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四周的影像如潮水般褪去,素白的花海,风中些许飞舞的花瓣,变成了淡青的瓷砖,纯白的浴缸。

汀娜还仿佛没有从那几乎是最深情的告白中回过神,月亮下呼唤着彼此名字的魔女与人偶正浸泡在浴缸中,用看不出情绪的两双眼睛目视着自己。

“……果然,还是有些害羞啊。”

“虽然那个时候情绪比较高涨,一个劲不停的呼唤着莉莉,莉莉也呼唤着爱丽丝,但现在看来……有点羞耻。”

用一点羞耻都没有的表情,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看着汀娜,

“啊……诶?”

汀娜这才后知后觉的眨了眨眼睛,四处张望。

“那个……之后呢?”

“……在说之后之前,汀娜小姐,看看舷窗的外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莉莉娅娜解除了制造影像的魔法,听到少女急切的追问,魔女有些困顿的揉了揉眼睛,示意汀娜先搞清楚状况。

愣了一会儿之后,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的汀娜连忙从浴缸里站起来,来到了圆圆的舷窗边,爱丽丝也飘过来,用一张纸巾擦去浮在玻璃上的水雾。

入眼尽是一片纯白,甚至让汀娜差点以为她们又遇上了暴风雪,但没过多久,苍蓝的天空跃然于窗前,飞空艇冲破云层,在灿烂的阳光下,掠过一片干净的蓝天。

北方天空的颜色在冬天永远是这样的澄澈,一只雪鸽拍动着翅膀划过天际,在飞到窗边时,它疑惑的歪了歪脑袋,似乎在奇怪这奇形怪状的没毛大鸟是怎么飞起来的,但很快它就放弃了探寻,双翼一振,朝着下方俯冲。

在那白色轨迹的终点,是一片在这个高度看起来很小的市区,但随着飞空艇的飞行,这城市占据了越来越多的视线。

“……奥林比恩王国的首都,林仑,再过不久,飞空艇就要降落了。”

“大约十几分钟吧。”

莉莉娅娜说着,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这边也要做好下船的准备才行呢,所以不好意思,汀娜小姐,莉莉只能先让汀娜小姐看到这里了。”

必须要做下船的准备——虽然这么说着,但对于莉莉娅娜而言,下船的准备就是用烘干术把尽情享受了泡澡的身体弄干,然后径直走过更衣室,来到包厢的客厅,然后坐在沙发或者床上,等待汀娜换好衣服。

“诶、啊……不,没关系……哇,手脚都泡皱了……”

“毕竟是泡了整整一个上午呢——”

“一直在那些景象里,都没注意时间的流逝……”

少女也连忙来到更衣间,接过爱丽丝递来的毛巾把光溜溜的身体擦干。

汀娜是不太喜欢干燥术和烘干术的,每用一次,她都会觉得肌肤的水分也被干燥掉了,所以现在有些手忙脚乱。

“但、但是,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看到任何让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发生变化的事件。”

在把内衣的扣子扣起来的时候,汀娜也追问着那之后的后续。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爱丽丝和我也不知道。”

“诶?”

从更衣室的门后,莉莉娅娜的声音透过毛玻璃,第一次带上了疑惑。

“爱丽丝知道汀娜小姐觉得很奇怪,发生在莉莉和爱丽丝身上的事,本人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确实就是那样,爱丽丝和莉莉在谅解彼此之后,和莉莉的导师一起回到了塔顶,米兰达小姐看到爱丽丝被莉莉抱着,朝着这边招了招手。然后,爱丽丝和莉莉,走回了镂空的圆顶之下。”

“……我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能告诉汀娜小姐的,都是之后从泰伦导师和米兰达那里听来的。当我重新醒来,已经是在翡冷翠最大的医院之中,护士看到我的苏醒,露出惊讶的表情,很快父母和兄长就赶了过来,然后是泰伦导师和米兰达,泰伦导师少了一只手,米兰达的怀里抱着一个木盒。”

“发生了……什么?”

