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塔之城是一座安静的城邦。

没有车马的嘶鸣,行人络绎不绝,但脚步声都很低,没有人高声说话,蓝天下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街道的上空飘扬。

如果在其他城市,比如汀娜的故乡,安静和冷清必然相伴相随,但在这里,这两个形容词间却没有任何的关系。

街道上的行人络绎不绝,商店的门前时而有人进进出出,钢铁铸就的魔像马车是这座城市最为流行的交通手段,用柔软材质制作的马蹄与黑石的路面碰撞也不会发出过大的声响,车轮也不会令人烦闷的吱呀个不停。

汀娜也已经多少习惯了这座城市的宁静,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考中途的原因,比起这个月开始之前的日子,街道上显得更加的安静了。

本来魔法师们大多都是比较安静的家伙,能留在这个城市的也有着较高的素质,公共场合不大声喧哗这点是每个人都自发遵守的。

向街道两侧张望,无论是匆匆走过的行人还是正在翻烤烤架上肉串的小贩。可以发现大多数人的手上与身边,都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

随处可以看到在讨论着什么的人们,最近城市各处的考试与招生是人们谈论的焦点,途径一处广场时,还有魔法师发表关于蒸汽机可能严重冲击现有魔导工业体系的演讲。

和汀娜熟悉的街道比起来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高天上的城邦之中,仿佛看不到很悠闲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绷着脸,因而安静的街道上,也弥漫着沉重的氛围。

 “这座城市生活的压力非常大吗?”

驾驶着马车,看起来年龄差不多的少女听到汀娜的感慨之后,从驾驶席上回过头。

 “因人而异,如果只是想要在这里吃好喝好混日子,那其实还是蛮轻松的,虽然消费水平高,但收入也很高,而且对于这座城市而言最大的消费是魔法方面的,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虽然这么说很失礼。”

少女漫不经心的用法杖敲了敲魔像的屁股,让魔像的速度恒定。

千塔之城作为交通工具的马匹全都是这种钢铁的魔像,操控起来并不费力,但需要持续不断的注入魔力,不是魔法师的话,是无法驱动它们的。

“普通人的话,在这里想要找个工作都不容易呢,这座城市的一切都得依靠魔法。如果没什么上进心又有一身魔力,其实可以过得相当惬意,但是……”

“但是?”

“绝大部分魔法领域的最前线就在这里,在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魔法师,如果有哪怕一点上进心,压力就会四面八方的不断涌来……日刊上的论文看不懂,被证实的实验自己却无法还原得出同样的结论,时间一天天过去但堆在书桌上的原典反而不断增多,哪座高塔的天才又在魔法的哪个领域做出了突破自己却毫无建树,每年千塔之城公布的新晋正式魔法师数量都在增加,自己却怎么也无法摆脱法术位的束缚——”

有人形容一旦踏入这个城市,就像踏上了一条不知道终点在哪的跑道。

你不知道距离起点已经跑过多远,也不知道距离终点还有多少的路程,你只知道远方的山顶总有人点燃灿烂夺目的火炬,只知道身边永远都有人将你超越。

所以,你只能不停的、不停的驱动自己向前不断的跑着。

“现在正是大考时节啊,每年一度的,这个城市最为紧绷的时刻,看。”

马车不动了。

汀娜抬起头才发现前方的十字路口示意向前与向左的箭头正亮着红光,这是千塔之城用来指挥道路交通的装置,红表示禁止通行而绿表示可以通行。

少女没有在其他的地方见到过类似的东西,但显然这比盐沙城那些在十字路口吆喝的城卫军们的指挥效率更高。

“大考……是学院的统一招生期吗?”

