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叮咚。

连续摇晃三下金质的铃铛,在门外的青年有些紧张。

一、二、三,按照工作手册和前辈们的教导,在隔一个数后摇动一下,这样能令铃声在紧凑之余清晰的传达。

连摇三下之后,青年把手从门旁的摇铃拿开,低头看着手中的怀表。

大约一分钟后再重复这个过程,这样即显得礼貌,又不会太过吵闹。

【达坎纳】只是一家比较普通的酒店,虽然也有一间堪比最城中最豪华旅店的高档套房,但平常总是没人去住的,按照店长自己来说,更有钱需要昂贵服务的人自然会去城里最奢华的酒店,囊中羞涩的人也不会青睐那些豪华的装潢,但是。

总有并不那么阔绰却也不那么缺钱的人出于面子或者其他的理由光顾这里,而他们每一次的光临都会带来一笔足以抵消日常维护费用的收入,拥有堪比顶级酒店包房的经济旅馆在这座小城还是颇为出名的。

但是,往往这些客人并不会有那些真正习惯于豪奢的富贵者所拥有的气度与涵养,所以,当那位飞空艇的船长委托酒店去叫醒那些对因为昨天的暴风雪而暂居于这里的旅客时,只有这一间的人选,是抽签决定的。

想到前辈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曾经在这个客房的住客手里吃到的苦头,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在抽到那根黑签时,那些幸灾乐祸的同事还绘声绘色的对因为昨天休假没在而没有看到的,入住这里的大小姐用无比冷漠和任性的态度和那个船长谈判的场面。

据说面对那位中年男人的苦口婆心,那个美丽又娇小的女孩至始至终都只用“所以?”“即使如此。”“我要最好的房间”这几个短语,用几乎算是蔑视的态度让组织乘客入住的男人哑口无言,想象一下那“冰山般的冷酷”“没有丝毫给人添麻烦的意识”,一大早开始就感到自己真是格外不幸的青年,长长的叹了口气。

店长承诺无论发生什么意外后果都由他来承担,但是那几位前辈在听到这话之后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让他的心里毛毛的。

怀表的秒针快要走过一圈了,房门后面还是没有动静,就在他掐着秒数,准备再摇一摇铃铛的时候。

“是谁?”

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我是本酒店的服务员,维托斯先生请本店的人员帮忙叫醒为昨日因暴风雪不得不暂居于此的各位,暴风雪已经停下,维托斯先生希望各位再过三十分钟到本店门口集合,飞空艇将于太阳升起时起飞。”

疑惑着这个声音即不如“冰山般冷酷”,也并没有“没有丝毫给人添麻烦的意识”的任性,青年掏出口袋中的纸片,把写好的通知复述了一遍。

他的语速稍微放慢,刚刚起床的人不一定能反映过来太快的话语,放慢一些比较容易听清。

不过,即使放慢了语速提高音量,隔着门和相当一段距离的客人也不一定能听清,不做好重复数次的觉悟是不行的,写好的纸片就是为了派上即使重复多次也不会出差错的用场。

“三十分钟,对吗?”

但是门里的反应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是的,三十分钟,现在……是6时86分,距离黎明之刻还有一些时间。”

他连忙看向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怀表,在密密麻麻的刻度上报出准确的时间,听到他这么说之后,在这个最昂贵包间里的客人在短暂的沉默后。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干脆的回答了。

“诶?好……打扰了。”

都做好准备多复述几次的青年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既然“辛苦你了”都说出来了。青年也只能嘀咕着“感觉……和前辈们说的完全不一样……”从用料最昂贵的这扇木门前离开。

在门的后方,汀娜把羽毛笔放下,合拢了记事本。

“三十分钟后集合,然后,飞空艇就要出发的样子。”

“是呢,暴风雪,也已经停了。”

听到她这么说的人偶眨了眨眼睛,飘起来推开了阳台的落地窗。

一股凌厉的冷风顷刻间卷走了壁炉里散发的温暖,不着片缕的缩在天鹅绒床单和鸭绒被里的娇小的魔女忍不住往被窝里缩了缩,只有几丝渐变到璀璨白金的金发露洒在枕头上。

“哇,好冷——”

