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漂亮的形状

“你倒是早说啊。”

诗寇蒂发誓,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崩溃的一句话。

“唔唔唔~~~呜呜呜~~~”

诗寇蒂终于忍不住在被封条粘住的状态下发出抗议,可却又怕惹恼了面前这个有些神经病的家伙。

“那提前说好,不要乱吵,我有点困了。”莫德雷德说道。

“唔唔~~(好的)”诗寇蒂点了点头。

莫德雷德终于揭开了诗寇蒂嘴上和手上的胶带,这一刻诗寇蒂忍不住大吸了两口气,即使她一直嫌弃这屋子里有点臭。

“给你。”莫德雷德拿起一旁的塑料袋扔了过去。

这时堂堂的皇女也顾不得形象了,慌忙的翻出塑料袋中的面包,一把撕开包装就往嘴里猛塞。

“唔唔唔~~~呜呜~~”

一旁忽然传来有些痛苦的声音,莫德雷德扭过头去,正好看到身边有一个差点被面包噎死的皇女,吓得他赶快把饮料递了过去。

诗寇蒂接过饮料把面包从嗓子眼顺下,随后却又开始拿出塑料袋中的火腿肠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就你这还皇女,八辈子没吃过饭吧。”

正在进食的诗寇蒂被突然起来的一句风凉话打断,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莫德雷德。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几天不洗澡的状态下去把被绑架的皇女夹在孜然味儿的腋下?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开着拖拉机把美少女放在腿上颠了半天?

还是什么样的人,能回到家把依旧被绑着的雇主往边上一扔然后就开始自顾自的脱衣服?

嗯,就是面前这个,竟然还拥有圆桌骑士封号的家伙。

“你到底谁啊,还是不是个绅士啊?”

“绅士?”莫德雷德紧皱着眉头,手中的瓜子不停地往嘴里送,嗑的嘎嘎响。

“那我肯定不是。”

听到莫德雷德的回答,诗寇蒂不禁表情一抽,这家伙与她往常遇到的圆桌骑士完全不同,没有一点点绅士风度,倒不若说,真是男女平等对待,哦不,男女平等虐待才对。

“你看到美丽可爱的女士,不应该怜惜一下吗?”

“嗯,怜惜完我就进精神病院了。”

莫德雷德吐槽道,显然是提前打听了杰兰特的下场,这句话让诗寇蒂微微脸红,但却也咬牙切齿。

可就在下一刻,诗寇蒂手中的面包被人抢走了,她顺着看过去,恰好看到莫德雷德用一脸嫌麻烦的表情看着她。

“你.......你干嘛?”

“约法三章。”

“你先把面包给我。”诗寇蒂说着,肚子又叫了起来,后悔刚才没多咬几口。

“先说再吃,你有没有点礼貌常识。”

Emmmm...........

这到底是谁没有礼貌常识!?

诗寇蒂盯住面包立刻飞扑出手,可却被莫德雷德一把按住脑袋,双手怎么也够不到面包,如同一条咸鱼一般在沙发上扑腾,可对方却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反而把诗寇蒂的脸直接按进沙发里。

讲道理,那可是屁股坐过的地方!

诗寇蒂忽然不再挣扎了,如同死鱼一样安乐,莫德雷德也放开手,他好奇的看向诗寇蒂,结果发现她却已经开始委屈的哭。

“呜呜~~呜..........”诗寇蒂抹掉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莫德雷德,是什么时候,她堂堂一个皇女要连便利店没馅的面包也要吃的那么憋屈。

结果她看到莫德雷德转过头去拿起遥控器,给电视的音量调大了一些。

Emmmm...........

诗寇蒂更委屈了,故意用更大的声音哭闹,结果电视的音量条也随着上涨,莫德雷德反而继续美滋滋的吃薯片嗑瓜子。

终于诗寇蒂没办法了,也就停下了胡闹。

“你快说啊,什么约定啊,我饿了!”

“蛤?你说什么?”莫德雷德显得有些耳背,靠近了诗寇蒂一些。

诗寇蒂可算抓到了机会,直接就贴到了莫德雷德耳朵上,用尽全力大声喊道:

“你刚才说的什么约定啊,我饿了!!!!(超~大~声)”

莫德雷德感觉脑子都要被震晕了急忙捂住耳朵,随后他缓了一小会儿,终于恢复了些感觉。

莫德雷德把电视音量调回去,一边说道:

“我看你这挺有力气的,还是不饿,暂时不打算给你东西吃。”

诗寇蒂顿时就感觉到害怕了,这家伙,可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主。

“我是说........我饿了,我午饭还没来得及吃就被绑架了,早餐就只吃了几块马卡龙。”

“所以说,你早上应该吃饱点,以后你早点就面包了,扛饿。”莫德雷德说道。

“不要,我可是有私人厨师的,我要把他接过来。”

“不行,我工作内容中没有保护厨师这一项。”莫德雷德果断拒绝。

“那我以后吃什么啊?”

