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九章 迷宫

 

“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走出去吧。”经过了刚才的弩箭陷阱,马丁明显变得小心了起来。

 

洛言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在原地思考。

 

“我记得有个说法是,用手扶着墙,靠着迷宫的一边一直走就可以找到出口。”

 

马丁想了想说道。

 

“那是最基础的平面迷宫,整个迷宫通过‘收线’与‘拉直’两个过程后会变为两条直线,如果是多线或者是有循环结构迷宫的话靠墙法是无效的,你会在原地一直打转。”洛言蹲在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开口的圈。

 

“简单的说吧,这个口是入口。”

 

随后他在这个圈里面再次画了个开口的圈。

 

“这个口就是出口,你从入口进来靠墙只会在第一个圆里打转,永远不会碰到第二个圆,这就是最基础的循环迷宫经过收线与拉直后的简化图。”

 

“那这个方法有没有改进方案。”

 

“有,在你摸过的地方留下痕迹,当你摸到回到原点的时候,去找一堵你没摸过的墙继续。”洛言回答道。

 

“那就这么办了。”

 

“那你还真的要肉身探路了,这样等于要把所有没触发的陷阱触发一遍,而且这个迷宫的庞大程度绝对要超乎你想像。”

 

“那我觉得,还是直接给地面开个洞比较靠谱。”

 

“别,我们先找找上拨人留下的痕迹吧,也许能跟着他们留下的路线通往下层,而且这个迷宫很可能是三维立体迷宫,你不知道脚下的土层要有多厚才能到下一层,况且炸弹容易引发塌陷。”洛言也有些犹豫,在这种陵墓之中,挖一条通道远比炸要安全的多。

 

洛言向前走出一步,在一个地方来回的踱步,这是他思考时候下意识的动作。

 

“嘎噔。”

 

清脆的咬合声响起,洛言下意识的抽出匕首,耳朵支愣着捕捉可能出现的声音,可却并没有弩箭之类的机关被触发。

 

“咚~~!轰隆隆~~!”

 

身后传来震撼耳膜的巨大响声,像是什么重物砸到地上在滚动的声音,洛言的手电筒照了过去,远处一块几乎占据着整条隧道的巨石正在向着他们滚来,压得隧道的地面嘎啦嘎啦的响。

 

“快跑!”马丁推了洛言一把,两人在隧道中没命的跑着,而巨石在身后追着,巨响就从身后传来,那声音越来越大,洛言甚至可以感觉到崩开的小石子溅到自己身上。

 

前方却突然出现了路口,洛言赶忙向新出现的路口拐去,他的脚踩到地上,却敏锐的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微微向下移动,巨石的轰鸣中机关咬合声微不可闻。

 

“马丁,别过来!”洛言也只有时间喊出这五个字。

 

随后脚下的地面中突然出现一条缝隙,在路中间出现了一个坑,洛言一脚踩空便摔了下去,马丁被巨石追着继续在隧道中逃生,而拐角处只剩下一个坑还有少年掉落时的叫声,几分钟过后,地板上的陷阱再次闭合,看起来就像是十分坚固的通道,而隧道内再次变得漆黑无比,鸦雀无声。

 

不知道多久时间后,掉入陷阱中的洛言缓缓苏醒,眼睛微微睁开而眼神依旧有些涣散,半昏半醒中他忽然感到脑袋中一阵刺痛,一段模糊的记忆不管不顾的灌入脑海。

 

也是同样的一个洞窟,暗无边际,而他的手上却没有手电筒,不远处洞口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光芒,他只得向着那丝光芒走去,忽然脚下被绊了一下倒在地上,于是他就继续向那丝光芒爬去,他的手抠住地面或者墙壁上的岩块,就那么向着那道光爬着。

 

忽然那丝光芒处不知是谁掷入了一根竹矛,那竹矛就落在他面前,死死地插在地上,崩起的沙石划过脸面,他却没有在意,依旧照着那丝光芒爬行。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吧!!!!

