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疲惫感挥之不去。

“呼……唔……”

头很痛,迷迷糊糊的。

“好热……”

吹来的冷风很舒适,稍一翻身,凉凉的石板也能让滚烫的肌肤降温,让苦闷的呻吟中带上一丝轻松。

“唔……”

莉莉娅娜睁开眼睛,撑起了身体。

入目依然是一片星辰稀疏的夜空。

被那轮陌生却圆润的明月夺去仰望者全部注意力的星星零零散散的洒落在天际,即使自己所处的位置已经改变,也依然可以轻易的把它们全部纳入眼底。

——如果赛贡之阳不再升起,大陆永远被戴安娜或者阿尔忒弥斯的月光笼罩在黑夜之中,那会是怎样的世界呢?

尚且年幼的时候,因为喜欢月光的静雅和黑夜的宁静,莉莉娅娜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象,虽然那个时候得到了如果伟大的赛贡之阳不再升起,万物都会衰落凋零的答案,但直到现在,莉莉娅娜才得以切身的感受到失去阳光的生活是多么难受。

即使是这短短的一段时间,自己的睡眠周期就已经乱掉了,连借助强烈的疲惫和困意的入眠,在醒过来后,也感觉不到理应在充分的睡眠后拥有的饱满精神。

不对。

“唔……糟糕了……”

因为异样的昏沉和鼻塞,莉莉娅娜把手掌摸向自己的额头。

惊人的烫。

虽说这个可能藏匿于麦哲塔下方,很深很深地下的小世界的温度本来就要比典雅内海的夏日要低不少,但即使如此自己的体温也未免太高了,还有,大脑这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发烧了……痛!”

女孩想要起身,却因为两腿间的一阵疼痛而吸了一口气。

直到这时莉莉娅娜才看到,自己从额头上放下来的手指上残留的血渍。

“……”

沉默了一段时间,好像被热晕了的大脑,才终于开始运转。

莉莉娅娜凝视了好一会儿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三座鸟居,从空间储物戒指里翻出一瓶治疗药剂一瓶痊愈药剂,小口小口的喝下。

发烧的原因,是可以想到的。

就在跳入河中任凭水流把自己带向远方的过程中,莉莉娅娜记得相当清楚,因为药剂的副作用,那一阵阵的疲劳和困意不断的侵袭身体,就像深渊伸出的一只只魔爪,要将名为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的存在拖入昏迷的深渊。

为了抵抗这会令自己万劫不复的睡意,莉莉娅娜只能依靠疼痛来对抗,现在,女孩白皙的大腿和手臂上那些的淤青就是这抗争的痕迹。

但是随着疲劳逐渐夺走自己的力量,连拧出一小块淤青都渐渐的做不到之后,莉莉娅娜就必须寻找其他的办法。

咬舌尖是其中一种,但她实在是太疲倦了,咬不痛另说,万一真的咬出过大的伤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并不考虑,于是在那之后,莉莉娅娜用以前从书上看到的生理知识,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有用蜂蜜调味的治疗药剂,应该放在后面饮用才对……”

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出神的莉莉娅娜皱起了小脸,把比苦瓜汁还苦的痊愈药剂的瓶子放到了一旁,她想要站起来,但刚动起腹部的肌肉,钻心似的疼痛就从女孩最娇嫩的地方传来。

这可真是令人连痛呼都发不出来的痛苦,虽然比起自己只稍微用唾液稍微给手指消了消毒就强硬的一口气塞了三根手指进去的那一瞬间要好一些,但也只好微不足道的那么一些——那一下可是直接让自己失去了意识,直到海水涌进去刺激到那里才又把自己疼醒……

“……千万……不要感染啊……”

想到自己无谋的举动,女孩猛的摇了头,好像这样就可以把那痛苦从脑海中甩掉一般。

虽然鲁莽又不自爱,但就现在的结果来看,这样冒险的举动是值得的,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漂流中,那仿佛拿锉刀在慢慢把娇嫩皮肤磨破的痛苦完全把困意给压制了下去,没有人能在那样的痛苦中安然入眠。

