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华斯和白兰地酒业合作开设的酒庄让马苏拉酒庄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吗?”

“玛丽小姐是这样说的呢。”

“……听起来就像是在商业竞争上失利的人满怀恨意的抹黑对手呢。”

“确实是呢……”

汀娜回忆起上午在河滩边玛丽的怒吼。

“听好了,如果你们不知道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就是那个蔑视传统的家族让我们建立的苏拉里几乎没有人再喝马苏拉酒庄的酒,因为他们酒庄的产量一而再再而三的减少,甚至连一直合作的商人突然翻脸也绝对是他们在暗中搞鬼!他们和白兰地酒业,是马苏拉酒庄的敌人啊!”

咬牙切齿的红发的少女,就像要将这个名字给咬碎。

等冷静下来之后,红发的少女告诉汀娜和爱丽丝,艾德华斯家族是奥林比恩历史悠久的贵族,艾德华斯酒庄,也是冬青河谷历史悠久的酒庄。

虽然比不过弗尔斯特家和马苏拉酒庄,但能和这个家族与酒庄比历史的名门就算是总览奥林比恩也没有几个——当玛丽说到这里时,她的脸上写满自豪。

弗尔斯特家族从奥林比恩建国时便是这里的主人,马苏拉酒庄有着无人可比的悠久历史,虽然同为伯爵,但艾德华斯家族无论是声望还是经营的酒庄都无法与之比拟。

但是,两年前。

奥林比恩本土之外的酒庄大量入驻时,艾德华斯家族将自己的酒庄里竖起了河谷里从未有过的蒸馏罐,在城堡的墙壁上铺下与白兰地酒业的纹章旗。

从此他们的酒庄不再酿造有着悠久历史的酒品,马车从他们艾斯华德大理石的拱门下运出,用棉花填充的木箱中,从此只有唯一的一种酒。

白兰地。

这三个字就像往银热反应之中加入到铁红里的不朽银,在顷刻间点燃连钢铁也能熔尽的烈焰。

玛丽平静下去的情绪被这三个字重新煽动,

——他们不仅开始生产抛却传统的蒸馏酒。

她憎恨不已的说。

——拉上了许多贵族,以伯爵的身份在贵族们宴会上专门为白兰地宣传,如今王国以饮用外国酒品为时尚的风潮毫无疑问有他们的一份。

——他们酒的定价也是低得简直在侮辱葡萄酒,就是因为这样冬青河谷大大小小的城镇,就连我们……就连我们酒庄建起的苏拉,摆在酒行、酒吧和饭馆橱柜上的,也尽是白兰地!

“……这样,玛丽小姐是这么说的,好像,玛丽小姐对于白兰地有很大的敌意……”

“……也许不仅仅是白兰地……但是不管怎么听起来,这都只是在商业竞争中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败犬的惨吠而已。”

托着高脚杯的魔女轻轻的摇晃着杯中深色的晶莹,薄唇微启,说完漠不关心的话后,将那芳醇的液体倾入齿间。

时间是夜里的2时60分,再过60分钟,2时至3时的浅梦之刻就会走过而迎来此日与明日的变化之刻。

即使是贵族们的宴会,开到这个时间也有些太晚了。

但是,根据莉莉娅娜的说法,她是以自己还“年幼”,无法彻夜狂欢才得以从宴会最热烈的时间之中脱身的,北地的冬夜实在是太长太长,宴会的时间可远比其他地方的贵族们维持得更久。

回来后的魔女,尽管全身浅咖啡色的肌肤已经在酒精的浇灌下泛起诱人的红晕,但却还在一瓶接一瓶的喝酒。

用坐在卧室阳台的栏杆上,脱掉赴宴时穿的吊带袜与内裤的身姿。

那件雪白的礼服几乎把整个背部和肩膀都裸露出来,被细密被汗水打湿而紧紧贴在女孩青涩而圣洁的身躯上。

因为有保温的魔法所以在冬夜里这么穿倒是完全没关系……不过与魔女相对的,因为西装送去清洗,汀娜久违的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棉与毛的臃肿圆球,海蓝色的一双大眼睛就像要藏到围巾之中去了。

