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八章 神秘的图雕

 

洛言坐在桌旁慢慢的数着手上的子弹,紧皱着眉头。“能给你这些就不错了。”

 

昨天艾斯姐这么和他说道,面对女暴龙的他连个表示反抗的屁都不敢放,只能坐在原地自己发愁,谁让他的射击能力很不靠谱呢。

 

更发愁的是本来好不容易把芙蕾雅劝入伙,刘杉却因为突发病倒下了,见过刘杉的箭法后洛言可是一直把刘杉当做大腿看待的,可昨天大腿和马丁跑圈的时候忽然吐血倒下,不论是什么仪器都检查不出来原因,然后秦教授抱着一脸关心的眼神成天围着刘杉。

 

但洛言看出来了,老头子眼里有八成的意思是:好奇。

 

在检查出病情前刘杉就要一直退居二线了,本来很强的一个队友瞬间变成了保姆,天天窝在宿舍里做饭,虽然说他做的饭实在是好吃。

 

夏音在一旁逗着她的宝贝黑猫,黑猫的小白爪在空中笨拙的拨拉的逗猫棒,洛言就心想你这小白爪扇我嘴巴的时候怎么那么准呢,这到底是人逗猫还是猫逗人啊,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洛言心中出现,随后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不靠谱的想法。

 

“我们要走了。”

 

洛言颠了颠他和夏音的背包,里面是一些武器和食物,很显然他是负责背包的那个。

 

黑猫闪开了逗猫棒,跳上沙发背,向着洛言一步步走进,带着一脸足以萌翻全世界的表情,忽然间,白色的小爪子骤然挥出。

 

“啪!”

 

洛言的右手挡在了脸前,与黑猫的肉球响亮的拍在了一起。

 

“喂,别以为我总是会被你骗!”洛言的左手迅速伸出,抓在了黑猫的后颈之上,而被抓住弱点的猫只能在空气中疯狂的空挥。

 

洛言站起身来,将猫扔到纸箱子里,然后把箱子卡上,回过身来看到夏音正在盯着他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只是想你什么时候和年年(黑猫)关系那么好了。”夏音回答道。

 

洛言撇了撇嘴,心说我就没见过会抽主人嘴巴子的猫,如果这只猫不扇我嘴巴的话关系可能还会更好.........

 

夏音提着妖刀走在前面,而洛言则不舍的看着他可爱的宿舍楼,他曾经幻想过和宿舍永远在一起,可现实却将他们分开了,洛言重重的叹了口气,决定不回头去看以免自己心一软与宿舍小姐重修旧好。

 

“放弃吧......”

 

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在洛言脑海中响起。

 

放弃个头!洛言不自觉的腹诽到,随后吃惊的抬起头,可周围并没有人和他说话,他摇了摇头,把这看作是没有睡懒觉所导致的幻听。

 

研究所的大门前,马丁懒洋洋的倚着石碑和柳铭聊天,而芙蕾雅冲着走来的二人挥手。

 

“我们第一次出任务也没有人送送?”

 

“没有,老头子说出门在外他啥都不管。”马丁耸了耸肩。

 

“我还以为要喝一碗壮行酒,然后啪嚓一下把碗一摔。”

 

“哦~~~!那样很有夏国的感觉呢。”芙蕾雅满脸的憧憬。

 

洛言心想我就是嘴上皮一下,缓解一下气氛,摔碗什么的实在是太浪费了。

 

他们坐上一辆早就准备好的车,马丁坐在了驾驶位,这让人有些担心他的驾驶技术是不是和他本人一样的不靠谱。

 

汽车逐渐的驶离研究所,从郊外前往了更为偏远的始皇陵,借口年末检修的始皇陵方圆千里已空无一人,偶尔还可以看到巡逻的警车来确保没有市民靠近,让洛言不得不感叹某个看上去很慈祥的老头子的能量之大。

 

他们路过用古体字迹写着‘秦始皇陵’的石碑,石碑一旁是排列的整齐的假花,因为冬天到了也只能暂时用假花。没有一丝停留,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东侧封土的顶尖附近。行驶到东侧的小路上后便将车停在此地转而步行爬山。

