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头,灰色的肌肤与翠绿的双瞳正注视着自己。

“没精神呢,汀娜小姐。”

“不,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

“思考?”

“嗯,呐,诺姆小姐。”

面前的早餐是烤得香脆的吐司和培根,端着还带有魔女体温的乳汁,汀娜呆呆的坐在桌前。

“为什么我总是会卷进些奇奇怪怪的事里去呢……”

在人生的前十八年,汀娜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得不得了的普通人,唯一可以说是异常得经历,也只有那次课堂上目睹的凶杀。

虽然现在回顾过往不免觉得无聊,但是……

自从遇到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之后,自己被卷入乱七八糟事件的频率是不是变高了?

不算盐沙城,给莉莉娅娜跑腿被当作和邪教徒同级的危险分子送进异端审讯室,做秘书的工作遇上窃取大考考题的公主,第一次亮相贵族和魔法师的宴会遇上带着活人偶的易容大盗,然后……去逛个水族馆——差不多这种感觉——也会遇上从水元素位面来千塔之城找爱人的海妖。

不管怎么想都一点也不寻常。

“命、运?”

“大概是命运吧。”

“除了命运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解释呢。”

大地的精灵歪了歪脑袋,黑暗的精灵和风的精灵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但汀娜觉得这一点也不靠谱,用一副纠结的表情,少女拿起了吐司。

不过,比起艾来说,少女的表情已经算是非常好看的了。

现在女孩的表情几乎就是疲倦,强打精神与焦虑的大杂烩,除此之外,虽然看不出来,不过汀娜觉得可能还有满满的后悔。

——后悔昨天的多嘴。

时间是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九日早晨,魔女小姐刚刚睡下不久,算上今日,距离这一周的结束还有五天。

今天汀娜和艾要帮助某位非法偷渡的海妖小姐找到她在千塔之城的爱人。

好消息是海妖小姐无比笃定那个人就在千塔之城。

坏消息则是除了那是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海妖小姐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对于艾来说,更坏的消息还有距离她作为莉莉娅娜的学徒的课题考核快没剩多少时间了。

以及这个人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但莉莉娅娜直接用一句“我不希望我的学徒是只会钻研魔法的学者”把女孩所有的抗议堵死。

所以,在第一次和汀娜一起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的艾用充满怨念的表情撕咬着香喷喷的早餐。

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汀娜还没把早餐吃完,那表情变得愈发危险。

“那,我们出门了。”

被那怨念的目光盯得稍微有些发怵的汀娜连忙把自己是不是什么古怪的体质觉醒了之类的问题扔到一边,三口两口吃完早餐,怨念已经浓厚到好像可以看见背后摇曳的黑雾的艾二话不说就拉着她跑到了高塔前等待的马车中。

“那么,你有记起来一些线索吗?”

因为是偷渡客,海妖小姐是被暂时拘留在泉源机构中。在大门前一会面,艾就对着金发金瞳的海妖小姐问道。

艾昨天带的那枚戒指,是泉源机构内部的通行证,不知道被多少人带过,显然无法作为寻人的线索,就算找魔女使用寻人的魔法也不太可能定位得到。

昨天在艾,莉莉娅娜和汀娜离开前,女孩就叮嘱她乘着晚上的时间好好回忆一下她的那个“亲爱的”的名字与其他特征,但是……

“记不得了!但是只要一遇见肯定能认出来!你们人类和人类体内的水是不同的!”

大概因为不太习惯人类的衣服,不断拉着风衣的海妖小姐笃定的回答。

“啊啊真是够了——”

显然,她完全没去想……或者想了也没有记起来。

“作为水元素精灵与魔物的后裔,拥有够自由改变外形能力的海妖分辨族群的方式是鳞片,分辩个体的方式是组成身体的水质的差异……早该想到的,所有的书上都说你们这个种族不存在姓名与容貌的概念当然也不会去记……这是还用人类的思维方式来思考的我不好。”

焦虑啊,烦躁啊,怨念啊……这些表情全部都消失了。

艾小小的肩膀都完全垮下来了。

“海妖小姐想不到其他线索的话,要怎么办才好……”

