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命运女神

莫德雷德满足伸了个懒腰,躺在沙发上翘着腿思考等会要吃什么。

这几天他过的还算是舒适,算是让那个无法无天的皇女收敛了许多,当然,其中诗寇蒂也想过很多损招,比如故意用莫德雷德的牙刷刷厕所,故意吃饭的时候手一抖把菜往莫德雷德身上甩,又或者在莫德雷德洗澡的时候把衣服偷走。

结果...........

只要被莫德雷德发现,那就是结结实实的一顿打,至于什么甩菜汤什么的,莫德雷德自己平时就够邋遢的了,倒是诗寇蒂最后受不了那味儿了,如果被偷了衣服,莫德雷德直接光着走出来,心想着反正老子不吃亏。

莫德雷德就本着无所畏惧,逮到就打的处事原则,毫不怜香惜玉的施加适度暴力。

几天下来,诗寇蒂发现自己作弄高文他们那套东西在莫德雷德面前一点不管用,这个家伙生活上毫不检点,思想上极其肮脏,加之手段超级残忍,还没有一点对小女孩不好意思下手的廉耻心。反而是她都快要被莫德雷德整出心里阴影了。

莫德雷德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一点,便从沙发上起来,去柜子里拿出一盒泡面,两分钟的功夫就做开一壶水,给自己做顿迟来的午餐。

就在这时,正好看到诗寇蒂也下了楼,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大号T恤,上面印着‘super man’和几个‘yo-ho yo-ho’的字,脚丫光着踩在楼梯上,扶着扶手往楼下走。

“莫德雷德......莫德雷德.........”

诗寇蒂揉了揉眼睛,也打了个哈欠,糟乱的头发像是炸了毛。

“给本公主......也泡一桶。”

“收到。”

莫德雷德回答道,又拿出一桶泡面沏进开水,撕开调料包。

要说这两人最和睦的时光,那该是刚刚醒来的这半个多小时了。

拜莫德雷德所赐,诗寇蒂短短几天也变成了夜猫子习性(为了等莫德雷德先睡觉然后在他脸上画东西,莫德雷德晚上睡得比较沉)不仅作息时间改变了,甚至堂堂皇女也变得........邋遢了。

记得以前诗寇蒂是一定会早起的,然后穿上一身漂亮的衣服在花园里喝早茶,吃她喜欢的马卡龙,过后她的私人教师就会来给她教学,可如今..........

卫生间落里那个便携的小镜子,那里面正映着一个身穿大号白T恤的乍毛邋遢女孩

诗寇蒂挠了挠头,看向那个十分陌生的自己,也如大人模样般叹了口气。

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就这个小镜子,还是她从不知道哪个柜子的角落翻出来的,要说一个邋遢到死的青年和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都在家务方面很懒。

诗寇蒂叹了口气,想到身上还穿着莫德雷德的旧衣服就很无奈,她昨天实在受不了去洗了自己的衣服,所以只能用嫌弃脸接过莫德雷德的T恤。

正当诗寇蒂发愁的时候,她却忽然闻到了泡面的香味。

果然,莫德雷德那家伙.........

又没有等她!

诗寇蒂一路小跑回了客厅,发现莫德雷德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泡面,她也从水壶旁小心的端起自己那一桶,飞快的放到桌子上然后吹了吹怕热的手。

“吃饭啦~~吃饭啦~~”

诗寇蒂两眼放光的看着泡面,因为中午起床的话确实会很饿。

记得她前天故意打翻了莫德雷德的泡面,结果莫德雷德毫不犹豫的抢了她那半碗,连晚饭都没给她吃,那天真是度日如年。

想不到,堂堂一个皇女,竟然也有为吃泡面而欣喜的一天。

不过这也没办法,对于诗寇蒂来说,一日三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就是泡面。晚上莫德雷德做的那些东西,不是煮胡萝卜,就是迷之杂烩汤,反正就是开局一口锅,什么都往里扔,再添点调料,齐活。

她也有逮到莫德雷德自己晚上偷吃东西,应该是坚果什么的吧,磕的嘎嘣嘎嘣响,都能让人错认为是石头,但莫德雷德总是否认,而且诗寇蒂也没有找到藏起来的零嘴。

对了对了,说起还算好吃的,还有泡面香肠。

诗寇蒂想到这里,就伸手向桌子上的那根香肠,那可是她珍贵的定量配备补给。

可香肠却被莫德雷德先一步按在桌子上,诗寇蒂马上抬头质问。

“喂,莫德雷德,这根是我的,每天起码会给你一根香肠吃泡面,这是你说的原话对吧。”

“关键是,现在没有香肠了。”

“你按着的那不是最后一根?”

