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赌约

北爱尔兰·托里岛

早在兰斯洛特、夏音、诗寇蒂三人来到托里岛之前,托里岛的守卫便迎接了另一位圆桌骑士。

托里岛执行总长,荣光骑士埃里温,第一时间便下了缄口令,而后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进行接待。

埃里温给对坐的青年倒上一杯威士忌,递过几根香烟。

因为他闻到了青年身上的酒味儿和烟味儿,想必对方也是个老烟枪酒鬼了。

可青年却没有接过,他只是躺在沙发上,用手贴着额头,气息有些紊乱,如同体力不支一般轻喘。

埃里温有些奇怪,因为在他看来对面的青年活像是个体弱的病秧子,可理智却告诉他,圆桌骑士应该是欧洲最强的一批异能者。

“莫德雷德卿,您来到此处,是为了迎击预言中的妖王吗?”

“嗯。”

莫德雷德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声。

“那就好,高文大人在几小时前来了通讯,要托里岛守军带着居民全员撤退,兰斯洛特卿也将前来此地。您两人不是一同前来吗?”

“不是,我比较近,所以来的快一点,而且,我还有别的任务。”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不该问的别多问,对你没好处。还有就是,不该说的别多说。”

莫德雷德坐起身来,用那双黝黑的眸子盯着埃里温。

虽然莫德雷德看起来脸色苍白,频频咳嗽,可当对上视线之时,埃里温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莫名感到一种压迫感。

“属下知道了,请问,对兰斯洛特卿呢?”

“也不必提,我在这里的事情,我希望只有你知我知。”莫德雷德说道。

埃里温点了点头,心里庆幸见到莫德雷德的时候看懂了他的眼神,告知属下们只是阿瓦隆之庭的总部人员来访。

“这里......为什么会驻守着一批异能者?”

莫德雷德问道,当他来到托里岛的时候,若不是高文的电话留言,他找不到这些混在普通人群中的异能者们。

托里岛的阿瓦隆基地伪装为一家化工厂,成员们也没有穿着标志性的红白制服,而是普通人的着装。

“这里是长老会实施『尤弥尔计划』的实验基地之一。”

“『尤弥尔计划』?”

莫德雷德有些疑惑,埃里温停顿了一下,想到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圆桌骑士,有权知晓阿瓦隆之庭的机密,便如实说道:

“在北欧神话中,主审奥丁(Odin)和他的两个兄弟将尤弥尔杀死并且用其遗体创造了人类生活的领域,身体化为高山,血液化为河流,尸体上的蛆虫变成光明精灵(Ljósálfar)与黑暗精灵(Dökkálfar),而矮人(Dwarf)起源于其腐肉。”

埃里温说罢,便不再继续,他相信莫德雷德能理解他的意思。

莫德雷德沉思片刻,便自言自语道:

“创造.....你是说,这是人工制造变种异能者的计划?”

莫德雷德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刚刚说完,便又抓住另一个。

“尸体......是在暗喻妖族,就如同尤弥尔的腐肉蛆虫诞生了精灵和矮人一样,长老会,打算夺取妖族的力量,制造新种的异能者吗?”

“正如莫德雷德卿所言。”埃里温点了点头。

“还真是....敢想敢做,蝼蚁...怎么能拥有人的力量。”

莫德雷德摇了摇头,眼中却有着复杂的光芒。

埃里温看了看表,此时是周六上午十一点,他的手下早就开始了撤离准备,将重要的实验体搬运上机,计划于十二点全体撤离托里岛。

像这样的基地,长老会控制着十几个,所以舍弃些设备虽然很让人心疼,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莫德雷德卿,属下要去做撤离前的最后检查了,请问还有什么指示吗?”

埃里温说道,站起身来。

莫德雷德依旧躺在沙发上,一副身体虚弱的样子,脸色病态般的发白。

“没有了,你去忙吧,我自由行动就可以了。”

莫德雷德回复到,闭上了眼,似乎是要休息一会儿。

埃里温本来即将要走出办公室,可却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本该去做,可却感到有些恐惧的事情。

“莫德雷德卿....能帮我个忙吗?”

