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1章 所谓的道

我叫柳道,柳树的柳,道法的道。

我正在古董市场溜达着淘换些东西,别误会,不是淘换那种能让我一夜暴富的值钱的东西,只是再找一些徒有其表的东西,对,你没误会,只是一些看上去很玄奥的东西。

我捡起了面前的刻画着一些稀稀拉拉纹路的木剑,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很懂行的样子。

“喂,兄弟,你这眼光可真不错啊,这可是乾隆年间道法大师陈抟用过的九转桃木剑啊。我看啊,你跟这剑有缘,这样吧,你要买我就给你打个折吧。”

老板看我盯着着木剑,便上来搭话。

“陈抟?那不是宋朝的吗,不对我草.......好像又不是,管他呢。”我不禁想到。

我不去理会他,继续盯着面前的桃木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大兄弟,我跟你讲,你手中这把木剑上可斩灵身神体,下可破邪鬼恶秽。”

“这老板历史不怎么样这词倒是一套一套的。”我想到。

我嘴角微微翘起,冲着眼前的木剑摇了摇头,冲着老板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将木剑双手捧回,转身背手离去。

老板接回木剑将它反复摩挲,露出疑惑的表情。

“故弄玄虚。”这是我最喜欢用的招式。

我背着手继续在市场上游逛。

我不断将一件又一件的玩物拿在手中,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若有所思,其实这是在思考我等会要吃什么晚饭。

“小伙子。你看这件........”这次摊主是个大妈。

“这是唐太宗用过的香炉是吧,还是渤海国进贡来的,据说若果称心诚意的供奉,有一日浇以渤海之水便能长出珍珠是不是?”我提前打断了大妈的说辞,我刚才就盯上了这家店,看着大妈推销着他的香炉,把她的说辞默背下来。

“这........”大妈显得有些尴尬,同时也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说辞。

我把玩着香炉,斜视着大妈,通过刚才的观察,我很清楚这个大妈还是个新手,还不善此道,无论是说辞还是语气,态度还是手法都与老鸟相差甚远,所以我才选择了她。

大妈不禁心虚起来,也不说什么话,只是在原地站着。

我一言不发,俯视着大妈,仿佛审判罪行一样,这种生杀予夺的感觉真的是........好过瘾。

好吧,我承认,再欺负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我撤去了那在大妈看来看穿一切的眼神。

“那个,小伙子.......”

大妈显然是坚持不住了,想拿回香炉,她开始有些害怕了。

我换上了一副和善的面孔,冲着大妈微笑,单纯的善意的微笑。

大妈的话停住了,再次愣在原地。

我掏出200块钱,塞到大妈手里,冲她微微一笑,带着香炉转身离去。

大妈拿着那200块钱愣在原地,大概是在感激我的善良吧,我不要脸的想到。

我走出了古玩市场,右手将香炉不断的抛来抛去,径直的走向了小巷。

疾步走入小巷,我停止抛动香炉,将它牢牢抓在手里,戏已经做足了,没必要再装了,万一摔了可就难受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捡到宝了?

我只是心疼我的200块钱罢了。

这香炉周围围绕着青色的云纹,透露出一股神秘,四只炉脚并立,可见有着一些受过腐蚀的痕迹,古人以三足鼎为阳鼎,四足鼎为阴鼎,祭天则用三足鼎,祀地则用四足鼎,这香炉也是同理,可这本该祭地的香炉却偏偏绣着云纹,这可就透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炉内仍覆盖着一些泥土,露出的部位也绣着一些纹路,像是一些文字,妖炉妖纹妖言,透着一股不吉。

不行,不行,我编不下去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随便溜达溜达就能200块搞个古董,至少我是做不到。

“故作玄虚留下印象,这项完成基本上我就成功一半了。”我心中暗自想到,不由得感到一阵轻松。

我快步走出小巷,走向了我思考了小半个下午决定的地方。

“老板,半只烤鸭,加春饼甜酱。”我招呼着烤鸭店老板。

“好嘞,您的鸭子,一共20元。”老板笑眯眯的递过了鸭子。

对啊,就是烤鸭店,下一顿饭吃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大半辈子了,不然你觉得我还能花整个下午的时间来和古玩市场的那群猪扯皮不成,我还没那么无聊。

我回到了家中,说是家,也就是我刚租的一间破屋子,家这个词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都懒得收拾房间,任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东歪西倒,我随手把香炉扔在床上,然后把桌子上的东西扒拉开,进行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仪式——吃饭。

我是一个“道术师”,你要问什么是“道术师”?

那我会这么回答你:“你还小,还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不接受这个答案么?

好,那我换一种说法。

“道可道,非常道,道生一,一生万物,道乃万物之源,无道则无理,无理则无源,万物分阴阳,而阴阳则归入道,此道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你,懂了吗?”

如果你认真思考过后告诉我你的答案,不管我是不是听过,我都一定会欣慰的看着你,然后捋一捋胡子,笑着对你的明悟(长大了)表示夸奖,然后顺便挑出你的一点错误以彰显自己的权威。

是不是很有趣,“道术师”就是那么一个有意思职业。

算了算了,不要讨论什么“道”了,道存在天地万物之中,无所不在,比如眼前的这烤鸭,管它作甚,来,吃饭吃饭。

正在我努力的把“道”吃的一干二净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震动。我拿出手机,是一条短信。

“柳大师,明日下午一时三刻,鄙人于宅内恭候大驾。”

这种古风语气的短信让我很不适应,装就装的像一点吗,至少也该写封信嘛,用这种现代化的东西却用着古风语气让人很不舒服的,最关键的是我总感觉他语法错了,却说不出来是哪错了,这种感觉超不爽,看来我要找时候提高提高语文素养了。

我打了个饱嗝,把饭盒扔进了垃圾桶,把那个破香炉摆到桌面上。

我拿起刷子将内壁扫的干干净净,涂上了一层油,这可是我特质的油,不是什么食用油,我根据修车店老板的顺滑油加入了若干仙果仙草,然后在法阵内吸收天地灵气,那个,酝酿而成。反正就是高级货就是了。

我随手蘸上一些油,在内壁上刷来刷去,然后然后拿出各种工具,捣鼓了半天,把内壁弄得清洁一新,我跟你讲,这个技术我可是专业的,好多古玩店老板可都比不上我。

然后我拿出了一把干净的刷子,从另一个香炉中扫出些灰仔仔细细的刷在炉子内壁上。

反正就是捯饬的好长时间后终于完成了,这可马虎不得,算是件体力活了。

我躺在床上,微微的饱意让我很想睡觉,反正明天的事也简单,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我今年25岁了,不算小了,你说家里人该催着我结婚了?

那啥,我没有家人。

但是在这个行业我还是年轻的,你问哪个行业,就是“道术师”喽。

你问我具体干啥?

给你们这群凡人传道授业解惑,顺手看看风水,除除妖怪,然后再勉为其难的收你们点报酬就是喽。

这个行业当然是越老越好干了,那仙风道骨,那一脸“老子什么没见过就差去死了”的样子你是装不来的,虽然我还没到事业黄金期,但是我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了,这让我也有些小小的得意。

当你小有名气以后自然就不这么累了,不想刚入行时总要费劲心机展现你真正的技术了,即使有些小错,对方也会像理解“道”那样去理解你的行为。越来越简单了,等我到了黄金期是不是会成为“一方仙人”呢。我还真有些期待呢。

我勾勒着美好的未来,渐渐睡去。

我认为

所谓的道啊,也就是骗骗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