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7章 所谓的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转眼间过去了一个星期,再过几天胖子那的法事就彻底结束了,我也该走了。

可是,这些日子里我却完全没有耍过好吧。

每天被人喊着起床,然后被抓苦力,有时还要面对一群大妈。

我敲开了姚家的门。

“柳道,来了啊。”姚妈妈亲切的对我笑着。

再被大妈吓了这么长时间后我也产生一点“抗药性”了。

“来了。”我笑着说道。

“您今天身体怎么样啊?”

“还是这样,老婆子估计是活不了多久了。”姚妈妈笑着说道。

“您可真是的,少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我苦笑道。

“那今天要不要试试?”我问道。

“试什么?”姚妈妈显得有些意外。

“和您的老伴见一面啊。”

“等我走了不就自然见到了吗,着什么急呢。”

啊?我有些慌乱,不是说让我帮忙施法和已经故去的老伴见上一面吗?

我觉得事情超出了我的控制。

“我是说,我来施法,让您和您的老伴见上一面。”

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重复了一遍。

姚妈妈显得有些惊讶。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哦,哦,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

没过多久,她拍了拍头,笑着说道。

“真的今天试吗?”她试探着问道。

“试什么啊?”

房门推开,姚兰兰走了进来。

“我来沟通灵媒让伯母见一面伯父。”

我回答道。

姚兰兰显得很高兴。

姚妈妈平躺下来。

我这几天空闲的时候还找王财请教了一下相关的经验,现在我很有信心。

在我的引导之下姚妈妈渐渐睡去,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她一定会做一个好梦的,赌上圣母玛利亚,不对,太上老君之名。

我走出屋子,轻轻的带上了门。

“成功了吗?”门口等待着的焦急的傻猫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像她露出了微笑。

似乎懂得了我的意思,她也笑了起来,非常的开心。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扎了我的心脏一下。

我回到了出租屋,五点多的时候买了份清淡的晚餐走向了姚家。

“柳道啊,你这本领可了不得啊。”

姚妈妈见到我非常开心,气色似乎也好了许多,可无论怎么还是透着虚弱。

看来是我的催眠术起效了吧,当然,我可是专业的。

我往嘴里扒拉着米饭,姚妈妈还是不停的给我夹菜。

我感觉到一种从没感受过过的东西,很暖和。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已经到了我去收回法具的日子了。

我坐在出租屋内,等着姚兰兰,正常时候她该过来喊我了才对。

算了,不等她了,我随手留下一张便签贴在显眼的位置。

她有钥匙自然能进来看到的。

我带上屋门,打了辆车去胖子家。

“柳大师,你看,这法具能不能多留一段日子?”

胖子坐在旁边,笑着询问。

我又变回了那个柳道,翘着二郎腿,拿着茶杯,笑而不语,只是看着杯中冒出的热气。

“不行。”

我果断拒绝。

“鄙人愿付出一些代价,请柳大师应允。”

这久违的恶心话也不这么恶心了,至少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让我找回了从前的自己。

“你不只是打算留一段时间这么简单吧?”

我笑着问胖子,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鄙人愿意出50w,想让大师的宝具永远留在鄙府。”

听着好恶心的感觉。

也不去纠结他的用法对不对。

我喝了口茶,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深奥的笑容。

他似乎有些犹豫了。

“五天。”我慢慢说道。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行。”

胖子咬了咬牙,答应了。

把法具都留在他家?那我下一单生意还做不做了?

天真。

我出门打了一辆车。

至于这五天,我相信即使我不说,胖子也会拿出一定的“诚意”。

我回到了出租屋,好像没人来过的样子。

“房东,有没有人来啊?”

我大声问道。

“没有,那个小姑娘没来,别想了!”

房东大声的喊道。

我决定去姚家看看。

我有些不安,我拦了一辆车,直接去往姚家。

“咚,咚,咚。”

我敲着门,却没有人回应。

邻居大妈钻了出来,手里还抓着一把瓜子。

“别敲了,姚家出事了。”

我心里扑通跳了一下。

“什么事?”我急切的问道

“不知道,我就听到救护车嗡嗡的声音,但听说是去人民第二医院了。”

我再次拦了一辆车。

“师傅,人民二院,尽量快点。”

我叮嘱道。

我走进了医院,和没头苍蝇一样四处瞎找。

“小伙子,你找什么啊。”一个医生向我搭话。

“一对母女。”

“额,这里母女多得是,别慌,慢慢想想。”医生拍了拍我的肩膀。

救护车,这条线索的话,最大的几率是.................

