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وراق  第一章 西安

 

马丁今天可算是十分高兴,他正坐在前往西安的高速列车上,有钱的大小姐直接包下了商务车厢,而他正得意的翘着二郎腿看着动漫,秦教授没有再次黑入他的电脑进行联络,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到达西安然后抬头用鼻孔指着那个老头露出得意的笑容了。

 

然而下一刻,马丁的电脑似乎卡了一下,他本能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这是新手学的基础加密吗?”苍老的略带讽刺的声音传出。

 

马丁如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然后下一刻不知想起了什么变成了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可是某人却直到现在才能破解,难道某人对这种小学生水平的加密也感到棘手么。”马丁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别说胡话了,我只是刚从四川回来,对了,我还提前洗了个澡,身上黏糊的感觉可让人提不起干劲。”视频里的老头轻蔑的说道。

 

马丁青筋暴露,愤怒的看着视频里的老头,而对方正一脸无所谓的赖皮样。

 

“行了,不和你扯皮了,让柳铭过来。”秦老远程操控把马丁电脑声音放到最大。

 

“您好,秦教授,我在呢。”柳铭挤开马丁坐到了屏幕前,现在他换了身衣服,颇有些阳光帅气的偶像范儿,一身宅样的马丁被挤到一旁,一脸怨念无处发泄,也不知是被老头气到了,还是被柳铭的现充光环照瞎了。

 

老者的旁边多出了一个少年,大约刚成年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些青涩的稚嫩,只不过在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气势逼人的表情下就算是青涩也显得凌厉起来。他正睁着眸子一脸愤怒的看着屏幕前的柳铭。

 

“夏音在吗?还有那个叫什么.............”秦教授挠着头似乎在回想一个人的名字。

 

“洛言。”一旁的马丁补充道。

 

“对,对,他们俩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没有,大小姐在前面的餐车,洛言陪着呢。”马丁补充道。

 

“你总看着我干嘛?”柳铭一脸不爽的直接说道,对着屏幕里那个一直盯着他一脸愤怒的少年,他那样子就和柳铭欠了他几个亿一样。

 

少年更愤怒了,似乎就要说些什么,秦教授及时接过话头,“情况如何?”,他直接问道。

 

“算是解决了,你那是什么垃圾情报,哪是一个2.0级的火鼠?明明还有一个到达3级的妖,已经能变为人形。”马丁终于找到了可以狠狠抱怨的理由,理直气壮的站了起来冲着屏幕大喊,就像他不仅仅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队友鸣不平一样正义之气直冲云霄。视频那头的秦教授微眯双眼,变得严肃起来,而一旁的少年气势逼人的表情中却有了一股担心一闪而过,然而对面这两个不善于观察的马大哈没有丝毫注意。

 

“那.........你们先回来吧,我派人去解决一下。”

 

“我去吧。”一旁的少年赶紧说道。

 

“哼~”马丁一脸了不起的样子抬起了头,拿硕大的鼻孔指着屏幕,翘起了二郎腿,原本放在美少女身上叫做傲娇的情景到他身上便成了小人得志的样子“不用你们帮忙,我们把它解决掉了,没想到吧~~。”

 

“嗯?”秦教授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这让马丁顿觉一爽,恨不得录音。

 

“所以说,你们这情报工作都是做的什么玩意儿,还得我们给你们擦~~屁~~股~~”马丁一脸抱怨却没掩饰住声音中的得意,声音变得越来越恶心尤其是说道‘擦~~屁~~股~~’这三个字时还特意卖萌拉长音让旁边的柳铭一阵嫌弃。

 

“然而这情报并不是我们提供的。”秦教授微微一笑,恢复了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表情戏虐的说道。

 

“我说你们这推卸责任的样子真难看~~~,那你们说说还有谁啊~~~~”马丁继续用恶心的语调进攻,他忽然想起了洛言喜欢说的那句话他在心中默默念到:

 

‘check~~~~mate~~~~’

 

他到要看看对面的老无赖要把责任推给谁,虽然在加密战上他输了,可是这老头破解进来只是自取其辱罢了,自作孽不可活也,他等会就打算如胜利者一样把这句话送给那个老头。

 

“柳铭.........我的情报是柳铭那来的,我只是转达给你们而已........不是吗?”