“不知道,如果没有其他的线索,这就是大海捞针……不,沙中寻砾,千塔之城的人很多,还有许多魔法师不太会上街,就连碰运气也无法期待。”

女孩垂头丧气的看着汀娜和海妖。

但是……

“——如果说线索的话,有的哦。”

点着脸颊,海妖小姐在原地骨碌骨碌转了两圈之后,轻轻的一拍手。

“……是什么?请不要告诉我是海妖特有的感觉比如水的气息之类的……”

“不是,是歌哦,是亲爱的创作的一首歌,他说是根据自己家附近的景色写的喔。”

说完,海妖清了清嗓子,哼唱起一段轻柔的旋律。

纯粹的旋律,没有歌词,带着淡淡的愁思,却有着明快的音色,就像是孩子无邪的哼唱。

海妖是与人鱼齐名的优秀歌手,连坐在马车上抓紧时间低头看书的男孩,和泉源大门前仿佛两尊雕像的站岗警卫都被这歌声所吸引。

当歌曲终了,他们忍不住鼓掌,用手甲与手甲的铿锵与口哨作为最高的称赞。

“虽然很好听……”

因为这段令人愉快的旋律,艾自暴自弃的表情也稍微舒缓了一些。

可是,在歌声结束,海妖小姐对掌声表示感谢后,女孩停下了鼓掌的双手,还是有些抓狂。

“但这要怎么知道你恋人家附近的景色啊!”

这是一首纯粹的旋律。

就算是大陆最有名的音乐鉴赏家,大概也没法从这些哼唱中具象化准确的景色。

“不,这首歌是有歌词的啦,但是亲爱的弹着鲁特琴唱这个的时候我还小,不会人类的通用语,现在记不清歌词了……但是,只要给我一把鲁特琴让我弹唱一次我一定可以记起来的,因为我没有忘记哦,只是缺少了记忆的引子。”

海妖笃定的点头。

“……既然也没有别的事可做,就这样吧。”

虽然她是一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自信表情,但艾显然没有那么乐观,可是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线索……

因为某些契机想起模糊的记忆,这是普通人偶尔也会遇见的事,如果说对海妖小姐来说这个契机是鲁特琴的琴声的话……值得一试,不是吗?反正没有别的事可做。

问题在于——

汀娜盯着海妖小姐那又长又漂亮的金色蛇尾,犹豫了一下。

“海妖小姐……就是,你可以像童话里说的那样,变出两条腿来走路吗?这个样子在城里说不定会不方便。”

泉源的位置,在横贯千塔之城的法茵河的源头,僻静的街道一角,周围的建筑比较稀少,因而行人不多。

但是,如果要买东西、或者更进一步在海妖小姐想起歌词之后,要四处找那个地点,毫无疑问需要在城市里到处穿梭。

那个时候,与众不同的蛇尾和移动方式说不定会成为行人目光的焦点,尽管不一定会有问题,但也许会有麻烦——至少在某些稍窄的道路上,这条大尾巴可能会把路堵上,也不方便逛商店。

“啊,这座城市是给两脚直立行走的人类建立的吧,我听氏族的长辈提起过,我们本来的样子会比较麻烦……嗯,不过问题不大。”

扭头看着自己又大又长的漂亮尾巴,海妖小姐满不在乎的摇了摇,然后,那条金色的蛇尾变成了透亮蠕动的水,没一会儿。海妖小姐就有了一双修长纤细的,属于人类的腿——虽然是金色的。

“我可是学过怎么用双腿走路的,看,而且你们人类是要穿裤子或者裙子的吧?”

在腰部,一些没有依附在皮肤是金色鳞片微微外翻,看起来就像硬硬的牛仔裤,在脚下甚至还有细细的高跟。

虽然从脚底到腰际都是一片金色看上去怪怪的,但是……嗯,原本汀娜还担心会变得光溜溜的呢,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那么,接下来就只有,去买到一把鲁特琴了。

可是。

当汀娜向驾驶着马车的男孩询问千塔之城哪里有乐器店的时候,男孩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非常不好意思,我才做这个工作不到一年,确实不记得千塔之城哪里有乐器店……请稍等,我马上去询问一下。”

蓝紫色的魔法信鸽从他的魔杖顶端飞出,数分钟后,一只火红的信鸽落到了马车上。

“……那个,三位小姐,非常不好意思。”

得到魔法信鸽所传递的消息后,男孩并没有带来一个好消息。

“千塔之城里,并没有专门的乐器商店……”

或者说,这是个糟透了的情报。

“没有?为什么会没有?”

