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十四章 追云逐月

 

在饕餮的血界之中,每过一阵都会下上一场血色的雨,那些雨落在地上,汇聚起来,从中站起了各种形状的血兽,有走的,有游的,还有飞的。

 

天空中飞过一只和人一样高的蝙蝠,血色的翼膜上依稀反射着光泽,嘴角张着突出的獠牙,忽然从地上射来一道金光贯穿而过,将它彻底的化为了飞灰。

 

“死猴子,你还不明白吗?云玖已经死了!”后羿拉起金弓,始终保持着和袁宏之间的距离,不断地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箭。

 

“老子早就知道,但这是两码事,我想杀你不仅仅是因为你伤了英招,我们之前的恩怨也需要算一算了,猰貐,大风,修蛇,还有金乌!”袁宏重新恢复巨猿真身,拉起擎天,一柱柱砸下,打的后羿只能暂避锋芒。

 

袁宏本就是肉身成圣的妖王,而手中又拉着一根擎天,在妖王之中也是最难对付的几人之一,正如他本人所说,就算是四象三王要杀他,都要付出一些代价。

 

“哼,冥顽不明,妖魔族果然就是一群贱种!”后羿再次闪开,手中四指夹着三支箭。

 

弓弦鸣动之时,三道金光刚刚划过,后羿的右手以极快的速度再次将三支箭搭在弓上以极快的速度射出,前后六支箭依次从不同的方位直奔袁宏。

 

袁宏单手提起擎天,水缸粗细的手臂上肌肉膨胀着像是要炸开,他用尽全力将擎天向地上狠狠地砸下。一阵巨响传来,血色的大地以袁宏为中心震裂开来,一侧地皮被从地表掀起成环状扩散开来,与那六支箭对撞在一起。

 

后羿紧皱眉头,袁宏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他又有了那种当年面对金乌时的危险感。

 

“恩怨,于此一决吧!”袁宏大吼。

 

“如你所愿。”后羿眼神锐利,戾气尽出,“既然你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随后他向后退出一步,手上那张金色的弓逐渐的凝实,于此同时后羿的气势也在一瞬间暴涨。

 

金色的弓终于从虚影中现出真身,金色的弓身之上一道红色的线从其中划过,如同血脉一般鲜红,那道线逐渐的延展到弓尾从弓尾处化为一根炽红色的弦,散发着一种刚正不屈的高傲之气,简洁却不失威势,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锐利之气。

 

此弓名为‘追云’,为后羿最出名的神弓中的一把,以千年树母为弓身,北海蛟龙龙筋为弓弦,后羿当年每杀戮一个妖王,就要留下他们身体上最有价值的东西,自己打造成一把旷世神物,最终手中有三把神弓最为威名赫赫,分别为:追云,逐月,贯日。

 

后羿四指并拢,凭空搭上赤色的弓弦,弓弦微微弯曲之时那弓上便凭空出现一排金色的箭,后羿松弦,那六枝箭便隐入空间,而后却又突兀的自袁宏面前钻出。

 

袁宏拉起擎天,再次将后羿的箭击落,可当他回过神来,却看到后羿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拉动弓弦,手上抓着一支具有实体的白色箭矢,如同阳春白雪般纯净,一尘不染,箭尾却是一根奇怪的翎羽,那羽毛的中心是黄色的而边缘却是红色,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着的火焰。与此同时袁宏的心里却突然的传来一种极度危险的直觉。

 

后羿将弓横起,弓弦绷直,直指袁宏。嗡的一声,赤色的弓弦将空间割裂,白色的箭矢破空而出,火色的翎羽带起尖利的哨声。

 

“该死!金乌的尾羽!”袁宏琥珀色的眼睛中布满了凶戾,他当年和金乌称兄道弟,可如今后羿竟然当着他的面拿出了金乌尾羽做成的箭矢。

 

追云弓,金乌矢,后羿一认真起来,便掏出了两样至宝。

 

当那箭矢与擎天碰撞在一起的同时,箭矢仿佛流体一般融化了,而后金乌的尾羽变为一道火焰穿过,化为一道火蛇从袁宏脚下升起,将袁宏彻底包裹在其中。

 

“后......羿!”袁宏的怒吼声咆哮开来,狂暴的风压席卷而出将那股火焰扑灭,而转眼间那属于金乌的太阳火便死灰复燃,袁宏口中的雪白獠牙不受控制的变长,爪子上的指甲也瞬间变得尖锐,转眼间便面相狰狞起来。