 

靠!还有这种操作的吗?马丁的攻势一僵,迫于面子他总不好停下,于是他按照节奏把头转向了柳铭,却看到了柳铭略带威胁的眼神和嘴角那一丝充满恶意的警告,不得把自己的嘴炮吞了回去炸在了胃里。

 

在听到秦教授把责任球踢过来的时候,柳铭脑海中浮现出马丁用恶心的语调喊出‘擦~~屁~~股~~’着三个字时的景象,他打了个冷颤,决定只要马丁敢回头用那种恶心的语调和他说一句话,他绝对会让马丁的嘴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行了,废话不多说了,等你们回来再说吧。”秦教授单方面的切断了连接。

 

马丁心想他这次接通根本就是在说了一堆废话,毫无意义。

 

然后马丁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两行字:

 

请输入密码:_________________

注:如果你想重置系统破解的话,你里面的东西就都别要了~~

 

“why?”马丁挠了挠头,一脸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委屈样。

 

“对了,那个秦教授旁边的少年是谁啊?”柳铭向一旁整个人都在郁闷的马丁问道。

 

“哈?你不认识吗?”马丁疑问道,两眼看着电脑,试图绕开密码用另一种方式进入系统。

 

“不认识。”柳铭承认到。

 

“那他为什么盯着你看就和你欠他钱一样。”

 

“我哪知道,你到底认不认识他?”马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赵暮啊,你真不认识吗?”一脸疑惑的看着柳铭。

 

“我在秦教授那就呆了一小段时间,除了秦教授和沈叔以外都不认识,那个赵暮到底是什么人。”柳铭决定刨根问底,毕竟忽然被某个人跟和他有仇一样盯着让他很在意。

 

“和沈叔一样,就目前来说是公国的...........最强异能者之一。”马丁回答道。

 

柳铭长大了嘴巴足以塞下好几个橘子,一脸吃惊,他见识过沈驭的实力,他曾认为沈驭绝对是公国最强异能者,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还有点小的孩子居然是可以媲美沈驭的异能者!

 

“你说他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马丁抛出了一个不着调的问题。

 

“哈?”柳铭不是很懂马丁为什么这么问。

 

“他也就不到二十岁吧?”柳铭反问道。

 

“要不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马丁点了点头,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去你的,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家我是独子。”

 

“会不会是你记错了。”马丁不甘心继续问道,毕竟有个类似记忆混乱的洛言的例子在前。

 

“滚!”

 

“你看你看,就是这种愤怒时候想打人的眼神,他和你一模一样!”马丁急忙说道,不自觉的往墙角靠。

 

柳铭一脸狞笑着靠近,他忍了很久了。

 

惨叫在车厢上传开,另一节车厢上正看着大小姐用餐,偶尔递上一张餐巾纸的某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头看去。

 

夏央公国·四川

 

秦教授还没有回到西安,所谓的‘刚回来还顺手洗了个澡’也是瞎编的,这次马丁的加密确实给他带来了一定麻烦,但是他决定不能让这个臭小子骄傲。他挂断了这次没有什么意义的通话,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面前少年正一脸愤怒的看着他,满脸写着‘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就打你!’,一边揉着指节作响的拳头。

 

“我建立了‘第二小队’,原计划五个人,中途多了一个,现在一共是六个,其中就有柳铭。”秦教授直视着赵暮(少年)的眼睛,认真起来。

 

“我知道。”赵暮无奈的说道,双手垂下,低着头。

 

