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来时,怀里抱着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魔女小姐。

“啊……莉莉娅娜……”

软软的,暖暖的,抱着令人非常的安心,汀娜忍不住用力把那个娇小的身体搂得更近、更近了一些。

——好可爱。

黑龙血的副作用让肌肤颜色变成微黑的咖啡,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莉莉娅娜的可爱,不如说这样的肤色反而让本来就有些弱不禁风感觉的魔女显得更加健康,一种若有若无的色气让注视着魔女小姐的汀娜感觉自己的体温在慢慢升高。

“……”

莉莉娅娜在汀娜的怀里本能的扭了扭。

在城市中的魔女很不擅长起床,即使现在太阳已经高高的升起,透过被拉开的窗帘照到了两人的脸上,她还是像贪睡的小猫咪一样安安静静的睡着,平稳而慵懒的呼吸。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这也是【魔性的魅力】吗?

说不定真的和爱丽丝小姐所说的一样,自己,已经被这无比的魅力彻底蚕食了。

薄薄的、甜美的嘴唇,与汀娜只有稍微凑进一点就可以碰上的距离。

欢喜的爱意和犹豫开始在少女的心里天人交战,被封印在草原上的血族的话语就像缭绕不去的噩梦,低低的在汀娜的耳边响起。

——永生者与短生种的爱情终将以悲剧收场。

——所以,为了逃避结束,你就要拒绝开始吗?

——不要太自私了!只是你一个人单恋还好,反正人类最多100、120年就会死去,但如果莉莉娅娜被你的感情所打动,在你死后等待她的可是直到永远的空虚与吊唁!

——爱难道不是拥有过就好的东西吗?

——爱难道是会让所爱之人无休止痛苦下去的东西吗?!

少女的思考好像分成了好几份,抱着莉莉娅娜的汀娜义正言辞的想要亲吻怀里的女孩,拿着被抹掉戒面的黄金戒指的汀娜拼命的把她们分开。

还有一个汀娜翻着社会伦理学,一边说“果然女孩子和女孩子的恋爱会很奇怪吧。”在她的身边,父亲和母亲在唉声叹气。

“……”

最后,汀娜依依不舍的给莉莉娅娜盖好被子,走向房间里的卫生间。

汀娜们的争论仿佛会持续到永远,但至少,她绝不允许自己用没有洗漱过的嘴,去玷污莉莉娅娜那无暇的身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晨起时的“邪念”影响,花了格外多时间来洗漱的汀娜看着镜子里自己微微渗血的牙龈,哭笑不得的咧了咧嘴,又从一旁的水龙头里接过一杯温泉咕噜咕噜的漱口,等到连舌苔看起来都干干净净后,汀娜才拍了拍自己的脸,回到了莉莉娅娜的卧室。

“啊,早上好,爱丽丝小姐,莉莉娅娜小姐。”

“……”

莉莉娅娜已经起床了。

说是起床,但也只是勉强坐在了床上而已。那双深邃如夜空的眼睛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因为耀眼的阳光而眯起,摇摇晃晃的身体,像随时都会扑通一下被名为【温暖的被窝】的魔物抓住,吞进暖呼呼的肚子。

爱丽丝正拿着一只银白的梳子为自己的小主人梳理睡乱的头发,白金色的发丝在魔女小姐咖啡色的肌肤映衬下变得更像银白,点缀在肌肤上的幼嫩粉色,更加让汀娜移不开目光了。

“早安。”

把睡乱的发丝梳理的整整齐齐,爱丽丝用淡漠的语气向汀娜道了声早安,然后。

“积极。”

又说了这个词。

这究竟是在说我太过积极,还是不够积极呢?

虽然人偶小姐对我的恋情是好像持鼓励态度的,但是,现在的爱丽丝又怎么想呢,在我给她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以后……

汀娜偷偷摸摸对莉莉娅娜意图不轨(未遂)的事,显然瞒不过不需要睡眠的人偶。

本来就让人看不透,惜字如金的现在更是无从捉摸的爱丽丝说起这个到底有什么意义,汀娜完全不敢确定。

“……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今天有什么预定吗……”

没办法,少女只好硬着头皮转移了话题。

“休息,接下来的几日,走访人情,然后,离开,目标是。”

爱丽丝飘到房间的书桌上,将一卷羊皮纸拿给了汀娜。

“大沙海边缘的古国,西奈。”

“那个号称人类最古国度的……西奈吗?”

