明显带着凶狠的野性,看着就不易被人驯服,不适合作为仆人培养,但那名樱白发色的小姑娘却别树一帜,她看上去虽然很脏,但那一头特殊的发色却很惹人注目,从骨骼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残疾的缺点,之所以没有被卖出去,大概就是因为她那怕生的性格,就像香子小姐说的那样,她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从事风月场所的工作,就算是当仆人也不合格,更何况对于一般富裕阶层的人来说五十枚银币的价格也有些贵了,这个价格在有钱人眼中是不值得一提,但他们可不会去买一个没有“价值”的商品,毕竟这事关他们这些贵族老爷的品味问题。

我多少有些不自在地走到台前,大概是因为我一身的冒险士服装很显眼,那名黑纱少女在一众客人中一下子就看到了我。

但她并不会因为我的穿着而显得态度冷淡,她走到我跟前笑着问道:“这位先生是看上哪一件商品了?”

商品、商品的,你们这些奴隶商还真是现实,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好吧。

唉……算了,就我现在的立场也没资格去指摘别人。

我点了点那名樱白色头发的小女孩,说道:“就是她了。”

听到我的话,那名小姑娘明显就是颤抖了一下,她透过刘海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向我看来,那样子看上去是真的很胆小。

注意到那目光,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但果然我没有和小孩子亲近的才能。

就跟当初和怜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就在接触到我笑容的同时,那名小姑娘立刻发出了一个几不可闻的惊吓声音,她连忙低下头去。

“客官真是好眼光!这名女孩不但发色特殊,还有着双色异瞳的眼睛,她还是一名兽人,所以价格要稍微贵一些。”

唔?

你说什么,兽人?

怎么可能,这小姑娘是兽人,那耳朵呢?

我奇怪地向她看去,只见黑纱少女走到小女孩的身边,她用力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

“唔……唔唔——”

发出忍耐的声音,那名小姑娘低着头任由黑纱少女揉着自己的脑袋,不一会儿,在那蓬乱的头发上就翘起了一对白色的狐耳。

“哦呀?还真是一名兽人?”

“啧啧啧,双色瞳、稀有发色、兽人种,怪不得要五十枚银币了。”

“切~老爷我居然看走眼了,真是便宜了那个冒险士的小鬼。”

因为黑纱少女的这个动作,台下立刻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不过他们除了发一下感叹外也就没有下文了,毕竟这三个特征是罕见,可也不是很珍稀,入不了各位见惯了大世面以及稀罕物的贵族老爷们的法眼。

和一名冒险士抢商品岂不是掉了他们的价?

更何况在小姑娘的身边还有不少好商品,比如那名金色秀发、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得很标志的小女孩,她的标价是65枚银币,换算成金币就是六枚金币左右的价格。再比如另一名目光冷僻却暗藏凶狠的小男孩,他看着瘦弱,但一身的骨骼就极为坚实,再加上那作为狼族兽人标志的尾巴和兽耳,卖出同样50枚银币的价格不在话下。

在揭露了那名小姑娘的真实价值后,那名黑纱少女笑着说道:“若没有疑问,就请这位先生付款吧~”

她大概还想追加一句“我们白幽谷是支持不赊账行为的哦”,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以为我穿了一身满大街随处可见的冒险士服就是穷光蛋了?

哼,你们见过这么高逼格的穷光蛋?

本大爷发达的时候,随便挥挥手就能灭了你们这个违法组织!

嗯!没错!主要是靠老相识某腹黑枢机卿的力量。

极为不爽的从钱袋里掏出四枚金币和两枚银币,幸好最近我赚了不少钱,光是从咲那里就得到了不少金币,要支付这点开支还在预算之中。

身后,弥蕾尤和怜月朝着那名小姑娘挥了挥手,大概是因为她们充满好意和纯真的眼神,那名小姑娘总算是放下心来,她不像刚才那么不安了,大概在她眼里,以后跟在我身边至少还有两个同年龄的伙伴作伴。

我夹着四金两银价值五十枚银币的钱币正准备放进那名黑纱少女的手中,可就在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突然在台下喊了一句:“香子小姐!那不是樱雨屋的香子小姐吗?!”

哗的一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台下那帮自诩风流才子的贵族公子和富商就向香子小姐那边涌去。

换在平时,那些人绝不会这么激动,可是因为甫经历了一轮热火朝天的竞拍热闹,那些人还处于兴奋状态,因此下意识地就按照本能行动了。

很明显,香子小姐也没有料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或者说她低估了男人们见到心仪小姐的冲动。

“大、大家冷静一点,你们这样会唐突了香……哎哟!是谁?!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撞本公子?”

