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汀娜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好吵啊……”

一阵一阵令人不快——在安然入睡时尤为令人不快的噪音,正流过昏暗的黎明,传入了少女的耳中。

这还是汀娜在这座魔法师的城邦,第一次听见这种足以扰人安眠的喧嚣。

“……莉莉娅娜小姐……啊……”

醒来后过了好几分钟,汀娜拍了拍自己的脸。

她现在还没有搬回莉莉娅娜的卧室而是住在塔的8层,一间华丽干净的客房中,阴暗的房间因为感应到住人的醒来而点亮了天花板中央小巧雅致的元素灯。

绣有美丽花纹的窗帘把房间和阳台分隔,那些杂乱的喧嚣声就是从窗外传来的。

——自己昨晚睡觉时,忘记把铭刻了滤音魔法的落地窗关好吗?

最近每一次醒来怀中都空无一人的失落感让汀娜的思考变得相当迟钝。在床上目光涣散的坐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慢慢的爬起来,拉开窗帘。

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天空已经发亮,黎明之刻早就已经过去,但太阳没有还从地平线升到云海的上方,因此东边的云海已经明媚的亮起,而西边,无星无月的夜晚依然把云朵笼罩于静谧的黑暗。

无星无月之月第11日,这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由黑暗统治的月份的第一周已经来到了周末。

虽然和汀娜没什么关系,但大考已经彻底的进入了尾声,而对于汀娜而言更加重要的,还有莉莉娅娜的生日,和艾的课题考核也迫在眉睫。

就像过去每一个考试前的夜晚,在入睡前汀娜想了很多很多,包括魔女小姐的生日礼物,包括艾是否会成功完成课题。

前者因为果依先生的礼物被爱丽丝知道后马上就让她送到了塞提林古语研究院以至于现在少女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为她庆祝生日。

事实上,汀娜现在也没和莉莉娅娜提及生日的事,魔女小姐究竟是否愿意过生日也完全不清楚——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

20岁以后的生日,每一次都令人忧伤叹息。

至于后者,则是她所完全无法左右的事态。

但是,依然耗费了她格外多的时间来胡思乱想。

当汀娜疲倦的陷入梦想,连安息之刻都已经过去了,自从和莉莉娅娜与爱丽丝一起旅行,少女很少这么晚才睡。

所以汀娜小姐现在有些起床气。

对打扰了自己的,这不知从哪来的噪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推开窗户,一阵带着细雪的冷风就像蠕动的蟒蛇一般游过肌肤,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大脑顷刻间变得清醒,不知不觉也习惯了裸睡的少女猛的一打寒战缩回房间,直到穿好衣物之后,才重新走到了客房的阳台上。

汀娜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离开滤音魔法保护的房间,喧嚣和嘈杂变得更加大声,那是混杂在一起的人声,有几十……不,说不定有几百吧,通过扩音的魔法在宣讲着什么,但在这里听起来就只是混杂了一些字词的无意义杂音。

迎面而来的风也变得温暖了。

“希尔芙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好吵呢……”

毫无疑问,那令少女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的冷风,是风之精灵的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在黑松露广场有一群人在聚集,看起来是一场游行呢~~~~~”

和爱丽丝差不多大小的风之精灵骑在少女的脖子上,轻灵的语调就像风声一样悠远。

“其实这么远又有滤音的玻璃,声音应该是比较小了,但是因为我的祝福,汀娜小姐的听觉变得太敏锐了呢~~~~~对不起哦~~”

“不,这个不是希尔芙小姐的错啦。”

游行。

对这种活动汀娜倒是不陌生,盐沙城的工会偶尔也会有大规模的游行,从港口到市政厅的广场,对市政厅出台的政策表示赞同或反对。

只不过汀娜从来没有参与就是了。

“他们是为什么而聚集起来的呢?”