埃里温说道,他转过身来,看着沙发上的莫德雷德。

“什么事?”

莫德雷德闭着眼说道。

“是一个....妖族的处决工作,属下..有些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

莫德雷德忽然笑了,可笑容只有一瞬便消失,接下来一言不发。

“可以拜托莫德雷德卿吗?那是个已经在弥留之际的妖怪,我们取走了它的妖晶,可它却还活着......”

埃里温说道,眼神有些害怕起来,不是敬畏,而是源于内心的那种不安。

这个实验体是一个弱小的月精灵,所经历的实验是为了测量妖族被分离妖晶之后的生命状态变化曲线,埃里温始终认为它下一刻会死,可没想到,经过了一个星期却还活着。

莫德雷德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两个字:

“地点。”

“就在B座大楼的地下设施,第6号实验仓,门禁是虹膜认证,您权限足够。”

埃里温说道,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好,我来处理。”

莫德雷德简单的回复道,便继续休息。埃里温鞠了个躬,将办公室的门带上,去检查撤离前的收尾工作了。

很快到了中午十二点,阿瓦隆之庭在托里岛的骑士们以及普通民众准时完成了撤离,最后一架运输机飞离了托里岛。

莫德雷德眯了一个小盹儿,但朦胧间却也能感觉到一股股的妖族气息,想必那些便是骑士们带走的实验体了。

身体中的虚弱感越来越强烈,莫德雷德几乎睁不开眼皮,但他还是强撑着坐起身来,准备去帮埃里温处理那件工作。

可当他站起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头晕目眩,再睁开眼,看到自己对面多了一个人....一个与他相貌一般无二的青年。

青年只是看着他,没有说什么,嘴角却翘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你...有完没完?”

莫德雷德皱着眉头说道,强打起精神,掩盖住自己的虚弱劲儿。

“你是指的什么事?”青年反问道。

“指的你输了的这件事,你关不住我,所以是我赢了。”莫德雷德说道。

“啊对,你赢了,洛言你赢了。”青年淡然的说道。

“不要白费口舌了,还有,我不是洛言。”莫德雷德回答道。

“巧了,我也不是洛言。”青年紧接着说道。

莫德雷德叹了口气,不打算和对方多做纠缠,可却听到青年在他身后继续说道:

“你真的,还记得你是谁吗?”

“我是姜离。”莫德雷德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不不不,你会这么想,是因为是我让你这么想的。”青年说道,脸上始终带着理所当然的微笑。

“哼,可笑,你为什么会要我这么想?逻辑不通......”莫德雷德反驳道。

“你忘了吗,我们打了个赌。”

“什么赌?”

“我们借助了噬妖火的能力进行了记忆融合,你接受了我的记忆,我接受了你的记忆,我们打赌,看谁到最后先认不出自己,谁的意志.....会先垮掉!”

青年说道,语气带有绝对的自信。

“可笑.......明明是我冲破了牢笼,将你反锁其中,可你却还想要搞些小把戏,不愧是你。”

“是吗?那你不要问我,问问你自己,你有没有洛言的记忆?”青年忽然说道,让莫德雷德为之一愣。

借着这个机会,青年继续说道:

“你看,果然你分不清自己是谁了吧,真是可怜。”

莫德雷德仅仅动摇了一瞬间,便恢复过来,冷笑着对青年说道:

“你也就只能呈口舌之快了,我很快......就能找到答案了。”

“对,我们的赌局,需要一个裁判......去寻找吧,如恩之泉,否则,我们分不出胜负。”