 

“火!我也会!”袁宏冲天用力一吸,身上的火焰化为一道火绳被他彻底吞入喉咙之中,琥珀色的瞳孔旁,眼角像是要裂开一样遍布着红色的裂痕,强壮的身躯上若隐若现着亮赤色的血脉,擎天如同被激活一般古铜色表面也出现火红色的纹路,散发出灼热的气息。

 

妖王通臂猿猴,拥有五行之力,能让自己的肉身适应五行而变化,以增强自己的实力。

 

袁宏压低身形,左手拉起擎天扛在左肩上,右手抓在地上,两足同时用力窜了出去。

 

“猴子果然是猴子,要不然你四条腿都用上?”后羿左腿后撤半步成弓部,将追云弓平举身前,金色的气从身上成螺旋状逸散开来,他将追云弓拉成满月,随后一箭射出,连天上的血云也被那道气流分开。

 

袁宏从地上猛地一个翻身看看躲过了躲过了那支极速的箭影,可身体却被锐利的气流划出一道伤痕。

 

“你就只会这些玩意儿吗?”袁宏忽的出现的后羿面前,显然后羿的那支箭这次没有再能阻挡住袁宏。

 

“我会的,可还多了。”后羿沉声说道,拨动弓弦,无数道箭影倏地形成了一阵箭雨,擎天挡住了一部分,而其他的箭矢从袁宏身体各处射过,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血洞。

 

“原来你还会挠痒痒啊。”袁宏狂笑着,身上的伤口喷出炽热的火焰,将空气烤成一股焦糊味,单手拉起擎天不断地砸下,震的山崩地裂。

 

后羿只得咬着牙不断的躲避,他给袁宏的都是些小伤,可这通臂猿猴抡起的擎天柱他却绝对无法硬接。

 

“怎么了!只会逃吗?”袁宏抡圆了擎天,蛮横的一柱子砸下,后羿躲避不开只能横起手上那把追云弓。

 

擎天与追云弓一触即分,后羿却被打的后退数步,吐出一口鲜血洒在暗红色的地上。

 

后羿抹去嘴角的血,看了一眼手上的追云弓,弓身上遍布着火红色的裂纹,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彻底的化作一团金色的粉末。

 

“该死的猴子。”后羿将嘴里的血啐在地上,可眼中却并无慌乱之色。

 

“哼,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该死,另一种已死,你打算做那种?”袁宏大声笑道,握着擎天抵在地上,震起了一地的碎石。

 

“别高兴的太早,臭猴子。”

 

后羿张开手掌,一柄黑色的弓逐渐的在他手中凝聚出来,那张弓通体黝黑,赤色的丝在上面勾勒出一道道玄妙的咒印,弓身正中央有一个箭孔,四颗獠牙上下成对彼此交错着,而那箭孔正在中央,如同巨龙牙间的喉咙一般。

 

此弓便名为‘逐月’,以黑龙之骨为弓身主架,龙皮包裹着整张弓,龙筋为弦,龙牙为护木,龙须刻上弓身为咒,昔日黑龙王败于后羿之手后便被剥皮抽筋,整条龙给拆了变为一张弓。

 

“猴子,我知道你拥有五行变化之力,水火不侵,但你可知我第一箭用金乌箭射你的用意?”

 

后羿用尽全力拉动逐月弓,弓身变形之时其上的符咒发出赤色的光芒,弓身正中央的两对獠牙随着弓杆的弯曲而张开,像极了张开血盆大口的黑龙,獠牙正中央是一只青色的箭。

 

“你通臂猿猴五行皆通,拥有五行真身,遇火防火,遇水抵水,这本是你最棘手的地方,可五行水火相克,如今不知你这火炎真身可能挡得住我这青鸾箭?”

