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梦中蝶

夏音与兰斯洛特坐上前往北爱尔兰的飞机,不过两个小时,飞机就到达了北爱尔兰首都-莱特肯尼。

两人走下航班,却听到飞机后方传来一阵吵闹声,兰斯洛特依旧朝着原方向走去,可夏音却有些在意。

“兰斯洛特,不去看看吗?好像是....小女孩子的求救声。”

“夏音你的感官还真是敏锐,不过小女孩的话,还是去看看吧。”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毕竟也是圆桌骑士的一员,若是举手之劳的话,帮助淑女也是绅士喜欢做的臭屁事。

夏音先行朝着飞机后方走去,那里是行李的收纳之处。

而就在打开的行李舱甲板上,几个身穿工作服的男人正在拉扯着一名金发少女。

“你们放开我,我要报警了,警卫!警卫!”

“不劳烦你报警,我们这就给你送警察局去,快说,你是从什么时候混进货物仓的?”

机场工作人员直接将小女孩架了起来,就准备带着她去保卫室,移交给当地警察调查。

这个小家伙不知道怎么就藏到了飞机行李仓之中,直到卸货的时候才被发现,而这辆飞机的航线中经历多个国家,也许是他国的偷渡客。

“你涉嫌偷渡,准备去警察局接受询问吧!”

“我没有啊,我招供,我是从伦敦机场藏进来的,就是到北爱尔兰,我想去克里岛。”

金发幼女不断地说着,可工作人员却没有搭理她,反而继续往外驾着走,终于她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喊到:

“放开我啊,我是皇室第七皇女,诗寇蒂·诺恩斯,放开我,你们都宣誓过要向女王效忠的!”

“但我们没发誓要向皇女效忠!而且,皇室我记得是姓伊丽莎白的。”

工作人员敷衍道,心想这家伙一定是无计可施了,才冒出一句自己是皇女。

“你们,你们这是叛乱!叛乱!”

金发幼女不停地大喊着,让夏音有些不忍心,可她却敏锐的注意到,兰斯洛特的脚步忽然停了,维持距离在一个特别远的地方。

“兰斯洛特?”

“啊?夏音小姐.......我想,嗯,我对金发幼女过敏!”兰斯洛特急中生智的说道,用大衣衣领遮住了自己的脸。

夏音也没有多问,便朝着工作人员走去,解释道:

“抱歉打扰一下,这孩子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约好出来,可她的机票丢了,我原本以为她回家了的,可没想到.......”

夏音刚刚说完,就看到诗寇蒂的表情楞了一下,于是她赶快给诗寇蒂使了个眼神。

诗寇蒂明白过味儿来,便赶快装出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

“对对对,我不甘心啊,凭什么我的机票丢了,我也要出来玩啊!”

工作人员犹豫的看了看手中那正在挣扎的金发幼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哦,对了,我们是皇室所属的特殊搜查队,有皇室特批的搜查证,可以相信我们。”

夏音说道,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个圆桌骑士,那家伙是从高文那里拿到了特批搜查证的。

“兰斯洛特,证件给我用一下。”

夏音转过身招呼兰斯洛特,可兰斯洛特却把领子立的更高了,一小步一小步的走了过来,掏出口袋中的搜查证。

夏音接过搜查证给了工作人员,而后者就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便将证件交还。

“您的证件确实无误,我们愿意相信您的证言,丢失机票这件事我们也能理解,不过建议还是不要钻进行李舱,也许会遇到危险。”

“对不起,确实是我们办的不妥当。”

夏音笑着致歉,牵过诗寇蒂的手。工作人员也没有再追究。

“既然来了,那就祝您朋友玩的愉快,向女王致敬。”

“多谢,向女王致敬。”

夏音也礼貌地回答道,转身准备带着诗寇蒂离开,可她却发现自己也拉不动身边的金发幼女了。

夏音好奇的看过去,发现诗寇蒂的眼睛瞪圆,死死地等着用高领子遮住半张脸的兰斯洛特。

“怎么了,诗寇蒂,有问题吗?”

夏音问道,她刚刚从少女的呼喊中清楚了她的名字。

可诗寇蒂却没有回答夏音,只是挣脱了夏音的手,径直的朝着兰斯洛特走去。

而兰斯洛特却转过身去,只给了诗寇蒂一个后背。

“转过来!”

身后的金发幼女发出无理取闹的声音,兰斯洛特顿时感觉到有些坏事。

果然......被认出来了吗.......

他东躲西藏了好几年,却在这种情况下被认了出来。

不行,他得找个法子糊弄过去!

