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关上实木的房门,客舱墙壁上,由炼金术蚀刻在那些藤蔓与荆棘的花纹之中,隐蔽的魔法阵就会与门上的部分结合完整,随着散发而出的些许淡微光,即刻树立起隔音的无形结界。

为了起飞而预热的螺旋桨所发出的嘈杂于是烟消云散,不再来折磨少女那颗仿佛正躺在被一千只猫咪玻磨爪子的玻璃上的脑袋。

但其实这样只是让汀娜从【极其难受】的状态解脱,变成【非常难受】而已。

“宿醉……好难受……呕……”

汀娜摇摇晃晃走进房间的,噗通一下把自己砸在了头等舱软绵绵的大床上,就像一条离岸的金鱼一样,扑腾了几下后,就瘫软着不动了。

“终于,安静了……”

“是呢,感谢发明了隔音结界术的魔法师吧。”

爱丽丝从橱柜中拿起一个杯子,为少女倒了一杯醒酒的冰水。

“隔音结界这一类魔法就是因为飞空艇的发展才被开发出来的呐,因为飞空艇机械构造的部分启动后噪音实在过于庞杂,人们又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合适的降噪方式……哇,汀娜小姐……”

效果不是很好,少女在将冰凉的清水一饮而尽后,干渴和头痛也没有丝毫的减弱。于是,汀娜一把把小人偶抓过来抱在了面前。

在宿醉中,柔柔软软的身体和比起自己微凉的体温都显得那么的舒适,汀娜把自己的脸埋在人偶的胸前,深深的呼吸着。

有仿佛阳光下,麦浪的味道。

“……虽然是人偶……好大,好柔软……”

“因为是可替换的零件嘛,为了符合【太阳王女】这个身份,除了服装,身材也要有所改变,应该说,就是因为是人偶才能这么做呢。”

“唔唔……”

少女抱着人偶的腰,用力的蹭着。

“这么强烈的宿醉是第一次吗?不好意思啊,【西瓦之女】礼装下的爱丽丝有些冷淡,忘了提醒汀娜小姐一件事:莉莉储藏的酒都是从大陆各地搜罗的陈酿,大多数都是喝得时候感觉不到,但后劲格外足的那种,汀娜小姐又喝得那么多……”

——酒品还那么差。

这句话爱丽丝吐了吐舌头,没有说出来。

“因为、因为啊,在喝到半夜,莉莉娅娜小姐邀请我们一起去房间里继续喝——是【我们】,是【我们】哦!连艾那个小家伙都一起邀请,而且、而且啊!”

一直到舱门前都摇摇晃晃,靠莉莉娅娜搀扶着才能好好走路的汀娜用含糊不清的话语哭诉着。

即使一夜过去又喝下过醒酒药,残余的酒力依然让她的大脑处于麻酥酥的状态,现在的汀娜就像思考方式也被残余的酒精所麻痹,变成了小孩子似的,只是不停的在爱丽丝的怀里哭喊。

“我居然害怕了!明明是莉莉娅娜的邀请但我却在那时候感到了一种恐惧,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艾和莉莉娅娜到楼顶的房间,呜、呜呜,为什么我这么没用啊……”

“嘛……”

“我、明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的,明明知道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的!但是我却退缩了!退缩了啊……”

“千载难逢有些夸张了啦。爱丽丝觉得,那是生物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呢。”

抚摸抚摸,戴着仿佛修女一样的纱巾,爱丽丝抚摸着少女的金发,柔声的安慰着因为这件事大受打击,喝了半夜闷酒的少女。

“看来是因为和莉莉这段时间的旅行让汀娜小姐的直觉得到了锻炼,会感到害怕也是当然的,莉莉可是已经憋了很久了……黑龙的血也会对体质进行改造,让情致和精力变得更强,不鼓起勇气反而是幸运的哦?艾……可怜的孩子,大概一周之内都没法好好走路吧……”

同时,人偶也用带有一些责怪的目光,看向一走进这个舱室的客厅就把自己从衣着的束缚中解开的魔女。

塞贡之阳的阳光格外的温暖,在头等舱的暖气中,魔女小姐咖啡色的肌肤因而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来自世界长子的血液,即使是不老不死的魔女似乎也没法很快的将之同化。

“……?”

