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塔之城的生活,在最初的新奇感消失之后,也逐渐显得一成不变。

莉莉娅娜和艾成天成天的把关在房间里,瑟芬妮还没寄来梦寐以求的驾驭影子中的魔物的资料,自己依然还是个与魔法无关的平凡人。

虽然这座法师的城市因为大考格外热闹,自己也无法涉足其中——她倒是心血来潮找了找一些学院和法师塔的招收简章看了看,结果光是作为学徒的基础素养就让她冷汗涔涔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快速短期记忆,广泛的知识储量,炼金学基础,卷轴抄录经验……她就第三项勉强沾边,再一看考试内容……

汀娜只看了第一项就扔掉了那本小册子。

就算成为了莉莉娅娜联络员之后又成为了她的秘书,在千塔之城某个圈子里变得人尽皆知,生活也完全没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不,无论在哪都一样吧,所谓的生活和日常,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

汀娜这样想着。

小说里三天一个小事件五天一个大事件的那种生活,说到底也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产物,就连从弗兰迪亚家逃离的那个易容大盗无名,和名为苍澄石的人偶也完全没有再出现。

天空晴朗,阳光明媚。

赞美和平的日常。

在赞美之余,汀娜能做的,就只有掰着手指期待某一天的到来。

——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可能要等到那一天,才能见到莉莉娅娜了。

想到这里,汀娜忍不住絮絮叨叨的埋怨着把魔女从自己身边抢走的某个小女孩。

而且为了那一天,自己还需要准备一些惊喜。

——但要准备什么才好呢?

总不能问本人吧,问精灵们的话……和问本人似乎也没有区别?

思考着这些事,汀娜看着自己仅剩个位数的血量,犹豫了一下,竖起了一面土墙。

“汀娜小姐还真是怨念深重呢,嗯——”

在她的对面,四肢着地趴在书桌上的沙拉曼达摆了摆尾巴,放下一张地牌,思索了一阵之后,又放下一张炎魔,打出一张魔法,把所有地牌横置。

“这样就是沙拉曼达的五连胜了呢——”

黑魔法,恶魔献祭,横置所有地牌,牺牲一个恶魔种,直接造成与攻击力同等的伤害

“啊啊没有反制的牌!!”

和精灵们玩魔法牌也成为汀娜的日常了。

比起刚刚接触给法师们而不是普通人们玩的规则时,汀娜觉得自己强了很多,至少面对最跳脱和粗枝大叶的沙拉曼达,能够稳定的把对方的连胜数限制在8以内……

好吧汀娜知道自己很弱就是了。

就在少女觉得这样的日常说不定要维持到无星无月之月第一周的结束时,这一天的午饭时分,魔女与人偶却带着艾出现在了餐桌前。

“……我要去检视【泉源】,要一起来吗?”

“当然!”

莉莉娅娜要去的是哪里,汀娜不清楚。

但是,能和莉莉娅娜一起,仅仅这样就没有其他任何需要犹豫不决的事——尽管那个嘀咕着没时间浪费的小女孩也一起跟着,但无视掉就可以了。

于是,她来到了这里。

【泉源】。

最初,少女还以为是翡冷翠中温泉的泉源,但是不对。

古语魔法帝国不仅仅是人类迄今为止魔法文明的最高峰,也是艺术高度发展与发达的时代,作为古语魔法帝国最璀璨最重要的城市,每一座天空城邦都被修建的美轮美奂。

这既是形容城市本身,也是形容城市里的街道,建筑,桥梁与草木。

名为【泉源】的宫殿,自然也是其一。

“……法茵河横贯城市的南北,七条支流遍布着城市的地表,而这里,是法茵河的源头。”

站在水岸的堤坝旁,莉莉娅娜抱着爱丽丝,平静的凝视着倒映着蓝天的广阔水面。

汀娜在海边出生,见过名为大海的广阔水域,但对于河流认知,却局限于白沙河。

那是一条宽度有限的小河,渔船、货船、客运轮……数量一多,河面就会堵塞不堪。

可这条河流绝对没有这样的问题,汀娜想象着,就算把她见过的最大的海船横过来首尾相连的排列上一百艘,也只能遮挡这里一半多一点的水面。

这几乎是一片流动的湖泊了!

