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过后,莉莉娅娜带着奈特和莱忒拿着汀娜从古语研究院带回来的那些破译资料,来到了高塔中的文献室。

对于魔女小姐而言,所谓的休息,大概就是指能够不用费心去管理那些麻烦的事务,而能专心研究魔法的典籍,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吧。

这样想着,习惯性的想要跟进去旁观的汀娜,在十几分钟之后,晕乎乎的走了出来。

她不小心翻开了一本魔导书。

魔导书的书之魔使对她没带手套也没征得同意就擅自触摸感到很生气。

于是给她来了个精神系统的魔法【地转天旋】。

用三行来解释就是这样。

被精神魔法中最低级的扰乱五感与重心的魔法一击击沉的少女脚步虚浮的回到了书房,一直到魔法的效果消失,她都像一条被晒干的咸鱼一样坐在椅子上。

连一丝浮云都看不到的蓝天与远处的城市风景能让汀娜好受一些,不过,在望着这些风景的同时,汀娜同样也无法避免的,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女孩。

“已经过了中午了啊……”

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是10时15分,刚过正午15分钟。

从黎明之刻开始就在那里的她,已经站了4个小时——整整520又15分钟了。

可她还是在那里一动不动。

人类真的可以站立这么久吗?

少女不由得从记忆里寻找起自己长时间站立的经历,但能记起的,时间最长的一段经历,也只是在学院上武技课时因为没完成训练目标,在放学后被罚站了半个小时而已。

只有半小时而已。

但汀娜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缩起脖子,从腿部的肌肉感到隐隐作痛。

“艾小姐……她真的没事吗……”

托着下巴,犹豫了好一段的时间之后,汀娜把办公椅从面向阳台转回到面向书桌,站了起来。

“汀娜、小姐。”

“哇!”

然后被一旁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书桌附近的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有着沙土般灰色肌肤与藤蔓似的翠绿长发的精灵出现在了那里,在汀娜转头看到她时,向少女问候。

“诺姆小姐,请不要吓我呀……”

看着微微点头作为问候的诺姆,汀娜哭丧着脸。

这些神出鬼没的元素精灵对普通人的心脏一点也不友好,诺姆的存在感又格外、格外的低——不是行踪隐秘,而是就像人总会忽略掉自己脚下的大地一样容易被忽略掉的那种,格外稀薄的存在感。

已经在这座高塔住了好多天了,但是对这样的情况,汀娜就是不能习惯。

“诺姆小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汀娜小姐,摇摇晃晃,不时,撞上墙壁,担心。”

“……啊……”

那简直想要列为人生中嘴丢脸的排行榜前几位的丢人样子,被看到了吗?

汀娜忍不住捂脸,尴尬的把视线移开。

“汀娜小姐,现在,要到那里去吗?”

不过,诞生之时别说衣服与道德、伦理,连有血有肉的生命都还没诞生的精灵们是没有害羞这种情感的。

所以对于这种不太能理解的情绪,诺姆看着脸红了的汀娜,不太理解的歪了歪头。

 “诶、嗯……”

汀娜又回头看了一眼窗外,视线游离。

“那么,请把这个,给那孩子。”

听到汀娜含糊不清的回应,诺姆那有些木讷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淡淡的微笑,这个笑容让汀娜想起自己在接受精灵们的祝福时,诺姆在一片黑暗中将跌倒的自己扶起来时那个慈爱的笑容。

“这个是?”

“白绒果,炎蜥血,塞托美蜜酒,混入辣椒、生姜与可可叶的魔药。”

诺姆把淡红的药剂,递给了汀娜。

“温暖身体,补充体力与水分,她从早上开始,滴水未进,这样,坚持不了太久。”

“……诶?”

“虽然,莉莉公主并不打算收徒,但我们,很喜欢那个孩子,汀娜小姐也,有些在意吧。”

“不在意才是不可能的吧……”

诺姆慢悠悠的解释着。

不过,汀娜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药剂,又看了看浅笑着的精灵。

“但为什么要我送过去呢?”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由地位明显比自己高的精灵们送过去才更有鼓励意义吧?

