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旅途中几个贵族少年不知死活将带血的牛排投入海中引来了嗜血的角鲨群,金杯号的这趟航行可以说是平安无事。

“我们会在港口滞留三天,等到把你们再一个不落的送回翡冷翠,这趟航行就彻底结束了。”

在港口下锚后,对作为负责人的泰伦说出这番话后,萨伯斯就摇晃着重新装满的水壶,带着一些水手在泰伦的目送下,向岛上的酒馆走去.

泰伦亲眼看到,这一次,他往水壶里装的是不掺任何杂质的,满满的朗姆酒,水手与海盗的最爱。

大概这几天,这位经验丰富的船长,都会在烂醉中度过吧。

“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只要有朗姆和亮闪闪的金币,大海上就没什么麻烦的事!”

但金杯号的声誉是有许多贵族一致认可的,在知道这件事后泰伦在航程中不止一次的好奇这个男人真正的身份和背景,但出于礼貌和魔法师的谨慎,他并没有去问。

“啊,到了到了,这里就是萨丁岛吗?看起来真是简陋。”

“这地方真的有能提供热水、混入香料的香皂和有着柔软床铺的酒店吗?哦,我闻到了咸鱼的味道,好臭。”

“我想要洗个澡!那该死的蜗牛把我的头发弄得一团糟!”

一上岸,在泰伦身边的贵族孩子们就对这片他们第一次踏足的岛屿表现出了相当的好奇,他们东张西望,但很快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这里只是一个小岛上的小镇子,勉强能算整洁,但那些红瓦和已经泛黄的白墙并没有体现出多少生气,街道上的店铺寥寥无几,深吸一口,海潮和咸鱼的气味呛得这些在香水和脂粉中成长的孩子们剧烈的咳嗽。

古语魔法帝国时期很少有魔法师会特别关注法师塔周遭的城镇。

而圣堂教会和魔法师协会来这里的目的是调研而并不是开发。

更何况,你不能指望一群除了魔法的真理之外可以舍弃一切的家伙,和一群现在还在致力于妖魔化那个悠久帝国的家伙能对这些还把麦哲塔的主人称为领主的遗民有什么人文关怀,所以破败的岛上小镇,也就一直破败着。

整座岛屿,只有一座法师塔与一座教堂是崭新的,那是调查团的驻地,也是这些贵族孩子们这三天的住所。

泰伦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算时代再怎么改变,有的东西也总是不会变的。

“那么,我们先前往魔法师协会和圣堂教会,在这座岛屿上,我们的衣食住行与安全由他们来保障,至少热水和香皂还是会有的,在那之后,让我们去见识一下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法师塔吧。”

看出了学生们的失望之情,泰伦拍了拍手,让他们集合起来,跟随着魔法师协会和圣堂教会的接待者,朝岛上的教堂和法师塔走去。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按着刚刚从宿醉中清醒过来,但还是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汀娜不可思议的看着讲述被自己打断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

“圣堂教会?!”

“……没错,是圣堂教会。”

“圣堂教会和魔法师协会一起合作……探索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法师塔?”

“爱丽丝可以理解汀娜小姐的惊讶啦,但之前就说过,不要单单以自己的经历就对某种东西下定论哦。”

好像早就意料到了少女会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和汀娜一样享受着莉莉娅娜膝枕的爱丽丝竖起食指挥了挥,示意魔女做出解释。

“……我还只有十一岁的那个时代,将魔法皇帝们的浮空城击落的大战才结束不过两百年,在那场战争中,圣光的信仰给予与被压迫的人们反抗的力量,他们占领了城市,推翻了大地上的王位,但那些城市是那个魔法帝国的城市,失去魔法师的话,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功能都会瘫痪,而很遗憾,直到300多年过去后,圣堂教会才慢慢把城市里属于魔法的部分清除。”

“除此之外,信仰的力量是很强大,但也没有强大到,让圣堂教会有能力击坠古语魔法最顶峰的成就,十三座浮空的城市。在魔法师,妖精和魔族参与进来之前,在黑暗贤者背叛皇帝议会之前,仅仅一位魔法皇帝和一座浮空城,几乎就扭转了整个战局,尽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傲慢让他们最后落败……总之。”

莉莉娅娜抚摸着爱丽丝和汀娜金色的发丝,平静的开口。

“……在那个年代,圣堂是大陆最主流的信仰,他们的教义还没有那样极端,与魔法师协会的关系不算亲密,但也没有太大的矛盾,当时冒险者协会还没有成立,美德教会也远没有诞生,加上向来游离于政治之外的光辉之城,他们就是大陆上最有实力的三极,一如如今的光辉之城,魔法师协会,美德教会。所以,联手探索,并不奇怪。”

“是这样吗……”

“……还有什么疑问吗?”

