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娜小姐是从哪里学到的谈判技巧呢?”

“泰莎小姐,就不要调侃我了啦……”

粘稠的巧克力温暖而甘甜,糖分补充了大脑的消耗后,令人精神一振的苦味又缭绕在舌尖……不,一般是先感觉到苦涩,然后才会有所谓的“回甘”吧?

端着暖暖的巧克力,一时把深色的液面和咖啡搞混了的汀娜,对书桌对面女性的调侃露出苦笑。

自己哪里会谈判呢?

光是看着泰莎排列出来的人员经费,研究器材经费,资料购置经费,建筑整修经费、文物保养经费……一摞摞一叠叠的经费报告,少女感觉自己的脑子就嗡的一响。

她哪里知道研究古语魔法帝国文献、破译密文需要哪些经费又分别需要多少啊?

泰莎光是把研究院进门那条长廊上摆放的一堆纸张器皿等等文物的价格往她眼前一放少女的眼里就被一个个金灿灿的数字占满了。

更不用说不断推到面前的“这是这几年间莎草纸的行情。”“因为普塞汀帝国遭遇雪灾羊皮的产量下降羊皮纸的价格会攀升。”“最近十年古语魔法帝国文献在拍卖场的成交价。”“这几位对古语魔法帝国历史很有研究的学者的聘请经费。”

这些账单的名目把汀娜砸的晕头转向。

无论哪个看起来都格外有道理,让人觉得如果不增加经费这间研究院今后的工作就会寸步难行。

要不是爱丽丝在与莉莉娅娜去魔法师协会总会前塞给她一张纸条,上面详细的写了对各类经费的绝对额度,汀娜说不定真的会把这间莉莉娅娜建立并一直担任投资者的研究院的经费提高个一两倍……

“不不,所谓谈判就是要守死自己的底线并且不断试探对方的底线,汀娜小姐做得很不错呢,不论我怎样费尽口舌也没有动摇,真可惜,为了能一口气提高经费额度,我可是伪造了很久的……”

“原来是伪造的吗?!”

“也不全是啦,不全是。”

“……泰莎小姐,请让我们再核对一遍……”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说起来,汀娜小姐接下来还要去哪里呢?”

“接下来吗……”

从空间储物戒指里翻出爱丽丝写的字条的汀娜,看着上面已经打上勾的一连串的地名,汀娜长长的松了口气,锤了锤自己的腿。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工作了啊……”

千塔之城作为魔法师的大本营,是没有冒险者协会的分部设置的,发布委托,受理任务……在这里充当这个机能的,是魔法师协会本身。

这让汀娜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困境。

她作为名誉冒险者的联络员,如果不去冒险者协会报道,是没法拿到工资的,也就是说。

——她失业了(暂时)。

虽然在高塔里让莉莉娅娜小姐养着自己也不赖……但是,在旅行中自己已经是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累赘了,至少现在不能变成无所事事的米虫。

感谢爱丽丝。

也许人偶小姐就是预见到了这种事,才拉着自己之前到处跑吧,不但给少女买了新的,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去买的昂贵衣服,还给了自己新的工作。

虽然这些工作和汀娜的专业完全不对口,但除了与眼前这位塞提林古语研究院的负责人谈论今后预算案以外的工作,和联络员的也没有什么不同,自己也可以胜任。

有不菲的工资,最重要的是为莉莉娅娜小姐做事。

只是这样,就感觉格外的有动力并且更加努力,在早上爱丽丝把这件事告诉自己时,要不是担心会被狠狠的瞪,汀娜真想亲吻人偶小姐的脚趾来表达自己的感谢。

“那么,我就不留汀娜小姐了,有新成果的话会马上通知爱因斯坦斯第七席和爱丽丝小姐的,一路顺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汀娜总感觉这位学识渊博的知性女性,总在看自己的身后……

那别有深意又带有些许怜悯的视线让她有些不安了起来。

“嗯,啊啊……那么……”

