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经过了一夜的激战,我终于带着怜月和弥蕾尤回到了星风湾,告别了老图那德卿和爱丽儿后,这一路总算是再无波澜。

北方平原的冬季,白天开始的很晚,当天空微微放亮时,我敲响了星风湾的大门,这个时间点,真雄和真琴应该已经醒了。

“来了~是哪一位啊?真是抱歉,本店还没有开门~”

一阵快步,随着装饰在门角上的银铃发出清脆响声,真琴打开店门并探出了脑袋。

“早上好,真琴。”

微微向她笑道。

“咦?怎么是你,源先生?早上……哇!”

还不及向我问好,她就大吃了一惊。

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我这时是一身破烂,冒险士用的工作服此时已经千疮百孔,染在衣服上的血迹也早已结成了血疤,不但如此,在我的脸上、手臂上、大腿上到处都留着伤痕,刀剑的痕迹、火焰的痕迹、冰霜的痕迹,那些伤痕虽然已经不再流血,但是依然面目狰狞,咋一看会被吓一跳也在情理之中。

“怎么回事?源先生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是刚从战场上回来吗?快快快,先进来再说——”

真琴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将我让进了店里,但这动作却在中途停了下来,因为她看见了跟在我身后的两个小丫头。

“……哎?”

似乎是一时没办法理解这是什么情况,真琴歪着脑袋向她们看去,她脸上露出费解的神情。

察觉到了真琴的目光,怜月和弥蕾尤也同样停下脚步向她看去,三人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嗯?嗯嗯嗯嗯?”

实在是想不通我为什么会一身伤的带着两个小萝莉回到星风湾,我都感觉真琴的眼睛里出现了两个螺旋纹。

“你、你好,这位姐姐,我叫怜月,这是我家小姐叫——”

“我叫弥蕾尤!”

“啊……你们好,我叫真琴。”

最后还是怜月受不了那股疑问的视线,她带着一点尴尬又很有礼貌地向真琴问好,跟着弥蕾尤就举起双手大声自我介绍道,那样子倒是一点为难的神色也没有。

这么一来,出于民宿看板娘的自觉,真琴也只好跟着自报家门,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只见她一把拉过我,也不管我这时满身是伤。

嗯?这么着急你想说什么?

“源先生!诱拐未成年少女可是犯法的!”

……

喂!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在你眼里有这么不堪吗?

我一捂脸,无语道:“谁诱拐未成年少女了?那两个小丫头以后就要跟我住一起了。”

“什么?!你不但诱拐小萝莉,难道还想——!”

“靠!真琴你这脑洞有点大啊!”

“那眼下这情况你怎么说?”

“那是因为……”

“哥哥!碧迪!源先生他……唔唔——!”

眼见真琴不但彻底把事情想歪了,还打算喊人,我连忙截断她的话头然后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大小姐!真琴姐姐!我求求你不要还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喊人好不好?”

真雄不说,但碧洛迪丝前辈可是个小笨蛋来着,让她看到这情况,再加上你一添油加醋,我还不得挨一顿削?更严重的是,要是被白菊亭那帮混蛋误解了我这回事,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王都混?

——快看快看!那就是那个性取向不正常的变态喵!

——嘁嘁嘁,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罪该万死!

——我早看出来源柳皇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了!居然对两个纯洁无垢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呜叽!居然是光源氏萝莉养成计划?!太羡慕了!

——呵呵呵……你果然是想被插瞎双眼吧,源先生?

——源先生!呜呜……我们今天起就断交了!

——源柳皇!你过来一下,我们好好谈谈!

啊啊啊!想想我就要一头撞死!

要是真被说了,我的脸面往哪里摆?

嗯?但为什么在我的妄想中,麦柯希是个萝莉控?!

咳!不过算了,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总之这件事绝不能让美惠、安妮或是咲误会,否则我在王都的生活一定会完蛋!

回过头看了眼这时还怯生生站在我身后的两个小丫头,我只好压低声音向真琴解释道:“她们两个被家族扫地出门了,因为之前我跟她们一起旅行过,所以决定要收养她们。”

“真的是这样吗?”

“为什么要用疑问的语气?”

眼见真琴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不由大急。

而这时,咚咚咚,从二楼传来一阵脚步声,这个时间点该不会是……?

“啊嘞?这不是后辈君吗?哇~~~早上好~!”