兰斯洛特刚在脑子里编排谎言,可却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压力。

诗寇蒂一下就跳了起来,从后面用双手搂住了兰斯洛特的脖子,像是要让人窒息一样死死地勒着。

“这位......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兰斯洛特大喊道,本想挣脱身后的诗寇蒂,可诗寇蒂的日常课程中,也有‘空手道’这一课程的存在。

下一刻诗寇蒂借助全身体重一使劲,就把兰斯洛特摔在地上,用自己的双腿对着兰斯洛特的脖子施展了‘十字绞杀’。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兰斯洛特翻着白眼说道,可却听到诗寇蒂反驳:

“我说我是找人的了吗?”

“那您是干嘛的啊?”兰斯洛特心中一凛,马上改口。

“你认识......克利迪弗·诺恩斯吗?”诗寇蒂问道,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

“不不不,我不认识。”

“不认识谁?”诗寇蒂追问。

“我不认识克利迪弗·托克斯。”兰斯洛特赶快说道。

可诗寇蒂的双腿却绞的更紧了,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我问的是.....克利迪弗·诺恩斯!你为什么知道他的形式是‘托克斯’!”

兰斯洛特的表情逐渐崩溃,明白自己上了当,恐怕是在再也糊弄不过去了。

“我亲爱的克利迪弗哥哥.......就是你吧,虽然经过了六年,可我是不会认错的,绝对不会!”

诗寇蒂继续说道,凶恶的语气却带上了些许哭腔。

“你丢了我下了六年,一声不响的消失了,你知道.......我这六年里每天都在想什么吗?”

“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我叫兰斯洛特,是阿瓦隆所属异能者!”

诗寇蒂没有理会,只是继续说道。

“我这六年......每天都在想,给你一发十字绞杀!”

话音刚落,十字绞杀便瞬间施展,伴随着脖颈传来‘嘎’的一声,兰斯洛特的视野变得一片昏暗。

先是在火车上被普通歹徒一记枪托放倒,后有被金发萝莉一发十字绞杀夺命。

兰斯洛特昏迷之前,脑海中只能企盼着全程见证这些的夏音小姐不要多嘴,否则......

他一定会成为全圆桌骑士的笑柄的。

夏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兰斯洛特躺在地上耷拉着双臂,不过她好像多少听懂了一点。

好像是.....

Emmmm..........

肯定是兰斯洛特做了不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夏音便走上前去拍了拍诗寇蒂的肩膀。既然是兰斯洛特的熟人,那也要暂时照顾一下。

两人找了辆计程车,将昏迷的兰斯洛特给扔到了副驾驶,两人一起坐在后座。

“司机师傅,找一下交通方便点的旅店。”

夏音说完,就扭头看向稍有安分的诗寇蒂,正好看到她低着头,有些纠结的玩手指。

“诗寇蒂,这么称呼你可以吗?”

“啊,可以的,您是.......”

“叫我夏音就好了,夏国人,目前暂时隶属阿瓦隆之庭。”夏音简单的介绍到。

诗寇蒂欲言又止,引起了夏音的注意。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好了。”

“哦,那.....克利迪弗哥哥也是隶属阿瓦隆之庭吗?”

夏音皱了下眉头,指着副驾驶那个昏迷的家伙,问道:

“你说的是,兰斯洛特?等等.....他好像说过自己的原名叫做.......”

夏音仔细的回想着,可却记不起那一大长串。

“克利迪弗·托克斯?”

“对对,就是这个!”夏音回答到,心想少女果然没有认错人。

“那夏音小姐,是管他叫兰斯洛特的吗?兰斯洛特........阿瓦隆之庭......是圆桌骑士!”

诗寇蒂喃喃道,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毕竟她刚刚被圆桌骑士轮番护卫,还碰上了个最不是人的莫德雷德。

“是,你很了解这些?”

“对啊,我说了,我是第七皇女,本来有一名圆桌骑士担当护卫的,可是那家伙.......算了不提了!”

诗寇蒂说道,让夏音小小的意外了一下,她还以为这个第七皇女只是随口胡说。

诗寇蒂马上继续问道,眼里带着些许戒备:

“对了,夏音小姐,您和克......兰斯洛特是什么关系啊?”

“同事关系,几天前被分到一个组执行任务。”

“哦,是这样啊........”

诗寇蒂说道,不由得心里松了口气,可有听到夏音反问:

“那你呢,和兰斯洛特是朋友吗?”

“哼!怎么可能!和他........其实......也算是啦。”诗寇蒂的声音越来越小。

“还有我想问,你为什么会去到货物仓啊?”

