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清晨。

“那个……今天我想请个假,可以吗?”

早餐的餐桌上,少女有些紧张的抬起头。

“汀娜小姐今天有什么要做的吗——”

趴在地板上撕咬着一块羊排的沙拉曼达抬起了头,那双眼睛就像火红的玛瑙。

“那个……稍微有些事……”

“是嘛?”

摇了摇尾巴,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的火焰精灵又低下头去与那块烤得外焦里嫩的羊排奋战了。

和其他精灵不太一样,对体现出“火蜥蜴”特性的沙拉曼达而言,西餐用的刀叉只是辅助工具,她对付这种大块的肉的方法一直是双手各抓着一把叉子作为固定然后直接撕咬。

“今天有什么工作?”

今天莉莉娅娜和艾也没有下来吃早饭,于是能够对身为秘书的汀娜放假的,就只有爱丽丝了。

她放下勺子,用那双纯银的目光凝视着汀娜。

“诶?要去塞提林古语研究院找泰莎小姐拿最新的破译文本……还有日常的一些报告。”

“爱丽丝知道了,今天,汀娜小姐就自由活动吧,爱丽丝去把文本拿回来。”

小人偶点了点头,把杯中的冰淇淋舀干净。

“谢谢你,爱丽丝小姐……”

金发的少女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接着,她飞快的把面前还剩最后三层的羊排汉堡用刀叉分解成小块送进肚子,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那么,我就出门了。”——这样,向楼下走去。

“汀娜小姐,是要去做什么呢……?”

直到脚印越过昨夜新降的淡雪,穿过耸立的黑松,奈特来到餐厅的窗边,非常感兴趣的凝视着那远去的身影。

“爱丽丝今天也要去跟着汀娜小姐吗?”

希尔芙在餐厅的吊灯上摇晃着小脚。

“……嗯,等她回来了,爱丽丝再去拿文本也不迟,反正莉莉最近也没空研究。”

爱丽丝点了点头。

“呐呐,爱丽丝,希尔芙有个提议哦~~~~”

“?”

“今天让希尔芙去跟着汀娜小姐吧。”

小小的风精扇动翅膀,飘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答的人偶面前,兴致勃勃。

希尔芙的提议,让精灵们纷纷把目光投向坐在桌上的人偶。

以前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不是没有带过其他的女孩子来塔中,也不是没有和其他的女孩一起旅行,但毫无疑问,她们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这么无微不至的保护。

当然,以前的那些旅伴也没有谁像汀娜一样弱小。

她们中有坚毅的骑士,虔诚的牧师,谦逊求知的魔法师,亡国的王女,离家出走的兽人大小姐,美德教会某一任的教皇和圣堂教会的圣女游历大陆的妖精,甚至包括想要把魔女小姐变成宝库中最美丽收藏的几条龙……

不少都是宝具级,甚至是大陆上不为人知,但在某些隐秘的圈子里令人闻风丧胆的强者。

精灵们还记得魔女小姐在上上次回来的时候,从羊首教徒里捡回一个小男孩。时光悠悠,当年那个满头疥疮的脏小孩现在加冕成为了大陆最大教会的教皇。

每年他都会借访问千塔之城的机会偷偷来到这个他住过几年的高塔,和精灵们叙旧同时后悔自己年轻时满脑子想着正义与拯救世界毁灭邪教徒,没有顶住人偶小姐的劝阻抓住大好的机会和美丽的魔女有超越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发展……

而汀娜呢?

汀娜·冯·西亚是彻彻底底的普通人,弱小到街边的骗徒,不怀好意的混混,甚至一只稍微危险些的魔物都能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甚至激不起一朵水花。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迄今为止的漫长旅途中,汀娜是唯一一个如此平凡、又如此弱小的旅伴,所以。

“……你们?”

爱丽丝那张冷冰冰的表情露出了些许惊讶。

“因为很好奇呢,汀娜小姐到底为什么能够在莉莉公主的身边一起旅行,为什么爱丽丝你不但不劝阻还鼓励……”

阿库娅托着脸,瞳孔中流动着好奇。

所以,精灵们也很好奇。

她真的是那样的平凡吗?