但诺姆微微的摇了摇头。

“不……这是,汀娜小姐才能做的事。”

诺姆只留下了那句话,也没有等汀娜追问,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该说是什么样的契约者就有什么样的精灵吗?

隐约记得,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似乎也喜欢说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但是——自己才能做的事……吗?

虽然弄不明白,但的确打算去和那个女孩谈一谈。所以,在沉思了好一会也没有头绪之后,汀娜从高塔的大门走了出来,踩入足足淹没到小腿一半的积雪中。

黑松之间,艾依然站在那里。

 

诺姆和奈特好像一直都在关注她的状况,爱丽丝告诉她们要是女孩去上厕所、吃东西、喝水,就随便找个毅力不够或者诚意不足的理由驱逐掉。

汀娜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过分。

然而虽然过分,但却可以理解。

莉莉娅娜并不想要一个学徒,就算抱有的是善意,是崇敬,但却给人造成麻烦,这甚至比怀有恶意更令人感到厌恶。

纠缠不休无论在什么事上都不值得提倡。

可是,女孩连一个喷嚏都没有打过。

她是那样固执的站在那里。

直到走近,才发现这是多么纤细的一个女孩。

不要说对比这座翡冷翠,对比莉莉娅娜的法师塔,就算只对照她身边的两棵黑松,女孩也显得那样的娇小,那样的脆弱。

但是。

她站在那里,毫无畏惧。

“唔……”

汀娜停下了脚

只要向前走不到一百米就能靠近她的身旁。

但是已经不能再靠近了。

这簇漆黑的火焰虽然静谧却剧烈的燃烧着,就像贵族的舞会,或者职场的聚会中总有的那些不愿意被打扰的人一样,“不要靠近”——这样炽烈的意志缠绕着。几乎要变成实质

她甚至没有用余光的一角撇过正在靠近的少女,酒红色的双眸仅仅凝视着莉莉娅娜曾经出现过的阳台,。

在那眼中,焰光摇曳。

“那个……艾小姐?”

女孩的视线第一次移开了。

“……如果爱因斯坦斯第七席做出什么决定,应该会由她的契约精灵们来通知我。”

她这么说着,维持着礼貌的站姿一动不动,就像在质问着汀娜为何出现在这里。

这让少女有些措手不及,被女孩身上缠绕的气势震慑,支支吾吾好一会后,明明面对的是比自己要更小的女孩,但汀娜的声音却没敢提高。

“诶?那个,就是……艾小姐已经一整个上午不吃不喝了吧……没关系吗?”

“……失礼了。来到这里之前我就好坚持一整天的觉悟了,为此所需的营养已经补充过,至于水……只会给我带来麻烦而已。”

汀娜并没有把药剂放在空间储物戒指里而是就拿在手中,所以女孩一眼就看到了,似乎是确认了已经做汀娜并不是来驱逐她的,看到那瓶药剂,女孩稍微抿了抿嘴唇。

“所以,虽然感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接受。”

因为干渴,淡粉的双唇很干,稍微发白皲裂。

但艾仅仅用话语,礼貌的表达了拒绝。

……虽然这么说,汀娜却注意到,女孩从雪白袖子里伸出来交错放在身前的手,正隔着黑色的小礼服在偷偷的用力揪自己。

沉默了一会儿,汀娜把那瓶药剂拿的更近了一点。

“……”

女孩开始拧自己了。

“……其实已经渴的不行了吧……”

哪怕冬天的阳光不会让人出汗,人体的正常代谢也是需要消耗水的,滴水未进的站四个多小时,再怎么说也该渴得不行了。

先不说饥饿,干渴的感觉可是格外难受的。

“才不渴!也请你不要再靠近了!难道说你是故意来骚扰我好让爱因斯坦斯第七席有理由拒绝我的吗?”