紧紧的攥着仿佛还留有一缕幻痛的那只手,汀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但少女知道莉莉娅娜从来没有骗过自己,更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要说疑问的话……说到现在,莉莉娅娜小姐现在好像都还没有出现啊。”

“……我讲述的,就是我的视角。”

“诶?可是莉莉娅娜小姐不是一上船就……”

“……那个时候我在用【鸟兽之眼】,通过海鸥的眼与耳关注着整艘船,那是我学会的第一个魔法,可以对魔物们施法,让我们共享视听,泰伦导师也不知道……从小我就很被鸽子,海鸥之类的鸟类喜欢,他们都没注意过,不过这个魔法因为效果很一般,我现在也很少使用了。”

“那,上岸之后呢?”

“……我一直在泰伦导师的身边,那些贵族无论男女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和任何人表现得亲近都可能引发社交问题。但泰伦导师是从千塔之城被聘请来做老师的,是翡冷翠贵族圈中的局外人,我粘着他也没问题。”

“然后你们就先去了住宿的地方洗漱休息,然后去那座麦哲塔……”

汀娜感觉有点头疼,大概不是因为宿醉。

“如果中途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可以跳过这一段吗?”

她觉得要是再听莉莉娅娜那半个小时的毫无起伏的音调,自己就又要睡着了。

“讲故事算是莉莉少有的缺点吧,虽然为此还专门回光辉学院学习过怎么做一个好的吟游诗人,结果才读到第三年就因为成绩太差被退学了呢,这可是莉莉唯一一次被光辉学院退学——因为莉莉无论是诗歌还是故事都太没有激情了!”

莉莉娅娜在小人偶的额头上无言的一敲来打断爱丽丝捂着嘴小声的窃笑,没有云彩遮掩的塞贡之阳将明媚光芒从舷窗洒落,魔女小姐的脸颊好像在微微的泛红,但还不等汀娜惊喜的看清楚,那一抹鲜艳的色彩就消失在咖啡色的肌肤上。

“……那样的话,就跳过一段,从前往麦哲塔的路上,我在街道旁购置一些纪念品说起……”

………………………………………………………………………………………………

对莉莉娅娜来说,这一次的旅行并没有什么与以往不同的地方。

不喜欢热闹、很少出门的自己,典雅内海的干燥少雨的夏季,在自己的身边变着法子想要建立比良好更深入,比朋友更亲密关系的贵族少年少女。

把自己的身体托高了几厘米的凉鞋在粗糙石板铺成的地板上上吧嗒吧嗒的敲响,该说毕竟是大陆最大两个势力的合作吗?岛上的小镇虽小,但食物店,炼金商店,铁匠铺却一应俱全。

这些陈旧的房屋没有经过粉刷就摆上了翡冷翠购置的精工木货架,墙泥下露出的红砖旁放着黄铜与玻璃的橱柜。

全都是施华洛工坊出品,翡冷翠每一个自诩有历史有品位的店铺都爱用。

新与旧在这些店铺中带着莫大的违和感被杂糅在了一起,反而表现出了令人难以说清的古怪风情。

本来,莉莉娅娜对这些是并不感兴趣的,但是在米兰达说炼金商店里有出售从麦哲塔里发掘出来的一些道具和纪念品后,她还是被女孩们簇拥着推进了这家连招牌也没有的商店。

“啊、啊!欢迎光临,各位先生小姐们,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看到这群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走进店铺,陈旧木质柜台前无所事事的接待员首先是一愣,紧接着立刻擦掉嘴边的水迹站了起来,像是只学舌的鹦鹉弯下腰,行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学来的鞠躬礼。

看得出来,贵族小姐和少年们身上的服装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但是并没有什么人在意他,这些在与陈旧的房屋格格不入的货架以及摆在上面的各种道具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力和好奇心。

“不好意思,我们可以拿起来看一看吗?”

