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镇的名字叫做苏拉。

面积不大,和少女从列车上下来后匆匆一瞥的谢提斯一样,房屋有着白粉刷试的墙壁,平整致密的红瓦,城镇中央的教堂还有最顶端的三分之一搭着脚手架,魔法师的高塔则在城镇偏远的一旁。

酒吧,市场,银行,炼金术的工坊,铁匠铺,医院,还有几个小小的广场。街道用蓝青色的砖块,排布成圆形的马赛克图案,喷泉在街道的交汇处喷溅着晶莹的水花。

这是冬青河谷最年轻的城镇,面积尚小,但该有的设施一个也不少。

哪怕建立起城镇的家族已经岌岌可危,街道上也仅能感受到些微的萧条。

“爱丽丝小姐,我会不会看起来很奇怪……”

从法师塔的某个房间里走出来,汀娜僵硬的扶着楼梯,就像一只警觉的兔子,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走回一层的大厅。

别说奇怪了,少女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疑,要不是协会里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在接待台前的接待员也背对着这边,汀娜早就已经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了。

“冷静一点,汀娜小姐,没有人知道啦。”

被她抱在怀里的爱丽丝有些无奈的正了正被弄歪的头巾,试图用话语让少女冷静一下。

“我、我知道,但是。”

——我真的从来没有在身上带这么多金币啊。

但汀娜完全冷静不下来。

她知道魔法师们可以说是这片大陆上最富有的一群人,魔法师协会甚至比银行的金库还要富有,但当这份富有通过魔法师用魔法把金币在一个箱子里码成长宽皆十枚的方阵,又把方阵的高度也码到10枚的方式展现出来后,汀娜就像被蛇发的魔女递来充满魔性的媚眼,彻底的石化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看到这样多的一笔钱。

而后,在经过爱丽丝确认数目,魔法师协会负责这方面接洽的魔法师合拢箱子在上面用魔法封上封条递给汀娜之后,意识到这笔巨额的金币将由自己的手带到酒庄,石化就变成了不断的颤抖。

“爱、爱丽丝小姐可以带着这枚戒指先、先回庄园吗?我、我觉得我需要缓缓……”

“奥林比恩姑且算是圣堂教会的地盘哦,一个飞来飞去的人偶会引起骚动的。”

“唔、唔……”

汀娜尽最大的努力勉强维持着正常的走姿,一走到大厅的休息区,魔法师们在这里经营着一个小小的咖啡吧台,一来到这里,少女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环视四周,感觉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冷静下来,汀娜小姐,没有人知道你的空间储物戒指里有着1000枚金币,更没有人会来抢劫,这里很安全。

在进入法师塔表明自己需要取款时提供指引与帮助的两位接待员正低头做着什么,不远处的两个男性正在交谈,谁也没有看向这边。

所以爱丽丝在汀娜的怀里装成普通的人偶,用精神链接与少女交谈,有些哭笑不得的安慰着她。

“可是……”

汀娜紧紧的握着手上的戒指,完全平静不下来,

“所以说,现在本地酒庄的酒还能在品评会上脱颖而出的不多了吧,白兰地酒庄好歹是那个光辉之城的酒庄,据说有好几百年历史了。”

“冬青河谷历史悠久的酒庄也不少啊,虽然被这么一弄,唉……”

不大的休息区里坐着的另外几人并没有穿魔法师的装束,距离少女与人偶最近的两个男人也在另一圈沙发上,好像说着有关接下来的品评会的话题。

——我、我也知道,可是,这笔钱实在太多了……

——冷静下来,汀娜小姐,只是1000金币而已,任何一个有格调的拍卖会里买一件古董,或是买一片土地建一座设施齐备,有魔法保护的小城都不止这个数哦。

——这样的比喻让人一点也冷静不下来嘛!

深呼吸,吸气,呼气。

到最后,汀娜干脆闭上了眼睛,但这样少女又总感觉有许许多多的视线从四面八方窥视着自己,就像那个夜晚在黑暗中虎视眈眈的狼群——该死,怎么又想起了那件事了?