“那根是我的,你的没有了,吃完了,谁让你第一次吃的时候非要扔掉一根,浪费食物,所以你今天没香肠吃。”

莫德雷德义正言辞的说道,就要把香肠拿过来,可却被诗寇蒂死死的拽住,往她自己那边拉

“莫·德·雷·德·卿........(咬牙).....你不会要和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十五岁少女抢吃的吧。”

“没关系......(手上使劲)......这东西没营养的,晚上给你吃蔬菜,营养丰富。”

“你快拉倒吧,你那煮萝卜煮青菜什么的还是自己吃吧,我要吃·香·肠!”

诗寇蒂使劲的往自己那拉,可却感觉自己确实没有莫德雷德力气大,便挣扎着说道。

“喂,莫德雷德你过分了,好歹我也是你的雇主吧,给钱的好不好,你就连根香肠都不舍得吗?”

“给钱的又不是你,是克林管家。”

“那克林管家给你多少钱啊,总不会买根香肠都要心疼吧!”

“emmmmm.............”

莫德雷德忽然心虚手上一松,诗寇蒂香却因为惯性向后倒下躺在沙发上,她一下挺坐起来,看见莫德雷德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电视和吃面,这让他不禁好奇起来。

“喂喂喂.........克林管家.......到底给你多钱啊?”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香肠给你了给你了,小孩子不要乱问。”莫德雷德目不斜视的看着午间新闻,像是要做研究的学者一般,这就让好奇宝宝诗寇蒂心里痒死了。

“多少钱,多少钱?”

莫德雷德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视机,伸手比了个一。

“一万英镑?一个月给你一万英镑?”

“嗯。”莫德雷德脸不红心不跳的答应道,估计诗寇蒂要是知道这家伙趁机漫天要价日薪一百万还要和她抢香肠加给她旧衣服穿,那非得气的当场疯掉。

“一万英镑很多啦,可你还跟我抢香肠,我可是没有收入的穷苦人。”

“皇女哪来的穷苦,没有什么零花钱的吗?”

“有......没带出来。”诗寇蒂小声回答道。

“好吧,所以你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用,这都是在我的工资里扣的。”

“我吃什么了?泡面还是香肠,我用你什么了,一件旧衣服,还有两套一次性牙刷牙膏用了五天,还有什么?”

莫德雷德一时语塞,也不再和诗寇蒂辩驳,诗寇蒂忽然感觉从心头涌上来一股成就感,就像是打游戏在boss面前死了一天,然后终于砍出一刀暴击过关那样的感觉。

爽!

诗寇蒂顿时得意起来,可她在这五天之内也学聪明了,强行忍住了自己想嘴臭损人的冲动,不行不行,她得就着这个势头,弄点实际的。

“咳咳.....咳咳......”

莫德雷德扭过头拧着眉头看着诗寇蒂,不知道这家伙又要搞出什么鬼东西,有句话形容诗寇蒂就很贴切,‘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个任性毒舌的皇女被他用暴力教育了好几天,但还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就非得搞出点大新闻来。

“莫德雷德,我是说,我想出去买点东西。”

“出去?”

“出去不是重点啦,是买点东西。”

“你有钱吗?”莫德雷德发出了直击灵魂的质问。

“呃........所以要找你去啊,我承诺,绝对花费在一百英镑以里,不算无理取闹吧。”

“一百英镑,你要买什么啊?”