“你还考虑以后?”莫德雷德看了眼诗寇蒂,心想这姑娘这顿还没吃上,就开始想着下顿了。

“是啊,今天我就委屈一下凑活一口,明天不就能把厨师和佣人们都带来了吗?”

“当然不,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我这,就咱俩,你的所在地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被绑架的?”

“不可能,克林管家挑的都是最忠诚的卫兵和佣人们,不会透露我的行踪。”诗寇蒂说道,可神色却有些暗淡下来,精明如莫德雷德,一眼就看穿了诗寇蒂的心思。

“第一,没有什么人是完全靠的住的,第二,这次你的行踪暴露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吗?”

诗寇蒂的脸色变了,她虽然没有看到结果,但她也明白,就绑架来说是会带来一定伤亡的。

“到底.......有多少?”

“几乎所有。”

莫德雷德冷冷的说道。

“我到达的时候没看到庄园中有活人,而大农仓中横着十几具卫兵的尸体,啧啧啧,一个个穿的像是农夫,倒不如那些守白金汉宫大门的气派。”

“你住口!”诗寇蒂忽然抬手要去扇莫德雷德,可却被莫德雷德抓住,动弹不得。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那些都是我的部下,他们都要比你有忠诚心,品德高尚的多。”

莫德雷德笑着点了点头,只是反问:

“对,他们都很有忠诚心,也都很品德高尚,最后却落得个尸横遍野的结局,那肯定不怪他们,该怪谁呢?”

诗寇蒂愣住了,手上渐渐的失去了力量,最终咬着嘴唇说道:

“怪我,作为他们的领袖,我应该为结果承担责任。”

莫德雷德笑着摇了摇头,该说果然是皇室如出一辙的骄傲,勇于承担这点倒是只得称赞,他早就从高文身上领教过这种闪闪发光的品质,但就是内心毫无波动,只想躲得远远的。

“你可别自大了,你可不是什么领袖,只是个需要保护的,娇气的,喜欢吃马卡龙的小皇女而已。”

莫德雷德继续毒舌的说道,让诗寇蒂只是阴沉的低着头。

客厅里安静了会儿,只有电视里传来一些演员的对白,又忽然响起诗寇蒂的喃喃自语。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要在我身边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吧。”

诗寇蒂忽然感觉有点冷,便自己抱住双肩,缩在沙发上。

“这样也好.........”诗寇蒂小声说道。

莫德雷德看着缩成一团的诗寇蒂,终于有些不忍心起来,便将那半块面包递了过去。

“吃吧,不然那些人真就白死了。”

诗寇蒂白了莫德雷德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面包。

“你......是圆桌骑士的莫德雷德卿?”

“对。”

“莫得雷得是封号吧,本名呢,你不是欧洲人吧,是.....亚洲人?”

“对,是亚洲人,不过本名什么的不重要,就叫我莫德雷德就好。”莫德雷德点了点头,又看向电视。

“那.....莫德雷德,克林管家不会再给我派些卫兵什么的了吗?”

“不会。”莫德雷德回答的斩钉截铁,开什么玩笑,如果要同时护卫几个人那岂不是麻烦死,他就算不挣这钱了也不遭这罪。

“那......也好。”诗寇蒂说道,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起面包来。

“那莫德雷德你呢?”

诗寇蒂显得有些失落,她其实也有过独自一人出走的打算,可真到了孤单的时候,却还是很失落。

“我?我拿钱办事,自然不会走。”

“那还真是多谢。”诗寇蒂说着,接过莫德雷德递来的牛奶。

莫德雷德看向这个安静下来的少女,终于仔细的打量了下她,金色微卷的长发过腰,身穿着用褶边装饰的白色上衣,下身是灯笼裤,整个人大概也就一米六不到。

“你多大了?”莫德雷德问道。

“十五。”

“十五?”

“嗯,怎么了?”诗寇蒂反问道。

“没事,只不过........好久没和小孩子打过交道了。”

“你才是小孩子,莫德雷德你多大啊?”