本来都快冷静下来的思绪因为这令人恶寒的联想又变得不安定起来。

看着这样的少女,小人偶也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让汀娜适应大额金钱”这个计划提上日程。

“汀娜小姐,”

不过就算顺利,那也是之后的事了,现在要怎么让汀娜从身上携带巨额金钱的紧张感中冷静下来,想要帮助少女的爱丽丝也犯难了。

小人偶犹豫了很久,直到汀娜开始第三轮的腹式呼吸,意识到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的她,无奈的默唱了一个【机械化心灵】,释放在了少女的身上。

紧张与感性立即被拴上理智的缰绳,思考的方式在魔法的力量下被扭转之后,少女睁开了眼睛,用有些尴尬的表情看着爱丽丝。

效果拔群。

既然已经这么做了,就只能希望紧张这种感情不会像悲伤一样,越是压制越是糟糕吧……

“……魔法果然很方便啊……”

并不知道小人偶在犹豫些什么的少女,只觉得自己的思考一下变得又清晰而富有逻辑,轻而易举的就理清了自己身上带着前所未有的一笔巨款和自己害怕这两件事压根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关联,连带着那些好像谁都对她虎视眈眈的错觉也烟消云散。

——我们走吧,爱丽丝小姐,莉莉娅娜小姐还在等着呢。

抱着爱丽丝的少女从真皮的沙发上站起来。

“说起来,去年王都品评会优胜的那个酒庄,也没从金杯里找出那什么秘密吗?”

紧张的心情缓解之后,连从耳边飘过的话也没有了好像隐藏着什么的气息,变得更像是闲人们在无所事事时的闲聊。。

“没有,就算有那些个酒庄也一定不会说的,但我呀,觉得悬。”

——没错,只是闲聊而已,那之中没有什么贪欲,也没有什么阴谋,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你说那些神秘兮兮的魔法皇帝们喜欢在爱用的东西里藏点什么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但那个杯子,几百年了,经过不知多少人的手,有什么秘密现在还没被摸清吗?而且这个杯子的主人是谁?号称不朽的山德鲁!那个亡灵皇帝,一个死人,死人会喝酒吗?这就是个噱头,酿酒师工会拿出来唬人的。”

“……?”

在汀娜怀里,小人偶那双金灿灿的眼睛露出了愕然的色彩。

眼看就要迈出魔法师协会大门的少女站在门口,差一点就把头扭了回去。

——不要回头。

但爱丽丝的反应还是要比汀娜快的多,她的话语及时的阻止了下意识就想扭头看向声音传来位置的少女。

——太过激烈的反应,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在人偶的示意下汀娜连忙让僵住的身体动起来,离开了魔法师协会的大门,然后,神色如常的行走在街道上。

——爱丽丝小姐,那两个男人说的是——

当然,在精神的通讯之中,少女可一点也不冷静。

——嗯,爱丽丝也听的很清楚,他们在聊有关【不朽】山德鲁的事。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个名字呀?

——诶?山德鲁在大陆上还算是非常有名的哦。

相较于汀娜,爱丽丝就冷静得多了,从两个看起来无比普通的人嘴里冒出古语魔法帝国时代魔法皇帝的名字,她却不是特别惊讶。

毕竟,到现在,最有名的,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的魔法皇帝,就只有【黑暗贤者】艾尔梅娅,与大陆上最强的亡灵法师之一,掌握有不死大军的【不朽】山德鲁了。

前一位是背叛帝国,创造马格努斯七翼魔法系统的伟大贤者,如今的千塔之城就是她曾经的浮空城,魔法师协会也是在她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而在魔法帝国覆灭,协会建立的第十个年头,这位现代魔法的奠基人就神秘的失踪,她究竟去往了何处至今也是大陆上一个不解之谜。

后者嘛……帝国死者军团的控制者,把握帝国黄金产出的命脉,逆者之战中一人一城,一支死者大军就把当时已经把帝国的地面领土几乎全部占领的圣堂教会军逼入死路的亡灵君王……

不过比起这些功绩,他如此有名还是因为他是第一位陨落的魔法皇帝……

虽然女巫之王米卡在圣堂教会不遗余力的抹除下,已经没有多少人还知晓其存在,但是,他是最先被干掉的——这一点倒是广为人知。

同时,也是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有着不浅因缘的一位。

——那两个男人说了什么爱丽丝小姐还记得吗?我好像听到是关于一个金杯和一个秘密什么的。

所以,在无意中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汀娜才会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样,完全的愣住了。

——他们说的是王国的酒庄品评会冠军会得到一个金杯,而那个杯子里据说藏着山德鲁的秘密,每年的冠军能持有那个金杯一年,能从他们的交谈中分析出来的只有这些。

——爱丽丝小姐觉得呢?