 

打开后备箱,检查着配给的装备,为了炸开被埋住的盗洞,秦教授还专门给他们配备了定向炸药,依照土层厚度和结构特制的炸药,爆破兵马丁依旧带着标配的c4,不过艾斯小姐为此给他单独上了节课,告诉他不要在老祖宗的坟地里随便开炸。

 

将后备箱甩上,五人向着山上走去,马丁回头却注意到洛言正在紧皱着眉头,他慢下脚步与洛言并排,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怎么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有些困。”

 

“啊?我还没见过有人困的时候皱眉头的,拧的都和麻花一样了。”

 

“我感觉脑袋里就是一团浆糊,什么都没法去想,还有就是.....”

 

“是什么?”马丁问道。

 

“我觉得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洛言抬起手,指着远方凸起的山似的封土堆。

 

“那里面有古董.....”马丁无奈的说道,“我看你是财迷疯了吧。”

 

“不是...我是说封土下面。”洛言依旧皱着眉头。

 

“封土下面什么都没有啊,老头子不是说了封土下面没有任何反应吗,也就是一堆岩石。”

 

“下面真的就没有陵墓吗?”

 

“也许有,年代久了塌陷了,所以没有探测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就算是塌了,也不可能埋的严严实实。”洛言无奈的说道,继续向前走去,但步子却比平常要慢了些,他没和马丁说他觉得那封土之下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他如果说了的话马丁一定会说是古董在召唤你。

 

洛言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努力抑制着自己有些迫切的脚步,似乎害怕这迫切的本能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灾祸。

 

几人离封土堆的顶尖越来越近,茂密的草丛树木逐渐的变得稀疏,远方是一望无际的骊山山脉。

 

始皇陵

 

作为夏央公国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亦是‘皇帝’一词的发明者(取三皇五帝各一个字),秦始皇,他的陵墓一直都是公国历史学家们的关注点,种种迹象与迹象表明位于西安以东30公里骊山山脚正是这位始皇帝的陵寝所在,可现在忽然有个人和你说,骊山只是个坟头,坟头下面什么都没有,倒是这坟头里藏着点东西。

 

洛言轻轻的闭上眼。

 

如果我是秦始皇,我会不会甘心就造那么一个坟头大小的坟墓?

 

答案肯定是:否!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骊山墓是一个假墓,始皇陵根本就不存在于此。 

第二种...........

 

 

 

正在洛言思考的时候,面前忽然传来芙蕾雅的尖叫,打断了他的思绪,洛言赶紧快步向前走去。

 

“怎么了?”

 

洛言拨开面前的草丛,却看到了同样让他惊讶的东西。

 

在倾斜的山体之上,赫然存在着一个大洞。

 

马丁扯开地图,对比着地图上的位置。

 

“就是这里,我们应该来的位置就是这里。”

 

“有人比我们先一步?”洛言蹲下,将洞边的泥土放在手指中揉搓。

 

“这土有些干燥,看来被挖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始皇陵的戒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个月前就开始戒严了,他们有很充足的时间。”马丁蹲在洞口,黑黝黝的洞口下是原本就存在于地下的盗洞。

 

“问题是,这个洞的位置是怎么暴露的,我不认为有人能在老头子眼皮子底下给始皇陵来个全面体检。”

 

“那不奇怪,这个洞是谁挖的,他自然就知道。”洛言将土扔出,拍了拍手上的灰。

 

“这个洞的年代估计要追溯到一千年前了,什么东西能活一千年,怎么可能.........你是说!........”马丁有些紧张起来。

 

“我没说是妖,你这乌鸦嘴住口,没准是个家里祖传掏墓的,你可别吓我。”

 

“祖传掏墓的也不会传一千年吧。”

 

“你要是掏了秦始皇的墓你会不会传一千年啊,就往哪一坐和你孙子说爷爷我掏过秦始皇的墓那岂不是碉爆了。”

 

“是有点厉害。”

 

“那就对了。”洛言说服了马丁,自己反而松了口气。

 

“那我们可能要遭遇一个专业的盗墓团伙了?”