 

后羿话音刚落,青色的箭矢脱弦而出,表面浮现出一只青蓝色的神鸟虚影,神鸟摆动秀丽的长尾在空中留下一道青蓝色的轨迹奔袭而来,袁宏心中感到不妙正欲躲避,可偏偏周围的空间像是泥沼一般凝住,让他连半步都动弹不得。

 

那支箭近了,锐利的青色箭头毫无阻碍的撕破了袁宏灼热的皮肤,自猿王的大臂根处没入。那只箭忽的旋转起来,将袁宏的每一寸皮肤撕成血沫,而后尖利的箭尖继续伸入,挒开每一段肌肉。

 

袁宏的周围忽然升起一道青色的光柱,光柱中还混杂着亮蓝色的冰屑冲天而上。凄厉的鸟鸣声响起,青鸾的虚影绕着袁宏飞舞,无数的青色羽毛从天空中飘落,美的令人窒息。

 

与此同时箭矢已经将袁宏的大臂撕开,只剩下森森白骨,而后就连这坚硬的骨头也无法阻止这支箭,通臂猿猴粗壮的手臂彻底被从肩膀撕裂开来,擎天柱随着那截手臂一齐飞出,砸在地上,入地三尺。

 

“哼,不动脑子!”后羿冷哼,放下了手中的逐月弓。上古时期通臂猿猴可是出了名的一块难啃的骨头,因为这家伙具有五行真身,可以吸取别人的力量为己用,一般的妖王本身就只从属于五行之一,当它遇到朱雀就变为火,遇到玄武就化为水,然后在肉身上占尽优势,所以任谁也奈何不了他,可他后羿却就偏偏拥有金乌和青鸾两支相克属性的箭矢,可这种至宝在如今却是用一个少一个了。

 

后羿刚刚放下戒心,却忽然回过头看向一块巨石,那里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猛地缩了回去。

 

“我靠,他好像看到我们了,怎么办啊?”洛言小声的问马丁。

 

“你确认吗?”马丁捂住了洛言的嘴,用口型向洛言问道。

 

芙蕾雅再次探了下头,正好和后羿对了个眼,她惺惺的退了回来,用口型对马丁说道,“我确认。”

 

“那我们快闪啊!”马丁大喊,于此同时所有人都从那块石头后面扑了出去,下一刻那块巨石便被后羿一箭化为粉碎。

 

“哼,原来是你们几只小虫子。”后羿再次搭弓,可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后羿忽然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他转过头去,面前是一只断臂的高大猿猴。满身是如同岩浆般的鲜血,岩浆中诡异的混杂着闪亮的冰屑,每道伤口喷吐着一股无比炽热的暴怒,亮白色的獠牙从嘴中露出,吐出一股白色的热气。

 

“臭猴子.......你!”后羿面色一惊,他还是低估袁宏肉身的强度了。

 

“我教教你,妖族应该怎么打架吧!”

 

后羿的话还没说完,通臂猿猴便一拳轰在他的身上,后羿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地上。后羿刚刚起身,面前便是近在咫尺的通臂猿猴,他的断臂处血如泉涌,可偏偏脸上却挂着狰狞的狂笑。

 

袁宏飞起一脚直接踹在后羿的腹部,后羿吐出一口鲜血,逐月弓也脱手而出掉在一旁。后羿挣扎着想去拿起那张弓,可那弓却被袁宏一脚踩在脚下。

 

“死猴子......”后羿抬头,嘴角挂着一缕血迹。

 

袁宏再次一脚将后羿踢出老远。

 

后羿挣扎着从地上站起,环顾四周。“你还不明白吗?你们都是一群贱种,只有我们妖神一族才是这天地间的主宰!”

 

“所以这就是你杀我朋友的原因?”

 

“呵,妖魔族本身就是一群贱种,我愿意用他们的筋骨炼成箭矢都是他们的荣幸!”后羿啐了口血。“清者上为天,浊者下为地,尔等只不过是一群肮脏的妖魔,我杀你们,有什么不对!妖族,本就没有你们这些贱种的容身之地!”

 

袁宏用剩下的左臂一勾手指,掉落在地上的擎天便再次回到他手中,他拉住擎天猛地往下一砸,当着后羿的面把那逐月弓便被砸碎开来,莫说是逐月弓,就算是黑龙王让他站住了往下砸这么一下,都要伤筋动骨。

 

“贱种!”后羿骂道。“我奉小主的命令来此地诛杀饕餮,没想到却遇到了你这个死猴子!哈哈,袁宏,三王之中梼杌已经彻底死了,如今饕餮也是这样一幅样子,你们还剩下什么?混沌?哈哈哈........小主,可是还活着啊!你们比人类还要蠢.....人类至少还会装猪,可你们仍旧认不清现实。”