把希尔芙从脖子上抱下来,汀娜知道风的精灵肯定是知道原因的。

“好像是因为大考没能被录取呢,他们抱怨各个机构的考试都太过困难,录取的人数太少,希望通过这次游行来说服协会改变考试制度。”

与苍穹有着相同发色的精灵咯咯笑着扇动小翅膀,从少女的怀里飞了起来。

除了阿库娅和奈特,以及对通过拥抱提高对方体温这种事有着奇妙爱好的沙拉曼达,高塔里的元素精灵和少女其实并不太亲密。

毕竟,元素精灵的好恶直接取决于元素亲和度,希尔芙不着痕迹的远离让少女有一些失落,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心情,好奇的询问起游行的原因。

原因倒是格外直接,每年的大考的失败者几乎超过参考者的百分之八十。

这其中除了这一年来居住在千塔之城的魔法师们,还有来自大陆各地,学院的赴考生,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座天空的城邦,却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要灰溜溜的折返,数百年来都是这样。

“汀娜小姐知道费瑞登自由民吗?”

“嗯,知道……”

不过,今年的大考有不少自由城邦的考生。

“和从第二纪元就成立的自由城邦联合不同,十三日圣战之后的自由城邦几乎都是因为这些家伙出现的,这些城邦虽然最后都加入了城邦联合,但与那些历史悠久的城邦相比有着些许不同,简单来说……因为这个组织激进的思想,在他们熏陶下独立的城邦更具有反抗意识,会对他们认为不公的现象发起激烈的抗争。”

“这次游行也是?”

“……游行的主要发起人来自自由城邦,拉戈拉斯那里的一所魔法学院自信满满的挑选了最顶尖的学生,但是全军覆没……这也是很正常的,大陆的教育水平良莠不齐,而各个机构采取的录取原则也不是划定合格线而是择优录取。”

“结果那些学生认为这样的考试完全不公平,联络了众多同样落榜的人聚集起来……嗯,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呢,抱怨考试太难名额太少的声音每年都有,只不过这次有了领导者,他们好像还希望改变残酷的择优录取形式,推行及格线制度呢。”

放下刀叉,汀娜眨了眨眼睛。

“听起来像是为人们发声的一次活动。”

希尔芙、莱忒与奈特把游行的原因解释清楚之后,她也正好用完早餐。

今天莉莉娅娜和艾依然没有下来,在少女这样感慨的时候,坐在餐桌上的爱丽丝抬起银色的眼睛瞟了她一眼,有些不以为然。

“败犬的哀嚎而已。”

“是吗?”

怀着虔诚的心情喝下洁白甘美的乳汁,汀娜眨了眨眼睛。

好奇心褪去后,对这个话题也不再感兴趣,对于少女而言,只要游行不会影响交通就行了。

今天她要跑的地方有些多,泰莎小姐的破译有了新的进展,在下午龙学院名义上由莉莉娅娜领导的项目有会议需要她去当个吉祥物,还有一些其他的事务。

更重要的是,至今她也没有想好,莉莉娅娜的生日礼物应该要送什么。

“那么,我出门咯。”

这样想着,少女整理好衣物,为自己化上薄妆,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

 

十分钟之后。

“呜哇……”

从高塔上看到的时候,聚集在这里,穿着灰袍的人还在广场上演说,而现在,他们已经在道路上排成了整整齐齐的方阵,把街道占满了。

汀娜十分庆幸自己出于谨慎,并没有在翡冷翠附近搭上马车。

黑松露广场临近的那条街道是通往塞提林古语研究院的必经之路,如果马车在这里绕道,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了。

这还是汀娜第一次在这座城市步入如此喧嚣的一隅,宛如走进灰色的海洋。

“还真是声势浩大的游行呢……”

这暗淡的色彩是失败者的象征,他们在平整的石板路上列队整齐,举起同样灰色的大旗与横幅,那几乎与人群融为一体,以此来彰显他们切身的祈求。

【我们需要更公平的考试】

【平庸的人也需要关注与机会。】

【天才只是少数,但我们通过努力也能变得优秀】

在灰色的横幅与旗帜上,血红的字迹触目惊心。忍不住驻足停留的汀娜四下张望,忽然有这样的一种错觉——他们组成了灰色的巨人,这些如同鲜血写就的字迹就是巨人用利刃刻在肌肤上的悲愿。

说到底游行就是这种东西吧,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到,那就十个人,十个人的声音太小,那就一百人、一千人,但终究。