仿若教堂的巴洛克建筑就坐落在这水域的边缘,庞大雄伟的建筑就是河堤的一部分,整排整排的的巨龙雕塑罗列在沿河的墙壁上,汹涌的水流从龙首喷涌,一束一束的水流铺成壮丽的瀑布,轰鸣着坠落,在水面上溅起雪白的飞沫。

这就是泉源。莉莉娅娜向汀娜和艾介绍着,

“……这里是千塔之城最重要的设施之一,提供城市百分之九十的用水。直接从水元素位面流入的水富含魔力,也是城市重要的魔法结构,在地下,一般人所看不到的地方,无数运河组成的大型魔法阵,也是城市浮空的动力来源之一。”

“比我想象的要更壮观一些呢、嘛,还不错啦……”

出门时还嘀咕着“时间不够”,“可以不去吗?”之类的话的艾,现在也她站在莉莉娅娜和汀娜的面前,小心的掀开遮蔽面容的黑纱,在说出这样一句话后,又“但还是好大啊。”这样,有些别扭的感慨着。

“您的到来是我们的荣幸,爱因斯坦斯第七席阁下。”

很快,前来迎接的人出现了。

有人靠近,艾立刻放下了面纱,莉莉娅娜则是掀起了相同款式的面纱。

没有欢迎的仪式,也没有汀娜想象中的肃穆欢迎,显然莉莉娅娜并不想大张旗鼓而来接待的这位中年是认识她的,朝着三人鞠躬行礼后,并没有过多寒暄,他带着她们走进了大门,来到门旁一条小路上。

刚刚踩上这由一块一块方正的白色石板铺成的小路,脚下的石砖就动了起来,

“呜哇!”

“喂,小心一点啊。”

汀娜的身子猛的一歪,要不是艾及时拉了她一把,少女就要丢脸的摔倒了。

“为、为什么会动?!”

“这是最近几年实装使用的魔能浮道,能够很大的节约移动时间,泉源是第一批建设试点的建筑,等到使用数年确认没问题,这项技术就会推广到整座城市。”

好不容易站稳的汀娜回过头,大门已经渐渐远离了视野。

这条会自己动的道路可没有因为汀娜快要摔倒而停下,而且有着相当快的速度,不一会儿,泉源那扇镂空雕花的铁门,已经近在咫尺。

在她们靠近之后,这条魔能浮道尽头的门也打开了,穿过室内与室外的分割线,浮道的速度降了下来。

“上一次我看到这个技术的资料还是在一本论文集里,那个时候还没有解决传动问题。”

“这位小姐应该怎么称呼呢?”

“叫我助手就好。”

“那么,助手小姐,要猜猜看,这是用了什么方法解决的吗?”

艾就像在模仿莉莉娅娜让声音显得平静,但女孩有些尖细稚嫩的嗓音还是没能压住她看到新奇事物的好奇。

“是……水?”

艾稍微跺了跺脚。

“……没错。”

魔女小姐点了点头。

得到魔女得肯定似乎让艾很高兴,于是,艾,莉莉娅娜,还有现在也没做自我介绍的中年男人,就一起讨论起听不懂但反正感觉特别厉害的话题了。

至于汀娜自己……

在被浮道带入这栋建筑的时候,她就因为眼前的景色,连惊叹都发不出来了。

这是由漆黑的大理石与玻璃搭建的宫殿,澄澈的水流是自由穿行的住民。走廊的墙壁,天花板,乃至地板都是与水族馆无二的构造,灯光打亮了水道,五彩绚烂的珊瑚和造型各异的岩石间,叫得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海生魔物正在悠闲的遨游,让出生在海边的少女感到格外的亲切。

