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乱七八糟的一天。

夜晚,高塔的餐桌上。

汀娜有气无力的切着盘子里肥厚多汁的牛排,因为今天的事态感觉分外的疲惫。

餐厅里正被魔法妆点的流光溢彩,也不知到这些精灵们从哪里学到了拜师宴这种奇怪的习俗,今夜的餐桌格外的丰盛,桌子的另一端,华服的艾和穿着属于自己的正装——也就是什么都没有穿的莉莉娅娜正在谈论着什么。

大概是以后的课题之类的东西吧,汀娜没有仔细去听。

今天她挑了个远离莉莉娅娜和艾的位置,甚至还考虑要不要躲到自己的房间去。

毕竟,一只败犬和这里的氛围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何况那个幸福的笑着的女孩还是因为自己才有了可乘之机……

汀娜真的想要回到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一天,把那个时候同情心泛滥的自己掐死。

……不过……嘛。

艾还是很可爱的,虽然又娇蛮又喜欢闹脾气,好像东国有一个形容这种的词语……叫什么来着?翻译过来,似乎就是又傲慢又娇羞的意思。

而且,莉莉娅娜小姐也在笑着,看到魔女和艾的笑脸,汀娜感觉自己的郁闷也有些化解了。

“算了,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汀娜把牛排切成碎碎的小块,啊呜啊呜的吃着。

“那么汀娜小姐准备了礼物吗?”

“……诶?”

小人偶突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汀娜茫然的抬起头,咽下嘴里的肉。

汀娜突然发现精灵们,艾,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目光都在看自己,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吗?

“……艾的生日与我的生日是同一天,对我来说,艾今天的告白也是一件值得纪念的生日礼物。”

这一次,是莉莉娅娜轻笑着开口。

“……那么,汀娜小姐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在弗兰迪亚家,汀娜小姐应该也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了吧。”

“可是果依先生的礼物已经拿到塞提林古语研究院……”

“……那是果依的礼物,而不是汀娜的,不是吗?”

“……”

好狡猾。

总是挑在这种时候,突然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少女呆呆的看着嘴角微弯的魔女。

“要是早点知道,我就能准备更好的礼物了……”

然后因为艾的低语,猛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等一下,请稍等一下!”

紧接着,冲出了餐厅。

现在去买——肯定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从自己现在就有的东西里挑选了,可是、可是——

在书房里,汀娜自己的空间储物戒指欲哭无泪。

衣服、储备食物、储备饮水,一些小说和杂志。

自己干嘛就那么节俭到连纪念品都不愿意买呢?虽然那些黑心商店宰客是宰的狠了一点,但至少——

“至少能送得出手啊……”

把自己得衣服排除,储备食物和水排除,几本随处能买到得杂志排除,最后,汀娜的面前只剩下两个金闪闪的东西。

而其中一个,光是看到汀娜都会想起那诅咒一般的呓语。

虽然连少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当时鬼使神差的把它捡起来又一直带在身上,但这个肯定是不能送出去的,那么接下来就只有……

“……”

汀娜看着那卷带有金色鳞片,不知道要怎么称呼的材质做成的卷轴,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某节课的成绩。

惨不忍睹……不至于。

但眼下,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

 

“啊,汀娜小姐,礼物准备好了吗?”

“嗯、嗯。”

重新回到餐厅,汀娜有些局促的,回答着阿库娅的询问。

少女坐回到座位上,把金色的卷轴,摊开在膝盖上。

“那、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真的非常对不起,因为一直迟疑着,不知道莉莉娅娜小姐对年龄的增长是不是很在意,所以一直都没能准备好礼物……”

汀娜听到爱丽丝轻轻的哼了一声。

“所以,这一次的礼物,那个……我想,给莉莉娅娜小姐唱一首歌。”

“……嗯。”

浅笑着的魔女,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那个、那么……我开始了……”

汀娜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

——什么【我开始了】嘛!好害羞,好奇怪!

为了掩饰这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羞耻感,汀娜垂低了视线,找到了卷轴上的歌词。

——我能带你去天空上的花海吗?——

——蔷薇、薰衣草、香芹与紫罗兰。——

——我会与你登上倾斜的白塔。——

——那么你就将是我的挚爱。——

没有伴奏的清唱。

汀娜不会鲁特琴,老实说旋律也已经有些记不得了,如果不看歌词,更是完全没法歌唱。

即使如此,还跑调了。

从小汀娜就被评价为歌唱的不怎么样,虽然不至于五音不全,但是有些迟钝的音感会让她老是跑调。

这一次也,不出所料。

——要停下吗?

——可是停下了又能怎么样呢??

——自己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呢???

鼻尖一酸。

难以言喻的悔恨和悲伤突然涌了上来,本来就有些颤抖的嗓音更是带上哭腔,少女的声音,越来越低。

原本应该是无邪的恋歌,在她的歌唱下,却成了凄苦的悲诉。

就在这时,哼唱声响起来了。

一段与歌词契合的旋律,虽然音色截然不同但这旋律与记忆中的声音契合,把最后一句的曲调,给拉回了正轨。

汀娜猛的抬起头,蒙起水雾的眼睛,撞入一簇漆黑的焰火。

是艾。

——震惊得连精神的防护都千疮百孔了哦。

——为、为什么,这个旋律是——

——嗯?这叫纯音唱法,用人的嗓音模拟乐器的音色,某个叫奥伦法的小国的公主很擅长这种唱法,我由她的几张唱片,稍微会一点,至于旋律……哼,魔法师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

——不是这个问题。

汀娜呆呆的听着,脑海里响起的艾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帮我?

——是呢,为什么呢……就当是,还今天的人情吧。

哼唱着的女孩,微微勾起嘴角。

——虽然是汀娜小姐先的,但这种事可没有先来后到的规矩,我是不会输的。

——?!我、我才是绝对不会输给你这样的小女孩啦!

带着些骄傲鼻音的语调,不知觉的就把心里翻滚的那些苦涩的情感,点燃成了不知如合去形容的火焰。

在艾用哼唱的伴奏中,汀娜看向闭上眼睛的魔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请让我为你披上雪白的婚纱。——

——蔷薇、薰衣草、香芹与紫罗兰。——

——上面绣满罗勒的纹样。——

——请让我为你开垦一亩原野。——

——种上青空与无边的云海。——

——让你成为我的挚爱。——

【那么,要怎么办呢?莉莉,她们大概没意识到精神的交谈没加密。】

【……爱丽丝觉得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莉莉你自己心里有数。】

【……诺姆。】

【莉莉公主】

【……拿一些酒来吧,蜂蜜酒,苹果酒,艾也能喝的牛奶酒也拿一些吧,今天……久违的,想喝醉一些。】

魔女没有睁开眼睛。

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在水的精灵将新的佳酿倾满前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用脚轻轻的打着柔软的节拍,在属于魔女与人偶的世界里,爱丽丝哼唱起古老的韵律。

两人的二重奏,三人的节拍,四人的旋律,在高塔上回响。

回响着。

直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