终究,是弱者才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发声。

声讨贵族们恶意摆弄物价的商人、被法令限制出海的渔夫——单独一人什么也无法传达无法改变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把他们的话语用脚步与呐喊大声的传达。

“……有些亲切呢。”

这样的感觉在盐沙城的几次游行的时候汀娜也曾有过。

虽然不知道在这北方的冻土上的统治者对于人们的游行抱持怎样的态度,但这副光景,让汀娜觉得有些亲切。

不过亲切归亲切,连最基础的魔力都没法使用的自己与魔法方面的考试是绝对无缘的。

趁着游行还没有开始,汀娜朝着街道的尽头走去,只要走过这一段街道,去塞提林古语研究院就不用绕很长一段路了,接下来只要找到一辆马车……

正当汀娜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行程时。

“这位小姐,可以占用你一些时间吗?”

一位金发的少年,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魔法师哦?”

“不、不是魔法师也没有关系,看您似乎接下来也有事要做所以我并不是要邀请小姐你一起参与游行——”

被少女用困惑的目光看着的少年微微鞠躬。

完美无缺的礼仪,虽然站在汀娜的面前,但并不完全在正面而是在斜右方,如果汀娜表示拒绝,他只要微微侧步就能让开一条道路,当然汀娜也可以完全不理会而离开。

“我的名字是佛罗哥,来自伟大的自由城邦拉戈拉斯,可以占用小姐几分钟的时间,让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次游行吗?”

他的话语带着汀娜没有听过的口音,不过和草原上那些原住民比起来,再奇怪的口音都显得可以接受。

“……只是一小段时间的话呢。”

“那么,请到这边来,饮品,需要摩卡还是拿铁呢,当然,是免费的哦。”

但汀娜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得到少女的同意,有着翡翠色眼睛的少年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带着汀娜来到了街边露天的咖啡店。

“摩卡就好。”

没过多久热腾腾的咖啡就被端到了面前,在藤椅上坐下,汀娜看着优雅的整理着长袍的少年,有些好奇。

“自由城邦也有贵族吗?”

“如果小姐口中的自由城邦是指已经持续了好几百年的城邦联合的那些家伙,那是有的,但是拉戈拉斯是在费瑞登自由民的领导下解放的城市,我们追随着阿道夫·奥斯维辛领袖的指引,彻底砸碎了名为阶级的枷锁,所以严格来说,我算是原贵族。”

在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少年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就像教徒在谈论自己至上的神灵。

“我知道因为各国统治阶级的抹黑,费瑞登自由民在大陆上的名声有点不太好,请不要在意,如果小姐对他们有兴趣,可以换个时间再聊,至于现在……这位小姐对千塔之城的考试录取制度有哪些了解呢?”

不过,这样的神情也稍纵即逝,很快,佛罗哥又恢复了笑容,朝疑惑的少女摆了摆手,不着痕迹的改变了话题。

“嗯……择优录取?”

汀娜想了想,回答道。

“没错,择优录取,而且是最为极端的择优录取。”

佛罗哥点了点头,从手中出现了几张张贴的通知,放在了桌面上。

那是千塔之城龙学院和汀娜也听过的象牙高塔的录取简章被少年用手指指着的一行文字,是录取名额。

100,与20。

“这分别是龙学院和象牙高塔的最终录取人数,龙学院是100,象牙高塔是20,大致上,学院的录取数量是五个标准班不会有多少变化,而高塔根据规模的大小有所不同,但最多的一般也不超过20。”

佛罗哥轻声的说着。

“而千塔之城的大考,其实是面向全大陆招生的,每年报考这两个机构的人,成千上万,当然也包括我,和现在在这广场上的绝大多数人。”

“……”

汀娜眨了眨眼睛。

“成千上万?”