“好、好的,没问题。”

在礼貌的征求了售货员同意后,少年们从口袋里掏出手套戴上,从货架上把一些小型的雕塑,生锈的指轮,看起来像是某些东西的破片拿到手中小心的把玩,啧啧称奇。

相较于魔法师协会,这些贵族们的家世大多和圣堂教会比较亲近,但贸然站队总不是那么理智,所以,虽然学习魔法说不上多么用心,但也没有很敷衍,这一点从他们的动作也能察觉。

而如果他们平时的态度都是这样的严谨和小心,莉莉娅娜想着。

那至少她会乐于和他们多聊会魔法的理论和历史。

“莉莉娅娜小姐,你看,这个少女雕塑,看上去像是掉漆了,但其实是镶嵌了很多水晶呢,亮闪闪的好漂亮!”

“……那是用掺晶黑铁铸造的雕像,这种金属冷却后内部会凝结出一些透明的晶体,可以吸收雷电,是擅长天空系统魔法的魔法师喜欢用的护具材料,这个,大概是用于魔法实验的小型避雷针……”

“避雷针……就是教堂顶端那些尖尖的金属棒吧,居然做得这么精美……”

“……古语魔法帝国时代魔法师基本上都是贵族,为了区分自己和普通人,他们推崇华美的巴洛克式装潢,在帝国后期又兴起哥特式的风潮,有名的魔法师的宅邸也是奢华的艺术馆,就算是平常的用具也很华美。”

“爱因斯坦斯小姐,不好意思,不知道能不能请教一下,这个餐碟上的这些符号是什么呢?”

“……我只能认出几个,那些是下界语的符文,代表几种下界的恶魔,如果不是用于某些和恶魔相关的魔法,那这个就只是装饰品。”

……如果不要每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就来问自己就更好了。

在心底,莉莉娅娜叹了口气。

“这样啊,真不愧是莉莉娅娜小姐,连下界语也有所涉猎,真是渊博的知识呢,。”

“就算是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东西,也难不倒我们翡冷翠的明珠呢。”

贵族们的赞美没有让女孩的表情发生变化,她早就习惯贵族们一找到时机就来变着法子恭维自己——或许他们觉得一位魔法学徒会满足于这些恭维,并因此在贵族的圈子里和他们变得亲近?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蠢……不,他们当然不会那么蠢。

莉莉娅娜有些心不在焉的在橱柜旁走着,时而看向陈列的商品,时而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一些被协会和教会漏掉的珍品呢。”

“别傻了,就算麦哲塔那个失踪的主人真的像小说里一样把灵魂藏在什么地方,他能教你的也只有古语魔法,你学的会吗?还不如送给莉莉娅娜小姐。”

“嘿,别开玩笑了,那么邪恶的东西怎么能给莉莉娅娜小姐那样的淑女呢?”

听到这样的窃窃私语,她大致能猜到那些兴致勃勃的男生们的想法了。

最近的冒险小说流行从炼金商店、黑市、遗迹、杂货铺不起眼的角落获得的武器、饰品其实是沉睡的宝具或者依附有强者的灵魂,主角得到它们后踏上冒险成就伟业的情节。

大陆的历史上,也确实有一些强者是因为这样的奇遇而变得有名的。

现在这些人就是多少抱有这样的期望吧,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想通过送自己礼物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这不是突发奇想的购物,而是贵族间社交的场合,所以……

女孩回过头,看着站在门边始终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来的泰伦导师,在心底微微的叹了口气。

……所以,泰伦导师没有进来呢,虽然他是带队老师,但这种时候也没办法过来帮忙。

她隐约感觉得到贵族们的瞩目。

自己,只有自己,才能尽快结束这浪费时间又毫无意义的购物环节。

于是,莉莉娅娜稍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也许这座小岛偶尔也会迎来些旅客,也可能是来往运送补给的船只上的水手大多乐意花一笔不多不少的钱买上一个魔法师的神秘遗物来保佑他们在海洋上风雨无阻。

虽然号称是从麦哲塔里发掘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护符的商品数量却异常的多。

甚至,有很多吊坠因为时间的洗刷显得陈旧,但链子却崭新的像是从熔炉里刚刚打造出来,很明显是滥竽充数的。

不过,真货还是不少。

虽然要不就是纯粹的装饰品,要不就是避雷针、研磨臼之类和魔法有关系却又没有那么大关系的器具,再就是镶嵌在用崭新的指轮或者项链上经过简单附魔处理的各种宝石。

这些倒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原材料,但原材料也只是原材料而已。

在又婉拒了一位男生要把一个用灰铁铸成的杯子送给自己的盛情后,莉莉娅娜停下了脚步。

意识到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她,在思考了片刻后,随意的从架子上拿下了一条项链。

细细的银质链子上挂着一颗圆滚滚的蓝宝石,就像天海交接处的色彩被截下一块。莉莉娅娜一拿起这个,正在叽叽喳喳讨论的贵族们就安静了下来,注视着这边。

“莉莉娅娜小姐看中了这条项链吗?”