怎么说呢……虽然由于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夜晚很暗,但无星无月之月的夜空并不是黯淡一片。

更何况得到了莱忒与奈特加护的汀娜,只要稍微集中注意力,就能清楚的看到魔女小姐从散乱的礼服间隙里露出来的肌肤。

平时坦坦荡荡显露出来的部分这样遮遮掩掩,反而有了别样的气氛,让少女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

没办法,汀娜只好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还散发出香波芬芳的小人偶。

“……无论历史多么悠久,与外来酒庄产业合作进行生产的转型都是他们自发的选择,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不会,也不应该受到毫无关系的外人的指责,至于以贵族身份进行宣传,通过价格战占领市场的行为也只是常见的活动,无论哪里我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卑鄙的地方。”

不可思议的是,尽管她从盛情难却的艾德华斯伯爵那里得到的美酒已经空了一半,莉莉娅娜却好像还是没有一点的醉意,好像喝多少的酒就会从身上沁出多少带着美酒芬芳的汗水,魔女的咬字很清晰,思绪也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仅有嗓音里若有若无的一丝妩媚让坐在她面前的少女心跳加速。

简直就像喝酒的不是莉莉娅娜,而是自己一样。

“……不过仔细想想,以往和酒庄合作良好的商人突然在酒庄最需要宽限的时间一同翻脸也很难以止损行为一概而论,不如说一个破产倒闭的酒庄残余的酒酿放个几年能卖出几倍的价钱,这背后也有艾德华斯家族在搞鬼……玛丽小姐是这么说的吗?”

在爱丽丝无奈的表情下,莉莉娅娜没有在意面前少女有些局促的表情,她自言自语着,又向汀娜询问。

“是、是的……”

“……但是最重要的证据,玛丽有找到吗?”

微微转身,俯瞰着城堡的魔女侧过脸来,那一瞥的风情,让不经意抬起头来的少女心脏猛的一停。

——这就是醉酒后的……莉莉娅娜小姐吗?

好可爱。

——这就是艾已经见过,甚至亲密接触过的,醉酒的,莉莉娅娜吗……

随后,微微的绞痛。

“玛丽小姐说没有呢,证据也好迹象也好,她一口咬定是艾德华斯家族的原因只是在莉莉和爱丽丝、还有汀娜小姐来到这里之前他们曾经认真上门提出过收购酒庄,退一步也希望收购葡萄园的要求。另外在收获时节,因为马苏拉酒庄拿不出资金收购果农们的葡萄,那部分似乎也被他们买下了,不过爱丽丝也倾向这只是因为两个酒庄离得比较近。”

代替有些恍惚的汀娜,爱丽丝飘到少女的肩膀上,伸手在少女的脑袋后面安抚着,朝莉莉娅娜回答。

 “……白兰地是蒸馏酒,生产所需的原料远比就要比较多,不过……嗯,我会在与那些商人会面时摸摸底的,然后……汀娜小姐和爱丽丝之后还说了什么吗?”

女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平淡语气。

“嗯、嗯,之后我询问了玛丽小姐为什么那样生气,为什么好像对白兰地很有偏见……”

人偶的安抚让汀娜回过了神,并不特别需要自己回答的问题,爱丽丝却不开口而只是轻轻拍着自己的背脊示意自己回答的理由,她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少女连忙说起了在那之后发生的事。

当暴怒的玛丽总算在把能看到的石片都从沙地上捡起,变成冬青河上一连串荡开的水花后,出于好奇,汀娜忍不住问了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玛丽小姐好像很讨厌白兰地的样子?是因为它们抢走了客户吗?

——才不是那么庸俗的理由。

话音未落,红发的少女就飞快的回答。

“看起来你和你的领主大人不太一样,不是很懂酒吧,汀娜小姐。”

接着她又说道:

“你知道一瓶好的葡萄酒,是怎么酿出来的吗?”