喝完杯中的巧克力,汀娜礼貌的告辞。

最后,今天的最后一站是……

双角街。

距离魔法师协会的总会很近,是千塔之城最大的步行街,名字的来源是街道的两个拐角。

就像订书机书钉的街道两侧,林立着这座城市规模最大的各式商店,尽管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大部分的学生应该在学院上课,这条街道上的行人依然络绎不绝。

从马车上下来,汀娜徒步走到爱丽丝给自己的小纸片上提到的,千塔之城最大的书店,仰望着这由玻璃与立柱搭建的小金字塔,少女目瞪口呆。

真不愧是魔法师的城市,连书店都这么夸张。

“欧西里斯之墓……好奇怪的名字,在这里购买一些学术期刊和论文集就好吗……”

这是今天最简单的工作了吧。

汀娜这样想着,走进了书店的大门。

“……当我没说。”

当汀娜在书店员工的指引下来到论文集区域时,看着一本本厚度绝对足够拿来当凶器使用的书本,少女把之前的想法咽了下去。

期刊的要薄许多,不过比起汀娜印象里的期刊,这些依然厚重的令人头皮发麻。

十几本书在去收银台结账之前当然是没法收进空间储物戒指之中的。好在,书店的店员提供使用【羽落术】魔法的服务,才让汀娜能够把这些厚厚的书本叠成一个几乎有自己一半那么高的书堆,抱着摇摇晃晃的行走。

“这位客人,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但既然已经抱起来了……”

“也是呢,还请客人小心——啊。”

“呜?!”

意外发生了。

堪比字典的《象牙高塔论文集(白象之年至黑花之年)》遮挡了汀娜的视线,虽然英俊的店员小哥在一边指引,但在书架的拐角,汀娜还是与一个金发的女孩撞上了。

——所以说书架的间隙太小了,太小了啊,根本看不清嘛。

发出惊呼的是被汀娜撞到的女孩,

噼里啪啦,书本散落一地。

“呜哇,对、对不起,没事吗?”

汀娜反射性的侧身让自己没有摔倒,但比起她来要矮小许多的金发女孩却没有这么幸运,穿着似乎是某个学院制服的她跌倒在地上,向混成一堆的书本伸出手。

这个时候,汀娜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伸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诶、嗯,虽然吓了一跳,但是没事……啊……”

在看到汀娜后,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有一些惊讶与羡慕的表情。

“您可真高呢……”

“诶?啊……是呢,在女生里算是很高的吧,但是还是没有这些书高,没能看清路。”

“不,要说的话,没注意到您走过来的我也有些责任哦,不过……。”

牵着汀娜的手站起来的女孩,礼貌的对汀娜微微一笑,当她看到地上散落成一团的书本,好看的眉毛不由得困扰的微微一皱。

“好多书呢,这下,都混在一起了……”

虽然书本都有透明的塑纸包装,又被加上了【羽落术】的魔法,不会摔坏也不会弄脏,但是一大堆书散乱的混在一起的场面,总会让人不由得本能的感到头疼。

“真的是不好意思,不过我这里有我买的书的清单所以应该不用担心……”

“请不用担心,这位客人,您走出来时手里抱着的是最新一期的《红浆果周刊》,马恩·塞凡斯所著的《元素理论》,凡尔纳·裘斯所著的《论光与影》,以及一周前的《大考模拟题选》、《十年大考经典题型总结》……”

就在汀娜准备重新拿出爱丽丝写给自己的纸条从这一堆书中把自己的书与女孩的书分开来的时候,店员已经手脚麻利的把一堆书整理好,递到了女孩的面前。

“只看一眼就全部记住了吗?”