“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呢,还是说,莉莉娅娜小姐发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

“……不,这只是经过很基础打磨和注魔处理的一颗蓝宝石,体积也不大,我只是喜欢这个颜色而已,没有别的理由。”

“原来爱因斯坦斯小姐喜欢蓝宝石啊,怎么说呢,稍微有些意外。”

一位青年立刻抢在其他人之前开口。

莉莉娅娜看了他一眼。

是非努卡,非努卡·波尔多。

在翡冷翠里算是个小贵族,不过他的家族在典雅内海上有好几座葡萄岛,是神圣七丘帝国最有名的红酒商之一。

母亲曾经告诉过自己,这是和圣堂教会关系一般,和魔法师协会比较亲近的家族。这样的立场似乎是因为圣堂教会以前曾表示希望能以一个“虔诚而不菲的价格”收购他们最好的酒,并且他们愿意派驻牧师去他们家族,“让圣光将给予他们庇护”。

【人们为你做了多少,是为了从你这里得到同样、甚至更多。】

连莉莉娅娜都深知属于名利场的法则,那些老辣的商人当然一眼就看穿了教会的算盘。

因而他们拒绝并投靠了魔法师协会,但由于家族代代都没什么魔法的天赋,在协会这边的地位也不高,所以一直都相当焦虑。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这个少年是想与自己搞好关系的人中最积极的一撮。

为人老实,也没什么坏毛病,如果被男生们纠缠的烦了,他会是一个解围的好对象——这是母亲亲口说的。

……那么,就是你好了。

圆而光滑的宝石大约鸽子蛋大小,却散发着类似玉石的莹润光泽,将这个拿在手中,莉莉娅娜瞟了金发碧眼的少年一眼,向售货员所在的柜台走出一步。

“……难道我就不能喜欢蓝宝石吗?”

回应一句话,瞟一眼,走一步,这就够了。

接下来的事,贵族们会自行处理好。

“不不不,只是有些意外,因为在学院里从来没见过爱因斯坦斯小姐戴首饰,女生们谈论首饰的话题似乎也都没有参与过所以……”

非努卡似乎没有想到能得到女孩的直接回应,他微微一愣,有些语无伦次。

“在说什么呢,非努卡先生,莉莉娅娜小姐再有三年就要进行成年礼了,现在也到爱美的年纪了。”

“就是说呀,难道用美丽的宝石来衬托翡冷翠最耀眼的明珠有什么问题吗?来,莉莉娅娜小姐,姐姐帮你戴上这个,如果喜欢宝石的话,我们克兰尼米斯家收藏了很多,欢迎来做客哦。”

女生们首先起哄了。

紧接着,将一枚金币放在售货员面前,说出“剩下的当作你的小费”的少年忍不住在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啊,不,是我失言了,真是失礼,像爱因斯坦斯小姐这么美丽的女孩,被同样美丽的宝石环绕才是理所应当的,作为失言的赔礼,就让我把这条项链送给爱因斯坦斯小姐吧。”

任由米兰达为自己戴上那条项链的莉莉娅娜面无表情的听完这一连串的社交辞令,在心底无言的叹息。

莉莉娅娜很讨厌这样行使所谓女人的“特权”,母亲早就告诉过她,正是因为女人有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特权”,在大陆上才得不到真正的平等。

人们为你做了多少,是为了从你这里得到同样甚至更多——这句话在这里也适用,就好像一个帝国给附庸国更多的特权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为了更好的统治。

女孩也不觉得这样和那个少年和自己的关系就算变得亲近了,但从其他贵族们——这些年轻的贵族还不如他们的父辈们那样城府,从他们的眼中,她也看得到不甘与错失良机的懊悔。

没错,错失与自己更加接近的良机。

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女孩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这么认为的只有自己。

自己和米兰达以及一些女孩保持长时间的亲近,在生日时送上家族的礼仪师挑选,用家族的钱买来的礼物,她们就组成了闺蜜团一类的小群体,自发的为不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处理人际关系的自己筛选、处理还不能称之为人脉的关系网,可自己和这些女孩真的算是朋友吗?