“就是之前玛丽小姐带我们参观酒庄时,按照那一个个房间的顺序……”

汀娜眨巴眨巴了眼睛,有些不确定的点了点头。

“筛选去杂,破皮,如果是白葡萄酒还会压榨,接着是发酵,在发酵合适后放入橡木或者其他能赋予葡萄酒独特风味的木桶置于酒窖储藏,等待酿酒师与时间共同熟成最美的佳酿。”

玛丽望着面前的河水,长长的叹了口气。

就像把肺里全部的空气都挤出来。

“我父亲一直是这么做,也是这么教导我的,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最重要的两个步骤,就是发酵和熟成。葡萄酒最后会有着怎样的色泽,口感、风味,在时间的酝酿下会变成怎样一桶美酒,这些都依赖酿酒师的才华和时间,我们仅仅维持酒窖的温度与湿度,防止美酒在熟成中腐败,除此之外不做干涉,这是我们酿酒师对世界的敬畏,但是,白兰地呢?”

连爱丽丝都小小的缩了缩脖子,把双手放在胸前。

说到这三个字,玛丽的语气总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恶鬼一般。

“他们在发酵后蒸馏,利用酒精与水沸点的差异把发酵后理应由时间自然调整的酒精浓度人为的提高,这也就算了,最可恨的是在装桶储藏前他们还会进行勾兑!在出桶装瓶前还会进行第二次!他们往里面加糖,甚至为了保持风味的统一把不同桶的白兰地混合勾兑成一种味道!!”

圣光与圣火啊,那简直是对葡萄酒罪无可赦的亵渎!

靠在揉软的椅背上抬起头,看着深紫的夜幕,汀娜有些不知道要怎样向魔女小姐描述玛丽那时的表情。

那样喊着的玛丽,真的就像要从眼与嘴里吐出火来。

“……亵渎、是吗……”

“玛丽小姐好像是这么觉得的……”

汀娜不懂酿酒,也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增加的两道工序会让少女如此愤怒,总之。

“父亲从小就告诉我,贵族要以家族的历史为荣,以酒庄为荣,敬畏世界与时间,要尊重每一桶葡萄酒所独有的风味。”

这些艾德华斯家族好像都违背了。

这些理由里究竟哪个才是最让她怒不可遏的,汀娜也不知道,就像她不知道……不,虽然知道,却不太能理解玛丽对酿造工艺的执着。

所以那个时候,少女选择了沉默。

而玛丽,在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些后,在沙滩上坐了下来,把脸埋在了膝盖之中。

火焰似的愤怒与强势感消失了,片刻前的她还是一只凶猛的雌狮,那么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一只柔弱的红色小猫。

仿佛自我怀疑着,陷入迷茫。

“……但为了品评会,为了抓住这个让人们知道即使遇上了这样的灾祸酒庄也没有失去荣誉,为了抓住这个机会,我也在酿造速酿酒啊,还是仅仅只能面前入口的那种。”

这样的自嘲着。

“……然后,汀娜小姐说了什么?”

“那个……”

“汀娜小姐那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哦,感觉不管说什么都不太好,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几个少年找了过来,看起来是酒庄的年轻人,看到汀娜小姐和玛丽小姐一起在河滩边有些惊讶,向汀娜小姐与爱丽丝问好后,他们向玛丽小姐询问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做。是不是听莉莉的命令和那些老头们一起研究速酿酒之类的。”

“然后在那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玛丽小姐抬起脸来,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重重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那个小女孩领主的说法,即使是速酿酒也一定有办法调配出与陈酿相近的风味,一定有的。

虽然说这话时玛丽看着两个少年,但这句话汀娜总觉得是说给自己听的。

那两人也耸了耸肩,用信服的表情说着“这才是我们的玛丽嘛,让我们酿出连你的父亲也心服口服的美酒吧。”“如果一直消沉下去才不像是玛丽呢。”之类的话,

然后,她就与他们两人一起离开了,汀娜与爱丽丝没能来得及阻止,当然,也阻止不了。

因为那时的她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甚至魔女在前往赴宴,与在宴会上用了些手段得到自己满意的成果后回程时都没有想到。

“……”

