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讲述,暂时告一段落。

几分钟前,飞空艇的侍应在船舱中四处奔走,向每一个舱房的乘客通告飞艇即将在航程上的一座城市停靠,又过了十几分钟,一阵轻微的晃动后,这魔导工学的最高成就,就平稳的停留在了空港之中。

“航程已经过去一半了吗……”

城市的名字是法洛恩,位于汀娜从没听说过的一个小王国,是王国的经济重镇,有着相当的规模,

从空港向下望去,运河笔直的将城区划分出三分之一与三分之二的分界,运河左侧,大片整齐的房屋构建出了秩序紧邻却又因而显得死板的城区,而右侧,陈旧破烂的房屋又仿佛是挂在一岸之隔的城市上一处畸形的肿瘤。

那里是贫民窟吧。

汀娜想着,不禁想到在盐沙城,翻新的旧城区,自己熟悉的人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并不是想家了……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因为莉莉娅娜讲述的过去,尚且幼小,无力的她为了回到家人身边而努力的故事,果然还是勾起了汀娜些许眷念家乡的思绪。

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远行吧?从离开盐沙城到现在,才过了不到半年呢……

少女扭过头,脸颊感受到甲板上刻有塞壬与人鱼雕塑的木制栏杆的触感,于是魔女小姐的侧脸映入瞳中。

把因为甲板上有其他人而装成普通人偶的爱丽丝抱在怀里的她就像一位雍容华贵的小淑女,因为黑龙的血液迟迟没有被同化而呈现出咖啡色泽的肌肤让看到她的人们纷纷猜测这位裹着毛皮大衣的娇小女孩是来自何处。

“……应该说,还要过一段时间才会经过一半,只不过……”

和少女一起来到甲板上的莉莉娅娜没有关注城市与贫民窟,也许是以前也来到过此处,又或者是这样经过统一规划,整齐却毫无当地特色的城市实在令人提不起兴趣,魔女只平淡的扫过一眼后,就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天空。

“只不过,这次的行程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了呢……真是令人困扰呐……”

在她的怀里,爱丽丝小声的开口。

方向是西偏南,从千塔之城出发的她们,正朝着大陆西侧与南方前进,第一个目的地是奥林比恩,那个位于大陆西北,不过相对于千塔之城是西南方的小王国,作为艾的导师,莉莉娅娜要去那里,为艾解除她父母加诸其身的婚约。

完成这个之后,接下来的目的地,则是大沙海的边缘,号称人类最古老国度的西奈。

古语魔法帝国两位皇帝的信件指向那里,在那片金字塔,沙漠与绿洲的王国,说不定留存有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相关的线索。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计划是在一天内抵达奥林比恩,然后花上几天时间用贵族的方式和平、不造成任何麻烦的解除掉艾的婚约,然后立刻前往西奈,不过现在来看,这个计划不可避免的要推迟了。

城市远方,丘陵起伏的地平线的尽头,沉重的铅云正在天际线上翻滚,如同袭来的阴沉云浪。

在草原上汀娜见过这样的场景。

呼啸而来的云海,紧随其后的是数日不息的暴风雪。

“暴风雪要来了啊,真是倒霉,明明特地选了天气好的日子出发。”

“西瓦在上,不知道这场暴风雪会持续多久。”

“占星师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我有一份重要的合同要去签啊!”

“在暴风雪期间要继续住在飞空艇上吗?亲爱的?”

“不不不,刚刚我去问过船长,他说会安排乘客在城市里住下,并且由他们公司承担一半的住宿费用,选的酒店也还不错,这毕竟是大陆有名的赛飞亚航空,财大气粗。”

甲板上的其他乘客们也纷纷议论着。

很快,飞空艇的侍应和警卫们也出现在了甲板上,维护秩序并且开始指引乘客们离开空艇。

“莉莉娅娜小姐,我们也要去吗?”

“……为什么不呢,就算是我也没办法让这艘飞空艇安然无恙的在暴风雪中飞行,虽然航程会拖长……但也会有更长的时间来讲述我的过去,汀娜小姐反而会高兴不是吗?”

抱着人偶的魔女伸出一只手,牵住了汀娜的衣角,汀娜低下头,而莉莉娅娜也正好抬起头来看着她。

哪怕是尚且明媚的白昼,在看到那双眼睛时,汀娜也总感觉,已经落入了静谧的夜空。

这样看起来,就像一位怕生而紧紧拉住同伴的贵族女孩一样,不过汀娜知道,这个动作的含义大概是担心自己不小心在人群中走丢。

嗯,是自己,呢。

“虽、虽然这么说啦……”

最近,莉莉娅娜在自己面前的表情好像多起来了。

被按下心跳加速的开关,汀娜有些局促的扭过了脸。

“那、就跟着他们一起走咯。”

“……嗯。”

跟上侍应与保安的脚步,乘上已经准备好的马车来到城里一家中档的酒店,就像是理所当然的,在飞空艇的船长几次强调过于昂贵的花费他们不会报销后,莉莉娅娜依然要了整座酒店最昂贵的套房。

“……付出最大的努力,享受最好的东西。”

对于莉莉娅娜来说,这似乎才是正常的,反正无论是哪个身份,她都非常富有,1枚多一些的金币——作为住宿费用,在这座城市依然是不菲的额度,但对魔女小姐来说,这样的支出是理所当然的。

唯一让莉莉娅娜不太满意的就是这座酒店最好的套房在设计上没什么品位,只是一股脑的把奢侈的东西堆在一起,颇有暴发户的风范。

但奢侈的椅子,沙发床铺自有它们奢侈的理由,虽然一股爆发户的气势,但不可否认这些昂贵的东西还是足够舒适。

连汀娜都有些认同莉莉娅娜那句“这些高级的皮草和绒布,隔着一层衣物去享受它们的触摸也未免太不解风情了。”

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好像就被魔女小姐察觉了。

“要试试看?”