 

“玄武还活着?”袁宏双目微凝。

 

“对,小主当然还活着。”

 

“哼,那也无所谓,等有一天玄武见到腾砚就知道了,即使没有三王,他也不再是无敌的。”袁宏冷哼一声。

 

“腾砚,那只胆小的臭蛇?袁宏,你还真是说了个笑话啊,当狗都不会选主子了吗?汪~汪~汪~,比起猴子,你更有做狗的天赋。”后羿不屑的大笑。

 

此时洛言才觉得妖王也不都是腾蛇那样人狠话不多的类型,也有嘴欠的,比如说面前的后羿,眼中始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高傲,似乎他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洛言忽然觉得这个眼神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可却又想不起来。仅仅一个眼神,就能知道,你们相处的世界就是不同的。

 

洛言看着后羿,忽的一股血气窜上脑袋,散发着和周围环境相同的狂气。“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似乎有个人在他心中碎碎念到,洛言感觉到整个人都痛苦起来,这声音像是从他的胃里涌出,他能感觉到有东西逆着自己的喉咙流出,那个声音融进了嘴里的唾液之中,而后又被咽下去,不断地在他脑海中响起。

 

后羿摇摇晃晃的站在地上,口中却始终骂个不停,而袁宏却一步步的向他走进。

 

“追云,逐月,我都已经毁掉了,你的贯日呢?”

 

“对付你,还用不着贯日。”后羿再次取出一把弓,但和追云逐月比起来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那你就....去死吧!”袁宏拔地而起,身上的伤口喷吐着火焰,火焰化为一道披风,手中的擎天变得一样的炽热,带起阵阵火风。

 

后羿向后翻滚躲开擎天,正欲反击之时却看到擎天表面的纹路逐渐清晰起来,如同两条火龙盘绕,那两条火龙纹路突然发红发亮,袁宏手中的擎天猛地爆碎开来,其上的两条赤色火龙也挣脱开来。

 

后羿搭弓,尖利的眉眼中充斥着疯狂,臂上的肌肉都要将衣服撑破,满张的弓身不住的颤抖着,紧绷的弓弦哀鸣着,一股金色的气流从后羿身上溢出,不断地聚集涌入箭尖。

 

一箭出,落红龙。

 

后羿被反震之力所伤忽然吐出一口鲜血,第二条火龙划过后羿腰间,锐利的龙鳞带下一大片血肉,血溅如泉,染遍白裳。

 

后羿忍住剧痛再次反身拉弓,用力之下伤口处不断地涌出鲜血。咚,忽而传来一声断裂的声音,后羿的手上顿时就是一股脱力。

 

弓弦断裂!

 

那赤色的火龙此时已与后羿近在咫尺,近的都能感觉到它灼热的鼻息,火龙一直向前,将后羿撞飞到空中。而后盘旋着追逐而上,张开血盆大口,在后羿身上一口咬下。

 

“啊!!”后羿痛苦的叫声响彻整个血色的世界,那头火龙化为点点红芒重新聚集在袁宏手中,化为一根铁柱,表面的红纹暗淡下来,最终归为寂静。天空中落下一道身影,砸在地上,浑身是血。

 

后羿躺在地上,身上是割裂一般的痛苦,他想到了临行之前小主对他说的那句:“后羿后羿你可一定要回来啊。”,那时他扶着椅子上小女孩,给她仔仔细细的梳理着头发,小女孩拉着他的衣角眼中满是关心。

 

“小姐你放心吧,后羿解决掉饕餮之后便会回来的,那时候.......”

 

“那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好吗?还有哥哥,小玄想去这里。”小女孩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座城堡,白色的城墙黑色的塔尖,周围是茂密的树林,远处是常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我们赚够了钱啦,就把那里买下来好不好。”小女孩在椅子上踢着脚,高兴起来。

 

“那里叫新天鹅堡哦,从前有一个国王为了他所爱的女孩所建的,那个女孩离开了他,所以他只能建起一个舞台,写下无数的剧本,看着演员们所扮演的骑士与公主一次次的相遇相爱。那里藏着有关魔法、国王、骑士,公主的古老的民间传说,还有那无边的森林、柔嫩的山坡、绿野上漫步着成群的牛羊,积雪终年的阿尔卑斯山和无尽宽阔的大湖。”小女孩说着,眼睛中闪着星星。