然后低低的惊呼了起来。

“算上赴考生,大考期间千塔之城有三万上下的住民,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考试,成千上万……并不夸张,夸张的是这些机构们。”

佛罗哥有些苦涩的笑着,摊了摊手。

“不管报考人数增加或减少,他们从来没有因此放宽录取人数,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高考试难度,小姐没有考过也许不太清楚,但这样应该很一目了然吧……我们调查了报考龙学院的一部分考生,在这次大考中,只写出试卷前半页,也就是五道考题的人有3000以上,先不论正确与否,全部写满的人一个也没有。”

他又拿出了一叠报告,递到了少女的手中。

“还有其他比较热门的机构,我们也做了抽样调查,样本容量基本都有三至四千,多少是有些代表性的吧。”

调查的问题相当简单,【不论对错,你在考试中写出了多少道题目】,供回答的选项则是1~10,在饼状图上,1、2、9、10完全没有,而3、4、5、6把剩余的7和8挤成了极为纤细的一线。

这是龙学院的。

然后是象牙高塔、阴影高塔、马格努斯学院、白塔、赫尔墨斯炼金院,亚历山大学会……在这一叠报告中汀娜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这些机构截然不同,一张张饼状图却大同小异。

“……太夸张了。”

“这是事实。极难的题目,极少的录取数量,这样的考试所带来的结果,是极尽残酷的竞争”

也许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也没问题吧。

放下手里最后一张纸,汀娜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

“这位小姐觉得这样公平吗?前来考试的所有人都是拼命的努力过来的,但是每一年都只有这么少的一部分人能够成功,可我是这样想的,教育从来都不应该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奢侈品。”

佛罗哥端起自己面前的黑咖啡,吹散雾气。

“所以,我们发起了这次游行,希望魔法师协会能够修改这样不合情理的残酷规则,也就是引入及格线规则,只要能通过及格线就拥有被录取的资格,增设更多考验魔法师各方面素养和能力的考试而不是一次笔试就决定一切,然后扩大录取人数,让更多研究机构,高塔和学院开始招收新鲜血液,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越说,少年越是眉飞色舞。

他从扩大招生范围,降低考试难度说到要改革这样不公的资源分配,要杜绝贵族们的裙带关系,让他们和平民在同一起跑线竞争,最后说到让千塔之城饿每个人都有学上,可以享受到大陆最顶级的魔法教育。

汀娜微微皱了皱眉。

“那个……”

她很赞同少年那句【教育从来都不应该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奢侈品。】但是,他的计划有些太……不切实际?

只要游行成功就可以怎么怎么样,只要魔法师协会迫于大多数人的声音让步后就可以怎么怎么样,佛罗哥甚至计划到了一年,五年后的情况,但实际的情况却是,他们连第一步的游行还没有正式开始。

 “……啊,不好意思,一不留神说得有些太多,耽误小姐你的时间了,小姐还有事情要去做对吧。”

并不知道在眼前的少女眼中自己已经被打上空想家标签的佛罗哥放下根本没有动的咖啡,向汀娜歉意的一笑。

“嗯、嗯,我该走了。”

“那么我们也不再打扰小姐了,这是我们的宣传手册,如果办公室的同事或者下属对我们的游行有什么误解,还请您不吝口舌,向他们稍加解释。”

“啊,我会的,嗯……”

接过那本印刷得相当精致的小册子,看着佛罗哥走入灰袍的海洋,然后再也无法分辩他与其他人的背影。汀娜也站起来,穿过声潮澎湃的街道。

石板的大路上已经又多出了几个方阵,每一个方阵前都有一位穿着秘银色铠甲的骑士在引导。

那些是千塔之城的秘法卫队,这座城市的城卫军,他们负责游行的引导与安保,这意味着这是被城市的法律允许的,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每一个人都神情都如此激动,游行还没有正式开始,汀娜就已经听到他们在呐喊着改变这残酷的竞争制度,而没有参与到方阵中的人们也在呐喊,他们热烈的话语如同熊熊燃烧的炭火,气温也仿佛都被拉高。

走过黑松露广场,在另一边的街道旁,汀娜坐上了一辆敞篷的马车。

“去塞提林古语研究院。”

驾车的中年男人从书本中抬起头,他回头看了看汀娜,又看了看广场上热烈的人群,伸手按在马匹的魔像上,让钢铁的骏马开始踱步。

“真是热闹呢,看起来对大考难度的不满真的已经累积了很多年了……”

注意到他身上的斗篷有着金色的花边和蛇的纹章,想到大考期间这些工作岗位上有不少是成功通过考试的人,汀娜有些好奇的开口。

“这位先生觉得他们能成功吗?”