“毕竟是北方的风呢,虽然没有千塔之城那么冷,不过要叫醒赖床的莉莉就必须这么做呢。”

一边说着,在凛冽的冬风中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修女服却好像丝毫感觉不到冷意的爱丽丝飘回到床头,伸手拉了拉那床厚厚软软的绒被。

“嗨……呀……”

“啊……”

一个没有站稳,人偶小姐跌到被子里去了。

“诶呀,魔力不足了……”

这里到底不是那样高级的旅馆,阳台并不是像莉莉娅娜的高塔那样能够消融冰雪并排除雪水,看起来,推开被厚厚积雪挡住落地窗已经让人偶小姐残余不多的魔力也用的差不多了呢。

“但是,在这个时候把温暖的被子扯掉的话,会不会太残忍了……”

一眼就看出爱丽丝想要做的事的汀娜也坐到床边。

汀娜醒的很早,托超——昂贵的品牌西服上恒温魔法的福,虽然冷风扑面,但少女并不感到特别寒冷。

房间的门铃被摇响的第一声,她正看着过去的莉莉娅娜说服了爱丽丝不要直奔主塔而去寻找剩下两个部件,她们改变了飞行的方向,数米长的宽大火翼在天空掠过稀疏的星辰。

那个时候莉莉娅娜突然向她问道“听出来了吗?”她还来不及回答,清脆的铃铛就把她从梦中唤醒。

睁开眼,冬日清晨的黑暗中,暴风雪已经停息。

“想要叫醒不愿意起床的莉莉,只有这种方法……”

“说起来莉莉娅娜小姐到底为什么会在城市里起不来床……”

“准确的说是在一定程度的聚集地里,因为魔女这个种族与梦境之国的关系,周围会做梦的个体一多就会被这种联系牵绊在睡梦里。”

“……以前告诉我的理由似乎不是这个?”

“诶?以前有告诉汀娜小姐吗?”

倒在被子上的人偶有些惊讶,但马上,她又虚弱的摇了摇头。

“但这也只是可能的原因之一,莉莉和爱丽丝至今对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只能猜测,那个遗迹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莉莉和爱丽丝究竟变成了什么?几百年来,连莉莉为什么在城市里容易起不来床的原因也弄不清楚。”

人偶看着汀娜,露出的表情有些悲伤。

但很快她又露出了一个笑脸。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呢,在遗迹【西斯】里发生了什么,汀娜小姐很快会看到的,现在,帮爱丽丝把莉莉叫起来吧,莉莉起床后肯定要泡个澡,只有30分钟不是吗?”

“啊……”

的确,莉莉娅娜有起来泡澡的习惯,不,不只是魔女小姐,汀娜在爱丽芙的影响下也有了这样的习惯,但是只有30分钟……

“没关系的,莉莉就算在暴风雪里也依然践行天体主义,这点寒风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这样下去泡澡的时间……”

“……”

在大冬天把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拖出来直面寒冷的罪恶感,因为爱丽丝的话语而消失,小声的说着请原谅我,汀娜一用力,把厚厚的被子从蜷缩的魔女身上掀开。

一段时间后。

简单的洗漱完,在回到飞空艇上那不如酒店的套房豪华,但依然有干净的卫生间和浴缸的浴室后,汀娜觉得靠在浴缸旁盯着足尖,等待飞空艇上的魔能锅炉将热水烧好以补偿早起的沐浴的魔女小姐,好像有意无意的背对着自己。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

就算呼唤,也只是稍稍的测过脸来,那柔美的身段令人着迷……不对不对!

“难道、那个……生气了吗?”

“……我的情绪对汀娜小姐来说很难猜吗?”

……果然,是在生气吧?

汀娜有些尴尬的扭过了头。

“那个……因为只有很不明显的表情……所以……”

爱丽丝用唇语说着不用担心。

“所以……嗯,看得到脸还好,看不到的话,我真的很难注意莉莉娅娜小姐的情绪。”

而且掩饰也没有用,这位魔女一定能轻易的看穿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汀娜也只好认命似的这么回答。

“……在梦里也是这样吗?”

“……什么?”

“……汀娜小姐就一点也没有察觉,我在提议去找剩下的爱丽丝的部件时,抱持着怎么样的心情吗?”