“这些年柳铭一直在四处瞎跑,他跑了八年了!从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开始跑到了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秦教授顿了一下,摇了摇头“尤其是异能觉醒以后这几年,他在各个地区间瞎跑,只为了追寻所谓‘妖’的踪迹。”

 

“他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的,他不应该为这种破烂事浪费他自己的青春,甚至赌上自己的生命,你为什么非要建立‘第二小队’?无论出了什么事,不是有我和我的‘第一小队’扛着吗?你还嫌这件烂事毁掉的人不够多吗?”少年近乎咆哮的吼了出来。

 

“因为不够,你也好,沈驭也好,第一小队也好,就算包括南宫家的那些家伙一起,还是不够。”秦教授直视着赵暮的眼睛,“你知道的........‘妖’的苏醒数量越来越多了,不,不是‘苏醒’,真正的‘苏醒’在十年前已经完成了,现在那群家伙已经露出獠牙,而我们还在为发现了一种无法使用的新资源而洋洋得意。”秦教授把这句话撂下,如放下包袱一样扭头走开,再没有一丝犹豫。

 

“我也不是要找你商量,而只是‘事后通知’而已,毕竟你是柳铭的事,你有权利知情。”苍老而坚决的声音传来,老人头也不回的走去。

 

一旁的沈驭走了上来,他把墨镜摘掉,黑色风衣加上挺拔的身材依旧锐气逼人,他拍了拍赵暮的肩膀。

 

“你知道的,柳铭这几年跑的太活泼了,他尝试着让秦老给他任务,秦老没有给他,他就和疯子一样到处乱窜,现在‘妖’的出现越来越频繁,像柳铭这样乱窜迟早有一天出事,还不如统一管理,随便发两个小任务。秦老只是一贯的喜欢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小混蛋就非要为这些事情付出这么多,难道........”

 

“我做的还不够吗?”

 

赵暮抬起头,作为队长的他少见的脸上挂着迷茫,还有那一丝藏不住的.......悲伤。

 

“他是为了什么你是知道.........”沈驭满面愁容,“也许你真的该去见见他........不管会发生什么.........”

 

黑色男人荡起后衣摆,跟上了先走的老人,只剩下少年在原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央公国·西安

 

随着高速列车缓缓停下,客流拥挤而下,上一刻原本安静的站台充满了来来往往的游客,在这些游客之间,高颜值的柳铭和一身宅样的马丁甚至连简洁利索的夏音都赚足了眼球,可身穿灰色卫衣的少年显得这么不起眼,只要在人群中带着,他就会不自觉的让自己‘透明化’。如果自己现在转头进入人群的话,他的三个伙伴还能找到他吗?

 

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就这么站在原地,如同不被注意的小孩子闹别扭一样的做法。

 

算了算了,找不到就有意思了,他就变成一个人身无分文的流落在异城他乡了了,有可能的时候冬天还会上新闻头条:一个身份不明的少年冻死街头。洛言想到这里打了个冷颤急忙跟紧。他不禁盘算了一下,算上这次的车票,他已经欠了债主大小姐多少钱,他估算出了准确的数字,眼前一黑,没有心情感慨万千,顿时蔫吧起来如被卖给别人的农奴一样跟在地主身后。

 

夏天已经快过去了,可西安这里依旧略显炎热,走出火车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景象,却无法让洛言心生波澜,或许只是波澜常在罢了,即使是现在的南京对于他来说可能也是陌生无比,更何况洛言和普通人一样,偌大的南京市他也只是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活动罢了,也许活了一生也不会把南京城逛上一遍,如树扎根一样其实你也就只需要就那么一点儿地儿。

 

但是当你小小的根被拔断的时候,你便再没有了‘熟悉’的感觉,而此时的‘陌生’,似乎也变得不这么难受。

 

若是你无处归去之时,天涯海角皆是一样。

 

“司机师傅,外郊‘上古之门’研究所。”马丁把行李放到车后,本来他们的行李也不多,熟悉这里的马丁自觉的做起了向导。出租车行驶在陌生的城市,窗外是陌生的景象,他想起了在天津与某个女孩一起坐在车上寻找着某样东西,现在.........他们找到了吗?