青年说道,他与莫德雷德对视着,此时,两人的眸子却都是黝黑色的。

青年的身影消散在办公室内,莫德雷德看到他消失了,这才缓了口气,又露出一副虚弱的样子。他抛去脑海中那些繁杂无用的想法,走向了埃里温所说的B座实验楼。

大楼之中多是些制药设备,外表看上去与制药厂一般,只有地下,才是阿瓦隆之庭真正的实验场所。

莫德雷德通过虹膜验证进入地下设施,前往第6号实验室,在路上,他便发现这里的空气中逸散着浓重的妖族气息,明明是现代金属工艺的研究设施,却有些地方放着神似欧洲中世纪的炼金工具,科技与神秘学结合,说不出的怪异。

莫德雷德也知道,阿瓦隆之庭并不是一个因为妖族出现才兴起的组织,相反,阿瓦隆之庭扎根欧洲接近几千年,据说起源于诸神时代,在历史中也在明面上登上舞台,便是教皇国的起源,在教皇国灭亡之后,重新回到暗处,直到妖族苏醒。

(教皇国,拉丁语:Civitas Ecclesiae,是754年-1929年间一个政教合一的君主制国家,位于欧洲亚平宁半岛中部,由罗马教皇统治,与神圣罗马帝国有着密切关系。)

这样一个组织,要说没有什么奇怪的神秘学手段,莫德雷德是不相信的,甚至有可能人家研究了几千年的妖族。

想到这里,莫德雷德便不由得回忆起夏央的南宫一族,也是有些类似。

说起来,南宫一族的妖力起源,便是祖先南宫舞阳与姜离的眷族契约。

莫德雷德很快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件用强化玻璃构筑的禁闭室,便于研究人员观察家记录,本来他还以为该是什么凶恶恐怖的妖怪,叫埃里温不敢面对。

可当他看到禁闭室中的对象之时,却也惊讶的睁大眼睛。

那是一个拥有紫色肌肤的少女,一席白色长发,身着纯白病号服,手脚被铁链锁住,仅拥有一点点的活动区域。

而莫德雷德能感知到,她身上的妖族气息微弱到接近消失,同样微弱的,还有那种名为『生命』的感觉。

莫德雷德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她从禁闭室里抬起头看到莫德雷德,疑惑的歪了歪头。

“你不舒服吗?生病了?”

少女问道,眼中暗淡的光芒略微亮了些。

“没事,再过半天......就会好了。”

莫德雷德回答道,这时她发现少女的身边有着几本书,都是一些故事和小说。

“埃里温大叔,今天不来了吗?他是不是也生病了?”少女问道,表情有些遗憾。

“嗯,他不来了。”

莫德雷德回答道,却有些疑惑起埃里温为什么非要让他帮忙处决。莫德雷德那时没有去读埃里温的表情,但他回忆起埃里温的语气,咂出了些愧疚的味道。

“真是可惜啊,埃里温大叔今天说好要给我讲故事的。”少女说道。

是因为这个妖怪长得像是人类吗,所以埃里温有了负罪感?

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奇怪,总是在些细枝末节的地方拥有不必要的怜悯,一边喊着要世界大战,一边却又关心家门口的野狗。

也对,人类就是这样胆小,只有当拥有绝对优势的时候,才喜欢用怜悯来给自己上妆。

莫德雷德忍不住冷笑,又看向禁闭室中的那名少女。

估计是因为撤离计划太过突然,所以才将这名濒死的妖怪少女留下了吧,而埃里温每天的探望,也就是来观察下实验体的生命特征。

果然,在残酷这件事情上,所有种族都是一样的。

什么时候,才能迎来一个平等,真实,桃源一般的世界呢,恐怕也只有在理论中了吧,毕竟只存在完美的理论,而不存在完美的世界。

所以人们会相信神,相信神能做到。

所以他才想成为神,想追求本不该存在的完美。

几千年前,他差点就成功了,能成为真正的神明,借助妖阳的力量对所有生命下达绝对的禁令。

可如今他却有些迷茫了,那样的虚假之物,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莫德雷德苦笑着,不再去思考,他认证打开了禁闭室的门,走进其中,坐在少女的身边。

若是几千年前,他肯定是会置之不理的吧,毕竟他是个足够冷血的王,可在失败之后,他可能也有所变化了,会被这种小妖怪触动心境。

“你是哪个族的?”