莉莉娅娜这么说着

爱丽丝也微笑着打趣说“汀娜也要被莉莉的理念征服了呢。”这样,让少女飞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怎么样,天体主义还是太令人害羞了。

但是坦陈相见这件事似乎是没法避免的了,要说为什么的话……

“……要一起洗澡吗?”

莉莉娅娜这样的邀请了。

怎么想都不可能拒绝吧,而且关系好的女孩子之间一起洗澡也很正常,在跨越大草原时也是每天都一起洗澡。

不过今天……汀娜有些苦恼。

“嗯、嗯,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请先去浴室吧,那个……我要处理一下,嗯……”

“……嗯。”

魔女小姐看着夹紧了双臂和双腿的少女,点了点头,将毛皮的大衣脱下就朝浴室走去。

在莉莉娅娜走进浴室后,汀娜轻轻的叹了口气,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修剪毛发的工具,走进了卫生间。

她是一个很普通,普通到没有什么特点的女生。

当然,也很普通的在身上的某几个部位普通的有着普通程度的毛发。

没错,很普通,原本也不是会让少女困扰的事情但是……

但是,每天都在看莉莉娅娜那光洁稚嫩的身体后,汀娜感觉自己在这方面的审美也被带偏到光溜溜的比较好的方面了。

除此之外,要是在一起泡澡泡温泉时,那些毛毛脱落粘在莉莉娅娜身上的话……

“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啊……就像玷污了什么无暇的宝物……”

碎碎念碎碎念。

在洗手间里准备往腋下抹上泡泡的少女一边说着,都感觉自己在犯罪。

“那也是莉莉的【魔性的魅力】的影响啦。”

“……爱丽丝小姐,请不要突然吓我……”

汀娜幽怨的转过身,看着飘在自己背后温柔笑着的小人偶,花了好久才把停止的呼吸调整回来。

“比起刀片,爱丽丝推荐使用这个哦。”

不过,爱丽丝好像一点要反省的意思也没有,小小的人偶从自己丰满的谷间拿出一个玻璃小瓶,递到了汀娜的眼前。

“重复使用四到五天,就可以形成半永久性的无毛带,这样,汀娜小姐也不用烦恼让莉莉看到了呢~~~”

“啊,谢、谢谢……”

想了想,不打算吐槽的汀娜满脸通红的接过那瓶膏药,看着爱丽丝微笑着朝浴室飘去——果然什么都逃不过魔女与人偶的眼睛,这样的想法不由得冒了出来。

“啊,说起来。”

就在爱丽丝飘到浴室的门前的时候,小小的人偶忽然转过身,点着莹润的嘴唇,对汀娜神秘的一笑。

“莉莉也的确是比较喜欢和自己一样,没有什么明显体毛的那种哦。”

“……”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呐。

汀娜呆呆的看着消失在浴室水雾中的爱丽丝,还有在那温暖又带有薰衣草芬芳的水雾中,那一抹令人心跳加速的,咖啡色的倩影。

“……”

少女把手臂抬到自己的眼前,在仔细端详了一阵之后。

“……希望爱丽丝小姐那里,还有更多……”

咬了咬牙,汀娜把自己的衣服褪下。

………………………………………………………………………………………………

“……光溜溜的。”

“光溜溜的呢~~~~”

“请、请不要取笑我啦,爱丽丝,莉莉娅娜小姐!”

在除了头皮与眉毛的位置全部涂上这种药膏花了不少时间,在副浴室冲洗掉药膏又花了不少时间。

看着顺着地板上的水流流进下水道的,片刻前还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发丝,汀娜总也忍不住冒出“会不会堵住出水口”这样的担忧。

——真是羞死人了。

汀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害羞,但当最后,当她走进主浴室的浴池中时,一种所有的遮掩都被扒光的诡异的羞耻感让她忍不住用手臂遮挡住身体。

“也、也请不要盯着看,只是没什么好看的普通身体,该细的地方不够细,该大的地方不够大……”

“……但是光溜溜的。”

“莉莉娅娜小姐!”

魔女挂着一如既往的平静表情无视了少女的羞恼,她从容的从浴池中起身,来到旁边一块就像咕噜咕噜蠕动着的胶块的蓝色水床旁,将一些瓶子放在了手边。

“……过来。”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这是要……”

“一些护肤品哦,保养肌肤,收缩毛孔,锁紧水分,祛除多余的角质……汀娜小姐才用过那个药膏,肯定要好好护理一下啦。”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而且好贵!这些都是大陆有名品牌的高端类别!”