“泉源是千塔之城最大的水源,同时也是对水元素位面静港最大研究设施,然后……”

长廊来到了尽头。

视野陡然开阔。

“请允许我向两位陌生的小姐介绍【苍蓝之眼】,这是大陆上,通往静港最大的空间门扉。”

泉源的中庭,一片蔚蓝跃然眼前。

一瞬间,汀娜还以为被翡翠般的石柱环绕的是一片蔚蓝的光幕,这样也确实比较符合她的印象——其实是小说之中,空间门的描述。

但不对。

绝大多数作者都并不是魔法师的所谓魔法小说再一次在实物的面前证明了它们不过只是作者的臆想,那翡翠石环中的蓝色,就是一片澄澈的水面。

澄澈幽远。

波澜不兴。

是湖泊?还是一眼深泉呢?既然这里叫泉源,那应该是后者吧。

“好漂亮……”

仅仅一眼,从魔能浮道上走下,在正上方的平台上俯视水面的少女,就被那一汪直透水底的泉源给迷住了。

阳光从中庭洒下,一直透过最深的水底,仿佛大地上一只晶莹的眼眸,水面凝视着千塔之城的蓝天,而水底,俯瞰着更加苍蓝的天空——另一个世界,静港的天空。

她不知道是谁给这里取了个苍蓝之眼的名字。但是她敢保证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加贴切,更加完美的名字了。

“……接下来我要去管理与研发部门,还有一些会议,汀娜小姐、助手,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游览一下这里,这实在是——太漂亮了。”

爱丽丝狠狠的瞪了汀娜一眼。

被那双银色的瞳孔恶狠狠的看着,汀娜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莉莉娅娜的秘书,在莉莉娅娜要去处理会议和一些事务的时候不是跟随着而是想着四处游览,着显然是很有问题的的行为,但是。

但是,汀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激起人冒险的热情需要什么呢?

大额的金钱,荣耀的回报,千古留名的许诺?

不,不是那些。

只需要绝美的一幕,仅此而已。

“我、我的话……就跟着汀娜小姐吧,免得她不小心迷路或者掉进水里。”

在俯瞰这大地之上的苍蓝眼眸时,艾也久久的陷入了恍惚。虽然女孩的语气好像有些嫌麻烦,但是……

“果然,只有亲眼见过,才能理解这是多么的美丽……”

汀娜可没有听漏女孩喃喃的自语。

显然,她也一样。

“……我明白了,这里偶尔也会开放给学院的学生游览,不要乱走到一些奇怪的地方就可以了。”

两位同行者都要离开,小人偶银白的眉毛挑的老高。

莉莉娅娜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她从中年男人那里拿过了两枚朴素的指环——大约是魔法师风格的通行证,递给了汀娜和艾。在

然后。

“……比起书本,更重要的是世界。”

魔女向着似乎还是有些踌躇的女孩,平静的说了这句话,跟着中年男人踏上了另一条魔能浮道。

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魔能浮道的旁边就有蚀刻在金属板上的路线图,戒指靠近,不同的设施名字会散发出绿或红的光,可以游览与禁止进入的场所一目了然。

魔物研究馆,特种矿物陈列室,静港魔物驯养馆,育种培养区……

光是这一层就有这么多区域,让汀娜跃跃欲试。

“艾小姐想要先去哪里呢?”

“随便啦。”

“那就走吧!首先是最近的魔物研究馆!”

 

………………………………………………………………………………………………

 

一直到双腿都发软,汀娜才喘着气,停下了脚步。

体力更加糟糕的艾早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去别的地方吧。”

“哈、哈,我还没有累的走不动路,你这个大人反而先喊休息了吗?”

女孩对着汀娜挑衅的笑。

“我是看你快要支撑不住了才这么说的!”