艾不可置信的看向道路蔓延的方向。

坚固耐磨的路面足以让六、七辆马车并排通过,石板延伸的方向,通往着一座繁华的城市,一座漂浮在天空之上,虽然安静,但比大陆上绝大多数的同类更为繁华,属于魔法师们的城市。

在这诺大的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住民是魔法师,其中有一半是贵族的城市之中,怎么会没有哪怕一家乐器商店呢?

除去似乎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两人会露出这样惊愕表情的海妖小姐,艾和汀娜,用这样的质疑看着驾车的男孩。

但是,真的是没有。

就像预料到了男孩所负责的乘客对千塔之城并不熟悉会提出这样的质疑,魔法的信鸽也给男孩带来了这个问题的回答。

除去哲学家、炼金术师这些攀登真理高峰的同僚,与真理最为相近的职业,其实是艺术家,魔法和艺术从诞生之初就有不解之缘。绝大部分魔法师都通晓一些音乐、绘画或者舞蹈,贵族出身的魔法师们更是如此。

但和艺术家们最大的不同在于,绝大部分魔法师是欣赏艺术而非创作艺术。在家里设置一架钢琴自己演奏,开辟一个专门的画室自己绘画……比起这些,他们更乐于去音乐家的演奏会,去歌剧院,去画廊,或者更加廉价一些,买来油画挂在墙上,将录好的唱片放上并不昂贵的留声机——比起创作,他们更喜欢享受现有的成果。

即使少部分贵族出于礼仪和社交需要购置乐器,他们的选择也会是最为高档的私人订制,交由大陆有名的工坊,完成后直接送达宅邸。

至于数量最多的魔法学徒们?

他们年复一年的学习,考试,实践就已经耗尽精力和钱财,哪里还有时间再训练一门乐器呢?

所以,千塔之城并没有专门售卖乐曲的商店的生存余地,其他的商店也因为卖不出去,甚至都不会进货。

或许是为了增加说服力,魔法的信鸽里还附带了一张最近几年千塔之城商贸表,漂浮在半空中的饼状图里,甚至都没有乐器这个分类。

“……那酒吧呢?”

沉默了好一会,汀娜开口了。

“鲁特琴,吟游诗人,麦酒,冒险者,这可是酒吧不可或缺的风景,千塔之城里全天开放的酒吧应该还是有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

男孩点了点头,用魔杖启动了魔像的马车。

全天开放的酒吧并不罕见,尤其在大考期间,总有走出考场的沮丧者要借酒消愁,也有拿到录取通知的成功者需要把冰凉却炽烈的液体倾入胃袋,在迷醉中庆贺一年、或者数年奋斗的成果。

现在是上午8时,精雕细琢的雕像顶端,街灯刚刚随着赛贡从城市下方投来的光芒熄灭。

穿过几条行人稀疏的街道,【翠鸟酒馆】就在喷泉广场的一角,。

推开酒吧的大门,奢华的如同高级餐馆的桌椅和柜台前,穿着法袍的魔法师们端起晶莹的高脚杯。酒液在灯光下摇曳,如同流动的红宝石,钢琴与小提琴的悠扬曲调从中央的小舞台上流泻。

“……这里是……酒吧?”

如果不是在自己打开门的一瞬间前台的调酒师就抬起头送来一个明媚的微笑,一位穿着古典女仆装的侍应小姐已经朝这里走来,汀娜真想把门啪的合拢,重新用正确的方式打开一次。

“这里难道不是酒吧吗?”

“不,虽然招应该是酒吧,但是……”

“那是什么意思?”

艾因为少女这含含糊糊的说法皱起了眉头,她指了指门旁的招牌,那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翠鸟酒吧】。

“不,就是,和我知道的酒吧不太一样……”

“……难道还有其他种类的酒吧?”

