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斯。

列车最后停靠的地方,是这片冠以河谷之名的盆地之中最大的一片城镇,不过, 距离莉莉娅娜护送狮心王直系血脉来到奥林比恩的恩情而被赠与的伯爵领地与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

从列车站走出,当汀娜还在对这由白墙、红瓦、圆形马赛克砖的街道与喷泉组成的城镇发出感慨的时候,莉莉娅娜已经在街边雇下了一辆看起来最为豪华的马车,马车载着两人与人偶沿着河道一侧的道路,向着南方驶去。

道路两侧,无论是河流的对岸还是地平线的方向,入目的大地之上,尽是一片诱人的青翠。

“这些,全都是葡萄园吗……”

印象中,这样把大地都占据,在阳光与风中仿佛掀起纯色的波浪的景色总是麦田与林海。

汀娜从未想过在寒冷的冬日,那一排排的木桩钉入肥沃的土壤,翠绿的葡萄藤攀附其上伸展茎叶,也能在苍穹之下掀起令人错以为秋天还未远去的翠绿之浪。

“除去一小部分种冬小麦,少量苹果园,其他的全部都种满了葡萄,全奥林比恩一半的酒都来自这里的葡萄!”

挥动皮鞭令马匹稳定的前行,车夫自豪的笑着,回答着汀娜的问题。

“两位大人是要去弗尔斯特领吗?好几年前那里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村庄和一家酒庄,,不过三年前,弗尔斯特家宣布在领地上建立起一个新的镇子,还建起了城堡,建的非常漂亮啊,而且马苏拉酒庄的酒也是几百年来每年的品评会都能在行省里出线,在王国里拿到前十名词的好酒,所以在镇子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弗尔斯特家可着实风光了一把。”

大概是性格热情,又或许是莉莉娅娜给的一枚银币让他心花怒放,这位魁梧的中年男人眉飞色舞的打开了话匣子。

因为酒庄的名字实在太长,因此当地人在称呼弗尔斯特家族最有名的酒庄时,都简称其为马苏拉酒庄。

一直以来,这个酒庄坐拥冬青河西岸最肥沃的土地与最优秀的酿酒师,所酿造的弗尔斯特蔷薇、马苏拉宝石还有冬青之泪都是有名的好酒,就在几年前,他们还在领地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城镇,为家族筑起了一座宏伟的城堡。

但是,也是在那两年风光之后,就像每一个盛极必衰的故事那样,这个家族渐渐的衰弱了。

“……冬青河谷被划分为两块伯爵领和一些细碎的子爵,男爵领,在这些领地中,弗尔斯特领是繁华程度最低的领地,甚至没有城堡与大的聚落,作为授予一位常年不在国内的伯爵的世袭领地,我也理解他们的顾虑,对此并未表示什么,事实上……”

听到这里,魔女微微的皱了皱眉。

“……事实上,我把领地交给当时那片领地上最有人望的酿酒师家族,允许他们以弗尔斯特家族自称之后,就基本上没有管过他们。只是在魔法师协会开设的银行中设立的两个账户,让他们将酒庄的收入与领地的税收存入,并且每个季度可以从我的账户里取出一笔不菲的金币用作生产,雇员的工资和领地的管理,但现在……”

冬青河谷中,弗尔斯特伯爵领是唯一一块没有城镇的领土,酿酒师们以酒庄,果农以葡萄园旁的村庄为中心,相对零散的分布在这片土地之上。

至少,在两百年前,莉莉娅娜某次经过这里时还是这样,那时还没有谢提斯,也没有列车通往冬青河谷,美酒要运出全靠马车运往码头,用船往冬青河的下游,然后绕一个大弯抵达王都。

而弗尔斯特领甚至连码头也没有。

可两百年后的现在,这处自己并不大关注的财产变成了什么样子,魔女也说不准,如今听车夫的话,显然不是多么乐观。

又询问了车夫一些事但车夫也只能说说人尽皆知的传闻后,莉莉娅娜陷入了沉思。

在快要看厌道路两侧一成不变的葡萄园的时候,马车在一处大门前停下了。

一路上只是默默听着车夫说着各种小道消息与传言的莉莉娅娜在从马车上离开时,将一枚银币放到了车夫摘下的高筒帽中,示意他在这等待一段时间。

等车夫感激不尽的祈祷着西瓦女神,圣光与圣火保佑这样大方的贵族小姐,驾着马车到一边的树荫下等候了之后,魔女抱着小人偶,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眼前这座大门敞开的城堡。