 

洛言下意识的扭过头去,另一旁正透过车窗望向窗外的女孩却没有注意到。

 

出租车从繁华的市区驶出,慢慢的向郊外开去,司机哼着小曲随着节拍抖来抖去很是高兴,因为但凡去上古之门研究所的行程,他都可以得到双倍的车费,因为研究所处于郊外,所以还要给一份回市区的油费补贴。四人走下车,告别了一脸高兴的司机,迎面而来的不似落后的郊外小镇,气派的大理石碑如崭新的一样一尘不染,带着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伫立在他们面前。

 

石碑比柳铭略微高出一点,对与洛言来说就要稍稍抬起头去看上面刻着的字。

 

‘上古之门’

 

四个龙飞凤舞的字体刻在石碑之上,是石碑这股气势的来源,朱红色的字漆与四个大字完美映衬。

 

霸气而不失谦虚,洒脱而又不失威仪。一笔一划中充满了气势却让人感觉到敬服,让人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写下这样的四个字。

 

石碑后大门旁的石墙写着几个宋体的字:上古之门研究所。

 

看来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了,作为地理系的洛言对这个研究所的名字却不陌生,顾名思义,为十年前‘上古之门’事件而建立的研究所,专注于‘上古之门’的各种影响进行研究,而地质研究也是他们的项目之一,所以当听说视频中的老人是上古之门研究所的所长的时候,他还感到惊讶。

 

如果洛言毕业后在系里足够优秀的话也许还会被分配到这里,当然凭他在大学里那种半死不活混日子的样子显然和所谓的优秀完全不沾边。

 

马丁走向研究所的门前,对着警卫室说了些什么,显然这块地方他很熟悉,毕竟他是所长的养子,虽然秦所长的岁数足够当他爷爷,但是怎么着也算个官2.5代了。

 

走进研究所,三人跟在马丁后面,如此多的陌生建筑让人感觉深处迷宫,本来‘研究所’给人的印象应该是一种在洁白的实验室中清扫机器人还在傻不拉几的打扫一点不会偷懒,各种颜色的试管摆在试管架上,外面的路上各种机器人来来往往,偶尔还会停下问你一句‘需要服务吗?’之类的,那实在是太幻想风格了。

 

可这个研究所却更像是一个学校的构造,远处的大爷拿着原始的工具钳在修建树木,偶尔抬头抹去汗渍,中央的喷泉窜的老高,水流顺着黑色的阶梯样的通路流入水池,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香味和泥土的气息,不是想象中一样充满清洁剂刺鼻的气味。

 

抬头来高耸的大楼挡住了视野,视线避开大楼,一旁蓝色的天空一眼望不到边。

 

“马丁,你回来了啊!........( ̄▽ ̄)~.........”一个亮丽的女声传来。

 

身穿白色大褂的女子快步走向了马丁,拉着马丁左看看又看看,就像看到不放心的儿子远游归来的妈。

 

“艾斯姐姐,你还是这么..........”马丁像看到亲人一样,看他笑的多么开心。

 

“轰~”

 

洛言似乎听到什么东西错位的声音,艾斯小姐的拳头嵌入了马丁的肚子,马丁如刚进锅的活虾米一样弯曲着腰部,面部表情扭曲着似乎感受到了极致的痛苦。

 

“你说谁是姐~~~!姐~~~?......... (>ω・* )ノ.........”面前传来听起来很甜美的声音,但不知为什么只要是个人就能听出其中的愤怒和藏在其中的危险。

 

然而马丁却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无力回答。

 

“切........ (*`д´*).........。”

 

洛言似乎听到了艾斯小姐表示不满但还是打算放过地上那只虾米的声音。

 

“啊,你们就是第二小队的成员吧,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斯,是秦睿所长的助手,他更喜欢我们叫他教授而不是所长。.......(๑╹◡╹)ノ.......”