坐在椅子上,正把裤袜从足尖套上的汀娜忍不住开口。

“……是啊,发生了什么?我也这么问。然后米兰达告诉我,在我抱着爱丽丝走进圆顶的一瞬间,一个魔法被启动了,非常庞大,非常强大的魔法把我和爱丽丝分别举上了圆顶的半空,我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意识什么也没有看到,但地上的影子在那时被转换成了光,整个世界都在震动,建筑倾倒,大地崩裂,岩浆和海水从裂隙中喷出,连那轮月亮也从中皲裂,一半仍高悬天际,另一半,却坠下大地,塔顶被恐怖的魔力包围,为了保护米兰达,泰伦导师失去了他的左手。”

魔女的声音依然平静,那困惑似乎也只是稍纵即逝。

“那爱丽丝呢?我又问,因为我哪里也没有看到她。”

她说着,汀娜忍不住看向飘在自己身边,微笑的爱丽丝。

“……泰伦导师告诉我,在我和爱丽丝被分开漂浮到圆顶中后,爱丽丝大喊着‘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许死,莉莉娅娜,人偶马上就来救你’这样的话,拼命的靠近我的身旁,这遭到了魔法的阻拦,但最后爱丽丝还是冲到了我的身边,魔法在那时来到了顶峰,持续了超过二十分钟的强烈魔力光放射现象后,魔法消失了,我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而爱丽丝……米兰达把她抱着的盒子递给了我,我打开,却只看到了里面放着只有一只眼睛,几根手指和一些碎片,米兰达说她已经尽可能把残余的一切收集了起来,这些就是爱丽丝仅有的残骸。”

“……我看着那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只是无言的看着那些残余的碎片,什么也没有说,当从医院回到家中,再一次看到这些,我抱着它们发誓要将爱丽丝修好。”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虽然莉莉娅娜并没有说这样的话,但这无言的静默,就是最明确的终结。

故事结束了。

莉莉娅娜逃出了西斯,爱丽丝为了拯救她而牺牲,尊敬的导师失去了一只手,自己也变成了不知道为什么,不老不死的身躯。

如果一定要说这个事件带来的,立刻就能察觉的改变,大概只有在那之后,莉莉娅娜再也不会过多的去思考,去纠结未来了吧。

对了。

“那之后,莉莉娅娜小姐就成为魔女了吗?”

还有阴谋的事,为什么那个渔民会突然要杀死莉莉娅娜。

扣上西装的纽扣,最后在落地镜前检查了自己的仪容,汀娜这才发现自己有好多好多问题。

“……意识到自己不老不死是好几年之后的事,被卷入那个阴谋,被元老院推上女王这个位置,为了维系当时内忧外患几近崩坏的帝国做了很多事,大概是其中的哪一件触犯了什么人的利益,某一次,我遭遇了暗杀,一个及其优秀的暗杀者,从出现在我面前到割断我的喉咙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但在下个眨眼的时间,他就被爱丽丝封入了冰棺,我现在还记得他那看到什么无比恐怖的东西的眼神。”

说到这里,莉莉娅娜的声音里参杂了一丝轻微的戏谑。

“……刚刚被割断喉咙的暗杀对象下一刻就恢复如常,这一定是所有暗杀者的噩梦,借助这个机会,我洗牌了宫廷里的一部分势力,稳固了统治。之后又过了几年,我没有长高,也没有变老,除了指甲和头发正常生长,甚至连初潮都没有来过,到那个时候我才隐约意识到自己不老不死,等知道自己比起一般的人类更接近于魔女,那又是数年之后,在巡视帝国时,与一位魔女的偶遇了。”

“……感觉,又是一个恢弘庞大的故事呢……”

“那个阴谋直接导致莉莉登上了帝国的王座,要说的话实在是太长了呢。”

和莉莉娅娜有关的事总是这样,一件事解决了,就会有更多的问题,这些问题要解决又会牵扯到更多的事。

过去从来不是独立的,每一件事必然相互关联,这联系与编织最终构成了现在,坐在床上正为自己抹唇膏的女孩。

“那,爱丽丝小姐呢?爱丽丝又是怎么回到莉莉娅娜的身边的?”