莫德雷德问道,随着他坐到身边,紫肤少女忽然感觉身体好像轻松了些,诞生了写久违的气力。

“月精灵一族。”

“是月吗........”

莫德雷德轻声说道,正如所有星宿神都与星辰有所关联,他所掌控的部分力量也和月亮有所关系,一周七天,正是月亮盈亏的周期,也是他身体状态波动的原因。

莫德雷德又看向少女,忍不住摇了摇头。她已经失去了妖晶,能活几天已经是奇迹,倒不如让她死的安逸。

莫德雷德打定主意,便准备进行处决,可少女却如同感觉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我要死了吗?”

面对少女的问题,莫德雷德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该死,他堂堂三王之首妖王混沌,竟然会有所迟疑。

莫德雷德忽然想起刚刚青年所说的那些话,眼神忽然挣扎起来,鬼使神差的,他随口说道:

“不会。”

话刚一说出去,莫德雷德就后悔了,因为这样他感觉到自己十分奇怪。

“别骗人了,我自己能感觉到,我很快就会死了。”

少女说道,表情有些失落。

莫德雷德那股妖王级的犟劲儿忽然就起来了,马上说:

“你自己感觉得不准。”

“我自己感觉得不准,难道还是你说的对不成?”

“嗯,我说的,自然就得是对的。”莫德雷德理所当然的说道,没有一点迟疑。

“算了算了,你们骗人的,只是,埃里温叔叔说好给我带这本书的后续的。”

少女举起手中的书,那是《萨勒姆的女巫》的上半卷。

“对,我们都是骗人的,那他给你说的自然不作数了。”莫德雷德又抄起了老本行,喜欢把人噎的说不出话来。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莫德雷德反问。

少女被气的够呛,她还没遇见过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嘞。满嘴都是些不能实现的东西,还硬要人相信。

“因为你实现不了。”

“我能,我说到做到。”

神说过的话,一定会是算数的。

“那你要怎么做?”

少女问道,让莫德雷德一时语塞,正当少女不高兴的嘟起嘴的时候,莫德雷德却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你......想做人吗?”

莫德雷德的问题让少女怔住了,她抬头看了看玻璃壁外,又看了看手边的书。

想做人吗?

“无所谓........”

少女说道,让莫德雷德有些意外。

他认为少女可以回答不想,因为人类实在是太过弱小短暂,也可以回答想,因为能活下来。

少女坦言道: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沉睡的时间,真的是太长了,醒来了,却也没有实感。”

莫德雷德忽然笑了,因为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里,让他伪装出的强势忍不住褪去,摇了摇头。

“确实,睡的太久了,连自己想要的什么,都忘记了。追求的是什么,力量,权力,财富,梦想,还犹有记忆,可理由,却模糊不清,激情更不用说,如岩浆冷凝。”

少女的眼中露出好奇,看了眼莫德雷德,发现他从衣服里又掏出一小瓶酒,喝下一口,脸上去浮现出痛苦之色,不断的咳嗽。

“你也是.......快死了吗?”少女问道。

“不,恰恰相反,我永远不会死。”莫德雷德说道,他站起身来,“我来救你吧。”他说道。

“为什么?”

