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章3 黑龙,隐现在命运之上

爱尔兰·克里夫登 2022年9月25日

今日,是预言之中黑龙归来的前一日,最后一日。

克里夫登的海岸上散发着腐朽潮湿的味道,可却没有任何魔族的踪影,许多媒体与记者将此当成了这场长达几个月的登录防守战中的胜果。

可在参与这场战斗的战士们看来,这只是黑龙归来事件的前戏。

欧洲的人们已经接受了魔族与异能者的存在,并且抱有足够的紧张感,可远方的其他国家却对此态度不一,皇室女王联合了欧洲各国,并且前往其他国家寻求救援,可得到的却只是一些装备着普通枪支的维和部队,只有夏央秘密派出异能者参与战斗。

估计在其他国家看来这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战斗,最多也就是涉及到几个国家的毁灭或者民众的伤亡。

那些国家接受了魔族的概念,却对魔族的巨大威胁没有相应的认知。

兰斯洛特是这么认为的。

这场战争,决定的绝对不是几个国家的兴衰,而是整个欧洲大陆的存亡,也许还会是整个世界的。

黑龙王降临的太过迅速,以至于大部分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威胁的眼中程度,或许,尼德霍格将会用整个欧洲大陆的灭亡当做教材,来教会人类这一课。

皇室的第七公主诗寇蒂·诺恩斯在一年前预言了黑龙归来的日期,传言中她是一名可以预知命运的异能者,她利用一切有关黑龙的线索作为祭品,预知到了命运的冰山一角。

在北欧神话之中,整个世界被一颗巨大的树组成。其名为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古诺斯语:Askr Yggdrasills, 英语:Yggdrasill)。

世界树之下有三根粗大的根,构成了三层位面,九个世界:

第一根树根深入阿斯加德(Asgard),为诸神居住的领地,其他的两个世界居住着精灵。

第二根树根深入约顿海姆(Jothuheim),生活着不畏严寒气候的强大巨人,其他的两个世界则更适合人类与侏儒生存。

第三根树根深入尼福尔海姆(Niflheim),传说中的雾之国,与火之国,死之国同时组成了最后一层位面,充满了亡灵,火焰,魔物。

在北欧神话中,命运的尽头便是毁灭,即使是诸神也不例外,在雾之国的世界树根下有一条黑龙尼德霍格(Nidhogg)。它不停地咬著树根,直到有一天当它终能咬断这株树,诸神的黄昏(Ragnarok)就会来临,世界树崩塌,只剩下人类生存的中层,而诸神陨落,化为命运归路的尘埃。

从这些传说看来,与夏央的神魔大战一般,欧洲的诸神黄昏也是导致魔族数量锐减及陷入沉睡的原因之一,可令人在意的便是,这场诸神黄昏之中,却并未提及到黑龙的死亡。

在诗寇蒂·诺恩斯的预言中,不仅黑龙并没有死亡,而且世界树的最后一层也还未曾毁灭,黑龙结茧沉睡其中,待有一日雾之国中的世界树枝芽顺着猪肝再度攀沿而上,它便随之苏醒,再次降临世间,带来新一轮的毁灭。

命运的终结者与重置者,这便是黑龙的职责。

克里夫登的街头酒吧之中亮着昏黄的灯光,偌大的厅堂只剩下两个人。

把玩着酒杯的青年叫兰斯洛特,他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微蓝的瞳孔,帅气的面孔也算得上是万里挑一,他穿着阿瓦隆的红白色相间的风衣制服,却很特别的将制服披在肩上,两只袖子耷拉着。

在兰斯洛特的身旁,一个栗色卷发的少年趴在桌子上,脸颊因为醉意有些发红,散发着一股特属于少年的纯真气息,如同漫画书中走出的美少年一般。唯一有些特别的,就是他右手却是一只机械手,若是仔细看,那美好的面颊下却隐约可见勃颈处露出一丝疤痕。

少年名为杰兰特,与好友兰斯洛特正在克里夫登的酒吧里等候着明日与黑龙的决战。

“兰斯洛特,酒!”杰兰特坐起身来,一个不稳便倚到了兰斯洛特的肩上,随后双手胡乱的拍。

“别喝了,你都醉了。”兰斯洛特满脸的黑线。

杰兰特露出了有些妩媚的笑容,让人差点就难辨性别。

“兰斯洛特,酒~~嘛~~~”

噗通!!