魔女重新往酒杯之中倾入被冬夜自然冷藏的美酒,慢悠悠的喝完之后,才重新俯瞰围栏之下的光景。

十几分钟前,莉莉娅娜把脱掉的礼服重新穿在身上稍加整理,从停下的马车上走下时,首先听到的,便是喧哗与嘈杂。

紧接着,映照入那双黑色瞳孔的景色让魔女皱起了眉。

已经很晚了,可是马苏拉酒庄的下层还是灯火通明,但是收获上来的葡萄应该已经在昨晚彻夜的工作与今天一个白天的赶工中完成了处理。

压榨室所有装置都已经从忙碌中空闲了下来,除了留出用以准备品评会上要拿出的酒而空置的几个酒槽之外,发酵室里每一个酒槽都已经放入了破皮好的葡萄,在魔法恒定的室温中将丰富的糖慢慢发酵成恰到好处的酒。

城堡每一个工房都满负荷运转,即使如此依然有大量的葡萄被储存入城堡地下的冷库。

除了守夜人与夜班值守,时时刻刻关注发酵过程的酿酒师,城堡在现在应该已经陷入寂静。

可此刻的酒庄然灯火通明。

大厅之中,以尽头的塑像为界,酒庄里的人们泾渭分明的站在两旁。

左边都是一些年轻人,他们或是站着,或是靠在墙上,红发的少女站在他们的最前方,头巾解下,一头焰发夺目的燃烧。

右边则都是些中年与老人,和穿着一件皮裘就能在几乎滴水成冰的寒夜中来去自如的年轻人们相比,他们的身体已经不那么强健,也很少做体力活了,他们坐在椅子上,穿着做工考究又保暖的服饰。玛丽的父亲,杰斯特站在他们的最前方,和自己的女儿争执着些什么。

两人中间,抱着爱丽丝的汀娜满脸的手足无措,看起来她似乎想要平息这场争端,但显然无能为力。

此时少女似乎已经看到了大厅门前的自己,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就像看到了救星。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魔女回到城堡后的第一句话。

声音不大,魔女也并未期待能得到回答,但是。

“是这样的,领主大人,中午回来后玛丽小姐不知为什么宣扬着说‘要维护马苏拉酒庄悠久的历史与荣誉,即使是不得已要酿造速酿酒也不能亵渎了马苏拉酒庄之名’,坚持不听从领主大人的命令,要自己继续酿造彷陈酿口味的酒,很多年轻人响应了她的号召,要求杰斯特先生让出一部分酒槽给他们使用。”

门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魔女稍微扭过头,是乔恩。

这个在黄金魔树的灾祸中失去了一条腿的男人正恭敬的伺候在一旁。

莉莉娅娜记得自从辟谣的宴会结束后这个男人好像就一直守在大门附近,自己今天早上回城堡和出门时,他都向自己问候。

自己只是当着人们的面给了他一枚金币的奖励,昨天采收葡萄最多最好的那个也得到了,魔女有点不理解为什么这个男人对自己这样感恩戴德的,但一会儿,她就把这件事暂时抛到了脑后。

或许又是个【魔性的魅力】的牺牲者吧,反正没有坏处,没必要在意。

“……两边在争吵?”

“是的,您的秘书,汀娜小姐在努力平息他们的争议,但是,您才是弗尔斯特的领主,而汀娜小姐似乎并不清楚您的态度,每次玛丽小姐和杰斯特先生看向她,她也不敢乱开口,所以,对峙从下午一直持续到现在。”

“……”

魔女沉默了片刻,她点了点头,径直的朝着大堂的尽头走去,灯光将她的影子往身后拖长,有些人看到了她的身影叫喊了起来,父女停下争执,一起扭头用火红和灰褐色的眼睛看向赴宴回来的领主。

而魔女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红发少女的脸色变得糟糕。

非常、非常的糟糕。

 

…………………………………………………………………………………………

 

汀娜叹了一口气

“……汀娜小姐还是对我的决定耿耿于怀吗?”

“不,那个……”

少女摇了摇头,然后意识到,在魔女与人偶面前隐瞒自己的心情是徒劳的。她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

……你想要酿造陈酿风味的速酿酒吗?