“……从遗迹回来后,我修养了半年,这段时间里,我自学了人偶的制作,按照记忆,重现了爱丽丝的样子,虽然做得很粗糙,部件和部件之间还依靠球形关节连接,但是,当我把爱丽丝唯一剩下的那只眼球放进人偶的眼眶,对着她呆呆的说着爱丽丝的名字时,人偶却动起来了,我不会忘记那一幕,工艺粗糙的人偶歪歪扭扭的站起来,惊讶的看着我,然后,在我的脑海之中,她说‘好久不见’。”

“莉莉那时候抱着爱丽丝哭得稀里哗啦的呢,听到哭声的卫士闯进来看到大小姐抱着自己做的人偶在哭,以为是她又怀念那位人偶友人了。”

“诶,是这样吗?”

“是的哦,那时候的莉莉还不像现在这么成熟,哭泣的样子,真的是很惹人怜爱呢。”

“……爱丽丝。”

魔女小姐涂抹唇膏的动作,因为人偶的轻笑僵硬了。

但很快,她又像是没事人一样把唇膏收了起来,把汀娜肩膀上的人偶抱了下来,亲昵的搂在怀中。

“把莉莉的母亲叫过来之后,莉莉知道爱丽丝的身份是古语魔法帝国时代遗留下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人偶,一旦暴露会引起很多人的觊觎,所以就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之后,爱丽丝和莉莉就一直一直,再也,没有分开。”

“……嗯。”

“那么,爱丽丝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虽然根据泰伦和米兰达的描述,爱丽丝在那个时候应该是知道那个魔法是干什么的,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至少一定会清楚那会对莉莉带来危险,所以才会那么做……但是,在爱丽丝的记忆和知识里,有关这个的一切都是空白。”

小人偶摇了摇头,汀娜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现在,她们依然还在大陆上旅行的理由。

“那个遗迹随后也被封死,直到十几年后,翡冷翠的魔法师协会才想办法打开了通往那里的传送门,但那个时候,那里已经被虚空来的魔物所占据,逼近毁灭的边缘,爱丽丝和莉莉想尽办法,也只从里面带出来一些书信,直到十三日圣战结束,在千塔之城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和古语研究院后,才将这些书信交给更加专业、值得信任的研究者去破解。”

“然后,破解的结果……至少暂时的结果,就是西奈,吗……”

魔女点了点头。

飞空艇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船长的声音在广播的魔法中响起,用中气十足的语调,向乘客们宣布这次遭遇了一些小波折的航行圆满的结束。

舷窗外,也已经可以看到空港的横臂了。

在最后一次轻微的摇晃之后,这艘来自千塔之城的飞空艇,在林仑停靠了。

“……那么,下船吧,接下来,在王都林仑休息一天后,还有另一段路要赶。”

而莉莉娅娜也在自己的双腿上套上雪白的棉袜,踩入了毛皮的长靴,最后,再在咖啡色的肌肤上,裹上一件熊皮的大衣。

外衣,袜子,鞋子,不是平常穿的设计雅致的洋服,魔女的小脸好像都要被毛茸茸的毛皮所包裹,小小的贵妇人抱着修女的人偶,汀娜连忙也站起来,跟在她的身后。

“……唔唔,但是,果然还有很多想问的,比如那个渔民为什么要突然谋杀莉莉娅娜小姐,之类的,还有,对,还有那个誓言!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的那个誓言,我还是一点也不清楚——哇!”