 

“这是最好的打算,咱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找到古籍,而那些东西恰巧是盗墓贼不去碰的,也许我们还能借助一下他们的力量,如果说他们的祖先曾经进去过的话,那么他们对封土陵的了解肯定要在我们之上。或者说有可能他们已经得手离开了了,这种专业的盗墓贼有可能直通墓室得手就撤。”

 

“借你吉言喽。”马丁将背包甩给柳铭,打开手电跳下了有些狭窄的盗洞。

 

“你就这么着急吗?”洛言无奈的说道。

 

“与其在上面猜来猜去,还不如下去看看,到时候碰到了再说。”芙蕾雅狠狠地拍了洛言后背一下,随后也钻入了盗洞。

 

这样来看的话,这两个家伙倒是很合拍,都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那种类型的。

 

洛言拿出汉墓出土的封土陵图纸,跟着钻入了盗洞,不得不说这个有点窄的盗洞简直就像为洛言打造的一样,马丁这种身材壮实的反而活动不开,是不是的会蹭到凸起的石块。

 

走在最前面的马丁打着手电筒,灯光沿着狭窄的洞照射到里面,走了不知多久盗洞逐渐的变得宽敞起来,马丁也稍微舒展开身体活动活动筋骨,再走一段距离,面前就出现了一层石砌的围墙。

 

“外围宫墙?”洛言有些惊讶,在亲眼所见之前他都从不相信封土之内真正存在着宫殿,但他的猜测却从未动摇,如此小体积的宫殿,绝对不会是秦始皇的陵寝。

 

就算说是用来迷惑世人的假墓也不合情理,毕竟秦始皇不是曹操,他是始皇帝而不是枭雄,造下无数的假墓不符合他的作风,况且假墓会造到地表之上?

 

洛言想到了自己推测的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骊山墓是一个假墓,始皇陵根本就不存在于此。

 

第二种可能:骊山墓是一个真墓,始皇陵存在于地下......

 

只是我们无法探测到!

 

什么东西有可能在现代科技的探测下遁去行踪呢?

 

..........妖巢!

 

想到这里洛言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自己吓唬自己了,再这样下去非得给自己吓死。

 

洛言跟上早就踏入围墙缺口的众人。

 

走入封土陵,面前的一切却让洛言目瞪口呆。

 

巨大的陵堂之中沿途是苍白色的灯火,脚下是在苍白的火光映照下的碧色石砖,支撑着大堂的玉色梁柱上盘桓着石雕的四爪蟠龙,抬头望去是高高在上纹着云雾的坚固穹顶。

 

从破口处向右看去远处是站在台阶两旁的两排甲士,甲士护卫中间是坡度缓和但长度与阶数惊人的御路阶,中央是一条斜铺着的石头,上面刻画着不知名的凶兽,顺着台阶向上看,两只雄伟的石雕辟邪兽在末端一左一右矗立,四爪着地身形微微弓起向前探出,而辟邪兽的嘴中同样是苍白色的火焰,掏空的兽眼中同样露出苍色的光。

 

传闻中石制辟邪兽体内被掏空,灌满了以秘法调制的鲸鱼油,以保证千万年不灭,长明灯的制作方法也类似。

 

辟邪兽身后是一块特大号的玉壁屏风,屏风上有一左一右着两只不知名的怪形凶兽在相互撕斗,一只类似虎却头上长着巨大的獠牙和锐利的双角而另一只类似蛇而身上却多出了一副翅膀,两对红色的宝石缀在兽眼处。

 

洛言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开始庆幸起墓室中长明灯大多还亮着。

 

众人惊讶的在巨大的殿堂中看来看去,而比起惊讶来他却更感到不安,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脏兮兮的墓道,年久塌陷的墓室,粗制滥造缺乏想象力的浮雕,而这封土陵越是令他惊讶也就越令他不安。

 

洛言蹲下身子,从地下捏起一根抽到一半就被踩瘪了的烟头,烟头上还有着清晰可见的脚印,是陵墓外有些微湿的泥土印。

 

有人来过!