她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也从没有得到第二个答案。

莉莉娅娜不喜欢的贵族们的游戏,名利场的规则,所有人却都是这么做的,所以她也不得不服从,像他们一样把每一个行为放上天平如同商人一样锱铢必较,然后挑选自己能支付的来接受。

自己“觉得”怎么样根本无足轻重。

自己“讨厌”也改变不了什么。

仔细想想,父亲和母亲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对这样的交往并不喜欢,才会从小就把自己的天赋宣扬出去,又邀请了很多家世品德和能力都很不错的大小姐们来举行下午茶的茶会吧。

贵族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也是这么复杂。

除了这些对自己和爱因斯坦斯家族比较友好的人们,抱有恶意的也很多

如果这个小岛不是在圣堂教会和魔法师协会两个庞然大物的联合掌控下,而自己家族和他们的关系也都很亲密,说不定在成为正式魔法师乃至拥有宝具之前,自己都不会被允许离开翡冷翠。

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城市,第一次离开家人外出,在海上的小岛却依然离不开贵族们的勾心斗角吗?

忍不住把叹息掐灭在咽喉之中,莉莉娅娜看向站在店外等待着的青年。

“好了,亲爱的绅士与淑女们,如果购物结束的话,我们就继续往目的地前进吧。”

泰伦适时的拍了拍手,吸引了贵族们的目光。

“……嗯。”

“我明白了,泰伦导师,但能否为我们这些身娇体柔的小姐们栏几辆马车呢?这么粗糙的路面,对我们昂贵的鞋底可不太友好。”

“亲爱的法兰小姐,就算绕着萨丁岛走一整圈也只需要一个小时,这么小的岛上是没有马车的,而那些运送海物的人力车,小淑女们也不愿意搭乘对吧。”

不过,总算是结束了。

俗话说第一个用玫瑰花比喻女人的人是天才,之后的就只是投机与模仿者,这句话在这里也适用,在第一位胜者出现后,其他人纷纷买下自己看中的道具,也没有再这间店铺停留。

最先走出商店的莉莉娅娜,重新走到了泰伦的身边,漆黑深邃的眼眸看了这位年轻的导师一眼。

在所有人里,只有这位老师的要价是最低的。

他按照培养魔法师的方式对待自己,自己也只要以对待老师的态度去面对他,他对爱因斯坦斯的血缘、家族的财力与权势都不感兴趣,尽心尽力教导自己的他所想要得到的,只是自己能习得魔法的神秘。

自己能做到这一点,能支付这个价码。

“莉莉娅娜小姐?”

“……泰伦导师。”

与青年的视线相对,看着那露出礼貌笑容的脸,莉莉娅娜沉默了片刻,砖头望向粗糙街道的尽头。

淡银色的金属与黑砖建成的高塔,被魔法师协会的黑塔和圣堂教会的教堂一左一右的包围着。在这里也可以看见用炼金道具飘浮在天空中的魔法师正环绕着那笔直的塔身外,用各式各样的魔法,试图破除高塔的防卫体系。

魔力光在塔的附近闪烁着,不时炸开闪电和气色的光芒,但连这些都被魔法师们抵挡,偶尔从墙面上会冒出魔法阵,然后送来巨大的,膜翼上有着令人毛骨悚然人脸花纹的巨大蝙蝠,但这些魔物往往没来得及发起哪怕一次的攻击,就被圣光的烈焰烤成焦炭。

在古语魔法时代结束后也随之被遗弃的高塔,正一点一点被撬开外壳,看起来就像垂死的魔物在无力的挣扎。

即使如此,“事实上这个古旧的小镇,魔法师协会和教堂都只是被它君临其上”——这样的想法却在女孩的脑海中浮现。

那座高塔,实在是太高了。

“在思考什么吗?”

“……泰伦导师,魔法师们把法师塔建的那么高,是为了让塔成为自己的导标吗?”

“哦?”