“最少我要买一身备用衣服吧,你看这T恤,多没品味。”

诗寇蒂说道,却看到莫德雷德白了她一眼,于是她赶快停止了自己的吐槽行为。

“我是说,你看这个T恤上这个‘super man’,哪是女孩子穿的啊,怎么也得要个‘super lady’对吧。”

“呵呵,你穿个‘life loeser’最合适。”莫德雷德反击道。

若是说莫德雷德能治理住诗寇蒂的法宝,那就是比她更不讲理,比她更毒舌。

诗寇蒂眼看就要爆发,可还是强忍了下来。

“你看,女孩子总要有些要买的东西啊,天天闷在屋子里,你把门窗都锁死了,我总得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吧,你看你都从克林管家那里拿工资了,我怎么也能算是少主级别了吧,出去逛个街不过分吧。”

诗寇蒂围着莫德雷德不停地转圈,嘴里絮絮叨叨,关键是她刚吃过泡面,那股味儿就萦绕着莫德雷德挥之不去。

说起来.........今天已经周五了啊,那明天他就可以出去耍了,到时候他就按照约定撒手不管,等下周一再接活就可以了,不过在这之前他确实也要购置下周用的物资。

不过周五出去,确实是有一定危险性的,这个时段的他如果在遇到梅蕾笛娅那种强度的敌人,可没有办法保护诗寇蒂的周全。

不过正如诗寇蒂所说,好歹也要出去溜达一下,反正是市区里,就算真出了什么意外,自然有那些不要报酬的热心骑士们帮忙解决。

“好吧,那你好歹整理一下,你那身衣服也干了,我们半个小时后见。”莫德雷德吃完最后一叉子泡面,就开始收拾起来。

诗寇蒂开心的跳了起来,也急忙回到沙发上吃起自己的泡面香肠。

终于,终于能从这个猪窝一样的地方,出去放放风了。

唉...........

诗寇蒂忽然怀念起以前高文的护卫,堂堂一米八的美男子骑士,还特有绅士风度,那可是真的把她当成公主来对待的。

诗寇蒂想到这里,不由得偷偷的瞥了眼莫德雷德,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

“你看我干嘛?”

“哪有啊,哪有,我在吃泡面。”诗寇蒂赶紧收回不满的眼神,开始解决起自己的那桶泡面来。

过了半个小时,诗寇蒂和莫德雷德终于完成了准备,可在门口的时候,莫德雷德还是忍不住叮嘱道:

“记住,不要故意乱跑,不要恶作剧,否则遇到什么意外倒霉的可是你自己。”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诗寇蒂敷衍的回答道,半跑半跳的出门,莫德雷德叹了口气,也紧随其后。

两人朝着附近的购物中心走去,诗寇蒂偷偷的打量了下莫德雷德。

在简单的洗了个澡,把头发扎起来,外加换了一身洗干净的衣服后,莫德雷德终于看起来有了几分正经骑士的样子。

终于,两人来到了邦德街的商业区,最先看到的便是玛莎百货大楼,按照莫德雷德的想法,干脆就进去买一些泡面火腿和速冻食品就完了,可诗寇蒂非得扯着他走了过去。

“莫德雷德,我要先买衣服啊,我想去专门的服装店啊,我想要喝下午茶啊,下午茶!”

诗寇蒂的双眼放着亮光,莫德雷德也没有拒绝,在他看来,只要这个家伙不在他的工作时间内玩失踪,其他的都好说。

显然,莫德雷德是低估了诗寇蒂的逛街水平。

两个小时后,莫德雷德已经完全不复那少见的精神样,再次萎靡下来,他佝偻着腰,手里拿着一堆商品袋,如同一个随从一样跟在了诗寇蒂后面。

那一百英镑的承诺显然已经见鬼去了。

记得一切的开始是诗寇蒂看上了一条裙子,那条裙子正好比一百英镑高那么一点,结果正在莫德雷德犹豫的时候,诗寇蒂就沉吟着说道:

“那.........我们再去后面转转吧,找便宜点的吧。”