最近,汀娜经常听到这个词。

无论是书店里偶遇的,意图作弊的公主及随从,还是咖啡馆里用隔音结界为自己营造一个又一个学习空间的学徒们。

当然还有在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一天,从黎明开始就站在高塔前的艾。

但是少女对大考本身却不太了解,她不是魔法师,也已经从学院退学,虽然这也就是一年前的事,但再听到考试这个词,少女却总觉得格外的遥远。

“看看周围吧,现在不在工作的人要不正在去考试的路上要不刚从考场上离开,千塔之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都是魔法师或者魔法学徒。”

向附近看去,几辆敞篷的马车上,车夫与乘客都不约而同的拿起了书本或者小卡片,神情严肃,汀娜没有掩饰自己的视线,他们也对少女的目光视若无睹。

 “千塔之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都是魔法的求学者,但城市的教学资源能够直接顾及的只有其中一半不到,另一半则是自学者,对于这些人,成为学院的学生,学会的会员,又或者进入某个高塔当学徒,摆在我们面前的无非这三条路。”

少女对着汀娜,慢悠悠的解释着。

“平常这些组织很少吸收新人,要加入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每年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一周,为期一周的大考中考入其中的某一个组织,在魔法这个领域,再怎么自学都是有极限的,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考试。”

“是这样啊……”

“魔法是昂贵的知识呐,哪怕千塔之城再鼓励分享,那些珍贵又昂贵的教学资源也不是毫无背景的一般人能负担的,各大学院不限制课程的旁听,已经是非常大的恩惠了。”

马车渐渐的向着已经可以见到高塔尖端的山谷驶去。

来到这条路线后,行人和马车渐渐稀疏。

“说起来,你是温泉高塔的人啊,虽然不是魔法师,看起来也不像学徒。”

在马车即将驶到山谷之中的时候,驾车的少女突然开口了。

“我的确不是魔法师也不是学徒……不过,温泉高塔?”

“坐拥整个翡冷翠山地,附近有两处温泉,从来没有招收过学徒或者助手,也没有什么论文发表,事实上连塔的主人都很少露面,连高塔的登记名也是不详,这可是千塔之城最神秘的地点之一哦,虽然我最想考的是象牙高塔。”

她眨了眨眼睛,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看着汀娜。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一边想着原来在千塔之城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莉莉娅娜,明白了少女闪烁目光代表的含义,汀娜礼貌的用笑容回应。

“莉莉娅娜……我的上司并没有收学徒的打算呢。”

“我想也是,并不是每个魔法师都希望有个学徒叨饶的。”

没有从汀娜这里得到任何讯息,但少女似乎相当的无所谓,她转过身,让钢铁的马匹跑的再快了一点。

没过多久,魔像的马车停下了。

“辛苦你了,谢谢。”

节俭的汀娜没有让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为自己叫专门的马车。将一些银币递给少女。

“虽然能从考上的学院和高塔中择一就学,但是,无论是哪边,也只不过是从和城市里一半的人抢夺名额,变成了和另外一半的人争夺知识与资源……我真是羡慕你啊。”

接过那些银币,少女这样说着。

接着,微微的一笑。

“啊啊,虽然不知道你在这座城市是要做什些么,但是,你也加油吧,在这座城市……”

一只魔法的信鸽落在了少女的肩上,没有把话说完的少女闭上了嘴,熟练的拆解了这只据说是为了预约马车而特化的魔法信鸽,然后对着汀娜挥了挥手,驾着马车向着山谷的另一边驶去。

“魔法师是不是都有说到一半不说话的坏习惯啊……”

汀娜有些郁闷的看着还没把自己在意的话说完就消失在冬晨的冷雾中的少女。

在两棵黑松之间,少女站了很久,很久。

“其实,我更加羡慕你啊……”

默默的,少女摇了摇头,走向高塔的大门。

今天是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五日。

从月初开始的大考已经过去了快一半,距离少女第一次亮相千塔之城贵族、魔法师社交圈的宴会也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里,夏洛公主让奈娜送来了关于那个青年窃贼【无名】的资料,弗兰迪亚家族送来了正式的致歉信对宴会上警卫的疏忽以及宴会结束的当晚那带着人偶的小偷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从地牢逃离,不过爱丽丝和精灵们拿起来看了看就随手放到了一边。黑色的礼盒被莉莉娅娜拿到了塞提林古语研究院,但最近也没有任何新的研究成果需要汀娜去取。

而且,瑟芬妮送来的致歉信里并没有包含关乎操控影魔的资料,这让汀娜格外的失望。

自从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一同踏上旅行,汀娜总是期待着在发生什么事情后,自己一成不变的日常会有所改变,但每一次都徒留失望。