 “如果我擅自那样做的话莉莉娅娜小姐说不定会生气的,其实……嗯,就是莉莉娅娜小姐让我来的哦。”

“谎言太拙劣了!而且那位魔女才不会这么体贴吧!”

那张小脸上冷静的语气和表情看来是完全维持不住了,女孩的眼梢吊了起来,嘴唇咧开露出尖锐的虎牙。

前一刻还在静谧燃烧的黑色火苗,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堆发出噼里啪啦爆鸣的篝火。明明没有看到她情绪激动的话语时看起来是一个懂礼貌又知书达理的孩子,但生起气来就像一个心高气傲,又有些乖戾的大小姐。

但这样的反应,汀娜却觉得有些可爱。

“莉莉娅娜小姐很温柔呀。”

“……你,不是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学徒吧。”

“是作为名誉冒险者的莉莉娅娜小姐的联络员……现在兼任秘书。”

“……总之,虽然我很感激你们的好意,但你们的帮助,只会造成反效果。”

也许是注意到了自己的情绪有些过于激动,艾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用抵触的目光看着汀娜。

“请快些离开吧。”

“在离开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简直就像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的小猫,要是再紧追不放,就会被弹出来的爪子划花脸庞。汀娜连忙后退了一些,摆了摆手。

“像艾小姐这样纠缠不休难道就不会起反效果了吗?莉莉娅娜小姐已经拒绝过一次了,为什么不愿意放弃呢?”

这里是千塔之城,单以魔法师的数量,甚至比光辉之城还要多,而且今天又是为期一周的全城大考开始的日子,就算在一处碰壁了,难道不应该改变目标吗?

还是说,有必须是莉莉娅娜的什么理由……?

“……这次是想要从我这里打听理由吗?”

汀娜的嘴角有些抽搐。

自己,真的这么好懂吗?

“不方便告诉莉莉娅娜小姐之外的人吗……”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那个梦想,为此,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帮助是绝对必要的,仅此而已。”

用生冷的语调,女孩重复了一遍通过莱忒已经传达给莉莉娅娜的话语。

“只有这样吗?”

“你以为还有什么吗?”

女孩没好气的瞟了汀娜一眼。

“我的家族被仇人覆灭,父母卷进什么意外身亡,他们死前告诉我要来这里寻求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帮助?让她为故友报仇?是不是我还要可怜兮兮的说一堆苦大仇深的理由才能得到机会?”

“……如果真的是这样……”

想起从银白墓园中走出来的魔女,汀娜点了点头。

“莉莉娅娜小姐一定会答应的。”

果依·科威尔,莉莉娅娜这位故友的逝去,好像让魔女小姐进入到了一种些微的焦虑中。

在汀娜重病卧床时,并不擅长照顾病人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就在四处拜访友人,仿佛要弥补久别的时间一般每一天,每一天都是,从早上出门,一直到深夜才回来。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有什么困难的话,至少……

汀娜觉得,至少,莉莉娅娜一定愿意把她请进高塔,然后,再来谈关于学徒的事。

“……那只是无耻的利用同情心的道德绑架而已,卑劣之举。”

看起来,艾反而是被汀娜笃定的回答噎住了,在无言的瞪了汀娜一段时间后,她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那火焰,燃烧的更加炽烈。

“我要成为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学徒,为此我已经准备了十年,我不需要,也不会需要,那样小丑般的手段。”

不愿意再谈下去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汀娜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不过,有一件事让少女很在意。

按照女孩的说法,难道……

 

………………………………………………………………………………………………

 

入夜。

一直到晚饭之后才从文献室里出来的莉莉娅娜,正趴在房间的大床上,享受着奈特的按摩。

听到汀娜的提问,她微微侧过头,睁开因为些许疲惫而闭上的双眼。

“……我从未有过学徒或者学生。”

“……诶?我还以为,莉莉娅娜小姐不收学徒,是因为以前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呢。”