我整理好了思路。

“急诊手术室在哪?”我问道。

“从这走,下个路口左拐就对了。”

我用尽全力跑了过去。

我看到.

一个女孩和猫咪一样蜷缩在椅子上,脑袋深深的埋着,抱着膝盖,好像还在颤抖。

我走了过去。

我发现,手术室的灯是暗着的,我的心一阵抽痛。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没有反应。

我俯下身来,慢慢的抱住了她。

微小的啜泣声传入我的耳朵里,我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该死,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我还去胖子家和他扯皮,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不知多久。

把这个只剩一个人的傻孩子放在这里不知多久。

不知多久。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混蛋。

她哭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

我只能抱着她,一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一次觉得我引以为豪的巧舌如簧竟然如此的废物。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姚妈妈的葬礼举行了。

没有来很多亲戚,也没有豪华隆重。

在葬礼上她忍住没有哭,在我眼里,一个在照片里笑着的妈妈和一个站在照片面前忍住眼泪的女儿就是这场葬礼的全部了。

如果我真的是神仙就好了,我这么想到。

即使失去了一些人,时间还是会一点点过去的,他会抚平所有的伤痛。

今天已经到了我和胖子约定的最后期限了,我不想去他家,我总感觉好像去了的话又会失去些什么。

但是我还是决定去。是时候该结束了,离开这个地方,继续我的“生活”。

我打开出租屋的门。

面前却是女孩的笑脸。

她捧着一个饭盒,站在门口。

她向前走了一步,我只能后退让开,让她进来。

她把饭盒放下,然后坐到了床边。

屋子已经变得整洁了许多,当然,不是我收拾的。

“你要走了吗?”

她低声问道。

我还没和她说过,可这个敏感的女孩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嗯。”我回答道。

“你是有大本事的人。我知道你是要走的,只是想不到这么早。”

大本事?

我的心中一阵抽痛。

我只是个 ...........

我只是个 ...........

我只是个...........

骗子!

我毫不犹豫的把我最不想对自己用的两个字甩到自己脸上。

“你要记得起床洗脸啊,还要记得微波炉怎么用的啊,还有热水壶,你要记得多整理屋子,别乱乱的,东西别乱扔,要早起早睡,按时吃饭。”

我低着头听着她这些废话。

“还要记得.............”

还要记得什么?

我抬起了头,只是看到她的嘴好像动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嘴型已经无法辨认。

她冲我笑了笑,眼角带着一丝微红。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幕。

她走出了出租屋,还不忘向我挥一挥手。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这么僵坐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些饿了,伸手拿起了饭盒。

米饭入口,微凉的触感弥漫着整个口腔。

与此同时,我感到了一种咸咸的味道。

我伸手往脸上摸了摸,只感觉是湿湿的。

留下吧 ........

我心中好久不见那个傻逼又出来发话了。

留下吧........

这个傻逼没完没了了。

留下吧 ........

这个傻逼。

我盯着手中的饭盒。

我觉得

如果可以留下的话,就算当一个傻逼也不错。

这次

就听他的吧 ........

我大口大口的扒拉着米饭。

将饭盒里的东西吃光之后,我洗了洗脸,带上了出租屋的门。

希望 ........

这次我发现的够早,不会再留下她一个人。

煽情的音乐响起,整个大堂里弥漫着喜庆的气氛。

人不多,姚家的邻居,我的一些朋友,王财也在,他拿着茶杯缓慢的品着。

我把所有的法具留在了胖子家中,换回了一笔钱,这也就意味着我彻底放弃了道术师这条路。

我原以为王财会反对的,可他并没有。

“你决定了就好。”

他笑着这么和我说。

她慢慢的走到台上,洁白的裙摆被裁制成无数这周的裙子。一层轻纱柔柔的围绕着裙子,从肩头向下螺旋点缀的的花藤上嵌着朵朵白色的玫瑰,优雅而华丽。

另一个男人的站在他旁边。

我并不在乎。

因为他是司仪。

但是我很不爽。

好吧,有点矛盾。

“今天欢迎各位来参加姚兰兰小姐和............”

司仪高兴地大声致辞。

我走了进去

似乎对于我的提前出场很意外,司仪停顿了一下。

谁管他呢。

他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然后继续念下去。

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

我走上台去,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将她抱在怀中,轻轻地吻上了她的额头。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

这个家啊

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我一定会守护好它。

HAPPY END 

到此结束,接下来是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