“成功?”

驾车的中年男人回头,不屑的撇了撇嘴。

“一群小孩子和失败者的游行,从哪里都找不到可以成功的要素吧。”

“你不看好这次游行吗?”

“我不看好他们的主张。”

“为什么?”

汀娜想了想,虽然有些不切实际,但游行组织者的想法还是好的,自己也很赞同那句“教育不应该是一部分人的奢侈品。”

“他们要公平,他们要降低考试的难度,他们要更多的机会……但他们的行为本身,呵。”

男人讥讽的笑了笑,让马车徐徐前进。

 

…………………………………………………………………………………………………

 

“从汀娜小姐听到的他们的主张来看,这些人追求更加公平——也就是更加简单的考试,他们还要求贵族们也参与到考试中而不是通过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直接进入各大机构……?”

“嗯,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想法,但是……”

一段时间之后,塞提林古语研究院。

犹豫了一下,汀娜把那本小册子递到了泰莎的面前。

“我想听听泰莎小姐的想法。”

“爱因斯坦斯第七席应该不会关注这种事吧?除非这群人直接闹到最高评议会,要是他们有这样的胆量,那我还要佩服他们了。”

“不,那个,只是我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吗……”

接过小册子翻看了一下,古语研究院的首席摘下了眼睛,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

“简单来说,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目的,至少有一处是背道相驰的,汀娜小姐知道吗?贵族,尤其是千塔之城本地的贵族,几乎是不参加大考的。以这间研究院来说,想要加入进来的人会通过家族——或者与我,与人事部门的负责人有关系的家族直接提出申请,以某个家族的名誉作为担保,直接来这里进行面试。”

贵族圈子的运作规律,依托于贵族的根本——家族,与声誉。

想要进入塞提林古语研究院的人一直都不少,虽然这里甚至不是一个魔法机构,但是建立者是最高评议会的第七席,一位贤者,因为这个原因,在推荐新人时,每一个家族都会无比慎重。

要是面试失败了,最多也就是看走了眼,也许会在贵族圈里成为一段时间的笑柄与谈资,但也就是这样而已,可如果弄出了什么问题……

那可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麻烦。

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吸纳的新人,往往能力和担当都更让人放心。

千塔之城大多数机构都是如此。

“……这不是走后门吗?”

汀娜疑惑的捏着自己的头发。

“汀娜小姐想说这是走后门吗?的确是这样。”

泰莎笑了笑,把那本小册子还给了汀娜。

“但这正是保护非贵族的人的方法。如果按照他们的主张,让贵族和平民一起考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抱怨只有贵族能考上学院和学会了。”

“会这样吗?”

“在平民的孩子还在母亲的怀里吮吸母乳时我们已经开始由精神系魔法师甚至灵能者的帮助下开始学习文字和语言;当平民的孩子开始学走路时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书房,被要求一小时内背下数千字的原典;当平民的孩子满大街撒欢时我们的屁股被严厉的家教用戒尺打得老高只因为魔法阵的某根线画歪了一毫米;当平民的孩子在这座城市为了生计奔波时我们在做魔法实验一个不慎就会伤痕累累;当平民的孩子终于开始学习魔法时,我们已经学完学院初等部所有的课程,开始学习交际,拥有可以尽情玩乐的时间——但连这些时间我们往往也习惯的用来学习。”

靠在椅背上,泰莎看着办公室的天花板,轻轻一笑。

“不是所有贵族都有这样的资本所以这段话有些夸大,但为什么是贵族阶级而不是平民阶级在大陆上占据统治者的地位,这就是一个原因。”

天赋和努力的差距在这座城市会被成百上千倍的放大,每一天都有壮志满怀的人来到这里也有更多心灰意冷的人狼狈逃离,但这些人里几乎没有贵族。

如果贵族和平民一起考试,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而现在……虽然不公平,但至少公正,每个人机会。

至于扩大招生和放弃这样严苛的择优录取?

