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一章 上海·天明岛

 

西安·1月22日

 

在失踪了半个月后,洛言终于再次踏入了研究所的大门,虽然他和慕绒绒说有人在等他,说是说了(还一脸温情的样子),但其实他也不不是那么确定。

 

他站在门前,犹犹豫豫的老毛病又犯了。

 

记得小时候听过一个扣子老三的故事。

 

女孩的衣服上有四颗扣子,很漂亮的四颗红扣子,从上数排第三的扣子就管自己叫扣子老三了,有一天挤公交的时候小女孩的扣子老三被别人从衣服上挤掉了。

 

有人发现了扣子老三问‘这是谁的?’,但这时女孩却已经下车了,没人要的扣子便被从窗户扔了出去,掉在卤蛋大妈的卤水锅里,抠门的老大妈舍不得换卤水,直到她改行卖烧鸡,扣子老三才被随着卤水泼了出去。

 

但此时他已经不是一颗红扣子了,变成了和卤水一般的黑。

 

后来扣子老三又遇到了善良的鸟妈妈和勤恳的鸟爸爸,扣子老三说自己还是想做一只扣子,于是在鸟儿们的帮助下被扔给了一个小伙子用作工作裤上缺失的扣子。

 

可他还是感觉不对劲,也许他不只是想做一只扣子,他终于想明白了,他很贪心,就想回到女孩的那件衣服上去,于是他借助工作裤进入洗衣机的时候逃走了,流浪在外不知道多久。

 

直到他遇到了一条心肠好还很有义气的流浪狗,终于,那条狗把他叼了回去。

 

扣子老三终于见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女孩,可在她的衣服上,扣子老二的下面,扣子老四的上面,本来应该属于他的地方,却缝着一枚崭新的红扣子。

 

新扣子摆着一副主人的模样:“你从哪儿来呀,朋友。”

 

他说不出话来,默默地滚走了躲在墙角,他看了看了自己被卤水煮黑的身体,是啊,他已经再也不适合女孩的那件红衣服了。

 

但他不知怎么的,还是期望着,他跋涉千山万水回来了,他现在就在那间屋子的角落,就希望那个女孩能够瞥一眼墙角,把他捡起来。

 

其实他想要的,只不过是一句话。

 

“就算你变成黑扣子了,我也要。”

 

洛言停在了屋子的面前,害怕的想回头,害怕看到老二下面老四上面已经有了一个新扣子,害怕新扣子问他他哪来的,然后他熟悉的扣子老大老二老四在一旁尴尬的解释。

 

其实哪怕是和善良的鸟妈妈还有智障的鸟爸爸在一起也挺好的不是,可人家这两只鸟嫌他碍事撇开他去‘度蜜月’了,现在正忙着全夏央旅游呢。

 

洛言叹了口气甩了甩头,决定了不管是死是活总是要往前走的,可忽然他却感觉到一丝寒意,像是刀片缠在喉咙上一样,他猛地回过头去四顾周围,却什么也没看到。

 

洛言习惯性的把手放到腰后去摸那把沙鹰,可却什么也没摸到,不由得紧张起来。

 

“别紧张,小弟弟。”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他甩过头去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那是一个女孩,像是初中生一样的体型,甚至比慕绒绒还要矮上一点,头上绑着双马尾,本来是一副可爱的模样,可偏偏手里拿着一把蝴蝶刀甩来甩去,凌厉的刀花闪的人眼花,却更让人担心刀刃会切到手上。

 

奇怪,刚才他身边有这个人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宫祈零,你就是洛言吧。”南宫祈零笑了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

 

南宫?洛言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接着。”南宫祈零说道,随后她手中的蝴蝶刀朝着洛言旋转着飞出,洛言下意识的躲开,那把蝴蝶刀便掉在了他面前。

 

“小妹妹,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洛言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蝴蝶刀捡了起来,虽然他不会甩蝴蝶刀,但是当做普通匕首还是可以用的。

 

根本没给洛言思考的时间,当他捡起蝴蝶刀的那一刻,南宫祈零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右手上再次出现一把展开的蝴蝶刀,一道刀光闪过。