从店员那里接过了那一叠书本,稍微查看了一会儿后,女孩点点头,有些惊讶的看向年轻的店员。

“对一个魔法师来说,短期的过目不忘是基本素养。”

“那剩下的就是我的了呢……这一次就堆成两叠好了……”

“真的是很多呢,有十几本吧,买这么多书,还都是厚厚的论文集,还真是非常努力呢。”

“我只是给上司跑腿而已啦,这些书我可一点也看不懂……”

说话间,汀娜按照开本的大小,把这一堆书分成了两叠。

再以不添麻烦为由婉拒店员的帮助可说不过去,但即使这样也还是太高了,于是两叠变成四叠,汀娜不好意思的看向年轻的店员。

“奈娜,我们也来帮忙吧。”

“是,公主。”

这个时候,另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女孩的背后响了起来。

汀娜这才注意到,在女孩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

她从女孩的身后走出来,二话不说把两叠书本拿了起来,汀娜呆呆的看着她与女孩的脸,第一个想法是:

“双胞胎?”

然后,又后知后觉的。

“公主?”

因为这个称呼瞪大了眼睛。

“啊啦,奈娜,我不是说过,在外面要叫我夏洛的吗?”

“公主就是公主,另外,也不是双胞胎。”

“是这样吗……长得好像呢……”

“比起这个,继续停留在这里的过道也只会给客人们带来麻烦。”

叫做奈娜的女孩平静的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看着汀娜,似乎在催促着。

“啊,真的非常感谢——”

于是,听到某个不能忽视的称呼而呆住的,汀娜也连忙抱起了两叠书本,向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的店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朝收银台走去。

 

……

 

“这么说,夏洛小姐真的是公主殿下吗?!”

到收银台结账完毕,走出【欧西里斯之墓】,惊讶的看着夏洛的汀娜,不由得张大了嘴。

“我的确是奥林比恩王国的第一王女没有错……不过在这里,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应考生而已啦。”

有着漂亮的金发与银灰色眼睛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的确是不愧于公主身份的优雅笑容,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像是有什么气场或者气质从那小小的身体里涌出来,在阳光下灿烂的闪耀。

“而奈娜是我的贴身护卫哦,我们很像吧。”

“像过头了,虽然是有世界上长得一样面孔会有三个的说法……”

但奈娜和夏洛的相似已经不仅仅是这种程度了。

除了发色奈娜是与瞳孔一样的银灰而夏洛是灿烂的金黄之外,五官的位置,身体的曲线……简直就像神在创造她们时用了完全一样的模具。

如果换上相同的服装,奈娜再把头发留长染成金黄,汀娜敢保证绝对没有人可以分辨她们。

“啊,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我是汀娜,汀娜·冯·西亚。”

“夏洛·法恩赞,接下来我们要往这边走,大考已经没剩几天了,我们要赶快回去加油学习才行呢,汀娜小姐呢?”

在街道的旁边止步,一举一动都显得优雅但却并不高傲的公主殿下,微笑着望向汀娜。

“我的话打算去附近的咖啡厅休息一下,今天一上午都在四处奔波,有些累过头了。”

“这样啊,真是羡慕汀娜小姐呢,不用为考试心焦。”

“公主可不能松懈哦。”

“我知道的哟,奈娜也是,说好了要一起考上的,如果奈娜因为爱睡懒觉而落榜,我就——”

“公主就?”

“陪你一起落榜!”

“那可不行啊……”

“啊哈哈,那么,大考要加油哦。”

“嗯,那么,再见啦,汀娜小姐。”

挥手目送偶遇的公主与护卫向着双角街的一边走去。

爱丽丝的纸条上最后写着的是【做完这一切后应该已经累了,就近在附近的咖啡厅休息一会儿就好,《红浆果周刊》是千塔之城仅有的少数娱乐杂志,作为消磨时间的手段是不错的选择】。

很难想象这是现在无论对谁都冷冰冰的爱丽丝写的。

但是,奔波一个上午感觉脚有些酸的汀娜,准备就这么做,她一边感慨着命运真是奇特,一边也向这座玻璃搭建的金字塔旁边的咖啡厅迈步。

“……?”