这令莉莉娅娜没有错过河道的分流。

在流向河边黑色帷幕的水道口处,莉莉娅娜勉强灌下第二瓶清晰药剂强制自己集中精神把最后一个法术位用在了【水塑法】上,将自己推入了这条河道的支流。

那之后,又是一段时间的漂流。

在水流速度放缓的河段,她跌跌撞撞的爬上河岸,给自己灌下一瓶极效止痛药剂后,记忆与思考才彻底断线。

浑身湿漉漉的,没有生火,躺在冰凉的石板上在带着凉意的夜风中睡了不知多久。

女孩最柔嫩的部位被自己蹂躏弄伤,还在海水里浸泡了不知道多久,更不要说自己为了维持这种痛苦使自己保持清醒还主动扒开那里让海水侵入……

现在想想,别说感冒发烧,这是一觉睡下去就因为失温症再也醒不过来,或者一觉起来看到那地方流出血和脓都不奇怪的情况,但自己居然只是发烧而没有感染……也许是这不知从哪里引到河里的海水盐分足够高,反而起到一定消毒作用的原因吧……

嗯,还因为漂流时不可避免的喝到了不少海水,现在有些脱水。

喝完药剂后,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干净的饮用水的女孩一口气把500毫升装纸盒里的清水喝下去,长长的喘了口气。

……圣光保佑。

尽管并不信仰圣光,但在这种侥幸的情况下,莉莉娅娜还是忍不住在胸前画了一个圣光的十字,低声祈祷。

这次之后自己身体说不定会落下一些后遗症,但只要现在不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就不用——也没有能力去管。

现在的自己——莉莉娅娜这样想到,没错。

现在的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亡,就像路边的乞丐,酒馆里把银币扔进女人胸衣里的佣兵,那么远的未来,已经不在自己能考虑范围之中了。

因为首先要活下去,之后才有未来。

至于现在……

至少她已经站在未来的门口了。

看着三个朱红色的鸟居,莉莉娅娜沉默了片刻,又望向两侧排列着暗绿色玻璃般的水晶岩柱,用方正石砖铺好的道路。

她把眼前的景象和那个神秘存在从梦中给予自己的影像艰难的做着对比,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差异。

梦中看到的这条道路,应该是东国那片古老土地上一种名为神道的的设施,比起梦中看到的平整却依然有些粗糙的路面,眼前的神道上每一块石砖都被打磨的光滑无比,让莉莉娅娜想起了翡冷翠大浴场的水磨石。

而两侧那些水晶的岩柱显得更加浑浊,浑浊的像劣质的玻璃,一些灰暗的苔藓依附在上面。这里没有太阳,所以连借着月光生长的苔藓都没有青绿的色彩。

但神道尽头,被一些山岩拥簇的那圆顶剧场却又有所不同。

支撑着那白色圆顶的石柱上盘绕上了爬山虎的藤蔓,那剧院里的灯光橙黄而温暖,因而这些在石柱上,在已经枯萎的先辈的藤条上层层盘绕的枝蔓还有着墨绿的色彩,而在梦中,别说爬山虎,如今那郁郁葱葱的山岩上,应该连一株草叶都没有。

除此之外最明显的,就是鸟居的红木了,梦中所见的那红艳的色彩已经黯淡,柱子上有一些开裂,时间在这些名贵的木材上刻下了衰败与腐朽的痕迹用以铭记如水的逝去。

没错。

比起梦境中看到的,眼前的景色更加沧桑与古老,因为时间的流逝。

这样的话,自己在梦里看到的,又是什么时候的景象呢?

治疗药剂和痊愈药剂的效果作用得很快,至少莉莉娅娜是这么觉得的,而在这个仿佛静止的世界,也没有参照物让她验证,但这些都是带有【极效】前缀的药剂,每一瓶都等同于同体积的黄金,所以也应该拥有很好的效果。

在发了一会呆,吃饱肚子补充好水分的莉莉娅娜感觉自己可以走动了。

意识也清醒了很多,只不过依然无法好好冥想,也无从确认自己可以使用的法术位。

不过。

莉莉娅娜安慰着自己。

“……在发烧而且头脑不那么清醒的时候,魔法也并不是特别可靠的选择。”

这是在某一次她想要通过学习魔法来消磨发烧卧床的时间时,来家访的泰伦导师告诉她的。

那之前,女孩也已经切实的体会到了施法失败的后果——【大气之锤】失控时四散的烈风除了把房间搞得一团糟之外还给她狠狠来了一下,原本静养一天就痊愈的感冒因为脑震荡和内出血,让女孩多卧床了整整一周。

好不容易到了这里,要是死于施法失败的反噬就太滑稽了,一点也不好笑。

“……虽说如此……但无法使用魔法,果然还是不踏实。早知道,应该多准备一些应急的战斗用魔法卷轴的……”