专注于与人偶小姐的交谈,不知不觉,汀娜已经走到城镇的某个十字路口。

在寒冷的风中,这条街上没有多少散步的人群,喷泉旁围成一圈的长椅上更是没有任何人,小小的街心花圃,只有严冬时依然翠绿的灌木吮吸空气之中冰冷的水雾。

汀娜快步来到了长椅边坐下,把人偶摆在自己的大腿上,凝视着那双有些困惑的眼睛。

——是像那个男人说的一样是无聊的传说,还是说的确可能藏着什么秘密?

虽然四下无人,但出于谨慎,这段对话依然在精神的链接之中。

——汀娜小姐打算去调查吗?

爱丽丝没有回到少女的疑问,那双融金的瞳孔认真的看着少女蓝色的眼睛,一下子就揭开了那层伪装出来的冷静与谨慎。

……是不是不要那样对上视线才好呢?

心里想着的事一下子就被揭穿了,从人偶的眼睛之中,汀娜看到了自己一下子就流露在脸上的慌张和无措。

汀娜有些脸红,但这一抹红晕也没有逃过那双金灿灿的瞳孔。

她以几乎察觉不到的弧度,点了点头。

——可是莉莉希望汀娜小姐和爱丽丝取出金币之后,就快点回去哦?

——可、可是,这说不定是一件以前来的时候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都没有注意到的线索。

——所以才要尽快通知莉莉哦?

——是、是这样没错但是……

——但是?

——但是……

“由我调查出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事之后再去告诉莉莉娅娜小姐,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就不用再来一趟,这样不就能节省时间吗?”

交缠着手指,汀娜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的说着。

她有些不敢面对人偶的视线,生怕那双金色的眼睛看到自己灵魂的深处,说出现在自己心底所想的事情。

虽然那并不是什么不能为人所知的事,也不是什么被知道就会很糟糕的打算,不过……

少女还是希望能有点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与小算盘。

人总要有点属于自己的小私密,不是吗?

——说的也是呢。

看着少女海蓝色的眼睛很久,爱丽丝微微的垂下眼帘,她没有紧紧的捕捉少女游离的目光,就像是不打算再探究汀娜为什么想要这么做……又或者是已经知道了想要知道的。

想到这里,汀娜的胸口砰砰直跳,但她不敢开口询问,只能紧张的看着爱丽丝,直到她轻笑着,点了点头——

——如果是真的有些什么秘密,之后也会要好好调查,如果只是醉汉们的胡言乱语,就能节约下再来这边确认这点的时间。

小人偶这么说着,小手拍了拍汀娜的肚子——也许爱丽丝是想要飘起来拍拍少女肩膀的,但是要是被发现了就会很糟糕,所以就拍了拍她的肚子。

——不过,汀娜小姐打算怎么去调查呢?

意识到这话语的含义,少女的表情像是一下子闪烁起光芒。

“诶?啊,我是想,去看看城镇的图书馆,如果的确是有这样的事而不仅仅是人们交口相传的谣言的话,关于这件事应该是有文献记载的,至于图书馆的位置……啊,不好意思!这位女士。”

沿着街边正与看起来像是友人——又或者是恋人的男性说着什么的金发女性转过头来,有些困惑的看向从喷泉边站起来,和自己的年龄似乎差不多大,穿着考究的西装却还抱着一个华美的修女人偶的少女。

听完向她询问的问题,女性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指向城镇的一个方向。

“就在那里喔。”

顺着她的手指抬起头,看向天空下那还布满脚手架的建筑的汀娜,微微一愣,连带着笑容也带上了一些僵硬。

“……是那里吗,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不用谢。”

女士与她的男伴没有注意到这自称外地游客的少女小小表情变化,而在这两人离开之后。

汀娜的表情,无言的阴沉了下来。

………………………………………………………………………………………………

早该想到的。

面积不大,发展程度不高,存在时间不长,没有学院与学术机构。

在以上类型的城镇之中,很难看得到独立存在的图书馆,在这样的城镇之中,镇长的家一般也是典籍与历史的存放处。

如果有魔法师,那么魔法师的居所大多会承担起储藏文献的功能。

如果同时存在魔法师与教会,那么,视魔法侧与教会侧势力的对比,决定哪一个机构能够储藏那些珍贵的历史——美德教会例外。

“愿圣光与圣火庇佑您的道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这位小姐。”

“……我想查阅一下,关于本地有关酒庄品评会的文献。”