 

“好,我去大少爷说一下。”

 

“别告诉哥哥,哥哥会怪我乱花钱的,哥哥总是说要扩张势力。我偷偷存了些哥哥给我的一点零花钱,后羿你能帮我去买吗?”小女孩说道,偷偷的拉开梳妆台的抽屉给后羿看了一眼,里面装一只小兔子发卡,几颗玻璃球,还有一些硬币,她想这些去买下德国的新天鹅堡。

 

后羿看了一眼,那只发卡是他送给小姐的礼物,可她却一直舍不得戴。

 

“够吗?”小女孩小声的说道,拉了拉后羿的衣角,有些不放心。

 

“够了。”后羿理所当然回答到,因为公主本来就是要住在城堡中的,这座城堡自建立之时,一定就是为了迎接他高贵的小公主而存在的,如果用人类的方法无法解决问题的话,就要妖族的。

 

“后羿........”小女孩本能的感到不安,还想说点什么。

 

“后羿!该走了。”男孩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对话,与此同时小女孩将她的小抽屉迅速合上,有些心虚的看着门前的男孩,男孩穿着考究的白色衬衣,棕色的名牌背带束在两旁,笔直的西装裤,黑色的小皮鞋,看起来有着不同于幼颜外貌的干练。

 

“饕餮那家伙应该是在天明岛附近封印着,我们得先下手为强。”男孩说道。

 

“是,少爷。”后羿回答道,行了个标准的执事礼,而后一步踏出。

 

“我的执事,一定会是最优秀的。”男孩看着后羿的背影,如是说道。

 

袁宏踏在地上阵阵作响,响声将后羿唤回了现实,袁宏一步一步的接近后羿,他站着,后羿躺着,所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后羿。

 

这却比杀了后羿更让他痛苦,后羿的眼中杀意逐渐的聚集,紧握着双拳。

 

袁宏举起擎天,遮住了血色的日光,阴影将后羿掩盖。

 

“你知道吗?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贯日弓。”后羿笑着说道,却松开了紧握的双拳,杀意褪去化为一股单纯的渴望。

 

是啊,他还要回去,没必要和这只猴子同归于尽。

 

“虽然没有贯日弓,贯日针的话.....倒是还有一枚!”

 

后羿话音刚落,身形便突然膨胀开来,人形的肌肉化为硬质的甲壳,整洁的黑色执事服破裂开来,一只金色的巨型蚂蚁出现在袁宏面前,此时他真的成为彝族神话的那只射落太阳的后蚁了,巨大的角质獠牙切在一起,眼睛中充满着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它的腹部微微弯曲,金色的尾针亮出,指着太阳。

 

“不可能,你的尾针........应该只有一枚!”袁宏不可置信的吼道,那枚独一无二的尾针应该用来击杀金乌了!袁宏用力的挥动擎天,想在哪枚尾针发射之前杀死后羿。

 

可是已经晚了,后羿故意放袁宏靠近他,就是为了这一刻。

 

擎天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砸下,将大蚂蚁的头部砸的塌陷,金色的甲壳崩裂,淡绿色的血液喷溅而出。那只金色的尾针穿破淡绿色的血液,将那根由不周山锻造而成的擎天柱弹开,破空而去,直入袁宏的体内,一贯而过,在袁宏的胸膛上留下一个透明的血洞。

 

袁宏后退数步摇晃着倒下,单膝跪地,强壮的手臂捂住那个大血洞,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呼吸也变得异常急促起来。他忍痛看向后羿脸上充满了狂怒,那根金色的针差之毫厘便可以贯穿他的心脏,就算他通臂猿猴是以肉身著称的妖王,可心脏被粉碎也足够让他彻底死亡。

 

后羿射歪了?

 

袁宏几乎瞬间就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后羿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的心脏!