 

他的心里不断地回响着这句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那道洞口的光却变得越来越暗,石头被推动的声音响起,不知是谁推动巨石缓缓地堵住了洞口,仿佛没有看到那唯一的光芒消失一般,他还在继续的爬着。

 

不知爬了多久,他摸到了那块堵住洞口的巨石,他的手逐渐顺着巨石表面抚过每一个地方,随后摸到了洞口的墙壁。

 

巨石与洞口之间,严丝合缝,没有留下哪怕一点点缺口。

 

他感觉被堵住的好像不是洞口,是自己的心脏,血管,喉咙,他连诅咒的声音都无法出口了,所以他就只能将那诅咒咽了下去,流过血管,直达心脏。

 

沙石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伴随着动物发出的嘶嘶声,他知道那是蛇的动静。

 

黑暗中,那条蛇猛地窜出,獠牙直指着他的脖颈。

 

洛言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睁大眼睛猛地坐起身来,慌忙的抄起落在一旁的手电筒向四周扫去,周围是漆黑的墙壁,他用脚蹬地向后退去让自己靠在墙上,手电筒又在地上扫来扫去,也没见到什么蛇。

 

他放下心来喘着粗气,发现刚才只不过是幻觉。

 

洛言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慢慢的冷静下来,呼吸也不再那么急促,脑袋是翻江倒海般的痛苦也逐渐退去。

 

“痛死了......”揉了揉因为摔下来后脑被磕出的大包,另一只手打着手电向上找出,可却并没有看到他摔进来时候的坑。

 

洛言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在小心翼翼的在四周仔细的搜寻着,生怕出现什么死在里面的人留下的骷髅之类的,始皇陵的顾客应该不多,不过怎么说也两千多年了,万一真有什么骷髅呢。

 

没准像是武侠小说一样骷髅上有着什么失传的武功秘籍之类的,他练了以后能直接从里面窜出去.........不对........那个死人有秘籍时为啥窜不出去呢.......

 

洛言最终在角落找到了一个狗洞,他趴下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最后一咬牙向下爬去。

 

狭窄向下的洞口对于洛言来说都显得有些拥挤,爬了半天洛言终于在前面看到了出口,他双手伸出而后扒住洞沿,将自己从洞里面撑出来,狭窄的洞口卡住了洛言的腰,他用尽力气在洞口诡异的扭来扭去,活像一只被渔夫掐住尾巴的咸鱼。

 

终于他将自己从洞口之中拔了出来,因为用力过猛全身向前一窜额头准确的扎向了地面。

 

“噢~~!~......”

 

洛言坐起身来摸着脑袋疼的发出意义不明的惨叫,额头和后脑两个包首尾呼应,再加上周围诡异的气氛烘托,准确的表达了洛言现在想骂街的暴躁心情。

 

他揉着头缓缓地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他来到了一间石室,微光从门口射入,就在这时候,周围忽然响起了清脆的碰撞声,随后像是什么东西的嘶吼,洛言精神起来,向着门口小步跑去,随后躲在门口向外面偷看。

 

微光的来源是一块伫立在大殿中央的大块晶石。

 

一个纤细的身影闪过,洛言本能的想去招呼,可忽然他看到那女孩手中握着的的是一把雁翎刀,他及时的止住了嘴边的话,下一瞬间,旁边又窜出了一个身形相貌相同的女孩,拿着的却是一把尼泊尔狗腿砍刀。

 

砍刀带着凶厉的嘶吼从空中斩下,却随之响起一声清脆的叮当声,那是一条石制的手臂,挥动中手臂上早已遍布碎纹,裂缝下是红色的岩浆般的物质若隐若现,整个看上去像是包裹着人形岩浆的碎石。

 

“万一要碰到野生的兵马俑怎么办?”

 

洛言还记得出发前自己出色非凡的乌鸦嘴预言,现在真碰到了...........