 

洛言架起手中的刀,清脆的响声传出,而他面前是冷笑着的南宫祈零。

 

“你干什么?”洛言问道,脚下不断地后退,打算和南宫祈零拉开距离。

 

南宫祈零没有回答,手上的蝴蝶刀不断地划与刺结合,从各个方位攻来,逐渐的提起了速度,而洛言则狼狈的闪躲和格挡着。

 

“你就只会防守吗?”南宫祈零冷下脸,下一刻便突然消失在了洛言的视线之内。

 

洛言楞了一下,随后本能的向左划出一刀,而那个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却正是在正手挥动蝴蝶刀的南宫祈零。

 

南宫祈零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蝴蝶刀在手中甩动,展开的刀刃旋转着收进两节刀柄之中,洛言则因此砍了个空。

 

过掉洛言的刀后,南宫祈零手中的蝴蝶刀便再次展开,此时却已经是反手持刀扎下,停在洛言的喉咙之上,随时都有可能取他性命。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南宫祈零手中的蝴蝶刀便是将‘险’之一字发挥到极限的极端武器。

 

收刀开刀,正握反握,刺或划,挥或斩,双持两把蝴蝶刀的南宫祈零,配合上她名为【幻彩】可以短时间内达到近乎隐身效果的异能,成为第一小队内最危险的成员。

 

“萝莉零,你干什么呢?”李猫猫从研究所内走出。

 

“没什么。”南宫祈零收了刀,夺过洛言手中的那把刀塞到身上,就像刀消失了一样。

 

“不好意思啊,艾斯姐在主楼等你呢,我们有事就先走了。”李猫猫赔笑着,推着南宫祈零走了出去。

 

洛言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早已是一身的冷汗,可南宫祈零走之前却又回头瞥了他一眼吓得他够呛。

 

李猫猫拽着南宫祈零上了车,自己毫无自觉的坐在了驾驶上,看来是彻底忘了上次差点从马丁身上碾过去的事了。

 

“怎么忽然就动起手了,人家又没惹你,只不过和你们大小姐关系好点而已,只是好朋友嘛。”

 

“一柄刀,需要朋友?”南宫祈零反问道。

 

“说实话,我有点庆幸,南宫家的执剑人不是你。”李猫猫忽然说道,语气正经起来。

 

南宫祈零不说话了,只是沉默着。

 

“不说了不说了,你觉得那个洛言怎么样?”

 

“天赋很高,就是有点不着调。”南宫祈零回答道。

 

“天赋很高?我看你打的他一愣一愣的.......”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匕首就是兵器中的毒蛇,惊险无比,只求用最快的速度放倒敌人从不会防御,但他的使用方法却有些奇葩,他竟然用匕首防住了我的攻击,就好比用盾牌来攻击,用弓箭来防御一样。”

 

“所以你说他不着调?”

 

“嗯,他几乎凭借本能就知道我下次的攻击角度,但却总想着防御和逃跑,最令我吃惊的是,当我使用【幻彩】的时候,他竟然能感觉到我的大致位置。”

 

“算了算了,反正也没我们什么事了,赵暮从英国回来了,估计这次聚起来就要有大动作了。”

 

“你是说,云南那里?”

 

“对,云南那里玄武可能要出手了,它恢复的可能差不多了。”

 

南宫祈零叹了口气,她也没有余裕去管夏音的闲事了,李猫猫踩下油门,轿车驶上了高速公路向着机场的方向开去。

 

此时在秦教授的办公室里,洛言正低着头努力的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但他觉得自己就像那种离家出走在网吧呆了半个月然后回来的熊孩子。

 

讲道理我觉得可以算带薪失踪了好吧,好歹我也在西藏还碰到腾蛇了。

 

“你还知道回来!!!!w(゚Д゚)w!!!”艾大管家一巴掌拍在了秦教授面前的桌子上,吓得正在看报纸的秦教授一哆嗦。

 

“艾斯,冷静,冷静。”秦教授咳了下嗓子,小心的说道。

 

“就是,艾斯姐,别生气,为了我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当的。”洛言赶紧顺杆爬。

 

“别贫,你说你这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w(゚Д゚)w!”