 

袁宏猛地回过头,贯日针在天上留下一道金光,笔直的飞向那个血色的太阳,那只箭逐渐化为视野中的一个小点,直到根本无法用肉眼确认到它的存在。

 

下一刻,血色的太阳逐渐的膨胀,血光亮的刺眼,暗红色的大地开始震动起来,血河奔腾,火山喷发,炽热的狂风吹来却永远的钻进了漆黑的空间裂缝。血色的太阳表面蔓延着金色的纹路爆裂开来,化为一阵血雨从天降下。

 

“后羿,你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只不过让你们亲爱的三王脱离封印了而已,那血日,便是饕餮封印的阵眼所在。”那只大蚂蚁发出后羿的声音,金色的触脚摇摇晃晃的勉强将自己从地上支撑起来,头部有一半已经被砸的塌陷,绿色的血迹染满了金色的头壳。没有尾针的后羿此时在重伤之下,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般虚弱。

 

“该死,饕餮的意志早就消亡了,你释放他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哈哈!”后蚁狂笑着,“当然是为了让你体会一下你们这些贱种卑贱的本能,三王之一的饕餮,他的意志虽然消亡了,但这千年封印所带来的恨意依旧充斥在这里,现在,该是你们来体会一下的时候了!”

 

“你疯了!”袁宏咬牙说道,如今的饕餮,单纯的只剩下一个为复仇而杀戮的本能而已,这样的妖王,活像是一只疯了的野犬。

 

“我没疯,疯的.....是饕餮啊,你们听!”

 

血色的世界不断的崩塌着,一阵凄厉的声音传遍了每个角落,声音中蕴含着无数的怨恨,疯狂,杀意,这些炽烈的感情被封在这个血色的小坛子里,千年之后,贯日针射穿了酒封,坛子之中,只剩下粘稠而可怖的血色狂酒。

 

那个声音像是针一样钻进每个人的灵魂之中,几人眼前一黑瞬间晕倒在地,只有洛言的身上燃起蓝色的火焰,似乎还在苦苦的勉强支撑着。

 

世界破碎的越来越严重,一道空间裂缝将昏迷的几人卷入其中,袁宏见状猛地跳了进去,将昏迷中的几人抓住。

 

“哼,还有一个留下的吗?”后蚁转过身躯,不屑的看着那个半跪在地上捂着头的身影。他顺利的破坏了封印,只要随后逃走就能返回云南和小主回合,去旅游,去天鹅堡。那只发狂的饕餮,就留给人类他们慢慢解决吧。

 

洛言身上的蓝色火焰逐渐熄灭了,锐利的罡风划过他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血迹,随后那道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洛言抬起头,睁开眼,是宝石般深紫色的瞳孔。

 

一道黑色的身影划过空间,只留下一道黑色粒子组成的模糊轨迹,如墨般粘稠的气附着在匕首之上将匕首与空气隔开,在一瞬间超越了声速,匕首切开了金色甲壳,黏着的黑气留在上面,变成一条条黑色的如蚯蚓一般的小虫,钻入后蚁的身体。

 

洛言转过头,将刀尖上绿色的血液甩在地上,毫无慈悲可言的眼神看着后蚁,冷的如寒冰,刺人骨髓。

 

失去尾针的后蚁也失去了他全部的能力,只能挥动嘴上獠牙状的角质钳,洛言闪开那钳子,左手抽出另一把匕首,反手一刀插在后蚁剩下的那个眼窝之中,随后拉动匕首将它的头壳整个切开。

 

后蚁挣扎着扭动身体,洛言放开左手的匕首,掏出身后的沙鹰,此时他并没有动用他的镜中火,只是单纯的向后蚁的身上不断地开枪,随后他上前一步流利的拔下那把匕首,绿色的血液碰到他的脸上冒出白色的烟,破坏与修复同时进行着,他毫不在乎那些疼痛,上前一刀一刀行云流水,像是最熟练的刽子手一般,每一刀都砍在关节处,一刀即断。

 

“姜........离!”后蚁充满怨恨的声音响起,浑身无数道伤口喷溅出绿色的血液,金色的大蚁抽搐着做出最后的挣扎,可片刻之后便轰然倒地,每个肢足都被毫无挑剔的挑断,血泊将硕大的巨蚁整个浸透其中。

 

“是我。”洛言的回答简单而明了,将匕首收在身后,一脚踩在后蚁的头壳之上。“蚂蚁,就应该被踩死才对,是不是?”

 

洛言抬起脚,猛地一脚踩了下去,金色的甲壳碎裂开来,洛言伸出手,取出了后羿头壳中的那枚细长的金色妖晶,那枚妖晶的剖面上映出了他紫色的眸子,随后他毫不犹豫的将那枚妖晶........扔进了口中!

 

现在,后羿还是后蚁已经不重要了,存在也好愿望也罢,它的一切......

都已经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