就像今天魔女小姐也没有离开房间,已经整整三天没有与自己见面。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就像现在一样,偶尔,汀娜会这样想,并且忍不住叹气。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沿着回旋的楼梯走到三层,有些有气无力的站上会自动升降的圆盘,从高塔的第三层到第九层,汀娜的声音只得到了仿佛无处不在的风之精灵的回应。

虽然距离正午还有半个多小时,但汀娜已经在外面吃过午餐。这个时间,元素精灵们大多都在忙自己的日常工作——对整座高塔的维护,所以,在承担主要生活功能区的的第九层,不管怎么说,都显得有些冷清。

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怀念莉莉娅娜在盐沙城时那间城堡的汀娜,朝书房走去。

“……?”

途中,她停下了脚步,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是自己看错了吗?

这怀疑让她又揉了揉眼。

通向第十层——除去地下的三层,这座高塔最顶端莉莉娅娜房间的楼梯的光壁……

不见了?

证实自己的眼睛没有骗自己,而且那层莉莉娅娜为了不被打扰的光幕并不是换成了透明的其他壁障,站到楼梯前的汀娜,只犹豫了很短的时间,就沿着楼梯向上走去。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搬离这个房间仅仅过了不到一周,楼梯的栏杆与木质地板的光泽的交界却像是久违了漫长的时光。

没有考虑那么多,跑上楼梯才对自己未经同意贸然进入这件事感到些许忐忑的少女,并没有在房间里看到魔女与人偶的身影。

塔顶的房间一如她重病卧床时整洁明亮,环绕在圆形大床边的水道中,透明的水之精灵抬起头,将手指放在唇边,带着柔和的笑意,示意汀娜压低声音。

在她的怀抱——或者说身体中,黑发的女孩正沉沉的睡着。

在帮助比自己体型更加娇小的人沐浴时,阿库娅的做法似乎是将对方完全容纳到自己透明的身体之中,流动的水在口鼻留下了呼吸的小孔,虽然看起来惊悚了一些,但看着艾放松的表情,显然,这是非常舒适的。

“阿库娅小姐……”

“莉莉公主和爱丽丝出门了,趁绝大部分最高评议会成员都在,魔法师协会决定对千塔之城进行一次大检修,大概今晚是不会回来了呢。”

“这样吗……”

阿库娅小声的话语解开了汀娜的疑惑也打消了她一些些的期待,期望落空的少女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踢掉鞋子,从水道上跨过,将自己扔到了那张软绵绵的大床上。

……穿过几天后,少女对自己身上这一套格外昂贵的衣服已经没有那么敏感了。

柔软的被褥似乎还带有慵懒魔女的体温,抱着天鹅绒的被子,汀娜深深的吸了口气。

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这么做不但格外令人羞耻好像还有些变态,但是……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元素精灵们似乎都知道自己对魔女小姐的那点小心思,被阿库娅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汀娜干脆把被子抱得更紧了。

有莉莉娅娜的气息。

仿佛书卷历经时间,在橡木的书架上沁透泛黄纸页的芬芳,葡萄与米的气味,微微的弥漫着醉意。

大陆有名的葡萄酒庄,树汁与花蜜的妖精密酿,东国香醇的白黄药酒,以血酿造的猩红玉露。

在翡冷翠的山岭中有属于魔女的藏酒室,深埋在山岭的岩石中,诺姆告诉汀娜那比弗兰迪亚家的宴会厅还要大。

除了温泉,莉莉娅娜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酒。

或者说过于理性的魔法师们,大多都是钟情这能让人在迷乱的炽热中将冰冷的理性暂且抛去,让人回归那有血有肉,有激情的愚昧之中的液体的。

听奈特和沙拉曼达说,莉莉娅娜的喝酒方法非常特别,这让她很容易喝醉,在旅途中,在汀娜的面前,莉莉娅娜没有喝过酒,也许是因为旅途中需要保持清醒与理智,直到回到魔法师的大本营,属于魔女的领地后,她才重新开始享受起品酒的乐趣。

所以汀娜没有看过醉酒的魔女。

那会是多么的诱人呢?