“我身上没带钱,可又必须得来北爱尔兰,所以被逼无奈.........嗯?夏音姐你是异能者?等等.........兰斯洛特是圆桌骑士!”

诗寇蒂惊讶的睁大眼,找到了自己的援军。

“嗯,是的。”

“那你们一组的话,夏音姐也是圆桌骑士吗?”

“不是,我是夏国方面派来的协助者,没与圆桌骑士较量过,不过应该差不多吧。”夏音回答道。

诗寇蒂又忧郁起来,她本来是想找个帮手,可又想到了莫德雷德那些气人的话,便不想依赖他人。

“夏音姐,你们是来执行任务的吗?方便.........”

“嗯,没关系,我们主要是来侦察的,据报告在北爱尔兰与妖族发生了冲突,可能会有庞大的妖族势力,而我们就是来相关情报。”

诗寇蒂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这样看来不是她寻求帮助,而是她去提供帮助才对。

这就没问题了鸭!

“夏音姐,我有一个情报!”诗寇蒂举手说道。

夏音投以疑惑的目光,迟疑片刻:

“说说看。”

“北爱尔兰·托里岛,在后天,也就是周日夜晚,可能会出现一位妖王(魔王)。”诗寇蒂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不是怀疑你,只不过......”

“我也是半个异能者,能力是.........预知梦。”诗寇蒂回答道,她生怕夏音不相信,便继续补充:

“我曾经准确的预知过黑龙降临,阿瓦隆之庭内部应该很清楚,你可以等兰斯洛特醒来问一问。”

“那有没有更详细的描述,比如说这位王的外表,类别?”夏音追问。

“在预知梦中,他没有完全浮出冰面,一部分像是一只类似章鱼,很多触手,上面有吸盘,体型巨大,比轮船大很多倍。还有.......触手是深绿色的......还有.........”

诗寇蒂在努力回忆着细节,可这时候兰斯洛特却刚好醒了,他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刚才梦到了自己去世的老爹在河对岸和自己招手。

一定是个梦,连带着碰到诗寇蒂那一部分。

说实在的,兰斯洛特十分亏心,毕竟自己六年前不告而别。

“兰斯洛特?”

夏音在后座呼唤到,兰斯洛特转过头去,揉了揉眼睛,看到车子后座上正坐着一名十分眼熟的金发萝莉。

正如六年后诗寇蒂能认出兰斯洛特,兰斯洛特自然也一眼认出对方。

长高了.......

兰斯洛特皱起眉。

就长高了那么一点点?

“兰斯洛特!”夏音又呼唤到,让兰斯洛特的注意力回到现实。

“什么事?”

“黑龙降临世间,是皇室的诗寇蒂小姐预知的吗?”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

诗寇蒂咬着嘴唇红着眼睛,显然又要打算和兰斯洛特算账,可她却忍了下来,告诉自己正事优先。

“我预知到在后天夜里,会有一名强大的章鱼怪物出现在托里岛!”

“什么,你预知到了!”

兰斯洛特惊讶起来,随后感觉到了事情不妙。

显然,在此处与神秘妖族的冲突恐怕也不是偶然,也许正如他们的假设,在这附近真的存在某个妖族势力。

诗寇蒂又重复了一遍自己预知梦的细节,可几人依旧无法判断那妖怪的危险性,但也将其定为妖王级别。

“兰斯洛特,是否可能请求支援,只有我们的话不保险。”夏音询问道。

“可以,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黑龙阻截战刚刚过去,圆桌骑士们都各有负伤,现在拥有完整战力的人太少了,偏偏这个时候........”

兰斯洛特苦恼起来,回想圆桌骑士各自的状况,一边继续说道:

“我会向高文求援的,高文倒是恢复的很快,不过他正在指挥处理各地暴乱,不太可能来,其他人......稍微康复好一点的可能都在执行任务。”

夏音点了点头,但却立刻叫住了司机,转头就去附近的港口。

现在已经是周五晚上,距离神秘妖王出现还有两天,看交通方式的话,去克里岛最快的方式就是租一艘快艇。

兰斯洛特回答完问题就赶快转过头去,不去看身后那催命的青梅竹马。

可一股寒气却依旧从背后缓缓溢出。

计程车很快到达了港口,夏音与诗寇蒂去找船行租船,而兰斯洛特则打电话给高文汇报。

电话接通,高文那边传来的依旧是钢笔唰唰的声音,显然是依旧在忙碌。

“兰斯洛特吗,什么事?”

“高文,你知道关于北爱尔兰托里岛的预言吗?”