这卷羊皮纸,就是爱丽丝带着汀娜,前往塞提林古语研究院得到的资料。

已经破译的内容是古语魔法帝国的两位魔法皇帝的通信,据说,这就是是让莉莉娅娜变成不老不死的遗迹中文献的翻译,在那之后汀娜又去研究院几次,拿到了更多破译的资料。

“……魔法皇帝【不朽】山德鲁,那处遗迹的建造者,这些信件是他与【沙皇】叶卡特利亚的通讯,在信里他提到了雄伟的法老塔,当地古老的神话和尸体防腐技术,并认为那里是人类最早研究不死的地域。”

也许是因为人偶和少女的对话,莉莉娅娜揉了揉脸,深深的吸了口气。

希尔芙适时的送来一阵凌冽的冷风,当风的精灵调皮的从汀娜和莉莉娅娜的中间穿过,魔女小姐的表情,已经没有了贪睡的慵懒。

“……可惜的是,破译部分没有任何直接提到那座遗迹到底在研究什么东西,虽然以我的身体状况来看,至少是牵涉到【法与理】领域的不老不死,但是,是由亡灵魔法,黑魔法,还是诅咒魔法,仪式魔法,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方式……这些的差异,会导致真相也千差万别。”

“迷茫无用。”

“……没错呢……唔……”

莉莉娅娜微微的,皱了皱眉,从床上走下来,来到了靠近窗户的矮桌旁,希尔芙已经用风吹开了房间的窗帘,矮桌上的高脚杯闪烁着水晶的灿烂。

“……总之,大约大考结束后,我们就该离开了。”

魔女小姐把手放到了胸前,弯下了腰。

很快,用魔法托着装满了洁白又甘美的液体的两只水晶杯回到了床边。

“啊……谢谢……”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莉莉娅娜是背对着少女的,但光是看到阳光在魔女小姐咖啡色肌肤上映出的光晕,汀娜就忍不住浮想联翩,脸也变得红通通的。从莉莉娅娜手上接过那杯饮品后汀娜更是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小口,小口的,慢慢喝完。

“非常美味呢……”

“……这样的赞美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说、说的也是呢,对、对不起……”

“……不,没什么,总之,之后要四处跑人情交际,今天……”

啪嗒啪嗒啪嗒——

楼梯上,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

“莉莉公主,莉莉公主!”

莉莉娅娜的话还没能说完,火焰的精灵就闯进了魔女的卧室,呼哇——的扑到了床上,从少女的身后把莉莉娅娜和汀娜一起扑倒了。

“诶?诶诶?”

就像一个暖呼呼的柔软火炉扑到了背后,因为沙拉曼达的冲击把魔女小姐压在身下的汀娜,连忙手忙脚乱的想要离开。

“……发生什么事了,沙拉曼达。”

但被扑倒的魔女却表情淡然,她的视线从汀娜的肩膀越过,看着满脸“大事不好了”表情的沙拉曼达。

“有客人来,但是,又不是客人!”

“……我应该没有任何友人要来拜访……还是说是那个从来不在乎礼节的奥妮安?”

“不是,不是哦。”

沙拉曼达大大的摇头,尾巴也随着摇来摇去,这似乎就是它表达完全不对的方式。

“是人类的小女孩,虽然是小女孩但是是成熟的个体,但是,但是——”

“……是一个外表稚嫩,但生理发育已经完全的女孩……还是称之为女人呢?在这个意义上和莉莉公主有些相似。”

从阳台洒落的阳光中出现的莱忒捉着沙拉曼达的尾巴,把她提了起来,抓耳挠腮但就是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的火焰精灵在听到她的话后一拍手,“对,就是这样”的不断点头。

“……我没有兴趣认识新朋友,目前而言。”

“……她也不是来交朋友的,莉莉公主。”

莱忒放开了沙拉曼达,微微有些困扰的。

这样说着。

“……还有,汀娜小姐,请不要再压着莉莉公主了。”

“抱、抱歉!”

汀娜连忙侧身从魔女的身上离开。莉莉娅娜重新坐起身来,因为光之精灵的回答微微的皱眉。

“……那么,她来这里的目的是?”

