ثلج    序(上) 神魔之墓

 

朱红的雀羽飘散,和着同样颜色的鲜血,不分彼此,神鸟躺在一旁伤痕累累。

 

凶戾的兽角折落,裂开遍布整体的沟痕,触目惊心,巨兽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平日里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明们跌落云端。

 

过往中兴风作浪荼毒人间的妖魔们生气全无。

 

大地之上

 

应龙倒在地上,龙鳞上染着鲜血,却仍有着睥睨天下的威势,一旁恶鬼般的女子卧于身旁,依靠着龙身,手掌抚上那破碎的龙鳞,闭着双眼嘴角挂着安详的笑,却早就没了生气。

 

他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面前却是无数亮晃晃的武器,那些本来都没有资格参与这场战争的人类现在就围在它周围,拿着一些能给予它们安全感的玩具指向他。远方,透过无数的尸体向那战场中央望去,却因愤怒而身颤抖,庞大的身躯突然地动静让周围的人类纷纷后退。

 

..................背叛!

.........背叛!

背叛!

 

那只吞噬了近乎半个妖族的凶兽,那把被认为是妖族最凶利的妖刀,那把本应该从敌人身后斩入,取下那黄帝首级的利刃。

 

如今却光明正大的傲立在战场中央。

 

任凭众神以血染上他的刀刃,用生命不断地磨顿他的锋锐。

 

身旁插着战旗,早已被鲜血染红的战旗依旧兀自昂扬,随风而舞。

 

而这却是敌人的战旗,他孤身一人面对众神却与众神的战旗寸步不离,他抬起头来看着旗子上那熟悉的面容,露出如孩子般的笑容,而后转过头去。

 

少年肆意而狂傲的喊声席卷着整个战场,狠狠地扎在众神心中。

 

“还有谁?”

 

众神早已顾不得什么平日挂在嘴上的尊严,一拥而上。

 

而后.................

 

众神陨落!

 

千里之外

 

黄袍男子站在泰山之巅,锐利的目光刺破云雾弥漫的长空,似乎可以看到远方的战场。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而后忽的眼神中的锐利透着一股疲惫,却再次被掩藏。

 

“从此之后,天地之间再无神魔。”

 

他缓缓的说道,不知是说给自己

 

还是说给这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