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启 汀娜小姐

 

虽然不知道这封信件来到你的手中已经是什么时候,但到那时,我与爱丽丝应该已经启程前往西奈的亚历山卓,准备在途中的某座城市迎接黑花之年的最后一天了。

先说明汀娜小姐会关心的几件事吧,首先艾与法赫王子的婚约顺利解除了,这与品评会上发生的事相关。在品评会上,法赫王子和汀娜小姐也认识的夏洛公主作为王室的代表出席,但却遭遇了暗杀,数位擅长魔法的刺客潜入了她们的包间,大概是想不引发骚乱的将他们解决,所幸,当时我和爱丽丝也在那里,这让她们无功而返,反而全部被我俘虏了。

但刺客不止一批,擅长魔法的刺客们袭击了王室代表,而另一批普通的,并没有掌握魔法的刺客则去袭击评委,也许是作为后备计划,如果刺杀王室失败而品评会继续的话,就取代评委们,在最后颁奖的时候刺杀会和评委们一同颁奖的两位王室,而如果品评会停止,相信在他们回去的路上也埋伏有刺客。

这批刺客也失败了,因为品评会的第一轮试饮才结束了一小段时间,所有的评委都喝过马苏拉酒庄的【悔恨】与药酒,那些本来就只是普通人训练而成的的刺客们,在让一位评委重伤之后,就被其他评委反过来制服了,这也让本来评分只依靠创新性勉强挤进前十的马苏拉酒庄得到了额外高的评分,得到了冠军,虽然也有质疑的声音,不过在评委们把发生的事说出来后就没人作声了。

都多亏了你,汀娜小姐。】

“……什么都亏了我嘛,明明就算没有我,莉莉娅娜小姐或者爱丽丝小姐每天去扫荡一遍,也不花什么时间……虽然是很开心就是了。”

金发的少女小声的嘀咕着。

把那片田地随自己糟蹋果然是有原因的,那位魔女所作的事,从来都不会毫无意义。

在松软的床垫上,汀娜翻了个身。

虽然是与名牌,奢侈品都毫无牵连的廉价的床,不大,也没有那些奢华的触感,但躺在上面,就感到异常的惬意与满足,这就是那个吧,所谓金窝银窝,到底也不如自己的狗窝。

加上暖洋洋的晨光,降临月的第一天,新年的第一天,真是个适合缩在床上读魔女小姐来信的好时机。

“——汀娜,今天还要去教堂做新年礼拜呢,晚上不是和爱丽芙约好去现场看占星仪式吗?赶快出来吃早饭了。”

从门外传来的母亲的声音,只是听到就让人感到无比安心。

“等一下——”

如果不快点出去,又要被母亲拿着前两天回来后抱着平安无事的他们哭了好半天这件事调侃了,想起来就觉得脸红的汀娜,连忙加快了阅读的速度。

多亏了莉莉娅娜小姐,马苏拉酒庄的名字在奥林比恩人尽皆知,酒庄会重新变得繁荣起来吧。

艾的婚约也顺利无事的解决了,莉莉娅娜小姐从刺杀中救下了两名王室成员,这是一份很大的恩情,而且法赫王子似乎对这次刺杀的幕后指使者有些头绪,他也希望重新拿回继承权进行对抗……

唔,也许是详细写出来需要的时间呵篇幅都太长了吧,莉莉娅娜只在信上短暂的提到了这件事可能与王室的继承权有关,但只是这样,只是让无法满足的好奇心变得更加瘙痒难耐。

啊啊,后悔的情绪不断的在膨胀。

自己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令人好奇。

艾的婚约解除了也让少女心情复杂……

“汀娜——”

“啊,马上来——”

但少女在现在,只能把这些情感统统抛诸一旁,从衣柜里翻出母亲为了去美德教会礼拜时穿而给自己买的新衣服。

只需两枚银币,却和那套西装一样温暖。

将衣服飞快的穿好然后对催促的母亲说还在换衣服的少女,把折叠的信纸的最后一部分展开,飞快的看完。

而后,少女一愣。

紧接着,她把信纸放到嘴前,小声的,好像这样就可以跨越大陆的遥远距离,将这小小的抱怨传达到魔女与人偶的耳边。

“什么或将不再来嘛……将来才不是这个意思,莉莉娅娜,是笨蛋。”

光是这么说着,脸上就泛起了红潮。

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的直接说出名字是在那之后的几秒,看着镜子里自己通红的脸,呜哇,我在做什么啊,这样慌张的拍着脸颊。

这个样子出去肯定会被父母问这问那的,旅行中有没有找到看上的男朋友什么的。

但越拍也只是让红晕变得更加鲜艳而已,自己都做了什么蠢事哇!

“汀娜,该走了。”

“来了,来了!”

这一次是父亲在催促,啊啊,没办法了,到时候就瞎编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人糊弄过去就好了。

自暴自弃的,少女把卧室的门推开了。

即使是冬日也不显得寒冷的海风从天空与街道中,调皮的吹开房间的窗帘,带来大海与节日的气息,悄然透过的阳光,把少女还来不及装回信封的纸张,照亮了。

【还有汀娜小姐,最关心的金杯的事。

获胜第二天的黄昏,我即将离开林仑时,酿酒师协会将那只金杯拿到了我的房间,沐浴过后,我坐在套房的窗台上,远方是白象木河的河面与对岸熏黄的群山,我借着夕阳的光审视金杯。

那是一只很美的艺术品,由纯金铸就,纂刻有魔法的花纹,从黄金上延伸的杯壁,则是不会让光曲折的水晶,注入的美酒不会腐坏,而往其中加入各种素材,就会迅速的酿成酒,看起来是铭刻了某些特别的魔法,但是很遗憾,我没能在杯中找到那位魔法皇帝的秘密,或许深藏在我也找不到的地方,或许是没有,虽然觉得对找到了这个线索的汀娜小姐很抱歉,但我认为是后者。

不过,还是要感谢汀娜小姐,不仅仅是找到这个线索,还有一直以来的陪伴,请在温暖的家乡好好休息,当然也不要懈怠魔法的练习,然后……

让我用那位魔法皇帝纂刻在那只金杯上的话语,作为信的结尾吧,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那位魔法皇帝会将这样一句话纂刻在他最喜爱的酒杯上……但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有些理解了。

向离别举杯吧。

为了将来,或将不再来的重逢。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

爱丽丝

无星无月之月32日 于林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