泰莎摇了摇头。

“这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光辉学院放弃给予拥有特殊才能的人以特别录取资格一样不可能。”

这些话和把自己送到这里的车夫先生所说的大同小异,汀娜点了点头,这么看来,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让考试更加简单。

仔细想想,之前也有谁和自己说过,千塔之城的资源是无法给每一个人以优质的教育的,这么一想,为了让最优秀的少数人获得最好的资源,这样严苛的筛选……

“……我还是有些赞同他们的呢……”

……还是不太能认同。

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是会被筛选下去的那部分人的原因吧。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手把要带给莉莉娅娜的文件,收进空间储物戒指之中。

然后,向泰莎小姐告辞,转身——

“汀娜小姐。”

“……哇!”

与一张冷冰冰的小脸差点撞了个正着。

“爱、爱丽丝小姐?”

“跟爱丽丝去魔法师协会总会,有工作要做。”

一直以来都是隐藏身影默默跟在身后的人偶小姐挽了挽银白的长发和泰莎打了个招呼后,飘到了少女的肩膀上,她最喜欢的位置。

“诶?诶?为什么这么突然?”

“……诶?”

泰莎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向窗外。

就在不久前,那灰色的方阵还浩浩荡荡的走过研究院前的街道,片刻前她还在说要是这些人敢闹到最高评议会那里她都要佩服他们的勇气……

“最高评议会要解决这件事吗?”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爱丽丝。

“最高评议会决定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结果已经出来了,需要有个人做出宣布。”

爱丽丝简短的向研究院的首席解释了一句,催促汀娜赶快动身。

“等,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汀娜还没搞清楚状况。

“闭嘴跟爱丽丝走就够了。”

显然小人偶的一句话解释前因后果在汀娜这里是失败了,不过爱丽丝也完全没有在意,用冰冷的声音冻结了少女所有的疑问后,追求效率第一的人偶小姐把汀娜带进了马车,来到了千塔之城最为粗壮的高塔之中。

魔法师协会总会·天穹高塔。

也是千塔之城中,最高的高塔。

之前汀娜为了帮化名为莉莉娅娜·A·翡冷翠的魔女小姐处理一些事务时,曾经来过这里几次,也因为这几乎要没入蓝天尽头的高耸尖塔而震惊的无法言语。

但之前几次,最多也只是在高塔的五、六层而已,而这一次。

爱丽丝带着她直接穿过警卫层层把守的走廊,在对传送门有心理阴影的汀娜来得及抗议之前,把少女推入了一道极光色的间隙。

“……”

【距离】和【位置】被扭曲带来的眩晕感散去。

眼前被苍蓝的天穹所占据。

第三次使用传送型的魔法,汀娜总算没有像前两次一样几乎失去行动能力……这么说似乎也不对。

因为短暂的眩晕而下意识低头想让自己好受一些的汀娜,在看到脚下积木般的楼房以及一大群一大群灰色的“蚂蚁”所组成的方阵时,双腿一软,跪倒了下来,惊恐的用手摸索着,渴求着坚实的触感。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疯狂跳动的心脏稍微舒缓。

“站起来,汀娜小姐,不要让莉莉其他最高评议会成员的面前丢脸。”

“但!但是!”

爱丽丝冷冷的声音从耳边飘入。

“如果是没有权限的入侵者在这个时候已经掉下去了,但汀娜小姐你是莉莉的秘书,这块奥术平台不会让你摔下去,站起来。”

“不行,我做不到!”

汀娜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恐高症,不、说自己没有恐高症的人,一定是没有去过足够高的地方!让那些自称不恐高的家伙到这里试试看,到这个地上的人就像蚂蚁一样的透明平台上来试试看!

“真是没用。”

爱丽丝皱起了眉毛,恨铁不成钢的斥责道。

说着,她把少女的脸扳了过来,深深的吻了下去。

冰冷的气息从小巧的双唇间吹入,恐惧即刻被压制到精神的角落,然后冰冷的空气蔓延到全身,盘旋着,在少女的手上留下雪花般的纹章。

【机械化心灵】。

少女的恐惧被压制了,思考变得格外清醒。

而另一个魔法是什么,汀娜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她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脱离自己的意志在行动,爱丽丝那雪糕一样甜美的小舌就像人偶师手中的丝线,正操纵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这个无形的奥术平台,来到了房间的阳台上。

