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的圆柱中,黏稠的银色金属慢悠悠的爬到一处小小的刻度,又在一只小手的甩动下回到了底部的圆球中。

“……38.5度呢。”

“依旧,发烧。”

爱丽丝趴在魔女小姐的肩膀上,银白的眼睛眨了眨,冷淡的吐出两个单词。

将温度计放回内衬了红绒的收纳盒,莉莉娅娜平静的读出了这个刻度所代表的数字,用一支鹅毛笔记录了下来。

在那张写下了汀娜这六、七天来体温变化的纸张上,这个数字已经有三天都没有动过,莉莉娅娜把纸和笔放在一旁,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少女微红的脸。

“……汀娜小姐感觉怎么样呢?”

“从来没有被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过……的感觉?”

“……”

“意义、不明。”

魔女和人偶用夜空与水银一般的眼睛默然的注视着她。

汀娜看不出莉莉娅娜想要用目光告诉自己什么。

但她看出了格外冰冷的爱丽丝在责怪“这个笑话不好笑”。

“是真的啦……”

因为发烧而潮红的脸颊,不管露出什么表情都迷迷糊糊的,就算咧开嘴苦笑也是,但汀娜除了发烧发得极其难受之外所能感觉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自从高烧卧床后,汀娜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从六位元素精灵来到这个位于法师塔最顶层得房间开始的。

当自己醒来,因为头痛呻吟出声后,通往房间的楼梯上就会响起就像水流啪嗒啪嗒拍在地上,和好像岩石笃笃在木板上行走的脚步声。

接着,莱忒和奈特,希尔芙和沙拉曼达就会出现在少女的床边。

风的精灵打开窗户带来清新的空气,光的精灵让灿烂舒适的阳光四面八方的照入,火的精灵把冷风变得温暖,把水道的温度维持在最合适的程度,然后,暗之精灵拿出体检用的器具,靠近少女,检查她身体的状况。

这个时候,最先响起的脚步声才会来到少女的床边。

与大陆上流行了数千年的纯石质法师塔不太一样,莉莉娅娜的法师塔里广泛的使用了木质的装潢,地板和墙壁都有着暗沉却温暖的木色,这似乎直接导致了阿库娅和诺姆这两位精灵没法像莱忒她们一样,直接使用元素精灵的特性快速移动——特别是诺姆。

在法师塔里也有着厨师职责的她每天早上都会把热腾腾的美味早餐放到汀娜的身边,也是因为要这样,身为大地的精灵的她才必须要靠自己的双足在这座塔里移动。

至于作为水之精灵温蒂妮的阿库娅,汀娜就不太明白不直接出现在床铺附近的环形浴池的原因了。

用过每天都不一样的早餐后,沙拉曼达都会非常开心的扑到少女的身上,让她发一身汗,就下来阿库娅会为少女好好洗一个澡,并且照顾她服药,等到做完这一切,汀娜的早晨就算结束了。

接下来是相对比较无聊的一段时间。

这座高塔是翡冷翠山地附近温泉体系的核心,就算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不在的时候,六位元素精灵也负责着高塔的日常维护,所以她们会留下一人照看汀娜,并且以轮班的方式更替,等到午餐时,诺姆和阿库娅又会出现,照顾少女洗澡,用餐并服药。

到下午茶的时候,六位精灵的工作都做完了,所以她们都会聚集在这里陪伴汀娜,这个时候因为发烧带来的虚弱,汀娜经常在睡觉,等到睡醒后,晚饭之前,精灵们会帮助汀娜在床上做一做按摩和简单的锻炼,吃过晚饭后,大约在月亮刚刚升起的时间,再一次服药沐浴后,汀娜就会抱着暖呼呼的沙拉曼达,一边享受着奈特的按摩一边早早休息。

然后来到第二天的清晨。

如此往复。

汀娜从未被什么人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过。

每一天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想,能吃到好吃的饭菜,还能像童话故事中的公主一样一天洗三次澡,每次洗完后有光看瓶子就能知道格外昂贵的精油,据说有药用功能的香水之类的东西让自己香喷喷的,暗之精灵的按摩每和怀里沙拉曼达舒适的温度都能让她在无比放松的状态下做一个好梦……

除了脑袋无时无刻因为发烧而昏昏沉沉偶尔还隐隐作痛,更重要的是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经常外出见不到几面之外,这简直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