还是说,有着她们还没发现的不平凡呢?

“以前那些旅伴,被带到塔里的人对莉莉公主动心时,爱丽丝不都是劝阻的吗?鼓励的……嗯,算上汀娜小姐也一共才七个喔?”

奈特逐一竖起了手指。

“关于这个的原因,我们很好奇呢。”

“想知道,原因。”

连诺姆也把涣散的目光聚焦起来,凝视着人偶。

精灵们是好奇心旺盛的物种,她们几乎把“我很好奇”写在了脸上,银发的人偶也久久的凝视着她们。

“其实,是艾和汀娜都不在的时候莉莉总会来抱你们这几天太过频繁有些受不了吧?”

突然弯起了嘴角。

凝视着她的精灵们立刻扭过了脸,最面无表情的诺姆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那、那个虽然也是原因之一……”

沙拉曼达有些窘迫的站起来,把小巧的下巴和双手搭在木桌上,尾巴上的火焰变成淡淡的粉色摇来摇去。

显然,这是被猜中的反应,人偶小姐优雅的在桌沿交错起晶莹的高跟鞋,就像居高临下的女王俯视着自己的臣民。如果汀娜还在这里说不定会因为她脸上的表情而呆滞掉,那仿佛被千年寒霜封冻的脸上,因为精灵小姐们的沉默而显露出的……

是一抹感到格外有趣的狡黠。

“我们是精灵而不是妖精呀……”

被人偶小姐盯着看着,奈特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黑肤的少女捂着自己的脸,带着抗议的小语气。

“我们作为生命体太过纯粹,每次莉莉公主抱我们的时候,都感觉灵魂好像被爱意和幸福填满,脑袋都要坏掉一样……在旅途中莉莉公主没有找时间纾解一下吗?”

不过,比起抱怨,这显然更像是撒娇。

“和汀娜小姐一起旅行的这两个月里连自己做一下没有机会呢,汀娜小姐估计要好长的时间才能接受吧。”

毕竟那位平凡的少女出生在人类的社会,父系文化的诸多影响从小就通过她的父母,她的朋友,她的老师,她所见所闻的一切潜移默化的扎根在观念的最深处,形成了属于人类父系社会的伦理和道德。

就是这些东西依然在束缚着她。

要是让她知道莉莉娅娜不但喜欢女孩子,和众多女孩子有深厚的关系,旅途中必去的地点是高档的红灯区……那一步就更难跨出去了吧。

不过说起来,自己和莉莉也好久没有……

当然,人偶小姐对汀娜突然要求请假要去做的事也很好奇,而且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仍汀娜一个人在千塔之城晃悠,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名号带来的除了贵族与魔法师中的声望,还有一部分阴影下的恶意。

不老不死的优势就是只要对手不是同样的不老不死那只要活下去就可以……但有些仇恨,是不局限于一个人,一段时间的。

“爱丽丝知道了。”

思考结束。

如果是光辉之城另说,但这里不是那座光辉照耀的乌托邦,让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多离开视野一分钟就多一分可能的危险。

没有犹豫多久,爱丽丝看着已经跃跃欲试的精灵们,点了点头。

于是在一分钟之内,偷偷摸摸跟踪汀娜小姐看她要做什么……哦不对,是保护汀娜小姐不遇上危险及迷路行动计划就被制定并且实施了,看着呼啦一下从高塔里离开的精灵们,又看了看还没有收拾的餐桌,爱丽丝沉默了片刻。

“……她们能坚持多久不被发现呢……”

用雪风托起餐具,朝着厨房飘去。

 

………………………………………………………………………………………………

 

想要找到汀娜并不困难,精灵们都知道,秘书小姐挂在脖子上的鲸骨护符有着定位的魔法,能方便的让爱丽丝和莉莉娅娜找到她,也知道每一次秘书小姐在千塔之城四处奔波跑腿时,这位娇小的西瓦之女,冰雪女皇一直隐藏在寒风中,跟在她的身后,默默的守护着她。

她们从人偶小姐那里要到定位魔法的独特信标,不一会儿就追上了一辆正在路口等待红绿灯的马车。

“啊,找到了~~~~不知道汀娜小姐要去哪里呢?”