而奥林比恩王国,冬青河谷,这里,是圣堂与永恒圣火教会的地盘。

光与火的信仰存在着一定的共通性,基于这样的理由,这里的教会同时有着圣光与圣火的信仰。

也由于北边坐落着魔法师协会的总部,魔法的力量自古以来为人们抵御着北地隆冬的严寒,在这里,教会的态度要更加温和一些。

听到汀娜的话后,金发的青年微笑着指引少女朝教堂一侧的走廊走去。

仍在装修与建设中的教堂内,长方形大厅尽头的圣坛同时供奉着圣光十字与圣火的雕塑,那教导着信徒“应如晨光一般温和,如烛火一般温暖。”

“这位小姐是外地来的旅客吗?文献库免费对所有人开放,请往这边走……那个,这位小姐,您的手是不是有什么不适呢?”

但是,这并不能让少女在看到眼前这个温和笑着的青年的长袍上那个圣光的十字之后,还能心平气和。

在听到青年的话后,低着头用低垂的刘海把表情遮掩的少女,才发现自己抱着人偶的双手攥着拳头,把五根手指都紧握在手心之中,就像要把手指全部掩藏。

“——?!没、没事,没什么……”

“是吗……如果冒犯了,请让我道歉,不过,要是有什么不适,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如果药物效果不佳,我们的主教大人掌握的圣光神术,说不定能帮得上忙。”

“不、不用了,真的……”

年轻修士的声音之中有的仅仅是切实的关怀,正因为如此,汀娜才感到难以适从。

在青年指向走廊尽头半开的门后,她短促的丢下一句从牙缝里挤出的谢谢,越过他的身边走了进去,只留下还没来得及将手放下的青年一头雾水。

松木的门被推开,又被微微合拢,文献室中坐在一张书桌上的中年修女抬起头,有些讶异的看着走进来抱着人偶的少女,汀娜向她询问了有关酒庄品评会的文献在书架的何处之后,快步的走入了书架之间,消失在她的视野之中。

——汀娜小姐,没关系吗?

——没关系。

少女深呼吸着,只用一只手环抱着人偶,而将另一只手,稍微用力的在自己的脸上拍打。

啪、啪。

声音不大,从街心喷泉走到镇中心教堂,一直暴露在寒风中冰冷的手带来的凉意令汀娜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我没事,只是因为这个教会的家伙,明明背地里干着那种恶心的事却露出那样的表情……

——汀娜小姐,不要因为群体里某一部分的行为,就主观的将所有人贴上标签……

——我没关系的,现在这些并不重要。

摇了摇头,汀娜深深的吸了口气。

随后,她的目光移向书架,看着用皮革钉饰的厚厚的记录、村史,在一整排一整排用墨水往书脊上写着书名的书本之中。

“……”

在一堆乡土志和教会典籍中,她看到一本《大陆飞空艇航线表》,汀娜愣了一会儿,然后有些犹豫的伸出手。

——汀娜小姐?

然后,有些慌忙的按在旁边的另一本书上。

《关于王国酒庄品评会的历史》

“……啊,找到了。”

在触碰到书脊后,汀娜才看清了书的名字。

她马上发现这就是自己所需要的书本,于是把书抽出来翻开。

这本书并不特别的厚,却用包皮革的木板作为封面,只用一只手要拿起来有些吃力,汀娜只好先把人偶放到肩膀上,用双手把书拿到了附近的桌面。

【新年祭,这是大陆各国均有的,一年一度的祭典。在迎接新年时,各行各业的人们都会将最得意的作品拿出来比较的传统,这是挑选出最优秀的工匠制作最好的物品在祭典使用的活动。而本书所记载的,就是这一活动在奥林比恩王国的历史与与他国所区别的特点……】

翻开书,首先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序言,汀娜飞快的翻过这一部分与前几章介绍新年祭与品评会起源的章节,这些都是她也知道的部分。

现在已经是无星无月之月的第16日,为了用最好的美酒,最好的美食,最好的雕塑,最好的烟火来妆点一年之中最盛大的祭典,大陆各地的品评会也应该到了开始的时候,盐沙城的各大工坊庄园也该进入一年之中最为繁忙的时节了……

翻动纸页的手,渐渐的的停下了。

然后,泛黄的书页重新翻动。

爱丽丝没有错过少女突然的动作,但她只是靠在汀娜的肩膀上,也什么也没有说。

由于没有目录,每页的内容只能用这双眼飞快的扫过,随着书本的页码翻动之后。

——汀娜小姐,停。

小人偶从精神链接之中制止了少女即将翻过这一页的动作。

“啊,有了。”