在床边的温泉水道里泡着澡的汀娜一愣,然后有些苦恼的思考了起来。

因为艾那样说,她还以为莉莉娅娜以前有过学徒呢……

顺便一提,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少女的脑海里还冒出了不少诸如因为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强大的莉莉娅娜,那位学徒因而崩溃,或者因为某些矛盾导致双方决裂,莉莉娅娜不得不手刃自己的弟子,又或者因为无情的时间让莉莉娅娜看到学徒比自己更早的离去等等可以写成一整本小说的故事……尤其是最后一种。

因为那位果依·科威尔的离世好像让莉莉娅娜很感伤,汀娜原本还觉得最后这个猜想可能就是正确答案,但是。

“错误的猜测。”

“莉莉公主从来没有收过学徒呢,至少我们都在身边的时候,完全没有。”

爱丽丝和奈特,都否定了这个想法。

“唔唔……”

看着冥思苦想但满脸都写满了“不知道”的少女,莉莉娅娜眨了眨眼睛。

“……要直接告诉汀娜小姐吗?”

“不是说要魔法牌赢过莉莉娅娜小姐才……”

“……那样的话,这会变成不解之谜吧。”

“……迟早会赢的。”

“……那就期待那一天得到来好了……”

“莉莉娅娜小姐!”

噗哧,黑暗的精灵忍不住笑了起来。汀娜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提高的音量,又很没气势的落了下来。

“请告诉我为什么……”

“……很简单的,一个理由。”

伸手抚摸着少女金色的头发,莉莉娅娜平淡的说着。

 “……我的导师,是大陆上最优秀的教育家,但我并没有从她那里学到有关教育的能力。想要培育一位魔法师,是非常困难的事,要培育一位优秀的魔法师,则更加困难,因为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非常明白。”

这样的口吻简直像是老迈的长者在给年轻人讲述自己的过往。汀娜不由得想,对于莉莉娅娜来说,那会是一段怎样的时光呢?

——毫无疑问是非常美好的吧。

因为,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从莉莉娅娜的脸上,汀娜看到了柔和的笑容。

对魔女小姐而言,在大陆第一的学院,光辉学院的生活是那样美好的记忆吧

汀娜并不了解莉莉娅娜的过往,要求才认识不到一年的自己去了解莉莉娅娜数百年的人生也过于勉强了。

关于魔女与人偶在光辉之城的过往,汀娜所知道的,仅仅只有某一天,学习了古妖精语的莉莉娅娜,向爱丽丝许下了至今她也不知晓的誓言。

而那个誓言的含义,自己至今也不曾知晓。

有些出神的汀娜,听着魔女平淡的话语,好奇心又开始飘来飘去了,但是——

“集中注意。”

被爱丽丝发现了。

“……但我不懂,莉莉娅娜小姐就是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吧,那样的话,当莉莉娅娜小姐的学徒也会比较轻松吧?”

汀娜连忙摆了摆手,把注意力集中。

爱丽丝冷冷的哼了一声,从床上飘到了汀娜的肩膀上。突然多出一只猫咪的重量当然不会影响到少女,汀娜被用“这样你就不敢分心了吧”的目光瞥了一眼,爱丽丝靠在少女的脸旁,为了坐的更加舒适而蹭了蹭。

这与那冰冷外表稍微有些不相称的行为,让少女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并不是能力优秀的人,就能教导出能力优秀的人。”

说到这里,莉莉娅娜突然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汀娜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

“……我虽然师从大陆上最棒的教育者,但唯独这方面,我没有任何的自信,这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不懂怎样教学,按照我自己的成长方式来的话,大概……不,毫无疑问会适得其反,甚至毁掉她也许一片光明的未来……基于理性思考得出的这个结论,就是我拒绝的理由。”

她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高塔的墙壁遮挡了视野,除非魔女的眼镜能够穿透岩石,否则,她什么也无法看到。

但汀娜知道那个女孩还在那里,不吃、不喝,用她自己的方式,想要用这种愚笨的方式成为莉莉娅娜的学徒。

“原来是这样……”

她难道不知道莉莉娅娜小姐并不愿意收学徒吗?