背后似乎感觉到了视线。

汀娜猛的回头。

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只是错觉,吗?

汀娜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重新转身,走进了咖啡厅。

今天是星霜之月最后一周的周六,距离无星无月之月,还有最后的七天。

汀娜还不太能理解一年一度的大考对这座城市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现在在她眼前的一幕,至少让她明白了,这些人是有多么的拼命。

“那个,不好意思,还有空位吗……”

“是的,这位客人,还有几个多人位,单人位的话,已经没有了。”

就连吧台,现在也已经被魔法袍所占领了。一个一个的隔音结界竖立在桌边,分割一个又一个独立的领域,所有的自言自语,羽毛笔与羊皮纸的沙沙摩挲,闭着眼睛对着书本背诵……这些声音全部被魔法所隔绝,整个咖啡厅安静的简直像是空无一人。

但汀娜却觉得这很有问题。

跟着店员从一楼走到三楼,都是这样。

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找到一个座位坐下,要了一杯比较便宜的摩卡和一份甜甜圈,稍微有些心痛的从钱包里拿出十几枚银币的少女,没来由的感觉到了那位车夫少女所说的压力。

果然是很沉重呢……

汀娜肉痛的吐了口气,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那本《红浆果周刊》。

虽然知道其他人都是魔法师,都在自己身边安置了隔音的结界,但少女撕开包装的动作还是不由自主的放轻,草草看过封面后,少女把这本分量十足的杂志翻开——

“……诶?”

看到眼前的东西,汀娜愣了一下。

虽然从侧面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但杂志的书页在中间被挖空,出现了一个切口光滑的凹槽。

一本没有标题的小册子放在里面。

这是……什么?

杂志的赠品?

千塔之城的杂志,会刻意把赠送的小册子用这种方法藏起来吗?不惜破坏内页的内容?

这样愚蠢的想法只维持了一瞬间。因为好奇心和一种淡淡的、异常的感觉,汀娜从里面,拿出了小册子,然后翻开。

《象牙高塔黑花之年大考实技测验题库》

——绝密资料,严禁传播。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为了理解这到底是什么,少女花费了数分钟的时间。

“等一下,这是——?!”

然后,在她终于意识到这本小册子是什么而想要喊出来的时候。

“请勿喧哗声张。”

一把冰冷的刀刃与一只柔软的手,一起抵在了少女的后背上。

与此同时,身边也传来一个慵懒又无奈的声音,紧接着,一副漆黑的眼镜就被戴在了少女的脸上。

“不要担心,这只是附着了【幽暗术】的眼镜而已,姑且,我们不想被记住脸啊。”

“什、什么啊!你们是什么——咿呀?!”

背后的刀尖,微微的抵在了昂贵的西服上,刀尖的位置就是自己的后心。

身后这个娇小的黑发女孩的身上散发着确实的杀气,虽然比起熔岩的龙兽比起草原的暴风雪和圣堂骑士的拷问官不值一提但是——

但即使如此也不是她可以应付的。

“大喊大叫也没有关系哦,反正在隔音结界里声音是传不出去的……而且大家都忙着复习,也不会抬头看过来,这样就可以了吧?我们想问你一些问题。”

“问、问题是什么啊……”

“你手上这本《红浆果杂志》……”

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用兜帽遮掩住半张脸的少女坐在汀娜的对面,拿起了那本刚刚被汀娜拆开的杂志。

语气倒像是朋友间的闲聊,但是汀娜可一点也没法放松。

“是怎么弄到手的?”

“当、当然是买来的呀。”

“那可真是奇怪,这一本原来应该是公……咳咳,应该是我们的同伴买到的,但是一离开书店就发现被掉包了,而这本现在却在你的手上,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不知道!”