“只是自己累得不行的借口吧,哈。”

艾骄傲的昂起头,用手帕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艾的这个样子,汀娜抽了抽嘴角。

“……算了,随你怎么说吧。”

干脆的放弃了争辩,在晚霞般绚丽的紫色沙滩上找了一块岩石坐了下来。

她知道这种时候越是争辩,艾只会越来劲,对付这个个子不大脾气却不小的娇蛮大小姐,无视和应和是最容易让她泄气的。

果然,在自己选择性无视掉艾的挑衅后,女孩的表情就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有些郁闷的哼了一声后,她坐到汀娜的旁边一块较小的岩石上,揉着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纤细大腿。

“哇!”

然后马上就惊叫了起来。

汀娜扭头一看,那块灰蒙蒙的石头从沙滩下面冒出了一个圆滚滚的脑袋与像是大象的四肢。

大概是艾的体重惊醒了它,这只海龟从沙坑里立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海边走去。

“这是,巨岩龟?好小只,难道说还没有换壳吗……”

虽然动作憨态可掬,但海龟的脚步可一点不慢,没一会儿就靠近了沙滩与海岸的交界处。

艾连忙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看着海龟一步一步的走回海里,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虽然是虚假的大海,但果然,比起书里的图片要更加壮观呢……”

对这句话,汀娜表示赞同。

现在,两人所在的地方,是静港魔物驯养馆,在游览了魔物研究馆和特种魔物陈列室后,被各种各样的魔物与眩目美丽的矿石、珊瑚晃花眼的汀娜,在走进这里的时候,兴奋的探险欲几乎是在顷刻就被另一种淡淡的思绪所掩埋。

淡紫与淡蓝相间的绚丽沙滩,遥远的海平线,澄澈到几乎一眼可以望穿,与苍蓝之眼无二的海水……

“……”

沙滩不是那片沙滩。

海水不是那片海水。

甚至连天空与海平线,都只是魔法的幻造。

但大海,就是大海。

比起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大海的艾的兴奋,汀娜的心里却泛起了些淡淡的愁绪。

“……怎么了?一副呆呆的表情。”

回到汀娜身边坐下的艾皱了皱眉。

“诶?不、我只是有点,想家了……”

“……是吗。”

“嗯,降临月我会回家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离开家乡也已经好几个月了呢……”

“你的家乡也在海边吗?不是这样虚假的海,而是真正的海洋。”

“是啊,在静海的旁边,是个热闹的小城。”

海风中的咸腥味,和记忆中截然不同。

这里是放养已经被驯化的来自水元素位面魔物的区域,虽然哪里都和汀娜记忆中不太一样……但是这并不妨碍其美丽。

沙滩上零零散散趴窝的海龟,一群一群好像已经被煮熟了似的小螃蟹不时从海浪浸润的沙砾中钻出,大大的海螺蠕动着,几只软乎乎的触手是它行进的力量。

还有海鸟时而落下,这些羽毛鲜艳的鸟儿笃笃笃的用尖嘴在沙滩上不断的打洞,拉出一条肥美的沙虫吞下,还有些体型较小,像鹦鹉一样的海鸟把水晶一般的贝壳在眼前排开,一二三四一个一个啄上去,这些汀娜从没见过的贝壳就自行打开,海鸟逐一从贝壳里啄走大小不一的珍珠吞下,心满意足的飞走。

虽然陌生,虽然虚假,却依旧美丽,这就是大海。

而且……

“啊。”

汀娜的眼睛一亮,顾不上有些疲累的双腿,朝着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个沙坑跑去。

“是海豹!”

在不远处的沙丘上,汀娜发现了她非常喜欢,但在南国的海边压根看不着的可爱魔物。

——一群圆滚滚、毛绒绒的小海豹。

正在晒太阳的海豹们似乎也察觉了少女的靠近,它们一点也不怕人,就算汀娜走到了沙丘的边缘,它们也只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个用轻柔的动作抚摸着同伴的人类,发出嘤嘤嘤的清脆叫声。

……海豹的叫声是这样来的?