金发的青年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自己身边,穿着缀满蕾丝花边的雪白连衣裙的女孩。

“……是为了即使获得了权势与力量,也不会遗忘最初的目标,作为攀登真理的顶峰的道标……”

那双被形容为夜空的深邃瞳孔正凝视着小镇的前方。粗糙的砂石填充缝隙的石板路,酒馆里水手们的荤段子,房屋前褪色、挂满晒干海货的晾鱼架,不远处铁匠熔炉前的叮叮当当……女孩凝视着这座古旧的小镇,但小镇的一切都没有映入她的瞳孔。

“很新奇的说法,不过关于魔法师为什么要以塔作为据点,到现在其实也还众说纷纭。”

将视线转向她目光所及的最远方,只有岛屿中央的高塔。

塔、塔、塔。

这应该是泰伦最熟悉的建筑形式了吧。

在魔法师的大本营,那座曾属于黑暗贤者的浮空之城,这两百年间魔法师们兴建了数以百计的高塔。在甚至连名字都被改为千塔之城的城市之中,他的求学生涯就在一座又一座的高塔中度过,但为什么偏偏是塔……

泰伦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发现自己从未思考过这样的问题。

如果圣堂的牧师在教会祈祷是为了沐浴圣光,那为什么魔法师如此钟情与高塔呢?

“我知道哦,据说是因为古语魔法帝国时代,魔法师都以登上魔法皇帝们的浮空城,并在上面有一席之地为荣,但浮空城的面积没有那么大,于是为了满足生活和研究的需要,他们就建起了高塔。”

“啊,那的确是一种说法,不过在古语魔法帝国发展出浮空城之前,法师塔就已经遍布在大地上了,而且,莉莉娅娜小姐想的……”

听到米兰达的话,泰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莉莉娅娜所思考的不是“历史”层面的问题。

作为导师泰伦能清楚的意识到她的困惑,因为这样的时期他也曾有过,只是人们被她耀眼的光芒夺去了视线,无法看到这颗明珠中弥漫的薄雾。

为什么法师塔要建的那样高呢?是为了成为指引自己的导标吗?是为了距离天空,距离真理更加接近吗?

莉莉娅娜不知道。

她有很多事,都不知道。

她是翡冷翠的明珠,一出生就拥有很多人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优渥条件,不需要为什么而努力,也没有什么责任和义务需要去履行。

目前为止的人生依靠兴趣过下来的她,并不知道今后自己又会去向何方。

“说不定当你亲眼看过后就会明白了吧。”

而他却无法给出答案。

因为在千塔之城,他的导师就是这样回答他的。

“……大概吧。”

去看过就会明白吗?

莉莉娅娜不确定。

但是,也没有不去看的理由。

抚摸着挂在项链上的蓝宝石,女孩点了点头,从麦哲塔上挪开了视线。

………………………………………………………………………………………………

就像泰伦所说,萨丁岛的确是个很小的岛屿,这个小镇也是一个很小的镇子。

从商店离开,再穿过镇外晾晒着大片渔获的荒地与幽绿的草地中央被人的足迹所踏出的坚实土路,依然保有曾经拥有者名字的高塔已经近在眼前。

在船上以及码头边的时候还看得不太清楚,但一旦接近,高塔那陈旧而残破的外貌也清晰的显现。

哥特式的高塔连飞扶壁都已经损毁一大半了,只有在飞扶壁的拱洞、或者是与塔身接驳的位置,还能看到那些把砖石相切合的痕迹刮抹得无比平滑的涂料那晶莹如釉质的光泽。裂缝与缺口在尖锥似的塔身上随处可见,焦黑的痕迹和被魔法撕碎后诡异的散落在半空中的残骸所能体现的,除了破败,就只剩下一个时代逝去的苍凉。

“两百年的时光,就算是一位大法师的高塔也被蚀坏成这副模样吗?”