 

艾斯小姐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向其他三人打着招呼,但是和她脚边正在蜷缩成虾米的某人对比起来这场景让洛言感觉一阵恐怖。

 

“您好,艾斯小姐,贫道.........哦不.......我叫柳铭。”柳铭靠上前去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洛言松了口气,在背后相信着柳铭可以搞定,此时给与了柳铭毫无保留的信任。

 

“嘛,我还见过你的照片呢,本人看来比照片还要帅一点呢。....... (^_^).......”

 

“不敢当不敢当,小姐才是,保养得这么好。”柳铭露出一个腼腆(挑事)的微笑。

 

洛言感觉到一种不详的感觉。

 

“不知小姐芳龄几何?”柳铭也笑了,你看.........他笑的更开心。

 

“咚!”

 

柳铭的头上多了个大包,捂着头蹲在了地上,一旁的艾斯小姐吹了拳头就像吹散开枪后枪口的烟一样,她已经受够了,先是不知轻重放了大公鸽子的教授,然后被几个年轻人当面问年龄,她笑着看向在场的最后一个男生,希望可以得到让她满意的解释。

 

洛言感觉到研究所如龙潭虎穴,刚刚进来的他们便损失了两名有点智障的队友,他本能的向后退开一步远离面前这颗笑眯眯的核弹,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巧舌如簧有了怀疑,因为他好像不怎么会对付女人,但是他此刻能感觉到身后的大小姐露出了明显的敌意,虽然他有些紧张,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这位小妹妹............”洛言闭上眼睛,死马当活马医。

 

面前艾斯小姐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Д゚´)!! .......

 

成功了吗?洛言睁开眼偷偷向前看去,巴掌在他的视野中迅速放大。

 

啪~~~~!

 

“女人果然好难对付啊!”

 

惨叫声从不懂女人心的三个男生嘴里传出。

 

洛言捂着略微肿起的脸默默无声,柳铭摸着脑袋上的大包龇牙咧嘴,马丁捂着肚子浑身冷汗,三个男生在沙发上东倒西歪。

 

秦教授就坐在他们面前的办公桌旁,沈驭脱掉了风衣外套换上了简洁的衬衣,一旁的艾斯明显因为发泄而心情略感轻松,洛言他们误打误撞成为了艾斯发泄‘工作压力’的道具。

 

“洛言,夏音,马丁,柳铭。”秦教授缓缓地念出四个名字。

 

四个人缓缓的看向前面,等着下文,是不是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演讲或者说什么世界哪里爆发大战了需要你们四个去略施小计解决一下。

 

“人都到齐了就好,解散吧,明天上午集合。”秦教授锤了锤肩,说出了令在座人员傻眼的话。没办法,为了赶在马丁之前回到研究所,他从四川坐飞机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直接在研究所上空玩了把‘跳伞’,旁边的沈驭和没事人一样,但快要散架的老骨头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艾斯给他们安排个地方暂时住下。”秦教授继续揉着肩。

 

而虽然三个男生大眼噔小眼傻在原地但是并没有反对,因为他们的骨头和秦教授一样.........快散架了.........

 

洛言的脸上贴着消肿的膏药,不得不说这个奇葩的研究所里什么都有,洛言竟然还找到了中药铺,他随便找了些药在药铺碾碎敷上,为了迎合炎热的夏天还特意加上了些薄荷,凉凉的薄荷在火辣辣的脸上张开了一片凉爽的净土,当然他对配药略知一二,毕竟是在中药铺长大的孩子嘛。他走过大门,再次路过石碑,与打车来时不同他坐在一旁地公交车站,藏在站牌的后面默默等车,毕竟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了一张10元和几个硬币,打车的话恐怕连一半都不够,不知道是不是小小的自尊心作祟,他并不打算张嘴要钱,论钱的话他欠那个女孩太多了。

 

