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想象中的场景不同,王都安利夏牧的奴隶市场不但很干净,而且秩序井然,说是奴隶市场,可我所看到的场景却更像是一个类似车展的拍卖现场。

事实上在这个大陆上的奴隶市场普遍都相当整洁,而那些奴隶商人们也不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猥琐不堪,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奴隶都是很重要的商品。

对于那些奴隶而言,自由与尊严固然是不可能有的,但衣食却有好好的提供,甚至于疾病的管理也有被顾及到,否则一旦奴隶生起病来或是因饥饿而变得面黄肌瘦,就等于是降低了商品的品质,自然就会贬值。

 奴隶商人们对于奴隶很上心,可说穿了,这也不过是他们在担心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损。

 现在的这个时代,在这个大陆上,除了奥斯兰,所谓的奴隶并不是指的那些只供生产用的廉价劳动力,而是供贵族、富商以及一部分有钱人驱使的佣人、玩物,相等于高等收藏品一样的东西。

 拥有奴隶的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些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

 虽然大陆上不少国家都自诩文明开化,也同意教国提倡的废除奴隶制公案,可真正实行起来的却不多,甚至在教国,新旧贵族们也照样豢养着为数不少的奴隶。

 这在这个异世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将眼光推回地球中世纪的封建时代,或许就能多少理解这样的风俗了。

 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哈哈!

......唉,还不是因为打算抄近路的原因?

 之前在刚走出人口管理所不久,天空就开始下起了雨点,在大陆北方的冬季,下雨要远比下雪来得让人着急躲避,因为雪花落在人身上其实并不会怎么样,顶多就是湿了一身衣服,可冬季的雨水却是极为容易将寒气渗入人体,两个小丫头年纪还太小,一场雨淋下来肯定得生病,于是趁着雨势还没有真正落下,我就带着她们匆匆往星风湾赶。

 “快来看一看啊!都是青春靓丽的奥斯兰美女!身材绝佳、床技过人,每一个都是玩赏用的绝佳藏品啊!”

 “身强力壮的兽人奴隶要不要啊?战斗、探索,随您差遣!只要买下就绝不会让您后悔!”

 “还有十分钟!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场了,白幽谷的高级奴隶专场秀就要开始了!各位路过的老爷们可不要错过啊!”

 耳边满是这样的叫喊声,这情景跟之前交易市场那些旅行商人的叫卖声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货物是从物件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不习惯眼前这种场景,可以的话真希望那个中二教皇可以再英明神武一些,强行把废除奴隶制的法案执行下去,让所有的奴隶都可以得到解放。

 但其实这并不现实,不说奴隶商人在这一块上得到的利益促使着他们保护着这个生意,就是那些尝到奴隶甜头的贵族也不会同意,时代还没有允许奴隶退出舞台。

 因此这事也就是我在心里想想。

 我这样是不是太凉薄了?

 摇了摇头,就将这念头驱除了,但心里还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我拉着怜月和弥蕾尤打算快步离开这里。

 “源先生、源先生,你看,那些姐姐们,为什么穿得这么暴露啊?明明是冬天,她们,就不冷吗?”

 “弥蕾尤,好孩子不要向那里看。”

 “嗯?为什么?”

 “这、这个嘛……”

 “哇啊啊!小姐!你看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我们还是赶紧回星风湾吧,呐?好吗、好吗?”

 这时候,弥蕾尤居然还有心情东张西望,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满眼星星地向那些穿着暴露的展示用女奴们看去,而怜月则满脸通红,她用责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在埋怨我为什么要选这条近路。

 拜托,当初抄近道这事,你不是也同意的吗?

 现在居然反过来怪我?!

 咚咚咚,忽的一阵铜锣声响起,随即——

 “这声音!难道是白幽谷开场的锣声?!”

 “什么?!白幽谷的高级奴隶专场秀要开始了?”

 “不行!不能在这里干等着!我们走!”

 “可是!老板,我们今天不是还要去采购吗?!”

 “蠢货!萝卜干咸鱼条什么时候不能补货?可美人儿不等人啊!”

 “嘿嘿,不知道今天有什么小可爱在等着我~”

 “老爷,您走慢一点啊!您都七十几了,走这么快就不怕闪腰吗?”

 “咦?那不是槲叶街的艾利特老爷子吗?我靠!这老不死七老八十的竟然还春心不死?阿忠,咱们走!这次绝不能让白幽谷的美女小姐姐落到他手里了!”