走在前面的魔女忽然停下了脚步,措手不及的撞在了她的身上,紧接着一双纤细而柔软的手臂,带着毛皮大衣的奢华触感环过了少女的脖颈。

无法避免的弯下腰,莉莉娅娜的脸近在眼前,漆黑的眼睛凝视着少女的眼睛,看得少女面红耳赤的别过脸去。

这时,魔女的嘴唇,才吐出甜美的气息。

“……是呢,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唔、唔……”

“汀娜小姐,莉莉和爱丽丝不讨厌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旅途中一大半时间都在无聊的移动中度过,如果想听,这份过往可以全部向汀娜小姐敞开,但是。”

就像致命的毒药,就像令人迷离的幻音。

汀娜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鲜明的意识到属于莉莉娅娜的【魔性的魅力】了,她几乎忘记了呼吸,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魔女与人偶的唇,扑通、扑通,心跳得快要从从胸口跳出。

“过去,已经过去了,无论汀娜小姐从我这里知道多少过往,那也是仅仅属于我,爱丽丝,与其他过往的友人的回忆,汀娜小姐,还有艾,属于你们的,是由你们创造的故事。”

“……呐、莉莉娅娜小姐,果然还是比较喜欢艾那样……天才,又可爱的孩子吗?”

“……?”

话题的突然转变让魔女歪了歪头。

“……汀娜‘小姐’。”

少女嘟着嘴,小声的嘀咕着。

“……的确我喜欢和我差不多的体型,那样抱起来很轻松,但我也喜欢能轻松将我抱起的人……而且,汀娜小姐,不也称呼我‘莉莉娅娜小姐’吗?”

“那、那是因为我很尊敬莉莉娅娜小姐……”

“尊敬,所以,汀娜你没有将莉莉,视为平等的存在,是吗?”

爱丽丝飘在少女的肩上,对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着。

“……诶?”

呼吸都要停住了。

“汀娜。”

“?!”

啊啊,又来了,又是这样。

好像有一股电流从背上蔓延开,让脑海里都麻酥酥的。

被这样直接呼唤名字的话,不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嘛……

“……见面礼与重逢礼,是贵族的礼仪,人与人想要成为朋友,所要做的,只是呼唤彼此的名字。”

是的,没有错,只要这样做就好,汀娜几乎要沸腾的脑海里当然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但是,但是……

“……莉莉娅娜。”

只是说出这蕴含着魔力的字眼,好像就意味着屈服,身体的力气就像要被抽走,就和盐沙城那时一样,明明俯视的人是自己,却忍不住想要匍匐在这面无表情的女孩的面前,亲吻她的足尖。

“……不习惯的话,慢慢来也好,在汀娜能称呼我为莉莉娅娜之前,我依然还会称呼汀娜小姐。”

脖子被松开了。

汀娜呆呆的看着站在面前,在说完后就转身握住门把的魔女,明明才刚刚泡过澡,现在身上又浮起了一层细汗,简直像是要缺水了一样。

“该走了哦,汀娜,再过一会,飞空艇就要净空了。”

“爱丽丝小姐也欺负人……”

少女肩上的人偶吃吃的笑着,抚摸着少女的金发。

“……说起来,汀娜小姐。”

“诶唔……”

这次又要说些什么?汀娜抬起头却只能看到魔女无表情的面容。

“……如果将那枚鲸骨的护符视作见面礼,那么,汀娜小姐前往麦星城与我重逢后的重逢礼,我还没有送出。”

“诶,那、那个,不用了啦……能和莉莉娅娜小姐一切旅行……”

“……可是。”

握住鎏金门把的魔女,平静的转过身来。

“……汀娜小姐也是贵族吧,而且我已经准备好了。”

言外之意,简直就像是在询问自己,是不是要拒绝呢。

“……礼物,是什么呢。”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汀娜,放弃似的闭上了嘴。

“……是呢,是什么礼物呢。”

没有能够说出拒绝的回复,自己现在的表情,说不定非常的有趣,汀娜认命的看着魔女,可莉莉娅娜,却像是故意要吊人胃口一样,她打开门,用带着一些狡黠的声线,轻声的宣告。

“……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