“她说,她要成为莉莉公主的学徒。”

“……”

沉默了片刻。

莉莉娅娜朝着阳台走去。

高塔的阳台与这座漆黑尖细的建筑一样精致而华美,倚靠在说不出名字的铁艺围栏旁紧跟着莉莉娅娜来到阳台的汀娜远远的就看到了。

莉莉娅娜的高塔没有围墙划定界限,仅仅在白石铺成的山路旁一整排一整排的松树间留下一个开口作为大门,女孩在覆雪的黑松间笔直的站立。

她抬起了头,酒红色的眼睛越过不算遥远的距离,扫过汀娜,将视线凝视着同样凝视着她的莉莉娅娜。

那一头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间,看起来和魔女小姐差不多高的样子,暗的精灵就在她身前的不远处,或许是察觉到了视线,她也望向高塔的阳台。

对望了片刻后,莉莉娅娜转过身,看向莱忒。

“……她还说过什么吗?”

“来历?”

 “……其他的话她一句也没有说,也没有报上自己的姓氏,只告诉我们,她的名字是艾。”

“假名?”

“不确定哦,呐,莉莉公主,要不要用莉莉公主的权限,到魔法师协会里查查看呢?让希尔芙去的话,很快就能回来哦。希尔芙超快的!”

风的精灵满脸期待的坐到了沙拉曼达的背上,背后半透明的薄薄翅膀扑扇扑扇,趴在莉莉娅娜脚边的沙拉曼达歪了歪头,把尾巴凑了过去,那朵火焰烧的更旺了。

“……不、不用。向那个女孩传达,这座高塔不需要学徒,我也是。”

莉莉娅娜平静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向房间。

希尔芙有些失望的停下了小翅膀,没有了风,沙拉曼达尾巴上的火焰又变小了,火焰的精灵就像觉得非常有趣一样,开始自己不断的甩起了尾巴。

“……可是莉莉公主。”

莱忒在转过身朝阳台外无声的说了些什么后,又犹豫的转过了身。

已经走到房间里,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诺姆手上接过一枚水果蛋挞,正向床边的温泉水道走去的魔女因为她的声音止步。

“……她说了什么吗?”

看着莱忒欲言又止的样子,魔女淡淡的问。

“……那个女孩说,她有一个梦想,为了得到实现这个梦想的力量,莉莉公主的教导是必要的……她用的称呼是爱因斯坦斯第七席,也就是说……”

“……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

汀娜看到莉莉娅娜的眉毛突然竖起来了,又马上慢慢的。

“……从黎明之刻的开始一直到现在,滴水未进,一动也没有动过。”

“诶?”

汀娜低低的惊呼了一声,连忙看向房间里的座钟。

黎明之刻,是六点开始到七点的这一整个小时,但是,在冬天,赛贡之阳的真正升起都是八点往后。

可现在的时间都已经走到了表盘上IX与X的中间了啊!

想象了一下自己在空寂冰冷,只有山风呼呼吹拂的街道旁一动不动的站上好几个小时,汀娜就感觉那冰冷直刺骨髓。

“那孩子没事吗?”

“……最初,因为莉莉公主没有醒,我们是按照招待客人的礼节与她交谈的,我提议让她抱着沙拉曼达,但她委婉的拒绝了,也婉拒了水与食物。她到现在也是滴水未进,也没有使用魔法保护自己,偶尔她会打喷嚏,但是健康状况还算良好。”

“是吗……”

汀娜稍微的松了口气。

“……你们是知道,我对于收学徒这件事的态度的。”

但是,莉莉娅娜却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将身体浸泡在温泉里的魔女逐一的看向与自己结下契约的精灵们。

从泉水里冒出来正打算给她沐浴的阿库娅顿时僵住了。

“……你们不可能不知道。”

“解释。”

莉莉娅娜轻轻的,一字一顿的质问着。爱丽丝坐在汀娜的肩膀上,冷冷的追加了质询。

无论是莉莉娅娜还是爱丽丝,汀娜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们如此严厉。在魔女与人偶的目光下,希尔芙,莱忒,沙拉曼达和诺姆彼此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最冷静的光之精灵站了出来。

“……非常抱歉,莉莉公主,但是……我们很喜欢那个孩子,奈特说,那个孩子是与黑暗为伍的人,我也这样觉得,大概,生活的地方采光极度不良吧,但是,她却紧紧攥着微弱的星光。”

“她的眼里有火焰,非常的炽热,非常的温暖,沙拉曼达非常喜欢呢……”

“虽然背负着沉重的枷锁,但是却有着追寻自由的灵魂。”

“也许是身处黑暗的缘故,她的意志比岩石与钢铁更加顽强。”

四位精灵支支吾吾的说着。

“……”

莉莉娅娜把目光转向了唯一没有说话的精灵。

“……你呢,阿库娅。”

“诶?我对那个孩子没有特别的什么感觉,而且我的感知也没有前辈们那么敏锐,只是……”

正动作僵硬的给莉莉娅娜梳洗着头发的水之精灵停下了动作,有些犹豫的看着其他的精灵们。

“只是?”