 

“我就到西藏那里出了趟差。”洛言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眉,也没敢提自己是私费出差。他偷偷的扫了眼周围,却并没有见到扣子老大老二老四一干人等。

 

艾斯一步步走过来,压迫感十足,洛言偷偷的看了眼秦教授希望他老人家能给斡旋一下,可秦教授却早就用报纸挡住了脸,洛言就明白这能未卜先知的老家伙一定是在趋吉避凶。

 

这次回来我一定偷偷的踩烂你这老家伙的草坪!

 

艾斯走到了面前,洛言虚着眼缩住身体,准备硬抗一套降龙十八掌之类的武林秘籍,可一股柔软的感觉从身上传来,他睁开眼,是艾斯把他抱在怀里。

 

“艾斯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o(╥﹏╥)o”

 

洛言忽然觉得,自己这声姐没白叫。

 

艾斯终于放开了洛言,抽搭着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洛言还没见过艾斯姐哭咧。

 

“对了,其他人呢?”洛言问道,想多多少少转移下话题。

 

“他们去天明岛执行新的任务了,对了,你赶快收拾收拾快去天明岛!应该还能赶上.......Σ( ° △ °|||)︴”

 

“赶上什么?”洛言撇了撇嘴,心想刚刚白感动了,一回来就又要被打发去工作,也许能赶上通往地府的单程车。

 

“今天是什么日子?”

 

“2031年1月22日,”洛言看了看墙上的表,“上午7点30分。”然后不明所以的看着艾斯。

 

“你知不知道,1月22日是除夕啊!!Σ(っ °Д °;)っ”

 

洛言楞了一下,想起了路上看见西安市到处都张灯结彩,弥漫着一种慵懒的气息,原来是要过年了,他竟然和社会脱节到了这种程度,连过年这种大事都给忘了。

 

“你去刘杉那里看看吧,我给你联络一下赶快送过去,应该能赶上除夕夜。(≧▽≦*)o”

 

“过年哪过不一样?”

 

“真的?(*^-^*)”艾斯脸上露出了与凶恶语气不符的甜美表情。

 

“当然不是,请送我过去,我都迫不及待了。”洛言急忙说道,从艾斯的身上都看到了降龙十八掌的起手式。

 

“就这样才对,就应该去和夏音他们一起过才对。(≧︶≦*)”艾斯说道,“对了,你这一个月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秦皇陵里昏倒了,醒来就失忆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和勾陈他们碰到,被拐带去了西藏。”洛言挠了挠头,省略了很多细节,比如说毕方强迫他吃了个妖晶的事,还有他搞定那只水银龙的英勇事迹。

 

想起那枚妖晶,他忽然感觉到有点恶心,就像那妖晶还在他身体里一样,也许他真的变成一只黑扣子了。

 

 

 

“要不要去做个身体检查?(lll¬ω¬)”

 

“不不不不!”洛言像是破浪鼓一样摇着头,生怕检查出来什么然后被当做小白鼠关进笼子里。

 

“我还是先找刘杉去吧,我先走了艾斯姐。”

 

“欸?这孩子怎么跑这么快?(* ̄ω ̄)”艾斯刚想说点什么,却只看到洛言慌慌张张的窜出了办公室。

 

一旁的秦教授终于撤下了报纸,看了一眼洛言出去的方向。

 

“老家伙,好歹洛言回来了,你就不说点什么?( ̄~ ̄) ”

 

“我不擅长这些,该说的你不是都说了吗?”秦教授松了口气。

 

“那您怎么看,他的身体没什么事吧?还有就是他是如何从几千米的高空中逃生之类的。(¯﹃¯)”

 

“嘛,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就给他留一点秘密好了。”秦教授叹了口气说道。

 

“您也变了呢,过去您一定会把这一切都弄清楚的。(゜▽゜*)”

 

“变了就变了,哪还有时间管这么多,你快去给洛言联系一下行程吧,然后陪我去北京开个会。”