莉莉娅娜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现在不是说泄气话的时候,魔法的本质是知识,是对真理的探寻,力量只是这个过程之中的副产品。

如果一个魔法师失去了魔法就什么也做不到,那他就仅仅只是被魔法的力量操纵的傀儡而已。

女孩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魔法师,所以。

“【奥秘的伟力啊,请护佑于我。】”

“【魔力护盾】。”

在挑选了并使用了最实用,即使施法失败也只是魔力的消耗的【魔力护盾】后,莉莉娅娜走向了神道。

………………………………………………………………………………………………

壶中的红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层冷却后的茶渣。

穿着雪白水手服的年轻侍者将茶壶与点心的小篮放回餐车,在礼貌的询问是否还有什么需要并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推着小车离开了房间。

于是莉莉娅娜推开了浴室的门,将这一段故事的末尾补完。

“就算披一件浴袍也好啊……”

“……这些高级的皮草和绒布,隔着一层衣物去享受它们的触摸也未免太不解风情了。”

第不知多少次汀娜劝说莉莉娅娜多少穿点衣服的对话,理所当然的以少女的失败而告终,在明媚的苍穹下,飞空艇平稳的飞行着。

“而且,莉莉娅娜小姐刚刚说【如果一个魔法师失去了魔法就什么也做不到,那他就仅仅只是被魔法的力量操纵的傀儡而已】,转身就用了一个魔法,还会自言自语给自己打气……感觉形象差好多啊……”

“……其实我现在也经常会自言自语给自己打气,只是汀娜小姐听不到而已。”

“……真的?”

“……假的。”

“……”

汀娜用力的盯着坐回到那有着奢华触感的沙发上的魔女,试图从她的眼里、从她的脸上找出玩笑的痕迹。

但是在肤色变深后,莉莉娅娜的表情变得更加的不明显,努力的盯了魔女好一会后,汀娜无力的耷拉下肩膀,第不知多少次在这样的对决中认输。

“至于使用魔法的问题,汀娜小姐,如果一件事可能会带来危害,汀娜小姐会怎么做呢?”

爱丽丝则坐在汀娜的肩膀上,在少女低下头后向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既然会带来危害,那不做不就好了嘛。”

“这的确是很简单的方面,一刀切除,一劳永逸,但实际上相当的愚蠢,就像那时候的莉莉,如果不使用魔法,一个11岁的小女孩在古语魔法帝国的遗迹里是否可以存活呢?到此为止,莉莉还没有遇上遗迹里无处不在的陷阱与魔法呢。”

“那……就冒险使用?”

“……也不对,明知道存在危险还冒险去做,这更是愚蠢的选择。”

魔女小姐摇了摇头。

“那要怎么办啊……莉莉娅娜小姐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汀娜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应该要做的是分析才对。”

爱丽丝撑着脸颊,认真的对少女解释着。

“把危险细化,选择相对风险更低的选项——莉莉当时就是这样做的,虽然在发烧导致头脑不太清晰的情况下使用魔法很危险,但危险的根源是施法失败的反噬,而不是所有魔法的反噬都会有危险的后果,比如【魔力护盾】,比如【黑寡妇牵丝蛛网术】,前者只会消耗一些魔力,而后者只会在施法者的身上弄出一团黏糊糊的网——仔细分析,找出危险为何而危险,再针对性的选择措施,这才是魔法师的思维方式而不是愚蠢的一刀切。”

“……虽然这么说,我的这个举措在当时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就是了。”

“诶?为什么?魔力护盾不是最万能的防御魔法吗?”

“……万能意味着平庸,在面对某一方面极致的进攻,魔力护盾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可靠。”

莉莉娅娜摇了摇头。

她不并喜欢提起这个话题,成为魔女后,这也是她最想忘却却总是无法从脑海里抹去的画面。

在那个时候,当自己尝试从侧面直接走进那条神道的时候……

“……?”

不知不觉,脚步的方向改变了。

女孩朝着那些水晶的石柱前进,想要从石柱与石柱之间直接走入神道,可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朝着在鸟居外流淌的河流的方向走去。

这显然不是自己已经头脑不清到连方向都走不对了,莉莉娅娜转过身,这一次,他把脚步放慢,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些暗绿色玻璃一般的浑浊水晶柱,

前进,前进,前进,转身,前进。

“?!”

莉莉娅娜停住了脚步,转身,朝着那些石柱间的间隙迈步。

一步。

转身。

“……这是……”

她明确的意识到了,就在这里,就在顷刻间,她莫名奇妙的转过了身,可她并没有做出转身的动作,就像她走进一扇门的同时又从门口走出。。

想到古语魔法帝国在空间魔法上的高度发达,这是空间的扭曲断层?或者是别的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魔法?