那会是多么的可爱呢?

对不是自己而是艾——这个来到莉莉娅娜身边才几天的女孩反而得以目睹这样的景色,汀娜就像最喜欢的东西被抢走的小孩一样,在被子里呜呜的呻吟着。

——明明,是我先的啊。

但是,这个女孩……艾,却在魔女的床铺上留下了她身上会闻到的,夜来香的香水芬芳。

无论如何都无法释怀,抱着被子从床铺上坐起的少女充满怨念的凝视着躺在阿库娅怀里的女孩。

“那个……汀娜小姐?”

好像这样就能把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给赶走一样。

“汀娜小姐……”

“怎么了嘛?”

“表情,很可怕哦?就像要把艾小姐赶出去一样。”

“……莉莉娅娜小姐为什么一定要在房间里教她啊,一般来说不是实验室或者图书馆嘛?”

心底的小小恶意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暴露,汀娜哼哼唧唧的转移了话题。

“【导师与学徒都能感到轻松和放松的场合最适合教学】……莉莉公主看的书上是这样写的,因为莉莉公主也没有相关经验,所以……嘛……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莉莉公主是比较……嗯……”

“……到底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收一个学徒啊……”

少女长长的叹了口气。

至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天还说着自己不需要一个学徒,这个女孩针对自己的设计已经被看穿的莉莉娅娜在第二天一早突然回心转意让女孩成为自己的学徒,那一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只有艾的吻足礼和高塔前仿佛被风暴洗礼过的一片狼藉。

莉莉娅娜说那是艾努力争取的证明。

之后,魔女小姐就把自己和艾一起关在了顶楼的房间之中。所以少女没有找到机会去询问原因。

这件事,她始终耿耿于怀。

对汀娜的怨念,阿库娅用轻笑回应,转移了话题。

“汀娜小姐下午有什么预定吗?”

“没有哦。”

“那样的话,可以拜托汀娜小姐帮忙看护一下艾小姐吗?”

“诶?”

汀娜眨了眨眼睛,说话间,水的精灵从自己的身体里把娇小的女孩抱起来,噗啾噗啾的从床边的水道中站了起来。

从阿库娅的身体中离开时,艾身上的水滴也全部留在了精灵的身体之中,把艾放到柔软的大床上,把被子拉过一角。

“艾小姐来到塔里后,只有今天睡了一个小时以上呢,莉莉公主的课题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太过苛刻了,她不断的逼迫自己挤出时间,今天是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住,意识断线了。”

对着汀娜眨了眨眼睛,阿库娅微笑着。

“但是,我和诺姆下午要为艾小姐调配营养剂和药剂没法守在这里,奈特和莱忒跟着莉莉公主出门了,希尔芙和沙拉曼达又不会照顾人……如果是汀娜小姐的话,就能放心了呢。”

“……我也不会照顾人啊。”

“汀娜小姐不太喜欢艾小姐对吧,所以,在艾小姐醒过来后,肯定不会被艾小姐说服放任她自己继续研习而可以要求她休息,艾小姐现在太需要休息了哦。”

“这算什么啊……”

“总之拜托啦。”

“啊,等一下,阿库娅小姐!”

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水的精灵自顾自说完后就与水道中的流水融为一体,消失在了房间里。

“这都什么与什么呀……”

和艾独处一室——因为这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的情况,汀娜有些郁闷的盯着女孩的睡颜……不过她只看到了天鹅绒的被子。

女孩就像小猫一样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完全的躲进了被子之中,汀娜伸手把被子拉开,她就会重新把被子卷起来,仿佛只有这样严严实实的样子,才能好好的进入梦乡。

“算了,就这样吧,我也……想泡一下温泉了。”

汀娜发出今天第二次的长叹,暂时放着熟睡的女孩不管,少女走进了浴室,把身体洗净之后,浸泡到了床边的水道中。

按阿库娅的说法,艾这几天的睡眠时间一共加起来还不到六个小时,身体已经完全撑不住了,如果就这样一直睡到阿库娅或者诺姆过来接手还好……要是她中途醒来了……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少女这样想着,靠在水道的石壁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看艾睡得那么香,她也困了……