“几天下来,我都快要忘记冯·西亚只是一个不能世袭的荣誉称号,而要把自己当作某个国度的公主了……”

“……”

“……”

听完汀娜语气复杂的话语,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沉默的看向了因为她在而安安静静的精灵们。

“希尔芙绝对没有恶作剧哦。”

自由又活泼的青色精灵举起又细又小的手臂,第一个表态。

“……有我看着,奈特也没有对汀娜小姐做出任何失礼的事。”

接着是靠在落地窗边,几乎要融入晨光的少女,在她身边的阴影中,黑色的精灵似乎很不满这样的报道,对着她腰上白皙的肌肤狠狠一拧。

“?!”

冷静的少女立刻变成炸毛的猫咪,莉莉娅娜无言的把目光从嬉闹的光与暗身边移开,看向沙拉曼达,阿库娅和诺姆。

“我们是按以前照顾莉莉公主时的方式在照顾汀娜小姐哦,每天都暖呼呼的!”

“虽然效果比较弱,但是退烧的魔药也确实在慢慢起效,只是效果越来越不显著。”

“营养也,没有问题,虽然还吃不下油腻的肉,但蛋白质这边,用牛乳和大豆补足。”

“……按理说被这样照顾早就该痊愈了……”

“痊愈,但是虚弱。”

得到了没有任何纰漏的回答后,魔女小姐和爱丽丝,还有六位精灵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向了少女。

作为在场唯二衣着整齐的人之一的汀娜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目光从那些姣好美丽的身体上移开。

元素精灵是比最初的巨龙还要古老的存在,她们当然是没有服装的概念的,在家里的莉莉娅娜更不可能穿着碍事的衣服。

自己的脸这么红到底是因为发烧还是眼前这些连同性都羡慕嫉妒的美丽身躯,汀娜很早就放弃去分辨了。

“……虚弱吗……”

爱丽丝的话,似乎提醒了莉莉娅娜,她眨了眨眼睛,看向穿着大胆的露出背部和侧腹的礼服,冰冷得就像一座冰雕的人偶。

“虚弱啊……说起来,被冻住后的我难道病的那么严重吗……”

汀娜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虚弱了,持续七八天的发烧好像把她的体力都烧干净,在精灵们的帮助下做三四个仰卧起坐就要气喘吁吁,胃口也不如以往,诺姆准备的食物虽然美味,但自己也吃不下多少。

这让她不由得好奇起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被抢救一整夜。

“……汀娜小姐想知道吗?”

“多多少少有点好奇呢……”

“……”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张印好的影像。

“……莉莉娅娜小姐,这个浑身青紫血肉模糊的东西是……”

“……刚刚解冻的汀娜小姐。”

“够了,不用再告诉我了。”

“……了解。”

莉莉娅娜收回了那副影像。

“无法排除体质因素,再几天就好的可能性,存在。”

爱丽丝爬到莉莉娅娜的头顶,整理了一下满室荷叶边与镂空的银白礼服,冷冷的盯着汀娜。

“没有恶化,无需担心。”

“……说的也是。”

于是,魔女与人偶干脆的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从床边站了起来。奈特立刻拿着一件黑色的洋服站在了魔女的身边,黑色的蕾丝包裹住了魔女娇小的身体。

那是与爱丽丝身上一样露出整个后背的大胆设计,如果在白雪皑皑的这座城市穿出去,说不定还会被认为是脑子有问题,于是在莱忒为魔女小姐从蝴蝶造型的群摆下伸出的双腿穿上洁白的丝袜后,黑暗的精灵又将一条天鹅绒的斗篷围在了她们主人的身上。

白皙光洁的背脊和晶莹可爱的双足被衣料所包裹,注意到现在性格格外冷淡的爱丽丝一直冷冷的盯着自己的汀娜,把好像变得更红了一些的脸移开了。

“今天也要出门吗……”

她带着一点点的怨念这样问着。

“……嗯,有最高评议会的工作,还要去拜访几个朋友,说不定,还要找奥妮安要一些血……”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这么辛苦……血?”