在这时,汀娜也看到了那一段应该是她们目标的文字。

【不同王国对品评会的优胜者给予的奖励并不相同,虽说如此,大多数也只是金牌,奖杯,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能够被列入御用品之类的奖励。不过,奥林比恩王国比较特别,每年的冠军奖励除了王室给予的荣耀的和奖金,各行各业的工会还会授予某件特殊的物品作为荣誉……在这之中……】

有些粗糙的纸纸张被少女翻到下一页,再下一页,这本书对奥林比恩的各个行业品评会都有详细的介绍。

当然,也包括这些每年授予优胜者的奖品。

从给与最好工匠的,用星空之钢打造有着奇妙魔力的铁砧,给予拥有最好技艺的裁缝,能够让任何针脚都看不出来的缝衣针。

据说这些都是奥林比恩的前王室来到这片土地时从昙花一现的狮子帝国宝库中带走的珍宝,是狮心王查理曼穷尽一生收集的属于古语魔法帝国的神秘造物。

刚来到这片土地上的王族们将这些售予当地颇有实力的工会换取了足够的金钱,这才有了奥林比恩的建立。

“而售予当时在这片土地上也非常富有的酿酒师工会的道具是,【不朽的金杯】,据说这是曾经被魔法皇帝【不朽】山德鲁所持有的纯金的酒杯,往其中倒入的酒不论放多久也不会变质腐坏,而往里面加入材料与水在一夜之后就能变成口味各异的美酒,至今没人破解其原理……”

少女读着书页上的记载,轻轻的皱起了眉毛。

“传说这是那位魔法皇帝最钟爱的酒杯,从来不离手,同时藏有有关于他某个秘密……据说呢……”

——据说呢。

黑色墨水所写就的语句中,汀娜盯着那个“据说”看了很久。

能让酒不腐坏,能够让材料一夜间变成酒酿,一个拥有神奇力量的杯子,听起来很神奇,这个不用质疑其真实性。

但是。

据说、传说,这些不确定性的词语却让拥有神奇力量的杯子与古语魔法帝国的皇帝之间,看不出任何确切的关联。

——爱丽丝小姐,你觉得……

正打算向爱丽丝询问的汀娜,忽然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冷汗打湿了背脊,汀娜猛的回头。

——难道,是自己的异常反应被发现了?

这样紧张的她回过头后所看到却只是一杯热气腾腾的饮品。

“小姑娘,你没事吧。”

“诶,我,我没事……”

简朴的茶杯被放在了汀娜的面前,和蔼笑着的女性在汀娜所在的书桌旁拉开一扇椅子,坐了下来。

“是吗,那就太好了,看到你跑进来时很是紧张又害怕的样子,以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不、那个……”

她似乎并没有准备自己的那份,将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推向少女的面前之后,她慈祥的这样说着,那双有些浑浊的蓝色眼睛里满是关怀的神色。

“小姑娘不像是本地人呢,是来这里旅行的吗?”

“诶?嗯、嗯……”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一定要说出来,这个镇子虽然还年轻,但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有什么困难我们帮得上忙的话,请不用顾虑。”

很自然的,这位中年妇女就和汀娜聊了起来。

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算汀娜再怎么痛恨这群以圣光为旗号做着令人愤慨事情的人,汀娜也知道,那场令人憎恶与痛苦的异端审判与眼前的妇人直接切实的联系,就像那个杯子与魔法皇帝的关系一样。

对和自己母亲一样年纪的妇人恶语相向同样也做不到,无法拒绝好意也不知道要怎么把她赶走,汀娜只好捧着温热的牛奶无声的点头。

这座教堂还未完工,用以侦测邪恶的神术也还没有铭刻,

在爱丽丝在精神链接之中就说过的话,现在小人偶带着些许无奈与理解又向汀娜解释了一遍,没有人注意到爱丽丝看起来像个活人偶,也没有人注意到你的影子里葬着一个影魔领主。

也不会有人要将汀娜小姐送进异端审讯室。爱丽丝笃定的这样说着,在精神链接之中。

少女实在是太紧张了。

……说起来,本地人会不会知道些什么呢?