 

“北京?曹大公那里? ̄へ ̄”艾斯显得有些不高兴。

 

“嗯,要讨论一下【戮仙剑】的相关事项,毕竟【戮仙剑】这个项目在军方的牵扯面是最广的,这次会议三公和我们都要参加。”

 

“戮仙剑,饕餮,还有云南的玄武,欧洲复苏的魔神,听说日本最近有出了个什么玉華组,反正是真的不太平啊。≡ω≡”

 

“纷乱要开始了,总要提前做一些准备。”秦教授站起身来,看着窗外。

 

此时洛言久违的踏入了研究所的图书馆内,刘杉从一线退下来之后便在一楼大厅一角开了一间小咖啡厅,卖一些简单的甜食和西点,这倒让一直以为刘杉是中食派的洛言有些意外。

 

他走进那家咖啡厅,门上的铃铛叮当的响,里面是与研究所简洁分明风格不同的欧式装修,他坐到了柔软的米色沙发上,看了眼身穿女仆装正在招呼客人的苏婉和苏澜。

 

洛言想到了始皇陵中的苏和,他最后还在纠结着家人和世界到底该选哪个,现在他算是如愿了,世界没什么事,而留在研究所的苏婉和苏澜就更不会有事了,这里可是全夏央防御最强的地方,两姐妹那个什么眷主要是敢来的话估计就要被沈叔揍个七荤八素了。

 

“可可千层套餐一份。”洛言把苏婉叫了过来,然后指着菜单上的第一个套餐,这是他最喜欢的组合。

 

然后他聚精会神的看着苏婉的表情由礼貌的笑容变为满脸的惊讶,然后又在苏澜的脸上又看了一遍,其实这种感觉也不错。

 

店里忽然产生了一阵骚动,直到刘杉亲自出面才把兴奋的两姐妹重新推回了工作岗位,刘杉返回后厨,而后端着一份巧克力千层和可可回来了,他把餐盘稳稳的放在洛言面前,就像是训练最有素的侍者。

 

笔挺的西装裤,黑色马甲下衬着白色的整齐衬衣,长刘海左拢搭在耳前,右侧的长发则利落的束在脑后,洛言不由得羡慕起这家伙天生的资质来,他不论穿什么都能有一种足够给衣服代言的美感。

 

“尝尝。”刘杉将千层和可可推到洛言身前。

 

洛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冰可可,一股不同于冰镇的清凉感在口中逐渐的扩散开来。

 

“你放了什么?”洛言问道。

 

“薄荷。”刘杉笑着说道,“好喝吗?”

 

“好喝。”洛言回答道,又喝了一口,虽然这种组合有点奇怪,但却莫名的合他的口味。

 

“你很讨厌草药,但却唯独喜欢薄荷。”

 

洛言吃了口千层,想了想他确实是不喜欢草药,但却也没特别在意过,更别提和刘杉说过他喜欢薄荷了,他和刘杉,有那么熟么?

 

洛言享受着面前的甜食,和刘杉聊了聊他消失时发生的事情,比如说【诛仙剑】的开启,第二小队接受南宫祈零和李猫猫的训练,还有去天明岛执行任务等等的事情,这时洛言才知道原来天宫里不止有那一只水银龙。

 

“你好像并不奇怪我会逃出来。”

 

“那当然,我很确定你一定会回来的。”刘杉理所当然的说道,从头到尾一点也不吃惊。

 

这还真是奇怪,他和刘杉的交情可能是最浅的,毕竟刘杉在半途就隐退了,连始皇陵任务都没参加,但却总让他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我们以前,见过吗?你知道的,我只有加入研究所以后的记忆。”洛言问道,也许在他消失的记忆中曾经遇见过刘杉。

 

“可能吧。”

 

“那你说说,以前和我怎么遇到的。”洛言放慢吃的速度,摆足了一副听故事的架势。

 

“算了,你会想起来的。你要记住的是,无论什么时候,只有我一定是会站在你这边的。”刘杉笑了,笑容用星辰皓月这四个字形容绝不过分,引得店里无数的女性侧过头来偷看。

 

手机响起,洛言赶快接通了电话。

 

“来研究所门口吧,我给你联系了研究所直属的特快专线。(°ー°〃)”艾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就这样,我先走了,哪天再见。”洛言把剩下的蛋糕和可可塞到嘴里,擦了擦嘴便从店里走了出去。

 

刘杉坐在那里,看着对面的空座眼中露出追忆,口中缓缓地念道:

 

“我当然知道你会回来,因为你......是不死的!”