下一刻杰兰特的脸就和吧台桌面亲密接触,当然,是被兰斯洛特按下去的。

兰斯洛特,杰兰特,这并不是二人的真名,而只是类似授勋称号一类的东西。

圆桌骑士,欧洲异能者组织阿瓦隆之庭的最强战力,只有最强的异能者才有资格获得,目前只有十一人被授予圆桌称号。

若是平时,此等凤毛麟角的存在几乎可遇而不可求,可如今一间酒吧里便坐着两个,而在克里夫登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圆桌骑士都聚集于此。

这场战斗,决定了整个欧洲还有没有未来。

杰兰特挣扎着扭动全身,可却没法挣脱兰斯洛特的束缚,又过了几分钟他终于放弃抵抗,使出咸鱼寝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打起呼噜来。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又从吧台里拿出一瓶威士忌,他看了看酒瓶上的标签,便知道这东西的价格很贵,他咬牙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拿起一瓶葡萄汁。

整个海岸边上的小镇都被皇室征用了,包括这些生活用品都是免费提供的,还记得当时兰斯洛特听完这句话的时候亮眼发亮,直接一句话就给来通知的官员问傻了。

“可以兑现吗?”

那时高文急忙就捂住了他的嘴,生怕这个混蛋丢人到家。

兰斯洛特,也算是圆桌骑士里的一朵奇葩,是所有的骑士中最有钱的那个,但也是最抠的那个,抠到每半年都要为了领新制服特意回一次总部报道。

那些夸兰斯洛特有纪律的长老们在知道这小子是为了领制服才顺便给他们问个好之后几乎每个人的脸都气成了猪肝色,甚至当面甩给兰斯洛特一堆制服,可接下来的一个月,兰某人就直接在阿瓦隆总部的门口卖起了制服,结果差点被那些七八十岁的长老们给物理超度。

此时在酒吧之中,兰斯洛特就在拼命地找贵的东西喝,可偏偏那最贵的酒他喝了之后胃里却翻江倒海,这让他很是纠结,只能找最贵的葡萄汁喝。

要说兰斯洛特自小的家境也并不贫寒,甚至能算得上是大富大贵,而现在本人所拥有着巨额资产,进行基金理财。

要说他抠的原因,那应该是和他的异能有关系。

『逆向炼金·Reverse Alchem』

这就是兰斯洛特的异能,在欧洲的传说中存在着名为『炼金术』的概念,也就是在理解物质组成的基础上将其分解为基本粒子,而后将其组成为贵重的黄金。

而兰斯洛特的异能则正好相反,他可以将金子分解为一种类似基本粒子的东西,而后将其重组为他了解结构的物品。

就是这么个能力,让兰斯洛特即使富可敌国,也要穷到吃土。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他明明刚喝完葡萄汁,却感觉到口干舌燥,像是毒瘾发作一样在渴求着什么,他很快便理解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走到吧台旁边放冰的箱子里,将他放在冰块中的袋装液体拿了出来。

兰斯洛特心虚的看了眼睡死过去的杰兰特,还踢了他两脚,在验证他确实睡的不省人事后,才扭开旋盖,将那红色的液体倒入杯中。

红色的液体有些粘稠,配合上医用的血浆袋便表明了其中的成分,兰斯洛特举起杯,叹了口气,微蓝的瞳孔也变成了炽红之色。

吸血鬼·Vampire,这时兰斯洛特的另一种特性,是他异能觉醒的契机,也是他所依赖的庞大魔力的来源,而这一切要追溯到十年前了。

在兰斯洛特加入阿瓦隆之庭并获得圆桌骑士的称号前,他出生在一个权贵之家,父亲维德·托克斯是皇家海军的最高指挥官,他本该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公子,被逼无奈发愁也是为了不得不继承遗产。