“莉莉在等你。”

唇分。

冷然的瞟了少女一眼后,爱丽丝从她的肩膀上离开,飘到了房间中,如果不是因为那白金色的长发,几乎都要与昏暗融为一体的魔女的怀里。

【机械化心灵】压制了恐惧,手脚慢慢恢复了力气,汀娜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的回头。

入目,尽是无边无际的苍蓝。

千塔之城是大陆上距离天空最近的城市。

而现在,自己正在这座城市与天空最近的地方。

天穹高塔最顶层。

好像整座高塔的顶层都只有这一个房间,阳台的光照不进昏暗的室内,但被奈特祝福过的双眼还是能看到墙壁上一些精致的烛台,飘散着黯淡火星的壁炉。

这些便是室内全部的光源了,一张圆桌放在房间的中央,十三个用漆黑的斗篷遮掩着身形的人坐在圆桌旁

就算汀娜第一次来到这里,在看到坐在圆桌旁看着自己的莉莉娅娜时,也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样看来,也许爱丽丝给自己加上的【机械化心灵】还真是有必要的,否则自己真的不一定敢走进这个房间。

走进这,大陆最具有权势的组织之一,魔法师协会最高评议会的会议室。

但都到这里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退缩吧,传送门都已经消失了,就算想回去也做不到……更何况。

深吸了一口气,汀娜走进了房间,站到了魔女小姐的身旁。

——自己,可是莉莉娅娜的秘书啊。

“莉莉娅娜小姐,还有……。”

“……不用一一打招呼也可以,汀娜小姐,再过几天我们就会离开这个城市,在你之后的人生中不一定还有机会见到这些人,还是抓紧时间……”

在她打算逐一问候会议室中央,坐在圆桌上的其他十二位尊贵的评议会成员却不知道如何称呼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莉莉娅娜时,魔女却淡然的开口,将一卷羊皮纸交给了她。

“……汀娜小姐知道,今天千塔之城的游行吧。”

“是的。”

“……关于他们的诉求,最高评议会做出了回应,汀娜小姐,由你来传达。”

汀娜摊开了羊皮纸。

上面写了很简单的四个字。

【不予理会】

“……只要传达这四个字就可以了吗?”

“怎么可能。”

爱丽丝轻轻的叹了口气。

声音很小,但却足够汀娜听到。

少女的心底咯噔一声。

——搞砸了!

“作为最高评议会的决议是这个,但如果直接这么说会引发不少问题,为了避免这种问题而将决议用能让他们接受的方法传达过去……那正是秘书要做的工作哦。”

这个时候,圆桌上另一个清脆的女声开口了。

声音很好听。

但却微妙的令人不寒而栗。

“可是……”

汀娜有些犹豫。

但马上又把想要说的话咽进肚子里。

自己是莉莉娅娜的秘书。

秘书要做的可不是质疑会议的结果。

“……有异议的话,说出来也没关系。”

“我们只花了几分钟就统一了意见,正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呢。”

又有另一个就像风沙吹拂的声音响起来了。

除了莉莉娅娜,其他评议会成员汀娜无法确定是谁在说话,但出人意料的,莉莉娅娜和其他的评议会成员反而似乎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我……今天偶然间和他们聊过一下,其实有些赞同他们一部分的想法,他们认为优质的教育资源不应该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奢侈品……他们也给我看过他们的调查,不管怎么说,淘汰率也太可怕了……”

“……关于这个问题,让艾来告诉汀娜小姐吧。”

“……艾?”

少女一愣,然后听到踩在柔软地毯上的脚步声从自己的身后响起。

回过头,穿着洋装,脸上挂着深深的黑眼圈的女孩,不由分说把汀娜拉到了一旁。

在这个会议室中,还有一些大概是用作休息的小房间,深蓝的地砖和雪白的大理石墙,有着优雅弧度的毛皮沙发洋溢着满满的北地风情。

“演讲稿我已经给你写好了,快点把这件事解决吧。”

壁炉中噼里啪啦的烧灼着散发熏香的炭火,把汀娜拉近房间后,好像困得不行的艾坐在沙发上,把写满了字的纸张递给了汀娜。

“……为什么艾小姐会在这里。”