不,正是因为知道,她才会用这样的方式吧,用这种她本人都唾弃的道德绑架,想要打动魔女。

听莉莉娅娜说过她不愿意收徒的理由后,虽然有些可怜。

汀娜想着,她尝试用纯粹的理性去思考这件事,最后得出的结论,与莉莉娅娜相同。

……但是。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用理性去分析,然后得出一个最合理的结果啊……”

“你说什么?”

“诶?诶?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因为爱丽丝突然在耳边用严厉的语气质问,汀娜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不知不觉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你说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用理性去分析。这句话……是那个女孩让你说的吗?”

魔女小姐的语速,也显得急促。

“不、不如说那孩子还告诉我说我的好意只会弄出反效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我什么都不要说……还有这个,那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只是……”

汀娜有些手足无措,她连忙开始回忆起片刻前自己的心境,然后。

“只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哦,不是魔法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力,没法像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那样冷静的用理性思考,所以我觉得,那个,对任何事都以纯粹的理性去思考……会不会有点……太令人悲伤了呢。”

少女真是痛恨自己不甚灵活的唇舌,把一番话说得语无伦次,但是。

“……”

听完之后,莉莉娅娜沉默了。

她让一直都一言不发的奈特停止了按摩,仰躺在床上,房间的天花板突然变得透明,映照出了千塔之城那比起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清晰与接近的星空。

【拉普拉斯】出现在魔女的手中,房间里的灯全部都熄灭了,黑暗中,只有莉莉娅娜凝视着星空,星光从夜空落入另一双深邃的夜空,那些星光闪烁着,魔女沉默了很久很久。

“……偶然,吗?”

喃喃自语。

“莉莉……”

“莉莉公主……”

“……没什么,这段时间一直都很累,我要休息了,汀娜小姐呢?”

向人偶与黑暗的精灵稍微摆了摆手,莉莉娅娜让天花板恢复了原样。房间里,此刻只剩那本大大的魔导书缠绕着虹色的魔力光,光照亮了莉莉娅娜的脸,如果不这样,她都几乎要与这黑暗融为一体。

只有比黑暗更加深邃的那双黑瞳,一如既往的让人什么也看不出来。

“嗯,那个……我也一起……可以吗?”

“……”

点头、点头。

莉莉娅娜拍了拍自己身边,然后,像只小猫一样,在柔软的被窝里缩成一团。

“……晚安。”

“诶?嗯,晚安,莉莉娅娜小姐……”

自己无意中说出来的话,对魔女小姐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呢?对于这个问题,就算把目光投向抱着膝盖坐在枕边的爱丽丝也得不到答案。

尽管把话说出口的是自己,但汀娜现在却发现,她所能做的仅仅是向真神祈祷,自己的无心之语不会让事态变得更糟。

最后,深深的朝着寒夜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把很快就熟睡的魔女拥入自己的怀抱,汀娜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早安,莉莉,今天可真是早……还没到黎明呢。”

“……久违的做梦了。”

“少见呢。”

是,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吗?在说什么呢?

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困……

“……是刚刚到光辉学院时的事。”

“输给普莉姆拉后的那次?”

“……嗯,也是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一天呢,我在光辉学院的城门前从黎明之刻一直站到第二天的黎明之刻,不吃不喝,几乎一动不动,但学院长只在城墙上出现过一次,身后是我曾经伤害过的人们。”

“……”

“……天快要亮的时候,我已经坚持不住了,那个时候,学院长出现了。”

“啊啊,长篇大论的说了一堆什么学院议会不允许莉莉进入这个学院,那些被莉莉伤害的人要她们主持公道处死莉莉之类的,然后又说什么很喜欢莉莉的眼睛要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是敌对立场一定会马上请莉莉来学院上学,因为这样所以很苦恼之类的……妖精的花言巧语一点都不可信。”

“……然后……爱丽丝,还记得,她说了什么吗?”

“一大堆呢,【但是有些事是没法单纯用理性去衡量的】之类,【我相信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之类的。”

“……这算是,命运的轮回吗?”