莫德雷德一听这话,赶紧就使劲摇头,嘴里就不停地说着买买买。

开什么玩笑,还逛?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就这一招,诗寇蒂使了一条街。

他真是没事闲的,非要和这位姑奶奶出来逛街。

又是两个小时,诗寇蒂终于把邦德街由里到外的逛了一圈,她满足的伸了个懒腰,看向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店。

“逛累了,莫德雷德,我们去喝咖啡吧~~~”

诗寇蒂说完就先朝着咖啡厅跑了过去,身后的莫德雷德显然已经被成堆的商品袋压弯了脊梁,像是个垂暮之年的老者一般步履蹒跚的前进。

终于到了能休息的时候,莫德雷德将那一堆东西放在一旁,像是个死人一样趴在桌子上,反而是诗寇蒂一点也看不出累,还哼着歌,拿着菜单不断的翻看。

嘿嘿,看来莫德雷德也是有优点的嘛。

诗寇蒂又不自觉的拿莫德雷德和高文对比起来,高文那可是不会让她瞎买东西的,总是喊着什么要符合殿下淑女的身份。

若是她要在半夜追个剧什么的,二四小时贴身保镖的高文就会不断地提醒她该睡觉去,但莫德雷德却毫不在意,甚至呼噜打的震天响。

怎么说呢,这种随意邋遢的生活,也挺放松的,唯一的不满,大概就是莫德雷德手劲儿太大了。

诗寇蒂不由得感到有趣起来,她也处于好奇的年龄,这几天不同风格的生活也让她倍感新鲜。

“服务生,来一下。”

诗寇蒂挥手招来一旁的服务生,指着菜单对他说道:

“我要一杯伯爵红茶,还有这个果蓉马卡龙,还有还有,黑森林蛋糕。”

诗寇蒂点完便将菜单交还给服务生,可下一刻却被另一只手给拿了过去,莫德雷德幽怨的看了诗寇蒂一样,让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一杯热可可,一份拿破仑蛋糕,一份鸡肉三明治。”

莫德雷德将菜单交给服务生,服务生便面露笑容礼貌地微微鞠躬。

“收到点单,请您稍候。”

“哼哼,莫德雷德,没想到你人还挺不错的嘛。”诗寇蒂高兴的说道,很快,她就能吃到自己喜欢的马卡龙了。

要说起来,这里的马卡龙的价格还是很贵的,只是那一份就花了一百多英镑,不过莫德雷德还算大方,没有说些扫兴的话,看来莫德雷德不是抠,是真的懒。

莫德雷德看着窗外依旧熙攘的人群,叹了口气。

“看来你对这里很熟啊。”

“还好吧,很久没来了,以前的话被人偷着带过来玩过好多次。”诗寇蒂感慨的说道。

“偷着来的,也对,皇女可不是那么自由的,没准乱走就要被绑架了。”

诗寇蒂嘟着嘴急忙反驳道:

“才不会呢,有人会好好保护我的,我可是和司令的儿子一起出来的呢,克利迪弗哥哥很厉害的。”

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诗寇蒂急忙反驳,可莫德雷德对此却没有兴趣,只是托着下巴等自己的甜点。

“喂,你认不认识啊,克利迪弗·托克斯。”诗寇蒂追问道。

“不认识,都说了,我不是英国人,甚至不是欧洲人。”

“那维德·托克斯你总认识吧?”

“不认识。”

诗寇蒂叹了口气,最终用有些压抑的语气说道:

“那『海军葬礼』事件呢?”

“这个我倒是听过,七年前,整个欧洲公认的最强海军力量,皇室海军,在一夜之间损失了全部舰队,无人生还,阿瓦隆内部的话,判断是海军遭遇了妖王级别的存在。”

莫德雷德说着,就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记得海军的司令好像就叫........托克斯?”

“维德·托克斯。”诗寇蒂重复道。

“那你口中的克利迪弗就是海军司令的儿子吧?”