“好问题,我一早醒来开始做莉莉娅娜导师给我的课题时遇到了一个难题,但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都不在,我只好拜托希尔芙小姐把我送到这里,途中还被那帮游行的家伙缠住了一会儿浪费了宝贵的时间,来到这里一问结果居然是这种无聊的事情——”

睡眠严重不足的女孩脸上满是怨念。

“总之快点把问题解决掉可以吗?秘、书、小、姐。”

“不、可是……”

“你在纠结的无非是两个问题,让我给你解释清楚,首先,教育资源的问题。”

对汀娜的犹豫,艾十分的不满。

“千塔之城的教育资源从来都不是为了提高大部分人的教育水平而存在的,这座城市存在的目的很单纯,那就是培养天才,就像是黑暗贤者那样,足以改变历史,开创一个时代的天才,如果可以的话,最高评议会的各位巴不得把所有的资源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采取无比残酷的择优录取机制,目的就是把优秀的人才挑选出来,然后逼迫他们变得更加优秀。”

“如果采取及格线制度,大量的贵族也会转而参与比起家族推荐更加简单的大考,会进一步稀释教育资源,挤占有潜力有能力,但比起他们有天然劣势的平民魔法师们的机会,所以及格线制度是绝对不可能采用的。”

“然后,其二,关于考试的难度,虽然今年最终录取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是啊,大考中招收新人的各个学院、高塔,学会总数超过一百五十,就算每座高塔招生指照象牙高塔这种规模巨大又格外有名的高塔的一半,每个学院的名额只有龙学院招生的一半,那也超过2000以上,然后你看过的那些调查报告……我也看过,汀娜小姐,也许你没有学过统计学不知道这其中的陷阱但请你用你那颗大脑袋好好想一想——。”

一口气说完长长的一段话,女孩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然后才用讥讽的语气一字一顿的。

“你觉得他们的调研,会算上这2000以上的成功者吗?还是你觉得摘去这些成功者的样本对调查结果没有影响?”

“……”

即使是在机械化心灵的状态下,汀娜依然一愣。

不、正是用于在机械化心灵的状态下,她压根没有怀疑过的那一叠调查资料,现在想想的确有些奇怪。

不存在一道题都做不出来的人倒是不奇怪,这里终归是千塔之城,魔法师们的城邦,这里没有几个真正的蠢材和懒蛋。

但是把整张试卷都写出来的人根本没有……就的确有些奇怪了。

最优秀者再怎么少,总不可能不存在啊……既然是考试,那选出的题目,肯定会是能够做出来的才对,而千塔之城……肯定不缺优秀的人和更优秀的人。

“明白了吗?”

点头。

“那就快些去,这是你第一次的正经工作吧,要不是爱丽丝小姐强烈要求必须由你来做,我早就……”

女孩松了口气。重新坐到了墙边的沙发上。

“还在犹豫什么呢?去和莉莉娅娜导师说你准备好了,莉莉娅娜导师就会用一个投影术把你的影像投射到游行队伍的前面,你只要对着稿子念就可以了,快点解决快点回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

本来都已经准备转身的汀娜,在听完女孩的话后,犹豫了。

“又怎么了?”

看到汀娜还没有动,艾又恶狠狠的用那双酒红色的眼睛瞪了她一眼。

“……那个……在来这边的路上我和游行的组织者可能会过面,做完这个工作,我还能上街吗……”

“……快去!”

沉默了片刻,艾脱下小皮靴,把汀娜狠狠的踹出了隔间。

 

………………………………………………………………………………………………

 

某一日的后话:

  

  “……感觉怎么样?第一次正式的工作。”

  “紧张得心脏都好像快要跳出来了……”

  “虽然以后大概不会有机会了,但汀娜小姐还是习惯一下比较好,不知道为什么,莉莉总是和大场面格外有缘。”

  “说起来,为什么爱丽丝小姐一定要由我来呢?只是宣布一下会议结果的话……其实艾小姐或者其他工作人员也可以吧,那个……佛罗哥先生看到我的脸的时候那惊呆了的表情……我以后还能上街吗……”

  “……”

  “……”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