困惑变成了好奇,艾抬起头盯着汀娜,虽然那表情很严肃紧绷,但是好像在说着“快点告诉我”的酒红色眼睛,让她就像好奇的猫咪。

可汀娜不知道怎么和艾解释。侍应小姐也快要来到面前,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站在一旁,自告奋勇给两位并不熟悉千塔之城的小姐当导游(当然是有偿)的男孩。

麦酒呢?豪饮的冒险者呢?无处不在的喧嚣和吵闹呢?骰子摇晃的声音,魔法牌摔在桌面上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吟游诗人伴着鲁特琴的颂唱呢?

“请不要惊讶,虽然我能理解小姐你的惊讶。”

男孩摸了摸脑袋,似乎很能理解汀娜的震惊,眼前的酒吧的确和一般人印象中的酒馆截然不同,但是。

“但千塔之城的酒吧,都是这种风格的,这里没有冒险者,魔法师们也不喜欢吵闹,虽然并不只有昂贵的红酒……但便宜量又大的麦酒和啤酒只在大考这段时间会卖,因为买醉的人比较多……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差距吧。”

“……真神在上。”

汀娜啪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她有不好的预感,虽然有不好的预感,但少女还是抱着些许的期望,汀娜带着艾和一直又好奇又兴奋的四处张望的海妖小姐来到了柜台前。

“鲁特琴?”

“对,亲爱的唱歌的时候是用鲁特琴伴奏的,我现在需要听鲁特琴的声音来回想那首歌的歌词!”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拉住一开口就是“你见过我的亲爱的吗?”的海妖小姐,大致的说了说现在需要鲁特琴琴音的原因,调酒师的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但很抱歉,说不定我们爱莫能助。”

但出于礼貌以及眼前少女的昂贵衣着,他没有多问,只是遗憾的摇了摇头,调好了汀娜点的一杯不醉人的Pina Colada与海妖小姐点的马天尼。

“……进酒吧点果汁?”

“这是鸡尾酒,虽然酒精度是很低没错……但未成年人不许饮酒。”

有些肉痛的在吧台上码出三十枚银币,顺便叮嘱了一下海妖小姐不要喝醉后,汀娜抬起头,向调酒师继续询问。

“难道那两位……不会鲁特琴吗?”

“拜大陆流行的冒险小说和骑士小说所赐,鲁特琴这个乐器已经和冒险者,佣兵,吟游诗人绑定在了一起,就好像小提琴、钢琴于公主,芭蕾于白天鹅。”

年轻的调酒师耸了耸肩膀。

“这座城市有很多贵族,很多很多,贵族们大抵是看不起前两者的,他们的审美和礼仪从古语魔法帝国开始就渗进了城市的每一条河流,每一个酒杯,无论出身如何,在这里,我们都需要学会贵族和魔法师的礼貌和优雅,就连喝至烂醉也要吞下眼泪,这叫隐忍和坚强。”

其结果就是,无论去哪个酒吧,不是小提琴就是钢琴。

至于鲁特琴?

调酒师看了看在酒吧中央的舞台上西装革履演奏的两人。

“就算出身于各种皇家音乐学院、国立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们学到过,这座城市大概也没有乐器给他们演奏。”

“……非常感谢。”

Pina Colada的口感酸甜,而不失微郁的椰香,喝完之后汀娜却觉得胃里泛上来一抹苦涩。

她和坐在身边的艾对视了一眼,在覆了牛皮和翠鸟羽毛装饰的菜单上犹豫了好久才点了杯最便宜的苏打水的艾同样看着她,女孩的脸上同样是满满的忧伤,和自暴自弃。

现在汀娜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南地北的文化差异,搞不好翻遍这座城市都不会有一把鲁特琴。

这样的差异足以令人抓狂。

“接下来怎么办?连这一点线索也断了。”

“不知道。”

一口喝干清爽的饮料,艾的表情却清爽不起来,她苦恼的交错着手指,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去找爱因……去找莉莉娅娜导师,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了,我不想这么做,虽然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我一点也不想这么做。”

“抱歉呢,艾小姐,汀娜小姐,占用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

而从对话中听到,海妖小姐放下了手中已经喝干的酒杯,满怀歉意的对着艾与汀娜道歉。

对于人类的城市合人类的社会她搞不好比艾还要陌生,但是即使这样也能意识到自己给两位友好的女性添麻烦了。

“不,帮你……其实也在帮我自己。”

而艾只是摇了摇头,把杯子推向调酒师。

“如果要记起什么的话,为什么不向精神系的魔法师们求助呢?”