“预言?你指的是第七皇女诗寇蒂?”高文疑问的声音传来,显然并不知情。

“对,我和夏音在前往北爱尔兰的途中遇到了诗寇蒂,据他所说,两天之后会有妖王出现在托里岛,北爱尔兰地区的极北小岛。”

兰斯洛特讲完,却没有得到高文的立刻回复,他能感觉到高文似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高文才继续说道:

“诗寇蒂.....现在应该是和莫德雷德在一起才对啊。”

“具体情况不清楚,可能是自己偷跑出来了,你也知道诗寇蒂的脾气......”

兰斯洛特无奈的说,可他不知道,这次真的冤枉自己的青梅竹马了。

“第七皇女真是胡闹,这种预言竟然不通知皇室和阿瓦隆。”

高文语气中带着责备,即使儒雅随和似他,也有了几分火气。

“好了,我们不要追究无法挽回的的事情了,高文,圆桌骑士还有多少人,按照我们与妖族的对战经验,至少三名圆桌骑士才能和一般的妖王匹敌。”

兰斯洛特想了想,又补充道:

“当然,前提是对方不是神话传说中的主神,也不是黑龙那种规格的对手,但这次的对手未知,无法依据神话传说参考其强度。”

高文迟疑片刻,很快在面前的纸上将圆桌骑士的姓名罗列一排。

“兰斯洛特.......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没关系,我亲爱的骑士长,今年我就没听过好消息。”兰斯洛特撇了撇嘴。

“圆桌骑士中,剩余完整战力,且能在两天之内赶到北爱尔兰的,只有你.......和莫德雷德。”

“我和莫德雷德吗?”兰斯洛特重复了一遍,“我的话还有一招能使,可以短时间内发挥完整战力,莫德雷德的状态呢?”

兰斯洛特问道,因为莫德雷德是新晋的圆桌骑士,而且神秘至极,对他来说就如同陌生人一样。

“莫德雷德......不好说。”

“高文你也不清楚吗?”兰斯洛特为难的拱起眉头。

“嗯,莫德雷德应该状态还可以,但这家伙太自由散漫,可能不太好调度,但现在这个时候了.......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过去!”

高文坚决的说道,从办公桌上站起身,看向北爱尔兰的方向。

“那应该可以尝试阻截一下,我们这边还有夏国的南宫小姐,她应该拥有完整的圆桌级别战斗力,加上我和莫德雷德,就由我们来阻截妖王。”

“需要其他援军吗,托里岛当地的话,还有几位荣光骑士。”

“不用了,三位圆桌级搞不定的话,几个荣光就是添头。”兰斯洛特回答道,却忽然意识到些不寻常的地方,便马上追问:

“高文,你说托里岛有几位荣光骑士,我记得托里岛应该不是我们的据点吧?”

“说来话长,托里岛.......有长老会隐藏的研究设施,所以会有骑士镇守。”

“长老会的.....研究设施?是......那种.......”兰斯洛特双目微凝,有着一丝不忍与厌恶。

“兰斯洛特,不要继续说下去了,这个有争议的问题应该在今年庭议时再讨论,不是个人所能决定的。”

“我知道了,高文,我会尽力不去想那些的........”兰斯洛特强压下心中的恶心,平静的说道。

“好,我0会通知那里的守军与原住民撤退,但研究设施什么的.....我就没法保证了。”高文说道,似乎另有所指。

“也就是说......我可以砸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说,执行命令,命令之外的事情怎么都好,兰斯洛特!”

高文下一刻便挂断了电话,可兰斯洛特却忍不住笑了,果然,他们的骑士长永远也不会令人失望。

兰斯洛特刚结束通话,便看到夏音已经租到了船,正在朝他招手。

三人在快艇上再次相聚,兰斯洛特有些不好意思的和夏音说明了自己的请求,毕竟夏音是研究所的友军,他也没有权利直接命令她去和妖王死战。

“没关系,工作就是工作,而且若不阻截妖王任由其逼近大城市的话,也将会生灵涂炭。”

夏音如此回答道,让兰斯洛特不由得有些敬佩起来,而后他便头疼的看向诗寇蒂。

“诗寇蒂.......等到了克里岛,你就和那里的住民一起离开吧。”

“我不回去,绝对不!”

“你别无理取闹,这件事没得商量!”