“二十二。”

“嘁~~~~~~”诗寇蒂发出了即为不屑的声音。

“好吧,那我们来继续刚才说约法三章的事情吧。”莫德雷德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第一,我只管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其余什么吃饭啊娱乐啊之类的破事一定要在最低限度。”

“第二,我们尽量过深入简出的生活。”

“什么叫深入简出?”诗寇蒂抬头问道。

“就是宅。”

“哦。”

诗寇蒂不咸不淡的答应了一声,显然心思并没在听上面。

“第三...........嗯........总之我说什么,你就照做。”莫德雷德停顿了下说道。

“嗯。”

“那你重复一遍。”

“你说什么,我就照做。”诗寇蒂说道。

莫德雷德楞了一下,无奈的说道:“很好,就这样。”

“顺便一提,你的新卧室在二楼,进去拐到最里面就是了,窗户什么的都锁死了,你也别动歪脑筋了,乱跑出去怪麻烦的。”

莫德雷德说完这些便又开始自顾自的看起电视,只是把一袋子食物扔给诗寇蒂,便不再管他。

又过了一会儿,莫德雷德却又听到诗寇蒂的小声呼唤:

“莫德雷德,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

“说。”莫德雷德满不在意的回答道。

“那些人.....那些卫兵.......真的死了吗?”诗寇蒂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德雷德迟疑了片刻,就算是皇女,但十五岁的年龄放在夏国还没初中毕业,恐怕还不能理解死亡和离别的概念吧。

“大部分吧,我没来得及确认,今天太晚了,明天可以打电话给克林管家问一问,也许有幸存者。”

诗寇蒂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眼神变得有些空洞迷茫,却又带着些悲伤。

“莫德雷德,你见过很多人死去吗?我是说......现实中......”

莫德雷德看了诗寇蒂一眼,随后便回答道:

“见过,就在几个月前,黑龙归来的那时候,我就是因为黑龙之战而破格晋升为圆桌骑士的,那场战斗我从开始参与到了结束,包括起初的各类魔物登陆防御战,还有最后与黑龙的对决。包括圆桌骑士在内的所有职阶都死了一半左右。”

莫德雷德看诗寇蒂沉默不语,便简单解释道:

“就像是你每认识两个人,其中就会有一个人死去,还好........我认识的人不多。”

“那......莫德雷德你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呢,对死亡,对别人的死亡。”诗寇蒂又问道。

“如果你见多了,就不会有什么感受了。”莫德雷德笑着说道,像是在嘲讽自己。

“最初呢?”

“最初...........对自己的死亡会恐惧,对别人的死亡会导致联想到自身的死亡,也会恐惧。”

莫德雷德回答道,他本以为诗寇蒂又该嘲讽他不够伟大,可却只是看到诗寇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莫德雷德皱着眉头,不知道这个任性胡闹的皇女怎么忽然换了个样子。

“那后来呢。”

“后来看别人死的多了,也就不怕了,因为我明白自己不会死。”莫德雷德说着,又补充道:“但..........有很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是什么啊?”诗寇蒂的眼睛中闪过一道亮光,像是要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失去吧,会失去某些东西,再也无法挽回。”莫德雷德回答道,似乎回忆起了某些往事,表情不复轻松。

诗寇蒂应了一声,本想就此结束话题的,她今天已经很疲惫了,想赶快睡个觉,可当她站起身来走向卧室的时候,却又回忆起了那双如同充满魔力一样的紫色眸子。

那特殊的感受,她只从两个家伙身上感受到过,一个是黑龙霍德尼格,另一个则是莫德雷德。

那种感觉,她本能的称之为宿命。

黑龙给她带来的,是深不见底的绝望,所以在面对莫德雷德的时候,她觉得就算再坏,那也一定是希望。

诗寇蒂又坐回了沙发之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小声的说道:

“莫德雷德,你见过黑龙吗,我是说..........真正的黑龙。”

莫德雷德本想给与肯定的回答,可听到『真正的黑龙』这几个字的时候,却改变了自己的答案,在回答之前,看了一眼诗寇蒂。

果不其然,皇室所谓的预知能力是真实存在的,莫德雷德之前还有些怀疑,可当诗寇蒂说出『真正的黑龙』五个字的时候,莫德雷德就已经相信了大半。

诗寇蒂·诺恩斯,身为皇女姓氏却并非伊丽莎白,诺恩斯........诺恩斯........Norns........命运三女神的名讳,也许不只是个巧合。

“没有。”莫德雷德说完,就去看诗寇蒂的反应。

诗寇蒂不知道莫德雷德是故意这么说,还是真的知道真相,但她之所以回来,就是准备说出来的,所以也无妨。

“嗯,那不是黑龙。”诗寇蒂说道。

“是黑龙的幻影。”

莫德雷德也顺着说道,同时确信了诗寇蒂的语言能力绝对真实。

“准确的说,是黑龙之子。”

“黑龙之子?”