“这是那个女孩计划好的,汀娜小姐不知不觉被下了暗示……虽然想这么说,但莉莉和爱丽丝肯定没有向其他人说过这件事,普莉姆拉更加不可能,要说这是巧合也未免……”

“……”

“要去吗?”

“……一个机会,而已,就像汀娜小姐说的一样。”

“……”

声音消失了。

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二天,早晨。

“……汀娜小姐,可以暂时请你住到别的房间去吗?”

迷迷糊糊的结束了洗漱,准备再贪恋一下被窝里魔女小姐体温的汀娜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想把自己从这个突兀的梦境中唤醒。

痛感并没有改变眼前的世界,但却驱散了惺忪的睡意。

汀娜呆呆的发出了“诶”的声音。

“那、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我,难道说梦话了?还是打呼噜?吵到莉莉娅娜小姐休息了吗?还、还是说我做了什么失礼的事——”

初醒迷茫的表情立刻被惊慌所取代。

从她重新来到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身边之后,无论是城市的旅馆,还是草原上的帐篷,汀娜已经习惯了拥抱着魔女细小柔软的身体入眠。

可是,莉莉娅娜却突然不愿意与她同床共枕了?

汀娜看着自己,又看着沐浴在晨光下的魔女,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海蓝色的眼睛不安的睁着,因为莉莉娅娜的要求——也许,是提议?

现在汀娜真是痛恨自己没有一双能看穿最厚重面具的眼,无法从魔女小姐那平淡的语气之中至少看出这是一个提议,还是一个要求。

魔女却并没有在意少女的错愕,她把注意力从手中的《教育的本质》上移开,被莉莉娅娜用那双漆黑的仿佛能看见星光的瞳孔凝视着,汀娜在床上把背脊挺得更直了,就像面对法官宣判而紧张不安的犯人,等待着审判的落下。

“……虽然大概猜得到汀娜小姐所说的失礼的事是什么,但不是这样的原因。”

莉莉娅娜摇了摇头,转过身拿起一个玻璃杯。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个房间大概会很吵闹,为了汀娜小姐的睡眠质量着想,暂时转移一下卧室是很有必要的。”

“是、是这样吗?”

新鲜的乳汁被递到了少女的手中,听到并不是因为自己在睡着时的某些小动作惹莉莉娅娜讨厌了,汀娜心里吊起的大石头落了地。放松的心情和放松的视线一起从星空似的眼睛移开,因为咖啡色肌肤上那残余的一点白皙,又再次定格。

……要是能直接吸的话……

“……汀娜小姐?”

“?!”

摇头、摇头。

汀娜连忙捧起了杯子,小口小口的把甘美的乳汁喝下,但这样做反而起到了反效果,越是有柔顺可口的乳汁流过咽喉,少女的脸就越来越热,就算不看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是红的难以想象了。

爱丽丝曾经说自己被莉莉娅娜的【魔性的美丽】渗透到骨子里的时候,自己还一副义正言辞的说不是那样,但现在,在真的和莉莉娅娜一起旅行,生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后,汀娜却开始相信这就是事实了。

少女切实的感觉到了这个力量的恐怖。

因为是同性的原因对自己毫无防备的爱丽丝,实在是太可爱,太可怕了,有时候,举手投足都像是对自己的挑逗,考验着少女根深蒂固的常识与脆弱的理智。

迟早有一天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把拦在自己和她之间的所有伦理道德所有阻碍全部粉碎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对莉莉娅娜做出什么事,汀娜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样一想,暂时分房睡冷却一下也许不错。

“……还想要吗?”

“不、不用了!”

正用纸巾把沿着小巧的起伏向下慢慢滴落的乳白擦干净的魔女歪了歪头,汀娜红着脸把被子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用尽所有的理智,用力的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今天也是被莉莉娅娜毫无防备的身姿搞得脑子里乱糟糟的汀娜,为了不对上那让自己心跳加速的视线而移开了目光。

“不干脆呢。”

结果,又被爱丽丝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生瞪了。

“……如果汀娜小姐愿意帮我解决积存的问题,什么时候都可以。”

“……嗯、嗯……那个,为什么这里会变得很吵呢?难道莉莉娅娜小姐打算在卧室里进行什么实验吗?”