“摩耶……不,同志哟,她的心跳和呼吸都很正常,没有说谎。”

“是吗,那样的话,就像伙伴们所说,只是个不幸的意外吗……”

“姆……我就说嘛,是安……是蜥蜴小姐太神经质了。”

在注意力的死角,说话的声音增加了。

是陌生的声音,但是……

“……就算如此,她也已经看到货物了,虽然只是个不幸的意外,但大考之前必须要谨慎行事。”

“要用消除记忆的药吗?我不喜欢那个。”

“物理手段也是可行的……”

“那个更加不行,我不是说了吗,把混在一起的书交给我的是书店的店员,汀……这位小姐,只是一个不幸被牵连的路人而已,好好聊聊的话,一定能理解我们的苦衷的……不能理解的时候再用这些手段也可以吧?”

“……”

汀娜的额头上渗出了一滴冷汗。

在自己沉默的时候,不知道何时坐到自己右边的座位上的两位少女,正在谈论非常危险的话题。

不,比起这个……

“……你在看什么?”

银灰色头发的少女,突然敏锐的看向了这边。

和在书店时看到的完全不同,锐利如匕首的目光,直直的刺入了汀娜的眼里。

无法与那目光对视的汀娜,慌忙的移开了视线——糟了!

她的心里咯噔一声,马上想要把视线移回之前的位置但是。

“……一般人在看不见得情况下听到声音,会本能的看向声音得来源,但是刚才……”

但是,已经迟了。

就在不久前初次见面的少女用银灰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汀娜,那冷冰冰的语气,一字一顿的,向少女发出质问。

“你躲开了我的目光。”

“你、你在说什么呢——”

“心跳骤然加快,呼吸也一下子紊乱了,说谎呢。”

坐在左边用手控制着汀娜的娇小女孩再一次开口了。

灰发的少女,这次直直的盯着汀娜的眼睛,盯了格外久。

“你,看得见吧。”

“……”

“沉默,是默认吗?”

“不是!”

“说谎呢。”

“喂等一下等一下!这家伙眼睛被幽暗术遮蔽也看得见吗?!”

把眼镜按在汀娜脸上的那个少女大惊失色的站了起来身体前倾。

已经完全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不妙很不妙的汀娜被那几乎要撞上自己额头的气势吓了一跳,本能的把身体向后靠。

等到做完这个反应,她才在心底大骂自己是个笨蛋。

这样,不就坐实了自己看得一清二楚吗?!

“……真的看的到……”

从少女的脸上,棕发的少女将那副眼镜拿了下来,然后,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眼镜没有问题,【幽暗术】的强度足以让人的眼前什么也看不到。”

旋即又把眼镜递给了坐在旁边的,金发和银灰色短发的少女,在她们都确认过那副眼镜确实没有问题之后。

“……可以请你解释一下吗?汀娜小姐。”

已经不用伪装的奈娜,变回了那冷淡的语调。

“在那之前,奈娜小姐,夏洛公主殿下,可以向我介绍一下……你们的同伴吗?”

“虽然这是有些失礼的事,但是不行哦,因为汀娜小姐自己推翻了我哦认为汀娜小姐只是无辜的路人的观点,虽然有一面之缘,但事关重大,我只能说……我是不想伤害汀娜小姐的哦,但如果,汀娜小姐是敌人,要阻挠我们的话……”

夏洛有些寂寥的摇了摇头。

但是,她还是示意那位黑发黑瞳,很有异域风情的娇小女孩把抵在少女背后的刀尖离远了一点点,并且,将另一本已经开封过的《红浆果周刊》递到了少女的面前。

“……不,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如果你们不出现,我根本就搞不清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杂志里,要怎么阻碍你们啊……”

“不是谎话。”

“是吗,那,与我在书店里相撞,只是偶然?”