有些沮丧的低下头的少女,因为某个词错愕的抬起了头。

“……没什么,那么,我出门了。”

“夜晚,回来。”

但是,已经走到阳台旁边的莉莉娅娜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任何波澜的表情就像在说“不用在意”。

虹色的光翼伸展,宛若极光掠过天空。

魔女与人偶飞离的苍穹下,覆盖了新雪的城市正在高天的云海之中激起滂沱的云浪。

“希望不要像拜克城一样,自己还没来得及游览,就要匆匆离去吧……”

汀娜有些失落的嘀咕着,转过了头。

“走了呢……”

“……”

“不过……奥妮安吗……”

精灵们的表情有些奇怪。

而且……

“……那个……奈特小姐?”

“嗯?汀娜小姐,怎么了吗?”

“为什么要靠的这么近……”

黑暗的精灵撑着下巴,紧紧的靠着汀娜。

“因为汀娜小姐身上有很好闻的阴影的气味,我很喜欢呢,凑近一点才好闻到嘛。”

黑暗的精灵舔了舔嘴唇,粉色的舌尖舔过嘴唇,笑得就像一只正准备恶作剧的小狐狸。

元素精灵们的好恶是极其单纯的,它们会格外亲近对自己代表的元素有高亲和力的个体。而被影魔寄生的汀娜现在的暗元素亲和力破格的高,因为这个原因,拥有黑夜之名的黑暗元素精灵是六位精灵里最粘她的。

其次是以前相对其他元素亲和力要高一些的水元素的阿库娅,其他几位精灵对她就只是普通的礼貌而已了。

 “那、那也不用解我的扣子吧!”

“现在只有汀娜小姐一个人还穿着衣服一定很不自在吧,来吧来吧……”

“脱掉衣服会冷所以抱着我吧——”

火焰的精灵欢呼一声,从地板上直接跳到床上,蹭蹭蹭爬到少女面前两眼放光——这不是形容词,沙拉曼达火红的眼睛里真的燃烧着火光。

和奈特与阿库娅又不同,这位火之精灵喜欢黏着汀娜的原因单纯只是这个种族有会因为让感到寒冷的生物变得温暖而感到快乐的本能而已。

“请等一下等一下!我才没有不自在啦,呜……”

汀娜双手抱着胸蜷缩成了一团,但是两只元素精灵领主的力量哪里是感冒的她可以反抗的呢?光是大喊大叫两声少女就开始疲累的喘息,但好歹是严防死守住了奈特扭动的手指。

“到底,到底要做什么呀……”

虽然已经朝夕相处了七八天,但她完全不能理解这些精灵们的思维与行动,弱小又无助的少女被暖呼呼的沙拉曼达呀呀的叫着扑进怀中,并不是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

“我们要赠予汀娜小姐六大元素的祝福哦。”

然而这个时候,奈特脸上那恶作剧似的表情消失了,黑发黑瞳的精灵坐在少女的面前,用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

“汀娜小姐因为我们的缘故患上了重病,这让莉莉公主和爱丽丝少有的停住了她的脚步,从持续的奔波中暂且驻足,让我们在数百年之后的现在久违的与莉莉公主、爱丽丝朝夕相处,但是,无论是莉莉公主还是爱丽丝,并不喜欢身为最高评议会一员的繁琐工作,也讨厌对远远不能称之为朋友的关系者挨个拜访,在宴会上假惺惺的问候,甚至连学术交流,莉莉公主也不怎么喜欢,因为自以为是的笨蛋太多了。”

如果吮吸好像能尝到甜美的巧克力味的手指点在了少女的额上,沿着高挺的鼻梁,轻轻的弹了弹少女的鼻尖。

“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的错,但就算我们向莉莉公主道歉,也无法解决这样的窘境,但如果汀娜小姐的病痊愈了,莉莉公主就能从这样繁琐的事务中解脱了,而且,我们也想对不幸被波及的汀娜小姐做出补偿,虽然给予他人以祝福会消耗不少力量,但如果这样能让汀娜小姐原谅我们的过错的话。”

阿库娅也来到了床边,这位被汀娜无言的注视就会慌慌张张的土下座谢罪的少女此刻的声音,让汀娜想到了家乡的海浪。

她这才注意到,虽然希尔芙自由自在的飘来飘去,诺姆就像一块岩石坐在不远处发呆,莱忒也置身光中,似乎和以往一样对光元素亲和力极低的自己兴趣缺缺,但是。

但是,她们都注视着自己,黑珍珠一般的瞳孔,熔岩一般的瞳孔,水的瞳孔,绿宝石的瞳孔,苍穹似的瞳孔,太阳似的瞳孔。

六位元素领主认真而严肃的,向汀娜宣告着。

“啊……不过,我们也不能肯定,我们的祝福一定能让汀娜小姐变得健康起来,因为每个人的体质差异,祝福的表现形式也会有所差异,但无论如何……”