在冬日的寒风中飞舞的风精带着变成水雾形态的阿库娅,与在阳光中跟随着她的莱忒一起率先发现了目标。

“不要让汀娜小姐发现咯?”

与此同时奈特已经潜入马车在路面上洒下的阴影,同时也在为与大地融为一体的诺姆,和跟着诺姆一起的沙拉曼达充当导航员,与此同时,她们也在兴致勃勃的环视着久违的城市。

没错,的确是久违了。

上一次离开莉莉娅娜的高塔,还是上上次莉莉娅娜回来,捡回那个男孩的几年间。

那已经是接近百年以前,在这期间,街道被做了新的规划,老旧的建筑被翻新,改造,古老的哥特风格的建筑中,一些不那么古老的风格也在渐渐浮现。

唯二不变的大概仅有路旁扎根数百年的古木,与每年这个时节笼罩在城市与每一个人头上的气氛吧。

千塔之城的大考,已经步入尾声了,最后的数日,除了一些考试时间被定得比较晚的学院与高塔,大部分机构已经开始公布这一年招收的新鲜血液。

依然披着灰色魔法斗篷的行人比起考试最集中的期间显得更加焦虑。

他们是还没有得到录取通知的人,或是被报考的前几个机构刷下,或是考试结果还没公布。

因为他们,这段时间城市广场附近的酒馆,出租公寓和饭店的生意是最好的,他们迫切的希望早一分早一秒看到确切的结果,为此不惜花费大把的积蓄。

而与这些人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各个商店的店员,马车的车夫,用魔法修剪花卉的园丁——他们身上的袍子有着各种各样的色彩与纹样,龙学院的古龙,均衡研究院的天平,法姆斯炼金大学的卡巴拉之树,七座高塔不同的纹章。

“这一点倒是没有变呢~~~~”

“无论多久都不会变吧,往日里灰袍者作为城市最广泛的工作人员为了生存和学习而花费时间工作,其中更有天分、忍受清贫用更多时间来学习的人在大考中脱颖而出,在其他灰袍者大面积离岗、奔波考试、等待结果时他们拿着数倍于往日的工资支撑着城市运转。”

阿库娅看着这几乎泾渭分明的人群,不由得发出感慨。

当然,在工作的也不仅仅有这些成功者。

今年的大考早早失败、或者没有自信而放弃的人们也会回到岗位上,与那些成功者一样在一周的忙碌中拿到几乎一月乃至数月的工资。

闪亮的金币会成为成功者进入更加激烈竞争中的资源和帮助,也会成为失败者们在下一年努力的资本。

“……这很公平,只有那些不会规划,看不清现实的人会在这场名为大考的试炼中一败涂地,当然,也无需改变。”

莱忒一直都这样评价这千塔之城独有的现象,一直都是。

灯光从绯红变成了翠绿,马车开动了,沿着街道行驶了很长一段路后,停在了一处被玻璃的穹顶笼罩的大剧场前,金发的少女走下马车,跟着一些聚集的人群走进了水晶廊柱支撑的大门。

这个建筑在千塔之城很有名。

在创造了现代魔法体系的黑暗贤者还是魔法皇帝中的一员的时代,这里是她最钟爱的演剧场,完全用玻璃和水晶搭建,日夜上演着人类历史上最优美的歌剧。

“战争穹顶?汀娜小姐为什么会来这里?”