——没错,而且是接近马苏拉酒庄陈酿的味道只有这样才能挽回我们蒙受的名誉损失。

……好喝吗?能够在品评会上脱颖而出吗?

——只要再有一段时间的话,我相信……

……那会在5天之内吗?一旦超过这个时间或者失败的后果,你有考虑过吗?

——不试试看怎么指导……

……反正也不会更糟了,对吗?

莉莉娅娜一回来,淡淡的开口,用一连串的问题让玛丽哑口无言。

然后,在她没有办法反驳的时候,朝着酒庄宣布了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剩余的5天中,明天一天组织酒庄最优秀的酿酒师集中学习她给予的酿造配方与技术,并且品尝优秀的速酿酒,接下来两天开始尝试还原其中几种以掌握这些技术,最后两天完成品评会所需的酒酿。

当然,是酿造没有陈酿风味的速酿酒,莉莉娅娜把他们分组,任命几位技艺精湛的老酿酒师作为组长,杰斯特全权掌控,她说她相信老人们的经验和尚未衰退的舌头,而她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那些曾经合作的商人会为了合同违约金前赴后继的来到河谷,她会用金币与贵族的“礼仪”好好招待他们。

说完之后,魔女拉着汀娜的手,上楼了,留下沉默的大厅,灯火在寒冷中飘动。

直到现在。

望着城堡的下方,汀娜张了张嘴。

“并不是说我反对莉莉娅娜小姐的做法,但是……我觉得莉莉娅娜小姐这次做的实在不够好……”

争吵没有被平息。

证据就是下方的灯火依旧通明,人们的影子在大厅外的地面上被拉长,对峙依旧,一些年迈的影子在说些什么,但笔直站着的另一些人倔强的不肯让步。

对于这个结果,莉莉娅娜也皱了皱眉。

“……我还是不太了解这个酒庄,老年人的派系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有权威。”

她摇晃着酒杯,黑色的眼睛眯起,那双星海中微弱的闪过略带疑惑的光芒,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以玛丽为首的那一派的做法风险太大了,是不能支持的,没什么办法,如果年轻人们不愿意合作,只能从雇佣的工人里选拔可信的人……”

“莉莉娅娜小姐!”

汀娜忍不住把声音拔高了,但这只是一瞬间,马上她就产生了一种惶恐的情绪——自己有什么资格对眼前的魔女指指点点呢?

她是一位睿智的魔女,曾经统治过一个伟大的帝国,如今也是魔法师协会最高评议会的一员!

“……”

莉莉娅娜这次真的皱起了眉,她盯着汀娜看了一会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某种难以言喻的气氛变淡了,那种惶恐也渐渐消失了,好一会儿汀娜才意识到自己又坠入了那魔性的魅力而不可自拔——嗯,就像不小心对女王不敬的女仆那样。

“……没关系,我也想听听汀娜小姐的看法。”

“我觉得,虽然只是我觉得而已,那、那个……”

但汀娜在开口时还是带上了一些诚惶诚恐的感觉,少女顿住了,她忽然不知道如何形容莉莉娅娜看向城堡下方的目光,那是一种并不倨傲也不难以接近,但就是好像在某处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的眼神,就像……

“这个酒庄的人们,并不像帝国宫廷里那样,派系林立彼此斗争,这里的人们是……很普通的家族,很普通的……家人呀。”

把小人偶抱紧,合适的形容钻进了脑海之中又被说出。

汀娜意识到了,那种眼神,那是一位女王坐在王位上,冷漠的旁观庭臣对峙,在心理计算着哪边应该拉拢,哪边需要打压……属于玩弄权术者的眼神。

莉莉娅娜看了爱丽丝一眼,她什么也没有说,示意汀娜继续。

“弗尔斯特家族并不大,至少没有大到可以产生派系的地步,酒庄里的年轻人和老人并不是对立的,他们是家人,亲情与血缘连接着他们,年轻人不愿意退让,老人们也会担心,这件事……拉拢一方打压一方是行不通的,只有让大家都能接受才可以……”

汀娜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家人,在她说出这个词的时候魔女那张平静的表情在那一瞬间裂开了一道微小的,真的是非常微小的裂隙。