“嗯,七年前的那场海军葬礼还是有一个唯一的幸存者,那个人就是克利迪弗哥哥,只不过他回来之后就大受打击,在两年后失踪了,要是他还在的话,我才不会受你们的欺负呢!”诗寇蒂咬牙说道。

“好吧,你说起这个我又想起来了,重组的皇家海军好像在黑龙战的时候又死的差不多了。”莫德雷德说道。

“你能不能嘴上留点德啊,那叫光荣牺牲,我们国家远离陆地,在历史上就很注重海军力量,所以皇家海军一直都是承载了民众期望的存在,他们有自己的骄傲,即使是死,也不想让敌人能够侵略国家。”

“大人,时代变了,现在是异能者的时代,你看看,现在普通民众都开始接受异能者的概念了。”莫德雷德说道。

“那就吸纳异能者,组一只新皇家海军喽,荣耀是可以传承的,一成不变只能原地踏步。”

莫德雷德笑了笑,心想诗寇蒂倒是没有皇家成员常见的保守和迂腐,反而是能接受时代改变的类型。

两人说话的时候,服务生终于将点好的餐品摆放桌上,而诗寇蒂也双眼放光的拿过自己的马卡龙。

莫德雷德拿过可可喝了一口,然后拿起三明治大快朵颐起来,体内的虚弱感越来越强,他偷偷的撸起袖子,右臂之上沿着脉络浮现出一道道灰色的痕迹,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臂内的血肉在被破坏的痛楚。

果然,周五之后就无法抵御毒素要遭一些罪了吗,嘛,算了,反正周六日可以去酒吧鬼混。

“莫德雷德...........你喜欢甜食吗?”

“嗯,喜欢,但看心情,有的时候也想喝咖啡。”

莫德雷德将袖子卷下去,面如常色的继续吃着自己的三明治。

“莫德雷德...........”

诗寇蒂说着,忽然停顿住了,两眼中的光亮逐渐消失,可莫德雷德却没有注意到,过了不到两秒,诗寇蒂的眼中重现光芒,可瞳孔之中却如夜空一般闪起星光。

“你...........相信宿命吗。”

依旧是诗寇蒂的声音,可仅仅是语调的改变,就让整体的感觉有了天壤之别。

正在低头喝可可的莫德雷德身体忽然一颤,电光火石般扭过头来看向诗寇蒂,如临大敌一般的握住腰间的沙鹰。

现在坐在对面的诗寇蒂,她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异族气息,那东西对于莫德雷德来说敏感至极,绝不可能认错。

周围的空气仿佛要被凝结一般,过了几秒钟,莫德雷德就松开枪把,再次拿起剩下的半个三明治吃。

诗寇蒂的嘴角翘起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莫德雷德说道:

“你不问吗........”

“不问,我现在就盼着你什么也不要说,吃个马卡龙就滚蛋。”

诗寇蒂闻言,便拿了一块马卡龙吃,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莫德雷德可知道一句古话,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还真是聪明呢,不过宿命就如同蛛网,越是聪明的人,就缠得越紧。”诗寇蒂说道,随即看向莫德雷德的双眸,自我介绍到:

“缇娜·诺恩斯,命运女神.........的剪刀。”

命运三女神,北欧神话之中居住在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上的三位女神,分别为年龄最小的沃德(Urd)掌管未来和纺织生命之线,二姐维尔丹尼(Verdandi)负责维护生命之线,最年长的斯考尔德(Skuld)掌管死亡,负责切断生命之线。

“命运女神的.....剪刀?”莫德雷德自言自语道,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很是微妙,神秘却并不充满恶意,但却怎么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嗯,和对宿命这个词的感觉是一样的。

缇娜笑着,继续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命运女神在世界树上饲养了一对天鹅,这是世间天鹅的始祖,它们靠圣树枝上滴下的甘露和吞噬树叶的小虫为生,等到诸神黄昏的那一日,黑龙啃噬瘫倒了世界树,就连掌管命运的女神也无从幸免,倒是那一对天鹅扬起双翼,叼着女神的剪刀侥幸飞离。”

“那剪刀.........就是你?”莫德雷德问道。

“嗯,天鹅落进了人间的庭院,而带来的剪刀则被主人仔细收藏,可那剪刀在诸神诸神黄昏之时也被折损残破,诸神黄昏之后神明们的力量锐减陷入沉睡,而那剪刀却诞生了灵魂,寄宿在了凡人的身上,代代相传。”

莫德雷德强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要被卷入什么麻烦事里,绝对不发问。

缇娜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沉得住气,但她所剩的时间却容不得她悠闲度过了。

“你的气息,现在很虚弱,而且.........有一股异样的熟悉感。”缇娜皱着眉头,尽力去感知莫德雷德散发出的气息,可刹那之后,她便面露惊讶,寒毛乍立。

“黑........黑龙!你为什么会有黑龙的气息!不可能........”