“少爷!我的天!少爷你的脸上怎么多了一个脚印?没事吧?”

尽管还有一二个人保持着理智,想要拦住人群,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其中一名贵族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群撞了一个跟头。

那些男人们的行动倒还不至于让现场一片混乱,但看那势头却是几乎要将香子小姐和胡桃姐围得水泄不通。

胡桃姐见势不妙,连忙向香子小姐打了一个眼色,她指了指我的方向。

她大概是认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这个赤铜冒险士可以带着香子小姐借轻功遁走,可这个举动却带来了更可怕的后果。

就在香子小姐走到我身边的同时——

“靠!哪来的臭小子?居然和香子小姐这么亲密?!”

“咦?我好像刚才还看到这小子和香子小姐在一起说说笑笑啊!”

“岂有此理!肯定是这个穷光蛋冒险士仗着一张小白脸诓骗了香子小姐!”

“没错!香子小姐你可不要被这小白脸给骗了!像他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感情骗子!”

哈?说谁呢!是哪个混蛋说我是感情骗子的?!

你见过感情骗子过了20还是处男的吗!

“你、你们不要乱说啊,人家香子小姐可不是会被外貌给骗了的肤浅女子,本公子可以保......”

众人:“你算哪根葱?!闭嘴!!”

“香子小姐你睁开眼睛看看啊!这小子可是个打算买小姑娘回家的萝莉控啊!”

见到香子小姐躲到了我的身后,台下那些护花使者立刻就义愤填膺的抗议了起来。

卧槽!你们是哪里来的偶像少女粉丝团啊?

还有那个说萝莉控的家伙,你丫的身后就跟着好几个从现场买下来的奴隶,你有资格说我吗!

“源先生,现在怎么办……”

拉着我的衣袖,香子小姐一副小鸟依人、泫然欲泣的表情。

等等!

香子小姐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表现出这种神情,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是不是!?

完了!这位看着就让我觉得莫名亲切的香子小姐原来也是一个腹黑!

怪不得!

当初我就觉得香子小姐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感情这位也是一个爱恶作剧的小恶魔!

我的抖M信号机果然很准!

……

呸呸呸!谁是抖M了!?

而就在这时,那名黑纱少女眼睛微微一转,她要接过我钱的手就这么向后一撤,心中一惊,我本能地就觉得事情要糟。

果不其然,一名圆嘟嘟的贵族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大吼道:“为了香子小姐不被骗子给骗了,绝不能让那个臭小子耍威风!我要给他好看!莉莉亲!那名小姑娘我买下了!80枚银币!”

你这脑子的回路是怎么生成的!

香子小姐被不被骗,跟我买下这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

话说你只是想要跟我做对吧!

“好的!有人出价80枚!还有没有人出价了!”

那名贵族的话音刚落,黑纱少女就立刻接上了他的话,一点违和的感觉也没有,一丝奸商的笑意在她脸上闪过。

然后,台下的樱雨屋常客们就争相开始报价。

“100枚银币!怎么能让你抢了风头!”

“10枚金币!没错!香子小姐请你看着,我一定买下这个小姑娘!”

“12枚金币!”

你们是不是脑子都有坑?!

买下小姑娘→打我的脸→香子小姐对我失望→自己的好感度上升!

我仿佛都能从他们脸上狂热的神情读出他们的思考。

一个个情商都是负数吗?!

(画外音:你有资格说人家吗!)

目光一转,向台上那名小女孩看去,只见她此时也正向我看来,那慌乱的眼神中明显带着乞求与不安,这个胆怯的小丫头哪里经得起这场面?

看来她是真的很害怕落进那名圆球贵族或是其他人的手中。

而且根据那些男子向我投来的嫉恨目光,这些二货或者准确说那名圆球贵族回去后一定不会善待这名小姑娘,在这个世界可没什么未成年保护法。

心中霎时就是一软。

我冷哼了一声,就直接报价道:“20枚金币!”

拜托!你千万不要再出价了!

这已经是我现在身上全部的家产了!

但是现实却总是不如人愿,那名圆嘟嘟的贵族轻蔑地大笑道:“30枚金币!”

我嘴角一抖,心里瞬间就有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这时,身后的香子小姐用扇子轻轻点了点我的手心,她划出了一个5的数字。

我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30枚金币!”

“3、35枚金币!”

“40枚金币!”

那名贵族明显没料到我一个穿着大路货的冒险士可以报出这种价格,在他眼里我应该是个靠着脸骗饭吃的骗子才对。

他撇红着脸,望了眼香子小姐,最后破釜沉舟地大吼道:“45枚金币!我就不相信你真是个有钱的!”