可这一切在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忽然变了,那时候距离那颗诡异陨石坠落夏央已然两年,欧洲各地发生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恐怖事件,就连军队也人心惶惶。

在大西洋之中似乎存在着某些十分恐怖的东西,将过往的船只统统摧毁,幸存下来的人们说那怪物像是传说中的海妖一般,只能看到巨大的触手露出海面,上面分布着带着倒刺的吸盘。

为了稳定军心,维德亲自带领皇家海军朝着大西洋进发,去讨伐那个神秘的怪物,而兰斯洛特的一生,也从此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夜晚,舰队的探照灯扫过海面,他倚在栏杆上看着水波反射的亮光。维德不同意让他跟来,可作为司令的公子,他还是偷偷的混入了舰队之中,虽然行至中途最终被父亲发现,可一项几率严明的维德显然不会做出返航这种荒唐举动,在士气低落的此时,甚至也不能单独将兰斯洛特送回安全的大陆。

更有甚之鸡贼的维德还演了场上阵父子兵的戏码,来鼓励海军士兵们的士气。

驱逐舰驶向了大西洋中,朝着商船沉没事故的多发地段,一路之上海军始终保持着严阵以待,可半个月下来却没有遭遇任何敌人。

有一个夜晚降临,维德与儿子倚着甲板上的栏杆,往着远方的大海。

“喂,老爹,我怎么怎么还没找到那个怪物啊?。”

“别急,危险往往会突然降临。”

“你说那怪物到底是什么啊,我在社会课上听近两年欧洲这边的犯罪率突然提升了,总会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灾祸。还有据说伦敦城夜幕降临之时会有吸血鬼出现,只要画出不存在的正七边形就可以召唤吸血鬼,以血液为祭品实现愿望?”

“这也是社会课的老师教你的?”

“不是,这时听诗寇蒂说的。”

“哦,第七皇女啊,说起来你们还真是常常在一起啊。”维德看了眼身边的小儿子,若有所思。

“常常在一起个毛,只是诗寇蒂单纯的黏着我而已。”少年无奈的说道,想起了那个超级黏人的青梅竹马。

“那些只是都市传说罢了。”

“那如果不用这些荒唐的说法,又该如何解释那些突如其来的动乱呢?”少年看了眼老爹,随后自己思考起答案。

“这些问题,对于你来说太早了。”

“早?不早了,我今年十一岁了,我很快就当了服役年龄了!”

“放屁,你还早着呢,小鬼。”维德伸手去抓少年的头,可少年却倔强的躲开。

“别总拿我当小鬼啊!”少年不满的说道。

“唉,我听说东方有句古话,叫做好男不当兵,你听过没有?”维德问道。

“没,话说老爹你一个海军总司令,竟然劝自己的儿子不当兵?那你打算让我干啥去?”少年撇了撇嘴。

“去做个花花公子啊,整天玩啊玩多好!或者当个摄影师,整天拍那些身姿美丽的女人!”维德理所当然的说道,显得有些憧憬。

“哇,老爹你也有不正经的一面啊。”少年叹了口气,看了看身后,此时甲板上只有父子二人。

“那你为什么还不赶快去开个影楼啊?”少年问道。

维德沉默了,眼睛微微眯起显出很多的皱纹。

“因为放不开,我走了,你让我的这些兄弟们怎么办?”