面积不算很大,但也不小,有包铁的厚实木门,有5米高的厚实城墙,没有护城河,取而代之的是长长的水渠,从冬青河引来的河水浇灌着城堡的城墙无法容纳的广阔葡萄园,稍远处,另一座白墙红瓦的市镇就坐落在那边。

“……看起来,情况的确是不那么乐观呢。”

“嗯……”

凝视片刻,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的莉莉娅娜,这样说着。

爱丽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也点了点头,在魔女的怀里有些为难的歪着脑袋。

“诶?但是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呀。”

由于车夫祈祷时提到的某个完全没有好印象的教会而捂着手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汀娜看着着还很新的城堡,又看了看表情有些凝重的魔女与人偶,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香啊。”

冰冷的空气让因为午后的阳光有些怠惰的大脑迅速变得清晰,旋即少女的嗅觉被果实的甜香所充盈,因为这甜美的香气,不自觉的露出了享受的笑脸。

冬青河谷的葡萄园会分别在春天与夏天种下在秋日与寒冬分别丰收的葡萄,现在秋天已经过去,冬季的寒风中,葡萄的甜香甚至比刚出谢提斯时还要浓郁。

“这一定是个大丰收吧,莉莉娅娜小姐,那个车夫说的都是真的吗?感觉,一点也看不出来酒庄正遭遇困境呀。”

“不对哦,汀娜小姐,你看城堡附近的田野,那些葡萄都还没采收呢。”

“确实是这条没错……”

“这个时节还不采收的话,就算是可以迟一点时间收获,让果实积累更多糖分的冬葡萄也快要熟烂了,如果马苏拉酒庄打算用冬季因寒冷脱水而变得更加甜的葡萄酿酒倒还没什么,但爱丽丝记得这个酒庄似乎不产那种酒,葡萄的品种也不对。”

“……也就是说?”

爱丽丝担忧的看向洞开却看不到人值守的城堡大门。

“……一般来说酒庄自己种植的葡萄是第一批收获的,因为这些种在最好的土地上,受最精心的照料,品质很高,用以酿造酒庄最好的酒品,如果一个酒庄连自己的葡萄都没有收获。”

莉莉娅娜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城堡的大门,在那顶端,工匠用精巧的手艺雕琢出了葡萄藤与高脚杯的纹章。

只有一半,这是汀娜见过的最特殊的纹章。

“我好像听懂了一些……看起来,真的很糟糕呢……”

在马车经过稍远处那座比起谢提斯显得小很多的小镇时,汀娜也看到了这枚纹章,同样是石质,镶嵌在道路两旁的石柱上,被一些枯萎的葡萄藤缠绕着。

尽管已经枯萎了,那些残枝败叶却没有人去收拾。

就好像城堡的大门打开,却无人戍守。

“所以……那个车夫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又是流年不利,又是遭到诅咒什么的。”

“……大概吧,到底是什么,去问问看就该知道了。”

说完,魔女抱着爱丽丝,跨过了潺潺流淌的水渠。

城堡的大门没有士兵值守,只在门前有着一处大概是警备室的房间,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男人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后,用一根牙签挑着自己的指甲。

看到走近的抱着人偶的莉莉娅娜,他先是一愣,随后用一脸嫌麻烦的表情从精致的铁艺花窗后面出言驱逐。

“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能来玩的地方,去、去。”

就像在驱赶麻烦的野猫。

“那个,我们是……”

为了表面来意与身份,汀娜上前一步。

虽然莉莉娅娜说在千塔之城以外的地区那个秘书的名头没有什么意义,但少女并不准备白拿工资。

但是魔女伸出了手,阻止了她的脚步。

“……我们是来这里买酒的。”

挥手示意少女先不要开口,莉莉娅娜仰着脸淡漠的开口。

“啊?你说什么?小丫头,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吗?!”

男人本来满是嫌麻烦表情的那张脸变得扭曲了。

“我不管你是哪家贵族的千金,就算马苏拉酒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过来踩上一脚的!”