结果,自然是让这位身材圆润的贵族老爷大吃一惊。

我朝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一个反派角色阴谋得逞的表情在我脸上浮现。

“50枚金币。”

“咳噗——!”

约摸是被我传神的表情气到,那名贵族男人几乎就要当场吐血。

香子小姐忍住笑意,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后背。

这情景落在那些人眼里自然又是一阵不爽,但这也没有办法,因为大多数人已经出不起更高的价格了。

当然,这也只是大部分人,毕竟在场有钱的人也不止那名胖子贵族一个,就像在他身边的另一个贵族,那名削瘦的男子鄙视地瞥了那位与自己身材正好相反的同行一眼,他从鼻子喷出一个冷哼,仿佛是在表达对在场所有人的不屑。

“哈!50枚金币算什么?6……”

可还不等他开口把话说完,就有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不过这声音并不是要和我们竞争。

“源先生,如果钱不够,我可以借您,凭少爷和您的交情,这不过是小事。”

因为那个声音,现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先是不可置信地向声音的源头看去,然后在看清了那个声音的主人后,又全部瞪大了眼睛看向我,特别是那名削瘦贵族,他前一刻还保持着要大笑的表情,这时却完全笑不出来了,他张着嘴巴停在了那里。

狄斯缇家的女仆长姐姐浅笑道:“对了,大老爷也吩咐过,如果您以后有空可以来宅子里看看他。”

这一刻,虽然无声,但我仿佛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在所有看好戏的人心里闪过。

如果说狄斯缇的好朋友还不怎么样,那老亲王看好的年轻人就不好惹了。

“是哪个王八蛋说这位仁兄是骗子的了?!造谣!这纯属是造谣!我就说嘛,这位冒险士仁兄一身正气看着就是一名光明磊落的好汉!人家香子小姐怎么可能交骗子的朋友?”

“没错!这位公子怎么能是感情骗子呢?人家可是老亲王认可的人!都什么眼光!你们这是诬陷好人,是要坐牢的!”

“这位仁兄是好人啊!我……我刚才就瞧出来了!”

也不知是哪个家伙开了个头,前一刻还一片声讨的浪潮立刻全部转向。

你们这群家伙见风转舵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

台上的那名黑纱少女大概也没想到我有这种强硬的背景,她咳嗽了一声,语速极快地报价道:“50枚金币一次50枚金币二次50枚金币三次,还有没有人出价了?没有!好!成交!”

几乎没有停歇,也不给在场之人反应的时间,她麻利地将一张奴隶证书塞进我的手中,然后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

“恭喜你!这位不知名的冒险士先生,这个小姑娘是你的了!”

行云流水啊!

看着她刚才那个动作的过程,就是我这天剑级高手也有点看傻眼。

之前也有说过,在这个大陆上奴隶交易并不被提倡,但也不是属于违法行为,安利夏牧是北方平原最大的商业都市,能在这里进行灰色商业活动的,自然都不可能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可就算如此,也没人敢得罪大名鼎鼎的图那德老亲王,除非他是打算在这里捞一票大的,然后就再也不出现在露德兰。

弥蕾尤和怜月发出一声欢呼的叫声,她们向那名还带着铁镣的小姑娘跑去,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表现弄得慌了神,那名小姑娘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黑纱少女笑眯眯地向我伸出手,在她的眼里似乎在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总不会想赖账吧?

看来就算是有老图那德卿做靠山,商人还是有商人的矜持,况且这可是正大光明的竞拍。

我叹了一口气,只好将身上所有的钱交了出去,当然也包括香子小姐悄悄递给我的那一袋金币。

辛辛苦苦做任务,一朝回到解放前。

50枚金币......算上我留在星风湾的所有积蓄,这一下我真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变成两袖清风了。

满打满算,在把借来的钱全部还给香子小姐后,钱袋也就剩下来几个银币了。

台上那头,弥蕾尤和怜月牵着那名小女孩走了过来,黑纱少女用一把魔法钥匙将锁住她脖子的铁镣打了开来。

小心翼翼地走到我的跟前,那名白色樱花长发的兽人女孩怯生生地望向我。

“主……主人,你好……”

她有些不安地望着我问好。

五十枚金币啊!

这可是五十枚金币!

是比起那五名站在女仆长姐姐身后,前凸后翘的爆乳美女们都要贵的存在啊!

下意识的我就用右手一捂脸。

搞什么啊,我用了五十枚金币就买了一个还要我养的小萝莉?

两个不够,还给我来第三个?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眼见我一脸的生无可恋,那名小女孩立刻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她用一种“主人你不会不要我了吧”的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可恶!

不要用这种小动物被抛弃的眼光看我!我会心软……不是,我已经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