他想去这个城市里转转,去看一些当地的建筑和人们,从前他认为这种事毫无意义的,只是在学校里闲的发蔫,而现在却不由自主的想这么做,他就顺着他的直觉这么做了。洛言明白自己很不安,如同那些在名胜古迹上刻上‘XX到此一游’的人一样,他也想做出这种没素质的事,就像编个谎言安抚自己的心情一样,刻下名字可以让人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自以为是的愿望罢了,这种乱刻乱画的行为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从而联想:这到底是谁刻下的呢?人们只是会冲这种行为上吐上一口唾沫然后随意骂上两句罢了。

 

而且他明白不应该对这个世界抱有过多的期望,期望越多............

 

你就会越失望。

 

最后他决定去看看这座城市,不在这座城市上刻下什么,而是把这座城市的样子刻在脑海中,再次走道相同的地方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就会让他安心下来,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假的就够了,仅此而已。

 

洛言依靠导航下了车,全城WiFi,这是公国少有的没有经过什么争议就通过的福利建设提议。反对的声音大多数来源于那种社会阴谋论的拥立者,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是在茶前饭后议论下什么被监控信息的危险性啦之类的,但是显然他们宁愿冒着被监控的危险蹭WiFi,信息安全这也是如今的主流问题了,但是大多数人连多一层密码都懒得设置,反而茶余饭后不断地抱怨这种行为好像能让他们的信息更安全一样乐此不疲。

 

在洛言眼中。

 

世界依旧如往日一般慵懒,潮湿,暧昧..........

 

舒适............

 

洛言走到了商场之中,孩子们的喧闹声还有成人们的议论声充满了耳膜,他选择了当地知名的商场,尽管周围都是人,可他还是感觉的到自己心中的那份空虚,但是往日源于人群的那股潮湿慵懒的气息将他狠狠的裹了起来,让他的思考变得迟钝。

 

但是这种感觉却并不赖,还有些舒服。

 

“一杯可乐。”他走向了一家麦当劳,坐在一旁看着窗外,把右手拄在了桌上,左手把可乐杯移动到他嘴巴可以毫不费力的够到吸管的位置,盯着左边窗外的天空中的一点一动不动就像盯住玻璃上有块污渍,如以前一样,这种毫无意义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令人可以简单接受。

 

店外一个女孩的身影吸引了洛言的注意,不,她几乎吸引着商场这层全部人的眼球。

 

黄色微卷的长发自由的披散着,随着女孩的动作荡起落下,不接受任何束缚,起伏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活泼的裙子随着跳动微微撩起让人遐想不已,女孩正在和一群小孩子玩耍,她高兴的跳着,不顾及周围的目光,尽管目光中有一些人紧紧的盯着她的胸脯和裙子寻找那一丝转瞬即逝的武功罩门,但偏偏她就像知道一样骄傲的不屑一顾,当然洛言才不是因为这样看过去。

 

当然不是。

 

他从女孩身上感觉到了某种东西,某种和他一样的东西,与往常不一样这次他并没有观察到什么证据支持他的观点,但他就是感觉到了,凭直觉。

 

所谓‘物以类聚’说通俗点就叫‘烂鱼找臭虾’,洛言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感觉到女孩和他某些地方相同,但就是说不出来。

 

女孩似乎也感觉到了这股特殊的刺眼视线,骄傲的回敬了过去,叉着腰抖了抖胸脯,一副鄙视的模样,洛言干脆就叼着吸管撑着下巴继续看去,反正便宜不占白不占,白占谁不占,誓要找出那点相同。

 

“嗝~~~”

 

洛言打了个饱嗝,当然是水饱,他已经续了第三杯大可乐了,不知不觉的天色也暗了下来,他吸走最后一口可乐,将空杯扔入垃圾箱,向外走去。

 

正在与孩子们欢快玩耍的女孩忽然停下了,古灵精怪的转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她偷偷的跟上了那个让他不爽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