而当那位贤者把浮空的城邦送给魔法师协会后,这里就变成了城市里最大的演讲台,无数学术战争在这里爆发,结果人们慢慢忘了那个风雅高洁的名字,仅以战争穹顶来称呼。

“而且,这个学术演讲是……”

诺姆在马车下方的路面上开了个洞,沙拉曼达有些好奇的探出头,看到穹顶上用魔法显示的演讲标题,火焰的精灵不由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羊首教徒信仰及组织构架剖析》

看起来这是针对大陆上邪教徒中最暴虐也最疯狂的一支进行演讲的学术演讲,但是为什么汀娜小姐会来听这个?

“虽然爱丽丝好像说过在盐沙城的骚乱中有羊首教徒的活动。”

“但是汀娜小姐一直和莉莉公主和爱丽丝在一起,家人似乎也没有遇到危险。”

“……汀娜小姐感觉就是和这种危险的群体扯不上关系的平凡人呐。”

放下了汀娜的马车很快便走开了,重新潜伏到大地下的精灵和天空中的精灵在精神的通讯中窃窃私语。

不过,这座建筑中偶尔会爆发意见不同的两方发生战斗,就算这出乎意料的事态让精灵们无比疑惑与好奇,她们也没法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越过这里的安保魔法进入战争穹顶去探寻答案。

“难道说平凡的样子都只是伪装,实际上是邪教徒的一员?”

“那样的话早该被爱丽丝发现了吧~~~~~”

“……如果连莉莉公主和爱丽丝都被骗过去了?比如说其实汀娜小姐很清楚莉莉公主的那个身份……”

“难以,想象。”

就在她们在无聊的等待中用与内容完全不相符的期待语气把少女的身份从普通人变成邪教徒又变成不知道从哪个故事里钻出来的神秘人物的时候,少女从玻璃搭建的建筑之中,伴随着退场的人流走了出来。

脚步有些蹒跚,脸色也一片铁青。

无厘头的讨论立刻鸦雀无声,几乎在意识到少女的状况并不正常的一瞬间。

“汀娜小姐!脸色非常糟糕啊!”

“……发生什么事了?”

汀娜楞住了。

光与暗的精灵,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少女,她们的出现实在是太过突然了,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被众人目光聚焦的奈特和莱忒,少女只能傻傻的从嘴里冒出来一句“诶”?

但马上,她的脸就涨的通红。

这显然并不正常。

“不,在那之前,为什么奈特小姐和莱忒小姐会在这里。”

“……这个现在不重要,在战争穹顶里发生什么了吗?”

“没错,汀娜小姐的状态显然有问题,到底发生什么了?难道又被卷入了什么奇怪的事态……啧,我对人类的生理构造不够了解,阿库娅!”

因为没法偷偷跟进战争穹顶,奈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感觉到汀娜脸上的温度在不断升高,脚步也变得虚浮,更重要的是少女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强烈的精神冲击一样,简直就像要失去意识。本来就虚浮的脚步几乎完全失去了力量,如果自己和莱忒现在放手,她一定会无力的摔倒。

黑暗的精灵博学多识,但人类的医学并不在她的知识储备之中,情急之下她直接扭过头,不顾周围诧异的目光,朝天空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阿库娅喊着。

“诶?来、来了啦!”

而以水雾的形态,被希尔芙带着漂浮在天空中的水之精灵也慌慌张张的重新聚拢落在了汀娜的面前,就在她将广场上的喷泉都吸引过来开始,编织起治愈的魔法的时候。

“所以说——给我等一下呀!!”

汀娜终于爆发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但至少请穿上衣服啊!!!”

 

…………………………………………………………………………………………………

 

一段时间之后,远离战争穹顶的某处酒吧之中。

虽然这附近没有各大学院,高塔张贴录取名单及通知的广场,但因为那些地方的酒吧早已爆满,所以这间酒馆也比平日更加火爆,即使是在上午,酒馆的一层也几乎看不到空位。

……只有一层。

而且,少有的,这些魔法师们没有各自竖起一层隔音的结界,将自己隔绝在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中,相反,不如说没有任何人这么做。

“啊,你也下来了啊。”

“别开玩笑了,那种气息根本待不下去……”

“到底是什么人啊……就算距离超过十几米,都感觉魔力在翻滚……”