 “知道了,少爷。不过,刚才您不是还嚷嚷着要追上樱雨屋花魁小姐的脚步吗?这会儿怎么就改主意了?”

 “嘟!多嘴!香子小姐那是少爷我能一亲芳泽的吗?看得见摸不着的鲜花,能和天天留在自己身边的狗尾巴草比吗?”

 “少爷您这比喻不妥啊……”

 “嗯?!要你多嘴!再废话,少爷我直接把你也卖了!”

 不知怎么的就有一群人潮向我们身后涌去,逆着这股人潮,我和弥蕾尤、怜月简直就是寸步难移。

 啊啊啊!真是的!这群家伙是怎么回事?没看见这天色都快要下雨了吗?

 身边带着两个小丫头,周围人又多,我在这时候根本就不能施展轻功。

 糟了,这不是要被倒推回去了吗?

 哎——!

 这些家伙到底哪里来的狂热御宅族啊?以为现在是参加夏季Comic Market吗?!

 又吵又乱的人潮把我挤向奴隶市场的一处帐篷,那是一座阿拉伯风格的方形大帐篷,天顶的下方染绘着满是星辰的夜空,一条发出白色荧光的星河纵贯着这夜空,那荧光应该是由特殊的魔法染料染上去的。

 帐篷下是一座大舞台,那样子似乎是用表演用的歌剧舞台,雨开始下得大了起来,索性这座帐篷足够大,两边又有许多棕树,所以人们即使不用撑起雨伞以可以在此避雨,眼看渐渐变得阴沉的天气,我只好放弃赶路的计划,带着两个小丫头在人群中看热闹。

 待会要是有什么不宜儿童观看的节目表演,我立刻就打晕怜月和弥蕾尤,没办法,这也是为了她们的情操教育着想。

 至于我嘛,当然是带着批判观点去看这场拍卖了……

 不妙,一想到脱衣舞什么的,我居然有点小兴奋?

 “如同天上星辰一般闪耀!如同地上宝石那样辉煌!来吧,来吧!都来看看吧~来自神秘幻想乡的白幽谷,今天也为您展现那珍贵的人儿,有男有女,精灵兽人,若论稀有的程度,那真是不逊任何财宝,开幕了,现在开幕了!白幽谷欢迎各位驾临此地的贵人~”

 舞台的两侧那些穿着煽情暴露的少女们,将一张张的传单撒向空中,白色的宣传单就像是狂欢的雪花落进人群,周围的人们不管男女老少都是一副狂热的模样,这样的场景像极了偶像演唱会的现场。

 不过话说,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女人?

 而且看她们的着装还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

 莫非你们要搞百合?

 哒、哒、哒、哒、哒——

 此时一阵灯光打开的声音响起,在那个巨大的舞台后方居然还射出了数十道色彩各异的灯光柱!

 在那一片完全不逊现代科技的霓虹色梦幻光彩中,一名穿着阿拉伯舞娘打扮的黑纱少女翩然走上舞台,只见她轻轻向台下的观众一鞠躬,然后用清脆的声音唱喝道:“无数的星辰熠熠生辉,皇冠上宝石照耀闪亮的殿堂,人是珍宝、人是财富、人是那独一无二的甜蜜,在那如梦似幻的虚糜之境,日光降落、夜幕降临,在那暧昧不清的交错点,今天,白幽谷也将为各位揭开神秘的面纱——”

 舞动着曼妙的胴体,那名黑纱少女一个旋身,她将手臂伸向天空,然后轻轻打响一个响指。

 “比梦魔还要诱惑人心、比龙种还要强健雄壮。今天,有什么样的收藏品在等着你们呢?想必在场诸位已经等得心焦,那么,我便不再赘言,就在此揭开序幕,还请各位贵人好好观赏。”

 仿佛天女落下凡尘,那名黑纱少女优雅地低头行礼,然后缓缓退到舞台的一边。

 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你还说这不是演唱会现场?!

 “嘿嘿嘿,今天又有什么样的美女小姐姐在等着我呢?”

 “呀~~~~!强壮的兽人、俊俏的精灵,我爱你啊!白幽谷!”

 “白幽谷最高!”

 “最高!”

 “把美少女交出来!”

 “交出来!”