“虽然是这样,但这种时候不要说出来才对吧。”

沙拉曼达啪嗒啪嗒的摇着尾巴,很严肃,很认真的告诉汀娜,于是阿库娅敲了她的头火焰的头发和水的手掌相触冒出滋滋的水汽。

嗯,真的很严肃,很认真……

汀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些可爱又令人有些跟不上思考的精灵们,的确,是她们让自己重病了这么久,但那完全是一场意外,这些日子她一直被她们照顾着,说实话,她并没有责怪她们的意思,也并不希望再麻烦她们。

也许就像爱丽丝说的,自己现在还没有退烧只是体质的问题,再修养两天就好了呢?

但是,比起“给人添麻烦”,其他的想法,现在完全占据了少女的脑海。

——六大元素的祝福。

对于爱看小说的少女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陌生的词汇。

这几乎是所有冒险小说主角的标准配置,在这之上的只有【父母双亡】,【公主投怀送抱】,【以为是普通人其实有着不普通的血统】而已。

曾经根据某本娱乐杂志的统计,出现在各路小说,故事,童话,民间传说里,被六位元素领主给予祝福的勇者/骑士/冒险者/魔女/魔法师/盗贼/孤儿/迷途者/乞丐/国王的数量几乎足以建立起一个所有人都被六大元素祝福过的王国。

但是,就算是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小说设定,真正的砸在汀娜面前的时候,汀娜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少女并不知道,这些祝福具体有什么内容。

但是,在看过的小说里,主角获得祝福之后,就算是最弱的也得到了最高等级的元素使——精灵使的力量,变得可以操控元素,使用魔法,说不定——

“……”

少女感到口干舌燥。

在草原时就在心底扎根的想法,那在自嘲自己在莉莉娅娜面前还不如一个站街女郎的小魔法师的话语中沉睡的种子,在这一刻破壳发芽了。

——这是,原本一生都与神秘和魔法无缘的自己,踏入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所在世界的一扇门。

就算小说大部分都只是骗人的,但如果这么多人都这样写,这么多人都这样认为,那么多少,是有一些可信度的吧?

从灵魂深处涌出的强烈渴望,几乎是让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然后才意识到这样有些失礼,低下头,小声的。

“非常感谢,那就……麻烦你们了。”

 

………………………………………………………………………………………………

 

给予祝福的仪式,在黄昏举行。

黄昏。

许多大型魔法和仪式都会挑选在这个时间进行,作为白昼与黑夜的分界线,比黎明更加明显,也更加柔和,混淆世界与认知。

沿着塔顶架向翡冷翠峰顶的水道桥,汀娜跟着精灵们来到了积雪的山顶,这里是千塔之城最高的山峰,虽然这么说也只不过是一座海拔两三百米的小山,因为千塔之城在高天的云海中漂浮,即使在盛夏这里的雪线也只会上移数米。

千塔之城唯一的一眼雪融泉就在这里。

“说起来,为什么这里叫做翡冷翠呢?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是……”

“……大陆西南有名的翡翠之都佛罗伦萨,因为盛产翡翠原时与翡绿色的山峦而获得的别名。”

积雪被山岭中的温度加热融化,汇聚而成温泉。喜欢用各种风格建起美丽的大浴场的莉莉娅娜似乎没有在这里留下过多的装潢,除了通过莉莉娅娜的房间,也并没有道路可以直接抵达这陡峭的山顶,这眼仿佛被大自然工巧双手创造的泉水,仅被魔女与精灵们独享。

“可是,与其说是翡翠,不如说是苍绿呢……”

在温泉边俯瞰着这座小山的汀娜,不明白为什么这座山会叫这个名字。

白雪下常绿的黑松是苍劲的绿色,山路两旁的灌木已经掉尽落叶,光秃秃的褐色与深沉的苍绿,无论如何都无法与翡翠联想起来。

还是说,这座山里有翡翠的矿脉吗?