“如果冥想的话说不定精神都会被扯过去……”

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灰袍的人,长袍上印有纹章的人,手里拿着《火焰的艺术》的人,把有关雷电系统的魔法书堆在桌面的人……他们的话题似乎在这里得到了微妙的统一。

没有人高声喧哗,统一的话题,统一的音量,就算是大考开始前对蒸汽机可能会带来的新时代的讨论也从未如此一致以及充满敬畏,委实说……

“海德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不常来酒吧,女孩也知道这绝对不同寻常。

女孩微微抽了抽嘴角,抬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酒馆二层,向着在自己还小时便与父母熟识的酒吧主人问道。

“我应该只预约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这都是因为小弗兰迪亚你的客人啊……”

擦拭着酒杯的老人,在胡须下露出了苦笑。

“……我的客人?”

“是啊,虽说我觉得问这种事的确有些不太好……但是,那到底是哪位大人啊。”

后半句,老人突然压低了声音,与此同时,酒桌上的谈论突然也都寂静了下来,没有人朝这边投以视线,但是恶魔的力量却清楚的感应到了不下二十个魔力反应——

十有八九,都是窃听的魔法吧?

“……冯·西亚小姐做了什么吗?”

但这样反而让女孩更加茫然了。

这些窃窃私语在说什么?连靠近她十几米之内都会感觉魔力在翻滚,冥想的话连精神都会被扯过去?

听起来这不像是一个连魔力都没法操控的少女,而是一位拥有可怕力量的大法师——而且还是专精精神系统魔法的。

在她的印象里,名为汀娜·冯·西亚的少女只是个普通人,混进人群的话,说不定根本就没法通过身高之外的特征找出来。

但是,听完女孩的话后,老人却陷入了沉思。

“冯·西亚……这个姓氏……我听说爱因斯坦斯第七席有了一位秘书……”

然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的露出了服务式的笑容。

总之,在一楼“最高评议会成员的秘书吗……”“那样的话,这种恐怖的气势也可以理解了呢。”“看上去明明还那么年轻,果然只有这种等级的天才才有能力到那些大人物的身边吧……”“能与这种强者会面,这个女孩也很了不起啊。”这些让人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的话语中,瑟芬妮带着满头的疑惑从矢车菊花纹的地毯上,来到二楼——

“所以说,在城市里就算是莉莉娅娜小姐也会在外出时穿好衣服的呀,虽然知道大家很担心我,但是光着身子出现在人来人往的广场前实在是太夸张了,我完全被惊呆了!”

——看到了普通的少女正对着六位身无片缕的女孩说教的画面。

在一个人也没有的酒馆的二层。

“……”

女孩默默的转头,开始思考最近的秘法卫队在哪里以及要如何委婉的通知魔女小姐不用把她领出来的方法。

她是认真的,只不过这个构想在来得及实施之前,这一整层活跃的元素让女孩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元素在躁动。

因而,在冥想时元素与精神共振产生的魔力也随之震颤,活跃的六大元素以低着脑袋被少女训斥的六个少女为中心运动着。

如果谁在这种时候试图用精神去感知元素躁动的原因,那毫无疑问会被这细微却强劲的元素乱流给卷入,产生连精神都要被拉扯走的错觉吧……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女孩认识那位局促的四处张望的风之精灵,那么剩下几位显然不是人类的少女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啊,弗兰迪亚家的女孩!”

在女孩看到她的时候,希尔芙也看到了穿着两件式的洋装,露出小腹的女孩。

就像终于看到了救星,可是小小的精灵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起她的名字,最后只叫出了这样的称呼。

不过这样也已经足够打断少女的“人类社会道德常识讲座”了,汀娜愣了一下转过身,在看到约好见面的女孩已经来到这里之后,就好像终于从某种状态之中回过了神,在与瑟芬妮对视了好几秒后,金发的少女深深的吸了口气,重新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生硬的笑容。

空气里弥漫着难言的尴尬,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不开口的话时间只会被更多的推向沉默的尴尬,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少女刚刚的训斥中大致猜到一些的女孩随手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我来晚了吗?虽然我没有要求汀娜小姐一个人来,但你带来的陪伴者还真是出人意料。”

她开口。

“当然更让我惊讶的是你居然把六大元素位面的古老君王训斥的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汀娜小姐,你确定你没有古龙的血统吗?”