 

洛言刚想发表一下自己的侦探成果,抬头却发现那几位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马丁正在兴奋的摸着台阶下的甲士看看有没有什么可拆卸的部分,柳铭摸着下巴凑过去看长明灯,向分析分析长明灯中是不是蕴含着什么仙法,芙蕾雅和夏音走到一旁的柱子附近满眼小星星的摸着栩栩如生的石雕蟠龙。

 

“我们原来是来旅游的吗!”洛言大声吐槽,将烟头扔在地上一脚撵了下去。

 

“小洛洛,随地扔烟头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芙蕾雅回头说道。

 

洛言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说不出话来,心想你们这群人从来就不懂什么叫扣人心弦的紧张感,洛言有点想回家了,他现在知道西游记里其实猪八戒才是最睿智的,因为他总想着分行李走人。

 

不过猪八戒高老庄还有个高小姐等着,他洛言回去啥也没有,最多有一只会扇主人巴掌的猫。

 

洛言沿着台阶走了上去,走到了台上的屏风面前打算看看那兽眼上的宝石能不能抠下来,那副浮雕只占据了长方屏风的中间的圆形部分,而那只似虎的兽弓起身子位于浮雕的右下方,它的尾巴处于左方而眼睛位于浮雕正下方,那只似鸟类的凶兽悬于浮雕左上,尾处在右侧而鸟眼处于浮雕正上方,奇怪的是,这只鸟类却只有一只翅膀,争端的双方一上一下的对视。

 

他走进看向那似虎非虎的巨兽,突然一阵恍惚,眼前一黑有些发晕。

 

“怎么了?”马丁此时也和柳铭走了上来。

 

“我看着这幅画就感觉一阵眩晕。”洛言晃了晃脑袋,那种眩晕感才好受了些。

 

“嗯?”马丁仔细的盯着屏风上的那副画,“我怎么没事,是不是你刚进墓室还不习惯里面的环境,空气稀薄还有一股潮气。”

 

“可能吧。”洛言揉了揉眼睛,感觉这画有点邪乎,也收敛了抠下兽眼处宝石的小想法。

 

三人向屏风后走去,那是一扇被开启的大门,洛言推了推却纹丝不动。

 

“这扇门恐怕要几个异能者才能推开,或者是十几个普通人。”洛言将手摸上门前的雕纹,饕餮纹,是先秦兽面纹的一种,有的有躯干、兽足,有的仅作兽面,而洛言面前的门上就仅仅是只具有‘兽面’部分的雕纹。

 

这种常出现在瓷器上作为装饰的兽面纹,很难想象会被用在门上。

 

二人谨慎的走入门内,其中却是一间墙壁和地板被涂成淡棕色的八边形内室,没有任何棺椁或者陪葬品,八边形的八个角上点燃着六枝长明灯柱,而房间正中央的地板上同样雕刻着如大殿中屏风上的【两兽相争图】,只不过不同的是这张图的正中心,位于两兽争夺之处多了一个菱形的凹槽。

 

耳边不自觉的响起了莫名乐器吹奏出安详、平稳的声音,乐曲典雅、柔和而流畅,辽阔且温厚,让人感觉身体中的某处有些暖和,随后这如梦幻般的声音淡淡逝去,如同从没出现过一般。

 

马丁蹲下仔细的查看这幅地上的图雕,让洛言去看看周围的大块石砖上所纹的图案。

 

“八块砖上是用黑墨刻画的八卦图,这房间也正好是八边形,而八卦的阴阳鱼位置被图雕所代替,你看老虎和这鸟所占据的空间,就像是两条阴阳鱼的位置,而两兽眼睛的位置恰巧也是阴阳鱼眼的位置。”洛言在查看过周围印着八卦图案的淡棕色石砖后蹲到了马丁旁边。

 

“那你觉得这中间的凹槽代表着什么。”马丁用手指了指位于正中心的凹槽。

 

“我们要向其中插入什么来开启开关?”洛言摸了摸那个凹槽,那个深度与形状,像是什么菱形的晶石,他的脑海中猛地浮现出两个字.......妖晶!