“你兄弟又不是你儿子,你还给他们操一辈子心?”少年摊了摊手,想了想父亲那堆兄弟,个顶个的肌肉猛男,真不知道要给他们操啥心。

“嘛,兄弟有的时候和儿子也差不多.......”维德想了想说道。“我是说,都要担负起相应责任这点。”

“...........”少年无言以对。

“但你是我儿子,所以我才希望你离战场远一些,若是和平年代也就罢了,最近世界上可不是那么安稳啊。”维德叹了口气。

“可我却想成为士兵啊,多帅,勇敢坚强,一身肌肉。”少年说道,目露憧憬。

“我可不想你多勇敢,保住小命就好了。”

“那是胆小鬼!”

“那你想做勇士了?”

“是英雄,维护正义的那种。”

“小子你还挺有种。”维德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没关系,等你在长大一点,我教你吃喝嫖赌,这样你就会乐不思蜀不会想当兵了!”

“哇.......你这千万不要让老妈听到啊。”少年翻了个白眼,维德总是变着法的不想让他当兵,可他全当这些是一种考验了。

甲板上重归安静,父子两人看着远方,维德披着红色的将官大衣,这件衣服比起战衣更像是礼服,充满了点缀的缎带与勋章,宽大的袖子垂着,袖口镶着金色边纹。

他想抽一只雪茄,可想了想军纪却又放弃了,他看了眼身边的儿子,眼神中潜藏着满意与忧愁,他还是第一次忧愁某人的未来。而他以前连自己的未来都没有忧愁过,因为他觉得未来这东西太过缥缈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是对的,直到他有了家人,他便开始了反思,不安,甚至怀疑自己,他不知道让儿子走上和自己相同的道路是否正确,从而有些患得患失。

“如果到了那时候你真的还想当兵,我会出席你的入伍仪式的。”

少年移过头来,与维德对视着,最后笑了笑。

“我可不要,太显眼了,显得我故意显摆一样。”

维德也笑了。

“废话,本来就是故意显摆。”

酒吧之中响起了音乐声,兰斯洛特显得有了些醉意,他打开了唱片机,将杯中的血液一口饮下一半,舔了舔腥红的嘴唇,不留一滴。

就在他和老爹对话过后的几个小时,便发生了轰动全世界的『海军葬礼』事件,皇室海军总司令维德·托克斯率领的舰队全军覆没在大西洋中,包括数艘航母与无数的驱逐舰护卫舰,号称欧洲最强的日不落舰队消失的如此突然。

兰斯洛特还记得那最后一刻,他站在甲板上,暴风雨倾盆而下,那时候旗舰以外的所有舰队已经全部被击沉,维德站在船头,身上披着那件华丽的将官大衣,两条长袖随风后摇。

维德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冰川,而旗舰也陷入其中动弹不得,四处充满了倾覆的军舰,血水随着冰面流动,失去温度后便被冻结。

黑色的粗大触手破冰而出,将军舰拉入海底,旗舰的面前是数十条粗壮的触手围成一圈,忽然触手中央的冰面破碎了,一个庞大的身躯从中升起,长着扭曲大大头,形似人类却庞大无比的身躯,下半身在冰面以下,看上去就像是和那些触手连接在一起。

舰炮开始了轰击,可目标确实旗舰下的冰面,士兵们也掏出爆炸武器开始协助破坏,整个旗舰开足马力,终于挣脱了冰面的束缚,船头破冰锥顺着轰炸后的冰面直线前冲,直到整个船体以同归于尽的方式与海怪撞在一起。

等到兰斯洛特醒来,冰面已经消失重现变回海面,他依靠一个漂浮的箱子在那场战斗中幸存了下来,而后被迟来的救援队带回了伦敦。

兰斯洛特无奈的苦笑,因为他想起了重建的皇家海军在一个月前再次全军覆没,大海是魔族的地盘,他们在那里占尽了优势,人类的海军像是经验宝宝一样,他知道,在大海的深处那个神秘的怪物依旧存在,比那个怪物更强大的魔族也一定存在。