“……所以才要让我来……汀娜小姐自己的话根本不敢用,而且也不一定能用好,这些并不是草草抹到身上就可以的。”

“唔唔……”

那一小堆瓶子排放着,就好像在莉莉娅娜的身边张开了名为金钱的结界,让名义上也是贵族但本质上只是个市井小民的汀娜完全不敢靠近。

最后,还是莉莉娅娜等得好像有些不耐烦,把她拉过去,按在那张兼具按摩功能的凝胶水床上的。

然后……

“等。等一下!莉莉娅娜小姐?!”

“……?”

“才不是什么‘……?’啊!这、这么做之前,在之前说‘要让我来’的时候不要把中间‘用身体’三个字去掉呀!”

“……不喜欢?”

“才不是不喜欢,但、但是……对、对了,莉莉娅娜小姐也给艾这么做过吗?”

语无伦次。

但要是谁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冷静,汀娜倒还真想见一见。

虽然是已经抱习惯了的肌肤和体温,但是,这样滑溜溜的在自己的背上整个的磨蹭,还说这是涂抹护肤品——

不管怎么想都有问题吧!

“……没有哦,一般来说,学徒才是应该侍奉导师的一方吧。”

停下涂抹的动作,跨坐在汀娜背上的莉莉娅娜歪了歪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提到自己新收下的学徒。

“是、是吗……有点高兴……啊对了!”

因为听到了意外的答案而有些开心的少女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必须转移注意力。

不论是自己的,还是莉莉娅娜的。

否则……自己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真的!

“说起来,那之后——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去火焰祭坛的路上发生什么了吗?还是说什么也没发生的安全抵达了那个祭坛了呢?”

“……那之后吗……”

“爱丽丝记得,倒是没发生什么呢,一定要说的话,弄明白了莉莉是怎样被带入【西斯】遗迹之中的吧,因为在漂流中,我们在一处黑暗结界已经完全失效的废墟看到了很大一群的人面蝠呢。”

“人面蝠……啊,就是把莉莉娅娜小姐抓到【西斯】中的……”

“……没错,也是麦哲塔及下方深渊常见的魔物,一开始,所有魔法师都不知道这些魔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推测这是高塔随机召唤魔物的防卫机制召唤来,结果没有被消灭,在下方的深渊里筑了巢,但实际上,那些人面蝠的源头是【西斯】。”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就肉眼观察到的数量极为庞大,这样的话,种内竞争也会很激烈。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将她捕获的那只人面蝠没有立刻下口、也没有把她带回那个巢穴了,十有八九,就是打算作为储备粮吧。

而之所以自己会来到这里,也是因为这些魔物的巢穴就在这里。

“那些人面蝠也来袭击了莉莉和爱丽丝呢,不过比起阴影兽,这些蝙蝠可好对付多了,莉莉用【西瓦的冰霜权杖】从河水里凝结出冰弹的弹幕,它们连靠近河面都做不到。”

“……不过魔力的消耗比较大,因为河流里的水是高盐分的海水,冰点比较低……在漂流出去一两千米后,这些魔物也不再跟来了,再之后……”

俯下身,将身体紧紧的贴在少女的背脊上,莉莉娅娜一边慢慢的移动着,将身上的护肤乳均匀的涂抹在少女的背上,一边回忆着,继续讲述。

在那之后,控制水流进入河道的支流,穿过保存情况不一的废墟与遗迹,在最后。

穿过黑暗的帷幕时,火光几乎要将女孩的双眼灼伤。

“起初,世界昏暗一片,虽然有天空与大地,却没有光明,也没有生机,混沌的薄暮之中,仅有永恒的巨龙守望荒芜的大地……”

习惯了月光下稍显阴暗的世界的眼猛然看到灼热的火光,莉莉娅娜忍不住捂住了双眼,脑海中,却冒出了永恒之火这一教派的神话。

直至有一天,最初之火从苍穹坠落,那火是创世母亲的恩赐,从极上的星空落下,为大地带来了光明与温暖,也带来了黑暗与寒冷,在坠落中,那火的三分之一滞留于东方的天空,从此有了了晨曦与夕暮,白昼与黑夜,人们敬畏称其为赛贡。

剩下的火焰落在大地之上,扫清了混沌的薄暮,大火燃烧了十天十夜,就连永恒的巨龙也退避不敢涉足,大陆被付之一炬,但在灰烬之中,留下了生命的种子。

而火焰,最初的火焰,在完成自己使命之后,那最后的余烬烧穿大地,在大地的深处,烧灼出永不熄灭的熔岩的海洋,自此下界与大陆的通路被阻断,恶魔无法逾越,生命与田园的时代开始了。

慢慢的,少女的眼镜适应了指缝间漏过的火红光芒,她将手从眼前移开,

眩目的错觉已经消失,但带来的震撼却远未消失,属于女孩的漆黑的眼瞳凝视着这一片陷入大地的熔岩湖泊,凝视着在翻滚的红色岩浆中屹立的黑铁的图腾柱——那上面熔铸着鹰与人的的雕塑,在火光下栩栩如生。