——不行。

汀娜连忙转移了话题。

小人偶冷冰冰的目光让少女冷静了一些,但要是再继续这个话题的话,自己的羞耻心和理智说不定就要撑不住了。

“……并不是实验……汀娜小姐,有一个人,要向你介绍。”

“希尔芙。”

魔女轻轻的摇了摇头,爱丽丝面无表情的飘到她的肩膀上,呼唤着风的精灵。

“了解,现在就去告诉莱忒和诺姆哦——”

回应了爱丽丝的呼唤,出现在空气中的风之精灵马上就消失了,片刻之后,笃、笃。

通往这个房间的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

汀娜连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拿出手镜,确认自己的仪容不会在会面时显得失礼。

在这时,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说起来,直接在卧室里见面而不是会客室……是莉莉娅娜小姐的朋友吗?”

“……不,是汀娜小姐也认识的人,今后一段时间,她会使用这里。”

“诶?”

汀娜没有迅速的理解魔女小姐的话语中所指的人是谁,但她听到了诺姆和莱忒的声音。光与大地的精灵就站在楼梯口,朝莉莉娅娜问候。

“……早安,莉莉公主,爱丽丝,汀娜小姐。”

“各位,早安。”

“……那孩子已经没事了吗?”

莉莉娅娜把爱丽丝抱在胸前,坐回那张藤木的椅子上微微点头作为回应。

那孩子……?

少女疑惑的皱起了眉毛冥思苦想,因为莉莉娅娜突然说出的那种话,脑子的一部分受到了过大的惊吓,似乎到现在也没有反应过来。

而且总感觉好像忘掉了什么格外重要的事,早上也是,好像听到了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在谈话,但昏昏沉沉的脑袋连一句都没记下来。

“使用药膏与魔药后,已经痊愈。”

“……只是,精神还有些萎靡,毕竟,她只是普通的人类最好是再让她休息一段时间……”

光的精灵,在【普通】两个字上,稍微加重了语气。

“……啊啊,是我考虑不周了,那样的话……汀娜小姐,正式的介绍,就稍微等一等吧。”

“唔?我是没关系啦……但是……”

魔女小姐微微思考了一下,点头表示同意,但汀娜还是一头雾水。

看到莉莉娅娜把目光移向了这边,总感觉有些违和感的少女忍不住开口,想要询问这个客人到底是谁。

可汀娜没能把话说完.

在“但是”之后,少女的声带还来不及重复一遍“那孩子”这个称呼并且询问这究竟指的是谁,从楼下,一个女孩的声音,就像一枚楔子狠狠的钉了进来。

“我已经没事了!!!”

汀娜愣住了。

她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就响起了自己暂且忘却的是什么,这声音令人联想起摇曳的火焰与火焰下跳动的阴影,让人联想起——

那黑色的发丝与酒红的双瞳!

嗒、嗒、嗒。

鞋底与楼梯的敲击如同恰到好处的鼓点,就在汀娜的脑海里浮现出那簇站在黑松之间静谧燃烧的黑焰的同时,这急促的行进也戛然而止。

在穿过楼梯两侧两位精灵的途中,她那有些虚浮的脚步差点让她在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时跌倒,但她稳住了身体,艾——这个那个在高塔门前的黑松下一直站立的女孩一步一步的走到莉莉娅娜的面前,把缠在身上的绷带解开。

风卷起的窗帘,漏过了炽白的阳光。

而女孩的肌肤,比此刻的太阳更加白净而耀眼,看不到一丝的伤疤,只有她脸上疲惫的神情与黑眼圈证明了她现在的状态的确不那么良好。

……至于脸上的红晕……正常的女孩在光溜溜的时候都会脸红的,尤其是面前还有莉莉娅娜在的时候,这一点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莉莉娅娜不是说,不想要一个学徒吗?