“高等元素生命的精神构造是比较特别的,无法保证对人类有效的手段对海妖也有效……”

“原来这位小姐是海妖吗?那样的话的确不行呢……作为第一代元素的后裔,她们的灵魂和精神结构太独特了……这样的话。”

他把倒满苏打水的被子递给艾之后,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从吧台的下方摸出一张硬卡纸。

“说不定三位小姐可以在两天后去这里碰碰运气。”

淡金色的纸面,印有金黄的纹章——一把小提琴被荆棘环绕的纹章,下面还有一大串花体字。

“这个是?”

“宣传单,一位贵族的客人不小心漏下的。两天后,奥林比恩王国的公主将在离开前,于千塔之城的路德维希歌剧院进行个人音乐会,听说这位公主没有什么魔法的才能,不过多才多艺而且乐善好施……虽然不知道会不会鲁特琴,但如果在音乐会结束后想办法进入后台拜托她,说不定她愿意帮这个忙,毕竟……”

调酒师把那张卡纸递到了汀娜的手中。

“海妖的歌声,应该是无数音乐家梦寐以求的东西,无论是唱出还是听到。”

“真的吗?两天后?真的可以吗?”

海妖小姐金色的眼睛睁大了,纤长的双腿啪嗒啪嗒的敲着酒吧木地板的横纹,大概有尾巴的种族表达欣喜时都喜欢啪嗒啪嗒的摇尾巴,但是现在她的尾巴变成了人类的双腿,就只能嗒嗒嗒的踩地板了。

“一国的公主的演唱会啊,而且两天后……这个时间有点……”

艾的表情好看了一些,但一想到两天后还要抽出时间,就又苦恼的抿住了嘴唇。

“那时候不用麻烦艾小姐和汀娜小姐也没关系。”

“不,还不能确定你能弄到票,进后台,更不能确定你能得到公主的帮助,这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汀娜小姐?”

“诶?啊,不,我只是……”

少女抬起了头。

她在拿到宣传单时就死死的盯着那上面所写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之后。

汀娜想到了今天早上,奈特和希尔芙对自己的调侃。

“这算是……命运吗?”

“什么?”

“我是说……”

汀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张黄金的卡片。

“我们,也许不用等到两天后。”

 

…………………………………………………………………………………………………

 

到千塔之城的大使馆街时,卷起的风,将云海的一角掀到了城市的顶端。

明朗的天空在片刻间被雪白的云层所掩埋,然后在卷起的寒风之中变得阴沉。

要下雪了。

“我一直在想,汀娜小姐会什么时候才过来拜访。”

千塔之城的大使馆有着统一的建筑规格,在凭借那张嵌有红宝石的黄金卡片见到奥林比恩大使后,汀娜,艾和海妖小姐很快在大使馆街的一处王族别馆中见到了见过两面的公主殿下。

夏洛·法恩赞。

汀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这位公主殿下居然还会有所交集。

“没问题哦,举手之劳而已,我对海妖的歌声,也特别的好奇呢。奈娜,我的鲁特琴还带在身边吗?”

“当然,公主。”

金发的少女将目光从逐渐阴沉的天空移回少女的脸上,还没有等汀娜松口气呢,海妖小姐已经欣喜若狂的想要扑上去了。

或许是总算还知道对一位身份尊贵的少女这么做很成问题,又或者是穿着缀满蕾丝的女仆装站在公主身边的灰发女孩的目光过于危险,海妖小姐没有这么做。

用目光瞪退兴奋的在地板上啪嗒啪嗒跺脚的海妖,奈娜将手腕放在那张大大的书桌上,当作为空间储物器的手环上闪过翠绿的魔力光,精雕细琢的木盒出现在桌面上,在公主打开木盒捧起那架看起来就经历过悠长岁月的梨形乐器递给海妖小姐时,艾拉了拉汀娜西装的下摆。

“你为什么会认识一个公主啊?”