察觉到人偶的目光,莉莉娅娜从自己的宝具——那本大大的魔导书上转过脸来。

“莉莉不应该说些什么吗……还是算了,现在莉莉不管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

“……是吗?”

“没错哦,虽然说艾小姐那么积极主动是很有魅力啦……”

悄悄的堵住汀娜的耳朵,爱丽丝有些无奈的对自己的小主人抱怨着。

“莉莉你不懂人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也请关照一下只是普通人的汀娜小姐的心情呐。”

“……我不想用以前对付政客和间谍的那些手段。”

莉莉娅娜平静的把视线移回。

“是是,爱丽丝知道莉莉是认真的在对待汀娜小姐和艾小姐的感情,但是啊……”

小人偶有些头疼的看了看抿着红茶的魔女,责备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大概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爱丽丝更加熟悉莉莉娅娜的人了吧,小小的人偶亲眼看着这个女孩从阴谋中九死一生的爬出,在孩子们正要学习人的感情,去了解名为爱的年龄时又被卷入王权的涡旋,在了解到世间的美好之前就被黑暗浸润。

直到被纯白的妖精重新漂白,又在漫长的时间中成为现在的样子。

在漫长、漫长的时光之中,她停止了成长,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时光没有磨平她的棱角,因为从见面时起,她就是一个完美的“圆”。

不是圆滑的圆,而是在这纷扰的世界中,画出的一个只有自己的“圆”。

到现在。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直到现在,她依然是那个抱着支离破碎的自己,说要修好自己的那个面无表情的女孩。

“……”

看着在床上呻吟的汀娜,魔女沉默了片刻,属于她的那双星空般的眼眸这一次没有漠然的扫过,【拉普拉斯】从魔女的手中消失,她从舷窗旁的躺椅上站起身来。

“……”

熟悉的体温拂过了少女的脊梁,就像童话里勇敢的牧羊人吹起让巨龙安眠的小调,只是这样,抱着爱丽丝像孩子一样哭闹不停的汀娜,就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唔……莉莉娅娜……莉莉娅娜……”

少女放开了那件圣洁的金黄长袍都被眼泪弄湿的爱丽丝,转而扑到了莉莉娅娜的怀中,她枕在魔女的大腿上,赌气的鼓着脸颊。

“不公平,偏心,比起我更喜欢艾对吗?!这趟旅行也是,为了把艾的婚约解除!”

“……人类喜欢把爱与恨划分为不同的强度和阶级,但对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哼!”

“莉莉,现在汀娜小姐没法用逻辑去理解莉莉的感情观啦……也不许给汀娜小姐用机械化心灵!对于没有过情感控制训练的一般人这只会适得其反!”

“……那我要怎么办才好……”

“爱丽丝不知道。”

“……”

莉莉娅娜沉默的低下头,看着汀娜泛红的脸颊与那双幽怨的海蓝。

平常能轻易分析出魔法的结构,从几段原典的断章推导出整体的小脑袋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作为不老不死的魔女,在漫长的人生之中邂逅的爱恋可以说数不胜数,但仔细想想,向自己告白,求婚,夜袭,狩猎一头比蒙巨兽示爱……不对,这些只是示爱的形式。

重点在于,向自己示爱的他们和她们有着坚定明晰的意志和情感,即使陷入迷茫和纠结也能很快靠自己走出。

而自己,所要考虑的仅仅是接受与否,然后继续做自己最熟悉的那个“自己”。

甚至无需为此做出改变,无论她多少次向这些恋人声明自己不会因为与她们的爱改变自己,得到的答案也是“莉莉娅娜只要维持这样的自己就可以了。”

仔细想想,自己为爱付出的最多的,对凡人来说无比珍重的时间和生活,对不老不死的魔女实质上廉价到足以忽略不计。

她可以放下魔法,花费一百年和恋人在雪山顶端生活只为了抓取最为圣洁璀璨的一幕黎明,但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抚一个普通的,因为对自己的爱而感到困扰的平凡女孩。