 现场尽是挥着手臂高声应援的人,有露出猥琐笑容的臃肿贵族,有莫名潮红着脸的贵妇人,还有吹着口哨的花花公子。

 他们每一个人都一脸的狂热,仿佛台上将要出现什么举世无双的奇珍异宝一样。

 那副兴奋的样子,就像是磕了药一样。

 还有那边的老头,你都声嘶力竭到咳红了脸,真的不要紧吗?

 “美少女!交出来!”

 噗——!

 弥蕾尤怎么你也跟着瞎起劲?

 面对现场几乎走火入魔的气氛,我是冷汗连连,这不会是传销窝点吧?

 身边的怜月更是已经傻了眼,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瑟瑟发抖的她这时正紧紧抓住我的手掌。

 不行,不行了,这种地方我是片刻都不待不下去了,就算是硬挤也要挤出去!

 正当我拉着弥蕾尤和怜月准备走出去时,周围又爆发出了一阵骇人的声浪,紧接着四周就是一静。

 又是怎么了?!

 疑惑地向那些人看去,只见他们正齐刷刷地盯向舞台。

 “源先生快看!”

 弥蕾尤拽着我的手臂,有些兴奋地喊道。

 咦?很少见到这小丫头有这种情绪波动啊。

 而且我注意在我右手边的怜月这时也是一脸震惊地看向舞台那边。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转过头,只见以星空为穹顶的帐篷下,无数星屑飘然洒落,金色的光点、银色的雪花,那些发出朦胧光芒的星星在舞台中央形成了一个绚烂的风旋,舞台上响起异国的音乐,两侧的美少女们从手臂上挽着花篮中撒出无数花瓣,顿时深谷幽兰的芳香混合着果实的香甜在现场弥漫开来。

 视觉、嗅觉、听觉,五感中的三个都得到了极大的震撼。

 要说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但就眼前的这场面,哪怕是比起香榭丽的不夜城都差不到哪里去!

 就是教廷里那些自诩品味高尚的旧贵族只怕也搞不出这样的花样来。

 人才啊!

 这个白幽谷的老板绝对是个人才!

 台上的演出还在继续,当星光风旋散去,一阵耀目跟着爆发,在那光芒过后,只见在舞台的中央已经凭空多出了五名妖娆艳丽的女性,她们各自穿着异域风情的舞衣站在舞台之上,不过是远远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风光绮丽,那几近透明的白色布料更是让原本就用料不多的舞衣惹人遐想,音乐渐变,金色的衣环轻轻响动,她们开始起舞。

 那五名女性每一个都有着极为美丽的容颜,看年纪应该是在十七到二十岁前半之间,其中有两名女性有着白皙的肌肤,金色的秀发,容貌也十分相似,大概是双胞胎。中间那名主舞的女性看上去是五人中年龄最大的,她有着成熟的气质,一颦一笑都带有诱惑而治愈的气息,一言以蔽之就是工口大姐姐的教师角色,特别是她的那个双峰,我估计至少得有G罩杯。剩下的两人,一名少女长着一张东方少女的脸蛋,她的身材稍稍不如其他几人,但是却别有一番灵动的风韵,她也是这五人中最年轻的一人。最后的一名女性则是一名小麦色肤色的美人,那充满肉食性的视线和挑逗的神情,让台下不少少年人都胯下一紧。

 中西洋和,我汗,这是一应俱全啊,况且人人还都是D罩杯的身材,这组合谁受得了?

 反正我是有些把持不住了,好在我也是有着剑圣逼格的人,而且身边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小丫头,这时候说什么也不能在这里让她们看到我色狼的一面!

 但是——

 “源先生,你嘴角都缓下来了……”

 “哈啊(震惊)——!”

 巴格纳!

 怎么会有这种事?

 我居然被那一对对的巨乳给晃得失神了?

 可恶!我的节操和道德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难道是因为最近诗萝、谢尔芬她们跟在我身边监视,所以精力憋得太久?

 嘴角抖了抖,我连忙摆正了神情,希望不再被怜月那个小丫头鄙视,可明显这已经为时过晚。

 配合着台上奇幻的光彩,五名女性踏出带有诱惑气息的舞步,风流拂动,更让一些隐秘的部位时隐时现,也不知是谁开了一个头,男人们开始欢呼起来,那分贝几乎就是咆哮级别,这让我严重怀疑这些家伙是荷尔蒙过剩!