就在魔女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从窗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胡子拉碴的脸贴到警备室的窗栏上,义愤填膺的喊了着,唾沫横飞。

但魔女仅仅是轻轻一挑眉毛,虹色的光幕从空气中浮现,把唾沫星子挡在了半米之外。

突然出现在自己与女孩之间的魔法面前,让男人又楞了一会儿,他的眼睛瞪大了,连站在莉莉娅娜身后的汀娜也看到那对灰褐色眼珠里突然爆起的火焰。

“不要以为会魔法就很了不起——你们这些贵族——”

这句话从男人胡子拉碴的嘴里喷出来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怒发冲冠了,他挽起袖子露出满是筋肉的胳膊。整个人就像一头蛮牛,要撕开那扇铁窗把那比魔女小姐的腰还粗的胳膊抡到两人的脸上。

“……闭嘴。”

但魔女没有让他说完。

一个小小的包裹准确无误的从铁栏之中穿过,狠狠的砸在了蛮牛的鼻子上,又快,又重,气昏了头的男人惨叫一声向后方仰倒,在惨叫中,少女仿佛都听到了鼻梁骨被砸断的声响。

“该、该死的小屁孩——”

怒吼戛然而止。

“……我不会说第三遍,我们是来这里买酒的。”

撤去虹光的帷幕,莉莉娅娜淡淡的重复了一遍。

在亲身来到搅乱了自己计划与预定的麻烦的源头之后,魔女小姐的心情好像难以遏制的恶化了。

毫无疑问很痛吧。

但铁栏后的男人捂着自己的鼻子,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愣愣地看着这个穿着一身奢华的洋群,抱着看上去价值不菲的人偶的女孩,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捏着的,刚刚砸破了自己鼻子的那袋金黄的硬币。

“……你,你们,真的是来买酒的吗?”

虽然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但看起来他倒是冷静了下来。

被一小袋金币砸的头晕眼花之后,不管是谁,的确都是会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吧。

“没、没错,我们是听说马苏拉酒庄是冬青河谷最历史悠久的酒庄,才特意来这里的,难道说你们打算把客人拒之门外吗?”

汀娜连忙抢在魔女之前开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莉莉娅娜要隐瞒身份,但如果让心情不好的魔女小姐回答的话,这个明显不是做接待工作的男人可能还要被砸破一次鼻子。

“……是外地人吗?”

男人将信将疑的在看了两人一眼,嘀咕着,捂着鼻子撞开警卫室的门,朝着城堡的内部跑去。

这时汀娜才发现,男人的左腿只有半截,膝盖之下,一根金属的圆棍取代了本应在那的小腿与脚。

一个残疾人。

他踉跄着跑进了城堡里,到这时。

“……呐、莉莉娅娜小姐,到底是谁教你的这种金钱的使用方法啊……难道您总是随身携带很多金币吗?”

汀娜才看向莉莉娅娜。

“……从林仑来这里的时候走得比较急,没有补充身上的金钱,现在也只有3、40枚金币的样子。”

看到男人的腿时,莉莉娅娜的眉毛也微微一挑。但她没有露出更多的表情,面对少女的问题也只是平淡的予以回应。

“是、是吗……”

【只有3、40】枚的样子,吗?

果然无论一起旅行多久,关于魔女小姐的金钱观也总是无法习惯。

但无法否认的是沉甸甸的金币就是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尤其是砸到脸上之后。几分钟过去,从城堡中,一位在棉布长裙外面围着红点斑斑的围裙的少女快步的跑了过来。

看到站在门前的两位女性,她放缓了脚步,一边走着、一边解开与围裙一样,沾有不少酒红色斑点的头巾。

红炎般的卷发蓬松的散开,走到莉莉娅娜的面前时,因为奔跑而有些紊乱的呼吸已经平复,那双同样火红的眼睛不着痕迹的端详了两人一会后,她弯下腰,朝着汀娜深深的鞠躬。

再鞠躬的同时,她也伸出没有攥着头巾的另一只手。

“我代表弗尔斯特家族为乔恩的失礼道歉,两位客人。”

汀娜接过那只钱袋,没有想太多就递给了莉莉娅娜。

这让红发的少女一愣,这才把目光看向还站在汀娜的前面,抱着洋娃娃、自己也像是洋娃娃那样精致的女孩。

“……酒庄还有多余的金币作为赔礼吗?”

刚好,用一只手抱着爱丽丝的莉莉娅娜接过了汀娜递来的钱袋,幽邃的眼与火红的视线相对,看到莉莉娅娜,少女不由得恍惚了片刻,但马上她就在脸上露出了汀娜曾经每天都挂在脸上的营业式的笑容,直起背脊向汀娜与莉莉娅娜行了一个贵族的提裙礼。

“马苏拉酒庄虽然现在有些麻烦,但雇员的失礼还是需要付出歉意,我是弗尔斯特家族的长女,玛丽·弗尔斯特。听说两位打算购置酒水……不知道希望购买哪些,购买多少呢?”

那个笑容十分勉强,连那双火红的眼瞳中,也透露着浓浓的疲倦,名为玛丽的少女完全是强打着精神,在应付着魔女冷淡的话语。

“……那要等到参观之后,再做决定。”

“……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