“我做事,不需要理由。”

“是不需要,还是不去想?”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莫德雷德问道。

少女明显愣了一下,她还是不相信有人能让她活下去,可她却依旧动摇了。

其实,反正她也要死了,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

“想活。”

少女老实的说道。

“那这样,你求我,我就让你活。”

莫德雷德那股高傲劲儿又摆了起来,少女想了想,说句话对她也没有什么损失,便说道:

“我求你,让我能活下去。”

“好。”

莫德雷德答应道,像是很享受这种祈求似的过程。可马上他又剧烈的咳起来,少女刚想去扶他,却看到他已经倒在面前。

“喂,喂!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得休息一下,这里........还算安全。”莫德雷德轻声说道,“把手给我。”

少女闻言,便将手递给莫德雷德,看莫德雷德用手指在掌面上画下一个鹿角似的符号,指尖所过之处,留下漆黑浓厚的墨迹。

那墨迹忽然如活了一样蠕动起来,钻进少女的手掌中,她收到惊吓,猛地收回手,却看到手上的符纹已经消失,身体中的痛苦缓解,久违的有了些气力。

“你做了什么?”

“让你的身体状态稳定一下而已,现在,我需要休息,苏醒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找到我,这......就是我对你的考验,完成它,我就让你活下去。”

莫德雷德说道,强撑着着最后一点意识,拔出自己的匕首斩断少女的锁链,随即靠在一边合上双眼陷入沉睡,呼吸变得不再那么急促,显然是缓解了些痛苦。

少女的眼神忽然充满了迷茫,她攥了攥拳,感受着逐渐恢复的体力,下一刻眼神就立刻坚定起来。

她真的有活下去的机会了,她一定得活下去才行。

于此同时,夏音三人却也与托里岛咫尺相望,三人并没有立刻进入托里岛,而是用快艇侦查附近的海域,这也是他们选择海路的原因之一。

诗蔻蒂刚刚醒来,抬头发现已然日近正午,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兰斯洛特的大衣,心里感到一股暖意。

夏音正在拿着望远镜观察海域,兰斯洛特则直接下海,想找到些关于妖族出没的痕迹。

“诗蔻蒂,你醒了?”

“嗯,我们这是到托里岛了吗?”

“对,爱尔兰极北之地,我记得,你的预言之中,妖王是在冰面上出现的?”

“对,海水化成了冰层,具体位置的话,还要等晚上,凭借夜空星辰定位大致位置,然后凭借一些突出海面的礁石,或者是海岸形状确认具体地点。”

诗蔻蒂回答道,伸了个懒腰。

“你真的,要参加妖王讨伐吗?”

“嗯,我想面对我自己的预言。”诗蔻蒂说道,“我想证明给我自己看,我也能做些什么,我也.....努力过,而不是预言之后就袖手旁边,那样,我总觉得是我造就了那些预言的灾难。”

“你有战斗能力吗?”夏音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

诗蔻蒂一时语塞,夏音回过头,只是温柔的笑了笑。

“这些问题,你都要自己考虑啊,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但深思熟虑也是必要的。”

夏音刚说完,兰斯洛特就从水中冒了出来,回到船上,身上的衬衣湿透了紧贴着身体,露出几块匀称的腹肌。

“近海没有找到妖族出没的痕迹,还好,不用提前面对成群的妖族。”兰斯洛特松了口气。

对于他们来说,三个人去面对大群的妖族也是十分头疼的事情。

“我们现在确认了近海的安全,下一步便靠近托里岛,在周围确认妖王的出现地点。”兰斯洛特继续说道。

“我们先上岸吧,你要找个地方换身衣服,而且,我们也要等到夜里才能找到具体位置。”

夏音说道,便去驾驶快艇,朝着托里岛最近的港口前进。

三人又在近海附近探查了一段时间,在黄昏之时上了岸,此时托里岛已经变成了无人之地,阿瓦隆之庭联合皇室,撤走了此地的所有居民。

这里即将成为圆桌骑士阻截妖王的战场。

兰斯洛特知道,这里是长老会所辖的实验基地,『尤弥尔计划』对圆桌骑士来说不算秘密,但却罕有人知,三年前尤弥尔计划曾利用妖晶造就过两个无比强大的异类异能者。

长老会最终因为恐惧而试图将其毁掉,可那两个实验体却重伤着逃离了研究基地,生死未卜。那两个异能者,一个的异能是掌控范围内所有的元素,另一个是令范围内所有异能者的能力失效。