点头、点头。

然后黑发黑瞳的女孩也点头。

“但是你不受幽暗术影响。”

“我很担心你们是否相信,但我……有六大元素精灵的祝福……这个祝福让我的眼睛不受黑暗和强光的影响……”

无论白昼与黑夜都能看清世界,看清路途的眼,光之精灵莱忒和暗之精灵奈特的祝福。

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事实上,只是让汀娜的眼睛不受强光与黑暗影响而已。

“……”

女孩们的脸上写满了怀疑。

汀娜无力的垮下肩膀。

“……看吧,我就知道……”

“但是,她没有说谎。”

“……”

马上,这些怀疑的表情凝固了。

看起来,她们还是相信这个女孩的判断的。

对话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隔音结界里又树立起第二层隔音的结界,夏洛,奈娜和那个脸上写满了“这下可麻烦了。”的少女在那里窃窃私语着。

虽然什么也听不到,但是,大概是谈论自己的处置方案吧……

毕竟自己完全没有反抗,不知道为什么要夹在杂志里的那本题库也被她们回收了,看起来现在的问题,就只有无意中被牵连到这件事里来的自己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没过几分钟比起焦虑先感到无聊的汀娜回过头,看向自己左边的女孩。

“那个……为什么你们会想要作弊呢……这是不好的哦。”

这段时间里服务员来过两次,分别为每一个人送来了她们点好的甜点和咖啡,她们好像什么异常也没看出来。

“想从在下这里套话吗?”

正像只怕烫的小猫一样小口小口舔着咖啡的女孩警觉的抬起头。

“……不是,我只是觉得……”

汀娜抬起头,看着一片黑压压的法师斗篷。

用这种奇怪的方式藏起题库,发现被掉包后还追上来不惜用刀抵着自己的后心也要问出自己是不是妨碍者……尽管汀娜对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依然一头雾水,但这些穿着某处学院的制服的女孩们试图作弊是毫无疑问的。

无论是她们自己要作弊,还是组织其他人,这种事。

“对这些努力的人们而言有些太过不公平了……”

“如果你打算引起他们的注意力来脱险,在下会在那之前割掉你的舌头。”

放下咖啡,脸色有些糟糕的女孩,在吃到曲奇后才露出与她的外貌相称的笑容,但是在这个笑容中,她的话却一点也无法让汀娜笑出来。

“明明是公主却要作弊吗……总感觉幻灭了……”

汀娜只好无奈的扯开话题。

“不要用什么也不知道的立场来评判公主殿下与我等,你就只知道公平和公平吗?”

咯嚓咯嚓的咬碎一片曲奇,女孩抬起头,用乌黑的瞳孔凝视着汀娜。

“在这座城市里作弊的风险,公主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即使如此,为了王国的子民,她依然决定要这么做,这样高尚的精神,你们这些已经从骨子里烂掉的贵族是不会懂的。”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女孩不悦的盯着汀娜看了好久,然后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她。

“其实我只是个平民啊……”

“能穿这种衣服的平民?”

“……至少我是这么坚信的。”

被瞪了,但是,这真的不是谎话,所以,女孩又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真是奇怪的家伙。”

这样嘀咕着。

……还是完全搞不懂。

没办法,无事可做的汀娜,只好伸手,拿起了眼前那本杂志翻看着。

但是看不进去。

这也是当然的,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卷入这样的事件里,前途未卜,这一次在魔法师的城市中,也许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都会认为这里非常安全而没有注意自己,要是真的被喂了奇怪的药或者带到什么地方……

心乱如麻的少女飞快的一页一页翻动着杂志的书页,一目十行却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看进去。

——啊啊,莉莉娅娜,爱丽丝,快点来救我啊,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我会被怎么样啊……

“——停!”

“——好疼!”

突然,黑发的女孩用力的抓住了汀娜翻动书页的手,纤细的手腕却有着莫大的力量,汀娜不由得痛呼出声。

“往前翻页,快,三页!”