莉莉娅娜抬起头。

面无表情……不。

很轻微、会让人误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的表情变化稍纵即逝,但汀娜从那之中什么也没看出来,少女思考了一会儿,呆呆的摇了摇头。

“……是吗,和那个时候的爱丽丝一样呢。”

对这个反应,莉莉娅娜似乎并不意外,她所说的话,却很让人在意。

“……不用在意,很快汀娜小姐就会知道的,这趟旅程在中午之前就会到达终点,剩下的故事,就长话短说吧。”

察觉到少女写在脸上的疑惑,魔女只是束起长发,这个动作在中途暂停了一下,她看向从墙上伸出的金属的水管,一只手收拢发丝,用另一只手,拧开了水龙头。

水声在不那么大的浴缸中响起,袅袅的热气在圆形舷窗的玻璃上蒙上了白纱。

“……之后两个神殿的经历,也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那些灵魂的记忆和情感一直纠缠着我,让我很难集中,但爱丽丝拥有了飞行的能力之后,我们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找回了爱丽丝的手和脚。”

慢慢束起长发,魔女淡淡的开口。

古语魔法并不将性质与火、气、水、地——即也被叫做火风水土的四大元素差异很大的光与暗视为相同层面的东西,所以爱丽丝的零件,也就被按照这四大元素的划分,被分成四个部分,放置四方。

“……爱丽丝的头颅被放置于代表大地的神殿,所以在歌剧院的下方是山岩的基石,身躯则被放置于代表火焰的神殿,所以那座坍塌的殿堂位于熔岩湖上,剩下的,是水及风,这两处神殿……”

这两处神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代表风的神殿外观看起来就像一座沁透了天空色彩的凉亭,青石砌成十三根碗口大的直柱,天青的釉瓦层层叠叠,覆盖在四叶草形的亭顶,仿若巨龙的鳞片。

这混合了东国与大陆风格的建筑悬浮于西斯西侧的深谷之上,零零星星的浮岩环绕着它,下方是深邃的峡谷,峡谷的尽头月光无法照亮,只有一片黑暗。

与其他两个神殿一样,凉亭的中央放置着黄金与翡翠的高台,被布幕层层环绕,莉莉娅娜被爱丽丝托着飞过那道不知多么幽深的空谷时,遭遇了那些石块的攻击。

“大概只有7、8块的样子,体积也不大,爱丽丝用【炽天使】的羽翼一下子就全拍碎了,显然,那座神殿的防御魔法就是那些浮岩。”

爱丽丝端庄的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为了让少女理解,她用一些光球来作为参考:中央的光团是神殿的位置,散落的光点是那些浮岩,挤出来的一小团香波是爱丽丝和莉莉娅娜,香波飞过去后那些光点也飞了过来,但全部都在和香波擦肩而过时消失了。

“诶?为什么风之神殿的防御这么弱?”

甚至连阻拦也算不上。

“不,完全状态的魔法可以驱动的岩石不可能只有那么一些的,有可能,那是足以填满那片深谷的巨量的石块,而且很有可能是那种用来压制爱丽丝的水晶,当魔法驱动起来时,将在空中卷起沉重的风暴。”

小人偶摇了摇头,光团周围的光点突然变得密集,数十、数百的金色光球毫无规律的飞舞,在爱丽丝的手中卷起了将空隙都淹没的可怕风暴。

才一眨眼,那一团香波就已经什么也不剩了。

“……那座幽谷格外的深邃,在黑暗的尽头,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但那应该直达大地的尽头,坠落到最后,说不定会是世界壁障之外的无限虚空,因此,本应是永固的魔法也已经残破不堪,风之神殿本身也几近损坏,我和爱丽丝落下时,本应坚固的地板也碎裂成尘埃。”

“等爱丽丝和莉莉取走了放置在那里的爱丽丝的双腿之后,神殿便整个坠落下去,爱丽丝和莉莉在空中飘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坠地的声响,大概,的确是坠入了虚空吧。”

“……然后,我们前往了水之神殿,那里是西斯的北方,湍急的河道分出一条圆弧般的支流,最后汇入一处湖泊,湖泊的中央是一片残破的废墟,在魔法的保护下虽然破败,但依然整洁,守护神殿的是古语魔法中的【海王圣域】,只要我们靠近,就会有无数强大的水元素从湖水中冒出,我们的谨慎让我们活下来了,否则即使是飞在空中,也会被铺天盖地的水箭摧毁湮灭,那是有名的极大魔法。”