“对,黑龙之子,承载了沉睡黑龙力量的存在,也可以当做黑龙的分身,而黑龙霍格尼德的本体,依旧沉睡在世界树第三棵树根的末端,那已经处于毁灭边缘的世界『Niflheim·尼福尔海姆』中。”

“你见过黑龙本尊吗?”

“见过,在命运的梦境之中,我曾苏醒在尼尔福尔海姆的底层,那个世界本来由雾之国,火之国,死亡之国组成,可如今却正剩下了面临崩溃混作一团的废墟世界,而在那里,雾、火、死亡的尽头,有着一双惨黄色的竖瞳。”诗寇蒂回忆着,忍不住缩的更紧了一些。

“那时,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当是一场噩梦,直到我苏醒在克利夫登的沙滩上,与那降临的黑龙对视的瞬间,我明白了,那双眸子连接着世界树末端的绝望地带,那里盘踞着的,便是真正代表了绝望的黑龙霍格尼德,而那降临的黑龙,只是他在自诸神时代开始近乎无尽的沉睡之中分离的残片。”

“也就是说,从预言的初始,你就知道那只黑龙并不是本体?”

“对,皇室和阿瓦隆的掌权者也知道,但却并未透露,所有人进行了全力战备,想试试自己的全力到底有多少。阿瓦隆没有将黑龙的事情告诉你很正常,估计圆桌骑士中也只有高文清楚了吧。”

“没关系,知道的越少越好,我才懒得管这闲事,我之所以知道那不是黑龙本体,是因为...........算了,我才不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和我无关。”莫德雷德伸了个懒腰。

诗寇蒂怔住了,随后幽幽的说道。

“莫德雷德,你见过世界毁灭吗?”

“你预见了?”莫德雷德立刻反问道。

诗寇蒂没有说话,内心却十分的挣扎,她真的要把那个自己埋藏了许久的秘密讲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吗,就因为那一双眸子?

诗寇蒂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莫德雷德白了她一眼,以为她就是太累了加上那些死亡对她造成了些打击,这才使得这个十几岁的少女神志不清。

“好了,睡觉去吧,早睡.........你可以晚起,那样一天会过去的快一些。”莫德雷德说道,满脑子都是怎么摸鱼拖到周六放假。

诗寇蒂重新站起身来走到楼上,那间莫德雷德所说的最里面的房间,她将门反锁,却发现怎么也锁不上。

“莫德雷德,我屋门的锁坏了!”

“没事,那是磁锁,门会关上的。”

“关键是不会锁死啊,一用力就开了!”

诗寇蒂站在门前朝楼下大声呼喊。

“我知道,就是那么设计的,省的你又搞什么幺蛾子。”

“喂,隐私啊!隐私啊!能不能给我点隐私。”

“我进去前会敲门的,没事我也不会进去。”莫德雷德满不在乎的回答传来。

“你是什么担心小孩子的家长吗!?”

诗寇蒂气急败坏的大吼,可者却只能让她更加疲惫,她一头扎到床上,也懒得去试那窗户是不是锁上的,也许,还是防弹玻璃制的嘞。

这叫护卫?

这叫监禁好吧!

诗寇蒂在心中不断地吐槽,可显然折腾了一天她也没有精气神了,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楼下的莫德雷德看了两集英剧,那股困劲儿就也上来了,他也没有上楼,就任其自然的睡在沙发上,没过多久也打起了呼噜。

一夜过去,莫德雷德属于夜猫子的类型,所以醒来的会很晚,他到不担心诗寇蒂会逃跑,他已经做好了一定的防护,如果那个家伙使尽招数也要逃跑的话,那就先让她跑39米,然后莫德雷德就挥起40米的大巴掌,给她一顿她最爱吃的大嘴巴子。

其实莫德雷德平日的作息应该是下午才醒,但今天却是上午就被诗寇蒂的吵闹声唤醒。

“莫德雷德,你的卫生间的镜子呢?”

“莫德雷德,莫德雷德,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莫德雷德,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了,就像是有一堆苍蝇在脑壳里乱撞一般,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大声回道:

“没有镜子。”

“没有镜子!?你开什么玩笑啊,卫生间有镜子可是常识啊。”

卫生间传来爆炸性的噪音,莫德雷德实在受不了了,便从沙发上起来走了过去。

诗寇蒂在洗手池面前,手里拿着打开的一次性牙刷正在漱口,她废了半天的功夫翻出来一把梳子,可却惊喜的发现卫生间里没有镜子。

“真不敢相信,你的卫生间连镜子都没有。”

莫德雷德走了过来依靠在门边,显然是还困得要命。

“打碎扔掉了。”

“为什么扔掉啊?”