 怜月这时早就涨红了脸,她再也顾不上鄙视我,而是用双手捂住小脸,反倒是弥蕾尤还一脸好奇地欣赏着台上的表演,从她闪闪发光的眼睛来看,我是真的觉得她没有什么邪念,要不是条件不允许,我估计她这时早就要求我给她骑脖子了。

 一曲舞毕,之前那名黑纱少女再次走到台前,只见她微笑着介绍道:“这一组五名女性奴隶,是我们白幽谷特选的商品,功用是舞姬、性奴以及女侍,作为开场介绍的商品,价格上会有些稍稍昂贵,不过绝对物超所值。”

 她走到那五人的最右边,指着那两名双胞胎少女说道:“这两个少女是古立沙地方总督的千金,由于家中涉险贪污而被剥夺了贵族爵位,因此家破人亡,她们不但相貌美丽、气质高雅,而且在经过我们白幽谷的特殊训练后,在床技方面也有一定的掌握,绝对不逊于一般娼妓。各位可以想像一下,将贵族少女压在身下,那是多有征服感的事啊?”

 没有丝毫的尊重,那名黑纱少女用一根卷在一起的鞭子抬了抬那两名少女中一人的乳房,丰满的乳房立刻被挤了起来,仿佛那两人只是一对物件,没有丝毫人权。

 而那两名双胞胎居然也一样低垂双目,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她们大概是已经放弃了尊严。

 瞬间,前一刻还因为艳舞而有些躁动的心思,就立刻沉了下去。

 果然,我还是不习惯这种场景。

 但眼下的情况,我也不好出手阻止,因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于是我只好选择漠视。

 只是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不能成为这样的人。

 黑纱少女漫步来到中间,她指着那名大姐姐奴隶说道:“这一位是教国出身,门第虽然一般,但是品行良好,在没有成为奴隶前,是在边境地区担当私人教师的,因为家中欠下巨债而被父母卖给了我们,这样拥有包容力的身材,相必各位老爷都很喜欢吧?呵呵,不过比起性奴,我更建议你们把她当作女侍,否则就太暴殄天物,浪费她一身的学识了。”

 “这位东方少女来自东方诸国的扶桑族,是武士门第出身,所谓武士门第就相当于我们这边的骑士家族,她的家族中世世代代都是巫女,因为上一代的扶桑内战而流落民间,东方诸国的女性在床第之事上相对保守,这有些青涩的态度,是不是让您感到了一阵初恋的感觉呢?”

 笑语盈盈,那名黑纱少女又走到了五人的另一端,她指着最后一名麦色少女说道:“最后这一个没什么好说的,她出身贫民窟,但是床技也是五人中最好的一个,胸部、细腰、大腿,这身体的各处都是一级品,我保证在床上她会让您欲仙欲死、流连忘返!”

 再度走到舞台的前方,她弯腰行礼,微笑道:“这五人每一个都是我们白幽谷用心打磨的高级商品,单独购买自然可以,不过,我建议各位贵客最好还是一起买下,想必大家也想尝尝被五名不同风情的美女侍奉的感觉吧?”

 黑纱少女看似俏皮地向台下问了一句,结果下面的人立时连声叫好,依我看那些有钱的老爷们是巴不得一个人独占那五名女性奴隶。

 “说得好!公子我什么都不多,最多余的就是钱!你尽管出价啊!”

 “没错!养得起奴隶的哪个缺钱?”

 “尽管开价!今天晚上小爷我就要尝尝夜御五女的滋味!”

 居然这么爽快?

 你们这几个家伙该不会是这奴隶商请来的托吧?

 我用怀疑的视线向那几个鬼哭狼嚎的家伙看去,只见那几个人还真是一身的富贵,至少看上去就是豪门出身的人,半点不像是奴隶商人请来的托。

 一见气氛已经被彻底炒热,那名黑纱少女立刻轻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耽误各位竞拍了。”

 她做出戏曲开幕的手势,朗声清唱道:“五名女性奴隶开价50枚金币!”

 什么玩意儿?!

 多少钱?

 听到那个数字,我脑子里就直接轰的一声炸开了。

 你妈的这是抢劫啊!

 50枚金币哎!

 平均一个奴隶10枚金币,一般冒险士就是打工打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吧?

 在冒险公会就算是涉及到生死的任务顶多也是按照银币来计算报酬的,而现在一个奴隶就要10枚金币?

 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了?

 奴隶生意这么赚钱的吗?!