莉莉娅娜不懂爱。

其一,是因为在【永远】之中,没有爱的长存。

而其二……莉莉娅娜翻遍所有的记忆,与自己缔结过爱情的契约的人们,也没有任何人曾因为这份爱陷入过汀娜这样的困扰,她们无一例外都弥足优秀,是有着强烈自我意识和主见的英才,她们永远都不会为这样的事情所困扰所以……

所以,当面对一个普通人——与魔法,真理,使命,梦想,诅咒——与这些她已经见过无数次也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完全无关的普通人的爱,莉莉娅娜束手无策。

……跟随自己的心,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救好了吗?

她从未度过普通的生活。

或者说她的普通和汀娜的普通截然不同。

莉莉娅娜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汀娜会这样纠结。

去爱自己爱的人,去恨自己恨的事,如果连自己想要做什么都不明白,又怎么能称之为人生呢?

“……”

但这样的话,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只能听听就算吧。

思考到最后,魔女也只是伸手抚摸着少女的金发,无言的注视着她。

沉默,当然不能让被酒精把一切疑虑和拘谨冲洗干净的汀娜满意。

“呜……如果不敢和莉莉娅娜做,那至少要知道莉莉娅娜的事,要知道全部!”

汀娜在魔女的怀里少女闹腾着,抱紧了她纤细的腰肢,好像在说如果不告诉我我就一辈子也不放开一样。

“我要知道莉莉娅娜的过去!”

“……我的,过去吗?”

“没错!艾都知道,但我却不知道……”

“艾小姐知道的也只是莉莉和爱丽丝过去的一部分呢……”

“那就告诉我艾不知道的!”

“……那可有很多,很多呢……就算这趟旅行到达目的地,也说不完。”

莉莉娅娜微微一愣,将那双星空般的双眼看向了窗外的云海。

飞空艇已经起飞了。

在跟随魔法皇帝的信件前往大陆极西那片大沙海边缘的西奈古国前,她们要做的首先是前往奥林比恩,为艾解除她与王子的婚约。

这是为了艾的家族着想。

而艾本人,虽然作为学徒莉莉娅娜认可了她的天赋和努力,但要和魔女一同旅行,她的能力还不足够,所以,女孩被留在了千塔之城,在六位元素精灵和莉莉娅娜几位友人的帮助下学习与锻炼。

——当一年内通过龙学院的跳级考试,你就能与我们一同旅行。

这是出发前魔女留给女孩的信件上写的话。

而从千塔之城,到奥林比恩王国的首都,在这由魔法师协会和矮人一同开发的最新式的飞空艇中只需要一天,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自己那漫长的人生……又能提及多少呢?

“那就告诉我……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故事……”

汀娜不屈不饶的在魔女小姐的肚子上嘟哝着,但是,少女的臂弯越来越松懈,声音也渐渐垂落,最后,变成了一连串轻微的呼吸。

“……睡着了。”

“因为本来就半夜才因为喝醉睡着呢,今天一早又被叫起来赶飞艇,现在实在支撑不住了呢……”

看着沉沉睡去的少女,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对视着,在精神的连接中也忍不住压低了“音量”。

——那么,要告诉汀娜小姐吗?莉莉和爱丽丝的邂逅。

……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吧,虽然那只是一场无聊的阴谋。

——但是莉莉觉得汀娜小姐应该知道?

……汀娜小姐想知道我的过往,而我也想知道,在知道我的过往后,汀娜小姐又会怎么想,有些好奇,也有些疑虑。

——因为汀娜小姐和莉莉以前接触过的都不一样呢。

……是呢。

——那么,等汀娜小姐醒来后,就告诉她吧。

……嗯。

——要从哪里开始说呢?

魔女与人偶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舷窗外飘散的流云。

飞空艇正向西与南翱翔,那是这一小段旅途的终点,而起始……着一切的旅途,最初的起始,却在遥远天际线的东方,在时光中连名字都不再。

那一切的一切……

是呐。要从哪里开始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