“感觉有些失望呢。”

在渐渐靠近那座高塔的时候,贵族们的议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这座高塔的主人曾是统治整个典雅内海的一位大法师,在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统治序列里,这就等同于贵族中的实权大公,当他在高塔的王座中挥动权杖,就能令整个典雅内海陷入不息的暴雨。

“别看这座高塔破败成这个样子,其防御体系的核心依然在日夜不息的运转,环环相扣的深奥魔法保护着高塔,阻止着我们的窥探,但在伟大的圣光的护佑下,我们依然已经成功的攻破了高塔的第一层。”

前来迎接他们的圣堂骑士傲然的开口。

与作为领队导师的泰伦打过招呼后,又用骑士的礼仪向几位和圣堂教会有着亲密关系的贵族打招呼。

“很荣幸觐见翡冷翠的明珠,爱因斯坦斯小姐,数年前的演武大赛后,这是初次见面吧,久疏问候,我是麦哲塔发掘现场护卫队骑士长,弗兰丁·曼彻斯特,在我们圣堂骑士的保护下,请放心的在这座高塔的一层参观学习,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也希望您能从这些残破的遗留中习得对人民、对大陆的进步更有益处的魔法。”

“……嗯,家父一直心心念念的牵挂着令尊的那把剑,还时而去府上拜访。”

骑士在将手握拳铿锵的砸在左胸的礼节行使完毕后,莉莉娅娜平静的伸出手。

显然,这位能被派来接待这么多贵族的骑士也不可能出身于平民的,他挺直身体,托起女孩柔能的小手弯腰一吻,在这之后,他才正式的向这些年轻的贵族们,说出了欢迎的话语。

“欢迎你们的到来,翡冷翠魔法学院的各位,希望在圣光的护佑下,你们能得到足以自豪的收获,我还有公务在身,恐怕不便陪同你们参观,在这里的向导——”

一边说着,在吻手礼结束后就合拢面甲的骑士测过身,让出了身后穿着魔法袍的身影。

“……那是一个和他几乎差不多高的青年男性,穿着有十字花纹的魔法袍,他没有急于开口问好,而是用严肃的目光审视着泰伦导师身边身边,包括我的十几位学徒,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睿智而精明的光。”

“听起来,是一个很严肃的魔法师呢。”

汀娜搅拌着加了奶的红茶,自言自语。

宿醉的苦楚已经褪去,讲故事的场所已经从柔软的大床转移到了船舱的茶桌,正是下午茶的时间,飞空艇的乘务员为这间头等舱送来了丝绸袋装的茶叶与刚从厨房端出的甜点,这也让少女嘴里的苦涩慢慢化去。

“……恰恰相反,等到无聊的介绍结束,弗兰丁骑士长离开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那些死心眼的教徒把使用古语魔法当作洪水猛兽,我们早就可以完成勘探,离开这里了’。”

“诶?可是,莉莉娅娜小姐不是说那个时代圣堂教会和魔法师协会甚至可以合作吗?”

陶瓷的勺子在杯壁上敲出了叮的一声脆响,汀娜感觉又有新的问题摆在了自己的眼前。

莉莉娅娜的过去是完全陌生的历史,几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事件都像是翻开的一本崭新的小说,爱丽丝沏好的红茶还没有凉下,自己却好像已经陷入过往的迷雾。

“合作归合作,宗教和魔法终究是认识世界的两种不同的方法,根源上的矛盾是没有办法解决的,虽然圣光信仰比较特殊……总之,古语魔法帝国覆灭才过两百年,圣堂教会的势力又十分庞大,如果不是魔法师们立下的功劳的确无法诋毁,所有人都知道,圣堂教会一定想把魔法师们从大陆上全部抹杀。”

爱丽丝就坐在圆桌的中央,抱着一小块松饼,不厌其烦的为汀娜解释着。

“战争结束的时候,圣堂教会以全大陆将古语魔法废弃为条件承认魔法师和魔法师协会的合法地位,他们抱着趁马格努斯七翼魔法系统还没有成熟、变得强大的时候彻底把魔法打压下去的想法,所以两大势力也只是貌合神离……不过莉莉,作为故事的铺垫有些太长了啦。”

“……会吗?”

眨了眨眼睛的魔女低头,看向正抱着松饼像只仓鼠一样把脸颊塞得满满的人偶。

“啊,不,没有,比起之前那一段,我不觉得冗长哦。”

汀娜连忙摇了摇头。

“不如说,我觉得这些部分才是更加重要的呢,感觉好像知道了那个时候是怎样的时代,那个时候的莉莉娅娜小姐是什么样的人……”

“……汀娜小姐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让我想想……大概,和以前的我有些像吧。”

“……和汀娜小姐?”