热水将浴缸注满了。

虽然说着差点被水箭摧毁,莉莉娅娜也还是在简单的清洗干净身体后,把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部浸泡到微烫的热水中,在话语的间隙薄薄的嘴唇翘起,从嘴角漏出惬意的呼吸。

“那、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是怎么破除这个魔法的呢?一定非常非常的辛苦吧?既然是极大魔法的话……”

“……不,将这个魔法解除的方法并不复杂也不困难,这个魔法的关键结构是藏在极深的水下的,一般来说还有层层防护,但由于同样的理由,这些防护也在200多年间损毁了,我们用爱丽丝剩下的那一只【统筹领袖之瞳】扔进湖中引发了一次剧烈的爆破,整个魔法结构就彻底崩溃了,剩下来去做的就是拿到爱丽丝的双手,而且非常幸运的,在那座神殿里找到了爱丽丝备用的眼部部件。”

“单单从魔法的保存上来说,水之神殿的损坏的比火、风两个神殿还要夸张,即使莉莉拨开帷幕把爱丽丝的双腿从那里拿下来,神殿也没有坍塌,莉莉和爱丽丝还在那个神殿的台阶上坐着休息了很久呢。”

“是、是吗……虽然好像说的很轻描淡写但是果然很危险吧?”

昨天和之前的时间,莉莉娅娜的讲述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细节,这样简略的描述还是第一次,汀娜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想象着那样的光景,但脑海中的画面和昨晚亲眼所见的光景相比,简直就像是大师与学徒之间的差距。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现在也……能用那个入梦的魔法吗?”

“……并不建议。”

魔女黑色的眸子抬了起来,她仔细的凝视着正在清洗身体的少女,星空般的眼瞳中闪过一缕虹色的微光。

紧接着,她平静的摇了摇头。

没有说理由。

可是,那或许是有什么理由吧?沐浴完毕,也将身体浸泡到鱼缸之中的汀娜抱着膝盖,这样想着。

“……接下来就从这里开始说吧。”

莉莉娅娜也抱着膝盖,身体微微歪倒在白瓷的浴缸上,用这样的一句话作为讲述的开始后,魔女低下头,平静的凝视着飘散着热气的水面。

蒸腾的热气,逐渐在眼前消失了。

汀娜呆呆的看着白瓷的浴缸慢慢变成无底的湖面倒映空旷的星空,抬起头,昨夜在梦中见到的那轮圆月,正仿若凝固般悬于天中。

“这样、人偶就完整了呐,谢谢你莉莉娅娜小姐!”

耳边传来高兴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汀娜就要说出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她重新移回视线,魔女小姐依然坐在少女的眼前,肌肤变回了惹人怜爱的白皙,身上多出一件雪白的连衣裙,所倚靠着的也不再是浴缸,而是几级冰冷的石阶。

爱丽丝被她抱在怀里,但并不是那一身修女似的【太阳圣女】,而是修身优雅的晚礼服,在女孩的怀里,人偶纤细的手臂抱着莉莉娅娜的手,穿着长长凉鞋的双腿悠闲的摇晃,她好像完全没注意到眼前就有一个浸泡在湖水中的人,只是笑着,用那双蓝色的眼睛四处张望。

不再仅仅是头颅,也不再如同人棍一样没有手脚只能依赖背后的羽翼飞行,人偶变得完整之后,比起只有头颅的时候气质似乎更加鲜明了。

“这又是什么魔法……”

魔女没有使用入梦的魔法,汀娜却觉得自己又陷入了梦中。

莉莉娅娜就在她的眼前。

不过不是不老不死的魔女,而是刚刚从遗迹中,和人偶一起找回部件让人偶变得完整的,还仅仅是一个人类的女孩。

她坐在残破神殿的台阶上,将赤裸的双足踩在浸入湖面的台阶上,细嫩的脚趾像是享受着清凉湖水的亲吻,一舒一张。

看起来像是正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闲暇。

但是,女孩却没有看向倒映着孤零零星空与满月的湖面,似乎是不满足于那随时会被水波扰乱的景色,她抬着头,凝视夜空,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人偶的话语。

她的表情,却是那样的忧郁,那是在担心什么呢?