但是女孩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情绪激动的抓着汀娜的手催促着,看汀娜没反应,干脆自己把杂志夺了过来,翻到了三页之前。

《千塔之城黑花之年冬季新技术外贸案》

汀娜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那一页上专栏的题目,女孩就抓起杂志,朝因为这边的骚动而看过来的三人走去。

第二层隔音的结界隔绝了她们的声音,汀娜只看到了女孩们的表情由目瞪口呆与不可置信,慢慢变成了欣喜。

隔音的结界解除了。

“汀娜小姐,请让我对之前的无礼,致以诚挚的歉意。”

夏洛站了起来,对着汀娜,深深的将腰弯下。

“诶?诶?”

还龇牙咧嘴的揉着被黑发女孩掐红的手腕的汀娜,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呆住了。

怎么回事?刚刚不还再讨论要怎么处置自己吗?怎么转头就对自己道歉了?

“公主!”

显然公主的伙伴们也因为这样的举动而惊呆了,特别是奈娜,汀娜感受得到,她的眼睛里几乎对自己喷出了熊熊烈焰。

 “很抱歉现在我无法为耽误汀娜小姐的时间和这一切无礼的举动予以赔偿,等到有空的时候,请带着这个,来千塔之城万国街的奥林比恩大使馆吧,我一定会对今天的失礼,做出让汀娜小姐满意的致歉,但现在,请原谅我的离席。大家,走吧,要比谁都更快的,拿下引进权!”

但是深深鞠躬的公主并没有做出解释。汀娜还没看清她在弯腰道歉时放到桌子上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夏洛就飞快的对另外几名少女下达了指令。

“是,公主。”

“诶?等,到底是——”

话音刚落,夏洛与奈娜的身上,亮起了银灰色的魔力光。

紧接着,是汀娜身边的那个女孩。

她们就如同一阵迅捷的风,掠过洒落天际的灿烂阳光,轻盈的踏着咖啡馆三楼露天阳台的围栏,高高的,高高的跃起。

汀娜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她们就已经消失在了,蓝天的尽头。

只有桌面上尚有余温的咖啡,证明她们曾经存在于这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感觉自己似乎莫名其妙的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这件事又在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被解决。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汀娜,看着桌面上的几枚金币以一张镶嵌了红宝石的黄金卡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

 

某一日的后话:

 

“呐、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我今天,遇到了很奇怪的事呢。”

“……?”

“啊,总而言之……嗯……大概,就是这样吧,安全搞不清楚诶,她们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是公主吗……”

“……最近的确有数个王国,把优秀的魔法师送到千塔之城,奥林比恩的名单上,也的确有他们的公主夏洛·法恩赞。”

“真的是公主?可是,为什么公主要作弊呢……”

“……奥林比恩王国最近在闹水患。”

“诶?”

“……并不是洪水,或者暴雨,而是很单纯的,境内数个行省的饮用水被杂质的元素污染了,原因大约是作为这几个行省水源地的乌拉斯山脉的地震以及大面积的降雪。”

“饮用水迫急。”

“长期饮用这样的水,会患上侵蚀症,但是大面积净化杂质元素成本又相对低廉的【托托罗斯净水装置】因为有些技术上的问题,象牙高塔一直没有外流,那些女孩的目的是这个吧,考入象牙高塔,乘机窃取这项技术,也就是俗称的技术间谍或者小偷,但象牙高塔的考试是出了名的难,所以才会想办法获取考试的题库,要是被汀娜小姐检举,会出很大的问题,才会不惜用武力控制汀娜小姐,”

“诶?可是,她们为什么又突然放过我……”

“……因为问题解决了,最新的《千塔之城新通过技术外贸案》,象牙高塔将已经完成的这个技术列为了可出售项目,所以,已经不用冒险作弊混入高塔了。”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知道呢?简直就像亲眼所见一样……”

“……因为爱……”

“……爱丽丝小姐,为什么要突然捂住莉莉娅娜小姐的嘴呢?”

“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