哎哟!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带着一点早上还没有清醒的朦胧睡意,碧洛迪丝就像是兄控的妹妹见到了哥哥一样,她一路飞快地跑了过来,脚上甚至还穿着睡觉用的绒毛拖鞋。

“碧迪你听我说啊——”

“真琴小姐?!”

眼见真琴张口就要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我连忙大声阻止。

但这时已经为时已晚,大概是因为与自身的野生气息相契合,碧洛迪丝刚在我身边站定就看见了弥蕾尤。

当时我的心脏就直接停了三秒,那感觉简直就是心惊胆裂啊!

“哇哇哇!不得了,不得了!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嗯——?”

就在弥蕾尤歪着脑袋发出一个可爱的疑问词的同时,碧洛迪丝已经一把抱住了她。

“好可爱!真是好可爱啊!呐呐呐!你是从哪里来的?”

一瞬间就从半睡状态醒了过来,碧洛迪丝开心地抱着弥蕾尤,她就像是狮子妈妈抱着幼崽一样,一个劲的蹭着弥蕾尤的脸颊,而且被这么蹭着的弥蕾尤居然还不讨厌!

“嘿嘿嘿~~~~”

发出暖烘烘的笑声,弥蕾尤竟然一点也不抵抗,她也抱住了碧洛迪丝,这一大一小两个可爱的少女就这么抱做一团。

“哎哎哎——?”

万没有想到是这种展开,异口同声发出惊奇的声音,我和真琴还有怜月瞬间就同时流下了一滴冷汗。

莫非碧洛迪丝是弥蕾尤失散多年的姐姐?!

 

“嗯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也就是说小怜月和小弥蕾是被坏人赶出了家门,所以才会被一穷二白的源先生带回来的吗?”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一穷二白?我要是真这么穷住得起你家的星风湾吗?

真琴我发现你现在是越发地对我不客气了!

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对武学大宗师该有的尊敬吗?说好的顾客至上呢?

终于在听完我的一番解释后,真琴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这时我和怜月坐在桌子前,而她则坐我们的对面,弥蕾尤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待在碧洛迪丝的膝盖上,不过片刻她们两个就已经混熟了。

现在还不到星风湾的开店时间,所以真琴还有时间跟我们坐着聊天,或者说是她为了弄清楚情况,好决定是不是要报警……

听过整个事件后,碧洛迪丝对弥蕾尤更加宠溺了起来,那红通通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要将自己全部的慈爱都要倾注在她膝盖上的小姑娘一样,尽管我还不知道碧洛迪丝前辈自己是不是已经年满十八岁了(汗)。

“那么源先生,你有去东城区的人口管理所办理未成年过继手续吗?”

“哈?”

什么玩意?未、未成年过继手续?

这个大陆上有这种政府系统吗?

看到我一脸的小白表情,真琴立刻就明白了我的疑问,她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在露德兰想要收养孩子就必须到所在地区的政府机构申报,这是先王定下的政策,要是源先生你不去报备,那这行为就属于违法行为!”

混蛋!又是那个山寨王!搞得这么现代化干什么?在异世界收养两个萝莉还要去政府报备?不知道我们这本是搞笑小说吗?整出这么多严谨的系统干什么?!

“那真琴,那个人口管理所在什么地方?我今天去报备行吗?”

“只要在同居一周间申报就行,至于地点嘛……用说的太麻烦了,有地图吗?”

“你等一下,我上去拿。”

我连忙冲上二楼,也顾不上换衣服,拿起路易老爹赠送的王都地图我跟着就匆匆下楼,但等在那里的却是一片和乐融融的画面,碧洛迪丝已经替两个小丫头点上了一桌和式早餐,就连她最爱吃的天妇罗也塞进了弥蕾尤的饭碗。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些按照规制的饭菜明显比平时丰富了一圈!

不用想都知道是真雄替她们开了后门!

靠!萝莉就了不起啊?!

我要投诉!你们这是差别对待!

“咦?这么快就下来了,来来来,源先生也一起吃饭吧~”

真琴笑着向我招手,而我只能无语地过去坐下。

“给,这是地图。”

“嗯,好的,我来替你画上标注。”

没好气地递过地图,但真琴却丝毫没注意到我的态度,她和碧洛迪丝这时都全身心地扑在了两个小丫头身上,对我根本就是不肖一顾。

要不说她们这个年纪的女生就是同情心泛滥呢?