艾的声音很小。

从汀娜拿出那张卡片见到大使再一路来到这里的路上,女孩一直维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就像重新认识了汀娜一样的视线让少女有些小小的得意。

不过,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向女孩解释,对于自己不但认识公主——还一认识就好几个的这种情况,汀娜自己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人生轨迹在命运的星空中走歪了。

没有立刻从汀娜这里得到答案的艾,把视线转而看向正把孔雀羽毛做成的拨子交给海妖小姐的夏洛。

“不过……那就是公主吗……果然又漂亮,又优雅呢。”

她的声音更小了,但是风依然将那喃喃的细语送到了汀娜的耳边。

“羡慕吗?”

“当然不。”

“当公主不但能穿好多好多的漂亮衣服,有很多人鞍前马后的照顾着你,还会有帅气的王子来娶你,和你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所以说,我一点也不羡慕!”

汀娜打趣的摸了摸艾德小脑袋,这样对待小孩子的态度引起了女孩极大的不满,黑发的女孩撅着嘴拍掉了汀娜的手,但凭着体格上的优势,少女还是如愿以偿的带着坏笑,把女孩扎了个小小侧鞭的黑发揉的一团糟。

就在艾咬牙切齿像只炸毛的猫咪要扑上来的时候。

——,——————。

一串音符,从琴弦上轻盈的跃出。

艾和汀娜立刻停下了闹腾,前奏的几个音节似乎是对音符的调试,之后,就是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旋律。

比起海妖小姐那如活泼轻快的水流般的歌喉,鲁特琴的琴音更多了几分无机质与别样的韵律,汀娜说不出孰优孰劣,在她耳中,这两段旋律都只能用非常动听来形容。

这不是一段很长的歌谣,很快,那段旋律随着一段曲调的渐低而渐隐,海妖小姐完成了演奏,好像有些苦恼的思考着。

“琴音不对吗?”

公主并没有着急鼓掌。

“不,琴音是对的,亲爱的弹出来的音色和这个虽然略有区别但那是因为静港和这里的空气略有区别,这不是会产生很大影响的原因,不对的是我,是我……啊!”

苦恼的表情舒展开,海妖小姐顿了顿脚,那双纤长的属于人类的双腿化作晶莹的水柱,又变回了那条金灿灿的美丽蛇尾,变回原来样子的海妖小姐放松的盘了盘尾巴,孔雀的尾羽在琴弦上拂过,那段悦耳的前奏再度响起,琴弦跃动,海妖小姐的脸上也越发的明媚。

然后,她开始了歌唱。

——我能带你去天空上的花海吗?——

——蔷薇、薰衣草、香芹与紫罗兰。——

——我会与你登上倾斜的白塔。——

——那么你就将是我的挚爱。——

——请让我为你披上雪白的婚纱。——

——蔷薇、薰衣草、香芹与紫罗兰。——

——上面绣满罗勒的纹样。——

——请让我为你开垦一亩原野。——

——种上青空与无边的云海。——

——让你成为我的挚爱。——

——我能带你去天空上的花海吗?——

带着淡淡的愁思,却有着明快的音色,就像情窦初开的孩子无邪的哼唱。

恍惚回神时,自己已经与夏洛,奈娜和艾一起用力的鼓掌。

“诶嘿嘿,亲爱的唱得更加好听呢……呐呐、怎么样,亲爱的说,这是他根据家附近的景色写的喔,有没有什么头绪呢?”

吐了吐舌头,就像一位吟游诗人一样行了个礼,满怀期待又忐忑不安的,用金色的眼睛看着大家。

“与其说有没有头绪……”

点着自己的柔软的勾勒出笑意的嘴角,夏洛轻轻的点了点头,站到了挂在墙上,一张千塔之城的地图旁。

“如果真的是按照家附近的景色去写的话,倾斜的白塔……”

夏洛指向地图中的一处,微微一笑。

“整座千塔之城,也只有这一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