远比汀娜年幼的她却远比少女更加镇定——至少表面上是,在说话的同时,她还掂起洋群的一角,朝精灵们行礼。

“那、那个是……”

“……真的像莉莉公主所说的,当羞耻度超越某个界限的时候汀娜小姐会完全好像完全变一个人……”

“在草原上连爱丽丝都在汀娜小姐的气势下被压倒,把莉莉公主说成是灵泉的女神严厉的斥退了一整队游牧民……”

精灵们优雅的接受了女孩的问候,但是当她们看向干笑着的少女,又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

“请、请不要说了!阿库娅小姐!奈特小姐!你们赤身裸体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现我才是被吓到心脏都要停止了好吗?!”

汀娜的脸已经红透了,彻彻底底的。

“看来你过着很有趣的生活呢……”

这一层都没有别人,用隔音的结界与下层隔断,坐在哪里都无所谓了,不过谨慎起见,瑟芬妮还是用另一层结界笼罩了这里。

“不过我下午还有课题没有完成,所以抓紧时间吧,汀娜小姐,你已经去听过那个讲座了吗?”

“诶?嗯、嗯……”

回忆起不久前结束的演讲,汀娜的脸色微微一白,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就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前,羊首教徒在她的印象中还仅仅是一帮无法无天的癫狂罪犯,而现在。

她无法不用自己所能想象到的一切丑恶与咒骂的词语作为其前缀。

“那么,你也应该猜到我最后找到的方法是什么了。”

包好的纸袋出现在女孩的手中,瑟芬妮犹豫了一会儿,把它递给了汀娜。

“我就省去那些你也许听不懂的原理和解释了,就理论来说,让你能够操控你影子里的影魔领主是可行的,只要使用羊首教徒给予信徒‘恩赐’的方式——也就是,将恶魔的器官替换到你的身上。”

接过纸袋的少女,动作微微一僵,凝视着女孩的双瞳。

“只有……只有这个方法吗?”

“只有这个方法,当然,成功率不高,不过如果是爱因斯坦斯第七席,应该有让汀娜小姐你安然无恙的人脉和方法。”

“后遗症呢?”

“汀娜小姐从演讲上知道了多少这所谓的‘恩赐’的悲惨下场?”

汀娜的表情微微一僵,那些可怖的画面掠过脑海,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好一会儿之后,才犹豫着开口。

“……很多。”

“如果汀娜小姐你下定决心要使用这种方法,后遗症只会比那些更加悲惨。”

瑟芬妮幽幽的说着。

虽然是酒吧,但无论是她还是汀娜都没有点酒,也没有服务生上来打扰,女孩的声音在窗棂透过的阳光中飘荡,两人都没有向精灵们解释这次会面的目的,但是她们已经知道了。

“无论你付出的是手还是脚,是眼还是耳,属于影魔这种生物的【法与理】将与汀娜小姐你融合,给予你操控阴影的力量,作为代价,你将拥有漆黑的器官,从此无法置身于完全的黑暗与完全的光明,当阴影消失,这器官也随之消失,残留创伤。阴影的侵蚀将无时无刻,属于影魔的暴虐与本能会渗入你的血液,你的灵魂——同化永远都是相互的,汀娜小姐。”

女孩摇了摇头,尽管那语气之中没有多少劝阻的意味。

“你会变成一个普通的被影魔寄生者,就像爱因斯坦斯第七席从未为拯救你而摧毁影魔领主的灵魂。”