 

等等!

 

洛言的手停在了凹槽上的一处。

 

“这上面有敲砸过的痕迹!”凹槽上面有一道小缺口,而周围仔细看也有着许多划痕,而划痕的样子像是最近才留下的。

 

“那就是说,也许并不是让我们去放入什么来开启,而是..........”

 

“本来就是开启状态的什么东西........被什么人关闭了!”二人一齐说道。

 

洛言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而马丁皱起眉头,二人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开始紧张起来。

 

“也许,他们只不过是抠了中间的宝石去卖?”洛言干笑着说道向安慰一下自己,但转念一想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兽眼上的宝石完好无损。

 

“你乐观的样子真好看。”马丁无奈的说道。

 

这时夏音从门外走来。

 

“我们在大殿一角发现了一道打开过的门,那楼梯通往楼下,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洛言和夏大小姐解释了一遍,结果只换来了大小姐一个用来表示疑惑的歪头。

 

几人再次聚集在大殿之中。

 

“老头子给那张地图只不过是结构图啊,最多也就只能知道这封土陵是一种类似金字塔一样的三层建筑,还有就是一些承重梁什么的。”

 

“总而言之我们的情报归零了呗。”洛言无奈的说道,他掏出了事先分发用来相互联络的手机,却发现墓穴里根本没有信号。

 

不是吧,这才刚进来啊.......

 

他看着通往下层的楼梯犹豫不决。

 

“先走再说呗。”柳铭发扬了少先队的精神,抢着就下去了。

 

“就是。”马丁也跟上了,而后是像来春游一样的芙蕾雅。

 

“我们走吧。”夏音回过头来说道,像是不明白为什么洛言会停下脚步。

 

洛言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着脸跟上了队伍。

 

旋转向下的楼梯由于并没有布置长明灯而变得十分黑暗,就连神经大条的柳铭打着手电走在最前面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走在后面的洛言开始沉思起来,金色的耳室,图雕上的两只凶兽,图雕正中心的凹槽,还有那一股在他们前面进入陵墓的盗墓贼,不,也行称之为盗墓贼并不恰当。

 

既然不以金钱为目的就不能称之为盗墓贼。

 

目的不明的团伙

 

洛言很讨厌【目的不明】这个词,因为这才是最麻烦的。

 

向下的楼梯很快到达了尽头,众人从楼口走出,面前却是黑漆漆的狭长通道,柳铭的手电筒顺着照去,不远处便是向左拐弯的墙壁,而这时马丁敏锐的注意到了前方的路上掉落着几根折断的弩箭,于是他拦住了柳铭,左手拿着手电而右手握剑缓步前进。

 

柳铭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将银色金属棍凝出紧紧握住跟在马丁身后,芙蕾雅也转过身去掩护着二人的侧翼,而夏音的手熟练地摸上未出鞘的刀柄,一步迈出之时已出窍的锐利目光扫过四周。

 

众人却并没有遭遇到袭击,有惊无险的到达了转弯处,马丁捡起地上折断的箭头,箭头上沾着已经干了的暗红色血液,很显然有人已经来过而且还中了二层之中的陷阱,同时这种结构也让人知晓了二层应该是一个迷宫。

 

几人再次向前,走到下一个拐角的时候马丁将手电照在墙壁之上,终于看到了上一个拐角陷阱的始作俑者---藏在墙壁之中的弓弩。

 

洛言将手指伸进墙壁缝中,摸到了弓弩的尖端,那是实实在在的木头的质感,就算长明灯还能够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过了千年尚未腐朽的木制品该如何解释呢?

 

奇怪的黑科技防腐涂层?

 

洛言的手指弯曲,指甲从表面刮过,他收回手却只得到了指甲中几乎不可见的微量木屑。

 

不合理?