汀娜第一次知道原来六位精灵之间还有辈分差异的。

不过比起这个,她现在更加好奇的,也是阿库娅的评价。

“只是,那双眼睛,一定经常哭泣吧……那孩子,给我这种感觉。”

阿库娅小声的说完,和其他精灵一样,紧紧的闭着嘴看着她们的主人。

“……汀娜小姐,你呢?”

然而魔女却淡然的扫过她们的脸,把目光投向了还站在阳台边的少女。

好一会儿汀娜才反应过来这是要问自己的看法。

“就算这么问我也……”

少女不像精灵们那样敏锐,更没有什么独到的鉴别人的眼光,面对魔女的问题,她能回答的也仅仅是:

“这个叫艾的孩子,很有毅力……吧?”

汀娜甚至没有看清这个女孩的脸。

只是,明明还这么小,却在冬天,赛贡之阳都还没有升起的寒风中坚持站在外面数个小时,至少……

至少,真的是非常有毅力吧,

“……我知道了。”

莉莉娅娜的眼睛眨了眨,就像这样说着。

从水道里站起的她,水珠还没有从精致的锁骨沿着肌肤滑落,便在魔法中蒸干散去,魔女小姐坐回到床边,招了招手,好几本比风精的身体还大的书,马上就从楼梯上飘了过来。

莉莉娅娜靠在床上,从那些书中拿过一本,翻开了书页。

“……与其说是毅力,不如说,是精心的设计吧。”

“设计?”

“……那个时候莱忒你们不在我的身边,汀娜小姐更不会知道那时候的事,但是,爱丽丝还记得才对,今天,对我有特别的意义。”

一边说着,莉莉娅娜把【拉普拉斯】也呼唤出来,很快就沉浸到魔法的世界中去了。

这个状态的莉莉娅娜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就连汀娜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于是,精灵们与少女,一齐将目光看向了面无表情的爱丽丝。

小人偶在汀娜的肩上侧过身,被精灵们和汀娜的目光聚焦好像让小人偶有些不耐烦,她摇了摇头。

“莉莉刚从两个格外危险的组织里脱离,在光辉学院求学时,也是无星无月之月的第一天,因为某些原因,光辉之城拒绝了莉莉的进入,莉莉只有站在城门前,希望能与学院长见一面,然后,太阳升起没多久,纯白的妖精才出现在城墙的高塔上,看了看莉莉后,传达拒绝……”

“等、等一下?!”

人偶小姐的描述变成景象在脑海之中构筑,汀娜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和今天……一摸一样?”

“直到莱忒告诉爱丽丝那个女孩知道莉莉的身份,爱丽丝才意识到,想要查到这些有些麻烦,但却并不是格外困难,尤其是,如果她是某个与爱丽丝和莉莉相视的贵族的后裔的话,偏偏挑选这一天的理由也可以想象……没错。”

爱丽丝靠在汀娜的脑袋旁,一字一顿的说着。

“这是,以莉莉为目的的,精心设计。不过这不重要,莉莉并不需要一个学徒。”

被那双纯银的瞳孔注视着,精灵们纷纷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但是,她们选择了沉默。

莉莉娅娜翻动着书页,她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不想要一个学徒,就算精灵们很喜欢这个女孩,也只能作罢吧。

更不用说,汀娜了。

少女沉默着,在阳台上望着那一排排覆雪的黑松。

大概是希尔芙用风将莉莉娅娜的决定告诉了奈特,黑色的精灵也已经不见了,高耸的数木间,只有女孩的与长发同色的裙摆,在山风中翻飞。

她依然站在那里。

宛若黑色的火焰,静谧的燃烧。

 

………………………………………………………………………………………………

 

一直到中午,沉浸在艰深的书本中的莉莉娅娜,才沿着楼梯来到了卧室下方的一层,把上午看完的书本放回了书房。

“……呐,莉莉娅娜小姐……”

“……?”