只是感到深深的悲哀。

难道不值得悲哀吗?这个平凡的少女努力想要去往魔女身边唯一的办法,却是抹去魔女为她所做的事。

也许魔女不会在意,也许少女宁可付出这样的代价,但在还没发育到可以理解爱情的女孩看来,无论哪边都是可悲的。

无论哪边。

在沉默中,女孩起身。

“约定,我已经完成了,纸袋里是有关这种方法的详尽资料,无论之后你打算怎么做……看过那场演讲后的汀娜小姐应该可以冷静的思考,失陪了。”

瑟芬妮离开了,在旋转向下的楼梯口,她最后一次看向呆呆的抱着纸袋的少女,旋即转身下楼。

脚步消隐,沉默仍旧。

精灵们安静的等待着少女。

她们知道,汀娜喜欢莉莉娅娜,爱丽丝在少女重病的时候和她们说过盐沙城的故事。那时,浪漫派的奈特,沙拉曼达和希尔芙都认为汀娜是真的爱上了莉莉娅娜,这是一生一次的初恋,尽管两人有着不同时间的尺度,看到的是不同的世界,但少女依然追了过来,在离别之后追了过来。

但她们却无法解释在一次旅途后少女的寸步不前。

而现实派的阿库娅、诺姆和莱忒赞同爱丽丝的看法——莉莉娅娜作为魔女的特质【魔性的魅力】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魔女采下的花朵越多而在变得越发的强力,仅仅是普通人也没有多少阅历的汀娜在作为联络员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被攻陷,只要莉莉娅娜一个命令,她甚至可以付出生命。

可她们却没法解明洒落的灰雨下少女与魔女的吻别。

但总有什么驱使着她挽着魔女的腰肢迎接漫天的火雨,总有什么让她在指尖血肉模糊时咬紧牙关,总有什么让她接受她们的祝福,去那纸醉金迷的宴会像是动物园中的珍奇魔物被人观赏。

目光交替,沙拉曼达摇着尾巴,希尔芙也停下了振翅,金发少女呆滞的脸上绞紧的嘴角,海蓝的眼睛涣散无光紧闭。

她紧紧的抱着那个纸袋,这让莱忒想到了刚刚成为魔女,被阴谋推到一国王位上的莉莉娅娜在暗杀者的刀刃下抱紧人偶,又在水的少女眼中,仿佛与紧紧抱着魔女的艾的身影重叠。

即使如此她们侍奉的公主也从未掐灭萌生的爱意,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人,即使如此千变的人偶在劝阻无果后,也总是用温柔的目光守望,最后,与魔女一起走过林立的墓碑。

还是说正因为理解了漫长人生中,属于爱的重量,她们才会那样小心翼翼的对待每一份爱呢?

她们知道。

但精灵们是不懂的。

纯粹元素构成的她们和血肉相连的种族是从本质上不同的生物,就好像要夏虫语冰。维系她们与莉莉娅娜的是更加深邃沉重的东西,爱——如果那算是爱的话,仅仅是副产品。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在长生种的世界里,所谓的爱不过是从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的陪伴,在永恒也可以丈量的不死种的时间中,人类意义上的爱太过脆弱。

“因为人生短暂所以不要后悔,因为人生漫长所以不要后悔。”总是挂在爱丽丝嘴边的两句话,现在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合适呢?

她们知道。

所以现在,她们沉默。

“……哈……”

直到少女终于长长的叹一口气,把纸袋放在了桌上,整个身体都靠在椅背上,睁开眼睛。

“在那场宴会的时候,我就拜托瑟芬妮小姐帮我寻找能让我控制影魔,让我拥有力量的办法,昨天她用魔法信鸽通知了我,但要求我在来之前去听一场讲座。”

精灵们闪烁的目光早就暴露了她们快按捺不住的好奇心,所以少女向她们解释着自己今天请假的理由。

她要花时间去看讲座,来这里拿到约定好的资料,然后,还要花时间来做决定。

汀娜以为,光是为了做出决定自己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呢。

“……但是你却只用不到五分钟决定了。”

“是啊,决定了。”

“因为羊首教徒使用这种技术造成的恶行?”