莫德雷德终于忍不住了,因为如果不澄清的话,没准就要因为被误会造成更多麻烦,他抬起自己的右手撸起袖子,向缇娜展示了自己手臂中那正在被侵蚀的血管。

“你感知到的是这个,现在我很难控制伤势的蔓延,啧啧啧,黑龙的毒,果然棘手,怎么也无法清除。”

“这是你在和黑龙之子战斗时留下的伤?”

“对,它咬了我一口,我反手给了它脑壳一拳。”莫德雷德回答道,喝了口可可,享受自己的悠闲时光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来。”

“你出现在这里,就为了说这些吗?我可以给你讲一讲我的奇怪之处,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莫德雷德笑着说道。

缇娜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连命运女神都有陨落的时候,更何况一把剪刀呢?可是.........活了这么久,守护了这么久,还真有些舍不得呢。那我就直入主题吧,缇娜·诺恩斯,皇家的守护者,想委托您击溃黑龙霍格尼德,阻止诸神黄昏的第二次降临。”

缇娜正色说道,可莫德雷德却毫无紧张感的吃完了他的三明治,舔了舔手指上的沙拉酱,回答道:

“我拒绝。”

“不听报酬的吗?”

缇娜笑着反问道,她能看的出来,和莫德雷德讲些什么英雄理论是对牛弹琴,但她之所以会坐在这里,是因为她知晓了一件事情。

她知晓莫德雷德想要的是什么。

“报酬?”莫德雷德终于认真的抬起头。

“对,命运女神的居所,就在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最核心的地方,也就是..........如恩之泉的附近。”

莫德雷德眯起双眼,慵懒一扫而空骤然间转化为如雪豹般的凛冽危险。

“我知道有关于如恩之泉的情报,而我也知道,你想要如恩之泉,我可以确认的告诉你,如恩之泉确实如传闻所言,喝下它,便可以得到一个答案,无论是什么问题。”

莫德雷德轻轻的点了点头,果然,诸神时代残留下来的如恩之泉会在皇室中传承也是有理由的,很可能就是由最初的天鹅所带来。

“黑龙的话.........我想要问一下,你是否已经预知到了结局?”莫德雷德问。

缇娜笑了,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

“在预知这个问题上,一方面,人们听到我说出宿命一般确定发生的未来,这样我才是预言者,而另一方面,若是这个未来不是他们所期望的,他们就又想去改变,如果预言可以改变,那岂不是不准确?”

“是挺矛盾的。”莫德雷德点了点头。

“所以就不要问了吧,我也不是命运女神,我只不过是诸神时代的残片,一把剪刀..........一把用来剪断命运丝线的剪刀!”

“了解了,但你拿不出足够的代价,我不会去冒这个风险的。”

缇娜笑了,却没有生气与意外,而只是说道:

“也好,凡事都要有个顺序,那就请你先保护好诗寇蒂吧,她是个好孩子,如果有如恩之泉的消息的话她会得到的,但能不能让她说出来就看你的了。”

还没等莫德雷德回答,缇娜眼中的星光便消散了,整个人如同石雕一般静默了几秒钟,而后重现光芒。

“我.........我这是怎么了?”

诗寇蒂甩了甩头,似乎觉得有些晕,但她很快就睁大眼睛,气的直发抖,因为她看到了桌子上少了一块的马卡龙。

“莫德雷德!你竟然偷吃我的马卡龙!”

面对再次张牙舞爪咆哮的诗寇蒂,莫德雷德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还是刚才那样文静些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