如果不是汀娜和她这些时间的相处,如果不是爱丽丝悄悄的戳了她的肚子,说不定就会忽略,但一旦发觉,从那细微的裂隙之中,就仿佛可以看到比星海都更加浩瀚的……悲伤。

“……家族、吗。”

魔女扭过了头,望着城墙外已经收获的葡萄园,少有的,她将自己的脸完全从汀娜的眼中移开。

“……的确,我不太熟悉家族事业的管理,弗瑞斯特家族和一般贵族也不太一样。”

声音依旧没有丝毫的波澜,就好像那转瞬即逝的,被撕裂而漏出的悲伤只是少女自作多情的幻想,魔女放下了酒杯,手掌顺着稍显深色的肌肤触到了自己的脚趾,她没有沉默很久,很快就抬起头,看向汀娜时,那张脸已经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

“……汀娜小姐觉得怎么做比较好呢?”

“诶,我、我的话,就答应玛丽小姐她们的要求,让她们自己做自己的,但是不要影响杰斯特先生他们……”

“……也是呢,这件事就交给汀娜小姐好了。”

“诶?”

“……如果她们要的话,给她们两个酒槽让她们去折腾吧,比起我,汀娜小姐应该更受欢迎一些,没关系,放手去做,即使最后品评会落败,我也有办法拿到那个金杯,只是……麻烦一点而已。”

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足背,魔女深深的看了汀娜一眼,片刻后,她的目光又回到了自己的足尖上,没有再说话。

“汀娜小姐,走吧?”

——让莉莉一个人待一会。

“诶,嗯,那么我走了……”

被爱丽丝用手肘轻轻的捅了捅,汀娜连忙站了起来,离开了卧室。

老木头的门一关闭,爱丽丝的声音轻轻的在汀娜的怀抱里响了起来。

“汀娜小姐,请不要责怪莉莉,对于很多感性的东西,比如爱情,亲情……”

“不,我才是,会不会,不小心伤到莉莉娅娜小姐了……”

“看起来莉莉很擅长利用这些,但是其实,莉莉对这些感情是有些迟钝的。”

小人偶的表情有些落寂。

她在胸前握着双手,低声的祷告着,祷告玩之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走吧,汀娜小姐,快点解决完这件事,快点让大家都休息吧。”

“可是这种事交给我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莉莉可不是仅仅被汀娜小姐的话打动才这样决定的哦,其实汀娜小姐的确提出了一个好方案,因为玛丽小姐她们实在不可能认同莉莉的做法,强行让她们协力说不定会帮倒忙,而且也会让作为长辈的老人们分心,担忧她们与作为领主的莉莉的矛盾,还不如让她们自己去折腾,当然不要让他们浪费太多的人力,这样杰斯特先生这边的进度不会被拖慢多少,老人们也会制约他们不满的情绪……”

说着,爱丽丝摸了摸脑袋。

“看来爱丽丝在这方面也受莉莉影响太大了呢。这么说,汀娜小姐会不会觉得很不舒服呢?”

“不,我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会这样……”

说完,汀娜连忙摇了摇头。

“啊,要是不适合告诉我的话……”

“……不,没关系的。”

爱丽丝摇了摇头,她把脑袋靠在汀娜的肚子上,抬起头来,汀娜下意识的低下头,从那双金色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沧桑的光。

“汀娜小姐知道吧,莉莉和爱丽丝从古语魔法帝国的遗迹中九死一生逃出来后,没过两年,在一系列事件中,莉莉成为了帝国的女王。”

“嗯……”

“详细来说的话,那太长了啦,比起莉莉和爱丽丝逃离遗迹的故事还要长……汀娜小姐只要知道那是一个阴谋就可以了,一个意图颠覆古老的帝国,带来战火与灾难的阴谋,莉莉被卷入了那个阴谋,然后,从坐上那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宝座之后,莉莉再也没有见到过家人……”