魔女的声音里,少有的混入了些许困惑。

“嗯,对,虽然只是我的感觉啦……那个时候的莉莉娅娜小姐,很迷茫吧?就像莉莉娅娜小姐自己说的那样,我感觉和我迷茫的时候很像,然后,因为我家的隔壁就住着一个好像从来没有迷茫过的,很厉害的人,所以……”

“……”

方糖在第二杯红茶之中慢慢溶化,莉莉娅娜平静的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我的确在迷茫。”

魔女凝视着自己的手指,这样开口。

在那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纤细的指轮,暗哑的质地因为常年的摩挲已经,莹润的散发出温和的光泽,镂空的花纹是三叶的百合与月桂的嫩芽。

这枚戒指一直都戴在魔女的手指上,但汀娜还是第一次仔细的去看,所以,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这其实是一枚不完整的戒指,有一片平整的区域在指轮的圆弧上,刻有百合,月桂与雄狮的纹章。

显然,这是用来镶嵌宝石的,连咬住宝石的四个小勾都还在,唯独缺少了应该在那里的宝石。

“……即使以现在的角度来看,我的家族也是强大而富有的大贵族,帝国的支柱之一,我有一个聪明勇敢的哥哥,父母也恩爱和睦,我一出生就获得了大陆上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难以获得的财富与权势,我从不需要为任何事物奋斗和努力,就连魔法,也是因为我从小就有天赋而一直轻松的学习。”

“……那个时候,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在我渐渐长大,从哲学课的教师那里学到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理所当然的时候……汀娜小姐,我迷茫了。”

莉莉娅娜的话语平淡得毫无起伏,就像在说得并不是自己,而是某个陌生的家伙的过往。

“……我开始困惑人生的意义,开始思考我的未来……我要做什么,我应该要做什么……虽然就这样活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我喜欢思考,但也正因思考而迷茫,汀娜小姐说不定会觉得很意外。”

“的确是……呢,莉莉娅娜小姐总是面无表情,好像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即使有问题也能立刻解决。”

汀娜点了点头。

但魔女却摇了摇头,自己又不是全知全能的,她说。

接着她又说:

“但在那之后,自己的确是不再迷茫了。”

好一会儿后,汀娜才意识到,魔女用一个代词描述的,正是接下来要讲述的。

“那是……在那座法师塔中发生了什么吗?”

那让只是普通人类的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成为不老不死的魔女的事件。

那让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邂逅的契机。

但莉莉娅娜没有立刻回答。

一直到方糖在没有加奶的深红茶液中坍塌成一小堆甜蜜的沙砾,她才幽幽的问起了一个似乎并不相关的话题。

“……马斯洛·亚伯拉罕,汀娜小姐知道这个人吗?”

“……他是有名的魔法师吗?”

“不对哦,不如说这家伙是个魔法蠢材,但是他是一位有名的人类心理研究者,他最有名的理论叫做【需求层次理论】。简单来说,就是认为人在生存难以为继的时候,是没有余力去追求所谓的安全感的,在无法感受到安全感的时候,人们很少有足够的精力去寻求人际与社交,以此类推,当一个人连最基础的社交关系都没有,那么他也没有余力追求他人的尊重与赞誉,如果没有他人的肯定,人们也没有余力去证明自我的意义和价值。反过来也可以推导,这声明了人类生活各种行为的优先层级的关系,不绝对符合所有人,但至少贴合大部分人类的人生规律。”

小人偶思考了一下,说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

“汀娜小姐,在你快要饿死的时候,你会想什么,做什么呢?”

“诶?快要饿死的话……当然是吔个包啦。”

“……那是盐沙城的方言吗?”

“算是吧,只有一些老人还在用……”

汀娜似晃了晃头,突发奇想的笑话没有得到相应的成果让她有些失落。

不过她好像听懂了。

——这有什么含义呢?

从她的眼里,魔女和人偶能看到这个问题。

“……在那个时候我理解了一件事,想要让一个纠结于未来,人生,毫无目标,也摇摆不定的家伙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其实很简单。”

莉莉娅娜紧紧的盯着在茶杯里立起的茶梗,从手边拿起了温热的牛奶。

“……只要,将她置于足够危险未知的环境之中——”

白色的牛乳从银壶的壶嘴淌下,在平静的深色液面上激起乳白的波纹,莉莉娅娜的动作很粗暴,洁白与深红在接触的瞬间将透明的茶水搅成另外的色彩,那浑浊的水浪冲击骨瓷的杯底。

平静的水体卷起了漩涡,堆起了泡沫,在很短很短的时间中。茶梗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