眼前有了两个新人,就忘了我这个旧人,亏我们以前还打情骂俏呢……

“就是这里了,源先生,东城区的人口管理所在靠近艾希尔雪山的位置,在那周围不但有山上猎户们的居住地,还有奴隶市场和流通非法物品的地下集市,你去那里时可千万不要东逛西逛,要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很容易被人找茬的。”

在我的注视下,真琴拿过地图,她用那支常年带在身上的菜单记录笔在地图上面画下一个红圈并好心地提醒我要注意小心。

不过……

真琴小姐你嘴巴上提醒我要当心安全,但其实根本就没往我这边看吧?

你能不能别一边摸着弥蕾尤的脑袋,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话?

喂!我说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啊!

用手指一按脑门,我只好再次无语地将地图收好。

平时没看出来啊,你们两个居然这么喜欢小孩子?

不过,奴隶市场啊……

谢尔芬她们现在已经耗光了所有的魔力,我也是时候要考虑一下临时契约的事情了,这事暂时还没有找到适合的对象,但时间不等人,还是说回到原点,违反我的原则直接去买一个人体电池?

嗯……

脑子一边思考的时候,视线就看到了正在那里大快朵颐的弥蕾尤和细嚼慢咽的怜月。

虽然早前在樱雨屋吃过了一些糕点,但那点量明显不足以填饱她们的肚子,而且这一路走到星风湾的路程也不短,两个小丫头这时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真雄为她们准备的早饭。

咦?啊嘞?

说到魔力充足,怜月不就是现成的人选吗?

而且论到关系亲疏、值得信任,还有比现在的她们更亲近我的人吗?

嗯嗯嗯,好主意!这样不但保证了三个小妖精的魔力供应,还顺带解决了弥蕾尤和怜月的人生安全问题,毕竟天知道赫兹家那帮老家伙以后还会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我平时要去冒险公会工作,总不能整天带着两个小萝莉在白菊亭进进出出吧?

用手摸了摸下巴,我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视线,弥蕾尤突然夹起一块土豆。

“源先生你也吃!”

一筷子将土豆塞进我的嘴巴,弥蕾尤望着我,眼神中的意思大概是“好吃吗”的意思。

嗯,味道很好哟。

我愉快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将别有深意的眼神投向一旁的怜月。

猛然就是一阵恶寒,怜月一个激灵警戒地看向我。

“看、看什么呀……你这样子很恶心啊,源先生......”

“不,没什么,你要好好吃饭啊,怜月酱~”

我眯起眼睛,发出“呵呵呵”的笑声。

“呼哎——!真琴姐!碧洛迪丝!”

虽然不明白我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但凭借着以前一起朝夕相处时的生活经验,怜月本能的就感觉出我有阴谋,她大喊一声一把扔下筷子就逃到了真琴的身后。

“什么什么?怎么了?”

“小怜月,怎么了?”

“真琴姐,碧洛迪丝,源先生他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哈!?胡说什么呢!

就你这发育不完整,以后跟咲同一类型的飞机场,谁对你心怀不轨了?!

我是御姐控好不好?!

眼看着真琴和碧洛迪丝对我露出一种看变态萝莉控的冷淡视线,我立刻就急了。

但是——

两人:“源先生(后辈君)——!?”

我:“你们听我解释!”

两人:“制裁(萝莉控可不好)!”

哎哟喂!你们还真打啊?!

还有真雄你透过门帘竖出一个大拇指是要搞哪样?

你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经过一个早晨的打闹(当然,被打的主要是我),星风湾开始了一天的营业,一楼的大厅里,冒险士、佣兵和各路飘在王都的浪人开始陆陆续续到来。

因为不想引人注目,我便带着弥蕾尤和怜月回了房间。

菊之间原本是单人间,现在却要住下三个人,哪怕其中有两个是孩子也显得有些拥挤了,我本来是想找真琴换一个房间的,但不巧,眼下的安利夏牧正处于旅游旺季,星风湾的客房早已饱和,想要换房间只有等建国祭结束后才有空余。

就在我有些为难的时候,可爱可靠的碧洛迪丝前辈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提议将两个小丫头中的一个分到她的房间居住,但是在一番商量后,弥蕾尤和怜月谁都不愿意离开我的身边,于是在碧洛迪丝羡慕遗憾的眼光中,这个计划只好搁浅。