火焰。

虽然不知为何在这熔岩湖的旁边却感觉不到灼热的风,但那翻滚着的,毫无疑问是火焰。

莉莉娅娜小声的讲述着自己所知晓的故事。

那是属于火焰的信仰,初火降临的神话,在遥远的北地,冰与火的信仰中,火即是永恒之火。自古以来火焰都拥有净化与力量的象征,因而即使是圣堂统治大陆的现在,这一信仰也从未凋零。

永恒之火的教义中告诫信徒当他们死去,灵魂将坠入大地下的熔岩之海,那里有黑铁的殿堂,初火的余烬在那里永恒燃烧,他们将被被那余烬烧去罪孽,执念,遗憾,烧去悲伤痛苦和绝望,最后将化为圣灵,成为高天之上的赛贡的一部分,用温暖与光芒守护大地。

眼前的这一幕就像教义中所说的一样。

莉莉娅娜没有什么特别的信仰,但是在这一神迹般的宏伟景象面前,她依然忍不住升起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心情。

“虽然除了初火的部分通篇都是错误,不过,确实很应景,呢……”

“……就是这里吗?火焰的祭坛……”

“祭坛只是在设计图上标注的说法,莉莉娅娜小姐遇到人偶的大地之祭坛比起祭坛不如说是歌剧院不是吗?不过这个……”

这个建筑,倒确实是祭坛没错。

被黑铁的图腾柱环绕的熔岩中央有着一座方形的建筑,同样用不畏熔岩的黑色金属铸成,十级台阶上,四根圆柱分割出五个圆拱的拱门,远远的看去,在祭坛的大厅中央,一簇与熔岩的光芒有所不同的明亮火光摇曳着。

既然是火焰的祭坛,那理所当然应该筑建于火焰之上吧。

“人偶小姐,可以感觉到这里存放着你身体的哪个部件吗?”

“不行……隔得还太远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存放有很多与火焰相关的炼金道具,其中包括【心焰术】的卷轴……莉莉娅娜小姐知道这个魔法吗?”

摇头、摇头。

莉莉娅娜在古语魔法领域的知识,只能说凌驾于那些几乎对这方面毫不关心的同学们,心焰术……她完全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魔法。

“你的内心终将燃起烈火——这是精神学派有名的魔法,激发精神力,在灵魂中燃起烈火,可以用来当作激励人心的勇气术,让人失去斗志的怯弱术,也可以在战斗中直接对敌人的心灵造成灼伤,在对抗灵体时更是特别有效,用那个,莉莉娅娜小姐身上的灵体就能全部消灭掉。”

在分享知识的时候,这个小小的人偶总是格外兴奋。

“……但有一个问题……”

“是什么呢?”

因为知晓可以解决那些潜伏在自己身体之中的灵魂,莉莉娅娜的脸上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但很快。

这表情就被另一种担忧所取代。

“……我们要怎么去到那里。”

站在高高的堤岸上,俯瞰着熔岩与这灼热流体中央的黑铁殿堂,莉莉娅娜沉默着,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歌剧院的前面,好歹还有一条【神道】供人行走,尽管那是条黄泉之路。

可这里,这熔岩的湖泊之上却什么也没有。

没有道路,没有桥梁,黑铁的图腾柱四散分布,高低起伏,看不到任何可以通向那里的路径。

“……啊,关于这个的话……应该是要飞过去……”

“……飞?”

“因为能被选到这里来的魔法师们,都是可以飞行的呐……虽然飞行术的确是非常难学的魔法……”

人偶似乎也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向莉莉娅娜问道。

“莉莉娅娜小姐会飞吗?”

“……人是不会飞的。”

立刻得到了答复。

【人是不会飞的。】

这是大陆数个世代以来不变的真理。

即使魔法发展,研究出了令人在天空翱翔的魔法,造出了浮空的城市,人类也从来不是天空的住民,飞行的魔法一向以难度极高著称,别说莉莉娅娜还只是一个学徒,就算成为了正式魔法师,女孩也没有自信能够学会。

“除了天空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路了吗?”

“至少,人偶脑海里的设计图上没有。”

“……我可以再使用一次【探真求知的权能】吗?”

“是【探真求究的权能】哦,嗯,当然可以啦,人偶的功能就是要给人使用的嘛。”

纠正了女孩的小小口误,人偶轻轻的咏唱起在歌剧院时也曾唱过的歌谣。

蓝色的宝石上,亮起了十芒星的纹章。

可是莉莉娅娜什么也没有看见。

没有魔法阵,没有魔力的辉光,在熔岩湖的底端倒是有不少魔力的聚集点,但分布极其不规律,不像是人为的魔法设置,如果要说的话,比较像一些天然凝聚了魔力或者元素的宝石比如熔岩水晶,这是一种注入魔力后很容易变得不稳定的危险宝石……

连屹立在岩浆中,黑色金属的图腾柱上都没有任何魔法的迹象,只有那方形的祭坛上能远远看到蓝色的魔力的光泽,可那离得有些太远了,因为总是在夜晚盯着那些文字比较小的书籍看,稍微有些近视的莉莉娅娜无法看清那些魔法的结构。