爱丽丝闭上了眼睛。

长廊没有点灯,沿着楼梯走向城堡的一层后,黑暗才被光芒照亮。

墙壁上洋溢着蜜蜡芬芳的烛台还在燃烧,大厅中,杰斯特的身后多出一些空的矮凳,年轻人们的数量没有减少,他们的领袖,玛丽与自己的父亲没有再次争吵,只是各自找了个地方待着。

看起来,如果领主大人没有进一步的回复,他们就会一直等下去。

虽然问题没有解决,但争吵至少是停息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城堡真正的主人已经回来,而这件事的决断只在那个看起来还要几年才会迎来成人礼的领主一念之间吧。

从楼梯上俯瞰着大厅,汀娜这样想着。

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她继续往下,虽然有了冯·西瓦的荣耀姓氏,但果然还是摆不起什么贵族架子,更何况美德的教义倡导人们谦逊——楼梯还剩最后一段,少女在胸前画着美德的十字,深深的吸了口气。

洗澡时就被几位阿婆擦得发亮的皮鞋有些不衬她现在臃肿的形象,但在磨光的石质地板上敲响的声音还是让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吸引。

“各位,请听我说。”

在她走到杰斯特和其他老人的身边,这样开口之前,玛丽和年轻人的视线已经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莉莉娅娜小姐的决定。如果玛丽小姐坚持,可以将两个酒槽让你们使用,研究玛丽小姐理想中的酒,但相应的,在杰斯特先生这边需要帮忙时也希望你们不要拒绝。”

这些视线让汀娜有些小小的紧张,她谨慎的组织着语言,将魔女小姐的决定说了出来。

虽然一开始是有些担心玛丽会不会不满意于只能得到两个,毕竟这几天了解下来汀娜也知道发酵是酿酒过程最重要的步骤。

“……这不是当然的吗,很多事总不能让这些老胳膊老腿去做。”

不过这似乎是无谓的担心了。

听到汀娜传达的决定后,红发的少女并没有露出不快的表情,在她有些得意的翘起嘴角,用力的一挥手,微微扬起的下巴让那头和她的父亲截然不同的红发就像火炬一样热烈的摆动。

“2个酒槽,5天,就让我们把这当作是从那个小领主的手里夺来的最初的胜利而自豪,接着再用酿造的美酒彻底让她服输吧!”

这样的宣言后,她转过身,朝着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年轻人喊着。

“哦!!”

一直站在她一边的青年们也学着她的动作用力的挥手,齐齐的发出振奋的呐喊。

在那之中汀娜也看到了今天上午来河滩找到玛丽的少年,他与其他人一样兴奋的呼喊着,满脸通红,就好像这真的是胜利的欢呼一般。

“很好,现在所有人回房间好好休息,那么明天就要开始拼命的为品评会做准备了哦!”

“哦!!!”

夜已经深了。

就算年轻的身体能够支持,熬夜也总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在从玛丽那里得到解散的指令后,这些青年们一半留下来打算收拾老人们坐着的椅凳,而更加年幼的少年则朝城堡的别栋离开。

玛丽也在那样的队列里,头也不回,一转眼间,那头红色的卷发就消失在走廊远方的夜幕之中。

汀娜看着那个背影远去,这个时候,酒庄的管理者却开口叫住了她。

“汀娜小姐。”

这位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位贵族的男人脸上,从午后就因为玛丽的要求而化不开的阴霾终于散开了。

“不、我只是传达莉莉娅娜小姐的话而已……”

“请不要那么说,从午后汀娜小姐就一直在因为玛丽的事努力,我想也正是因为汀娜小姐不遗余力的周旋玛丽那孩子才会这样安静的和我们争论吧。”

“……那原来算是安静的争论吗?”