 

…………………………………………………………………………………………………

 

汀娜被一个声音吵醒了。

温暖的泉水,适宜的暖风,令人依恋的属于魔女小姐的气息——虽然混入了不太招人喜欢的其他香气,还有些许的疲倦后涌上来的困意。

这些总能让人舒舒服服的睡着,做个好梦,就像夏夜的晚风,春日的暖阳。

但是。

一声惊雷总能把人从美梦之中拉出来。

“唔……怎么回事……”

迷迷糊糊醒来的汀娜呆呆的看向窗外,赛贡之阳已经朝西边的天空偏斜,万里无云的苍蓝澄空,无论哪里都没有少女记忆之中,落下雷鸣的征兆。

——还是说在千塔之城,连打雷都和大陆南部的海滨不同?

就在汀娜半睡半醒从水道里站起来的时候。

——噼啦!

从窗外,又闪过了一道电光。

汀娜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这个从莉莉娅娜的房间外,雪融泉所在的山顶上传来的声音——声音都还在其次,重要的是站起来后汀娜发现应该在床上沉睡的艾不见了!

“咕啊!”

紧随着电光的消失,女孩的痛呼随着风传来。

“艾小姐!”

汀娜猛的从水道里跳了出来,甚至没顾上穿衣服就沿着连接莉莉娅娜房间和翡冷翠山顶的水道桥跑了出去。

恒定的温控结界笼罩着黑石的桥梁和山顶的温泉,在距离温泉边缘有些距离,几乎到温控结界边缘的一小块平地上,汀娜看到了黑发的女孩。

她正摇摇晃晃的扶着身边的栅栏从地上爬起来,在蓝天下泛着银色的金属棒——不,那就是银吧,就像纵横交错,在女孩的头顶弯成弧线收束,变成一个将她囚禁的鸟笼,岩石上和女孩片缕未着的身体遍布着焦痕,那头流丽的黑发卷了起来,看起来分外的滑稽。

“艾小姐,你在干什么呢!”

但汀娜笑不出来。

那双酒红的眼睛,那双燃烧的眼睛,就像熔炉,漆黑的烈火把淤积的所有不快,焦躁,烦闷和愤慨全部付诸一炬,就像锻去矿石中的杂质,存留在那双有些娇蛮但还带着稚气轮廓的眼中的,仅有——

冰冷坚韧的意志。

艾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汀娜的话。

支撑着身边的鸟笼,站起来确认身体没有大碍之后,女孩立刻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支羽毛笔在空气中写着什么,汀娜顺着艾面对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稍远的一处岩壁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她完全看不懂得大量公式。

“制御雷电元素的魔法公式出错……不对,特斯拉先生的公式完美无缺,可我的雷电元素亲和没有那么高,将这个公式添加在魔法阵中产生的一些结构我只能以自身的【感知】感应到,却无法凭借纯粹的微操能力去控制,这条公式与相关结构要更改……”

“艾小姐!”

女孩的自言自语被打断了。

收起羽毛笔,手上捏着一些黑色的沙石和黄色粉末的艾转过头来,看到了身上的水滴还没有干的汀娜。

“……汀娜小姐,请退到温泉旁边,不然可能有危险。”

这就是艾成为莉莉娅娜的学徒后,汀娜与她的第一次对话。

“危险什么的。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看了还不知道吗?魔法的学习,以实践背熟的原典来理解魔法的结构,效果,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使用方法,提炼成【解读】。”

说完这些后,女孩再次强调了一遍。

“请离远一些,法拉第笼可以把雷电引入大地,保护我免受大部分雷电的伤害,但是不能保证汀娜小姐的安全。”

“不是这个问题!”