在这里显然也没有路过的海鸥,麻雀或者别的什么鸟儿,给自己使用【鸟兽之眼】的机会,甚至连人面蝠也看不到。

“……我一直在想,这么强大的【探真求究的权能】,为什么会被当作一颗普通的蓝宝石放在一家商店里呢……”

十芒星的光芒消失了。

莉莉娅娜凝视着胸前这颗蓝色的宝石,忍不住向人偶询问。

“……这种直接看破魔法组成和结构的权能,简直是每个魔法师都梦寐以求的呢。”

“虽然这么说……但这是人偶的眼睛呀,是人偶的一个零件,虽然名字里带有权能两个字,但是,这种能力的本质是人偶的一个【功能】。”

相较于莉莉娅娜的不解,人偶倒是毫不在意。

“如果没有人偶,这个功能就无法使用。没有人偶的话,这就真的只是一颗普通的蓝宝石,根据资料,人偶有很多可替换的零件是分散存放在麦哲塔中,做一些在【西斯】世界里不方便做的调整的,这里毕竟是个人为固定的小世界,在某些法则上不够稳定,所以,如果在外面找到人偶的其他零件也不要觉得奇怪哦?”

“……那也要想办法回到外面去才行呢……”

“说的是呢……”

目前能判断的是,这片熔岩湖并非用魔法维持,连那些图腾柱也是依靠材料本身的高熔点屹立在岩浆中,虽然没有热气也没有剧毒的岩石蒸汽升腾这两点肯定是魔法的杰作,但是造成这部分现象的魔法大概在于那座祭坛之中,太远了看不清……

以上,是通过【探真求究的权能】大致能推断出的讯息,结论则是并没有什么用途。

就像人偶之前所说的那样,并不是所有的陷阱与机关都能通过知识去破解的。

即使知道也束手无策,要说的话这样才比较正常。

“……结果,又是和在神道前一样呢……”

“真是对不起,帮不上忙……”

在岩地旁升起一堆小小的篝火,把干粮烤软就着清水吃下去的女孩对着这片熔岩海一筹莫展。

自己担忧的诡秘魔法陷阱没有出现,横亘在眼前的是自然的地貌,难以逾越。

“……除了飞过去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人偶觉得是没有的,这里的驻留者都会飞,所以压根没有考虑不能飞的人怎么抵达,这样的情况。”

“……如果有人状态不好不能飞却要来这里办急事该怎么办呢……”

“大概会拜托同事代替自己去吧。”

“……”

“呐,莉莉娅娜小姐,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不,要说的话,其实有,只不过……”

“只不过?”

“……人偶小姐,知道风元素位面——风暴无息之巅有哪个坐标,可以用元素门扉放过来很强烈的风吗?定向的,能将人吹飞的那种。”

“……人偶觉得这不现实哦,元素门扉……帝国时期也有这样的魔法,没有记错的话,是没办法随着施法者移动而移动的……而且太危险了。”

人偶呆然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女孩,如果有脖子,她真想拼命的摇头以表示这计划太乱来了。

虽然在那吹拂着永不止息风暴的山巅的确有能一口气把人吹飞数千米的恐怖风暴,但是,就算是支撑着魔力护盾也不一定能从那种暴虐的大气之中幸存。

但莉莉娅娜摇了摇头。

“……并不需要那样危险的风……我会使用羽落术,这能让我如同羽毛一样轻盈,所以,风速只需要大到在我法术位用尽之前,将我带到熔岩湖的中央就可以了。”

“……诶?”

莉莉娅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发出惊讶声音的人偶,微微的蹩了蹩好看的眉毛。

“古语……魔法帝国时期没有这样的用法吗?用羽落术配合强风,达成滑翔的效果。”

“唔……也许会有,但没有人在人偶的资料写入这种用法所以人偶完全不知道。不过……嗯,虽然魔法的体系不再相同,但同名魔法的效果还是类似的,这样的话……的确,说不定可行……”

“……但是,需要实验和验证,毕竟要是掉下去……”

可就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莉莉娅娜摇了摇头。

利用羽落术将身体变得轻盈,再借助风力就字面意思上那样像羽毛一样飘过这片熔岩的湖泊——也许这是当前状况下唯一的方法,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样疯狂的举动由自己说出来这件事,可比人偶连羽落术最常见的应用都不知道要不可思议的多。

总之,实验开始了。

首先,【羽落术】的原理是通过在施法者的身上重编【法与理】,将人的重量在一定时间内变得如羽毛——或者树叶,或者纱巾,这取决于施法时使用的施法素材——一般轻盈。

变轻之后,下降的速度也会变慢,但运动的路径终究还是向下的,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希望掉进岩浆之中被化为灰烬,吹出烈风的元素门扉的位置必须在下方,为了能飘足够远的距离,门扉的开启需要一个合适的角度。

“……无息风暴之巅的风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因为环境的因素元素浓度会降低,气流将迅速逸散,很短的距离里风速就会迅速衰减,除此之外,质量变轻后,空气阻力的影响也变大了,没有了强力的推动,会让横向平移的速度变得很慢直至微乎其微。”

“一定不能等到那种时候才开下一扇门呢,如果距离熔岩湖太近,发生什么意外得话连补救的机会说不定都没有。”

“……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我的法术位,即使全部用来使用【元素门扉】,也只能使用十次,在水平风向下,羽落术状态的我能被吹飞……唔……这样的距离吗?”