想起即使在现在,青年们把老人们坐着的椅子搬起放回城堡二楼的会议室——即使是与这样的噪音相比也毫不逊色的玛丽那大声又坚持的声音,那个,能够用安静来形容吗……

似乎这样的想法变成了表情露在了脸上,杰斯特也有些尴尬。

平心而论,哪怕以最宽松的标准来评判,他的女儿都不是什么安静大小姐。

虽然被允许使用弗尔斯特之名,在自己的领主大人之外的人面前自称贵族,但玛丽却没有一点贵族家大小姐的样子。

她活泼,自信,充满行动力,在酒窖里能和年轻小伙一样抱起半人高的酒桶来回搬运,一头红发飘扬,就像是一只燃烧着的小狮子。

“玛丽是个比起动口更喜欢动手的孩子,因为从小就在男人堆里长大。如果不是顾虑汀娜小姐和领主大人,她不会在圣光与圣火的雕像前让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在她身后壮声势,她会和他们一起把他们需要的器具搬到另一个房间。”

“……是、是这样吗……”

汀娜想象了一下,似乎这才是玛丽会做的。

“玛丽从小就没有母亲的教管,因为在酿造上很有天分我也一直把她当作酒庄的继承人培养,也放手让她去做,现在酒庄的年轻人都更听她的,不过,至少她还是听从领主大人命令的……啊,一上年纪就喜欢找人说话,失礼了,汀娜小姐也请早点休息,还是说,有什么事是我可以效劳的呢?”

 “诶,那个……”

“嗯,莉莉娅娜小姐让爱丽丝把这个交给玛丽小姐,说速酿酒的风味依赖配方里加入的魔植,关于向苏拉的采购也交给她,莉莉娅娜小姐是这么说的。不过,大概要明天才能交给玛丽小姐了……”

爱丽丝忽然掏出了一张有着蜡印的卷轴。

汀娜一楞,旋即眨了眨眼睛,什么也没有说,杰斯特微微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但显然,他松了口气。

“玛丽,玛丽……这孩子,一下就跑掉了。”

他喊着自己的女儿,但那位少女早就不见了。

“杰斯特先生,我还是明天再把这个交给玛丽小姐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还是快点去休息吧。”

汀娜从爱丽丝手里接过那卷支,向杰斯特摆了摆手。

“是呢,就算是玛丽,今天应该也会好好休息了,但每天的黎明之刻,玛丽都会到城堡的大浴场泡澡,汀娜小姐可以在那里找到她。”

“是吗,我知道了。”

“那么,晚安,汀娜小姐。”

说完,杰斯特离开了。

大厅里很快空无一人,大家都困了,只有一位年轻人看着还站在大厅里的汀娜,向她询问是不是要延长大厅里的烛光。

汀娜摇着头,向他礼貌的一笑,从大厅中离开,一盏一盏的烛火熄灭,夜幕中的暖光渐渐的消失了,最后,稀薄的影子在月光下,朝着大厅悄悄的拉长。

少女抬起头,城堡上方的阳台,魔女依然坐在栏杆上,虽然黑暗合明亮都不会阻碍汀娜的视线,但少女的视力还没有好到让她可以看清女孩望着戴安娜之月的表情。

什么也看不到。

“呐,爱丽丝小姐,莉莉娅娜小姐真的……”

不久前,人偶告诉她的话,重新从脑海之中浮现。

“嗯,是真的喔,莉莉成为帝国的女王是一个巨大的阴谋,被卷入这个阴谋的莉莉……。”

小人偶飘到她的肩膀上,落寂的仰望着升到最高天的月光。

爱丽丝长长的叹了口气。

“直到莉莉的家人也在这场阴谋的余波中死去,莉莉也没能见上他们……最后一面。”

 

…………………………………………………………………………………………………

 

某一日的后话:

 

“……说起来,爱丽丝小姐,莉莉娅娜小姐的肤色变回来了呢。”

“是这样呢。”

“可是,莉莉娅娜小姐不是说,黑龙血的副作用会持续好几个月吗?现在连一个月都还没到呢……”

“莉莉的身体虽然基本上还是人类的体质,但很多地方都有微妙的异常比如【无垢】的特性,比如器官发育程度的不一,一些药剂和魔法的效果也有很大的波动,由于压根不知道原因和原理,也没有什么共性,所以连研究都做不到呢……只能这样听之任之了。”

“……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就是很可怕哦,但莉莉不会让人看到害怕的样子,只是会闷头喝酒而已。”

“……诶?爱丽丝小姐,那是——”

“爱丽丝什么都没说哦?”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