汀娜更加靠近了两步,伸手抓住了“鸟笼”里比自己矮得多的女孩的肩膀。

“艾小姐,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身高上压倒性的差距让艾不由得抬起了目光,因为眼袋和黑眼圈,这双眼睛毫无威慑力,但是,被那双倔强的酒红色的眼睛盯着,汀娜的连质问都不由得柔和了一些。

“就在刚刚。”

无论如何,在和别人有直接身体接触时练习魔法绝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女孩抬起的手又放下了,她仰视着汀娜,语气一如数日前黑松间的对话。

但汀娜知道这是贵族的【礼貌】。

这个孩子的真正的样子绝对不是这么彬彬有礼——至少听起来,不是这种分外文静的彬彬有礼,艾是个有些骄傲的贵族大小姐,她不知道艾是否在说谎,但是。

“希尔芙小姐。”

环绕这座高塔的风,这座高塔的眼与耳,一定知道。

“艾小姐在汀娜小姐睡过去大约三十分钟后就醒过来咯,之后就一直在这里联系天空系统的大魔法,【特斯拉的托尔之锤】——由贤者特斯拉改良过的【震怒的托尔之锤】,因为刚刚的失误,设置的隔音结界被破坏了,所以才吵醒了汀娜小姐。”

“……也就是说,至少已经一个小时了?!”

耳边,风精的声音让汀娜目瞪口呆。

她今天是在城里早早的用过了午餐,跑到温泉里的时候才刚刚正午,而现在太阳都已经西斜了!

“莉莉娅娜小姐说过要让艾小姐休息的!为什么希尔芙小姐不阻止呢?”

“因、因为被说服了嘛,莉莉公主留给艾小姐的课题非常艰巨,要用尽可以利用的每一分每一秒,希尔芙和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孩子,也很希望她能留下来……”

“……”

啊,阿库娅的话,是这个意思啊。

不知为什么,高塔里的精灵格外喜欢这个孩子,希望她能够留下来,这样的话,当艾搬出为了通过魔女的课题留下来而努力这样的说法的话……

这些有着和数万年的岁月完全不符的单纯的精灵们,说不定确实会被说服。

“……总而言之,艾小姐,请停止吧,莉莉娅娜小姐叮嘱过你要好好休息才行,都已经伤痕累累了不是吗?”

但自己不一样。

汀娜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稍微松懈下来,让有着天使翅膀的汀娜把甩着恶魔尾巴的汀娜镇压。

“要是在完成课题前病倒就得不偿失了,所以。”

“就算病倒,魔法师也能使用魔法,但如果没有学会,那就算再健康也没用。”

“那如果是发烧呢?发烧发到40度,重感冒到嗓子发炎什么也说不出来,难道艾小姐是超级天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一个大魔法熟练到能默唱甚至瞬发的地步?”

“啊啊,是啊。”

女孩的眼梢不悦的吊起。

“我就是超级天才,否则莉莉娅娜小姐怎么会答应给我一个机会?”

——啊,来了来了。

在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有天使翅膀的汀娜吊起来放在火上烤的汀娜甩着恶魔尾巴脸上露出愉悦的微笑。

就像逗弄那些心高气傲的猫咪一样,看着它们温驯或者抓狂的样子,总会给人有趣的享受。

“既然是超级天才,那就更不需要这么拼命的学习了吧,就算是大魔法不也应该是睡上一觉花个把小时就能学会的东西吗?还是说天才的艾小姐,连劳逸结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汀娜“礼貌”的询问着。

其实,她也不讨厌这个女孩,努力、有毅力的人总会带有吸引人的独特魅力,汀娜一点也不讨厌。

而且还这么可爱——虽然比不上莉莉娅娜就是了。

——但要是从自己身边抢走莉莉娅娜就另当别论了。

一切的喜欢和欣赏最重要的前提是不触及自己的利益,从这个方面来看,汀娜巴不得艾完不成课题被魔女小姐赶出高塔呢,那时候自己说不定才会真挚的说一句“真是可惜”。

艾沉默了。

然后,她手上的施法素材,换成了有着令人心情放松香味的花瓣,与一小试管液体。

“【在甘美的迷梦中睡去……】”

“给我等一下!”

风把女孩低得几乎听不到得咏唱,送到了少女的耳边,魔法?而且听起来……

像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汀娜的脑海里猛然闪过在学院里学到的阻止魔法师施法的技巧,又想起两天前那个易容大盗无名控制瑟芬妮的手法。

按在女孩肩膀上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咕咳!”