 

合理与不合理的分界线也就是人类理解的极限。

 

自古往今皆是如此。

 

因为以前人们不理解自己的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所以当时的日心说是不合理的。

 

因为如今人们理解了地球确实是围着太阳转的,所以现在的日心说就是合理的。

 

对于人类来说,理之一字指的是【常理】.......而非【真理】!

 

而如今在无数的未知区域中,洛言知道一条明确的划出人类理解极限的线,那条线的那边叫做:妖。

 

也许是部分古人曾经踏足了线的那一边,到最后因为过于危险而退了回来,但洛言可不是那种乐观的人,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就是始皇陵是一座........妖巢!

 

几人沿着上一波来客留下的痕迹小心的前进,再往前转过几个弯面前便遇到了十字路口,而其余三方的路口不远处却都是一堵墙壁。

 

洛言继续走向前面的路口,趴下看那堵墙壁的底边。

 

“怎么样?”马丁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已经被触发了的门类机关,证据就是底边与地面之中仍留有缝隙以及重物砸下的痕迹。”洛言拍了拍手上的土站了起来,“也就是说,我们没办法继续跟着上拨人探过的路走了。”

 

“要去自己肉身探路了吗?”马丁无奈的说道。

 

“别说的那么恐怖嘛.........走慢点的话应该就没关系的吧.......”洛言安慰着马丁,随后他想到了刚才所见过的染血弩箭,随即补充道“.....大概......”

 

“也许,我可以给他来个定向爆破?”马丁的眼中闪烁危险的光芒。

 

“别,别,你整不好炸塌了,给我们都定向在墓里头。

 

“你总要相信我。”马丁不满的撇了撇嘴。

 

洛言转过身来,拿起手电筒,却突然看到......

 

他和马丁的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柳铭,芙蕾雅,夏音!”洛言喊道,而后回声在隧道中响起,却并没有人回应。

 

“怎么回事,人呢?”马丁也着急起来,手电筒的光四处乱晃企图找到蛛丝马迹。

 

“我们过来的时候,走了多远?”洛言楞了一下,随后问道。

 

“几步,十几步,绝对不会太远。”

 

洛言掏出腰间的沙鹰,手电筒冲向前方的墙壁照出一道光,而后顺着那道光开了一枪,子弹击中墙壁在上面留下一个弹坑。

 

“你觉得那颗子弹离咱们有多远。”

 

“十几步。”马丁毫不犹豫的回答。

 

二人向前走去,终于来到了那枚子弹击中的地方,可他们却整整走了六十多步!

 

“明白了?”洛言问道。

 

“隧道不是直的!”马丁摸了摸墙上的弹孔。

 

“嗯......这个隧道有着让人意识不到的的弧度,所以会让人对距离的判断变得模糊,再加上如出一辙的眼前景象让人以为自己一直在原地缓慢前进,即使走了很远也不会意识到。”洛言挠了挠头,即使解开了迷宫隧道的障眼法,他们和其他三人依旧失散了。

 

“我说你能不能别总是事后诸葛亮。”

 

“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能未卜先知。”洛言没好气的说道。

 

二人按照原路缓慢返回,忽然马丁敏锐的捕捉到了微微的响声。

 

“小心。”马丁将洛言推倒,随后侧过身去贴近墙壁,激射而出的箭矢划过隧道留下一道及其锐利的响声。

 

洛言从地上坐起来,脸色却不太好看。

 

“看来我们彻底迷路了,我们多半是又走岔路了。”

 

“不可能,我们往回走一直都是沿着一条路。”

 

“既然这里有第一个错觉陷阱,那未必就没有第二个,也许是类似潘洛斯阶梯一样的结构和错觉的双重陷阱!”

 

“你是说,我们走的路不但不是直的,甚至有可能连水平的都不是?”马丁伸手将洛言拉了起来。

 

“对,我们不仅在转弯,而且还在上坡或者下坡,方位感不断地在被颠倒。”

 

洛言站起身来,开始感到了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