“调整不同角度来测试,从起点到终点的最大距离会增加不少,但也就是一百多米的样子,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上增加风速,吹过来的风就很有可能混入危险的真空气刃,会造成伤害了。”

“……如果将风变为水呢?实质性的物质的话……”

“虽然那也是一种方法,但高压下迸发的水柱本来就是不少诸如【海王剑】,【深渊吐息】这类杀伤性魔法的原型,相同速度下质量比空气要大许多的水杀伤力是很大的。”

“说的也是……”

“除此之外还有时机的问题……莉莉娅娜小姐没法瞬发魔法吧?要是没能来得及的话……”

“还有魔力的消耗,就算羽落术我全部使用魔法卷轴,我所能打开的元素门扉最多也只有十个……唔,这个倒不是问题,魔力药剂还有很多,我还有一个最危急情况下的后手……问题在于我的精神状态……”

“再就是可能的意外……”

朝着与熔岩湖相反的方向,人偶和莉莉娅娜不断的尝试着如何尽可能的增加每一次使用【元素门扉】后让自己飘得更远,练习着当下降到一定程度时精准的开门把自己重新吹起。

花费了不少时间进行计算和实验后,莉莉娅娜抱着同样附加了羽落术的爱丽丝进行的预演,在唯一一次0失误的情况下,将十个法术位用掉后飘过的距离。其结果。

“……基本上,比湖的半径要长一些呢。”

“有成功的可能呢,但是……”

“问题在于,能不能在实际运用上这么完美。”

在篝火旁,已经有些习惯了坚硬的岩地与用自己手臂堆起来的枕头的莉莉娅娜,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

“我对立体空间的距离感,并不强啊……”

没想到,在这里完全被父亲说中了。

现在的自己还是学徒,每天法术位只有那么多,就算把魔力用完都不一定能全部用光,而饮用魔力药剂恢复的过程会给精神带来压力,反而会让效率降低。

受限于构成的原典,【元素门扉】这个魔法所能开的门最大也只有一米的直径。

此外,要是想最大程度的开启这个门,魔力的消耗会变得相当大,相应的,维持的时间又会变得相当短。

这是创造了这个魔法的魔法师设下的安全措施,毕竟元素位面里除了人畜无害的元素,还有很多并不安全的魔物。

由于这一特性,在尝试中,最多开三至四次门扉,莉莉娅娜的魔力就会见底至需要饮用魔力药剂。

而莉莉娅娜所持有的魔力药剂的原理是刺激精神力达到常时冥想以加快魔力恢复,这会对精神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几乎每一次的失误都是在饮用了魔力药剂之后对距离的误判。

如果误判早了还好,但好几次直到自己越过了元素门扉将要开启的位置解读才唱破导致坠落的情况,让莉莉娅娜对这个计划的可实行程度多了一抹深深的忧虑。

“……现在,我有些后悔了。”

“莉莉娅娜小姐?”

开始后悔,因为自己担心“往药剂里加入魔物的魔骨不健康,会让人魔物化”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言会对家族造成不好的影响,劝说哥哥让炼金工坊生产传统配方的魔力药剂了。

那种新配方至少对精神的压力要小很多,而且魔力回复的速度也会更快。

“……‘就算自己喝了没关系,后代也不一定安全’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啊……人类都吃了几千年的魔物魔植也没见谁魔物化,更重要的是人类本来就是许多种魔物混血诞生的种族,本身就是一种魔物啊……”

“人偶听不懂呢。”

“……人偶小姐,在古语……在魔法帝国时代,人们对于人是魔物这点是怎么看的呢?”

隐隐作痛的脑袋没法好好入眠,为了分散注意力,莉莉娅娜干脆侧过脸,看着小人偶的脑袋,开口询问。

“人类的起源啊,关于这个,上层——至少魔法皇帝们心知肚明哦,毕竟妖精那边保存着最早的人类到如今的人类在神话纪元的几千年中进化演变的一整套标本,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的事实,但是,在帝国时期主流的说法还是元素造人说呢,莉莉娅娜小姐听过这段颂词吗?”

清了清嗓子,小人偶吟唱起一段悠扬的旋律。

——人,自水而生——

——被火点燃智慧与灵魂——

——从大地上起身——

——由风指引前进的方向——

——在光与暗的守望下,直到——

吟唱的旋律,是通用语。

这是大陆自第一纪元开始便沿用至今的语言,莉莉娅娜当然听过这段歌谣,在各个歌剧中,这段歌谣出场的频率非常高,最大的区别仅仅只有开头的第一个词并非“人”而是“生命”。

“……我听说过元素造人说……是宣扬人类是由构成世界的伟大元素们直接孕育而出的生命,和巨龙妖精同格的说法……不过现在的时代圣堂教会们宣扬的是神造说,宣称人类是创世母亲亲手创造的,这个世界最幼小的孩子。”