“你谁啊你,凭什么管我?兰斯洛特先生,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才对吧?”诗寇蒂一扭头,双手交叉胸前,一副生气的样子。

夏音叹了口气,主动接过船舵,让兰斯洛特去和诗寇蒂沟通。

可这样兰斯洛特反而心虚了起来,但还是强撑着走到诗寇蒂身前。

“诗寇蒂,听我说,我承认忽然消失是我不对,我就是克利迪弗,但那也是以前了,现在我是圆桌骑士兰斯洛特,我也有我的职责,我要去阻截妖王保护民众,而皇女殿下,我也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诗寇蒂冷哼一声,却眼神不善。

“对对对,你们都是这样,觉得我胡闹,你是圆桌骑士,那我呢,我是第七皇女,自小就有人告诉我,你有责任为这个国家着想,有责任为了国家的未来而努力,可现在呢,我做了些什么?”

诗寇蒂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终于把莫德雷德那句刺她最痛的话说了出来:

“我一直在做什么?我在预言妖王降临,我的预言指引着骑士们去送死!预言灾难,可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依靠别人,是不是很不负责!”

诗寇蒂咬牙看着兰斯洛特,红着眼睛,里面充满了对自己的质疑,却也伴随着势必得到答案的决心:

“这次,我自己预言的灾难,我要自己解决,解决不了就于此死亡.......那也一定就是我的宿命,也许,预言的后半段,就是我注定会死在托里岛。”

“胡闹,你的预知是注定的,你又能做些什么?”

“那既然都是注定了,那你管我做什么?反正结果不会有区别,只是.........这样.......”

诗寇蒂抬起头,笑着说道。

“对.....这样,我会好受些。就是自我满足而已,我再也受不了了,自己这好像制造灾难一样的预言,我甚至搞不清楚,是灾难存在所以我将之预言,或者是我之预言制造了灾难。克利迪弗哥哥,你知道答案吗?”

诗寇蒂的表情逐渐变得失落起来,笑容更像是对自己的讽刺,坐在游艇的边上,也不去看兰斯洛特,而是看着海面。

夏音用手势将兰斯洛特喊了过来,从外衣口袋中拿出了块巧克力交给他。

“什么意思?”兰斯洛特挠了挠头。

“嘘~~小声点。”夏音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就是说,你去哄哄人家,让她先睡一觉吧,她现在的状态不好,总是在胡思乱想。”

“那我觉得,我应该给她疏导疏导心理问题。”兰斯洛特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脑袋里有没有浆糊!”夏音无奈的说道。

“什么意思。”

“诗寇蒂现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让她先吃口零食,睡个觉,而且.......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坚持的,不让她去做,她即使离开了,也一定会心心念念。”

夏音说道,推了把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觉得她说的也有点道理,便硬着头皮来到诗寇蒂旁边,递给她那块巧克力。

“饿了吧。”

“不饿。”诗寇蒂说到。

兰斯洛特无奈的坐在诗寇蒂身边,将巧克力撕开再递给了她。

“喏,我记得你挺爱吃甜食的,没有马卡龙,巧克力先凑活下?”兰斯洛特问道。

诗寇蒂闹别扭似的扭过头,一把拿过巧克力。

“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人啊,国破家亡的时候,还要纠结是吃马卡龙和巧克力?”

“好像是这样,我记的小时候又一次伊丽莎白奶奶忙着要出门接待来访的德国总理,可你非要吃马卡龙,就抓着奶奶裙子不放,最后还是我帮忙解决的。”

兰斯洛特认真的回忆道,让诗寇蒂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那时.......那时我还小,不作数的!不算!”

诗寇蒂咬了口巧克力,气呼呼的看着兰斯洛特。

“诗寇蒂.......”

“干嘛,别劝我,这次我一定要去,不要再劝我了。我认为,你应该是最了解这种感受的。”

“好吧,你先吃点东西,睡一觉吧,我们不谈那些。”兰斯洛特说道。

诗寇蒂哼了一声,但显然抵触心理减少了很多。

“那我们说说,你这六年干什么去了?一声不响的消失,再见的时候已经成了圆桌骑士。”

“发生了很多事情吧,但我必须得成为异能者,时代已经变了,想要做点什么,方式也要变。”兰斯洛特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感慨。

“不对.....圆桌骑士的话,你为什么不找我来啊,阿瓦隆也是在欧洲啊,或者说.......你故意躲着我!”诗寇蒂恍然大悟,看着兰斯洛特的眼神目光如针。

“啊.....不不不不不不,我真的是,工作太忙了!”兰斯洛特被说破小心思,赶忙否认。

“那...........你给我讲讲这六年发生了什么?”

“真要讲?”兰斯洛特犹豫道。

诗寇蒂用怨念的小眼神盯着,那样子委屈的就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

“我最尊敬的克利迪弗哥哥.......”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