途中的辛苦被作为讲述者的魔女轻描淡写的带过了,但无论之前多么的辛苦多么的危险,现在也都算是到头了吧?爱丽丝取回了完整的身体,获得了强大的能力,能够自由地翱翔,把她们从这个世界之中带离,就算主塔之中还有什么隐藏的机关,危险的陷阱,她们也一定能攻破吧。

事实上,在这段经历的数百年后,她们就那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把自己带出了原本以为永远也不会离开的家乡,不是吗?

差一点看入迷了的少女,呆呆的想着。

“莉莉娅娜小姐,还需要休息更长的时间吗?”

“……嗯,人偶小姐,好像非常开心的样子。”

“非常开心哦,原来有身体,有手有脚的感觉是这样的呀。”

张开一双像是雏鸟一样可爱的小翅膀从莉莉娅娜的怀里飞出来,人偶高兴的手舞足蹈。

“真的,非常感谢莉莉娅娜小姐呢,如果不是莉莉娅娜小姐坚持要找齐人偶的部件,人偶要变得完整还不知道要多久之后呢……”

“……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话,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都会更加安全一些……”

“说的也是呢,如果一早就有这双【执掌法则之手】与【天渊漫步】,至少在熔岩湖那里,莉莉娅娜小姐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啊还有这只【波涛之眼】,如果来这里之前就拿到的话,人偶就不用把【统筹领袖之瞳】用掉了呢。”

甩甩手,跺跺脚,指着自己那只海蓝色的瞳孔。

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有了完整的身体,看到了歌剧院之外的景色,在不久的将来,还能和莉莉娅娜一起离开这几乎静止的世界,去看看没有被记载在脑海内的知识之中,魔法帝国覆灭后的世界,也将可以去寻找自己被抹去的过往。

就连最大胆的幻想中也没有想象过的事情就要变成现实,不开心是不可能的吧。

“……是呢。”

不过令人在意的是在取得了身躯之后,莉莉娅娜的心情就似乎一直很复杂,大概,是还没能从灵魂残余的记忆和情感之中脱离出来吧。

那些沉重而幽深的情绪一直盘踞在她的心间,【聆听万物的权能】虽然能够听到她的心声,但是实在是太复杂了,混合着恐惧、忧虑与一些紧张,这让人偶有些无法理解。

已经不会再有危险了呀。

就算还有什么意外,她也可以保护莉莉娅娜了。

——不过,在之后,这些也是能慢慢学习的吧,和莉莉娅娜这样的人类如何相处,这些复杂的情感代表什么,在离开这里之后,都是有足够充足的时间去学习的。

“不用担心啦,莉莉娅娜小姐,主塔顶端的守备其实相当薄弱,西斯的法则不如大陆稳定,这里又经常会运入许多奇怪又危险的素材作为研究和实验的材料,如果用一个通过设定好的规则进行警备的魔法,就会时常需要更新魔法,在值守人员的日志里提到过他们一开始就是这样做的,但没过多久就发现效率极低而且很容易误报,很快,塔顶的守备就变成全人工的了。”

“……而在所有人都转移的现在,那里就是毫无危险,对吗?”

“可以这么说吧。”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打消女孩的担忧、紧张和恐惧。谨慎是必要的,但是无需胆怯。

虽然人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明显不是一个人偶会有的功能,不过,至少在现在,人偶有自信保护好女孩。

也许的确是传达到了吧。

因为人偶的笑颜,那忧郁的表情也有些和缓的女孩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看向遥远的高塔。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都是那样的宏大呐。”

高耸的,被两块扭曲的仿若缎带的大地环绕着的高塔,据人偶说,在塔的顶端,有着连接西斯遗迹与大陆的传送门,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最后的目的地了。

“……那么,我们走吧。”

把遥远的目光收回,莉莉娅娜把人偶抱入了怀中。

人偶在女孩的怀里扭了扭,确认抱好之后,数米长的金红色羽翼舒展。

火焰的光泽吹皱了湖面的月面,再一抬头。

月与星与夜,已经将微冷的身体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