疑惑并没有在少女的脑海里停留,汀娜几乎立刻就被手上传来的毛绒绒,软乎乎的治愈手感击沉了。

“汀娜小姐喜欢海豹啊……”

“超喜欢,又温顺,又软乎乎、圆滚滚的,简直是海里最可爱的魔物了!”

“……嘛,比起深海那些奇形怪状的魔物的确好多了……虽然我也没见过……”

跟着汀娜走到这群海豹的旁边,艾思考了一会,对这个说法表示同意。

女孩子大多对毛绒绒软乎乎的可爱生命没什么抵抗力,看着汀娜好像通过抚摸不断的提高着好感度,正逐渐被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包围起来,艾犹豫了一会儿。

也学着汀娜就近抱起一只正又跳又晒的朝自己靠近的小海豹放在怀里,伸手抚摸起柔顺的毛皮来。

就在这个时候……

“这个戒指……是亲爱的!”

“???”

正揉着海豹小脑袋的艾,表情就这样僵住了。

于是。

“果然是这枚戒指!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哇、哇!”

她怀里的海豹,不断的扑腾了起来。

“海……海豹说话了?!”

这下,连汀娜都听清楚了。

这个听起来就像水流叮咚的声音——是从艾抱着的海豹嘴里传出来的!

“我才不是海豹!我是海妖,不是海豹!”

“怎么看都是只海豹吧!”

汀娜连忙从海豹群里跑到了艾的身边,将在她怀里扑腾的海豹给抓了起来。

摇头甩尾,在汀娜的手里,海豹闹腾的更加厉害了。

“所以说我是海妖!高贵的金鳞氏族的一员,怎么会是海豹这种外表人畜无害连企鹅都不放过的……诶等等。”

突然,它安静了下来,那颗圆滚滚的小脑袋看了看艾,又把尾巴甩到自己面前看了看。

“……好像我为了逃过那些可怕的工作人员的追捕,我确实是变成了海豹躲在这里……”

“……”

“……”

“啊,等一下啊亲爱的,我马上变回来!”

话音刚落,在汀娜的手中,毛绒绒软乎乎的小海豹立刻化作了一滩水哗啦啦的洒落在了沙滩上。

“?!”

汀娜和艾的表情,立刻从无言变成了惊愕。

这并没有维持多长的时间,洒落在沙滩上的水并没有被淡紫的沙粒吸收,晶莹澄澈的水,只是顷刻便旋转着升起,不一会儿。

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女,出现在了汀娜与艾德面前。

金色的卷发,金色的瞳孔,在那张同为女性的汀娜都忍不住胸口一跳的脸上有着水波般的纹路,优美的曲线从纤细的脖颈沿着柔软的背脊到腰肢,在那里——

汀娜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一条长长的,有着美丽金色鳞片的蛇尾,正在赛贡的阳光下折射着华美的光晕。

“亲爱的,我变回来了哦!”

从海豹变成一个有着蛇尾的美丽女性,自称海妖的少女迫不及待的朝着刚刚站起来的艾又扑了过去,可是在半途。

那双金色的眼睛突然睁大了。

“不对,我……我想起来了。”

海妖看着下意识躲过了她,钻到汀娜身后的艾,喃喃自语着。

“你不是我亲爱的!亲爱的才没有这么矮!也没有这么瘦小!”

——啪。

汀娜好像听到了青筋暴起的声音。

“当然不是了!你是什么人啊!”

“为什么你会有亲爱的的戒指!”

“这只是一个通行证啊!”

“那是什么啊!你们把我亲爱的藏到哪里去了!”