这些暗绿色的浑浊水晶柱之间……也可能是之中毫无疑问蕴藏了什么,让她无法穿过这空无一物的阻拦。

“……奥术视觉,我还不会……”

这下可麻烦了。

莉莉娅娜还不会【奥术视觉】这种用来查看魔法、分析魔法效果的魔法。

如果连陷阱和机关的存在都无法触碰,将之解除更是无从谈起。

这样的话,她不是只能从神道起点的鸟居进入了嘛。

可谁又能保证可以从鸟居成功的走上神道呢?

到现在,莉莉娅娜也完全不清楚这个遗迹究竟是做什么的,但换自己来设计的话,这应该存放了重要的事物的建筑物的入口一定会设置身份识别,需要某些凭证才能进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身份的凭证……我肯定是没有的呀……

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鸟居前方的莉莉娅娜,因为自己得到的结论皱起了眉毛。

这种时候,那个不知名的存在总该给自己一些提示吧?

她想着。

但是在自己昏迷时并未入梦,现在眼前也没有如被阴影兽袭击时那样浮现出某些景色,在咫尺之遥,那个帮助她,引导她来到这里的存在却沉默了,只是将对一切都一无所知的自己交给了苍凉的遗迹。

……是没有危险的意思吗?

……还是说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提示?

安危不定,那被巨柱托起到半空,看起来是单纯的储水炼金平台也就算了,莉莉娅娜不相信这些遗迹会连一点保护措施也没有,虽然也有年久失修而无效的可能……

思考的尽头,莉莉娅娜最终从鸟居前离开,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木柴与火棉,用打火石和火棉打算在一旁的空地上升起一堆小小的篝火。

被阴影兽袭击的女孩已经切身体会到了这片遗迹并不安全,在未知的前途面前。她决定谨慎一些。

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正好作为养病和休息,哪怕这里时不时有冷风吹拂,地板又硬又凉,就算靠近篝火,也总有半边身体会受到凉意的侵蚀……

“咳、咳咳!”

接连咳嗽了好几声,感觉咽喉的疼痛正在渐渐下移的莉莉娅娜犹豫了。

发烧总是伴随着感冒一起,她把这件事忽略了,虽说现在似乎还不是那么严重,但要是恶化成肺炎的话……那就真的是最糟的情况了。

她常备的药剂之中不包括感冒药,也不包括治愈肺炎的药剂,痊愈药剂说是对几乎所有的疾病都有效,但那也只是针对病情较轻而言。

她又看向了那石柱被爬山虎占据的剧院。

再怎么说,遮挡风寒的地方,那里总还有吧……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在她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幕影像。

那是她堆好、却还没有点燃的柴薪,不远处就是那暗绿色的浑浊水晶柱。

……你能看到这些吗?

微微一愣,紧接着,莉莉娅娜连忙在自己的思绪中提问。

没有回答。

这一幕的景象消失后,另一端的影像又浮现了出来——是之前莉莉娅娜也看过的那段倒放的影像,只不过这次似乎是从头开始正放,视野从还崭新的鸟居开始,毫无阻碍的进入神道,两侧丝毫也没有杂质的水晶石柱还在微微发亮,一直到登上从山岩的低端通往剧院入口的阶梯尽头,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然后,此刻莉莉娅娜也能看到的,被时光抹去艳丽与晶莹的神道和鸟居浮现在了眼前。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请将消去画面,先倒放一次,再看到这堆篝火。

莉莉娅娜,在脑海中说出这句话。

可依然什么变化也没有,这两幅画面只是机械的在她的眼前切换,并且越来越模糊,就好像给予这景象的人已经力不从心。

更让莉莉娅娜失望的是,那个人可能的确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相应的,她也搞不懂这两幅影像不断交替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显然,它穿过神道是相当久远以前了,那个时候它是自己走进这里的,说明它是遗迹的相关人员,很有可能拥有身份凭证一类的东西,所以对自己来说这段没有什么意义。

之后,则是现在的自己也看得到的景色,这到底是想说什么呢?和以前一样安全还是……

它也不知道呢?