“我不喜欢照镜子.............(哈欠).........”

“哇,你是不是有点个别啊,好歹要照着整理一下仪表吧?”诗寇蒂不满的说道,心想莫德雷德那邋遢劲儿果然是有原因的。

“照镜子,总会让我去忍不住去想.........我是谁......”莫德雷德迷迷糊糊的说道,让诗寇蒂满头雾水,她就只当做是梦话了。

“那真是可惜,本来准备给你看看我的杰作的,算了,这样也不差。”

“什么.....杰作?”

“算了算了,我什么也没说。”诗寇蒂敷衍道,强忍着不让自己去看莫德雷德的脸。

莫德雷德显然是没在意诗寇蒂的话,转身回到客厅就打算睡个回笼觉,只是他发现电视自半夜就一直开着,所以就拿起遥控器将其关闭,可就是那么一关,当屏幕暗下来的时候,他瞥到了自己的脸。

可有些奇怪的是,那脸上好像多了点东西..........

莫德雷德甩了甩头让自己精神一点,就靠近电视蹲了下来仔细端详。

Emmm...........

还是那张在记忆中暧昧不清的脸,那双令人厌恶的紫眸,只不过........

脸上多了五角星,几个字母,还有个小王八。

这时候诗寇蒂正好从洗手间回来,看到莫德雷德蹲在电视前面拧着五官的样子,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可很快,诗寇蒂就亲眼目睹了目睹了莫德雷德表情逐渐残暴的过程。

“那个......还挺好看吧?”

诗寇蒂尴尬的笑了笑,就向往门边跑。

“嗯。”莫德雷德点了点头,抬起了自己的手掌。“你觉得,我手掌的形状好看吗?”

“你.........你要干什么。”

“这个漂亮的形状,很快,就会印到你的屁股上了。”莫德雷德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诗寇蒂回想起这家伙的所作所为,毫不质疑他无耻的勇气,于是她利落的一个转身就往门外跑去。

“再见吧,你想打我,没...........嗯?”

诗寇蒂用力的转着门把手,可门却没有一点要开启的迹象,她回过头去,正看到莫德雷德一边靠近,一边炫耀着手掌的形状。

“不是吧,莫德雷德卿,你不会那么没有骑士风度吧?你看.....高文不总是说,一个圆桌骑士,一定要心胸宽广,品行端正对吧。”

诗寇蒂急中生智,想起圆桌骑士们都算是高文的手下,没准就有用了呢。

“可是......高文是上一个护卫你的人啊,你给他整走了。”

莫德雷德说道,给诗寇蒂盖上了最后的棺材盖。

“看,你身后有美女!”

诗寇蒂找到一个破绽就往楼上跑,可刚跑出两步,就被莫德雷德抓住后颈的衣服提了起来。

“莫德雷德,你要干嘛,你要干嘛?造反了啊!!”

莫德雷德也不管诗寇蒂的惨叫,将又把她朝后夹在腋下,上来就是狠狠两巴掌。

“我这不叫造反,叫.......替天行道!”

“你等着,你肯定要再睡觉的!别说我不给你情面,你提前选好图案吧!”

诗寇蒂刚说完,便又挨了两巴掌,委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啊砖,差点就大哭起来。

莫德雷德见诗寇蒂老实了,就夹着她来到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胶带。

“莫德雷德.........不是吧........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睡觉........(哈欠)........”

“你睡觉拿胶带干什么?”

“省的你报复,所以我决定,以后我睡觉就给你捆起来。”莫德雷德说道,抓着诗寇蒂的双腕就缠了两圈。

“不要啊,不要啊,你给我解开,解开!不然我吵死你,你别想睡觉。”

“哦,对。”莫德雷德被诗寇蒂那么一提醒,就一胶条甩到诗寇蒂嘴巴上。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莫德雷德顿时感觉自己的精神压力骤减,但看着四处乱跑着唔唔叫的诗寇蒂,莫德雷德还是有点不放心。

万一这家伙趁自己睡觉的时候把脚放到他鼻孔前呢,谁知道美少女的脚臭不臭?

想到这里,莫德雷德就有给诗寇蒂把双腿也捆上,扔到沙发的那一头。

诗寇蒂不敢相信的看着莫德雷德,心中的骑士幻想完全破灭,这家伙,简直比绑匪还绑匪。

做完一切的莫德雷德满意的拍了拍手,就拿了个毯子,在大沙发上倒头就睡。

诗寇蒂起初还挣扎,但慢慢的也就累了,可正当她也打算睡一会儿的时候,却发现...........

莫德雷德的呼噜声让她根本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