汀娜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痛了。

对话完全无法成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清楚,艾和这位海妖小姐进行着意味不明的话,而这一切都在让汀娜的头疼指数不断攀升。

而且——

“感应到不明身份的入侵者,感应到不明身份的入侵者——”

汀娜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事态,似乎还在往更加麻烦的方向发展。

 

…………………………………………………………………………………………………

 

“……汀娜小姐。”

“这次不是我!”

在魔女用带着些许无奈的表情开口的时候,汀娜立刻为自己做出辩护。

“这次真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因为艾——”

“提出游览提议的人是汀娜小姐。”

“而兴冲冲跑到海豹群里的也是汀娜小姐没错吧。”

“咕——”

但马上就在爱丽丝和艾德双重打击下陷入了沉默。

“这样的话我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得到亲爱的的消息——”

“就算这么说我也高兴不起来……”

被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卫带到莉莉娅娜面前的,汀娜只觉得身心俱疲,最近一系列的事让她对自己只是个平凡人的认知产生了动摇。

——难道自己有着小说主角一样走哪哪出事的体质?

“……简单的说,海妖小姐……你在几年前,就已经在这里了吗?”

放着汀娜自顾自的混乱着,魔女将视线重新移回到办公桌的对面。

“没错,因为约定的日子快到了但亲爱的还没有来找我,我就来找亲爱的了!”

种族是海妖,名字是海妖,具体分类是金鳞海妖,在大陆上,这是与人鱼一样有名的美丽魔物。听到莉莉娅娜的提问,在椅子上坐好正好奇的四处张望的海妖小姐啪嗒啪嗒的摇着尾巴,飞快的回答。

让这个嘴里嚷嚷着亲爱的的海妖小姐安静下来把来龙去脉说一遍没花多少时间,在她面色惨白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莉莉娅娜掀起脸上的黑纱,魔性的魅力轻而易举的就让魔女小姐得到了她的信任,知道了一切。

几十年,大概快一百年以前,在海妖的家乡,她遇到了一个人类。

英俊而幽默,知道很多从来没离开过那片宁静海洋的海妖所不知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会拉一手好鲁特琴的男性,很快就把还年幼的海妖小姐迷得神魂颠倒。

但是,人类很快要回到人类的世界。

而年幼的海妖还不能离开聚落——并不是不行,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有些太小。

——那样的话,就约好一个时间,等下一次见面时再一起走吧,如果你要来找我也可以,我就在千塔之城哦。

于是,那个男人这样说着,按照人类的习俗,和她拉勾,离开了。

那个时间到底是多久之后呢,海妖小姐自己也忘了,但是,她记得,那是在静港的下一次极光之夜前,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以后。

所以,海妖小姐一直都没有着急。

直到几年前。

“再过几年极光之夜就要到了,比起等亲爱的来找我,我想主动去找他,但是我对大陆不熟,就想着提早几年作为缓冲。”

但就像大多数同类一样,这些年一直都把精力花在唱歌与艺术上而没有学习战斗和自保的海妖小姐,她没有被允许离开聚落。

已经忍不住想要去见亲爱的的海妖小姐对此很不满,思考了半年后,她铤而走险,找了个机会通过苍蓝之眼然后……

就像今天一样,被当作非法的入侵者追捕了。

这也是当然的,元素位面和大陆的来往是有规定的,未经过静港和泉源的管理机构,擅自进入大陆,这样的偷渡事件一向是被魔法师们拼死戒备的,毕竟谁也无法保证跨越世界而来的是和善的交流者,人畜无害的魔物又或者是危险的病毒,邪恶的恶魔。

总之,刚出现在泉源设施里就听到刺耳轰鸣的海妖小姐吓坏了,不知所措的她只好用海妖的天赋能力变成了一只海豹骗过了警卫和警备魔法,一直躲在静港魔物驯养馆中。

这一躲就是好几年。

“……海妖是温蒂妮与海生魔物的后裔,时间观念和元素精灵们很接近……简单来说就是对时间的流逝很钝感。”

魔女小姐仿佛见怪不怪的解释着。

汀娜听得冷汗涔涔的,倒是艾不知道为什么满脸的认同和赞许。

爱丽丝摇了摇头。

“显然,你是一位偷渡者,海妖小姐,按照规定,会将你遣返回静港,你的部族之中。”

“不行!”