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的少女,在喝掉了杯中一半的牛奶之后,突然想到这样的事。

虽然并不期待教会的相关人员会知道“邪恶”的魔法方面的事,但汀娜为了转移话题,就这提出了这个问题,撒谎说自己陪着家族的大小姐来到这边,因为大小姐对这里流传的市井传言很感兴趣让自己来调查但是现在找不到能让大小姐满意的答案……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其实一点也不任性的魔女小姐,但却意外的有说服力,听到关于她正在调查的事,关于魔法皇帝的金杯之后。

“啊啦,原来小姑娘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这位中年的妇女,带着些讶异的说。

“在这里,这个杯子的事可是人尽皆知哦?”

………………………………………………………………………………………………

魔女合拢手上的账目,将那厚厚的本子放在了桌上。

“……人尽皆知,吗?”

看着站在眼前,好像做错了事一样局促不安的少女,莉莉娅娜用一只手托着下巴,平静的看着她。

天空已经燃烧起了瑰丽的茜色,会议室的大落地窗倒映着连绵的云彩,遥远起伏的山峦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卷。

按照魔女的预定,这个时候,她们三人应该已经解决了酒庄经营上的困境,动身前往王都了。

“没错,至少那位修女这么说的……”

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汀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激动,在莉莉娅娜的面前以至于有些结结巴巴的。

因为自己真的做到了吗?真的帮上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忙了吗?

“冷静一些,汀娜小姐,把调查到的事好好的告诉莉莉吧。”

爱丽丝坐在莉莉娅娜的怀中,柔声的安抚着,那话语也是鼓励,让汀娜把有些破碎的话语重新整合并诉说。

皇帝的金杯,又称不朽的金杯,由于冬青河谷酿酒厂业发达,是奥林比恩王国最大也是最有名的酒产地,所以这个故事在这里有着非常高的流传度。

逃亡此地的狮心王后裔为了建立奥林比恩而将从宝库里带出的财宝变卖,聚集钱财,而这些财宝大多是狮心王穷极一生收集的,来自古语魔法帝国的遗存。

大部分器物被出手阔绰的魔法师们买走,剩下的一部分,则被当时还是帝国地区的区域之中的行会与贵族们买下。

这个杯子,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大陆的北方被已经壮大的魔法师协会划归为他们的领地,就连本土的传统宗教永恒圣火也相当凋零,民众对魔法的接受度甚至远比如今还要高。

所以这件事并未引起什么波澜。

但随着狮子的帝国彻底分崩离析,不那么关注世事的魔法师阻止不了随着战乱一同涌入的难民与教堂每周两次的布道,圣堂和圣火两个宗教融合,把法师的高塔从奥林比恩境内一栋栋拔除,当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和领导地位之后,却愕然的发现。

每年最盛大——也理应最神圣的祭典提供最优质用品的品评会的优胜者,理应在圣光下得到祝福与一整年的冠军拿到的却是“残暴”而“邪恶”的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产物——

——这怎么能行呢?

他们感到十分的难受。

为了把这些“邪恶的余孽”从圣光与圣火笼罩的国土驱除,他们做了很多努力。

查典考究,广泛的宣传,最后,这些家伙还真的从教会的禁书库之中翻出了确凿的考究,确定了其中的一件器物——也就是不朽的金杯的确,并且是与最邪恶的那位亡灵的魔法皇帝有所关联,甚至可能藏有与他相关的什么秘密……

那份考究严谨致密,抛去主观性强烈的形容后就连最苛刻的学究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以此为基础,他们大张旗鼓的宣传,试图改变已经这一维持了两百年的习惯。

“结果,那个时候魔法师的势力刚刚退却,民众中对魔法师有好感的人还很多,这引起了民众们的大反弹,最后不了了之。”

从修女口中听到这些的时候,汀娜都惊呆了。

现在复述一遍后,少女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圣堂教会

“就像汀娜小姐说的,那个杯子与古语魔法帝国的魔法皇帝【不朽】山德鲁有所联系这一点,圣堂教会和圣火教会已经证明了。”

“……只不过民众们没有当回事……吗……”

“没错。”

少女说的话其实并不很长,听完之后,莉莉娅娜稍微眯起了眼睛。

从窗中漏入的夕阳照亮魔女长长的睫毛,她思考着,似乎没有注意到少女坐到长桌旁的椅子上,用忐忑的目光凝视着自己与爱丽丝。

“……直到病逝之前,查理曼一直在收集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道具,他本人是个强大的宝具级强者,,但对魔法一窍不通,在他活着的时候从未赢过我。他对我说过迟早有一天要用魔法来战胜我。其次,帮助查理曼的儿女逃离王都来到这里,时,他们也确实带走了许多东西。”

并不是思考……而是回忆吗?