 

趁着激战的双方没注意这头,洛言窜出门口,在一根根石柱间穿梭,试图开溜。

 

双持尼泊尔砍刀的女孩见一刀没有奏效,另一只狗腿刀直接扫向兵俑的脖颈,那兵俑再次伸出手臂格挡,而一旁早已蓄势待发的雁翎刀划过一刀斜斩而下,脖颈本就被石头包裹的不是很紧凑,雁翎刀一扫而过,兵佣便静止在原地一动不动,石制头颅头咕噜噜的滚在地上,脖颈断开出是如煤炭般泛着炽红色裂纹的石芯,而雁翎刀的侧面却已经有些变红。

 

“阿姐,这个东西好难解决啊,如果老哥在就好了。”双持尼泊尔的妹妹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没办法,谁让咱们走散了呢,再往下走走应该能赶上老哥他们了。”姐姐也把雁翎刀回鞘拄在地上缓口气。

 

藏在不远处的洛言却心里一惊。

 

向下?

 

下面还有东西?

 

洛言打消了直接溜走的打算,打算多偷听一些有用的信息。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静止的兵俑颈部忽然再次出现红色的高温纹路,像是复燃的煤炭,而胸前心脏处的石甲彻底崩碎,胸间一团黑色的雾气像是心脏般猛烈的跳动着,随后无头兵俑挥动着石臂猛地向妹妹的脖颈抓去。

 

本来已经放松的妹妹依旧做出了反应,一把狗腿刀扫来,不过力度却差了许多根本没能撼动兵俑的手臂,她借助斩击的力量将身体侧移,兵俑抓空了脖颈,便向下狠狠掐住了妹妹的肩头,将她提起悬在空中,妹妹痛苦的叫出声来,肩头处被抓住的位置早已冒出一小股黑烟。

 

藏在一旁的洛言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犹豫。

 

一旁的姐姐慢了一步将雁翎刀出鞘,疯了似的斩到兵俑身上,可却只是斩下几块碎石。

 

“心脏!”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给慌乱中的姐姐提了个醒,雁翎刀改斩为刺向着兵俑的心脏捅了过去,而兵俑终于有了反应,另一只手抓来握住了身前的刀身,而刀尖停在黑色的心脏前无法前进分毫。

 

“啧........还是不行吗。”少年的呢喃声响起,随后便是一个从一旁窜出的影子,他右手反握着匕首,从兵俑抬起的手臂那一侧冲来,匕首直冲着黑色的心脏而去。

 

“铿锵!”

 

兵俑将抓在手中的女孩甩出,手臂格挡在身前,匕首尖擦在石甲上带起一溜火花,而兵俑也放开了攥着雁翎刀的手,向后退出一步,洛言也向后跳出拉开距离。

 

姐姐并没有着急向前追击,反而看了眼摔到一旁的妹妹。

 

“我左你右。”洛言的声音响起,不带温度,却令人不自觉的肯定。

 

话音刚落,洛言向着兵俑左侧冲去,而一旁的女孩也配合着从右侧发动了进攻,雁翎刀挥舞出一阵刀风将兵俑的一只手臂压制住,而蹿到斜右方的洛言此时也收到了攻击,兵俑的另一只手臂以人类不可能做到的角度挥出,洛言却像是预料到了般低下头躲过了挥过的攻击,低头后略向后弓起的腰部随着脚下的发力瞬间变得绷直,而后整个人像是箭般向着兵俑的胸前蹿了出去。

 

他已经清晰看到了兵俑胸膛中那团不断跳动的黑色雾气,像是按照某种特定版膨胀与收缩,而那团类似心脏的黑气旁的石质结构随着心脏的膨胀而扩散着炽热的红色裂纹,当心脏收缩的时候,红色裂纹就黯淡下来,像是风箱中不断吹燃与熄灭的煤炭。

 

洛言反握着匕首,将匕首顺着那心脏狠狠扎去。

 

“嘎达~~”

 

尖锐的碰撞声响起,那团黑气不似看上去般涣散与脆弱,匕尖仅仅扎入黑气表面便没法再前进分毫,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把匕首往外顶,就像是相同磁极的磁铁一般。

 

洛言这次却并没有预料到,而这时被他躲过的手臂向着相反的方向回拢,就要把他的脑袋拍碎。

 

他的脑海中再次变为一边空白,只剩下本能,左手以惊人的速度摸出腰间的巨蟒左轮却没有抬枪射击,食指迅速推上弹巢的考官,手腕熟练地将弹巢甩开,而弹巢中早已满载着六颗银色的子弹,右手直接抬起准备抵御石臂的挥击。