 

研究所门口,一声白大褂的艾斯正在等着洛言,看到洛言来了便又是一顿嘱咐,就像是半路多出来的老妈一样。

 

洛言本来是头痛的敷衍着,可他忽然见到艾斯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就是那种里面一般都装着钱的那种,散发着一种迷人的诱惑。

 

艾斯在洛言眼前晃了晃那沉甸甸的红包,洛言的眼神也就随之来回摇摆口水都快流了出来,她笑着拍了拍洛言的肩膀,随后把红包塞进了他的衣兜里。

 

洛言马上就笑的合不拢嘴,都能看到后槽牙了。

 

艾斯姐,爱死你了。

 

洛言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存好,存个几千次他就能在西安买套房了,财富就像海绵里的水,一点点挤总会富起来的。

 

随后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色工作服的男人,艾斯拍了拍洛言的后背,洛言就屁颠屁颠的跟人家走了。

 

他们坐上一辆车,一路上洛言带着天真的笑容愣在车上,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红包,直到抵达研究所附近的车站,这时洛言才刚从金钱攻击恢复过来,他才发现这身红色的工作服似曾相识。

 

好像是在济南对付火鼠的时候见过,对了,那时好像就是一个人穿着这身红透了的工作服给他们送的补给,当时洛言还吐槽他们活像一条煮熟了的皮皮虾一样。

 

结果洛言无奈的发现,人家公司名字就叫做‘皮皮虾快递’,而且这家公司直属于研究所名下,更扯淡的是他们的法人竟然是沈驭。

 

洛言忍不住脑补了一下沈叔穿着这一身工作服送快递的样子。

 

虽然名字很不着调,听起来就像是不入流的小公司,但实际上他们却占了国内快递的极大份额,还有自己的专属列车快线和航班,不用说也知道这家公司一定和军方的曹大公还有研究所方面有很深的‘关系’。

 

比如用来运输一些很危险的物品之类的。

 

这么一想洛言都有点害怕了,自己坐的还是空无一人的极速运输列车,就算后面的车厢放着一个核弹他都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上午八点多出发,十二点他就到达了上海,满身通红的极速列车缓缓地驶入站台。他又跟着快递员员去到了港口。

 

上海·天明岛特别行政区

 

首先解释一下这个容易让人误解的地名吧,虽然隶属于上海市但天明岛其实并不在上海附近,相反天明岛离上海可以说是很远了,40公里的路程一般的船要花上十几个小时才能到。

 

2021年,鉴于陆地资源消耗的急剧增加,第一届海洋资源扩展峰会在瑞士如期举行,天明岛项目正式确立,该项目以夏央为主导投资方,在距离上海40公里的夏,日,韩三国中央的公海处,建立名为【天明岛】的人工岛屿。

 

天明岛自建造之日起便受到了各国不留余力的支持,上海市也承担起天明岛的主要建设任务,正如同孕育婴儿的父母一样,2013年底,竣工之后的天明岛被冠以‘上海’这一姓氏。

 

天明岛是巨型人工岛屿的先驱,为人们移居海洋积累技术经验,包括如何维护这一人工岛屿在海洋中正常运行,包含浮游系统,气候系统,开采工业,试验田等众多项目,其优秀的工作机会和高福利也吸引了无数的移居者,但同样也要担负一定的风险(比如说天明岛万一出现故障的情况)。

 