“其实不论哪一个都和事实无关,毕竟在人类之前统治大陆的巨龙、妖精、魔族,一个是从【法与理】中诞生的世界的长子,一个是在十二轮明月照耀下诞生的自然最宠爱的儿女,剩下的一个是得到了世界承认的来自异世界的伟大种族。就算是东之国的支配者,那些被冠以幻想种、梦幻种之名的魔物,也是大陆某种法则的具现。但人类只是平凡的种族,这样平凡的种族要统治大陆与曾经的它们平起平坐怎么也说不过去,所以人类的统治阶级就开始编造人类的起源……但其实据人偶所知,妖精、巨龙和魔族压根不在乎这种事,都是人类自作多情。结果这段歌谣很受元素精灵们的欢迎,它们觉得这首歌很形象的说明了大陆上的生命与元素的关系,就拿去改了改,当作赠予祝福的歌谣一直传唱了下来。”

“……原来还有这样的历史吗……真是好奇,还有多少这样不为人知的历史……”

“人偶也很好奇大陆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模样呢,真想四处去游览,去观光,去看一看那些印在知识中的那些景色。”

一说到这里,小人偶的声音就忍不住拔高,火焰似的红色瞳孔之中。

“对呢,还要去找人偶的制造者,问他人偶究竟是什么!啊——真想长出翅膀,一口气离开这里呐,所以,一定有办法的,有什么地方用得上人偶请一定要说哦。”

“……是呢,一定要……”

女孩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定要,离开这里。

…………………………………………………………………………………………

在这个没有昼升夜落的世界,没有在身上带怀表习惯的莉莉娅娜仅能通过自己休息的次数,来大致推断经过的时间。

尽可能稳定下来的睡眠周期带来的是每日法术位的稳定,反复入眠好几次,通过冥想确定了自己的法术位恢复到十个之后,莉莉娅娜来到了熔岩湖的边缘,将人偶长长的金色发丝束起,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最后,又将人偶的头颅夹在腋下。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哦,人偶只是人偶吗,不会痛,也不会难受,那些头发都是很坚韧的魔物毛发,被深深的固定在头皮中,也不用担心会被扯断,实在不行,莉莉娅娜小姐还能把人偶放进空间储物戒指里不是吗?”

“……嗯。”

莉莉娅娜用有些复杂的神情看了看被自己夹在腋下的人偶,在道德礼仪的方面,女孩完全无法接受自己这样对待一个有智慧,会思考,能与自己交谈的对象。

但之前的尝试中自己就曾经手忙脚乱的让她从怀里跌落,有这个前车之鉴,在实际跨越熔岩湖时,莉莉娅娜可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意外。

放入空间储物戒指之中是一个选择,不过人偶认为,在莉莉娅娜专注于计算门的开点与运动轨迹时她可以充当一个哨兵进行警戒,这个理由让莉莉娅娜无法推脱。

只是……

“……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一步呢……”

“莉莉娅娜小姐,有在说什么吗?”

“……没什么,我们走吧。”

把不经意间露出的话语撇去,莉莉娅娜撕开两个【羽落术】的卷轴,在熔岩湖畔驻足。

“【谨以硫磺,珍珠,天青之石与深藏之金向四方元素献上吾之敬意,来自无息风暴的绝巅,广袤无际的天青之海,席卷呼啸的大气之流!】”

一小撮硫磺与珍珠与天青石与黄金的粉末,在女孩的手中融入淡金色的魔力光,站在用石块堆起的小小石台上的莉莉娅娜凝视着火光照亮的夜空,深深的吐息着。

魔法阵,在女孩的身后,以一个向上的角度斜斜的亮起。

“【来吧,大气的洪流,次元的门扉已然敞开!】”

【解读】唱破。

莉莉娅娜没有回头去看自己的魔法。

不用看也知道,这一刻,淡金色魔法阵的中央,次元与次元之间的壁障骤然敞开,来自风元素位面,那座吹拂着永不止息风暴的天青山巅某个峡谷之中笔直入洪流的风将通过这直径一米的门扉,将那属于风的速度——

思考的时间大概连一秒也没有。

从莉莉娅娜的背后,吹出了风。

“唔!”

无愧于无息风暴之名,霎那间,女孩和人偶的身影便从熔岩湖的湖畔消失了,连带着那用石块垒成,用来提供一个仰角的小石堆。

女孩和人偶四处收集的石块被无形的大气之锤吹散,在天空中飞行了短短数秒后,屈服于大地的权柄向下坠落,在翻腾的岩浆之中溅起稍纵即逝的焰花。

“果然,很奇怪……”

“……人偶小姐有头绪吗?”

与它们相对,字面意义上如同羽毛般轻盈的两人,此刻,正飞舞在天空之中。

风的速度成为了她们翱翔的初速,还未到达抛物线最高点,但已经把警惕心提到最高的莉莉娅娜与人偶,现在更加的警觉起来。

“……还是完全看不到魔法的痕迹,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魔法覆盖在这片熔岩上,抛开可能在上升过程中就冷凝的岩石蒸汽,被熔岩加热的,理应存在的上升气流……怎么会完全没有呢?”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就算莉莉娅娜从未亲临火山也知道,自己就漂浮在一片半径至少一、两千米的熔岩之上却感觉不到丝毫气温的升高,也没有任何蒸腾的热气。这绝对有问题。

本来她们还期望那些上升的热气能够提供额外的动力呢,但现在,只有风向不定的夜风时而把她们朝目标吹近,时而又成为她们的阻碍。

这样混乱的风向显然也有问题,但莉莉娅娜和人偶都来不及思考这个的原因。

“如果一点魔法的痕迹都看不到,那么人偶觉得可能的答案就有两个了。”

“两个?”