 

可预料中的冲击并没有传来,这反而让洛言的动作顿了一下,一旁少女的雁翎刀用尽全力斩下,她被反震的力量向后推出一步,也把兵俑的手臂再次斩开。

 

惊诧只有一瞬间,而下一刻洛言就继续着自己原本打算的动作。

 

左手手指摸向弹巢上的一颗子弹,指尖上澄净的蓝色火焰一闪而逝,当火焰接触到子弹的一瞬间,如同传染般蓝色的火苗便零零碎碎的附着在了子弹之上。

 

镜中火(False Fake Fire)

 

只能燃烧镜子的另一面--存在于四维空间中的能量,那么如何将这份能力化为实际的力量来对现实世界施加影响呢?

 

他需要一个通道,一个架构两个空间的桥梁。

 

也就是.......妖晶。

 

镜中之火,通过界间之石,此时已蔓延至现实。

 

手腕猛地一抖将弹巢向内甩回,清脆的咬合声响起,洛言再次向前迈出一步,枪口几乎就要戳在兵俑的心脏之上。

 

扳机扣下。

 

如果说异于自身的妖晶是【毒】的话,那么这颗燃烧着的妖晶子弹,便是.....

 

【剧毒】!

 

银色的子弹在爆炸的火药推动下怦然而出,子弹中的妖晶碎块附着着微小的蓝色火苗,兵俑本能的对那颗子弹感到了恐惧,可距离却不允许它做出任何反应,子弹呼啸而入扎进黑色的心脏,却没有穿透而过。

 

兵俑的手臂忽然如人类般抽动起来,向后退出几步,它张开双臂,胸膛中的黑色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炽红色的高温裂纹已经蔓延至身体表面。

 

黑色的心脏越跳越快,心脏之中窜出如刀刃般澄澈分明的蓝色火焰,下一刻,燃烧着的心脏突然爆裂开来,黑色雾气逸散开来,随后哪怕没有一丝躲过了蓝火的侵蚀,化为虚无。

 

兵俑身体下的红色迅速消退,重新化为一尊石雕一动不动。

 

洛言松了口气,将匕首收入腰间,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腕。

 

一旁的女孩陡然冲出,雁翎刀在兵俑身上连斩数刀,而此时的兵俑早已不复之前的坚硬,在斩击之下化为碎块散落一地。

 

雁翎刀回鞘,女孩回头露出一个感谢的笑容,这时洛言才来得及打量这对双胞胎姐妹,姐姐是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而妹妹则帮着一条利落的的马尾。

 

面前的姐姐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而妹妹的尼泊尔正架在自己脖子上,刀身的冷气让洛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位姑娘,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动枪的呢。”洛言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松开了手中抓着的左轮,他继续秉持着自己的原则---能用嘴解决的问题绝对不动手。

 

“妹妹,你干什么啊,刚才人家可是救了你啊。”面前的女孩着急的说道。

 

“姐姐你要小心点,这个家伙,在我们身边鬼鬼祟祟半天了,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身后的妹妹做威胁状将尼泊尔往洛言胸口上压了压,而并没有往脖子上靠,洛言很简单的就理解了现状,那就是基本没什么危险的意思。

 

“我说这位姑娘,你不要冲动,”洛言胆小的看了看脖子间的刀片,装出一副脸色煞白,可怜兮兮的看向面前的姐姐,“我只不过是个路过的好心市民。”

 

姐姐马上就露出了抱歉的表情,快步走来。

 

“你们家好心市民带着枪路过始皇陵的吗?快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身后的妹妹另一只受伤的手臂无力的垂着,却并没有简单的放过洛言,再次将刀压紧。

 

“肋骨....”洛言小声的说道。

 

“什么肋骨?”