各国派遣学者和居民进入,为了保证一定的科技机密性,夏央也答应不会派遣正规军队入住天明岛,并且与他国共同修订天明岛的法律,只不过夏央拥有移居天明岛的一票否决权,不过如今的天明岛,你可以看到几乎世界上每个国家的人,扩张后的天明岛面积甚至要超过上海市,俨然已经成为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

 

负责天明岛安全和维护问题的是出资各国一起成立的‘精卫集团’,精卫,上古时期衔石填海的神鸟,如今成了天明岛实际上的守护者。

 

由于经纬度的问题,天明岛是夏央接收到第一缕阳光的地区,这也是‘天明’这一名字的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天明岛也是如今世界上最出名的几个旅游胜地之一,为精卫集团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

 

柔软的沙滩,碧天的水光,还有无数奔跑的大姐姐,每日第一缕的晨曦下的拥吻,吸引了无数荷尔蒙飙升的男男女女女。

 

洛言现在就站在船上,他还是第一次出海呢,其实一个二十岁的人生也很简单,小学和中学窝在一个区里,高中终于把行动范围扩大到了南京城的另一个区,大学的话也就是可以选择其他一个城市呆上四年,也不用出国也不用出海。

 

简单到明了,简单到无趣,这就是一个普通人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向慕绒绒那样有活力,仅仅初中毕业就休学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然还有个愿意护着她的人。

 

海风扑面而来,有些咸咸的感觉,这种新奇感其实也不错,等他这四年长工打完顺利从那个抠老头手里拿到毕业证,到时也许他也想旅游一下。

 

天色渐晚,洛言躺在甲板上,看着海上毫无遮挡的黄昏,直到那残阳彻底从地平线上落下,天上一片漆黑,星辰清晰地闪耀在夜空之中,这是在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景象。

 

他抬起右手再次唤醒了自己的异能,那蓝色的火焰始终只是在他的手上燃烧着,并不会像西藏时那样化为一条蓝色的龙,他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从那座天宫谜一样的逃生,还有在木屋里见到的那个被锁链束缚住的人。

 

无论怎么想,他都得不到一个靠谱的答案,到最后他干脆就躺在甲板上放松起来,庸人不自扰,就会快乐很多。

 

船只缓缓的驶入港口,精确的停泊在岸边,尽管是已经半夜十点多了,但港口却还是热闹的很,这就是天明岛不夜城的盛况,每天都会有不计其数的商品和物流进出港口。

 

洛言走下运输船,扭了扭脖子,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又在重重的砸了他的后颈一下,回过头去正好看到快递员王大哥的手正呈手刀状。

 

“王大哥,你干嘛?”洛言问道。

 

“不是武侠电视剧里总有那种敲一下后颈就会晕的那种情节吗,我儿子想学那个,我就先那你试一下了。”王大哥傻笑着,就像是掩饰着什么。

 

可现在洛言偏偏满脑子的都是那个扣子老三,也就没在意。

 

“哦,你说的那个是因为击中颈部的大动脉造成暂时缺氧和缺血导致昏迷,普通人做不到的。”

 

“那正确的姿势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找根棍子,狠狠地来一下。”洛言没好气的说道,然后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往前走的意思。

 

身后的王大哥冲一旁的同事勾了勾手,心想艾大管家还真是料事如神,这小子已到了天明岛就开始磨磨唧唧了,很快同事就给他偷偷的找来一根棒球棒。

 

洛言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当他回过头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不怀好意举起球棒的大汉。

 

“你.....你要干嘛?”

 

王大哥也不废话,上来就是一棍子,然后洛言就只留下了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看着昏过去躺在地上的洛言,王大哥的脸上忽然表情一阵抽搐,因为艾斯告诉他这个小子就算昏过去了,双手也一定会紧紧地捂着口袋护住红包,身体像是一只虾米一样弓着。

 

结果还真是...........

 

王大哥赶紧招呼同事,把昏迷的洛言捆住扔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一群大汉仔细而熟练地用缎带给这个箱子打上蝴蝶结,还贴心的在下面捅了两个通气孔。然后他们将一张纸片用曲别针挂在箱子表面。

 

写着:

 

 

“新年快乐,夏音收”

 

                     ----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