兰斯洛特曾经目睹过实验过程,让他想起了传闻中二战期间的反人道人体试验,所以他才极度厌恶那东西。

等这次阻截战结束,腾出手来,就把这里的设施毁掉好了,到时候,就赖给说是与妖王的战斗所波及。

兰斯洛特几人来到一间旅馆,想找些食物,可无奈三人都不太会做饭,最后只拿了些袋包装的三明治和汉堡。

兰斯洛特吃到半截,接了个电话,便苦起脸来。

“怎么了?”夏音问。

“高文说他没联系到莫德雷德,虽然给了他几十条留言,但却没有一声回复。”

夏音简单的哦了一声,却并没有纠结于此,毕竟,她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结果。

“那我们就以当前战力做计划吧,我擅长近距离战斗,你呢?”

“刚好是中远距离,我的异能是『逆向炼金』,随身携带也就四袋金币,能够快速进行异能攻击,我还有些储备黄金,大概一百吨左右,远程调用的话,需要时间,一般都是用来发动大规模魔能轰击。”

“能发动几次,什么规模的?”夏音问道。

“能一次打空,不过威力.....,,,,不好评估,我这么说罢,在黑龙阻截战的时候,我借助杰兰特的魔力扩充,打空了欧洲九成的储备黄金,一万多吨吧。”

“结果呢?”

“结果被黑龙接下了,我觉得,如果有十万吨,能直接把黑龙打半死。”

兰斯洛特想了想说道,他的魔能轰击,理论威力无上限,不过每打一次,就会有无数的黄金在地球上永远消失。

虽然一万吨黄金基本让欧盟经济瘫痪,但仔细想想,就算以文明倒退为代价,如果能换来击退黑龙的结果,也绝对是赚的。

“那你这一百吨......”

“我还有其他用法,我能把这些黄金转换为魔力,施展血魔法。应该能和妖王过几招。”兰斯洛特说道,却让诗蔻蒂大吃一惊的转过头来。

“血魔法.....你!!”

“嗯,我不仅仅是异能者,还是半个血族。”兰斯洛特坦诚的说道,毕竟,接下来要面对妖王,容不得他再藏些什么。

夏音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

“那我们....胜率渺茫,我也仅仅是能和妖王过两招的强度。”

“但我们还有机会,如果我们遇到的只是个普通妖王的话,只要不是神话之中主神的存在,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一战。”

兰斯洛特说道,对于人类来说,每个妖王的强度都是个迷,抛去黑龙这种异类来说,一般在阿瓦隆内部认为,妖王级生物,强度为4~10倍圆桌骑士的概念。

如果莫德雷德可以来,那么他们三人应该能够勉强击退入侵的妖王,可两人的话,却有些勉强,但这些也都是写无凭无据的设想。

“天也快黑了,吃完饭,你们两个去找找妖王出现的位置吧,我得做些准备。”

夏音说道,擦了擦嘴,便走向自己的房间。

反手关上门,夏音便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她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就是打算给兰斯洛特和诗蔻蒂留些独处的时间,他们间看起来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夏音深吸了一口气,却不由自主的摸上腰间的刀柄,她现在配了两把刀,一把是原先的妖刀『离』,另一把则是研究所打造的科技到『折径』。

可她却还是更中意那把古朴的妖刀,因为那把刀中充满了回忆。

曾有一段时间,她把自己的存在意义寄托到刀上,可现在却不同了,她得坚强起来,迈出步子,才能去追寻些什么东西。

夏音想将刀从腰间解下好去洗个澡,可就在此时,她却忽然发现,妖刀好像在微微震颤着。

她拔刀出鞘,发现妖刀的刀面的碎痕之上,正在闪起微微辉光。与此同时,一股本能的渴望沁入脑海,指引着她朝向西北方向。

那里有着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这把刀。

这种感觉,她曾经感受过......

而能召唤这把妖刀的.....应该只有一个人。

夏音的心脏忽然砰砰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