“……仔细想一想的话,他们带走的东西里有某位皇帝的遗物也没有任何奇怪的。”

“莉莉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在意呢。”

“……虽然关系不是多么亲切,但他是看着我的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为了让他至少能安静的下葬,我没来得及顾其他事……”

汀娜突然感觉眼前的女孩距离自己变得遥远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回忆着属于她们的过往,已经被写在史书之上,成为歌剧,小说创作题材的事情,却是她们亲身所留下的足迹,每到这样的时候,汀娜总会有一种被抛下了的感觉。

而且,大概是由于这件事是自己调查出来的缘故吧,这一次,这样的情愫前所未有的强烈。

明明应该在很近的地方的,明明只要站起来走一两步就能触及,却好像无论如何也无法靠近。

——是好像吗?

——不,那是的确无论如何也,无法靠近吧。

她忍不住把手放在胸口,隔着西服紧紧抓住脖子上鲸骨的护符,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回忆着她们与这个王国的前王室的因缘,史书会被篡改,过去会被掩藏,但她们的记忆绝对不会欺骗她们。

她们就那样回忆着,而少女就那样听着出神着。

——咚!!

直到会议室的门被用力的踢开。

汀娜一下子回过神来,握着胸前的护符看向那里。

气冲冲走进来的人是玛丽,那个有着与她父亲不同一头焰发的少女,她的表情冰冷,火红的眼中似乎有着报复什么的快感。

从门口走到会议室的长桌,她只用了三步,每一步都重重的踩在昂贵的石料上,果农常穿的长筒靴底砰砰作响,这打断了莉莉娅娜与爱丽丝的交谈,黑色与金色的两双眼睛转过去,看着玛丽用力把一个布袋砸在桌上。

“没有人接受你的雇佣,尊敬的领主大人。”

玛丽从咧开的嘴角中,痛快的吐出这样的一句话。

“在最忙的时节,一位葡萄果农一天的工资是两枚银币,我与父亲按照这个价格的五倍,到果农们的村庄里去雇佣他们,从上瓦斯到杰伦丁,没有任何人想变成乔恩那样,也没有人愿意接受你施舍的金币。”

仿佛宣泄似的话语在激烈的倾泻之后,那双火红的眸子又黯淡了下来。

“没有一个人,谁也不想沾染上弗尔斯特的诅咒,谁也不想。”

复仇的快意退却,满目惨然,但那混淆的色彩,最终却酿成一汪不瑟的敌意。

莉莉娅娜无言的扫了一眼那袋被摔到桌面上的金币,她抬起头,看着比自己还要高的少女,摇了摇头。

“……你也认为,这是诅咒吗?”

她说。

但是没有等玛丽回答,她继续说着,语调平缓。

“……听说你曾经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魔法。”

“那又怎么样。”

“……他们拒绝的是你的雇佣而已。”

话题再次骤然改变。

不知道那是失望,惋惜,又或者是无奈。魔女伸手一挽自己那渐变的金色,再开口,却是向汀娜说着。

与夕阳所不同的另一种温暖,让少女心跳停了半拍,突如其来的道谢让她措手不及,慌忙挪开的视野的余光,好像还看到爱丽丝对自己温柔的笑。

“……然后,玛丽小姐,请你再把酒庄里剩余的酿酒师们传唤到这里,并且带上近年来品评会的优胜记录。”

“你又打算干什么?”

“……没什么。”

完全,没有去在意少女毫不掩饰的敌意。

从椅子上站起的魔女,轻描淡写的宣告着。

“……总之先解决酒庄的问题,如何,如果有机会,再去拿个优胜好了。”

…………………………………………………………………………………………………

某个黄昏的后话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我……有帮上忙了吗?”

“……?”

“就是,那个……”

“对哦,莉莉,金杯的情报是汀娜小姐发现的呢。”

“……嗯,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和山德鲁有关的金杯,虽然不太可能恰好有我们正在寻找的情报,但也没理由放过。”

“是吗……”

“所以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了呢,至少要等到品评会结束。”

“……诶?那是,要到什么时候……”

“大概到这个月的最后两周前吧……汀娜小姐,怎么了?为什么那副表情?”

“诶,不,没、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