人偶小姐才说完海妖就尖叫起来了。

“如果被送回去我就见不到亲爱的了!”

“回去乖乖等待他来见你不行吗?”

“可我已经等不及要见亲爱的了!”

“那就回去好好说服你的部族允许你外出,通过正规手段到这边来见,极光之夜要到明年的夏季才结束,你还有充足的时间。”

小孩子一样任性的吵闹完全无法打破爱丽丝公事公办的冷漠表情,被纯银的瞳孔凝视着,似乎也能感受到那金属光泽中蕴藏的冷意,支支吾吾了好几声,海妖小姐耷拉下了头。

“拜托了,不要把我送回去……”

美丽的少女低声哀求着。

“驳回。”

可爱丽丝完全不为所动,她瞟了一眼一直在附近的中年男人,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大概,是去处理遣返的手续去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汀娜也没有开口。

不管有着怎样的初衷,一旦手段错误,最后也很难得到好的结果,这位海妖小姐是偷渡客,做出处置也是这个泉源机构的工作。

要是随随便便开口,反而会让莉莉娅娜难做吧,而且……

“说起来,极光之夜是……”

“……静港与光元素位面·晨光之河数百年一次的极度接近,在静港的夜晚,天空中会洒落无数的极光,非常美丽,仔细算算……”

魔女小姐看着艾,若有所思。

“……已经开始了呢。”

“已经开始了吗?!”

海妖小姐猛的抬起了头,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盈满了泪水。

“已经开始了,要是在结束前找不到亲爱的,约定就无法实现了……”

……这么说起来,为了躲避追捕,这位海妖小姐的确是躲了好几年呢。

提前了好几年从静港离开,又在这里耽误了好几年,这么一算,作为缓冲的时间都抵消了呢。

“那个,爱丽丝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

艾开口了。

“……?”

“那个,虽然只是在书上读到的……跨位面的遣返其实要做很多手续的吧,最短一两天,静港那边的管理机构稍微拖沓一点的话,一周以上都是有可能的……”

“……啊啊,虽然那边的机构也是人类在管理,但都是做研究的魔法师在兼职行政人员,要是不凑巧都在实验室里的话……拖个一周都有可能。”

“那样的话,反正海妖小姐也要滞留在这边,那样的话……让她暂时的自由活动,去找她的恋人……不行吗?按照海妖小姐说的,那个人应该就在千塔之城才对。”

“是的!亲爱的说他就在千塔之城——这里是千塔之城没错吧!”

“……你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就冒冒失失穿过苍蓝之眼过来了吗……”

人偶小姐看向海妖的目光中除了冷漠,现在还似乎多了些怜悯。

不过,她并没有对此做出决定,转过脸,爱丽丝看向微微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的莉莉娅娜。

“莉莉,怎么办?”

“……就这样做吧,反正在羁留期间,这边也会给临时的居留证的,直到遣返的这段时间,你就去找你的恋人好了,嗯。”

魔女小姐点了点头,看向汀娜和被喜极而泣的海妖扑倒拼命道谢的艾。

“……和汀娜小姐与艾一起。”

“……诶?”

 

………………………………………………………………………………………………

 

某一日的后话:

 

     “等、等一下,爱因斯坦斯阁下,为、为什么要我……”

     “是你提出的提案不是吗?”

     “可是并不用我去执行吧!本来留给课题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六个大魔法我才勉强掌握一半,光芒、海洋和天空系统的我还没有……”

     “……相应的,会推迟考核的日期,不用担心。”

     “……那样,就没有意义了啊……”

     “……?”

     “不,没什么,我……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