“……十三日圣战前的翡冷翠,那是莉莉公主曾经的故乡。”

光的精灵淡淡的说。

“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她凝视着远远的,即将从千塔之城的边缘坠下的赛贡之阳,向其他的同伴们点了点头,

没有在意因为这句话露出疑惑表情的汀娜,也没有回答她的“为什么。”

仅仅向少女宣告准备开始的莱忒,让脱掉衣服的汀娜站到了这眼清澈得不似存在的泉水之中。

“……往前走吧,活着的生命啊。”

奈特就站在光之妖精的身边,微微的笑着,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古老,令汀娜意识到,从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去理解,生命吧。

仪式,便开始了。”

夕阳坠下。

也许千塔之城,是唯一一个能俯瞰夕阳的城市,在绯色的天光下,一切都消失了。

“……诶?”

没错。

汀娜茫然的看着,突然降临的黑暗。

一切、都消失了。

 “奈特小姐?莱忒小姐?阿库娅小姐?”

入夜。

少女本能的四处张望,然而在这里只有黑暗。

精灵们不见了,洁白的积雪不见了,山岭的老松和枯木都不见了。头上是无星无月的黑暗,四周是空无一物的黑暗,

“希尔芙,沙拉曼达小姐,诺姆小姐?!”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的黑暗,仿佛亘古不变。

“小、小说里可没说过这样的事哇,这就是真正的,六元素的祝福吗……好像哪里不对……总、总之……”

奈特小姐说,往前走,所以。

紧张的汀娜,哗啦哗啦的,迈出一步。

……哗啦哗啦?

汀娜低下头。

然后看到了水。

周围没有光,却看到了水面。

水温柔的包裹着她的身体,没过她的脖颈,少女浸泡在水中,踩踏着水波行走。

一步、两步,脖子离开水中。

三步、四步,胸部离开水中,腰,大腿,小腿,脚踝。

汀娜突然从脚掌上感觉到了属于沙粒的触感。

她很熟悉这种感觉,在故乡的夏天,尽情游泳过后从海里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时候,沙粒伴随水流流进脚趾间,咸涩的海水从身上淌下,自己一步一步远离海洋,只有脚掌,还淹没在一滩薄薄的浪花。

背后的水突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汀娜下意识的回过头,水的精灵就站在她的身后,温柔的凝视着。

——生命,自水而生——

她轻声的咏颂着古老的歌谣,捧起少女茫然无措的脸庞,将唇瓣紧紧的贴在少女的唇上。

水从唇缝间流过,滋润了干咳的喉咙,汀娜现在才意识到的令人心焦的干渴,就这样消失了。

“阿库娅小姐……”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话语没能说出来。

水的精灵用手指按住了她的嘴唇,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温暖突然驱散了寒冷。

黑暗中点燃了火焰。

沙拉曼达紧紧的抱着汀娜,用尾巴把她缠了起来,还没有等少女在突然感受到的寒冷中瑟瑟发抖,流火般热情的吻已经阻止了她全部的话语。

——被火点燃智慧与灵魂——

温暖,从那又热又软的嘴唇和舌尖蔓延到了汀娜嘴中,和发烧时不同,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温暖包裹的感觉,伴随着调皮的沙拉曼达的歌谣,把思考与温暖交予了少女。

背后传来的推力,让汀娜向前一步,在踉跄中跌倒。

跌倒的瞬间,再那一个瞬间的回眸所看到的,是水的精灵,仿佛母亲送别离家的孩子一般的慈祥目光。

而这时,沙拉曼达已经不见了,支撑着身体的手与膝盖,触及粗糙的岩石,与细腻的泥沙。

然后,再次回头看向前方时,诺姆蹲在了汀娜的面前,伸手将她拉起。

——从大地上站起——

平常总是有些木讷的大地的精灵,此刻在微笑着。

她把有着细腻粘土触感的唇印在了少女的唇上,撬开少女的牙齿,把植物的芬芳和甜美的花蜜送上。

她拉着汀娜,向着自己的后方退去,一步,两步,消失在少女脚下的大地。

起风了。

自由自在的精灵,在少女散乱的发丝间出现,调皮的用舌头撬开汀娜才刚刚咽下花蜜的嘴,吹入了令人精神振奋的风。

——由风指引前进的方向——

希尔芙扇动着背后透明的翅膀,朝着远方飞去。

“等、等一下,我已经完全搞不懂啦!”