所以他成为了异能者,离开了军队,加入了阿瓦隆之庭,也抛弃了原来的名字,只是将兰斯洛特这个称号作为自己的象征。

他也随了老爹的愿望没有当兵,但怎么也不想做个胆小鬼。

夜晚很快便过去了,终究到了黑龙归来的那一天。

十一位圆桌骑士们严阵以待,威望最高的高文带领大批异能者组成了第一道前锋防线,加拉哈德等其他八位圆桌骑士组成了第二道中坚防线,而兰斯洛特与杰兰特,则是最后的保险。

在日落之际,黄昏之时,海面上终于涌起巨浪,天上遍布着黑云,黄色的残阳光辉透过黑云照射下来,云层中隐约响起雷声。

天边忽然出现一抹至暗的黑色,宛如黑暗这一概念的完美具现,很快的那黑暗靠近了,异能者们也看清楚了那怪物的轮廓。

一条黑色的龙,没有比尼德霍格(Nidhogg)这个单词更恰当的形容词了。

高文手持着太阳之剑,而身旁站着从夏央远道而来的赵暮。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异能者们死伤无数,尼德霍格挥动双翼倾洒处灰色的骸骨粉尘,腐蚀着异能者们的肉体与魔力,让较弱的异能者直接丧失了战斗力。

黑龙没有执着于对蝼蚁们赶尽杀绝,在突破防线之后便继续向内陆的方向飞去,如同王者一般倨傲。

在第二道防线尼德霍格遭遇了八位圆桌骑士的阻截,在这场战斗中圆桌骑士付出了陨落整整半数的代价,却依旧未能阻下黑龙的脚步。

兰斯洛特挂断手中的电话,看了看身后的城市,那其中早已经疏散的空无一人,可他却也明白,黑龙一旦突破这里后果将无法设想。

十几年前海妖摧毁了维德带领的舰队,而如今黑龙归来,要一口咬碎整个欧洲大陆,那时候站在船头的是维德。

今日,就要是他兰斯洛特。

杰兰特用自己的机械臂拍了拍兰斯洛特的肩膀。

“火炮中枢兰斯洛特先生,该咱俩了。”

“不要给我乱起外号啊。”

“那叫你烧钱先生?”

“都说了不要叫外号!”

兰斯洛特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和杰兰特被留在最后一道防线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最适合去搏命,前两道防线则负责尽可能的给予黑龙足够的削弱。

兰斯洛特的逆向炼金是阿瓦隆之庭已知的上限最高的能力,能力的上限便是兰斯洛特所拥有的黄金的数量,在此时此刻皇室的支持下,兰斯洛特名下的黄金已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数量。

杰兰特则是少有的能供给魔力的异能者之一,负责强化兰斯洛特的魔力数量与强度。

皇室的金库之中,女王的大管家正看着面前的大量黄金,止不住发愁。

利用逆向炼金将黄金转化为单纯的能量,以火炮的方式进行集群发射,一击打空国库。

这就是兰斯洛特提出的建议,当然差点就被否决了。

黑龙在视野的远方出现了,此时就连一贯松散的杰兰特也收敛了笑容,对着兰斯洛特点了点头。

“我们..........开始吧。”

皇室的国库中堆积大量的金砖,每个金砖的底部都画着一个毒蛇与法杖的图案,那些图案忽然发起光来。

兰斯洛特披着红白色相间的制服大衣,身体之中感觉到杰兰特的魔力在急速注入,但很快就如同装满水的瓶子一般,自行将那些多余的魔力溢出。

兰斯洛特深吸了口气,微蓝的瞳孔再次变成炽红,嘴角也露出两颗尖牙,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被解除了瓶颈,力量从身体的各处涌现出现,只有这样,他才能再次突破极限,释放出自己最强大的一击。