咏唱中断了。

情急之下,汀娜没有控制力量,虽然至是很短的时间,但汀娜的双手还是在她沾了些焦灰的白细脖颈上留下了浅浅的手印。

“啊,对不起!”

“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啊这个表情!”

女孩的额头上隐隐爆起了青筋。

“我只是想认真的告诉艾小姐,你需要休息而不是强打精神继续学习,尤其是在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都不在高塔中的时候,这样是很危险的,但艾小姐却想要对我使用魔法……”

“诺姆小姐和希尔芙小姐一直在盯着我……”

“她们有自己的工作要做的吧,给她们添麻烦,我会给莉莉娅娜小姐打小报告哦。”

“……啧,手拿开啦!我休息就是了!”

艾狠狠的瞪了一眼汀娜。

从女孩酒红色的眼里看到自己那丝毫歉意都没有的脸的耸了耸肩,松开了手。

银质的鸟笼被打开了。

“这样总该满意了吧?接下来要我干什么?”

艾从里面走了出来,没好气的看着汀娜,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汀娜总感觉摸着脖子上手印的艾好像变得乖巧了些。

“只要是休息,艾小姐做什么都可以。”

“……我可以看书吗?”

“当然可以。”

“很好。”

两分钟后。

汀娜无语的从女孩手里把那本堪比字典的大书拿走。

 “你说过可以看书的。”

坐在书桌前,已经洗干净身体的女孩竖起了眉毛。

“不包括学术期刊,论文集和魔法的原典,看这些只会更累吧。”

那个银质的鸟笼的确是保护了她没受雷电的伤害,汀娜听到的痛呼,是施法失败的反噬,并不严重,现在的艾只是精神有些萎靡——虽然光听她的语气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汀娜叹了口气。

“你就不能看看其他的书吗?”

“其他的书……比如什么?”

想了想,汀娜从空间储物戒指里,翻出来一本小开本的书,递到了艾的面前。

“说不上推荐……但我挺喜欢这个的。”

“……《安巴》……这是什么东西?”

艾无比困惑的看着封面上的标题。

“我记得,安巴有琥珀的意思……这是本琥珀的图鉴吗?”

“这是小说!小说!”

汀娜傻眼了。

“小说……基于现实或者虚构进行创作的故事文体?我从没看过,那东西好看吗?”

艾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有好也有坏吧……不过这座城市的确看不到什么小说……”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艾说自己从没看过……

现在就算是贵族的大小姐书桌上多少也有一两本罗曼蒂克的小说,所以汀娜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呢,但是……

“这就是小说吗?”

飞快的翻过十几页,艾皱起了眉。

“……怎么了吗?”

 “过于感性的辞藻,不严谨,不准确的描写,最重要的想要表达的东西——回到过去得到神奇的力量改变一切?”

艾笑了笑。

“改变过去就相当于否定自己、否定这个世界上的人在这段时间为了生活,梦想或者是其他东西而努力的一切——我不喜欢这种事。”

“……这只是本小说,而且你才一分钟都没读到啊。”

汀娜皱了皱眉。

喜欢的小说被草草翻过就这样评价,她有些不太高兴。

“魔法的学习是从背诵原典开始的,从小我就被逼着……被训练背诵冗长的论文,没有强大记忆力的人在魔法的道路上是走不远的,虽然没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但十分钟内我能把第一章倒着背出来,当然因为我不太喜欢这个,最多十几分钟我就会忘掉。”

艾合拢了书本,递回给汀娜。

“然后——任何一个疯狂的想法,都是从妄想开始的。这些故事对我的梦想毫无帮助,还是魔法的原典更有意思。”

“……”

汀娜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行,给我好好休息!泡温泉发呆也可以,睡觉也可以,总之,好好休息!”

她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  自己不适合做看护。

第二,  这个女孩对自己也没什么好感。

证据就是,那双仔细看会发现黑眼圈的眼袋的眼睛,正挑衅似的看着自己。

但是愿意乖乖休息就好了,只要把她哄睡着就行。

但是……

“……也行吧,下午睡过去等晚上莉莉娅娜小姐回来后,通宵也会精神好些……”

“……所以,为什么你还不睡?”