“……这不是什么帮助也没有吗……”

莉莉娅娜有些失望。

可这份失望,似乎也完全无法传达。犹豫了很久之后,女孩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再次为自己加上了已经消失的魔力护盾。

最后,即使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安全与否,还是得走过这段神道。

三座连续的鸟居,连影子也是连续的。

天边的月光闪烁,自己的影子也被拉得长长的。

这么看起来,矮小的自己居然有这些鸟居的一半还高。

已经穿过两道鸟居的莉莉娅娜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自己的发烧是不是严重了呢?居然在这种时候想这样的事。

若是想令紧张的自己放松下来,这可真是……杯水车薪呢。

她稍微抬起头,看着自己从第三座鸟居下走过。

看来并不需要某种身份凭证也可以通过,或者是验证身份的机制已经损毁……要是那些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魔法机关防护体系也一起被时间摧毁,那就太好了。

这样想着,莉莉娅娜踏上了神道。

“唔……”

紧接着,她忍不住伸手遮住了眼睛。

——好亮。

光滑的石砖似乎沁透了月光,银白泄地。

道路反射的月光,就像正午时分垂落的耀眼日光,没有那灼人的温度,却依然令人不敢目视。

可在道路两侧,甚至没有走过那三重鸟居时明明没有这么夸张啊?

正准备迈出的一步再次迟疑了。

这条道路明显有问题,只是,莉莉娅娜发现不了是什么样的问题,这毫无疑问是危险的甚至致命的,但是。

“……圣光保佑。”

但是,也只能往这里走了不是吗?

所以迈步吧。

置之死地,才有后生!

鼓起勇气,莉莉娅娜踏出了第一步。

——哗啦。

“?!”

脚步踏下,一阵水声溅起。

她呆呆的低下头,看到脚踝被月光淹没。

那是粘稠而冰冷的白银,滑腻的流过脚趾的缝隙,让莉莉娅娜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感觉风也好像变得更加冰冷。

是月光。

如水的月光。

字面意思上,如水的月光。

“……也许我真的做了一件蠢事……”

这已经是女孩的认知所没有触及到的领域了,元素拥有另一种元素的特性,这简直是在挑战艾尔梅娅贤者的《元素论》!

高度凝集的光应该只是光,光元素的传导方式应该是如同射线一样,高度凝集的水也应该只是水,水元素的传导方式才是流淌。元素的凝集和物质的密度不是一个概念,不会引发形态和性质变换——这是《元素论》的基本理论之一,即元素拥有各不相同的稳定性质并且绝不异化,即使多种元素杂糅在一起也是混合而不是融合,光在流动应该只会是文学上的修辞和比喻!

可在这里,光却确实在流淌着,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当然也有可能这就仅仅是混入了有强烈反射性质的颜料的水在反射月光,弯腰掬起一捧水应该就可以验证——但女孩根本不敢这么做!

快走、快走、快走!

她僵硬着身体快步向前走去,仿佛只要弯下腰就会被这月光的河流所淹没。

没有什么比未知更加恐怖,尤其是这未知推翻了现有的认知。

不要停下,不要止步,但如果自己已经陷入这陷阱的话——

是不是先止步观察情况才更加明智呢?

这个念头如闪电般划过脑海,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惊慌状态,女孩立刻想要停下。

“……诶?!”

但是却没能停下来。

莉莉娅娜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穿着凉鞋的双腿无视了自己的意志,在这月光流淌的神道上一步一步的走着。

“怎么会……停下,停下,停下啊!”

不论自己如何想要停下来。

甚至,脚步还逐渐加快,变得轻盈,从普通的行走变成了一蹦一跳的舞蹈。

怎、怎么回事?身体还在掌控之下,但是为什么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停下?

莉莉娅娜呆呆的看着自己突然跳起的陌生的舞步,莫大的恐惧忽然涌上心头。

因为是古语魔法帝国时代——那是空间系统魔法单独摘出一系繁荣发展的时期留下的遗迹,所以自己想当然的就以为自己无法从神道的侧面进入是因为空间魔法的禁制,但是不对。

守护这里的是精神的神秘,某种越过肉体直接操作灵魂,进而控制身体的魔法!

那么这里是幻境,还是现实?