 

“你肋骨硌的我后背疼。”洛言不怕死的说道。

 

妹妹的脸唰的就红了起来,尖叫着撤开尼泊尔,抬起脚狠狠地踹在洛言的腰上。

 

洛言被踹的向前扑去,却好死不死的扑到了姐姐的身前,这次就一点也不硌得慌了,反而有一种超越他家猫屁股的柔软感。

 

洛言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一发精准而舒适的洗面奶,随即他抬起头,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享受的微笑,此时背后的妹妹早已举起她的尼泊尔,眼神中散发着阵阵阴风。

 

“澜澜,行了别闹了。”姐姐越过洛言抓住了妹妹的手腕劝说着。

 

“姐姐,这个家伙明显就是不怀好意,你可不要相信他。”

 

“姑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可是救了你们啊。”洛言理直气壮的说道。

 

“就是啊,澜澜,别胡闹了。”姐姐的脸上露出了歉意。

 

“可是,姐姐你看看没看到,那家伙的眼中暗藏着淫秽,脸上明摆着色情。”妹妹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对洛言表现出了敌意,使得洛言不得不惊讶某些女孩们敏锐的第六感。

 

“哪有......”洛言虽然有点小心虚,但还是气愤的说道,一脸的你冤枉死我了的样子。

 

“好了好了,澜澜。”姐姐像哄小孩一样继续哄着生气的妹妹,随即她看像妹妹肩上的伤口,关心的问道。

 

“你痛不痛啊?”

 

“痛~~~痛死了~~~”

 

妹妹一副柔弱的样子和令人发麻的嗲声让洛言眼皮直跳,和刚才凶神恶煞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姐姐小心翼翼的查看着肩膀处的伤口,这时妹妹冲着洛言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就像是胜利的抢到了什么东西的小孩一样。

 

洛言配合的露出了她想看到的表情,也就是一脸不甘失败的气愤,于是称心如意的妹妹更加得意了。

 

哇.....这到底是姐妹还是母女啊.........

 

“这,这要怎么处理啊。”姐姐没有处理烧伤的经验,着急的不行。

 

“那个.......”洛言像是上课回答问题的好学生般举起了手,唯唯诺诺的说道。

 

“干嘛?”妹妹迅速转换出一种生人勿进的表情。

 

洛言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打了个激灵,装作人畜无害的小动物,虽然你直觉很准,但我就不信你始终不相信眼前所见。

 

“我会一点.......处理烧伤。”

 

“哪有这么巧!”妹妹瞪起了眼。

 

哇......你太不讲理了吧........

 

“那就拜托你了,麻烦你了。”姐姐拘谨鞠了个躬,小步跑了过来,拉着洛言的手就往妹妹那里走。

 

“我不用你管!”妹妹嘟起了嘴。

 

“澜澜,听话!”姐姐大声说道,在洛言看来本来气焰极其嚣张的妹妹立马就闭上了嘴。

 

于是洛言这只披着奶狗皮的黄鼠狼就顺利的摸到了鸡窝。

 

在处理伤口时的闲聊中,洛言知道了面前的双胞胎姐妹中姐姐的名字叫苏婉,而妹妹则叫苏澜,当然他只问了名字,问的过多会暴露自己的目的,还是慢慢的诱导为好,从这里看洛言确实是有着一只优秀的黄鼠狼应有的素养。

 

“好了。”洛言将纱布缠好,因为没有合适的药物,他也只做了简单的处理。

 

苏澜却依旧等着他,脸上还有一片绯红,受伤的手臂整个露在外面,因为受伤处是靠近脖颈的肩膀,而她又坚决不肯脱衣服,所以袖子便被整个扯了下来,而洛言也表现的很绅士,目不斜视,因为确实没有什么值得看的。(毕竟是搓衣板)

 

“你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这孩子的直觉真可怕。

 

“那你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苏澜继续拿起了她的宝贝尼泊尔。

 

洛言心中叹了口气,心想这刀大概就是她的交流工具了。

 

要说目的的话他才更想知道这姐妹俩的目的,不过看来是要自己先说了。

 

“我是来盗墓的.......搞点钱。”洛言小声的说道,带着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贼眉鼠眼的搓着手指。

 

虽然不知道这姐妹俩目的,但洛言却知道她们绝对不是冲着古董来的,当然也不是维护国家财产来的,那么自己这么说准没错,一定能避免目的相同或者相反所造成的矛盾。

 