爬到床上去的女孩,眨了眨眼睛。

“没有那个的话……我睡不着。”

汀娜顺着女孩的目光,垂下视线。

看到了自己一马平川的胸部。

“……哈?”

少女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于是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就是那个啦!”

“你是婴儿吗?!不,就算是婴儿也不会要吸着这个睡觉吧!”

“从小就被弄成这样的体质我也没有办法啊!”

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多么令人害羞的话,艾的耳朵都涨红了,她咬牙切齿的大喊着。

房间在那一时间陷入了寂静。

“……那是,不能说的事吗?”

好一会儿后,汀娜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小心翼翼,只是,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的艾,她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在这个年纪应该会有的。

甚至,比起瑟芬妮,比起那个切实直面过死的女孩都……

“目前是呢。没有乳汁也没关系,不吸着那个的话,我没法入睡,这是不因我的意志而转移的事。”

“必、必须要含着……这个吗?”

“其实有代替品。”

艾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但我逃出来时,忘记把奶嘴带出来了……。”

“……欸?!”

“不许告诉莉莉娅娜小姐!她没有问我原因,不知道这些事,我也不希望她知道,我——”

汀娜瞪大了眼睛。

“我绝不要,因为这种无聊的事被怜悯,我要用我的力量,去实现我的梦想!我也不想被你同情和可怜,这种东西——”

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艾炽烈的目光瞪了回去。

而艾也唐突的中断了话语。

两人之间的空气,再一次被寂静所笼罩。

“……总之,愿意帮助我吗?我睡着之后,离开也不会有关系。”

“嗯、嗯,就当是以后有孩子后的预演好了,嗯嗯……那个……我……要怎么做……”

艾苦涩的笑了笑。

那笑容,就像浸透了黑暗。

“真是拙劣的谎言。”

“你当真的听就可以了!”

“嗯……那么,请躺在这边吧。”

“这、这样吗?”

汀娜有些紧张的在床上躺下

“嗯,我比较喜欢,被抱在怀里……这样……不,没什么。”

艾轻轻的,趴在了女孩的身上。

和魔女小姐差不多体型的女孩,重量也如魔女小姐一样轻盈,还是说,这个年纪的女孩都是这样呢?

一边胡思乱想着,汀娜一边紧张的,绷紧了身体。

“……噫!”

“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也不要含着说话啦!”

“但是……谢谢你……汀娜小姐……”

很快,格外微妙的感觉就从胸前传来,汀娜感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艾嘀咕着说话时那感觉变得更加的诡异。

“……睡着了啊……”

也有一种古怪的感情涌上来,汀娜不确定这是不是艾所厌恶的同情,但是……

汀娜想到了女孩不小心说漏嘴的一些话语。

【被逼着。】

【被弄成。】

【从没看过。】

【逃出来。】

汀娜不愿意去想那都代表什么意思。

艾在少女的身上蜷缩成一团,她已经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完全安静下来的女孩那纤弱的身姿,格外的脆弱。

也格外的,令人怜爱。

这算不算是母性的本能,汀娜不知道。

汀娜忍不住抱住了怀里的女孩,用格外温柔的动作,梳理着她因为电击而有些卷曲的黑发。

……妈妈……我、一定……

“……”

艾已经睡着了。

但是,少女拉过天鹅绒的被褥,盖住了自己。

与在睡梦中流泪的女孩。

 

…………………………………………………………………………………………………

 

某一日的后话:

 

    “……”

    “……晚上好,汀娜小姐。”

    “……诶、诶?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唔,什么时候回来的……”

    “检修工作顺利,早归。”

    “……就是这样,不用那么小声也没关系,我在艾德身上施加了熟睡德魔法,明天早上为止,她都不会醒来。”

    “这样好吗……”

    “休息,必要。”

    “是吗……呐,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只是……唔……肿了……”

    “……被一直吮吸的话,会这样没错。”

    “莉莉娅娜小姐也……帮助艾这样入眠过吗?”

    “……顺便缓解积涨感。”

    “……”

    “……汀娜小姐也想要吸吗?”

     “请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