风开始变得更加的冰冷,银白的月光不知不觉间已经没过小腿,耳边好像有成千上万人的欢笑,莉莉娅娜猛咬了自己的嘴唇一下,可疼痛与血的腥味并未让眼前的一切消失,甚至,她的手也开始契合身体的舞蹈,抬起,轻跃,回旋,如优雅的水鸟在湖面上漾起的优雅波纹。

莉莉娅娜想要发出声音,但从嘴里吐出的却是陌生的语言、声音和歌谣。

女孩后悔了。

她不应该选择给自己加上魔力护盾的,在这里,心灵防护力场远比魔力护盾更加有效,至少不会让她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现在她反应过来了,但也已经晚了。

属于不知何人的声音用她的口颂唱樱花的凋零,颂唱曼珠沙华的枯荣,颂唱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河流尽头,飞流直下坠入隐渊的黄色河川,在歌唱中连月光似乎都染上了一抹浑浊的黄,而不知何人的意志驱动着她的双足在向河川的尽头一步一舞,就如同虔诚的信徒朝拜圣地的旅途一步一磕头,又好像被月光淹没的双足上,套上了童话中的红舞鞋。

已经晚了。

一切,也都将结束。

不断的起舞不断的起舞让腿上的肌肉抽搐生疼,凄凉漫长的歌谣让气息紊乱。

自己最后居然是又唱又跳的死去,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和事实全然无关的可笑童话吧,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在这里死去的话。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但此刻,她已经完全脱离了莉莉娅娜的控制,女孩就像从家里被赶出的孩子,只能无力的看着,看着自己迈向不知何处的尽头。

而那尽头,又会是死亡吗?

可在这个时候。

一道幽邃的蓝光,突然从女孩的胸前绽放。

眼前的一切顷刻间变得不一样了。

无数半透明的人形在视野之中盘旋、飞舞,它们有的还保持人形,有的已经变成了一团难以名状的半透明体,莉莉娅娜愕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好几个幽灵就像正在掘土的鼹鼠,朝自己的身体涌入。

……诶?

还没有等女孩反应过来,无数漂浮的魔法阵出现在了眼前,眼中的世界突然变成辉煌的光芒图腾,莉莉娅娜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个节点、每一条用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魔法符文写就的公式。

一种奇妙的感觉随之涌现,虽然莉莉娅娜没法一个一个的辨认出这些魔法阵,但她却突然知晓了要怎么打破当前的窘境。

对,她知道了,甚至不用魔法,只需调动精神力,让自己的魔力注入,让其中的一条回路超载——

当无法理解的事物变得可以理解,就好像从混杂的毛线团里找到了解开的那一根线头。恐惧感随之退却,淡金的魔力光发散出来,涌入在蓝光照射下显露而出的魔法阵中,一道纤细的弧形回路。

注入的魔力并不多,但是,这引发了一系列的冲击,玻璃炸裂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接近着自己的灵体们发出了惨叫,神道周围的水晶柱猛然黯淡。

蓝光消失了。

身体忽然能动了。

而银色的水面也不再上升。

这个时候莉莉娅娜终于得以停下,看到自己身处神道的半途,而伫立着剧院的岩山脚下的阶梯,还有不到百米的距离。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莉莉娅娜再一次跑了起来。

银色的河流上溅起无数碎银般的水花,魔法阵破碎后那些飘荡的幽灵惨叫着却不敢靠近,莉莉娅娜不顾双腿的酸楚,手脚并用的一直爬到台阶的中段,当她从惊慌中再回过头,幽灵与月光的河流,那一切都消失了。

月光下,古老的神道静静的坐落在那里,和莉莉娅娜走过鸟居之前似乎没有任何的不同。

“……这到底、是……”

喘息着,莉莉娅娜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后怕的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在东国,神道本来也有给死者行走的道路的含义。

而那些毫无疑问是幽灵吧?被不知名的亡灵魔法或者黑魔法束缚于此,成为这条神道上的看守。

“那样多的灵魂,那样多的死亡,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上神道后感觉的凉意根本不是更冷的一阵夜风而是无数的幽灵,自己的身体被它们视作美味佳肴,就像一块奶酪,幽灵们争先恐后的往上面的孔洞钻进去,因为欣喜而狂舞不止……

如果没有那一刹那的蓝光将魔法阵在眼前揭露,如果没有那一瞬间的顿悟,自己会变成什么样……莉莉娅娜打了个冷颤。

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又回来了,莉莉娅娜用力的在手臂上搓了搓,又用力的拍打了自己又酸又胀的双足。

“……已经钻进我身体里的那些,有好好驱散吗……”

不过女孩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徒劳的,也应该是徒劳的,挪动起酸楚的双腿,手脚并用的,莉莉娅娜爬过了后半段的台阶。

现在要做的不应该是在这种地方卖弄浅薄的黑魔法与亡灵魔法的知识,现在更加重要的,是赶快找到那个神秘的存在。

剧院的入口,已经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