“其一是熔岩和莉莉娅娜、人偶之间有一层天然的空间断层,【探真求究的权能】适用的范围仅限魔法产物与魔法现象,看不到天然的空间畸变,被加热蒸腾的气流都被那个断层吞没,所以根本升不上来。”

被夹在腋下,脸部柔软的皮肤因为挤压有些变形的人偶不是那么确定的说出了第一个猜想。

“这么大面积的天然空间断层却只影响熔岩上面的空气……?”

莉莉娅娜摇了摇头。她对于空间魔法的知识很浅显,但连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还有最直接的证据——那些黑铁的图腾柱。”

借助熔岩的亮光可以看得很清楚,这些庞然大物的底端可没有莫名其妙的扭曲或者凭空少掉一截,至于有一个恰好和这片熔岩湖面积一样的天然空间断层,又恰好在这些图腾柱的位置严丝合缝的开一个又一个孔洞,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基本上已经可以无视了。

“……另一种可能性是什么呢?”

“另一种的话……莉莉娅娜小姐说过在中心的神殿一样的建筑上能看到魔法阵吧?”

“……嗯,可是距离有些太远,我看不清。”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开始集中注意力。

她们的第一次“飘行”,已经越过抛物线的最高点了,风元素位面赠与的在竖直方向的速度已经被大地的引力消磨殆尽,她们开始慢悠悠的一边前进,一边下降了。

“人偶觉得,那大概是一个防护学派的力场系魔法,这类魔法的特点是不需要大面积的覆盖魔法阵,也可以以力场的形式进行大面积的保护,现在的魔法中还有吗?像是【箭矢防护力场】,【元素怠惰力场】,或者是禁咒【夏娃的心之壁障】。”

人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的语速变得非常的快,作为回应。

“……前两者还有,最后一种……据说魔法师协会在用现代的魔法重新编写以前威力强大的禁咒,但似乎还没有成果。”

莉莉娅娜也迅速的做出回答,然后。

估算自己咏唱的时间,飘落的距离,修正并不强烈却能推动此刻如羽毛般轻盈的自己的夜风所带来的方向偏移、角度……

在脑海中完成一系列的计算,莉莉娅娜轻声的开始咏唱。

施法的素材融入淡金的魔力光,第一次的接力开始了。

“【来吧,大气的洪流,次元的门扉已然敞开!】”

就在降落到几乎和那些图腾柱的顶端一样的高度之后。

解读唱破。

在莉莉娅娜和人偶下降到与倾斜浮现的魔法阵正好对应位置的前一瞬间,女孩飞快的,将解读唱破。

门扉打开后,从门的那边到这边,刚好还需要大约一瞬的时间。

就像严丝合缝的两枚齿轮精准的咬住了彼此,汹涌的气流将女孩和人偶一下子抛上了更高的天空。

“成功了!莉莉娅娜小姐!”

“……这还只是开始,麻烦的在后面呢。”

虽然用淡漠和平静回应了人偶的兴奋,但女孩的脸上依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就连压抑的心情也变得开阔。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不、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为什么不能笑呢?

脚下是沸腾的熔岩,头顶是亘古不变的悠远月光。

白月的光芒与熔岩的火光照亮天空,风从又短又破的裙摆吹过调皮的在肌肤上轻抚,而自己就飞舞在这天空之中,俯瞰已成废墟的大地。

难以形容的开阔感。

令人不由得,想要大声呼喊。

“……那么,是因为神殿中某个力场魔法在把热量,热气这些全部压制了吗?”

忍住这不但没有意义反而有可能招来危险的冲动,莉莉娅娜侧过脸看向人偶,继续一度中断的话题。

“可能性很大,这样就有一个问题,这个力场还有别的功能吗?比如阻碍进入?”

人偶的表情有些忧虑。

原因不明,地水火风四座祭坛在建设中是没有安装手势锁的,取而代之的是四个安保用的魔法机构。

她向莉莉娅娜解释着。

“比如大地祭坛——莉莉娅娜小姐找到人偶的那个歌剧院前的神道,直到莉莉娅娜小姐陷入其中人偶才通过其表现的形式认出那是什么魔法,其他几个祭坛一定也有同样的机构,这个火焰的祭坛……大概就是这个力场。”

说完,人偶有些担忧的看着莉莉娅娜。

“人偶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帮上忙……”

“……”

莉莉娅娜没有回答。

女孩沉默的将目光从人偶脸上移开,望着远远的那座神殿。

然后。

也许是受到在天空中翱翔时的开放感,与第一次“接力”成功浮起的信心吧。

“……不用担心,也不用总想着为我做些什么……我一定要回家,也会把人偶带到大陆上,去看看那个美丽的世界的……一起……”

莉莉娅娜勾了勾嘴角,却没能露出笑容。

“……交给我吧。”

于是,她只是注视着远方的神殿,把思绪埋入心间。

法术位剩余8。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