“……汀娜小姐,这是艾,你们也应该聊过了才对。”

冲击性的事实让汀娜向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投去疑问的视线。

不过,她们似乎也并不着急让汀娜理解事态。向完全不知道事态何时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少女,魔女与人偶微微颔首。

只是告诉了两人对方的名字,根本谈不上介绍,除了让汀娜满头的雾水变得更加浓郁之外,对理解当下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帮助。

“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现在,我已经没事了,虽然不知道精灵小姐们给我使用了什么药物,但是,我的伤已经痊愈了,所以。”

特别是,因为紧张而把表情绷得紧紧得女孩。

在向汀娜微微行礼之后,艾站在距离莉莉娅娜两三步远的地方,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汀娜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受伤,但是她能听出女孩的声音里隐隐的急切。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

“干净而年轻的身体,不算强壮,但恢复力很强。”

打量了艾片刻,魔女和人偶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于是,艾把身体绷紧了。

就像是等待着最终的宣判,放在腰侧的手紧紧的握拳,

“……这是最后的确认了,艾,你已经决定了吗?”

“……嗯。”

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莉莉娅娜陷入了长长的沉默,她把左腿搭在右腿上,闭上了眼睛,双手合拢在面前,就像是突然,陷入了回忆。

“……那个时候,学院长也是这样的心情吗。”

她自言自语。

连汀娜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段无言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很久。

“……但是,命运给了你一个机会,我也决定尝试一下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事。”

魔女睁开了眼睛。

“……到大考结束为止,你就住在我的卧室里,我将尽我所能的教导你,无论你需要怎样的帮助,无论何时何地,但如果,最终的课题你无法完成。”

向着女孩,她慢慢的伸出了手。

“那短暂的师徒关系就到此为止吗?我知道。”

汀娜能看出来她想要努力的维持冷静的表情,可那张疲倦的脸上,还是因为松懈而无法抑制的露出庆幸的表情。

连紧绷的身体都好像失去了力量,在走到莉莉娅娜面前时身体摇晃了一下跪倒。

毕竟是在塔外站了一整天呢,脚已经很难支撑起那纤细的身体了吧……啊!

汀娜突然睁大了眼睛。

亲吻手指以表示感谢是连汀娜也知道的礼节

双腿一软的女孩并没有站起来,她伸手托起了莉莉娅娜的小脚,轻轻的挽起垂落到脸旁的黑发低下头,将唇印上了魔女那白玉般的脚趾。

“……那么,直到大考结束之前。”

顺势将伸出的手放下,抚摸着女孩的头,魔女稍微的低下头,凝视着女孩倔强的目光。

“……你就是我最初的学徒了。”

平静的,做出宣告。

 

………………………………………………………………………………………………

 

某一日的后话:

 

    “……”

    “汀娜小姐,呆住了呢,对新的房间不满意吗?”

    “不、奈特小姐,只是现在还没从要离开莉莉娅娜小姐一个人睡的错落感中缓过来……”

    “……是还没有从艾小姐亲吻莉莉公主的脚趾,然后莉莉公主好像还很赞许的接受这件事里缓过来吧。”

    “呜呜……”

    “啊,这算是莉莉公主以前当七丘帝国女王时养成的小小癖好吧,毕竟是把濒临破碎的帝国从悬崖边拉回来,完成了中兴伟业的女王,所以宫廷的礼仪官提议为了凸显女王的威严贵族觐见时都要行吻足礼以示臣服,那是第二纪元末期的事了,那个女孩真的花了不少功夫来了解莉莉公主呢。”

    “……无论是谁都可以吗?”

    “……能觐见莉莉公主的本来就是可爱的女孩子限定,呢。顺便一提,大陆上女性被大范围的允许参与经济,政治,军事等领域,也是因为莉莉公主的影响。”

    “……呐、奈特小姐,莱忒小姐,我……算是可爱吗?”

    “……是呢……可爱吗……”

    “总之,汀娜小姐,请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