“你们呢,是同行吗?”洛言随意的问道,带着一种天下同行一起走的亲切笑容。

 

“我们来办事的。”苏婉回答道。

 

“办事,不可能吧,这里面要办什么事,找人吗?”洛言半开玩笑的说到,随后就想自己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毕竟自己的乌鸦嘴已经给兵马俑说了出来,万一这群人还真是找人的呢?始皇墓里能找谁?他的乌鸦嘴千万别弄出一部始皇复活再战人间这种百看不厌的戏码来。

 

“哈哈~~~怎么可能。”苏婉掩住嘴笑了起来,她看了看四周,随后偷偷说道:“我们是来找东西的。”

 

“我也是找东西来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把盗墓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洛言撇了撇嘴。

 

苏澜则捂住肚子笑了起来,而苏婉脸上窜上一阵绯红,连忙摆手。

 

“不是,我们真是来找某样东西的,也可以说是替人办事吧。”

 

“嗯?什么人,古董贩子吗?”洛言耸了耸肩,装出一副你们连说瞎话都这么敷衍的表情,企图进一步套话。

 

“不是啦不是,嗯.......应该是‘大恩人’吧。”苏婉想了想说道。

 

“大恩人?.......应该是?”洛言疑惑的问道。

 

“嗯.......老哥是这么和我说的,他说大恩人想要某些东西,有恩必须要报,所以我们要下始皇陵找给他。”

 

“蛤?这么说你们不是盗墓的喽。”

 

“不是...我是说我们不是盗墓的,只是祖上曾经参与过始皇陵的建造,在陵墓被封闭的时候逃脱出来,也留下了始皇陵的设计图。”

 

那那个所谓的‘大恩人’会找上他们的理由也很明确了。

 

“那你们是来找什么的啊?”

 

“五块位于特殊位置的石头。”

 

石头........妖晶..........洛言在心中默念。

 

“你想都别想,那东西不可能给你的,阿姐,小心被这坏东西骗了。”苏澜用一只手臂将苏婉护在身后。

 

“你也想要那东西吗,那要不我和老哥商量下,你也算是我们的恩人了,毕竟有五个呢。”苏婉显得有些为难,而苏澜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不.....我不要那东西,始皇陵里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我非得要几块破石头干嘛?”洛言挥了挥手,姐妹俩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你们有始皇陵的设计图?”他反问道。

 

“有啊。”苏澜没好气的说道。

 

“那可不可以给我看看,我想找找哪里藏着好东西。”

 

苏婉咬着嘴唇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从腰间掏出了几张图纸。

 

洛言接过,嘴角不自觉的一抽,他本以为应该是古老的要掉渣的地图,结果他手中是充满了现代气息的打印纸张。

 

这地图........就和闹着玩似的。

 

“嗯,我们打印了好几份,人手一份,这东西存在电脑里可比家传烧香供起来方便多了。”似乎看出了洛言的疑惑,苏婉赶快解释道。

 

洛言打开地图,一共有五张,作为设计图来说每张都显得很简略最多认出方位,而且每一张上都有标注着的红圈,洛言猜这就是姐妹俩要找的‘石头’。

 

洛言拿起第一张,他能简略的认出这是他一开始进入封土陵时所遇到的前殿,而红圈的位置恰好与那间八卦石室所在的方位不谋而合,洛言微微皱起眉头。

 

苏婉拿起第二张图,指着图中的某个点告诉洛言他们就在这里。

 

洛言翻开其他的地图,却并没有找到迷宫那层的图纸。

 

“我们上面,那层迷宫的地图呢?”

 

“哼!别说了,那层的图没有,害的我们和老哥他们分开了。”苏澜生气的说道。

 

老哥他们?洛言很自觉的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你们一共多少人啊。”

 

“我们兄妹一共四人,在迷宫那层莫名其妙的就分开了,我们姐妹俩和哥哥们走散了。”苏婉回忆道,一脸的迷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迷路的。

 

洛言叹了口气,放弃了回头去找队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