正苦苦思索着的汀娜,抬起了头。

她的血量已经宛如风中残烛,场上只有两只4/4的长矛手和一个6/1的奥术精灵,如果不能在自己这一回合里把奈特铺在场上的三只9/9猛毒亚龙给消灭掉,这一局魔法牌她又要输了。

但是。

“……”

欲言又止。

在莉莉娅娜把书本放回书架上的时候,汀娜重新低下了头。

抱着爱丽丝的莉莉娅娜径直的走到了汀娜的身边,她快速的扫了一眼少女的手牌与场面,从中抽出一张2点魔力消耗的【奥术智慧】,从卡组中抓取了两张牌,然后放下一张抽到的地牌,牺牲掉奥术精灵获得额外的魔力,把未横至的8张地牌全部横置。

“……不要只看卡面的描述,汀娜小姐,魔法师玩的魔法牌,和一般人当做游戏、汀娜小姐习惯的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模拟】。”

汀娜看到自己手中那张因为在现在的场面完全没有用所以被自己忽略掉的4费【石墙术】变成了10费被打出,一堵提供30物理伤害吸收与15格魔法伤害吸收的石墙出现在了横置的地牌上。

“……稀有地牌【奥秘山峰】,【流金盆地】,【特法拉山谷】对大地系魔法有额外的增强,把魔法直接依附于这些地牌释放会有更强的效果,就像在地元素浓郁的地方使用大地魔法威力会增强一样。此外,输入额外多的魔力和元素也可以让魔法变得更加强大,这是不会在卡面上说明的魔法常识。【石墙术】仅仅是需要两点魔力和两点大地元素,给予8点物理防御和4点魔法防御的普通魔法,但事实上,它也能筑起不破的城墙。”

局势瞬间逆转。

汀娜发现虽然自己只剩下区区两点的生命值,但这堵石墙完全阻止了奈特的进攻,三头猛毒亚龙突破不了石墙,它们的毒液也就伤害不了自己,也无法破坏自己的长矛手,反观自己指挥长矛手把长矛掷过这堵石墙和猛毒亚龙的头顶的话——

“因为长矛投掷是高空攻击等同于【飞行】,没有翅膀弹跳力也不够的猛毒亚龙无法拦截,这样就!”

代表奈特血量的绿色宝石,一下子就从绿色的十枚变成了红色的三枚,。

这下,轮到暗之精灵愁眉苦脸了。

依附于地牌的魔法会自动从地牌那里获取元素与魔力,虽然代价是只要魔法不解除,这些地牌就不会为玩家提供元素和魔力——也就是费用,但相应的,每一回合这个魔法都会自行补充到释放时的状态。

就如莉莉娅娜所说,这道横亘于汀娜和奈特之间的岩壁,现在就是一堵不破的城墙。

“虽然三龙车能砸烂这堵墙但是那样的话猛毒亚龙会晕一轮,可我的血量已经……”

奈特的回合,抽卡后,精灵长长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手牌认负。

“这是作弊哦,作弊!”

“拿着成构筑的卡组欺负乖乖按照规则临时选卡组卡的汀娜小姐,也好意思说别人作弊。”

坐在奈特旁边的莱忒把注意力从手中的诗集上移开,瞟了奈特一眼。

“……诶?”

汀娜沉默了。

少女看了看自己的牌组,又看了看不知为何脸上渗出冷汗的奈特,她无言的望向站在自己身边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魔女小姐和人偶小姐,也正用无比冰冷的视线注视着黑色的精灵。

“……啊这么说起来中午了呢,诺姆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呢——”

也许是感觉到四对一明显的不利,奈特“哎呀”的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后,立刻变成一道阴影溜走了。

莱忒合拢了那本诗集从书房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会好好教育一下她的。”

这么说完,光之妖精也消失了。

书房里,就只剩下了莉莉娅娜和汀娜。

“……哈啊……在组卡时奈特小姐那么快就把一副牌组出来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真是的,奈特小姐,到底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啊……”

要生气的对象见势不妙逃跑了,不知道这股输了一上午的郁闷要怎样疏解才好的汀娜,最后也只有长长的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把魔法牌收好。

“……精灵的喜恶非常单纯,不过,表现的形式却和人类有些不太一样。”

“简直就像欺负喜欢的女生的小男孩呢……”