回到房间后,在怜月的帮助下,我很快地就将伤势处理好,这些事怜月驾轻就熟,以前在一起旅行时,都是她照顾我和弥蕾尤的起居,所以做起这些来根本就不生疏。

换上一件新衣服,下午我准备去白菊亭汇报一下情报,回来的路上也好替两个小丫头买一些生活用品,等到她们安定下来,再把临时契约的事情给解决了。

心中默默将一天的计划打了一个草稿,我就让怜月和弥蕾尤睡到床上去休息了,昨天这一天下来,除了在樱雨屋的几个小时,她们基本就没有好好睡觉,再加上精神上负担,这时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影响,但在她们眼神深处却透露出深深的疲倦,这种时候果然应该好好休息。

守着她们,等她们睡着了,我才起身下楼。

旁边的房间里,碧洛迪丝早就去上工了,因为前几天圆桌议会对白菊亭发出的紧急委托,公会里的许多老手都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碧洛迪丝自然也不例外,她和麦柯希、蓝捷朗大前辈是对付高级魔兽的主力,一天中几乎有一半时间都与魔兽战斗。

现在正是公会最繁忙的时期,根据上次定期会议的通告,王都警备团将要对整个安利夏牧及其周边进行清扫活动,像是响马、盗贼、魔兽之类的隐患要全力排除,而潜伏在王都的尤弥尔神教也在这打击范围之中。

我接下的任务不算太难,可数量也不少,现在又要照顾两个小萝莉,得抓紧时间啊。

一路走下二楼,临行前将无铭长剑留在了怜月和弥蕾尤的身边,又以剑气灌注剑身,好让目前处于休眠状态的诗萝得以快速恢复。

 

“柳皇~~~!”

“源酱——!”

一进白菊亭的大门,两只猫科动物就向我扑来。

强大的冲击力瞬间让我一个踉跄差点就一屁股坐倒在地,索性我及时站稳脚跟并很经验老道地护住了胃部……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两个兽耳娘依然一左一右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琥杏、春酱你们俩干什么?”

我一脸的诧异兼疑问地向她们问道,这两个家伙满脸的伤心,好像我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伤得好严重啊!呜呜,你受苦了,柳皇……”

“要是春乃在场,一定帮你教训那群坏家伙!”

嗯?嗯嗯嗯?

你们这是唱哪一出?

难道已经知道了我昨晚被埋伏的事了,冒险公会的情报网这么迅速的吗?

还有!不准把鼻涕往我袖子上擦!

不知道我这衣服是刚换上的吗?

“源先生,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这时,小田也走了过来,他神色担忧地看着我。

奇怪,怎么连小田你也一副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的脸色?

呃……虽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但这种程度的战斗我又不是第一次经历。

你们真的不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视线往左右看了看,只见那些还待在大厅里的冒险士纷纷走了过来,他们对我嘘寒问暖,言谈间充满了同一公会冒险士对同伴的关心。

内心涌现一阵感动,但我真的是莫名其妙啊!

大家一样都是混生死线上的冒险士,你们一个个泪点都这么低的吗?

而且要是我没看错,你们中还有两三个是前几天在定期会议上反对我升阶的人吧,怎么这时候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源先生,以前是我误会你了,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热心肠的人!”

“是啊是啊,我们白菊亭能有你这样一个同僚,简直就是我们的骄傲!”

“感人、太感人了!那两个小丫头还好吧?”

什么情况?昨晚那事不应该是机密中的机密吗?

为什么现在搞得人尽皆知?

那些幕后黑手的情报管制做得也太不到位了吧?

我这不是一下子就被抬到暴风眼的中心了吗,这和我隐退的心愿不符啊!

就在我一脸不明所以的时候,柯丽思排开众人走了过来,她冷着一张脸,态度依然淡漠。

太好了!至少你这个会读心的小妞还正常!

哇!不要这么瞪着我,我这是在夸你啊!

“你看看这个吧,源先生。”

大概是看懂了我的脸色,又或者是直接读了我的心,柯丽思递给我一张报纸。

报纸上写着——【号外!两名豪门遗孤被逐出家门,黑心家族意欲斩草除根,狠下杀手间,冒险士挺身相救!拔刀相助,尽展侠客风采,王都眼下风头最劲的新人冒险士,史上唯一一名连跳两级的赤铜冒险士——源柳皇!】

我擦!弗兰卡商会——咲她哥哥行动得也太快了吧?!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这报导背后是咲她哥哥指使的,因为昨晚那些个势力中唯有这位大少爷是站在我这边的,在王都能有这种能量,且想得出这种指桑骂槐的损招的,也只有这位安东尼奥大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