“技术本身,没有正确与邪恶的分别。”

“我知道,每一本魔法教典和药剂大典上都写满了这句话,学院有一次考试的论文就是这个题目,我拿了A+。”

汀娜逐一扫过光与暗的双子,沉默的大地精灵,摇了摇头。

“刚刚我在想我看过的小说,因为莉莉娅娜小姐是我的初恋,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谈论恋爱的话题,有关恋爱的一切答案我都只能在那些小说里找,但我发现这些小说的主角们要不父母双亡,要不家人仅仅是无关紧要的背景板,她们可以为爱斩断手脚,失去眼睛与声音,她们可以不顾一切,可是我呢?”

少女咧了咧嘴角,好像想要笑一笑,但是嘴唇的弧度微微勾勒,又被抹平。

“我的父亲和母亲还在北方的大地上旅游,等我在降临月回家过降临祭,那个时候,如果看到残疾的我,她们会怎么想,怎么说呢?打我、骂我、责怪我?他们不会这样做的,她们会生气,会在夜晚流泪,但一定会照顾我,一直到她们老去……可那个时候应该是我照顾她们了啊,怎么能让她们还为我辛劳呢?而且,影魔会让我变得癫狂和残暴……对吧。”

“……生于光,栖于暗,那是憎恨光明渴求黑暗的魔物,完全的光明与黑暗会暂时的消湮它们,夺走它们的身躯,就像人失去五感,矛盾和倒错令它们癫狂,如果汀娜小姐你要使用羊首教徒的方法,疯狂是你迟早的末路。”

“所以答案很显然了不是吗?莱忒小姐,我甚至可能害死我的父母。平凡的我依然能待在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身边,我不知道我能陪伴她们旅行多久,但那一定不是永远,而不平凡的我却可能失去家人。”

汀娜拿起了那个纸包,小声的说了一句抱歉。

“一目了然的选择,所以我决定了。”

然后,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做完之后,汀娜的表情好像清爽多了,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脸颊。

“……那么,汀娜小姐,是打算放弃吗?”

“嗯。”

“不会后悔?”

“那要以后才知道,不过……反正就算是累赘的我,也是可以喜欢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也愿意带着我一起旅行……暂时就这样吧,暂时……为什么你们这样看着我?”

啊啊,是这样吗?

精灵们相视一笑。

“没什么哦~~~~~”

“嗯嗯————”

“……总而言之加油吧。”

“如果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吧,我们和爱丽丝姑且算是支持汀娜小姐的哦。”

“不用、着急。”

“没错,作为年长的一方莉莉公主可是很从容的,汀娜小姐慢慢来也可以哦,要是能这样让莉莉公主在这里留得更久就好了呢。”

“……对这种事道谢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过于率直的鼓励反而让汀娜不好意思了起来,有些局促的挠了挠脸颊,这个时候才忽然想起应该在精灵们出现的第一时间就问出答案的问题。

“说起来,为什么精灵小姐们会出现呢,我本来以为,今天也会是爱丽丝小姐跟着我的……”

“嗯,是为什么呢?”

这一次,精灵们异口同声的避开了问题,在汀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纷纷消失在了少女的面前。

虽然是消失了,但却似乎并没有离开。

“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回去吧。”

精灵们的行为模式完全思考不透,不过,也已经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理由了。

汀娜从带软垫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了楼梯。

在下楼的前一刻,她最后看了一眼把垃圾桶塞得满满当当的纸袋。

“好吧、只不过是从头开始。”

轻轻的掐了自己一下,少女下楼,离开了这里。

 

………………………………………………………………………………………………

 

某一日的后话

 

“说起来,奈特小姐,如果我的决定不是放弃,你们会阻止我吗?”

“我阻止的话汀娜小姐就会放弃吗?”

“……如果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到莉莉娅娜的身边的话,大概……不会吧。”

“那我会阻止哦,但是,不会一直阻止的,说到底,做决定的是汀娜小姐呢。”

“是吗……”

“做出了决定,那么也要承担这个决定的后果,无论是谁,这是连小孩子也该知道的道理不是吗?”

“……我会记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