“……的确呢……刚刚结订契约时,我也被捉弄过。”

站起来后,视线越过书桌。

高塔的建造风格尽管是精致却阴暗的哥特式,但是,无处不在的落地窗让整座高塔的采光格外的良好,书桌的背后就是一处落地窗,环绕阳台那蜿蜒扭转的漂亮铁艺间,能看到黑松与石块平整的山路。

“莉莉娅娜小姐,那孩子……还在那里哦。”

已经又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黑松间,黑色的火焰,依然静静的燃烧。

那个女孩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等待得不耐烦或者其他的原因离开,甚至站在那里的她几乎一动也没有动,和奈特玩魔法牌时汀娜偶尔会抬起头看向那边,现在她却找不出女孩的身姿和那几次有任何的改变。

甚至,汀娜觉得,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觉得那孩子迟早会坚持不住离开的想法,说不定是错误的。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不愿意当面告诉那个孩子,说你不会收学徒呢?”

“……每一座对外招收学徒的高塔都会在魔法师协会的教育部门登记,换言之,没有登记的私人高塔,就等于是‘不收学徒’的宣告。”

莉莉娅娜走到落地窗边,朝着窗外瞟了一眼。

咖啡色的肌肤让魔女没有了以往那样近乎虚幻的透明感,也让过于平静的表情显得更加幽暗。

她望了一眼松树间的那簇小小的火苗,面无表情。

“……即使如此还找到这里,并且还知晓我的真实身份,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成为我,最高评议会第七席成员的学徒,就算告诉她我不收学徒她也不会放弃,汀娜小姐也是这样想的不是吗?”

“多余的同情。”

“这哪里算多余啦……”

爱丽丝在魔女小姐的怀里严厉的瞪了过来,汀娜缩了缩脖子。

“我也不是在替这个叫艾的女孩说情啦,只是很好奇而已……”

她其实是有些同情那个女孩的,但被爱丽丝一瞪,她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冒出了的这种想法有些糟糕。

因为事不关己,所以她才能说的这么轻巧,这样的想法就像以前她有时会下意识的觉得莉莉娅娜很强,所以理所当的应该去帮助那些弱者,然后对莉莉娅娜撒手不管感到惊愕与不可置信是一样的。

但不是每个人都信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更不是谁都有义务伸出援手。

帮助他人的前提是不损害自己的利益。

至少对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说,她们没有任何义务去收一个学徒。

从情理上考虑,这样也才是正确的。

再过不久,她们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为了找寻自身的真相,为了挖掘尘封的过往,她们要在这片大陆的各处旅行。

显然,这样是不适合带一个学生的。

“好奇?”

小人偶撇了撇苍白的,就像冰雪雕琢的小嘴。

“多余。”

“呜呜……”

“……不,爱丽丝,所谓的多余,仅仅是不想被发现的事被知晓后,用来谴责的话语,没有什么好奇心是多余的。”

轻轻的用手捏了捏人偶小姐的脸蛋,坐到了书桌旁,汀娜的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汀娜。

不过,按照汀娜这么长时间与莉莉娅娜相处下来的感觉,她似乎是在……觉得有趣的笑?

“……不过,对汀娜小姐有问必答也的确会让汀娜小姐的思考能力变得迟钝,这样好了,汀娜小姐,为什么我不收学徒这个问题的答案,请你自己去找出来。”

“诶?”

“……又或者……”

漆黑的瞳孔就像一面镜子照出少女有些滑稽的困惑表情,莉莉娅娜用那双眼睛平静的凝视着少女,从手边的卡盒里,随手抽出了一套牌。

“赢过莉莉,得到答案。”

啊,出现了,莉莉娅娜小姐没有说完的话,被爱丽丝说完的情景。

汀娜一直都怀疑魔女小姐和人偶小姐是不是一直维持着精神上的连接,才能如此的默契,只不过,语气的差异让爱丽丝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更加的像是挑衅。

还带着一点点轻蔑。

汀娜看着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抿了抿嘴唇,重新坐了下来。

“……好呀,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以这个做赌注吧。”

“赌注?”

“输的人要无条件回答赢了的人的问题,比如如果我赢了,问莉莉娅娜小姐喜欢的男人的类型,莉莉娅娜小姐就要诚实的回答。”

“……我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不喜欢男人。”

“……”

尽管一盘也没有赢,被问了不少羞耻的问题,但汀娜还是觉得自己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