Reverse Alchem·逆向炼金

空气之中逐渐聚集起赤色的雾气,国库中的黄金也如同被腐蚀一般笑容,像是挥发成了空气,黑夜之中,淡红色的法阵星罗棋布,层层重叠,表面充斥着赤色的雷电。

黑龙咆哮着,却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继续朝着兰斯洛特飞来,挥动双翼带起类似骨灰的粉尘,充斥着腐朽的味道,灰尘之中凭空飞出无数的灰色甲虫,朝着前方成群飞出。

国库中的黄金已经全然消失了,于此同时兰斯洛特也终于结束了炼金,若是平时他恐怕要感叹这一击的昂贵,可如今他只担心这一次是否可以阻挡黑龙。

无数的法阵之中射出光束,那些光划过黑夜,撕裂了迎面飞来的甲虫,在尸骨的雾霾之中点亮一道路径,最终轰炸在尼德霍格的身上。

爆炸声此起彼伏的不断响起,巨大的能量电离了空气中的成分,散发出一股股焦味儿,就连大地也微微颤抖。

兰斯洛特失去力量半跪在地上,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他看向那爆炸的中心,此时威力已经开始减弱,很快能量被消耗殆尽便到了分晓的时候。

又过了十几秒,兰斯洛特的眼眸中却再次映出了黑龙的身影,那庞大的双翼挥舞起来,以自己为中心掀起了一阵尘暴,吼声响彻了天际。

炮声后的吼声,让能听到的所有人全部陷入了绝望。

兰斯洛特惨笑着,看了看身边昏迷的杰兰特,他将那家伙一脚踢到一边,自己用尽全力站起身来,还不忘捡起掉落的制服大衣披上。

他踉跄的走向前方那刚被他的轰炸削出的断崖上,黑龙此时也已经开始了移动,虽然尼德霍格朝着他飞来,但兰斯洛特却也知道,如果他不动弹的话,尼德霍格根本就不会理他。

所以他才非要发动攻击。

兰斯洛特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朝着天空中的黑龙开枪,可子弹却不知飞到了何处,只剩下了枪击的声音。

源于蝼蚁不自量力的挑衅行为,黑龙那惨黄色的竖瞳中终于露出了些许的愤怒。巨大的双翼在天空之中展开,遮蔽了月光,挥舞之下,尸尘瞬间喷涌而出,覆盖了整个地区,巨量的瘴气使人伸手不见五指。

迷雾之中响起尼德霍格的声音,像是从四周围绕着传来一般,低沉而威严,倨傲却自然:

“世界树的枝芽已然重生,接下来便是毁灭,吾将指引命运,吞噬生命的果实,化作毁灭的养分,唯有愚蠢的生灵才会妄想反抗。”

这声音让兰斯洛特震耳欲聋,魔力的透支使得他吐出一口鲜血,但却依旧站的笔直。

“为何...........”

雾瘴之中忽然传出尼德霍格略显疑惑的声音,兰斯洛特也感觉到一股特别的气息,他随着那气息朝身后看去,那雾气在缓缓地流动,其中若隐若现着一抹蓝色的光芒。

空气中的雾气与颗粒忽然被点亮,那光芒逐渐蔓延到了兰斯洛特的身旁,那时他才看清楚,那时一朵朵蓝色的火焰,以空气中的瘴气粒子为燃料燃烧起来。

一个人影从火海之中走来,那是一个他素未谋面的人,却也穿着阿瓦隆的红白色制服。

“汝的气息.......似乎有些奇怪。”

雾瘴再次扩散开来,与火焰分庭抗衡,黑龙的声音也从雾中传出。

“你的气息,闻起来倒是很美味.........”

那人回了一句,粉红色的舌尖划过嘴唇。

“哈哈.........哈哈.........吾还是第一次听说,想要吞噬魔族的人类!”尼德霍格大笑起来。

“那你还真是有一点说错了。”那人也笑着说道。

“吾错在哪里?”

“我............”

“不是人类!”

火焰灼烧着尸骸,尸骸侵蚀着火焰,天穹之下便响起毁灭与救赎的悠悠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