 不光是我,就连在赫兹家待过的怜月也张大了嘴巴,老赫兹那边肯定有奴隶,但是这价格明显超出了怜月的估计。

 早前也说过这个大陆上通行的货币总共有三种,分别是金银铜,36铜币=1银币,12银币=1金币,这个比率是由教国提倡,然后再由各国协定的,换句话说这个体系是经过各国机构严格审核大陆百姓生活水平才定下的,1枚金币就可以换到432枚铜币,这个数量的铜币光是拿着就够吃力了,更别说是要拿着这些钱去买东西了。

 一般老百姓一年的消费也就是20枚银币上下,更不用提这边的世界是典型的中世纪农耕时代,有些人即使一辈子也用不到1枚金币去买东西,大多数时间用用铜币就可以过活了。

 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居然说五名奴隶要卖50枚金币?

 这是什么概念?

 白菊亭那边讨伐黑月帝鸠的报酬也就20枚金币,这么说来,这眼前的五名美女就顶得上2.5头A级魔兽了?

 开什么天坑级的玩笑!你以为只能依靠高级冒险士来对抗的幻想种是路边批发的大白菜吗?

 “55枚金币!”

 不等我的疑问落地,身边就有一名贵公子打扮的年轻人大声出价。

 哈啊?居然还真的有人买啊!

 “60枚金币!”

 紧接着,不远处一名男性仆从也报出了价格,在他身边是一名拿着烟管的娘娘腔男子。

 “65枚金币!”

 前一个声音刚落,立即又是一个声音响起,那却是一名以扇掩面的中年贵妇。

 喂!你们疯了是不是?

 台上的女性确实都很美丽,可也没有抬价这么快的道理呀?

 是我的金钱观有问题,还是你们一个个都是败家子?

 “68枚!”

 “70枚!”

 “75枚!”

 价格还在攀升,转眼间就突破了100大关。

 看着那些狂热的竞拍人,我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此时,站在舞台上的黑纱少女似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补充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明,虽说她们都知晓床技,但各位不必担心她们的纯洁,以上的每一人她们都是处女!我们白幽谷的高级货是没有瑕疵品的!”

 仿佛是被处女两个字给点燃了心中的欲火,那稍稍有些缓下来的价格又再次飙升!

 “118枚!”

 “121枚!”

 “126枚!”

 就在价格突破了120的时候,一个巍巍颤颤,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怒吼道:“150枚金币!”

 艹!

 心中极为不雅的暗骂了一声,因为三观受到极大的冲击,在这个瞬间我几乎就要立地不稳。

 150枚金币?!

 三倍!整整是原来价格的三倍!

 就这价格足够我去买一把,不对,是一套A级秘银装备了!

 只见离开我六七米的地方,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正梗红着脖子举着手站在那里。

 老头春风得意地看着周围的那些人,就他那吹胡子瞪眼的得意表情,我都忍不住要上去揍他两拳了。

 一枝梨花压海棠,就您老这白发苍苍的老梨花压得住那五朵娇艳的红海棠吗!

 现场暂时陷入了短暂的安静,明显已经没有人能再出价了,就算是再败家的人也有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没有谁愿意真的倾家荡产去买五个奴隶,在场的狂热分子们变态是变态了一点,但还不至于真的脑子秀逗。

 而且话说回来,你买得起奴隶也要养得起啊!

 把自己也兜进去,说不定下一回出现在舞台上的奴隶就是自己了。

 “150枚金币,一次!150枚金币,二次!”

 台上的黑纱少女开始报出了倒计数,但150枚的金币实在不是普通人可以颠覆的数字,下面的好色之徒们只能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那五名美丽的女性,仿佛她们就像是五只煮熟了鸭子从嘴里飞走似的。

 当然事实是就算那老头不出150枚金币的天价,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也不可能得到那五人。在这个拍卖现场,奴隶的所有权只能是价高者得。

 这时就有人忍不住出声讽刺那老头道:“艾利特老爷子您老家里都有七八房小妾了,这时候居然还惦记着新欢,就不怕家里闹翻天了吗?”

 “老夫花钱买乐子,你管得着吗!有本事你再出价啊!”

 被反噎了一句,那名富商打扮的男子一时间就有些目瞪口呆,他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但无奈袋中羞涩,实在是出不起钱了,于是他只好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眼见台下真的已经无人再出价,那名黑纱女子正要一锤定音,可就在这时,一个女性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200枚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