ثلج 序(下) 新纪元

 

黄袍加身,寒风依旧。

 

他一人站在那山巅,不知多久。

 

那千里之外的战场早已决出胜负,而胜利的不是战场上的双方。

 

是他

 

于是他今日将在此封禅。

 

他站在山顶抬起双臂冲着天,抬着头眼角已出现皱纹,眼中露出坚定地目光,如同要从这天上接过什么一般。

 

所谓的封禅,就是接受天命而治理人间,他却不这么认为。

 

这命,本就是他们的,是他们抢回来的。

 

“你得到了什么?”背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不用回头,他知道那是他的大哥。

 

“一切。”他毫不犹豫的说道,毫无一丝迷茫,放下了手臂,但是双手紧握如抓住了什么东西。

 

背后传来发出了嗤笑,随后便是酒壶中酒水晃动的声音。

 

“你失去了什么?”

 

“一切。”依旧没有犹豫,没有迷茫。

 

“你失去了你的氏族,你的部下,你的亲人,你的弟弟,你的女儿,你的侄子............”背后的声音不断的说道,每说出一个字便更觉痛苦。

 

“我记着呢。”他回答道,声音不带一丝波动,理智到冰冷,可脸上的表情却掠过一丝痛苦,可他面前面对的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和云朵,而这云朵稍后也会缓缓离开,什么都不会留下。

 

“你记着呢?”身后的声音充满了质疑,带着嘲讽的反问,后半句被酒壶中的酒水灌的让人听不清楚。

 

“大哥你不是还在吗?”他缓缓地说道,回过了头。

 

“你!!...........”那喝着酒的男人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似乎如往常一般要质问面前黄袍男子的厚颜无耻,可这次他却没有说出口,他看到面前弟弟的脸上藏不住的悲伤,在这个新纪元开始的今日,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又有什么理由责备弟弟呢?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冷漠的共犯罢了。

 

他质问着弟弟,就像是把责任都推卸过去一样,弟弟装出的冷漠无情让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高尚。

 

他知道的,不是‘放弃’,而是‘失去’,面前已步出中年的弟弟早已灯枯油尽,可他被认为是帝,于是他便去做那帝。

 

他除妖灭神,登临天下,他身披黄袍,封禅泰山。

 

他背负了所有人的愿望,

 

他做的已经够了............

 

在这个新时代开始的时候,也许山顶上的不该是帝与臣,而仅仅是兄与弟罢了。

 

他摇了摇头,喝下一口酒。

 

“对,你还有大哥。”他缓缓的说道,终不忍再说出指责的话语。

 

他将酒壶递了过去,壮实的手臂有些颤抖。

 

“你大哥比你好一点,你一无所有,可你大哥.......”

 

“至少还有酒。”

 

他接过酒

 

酒入喉

 

微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