终于能开口说话的少女,感觉身体似乎变得轻盈,她追着风所吹去的方向,本能的,踏出了一步。

一步,一半的世界出现了光。

两步,另一半的时间依然黑暗。

第三步,昼夜交替。

深绯的夕光,从天空垂落。

高塔与街道在光中的剪影摇曳,汀娜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山巅。

背后是水雾弥漫的温泉。

眼前,是陡峭凌厉的悬崖断壁。

光与暗的精灵正漂浮在她的面前,连莱忒那冷淡的脸上也露出微微的赞许的表情。

自己……回来了?

她们依然没有给汀娜开口的时间,一左一右,就像镜中的双子,一起夺走了汀娜的嘴唇。

——在光与暗的守望下,直到——

唇分。

汀娜茫然的后退了两步。

远处是陌生的城市,更远是天空与大地的尽头,这个世界似乎在一瞬之间发生了改变——不对。

改变的是自己。

好像懂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弄懂,。

汀娜没有来得及检查自己的身体是否因为这个古怪而古老的仪式发生了什么改变,她的脑海好像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景象,有鱼,有虾,有奇形怪状的魔物,魔物们在海中与大地上繁衍生息,生老病死……

她看到了生命自水而生被火焰点燃灵魂与智慧,从大地上站起随着风的指引跨越光与暗的交替一直到——

一直到……什么?

歌声不断的在脑海之中回响。

但只有最后一个词句。

只有最后一个【什么】,无论如何也听不清。

那仿佛不是人类的耳可以理解的事物,但它不断的回响着,击打着少女的灵魂,一阵阵的眩晕如潮水似的涌来,汀娜终于再也站不稳的。

跌入一个柔软的怀抱。

 

………………………………………………………………………………………………

 

“……40度,呢。”

莉莉娅娜面无表情的甩了甩温度计。

房间里很安静,就连最好动的希尔芙都乖乖的坐在诺姆的脑袋上,只有背后的小翅膀紧张的扇动着。

“元素侵蚀症,严重。”

正用毛巾擦去少女脸上混在一起的汗水和泪水的人偶,用银白的瞳孔逐一扫过精灵们。

这下,希尔芙连翅膀都不敢扇了,满脸紧张的莱忒和奈特身边,阿库娅眼泪汪汪,好像马上就会五体投地的土下座谢罪。

“……我记得,侵蚀症是……”

有一点神志不清的少女光是说一句话都很吃力了。

她觉得有火在皮肤上烧,可是又非常的冷,眼前有耀眼的光斑,眼泪和唾液和汗水都不受控制的流着。

呼吸很不顺畅,不规律的风声嗡嗡的在脑子里响,到处都麻麻的,而且身体也很重,就像手脚都变成了石头一样动弹不得。

“……元素与魔力依据创世母亲定下的【法与理】构成世界万物,人也不例外,这些因元素法理而自成平衡,当平衡被打破时,元素与魔力会侵蚀人体引发疾病。”

举例来说,如果人体与体外的火元素的平衡被打破,人的体温可能会异常的升高或降低,,最严重的情况甚至会导致自焚,如果水元素的平衡被打破,人会无法抑制自己的干渴,血液中的水可能会无法抑制的变成汗水渗出,让人变成一具可怖的干尸,风元素的平衡被打破的话听觉就会混乱,无法顺畅与规律的呼吸。

这种平衡的外在表现就是元素亲和力的强弱。

亲和力越强,相应元素就能保持更加温度的平衡。

原本只有水元素亲和力比较不错的汀娜现在得到六大元素的祝福后,不仅仅是地水火风光暗,连作为水元素变体的冰霜元素和风元素变体的雷电元素的亲和力也增加了很多,但是,仅仅是普通人的她的体质当然无法短时间适应突然改变的平衡,更无法抵御无处不在的元素侵蚀。

结果,本来就没有痊愈的疾病更加严重了。

“……汀娜小姐只是一个对魔法不了解的普通人,但你们是曾经协助六位最初之龙管理过元素位面的元素领主,有能力接受你们祝福的人和没有能力承受你们祝福的人都分不清吗?”

“不可理喻。”

少有的,莉莉娅娜的语气非常严厉。

爱丽丝没好气的横了精灵们一眼,让本来就低着头的精灵们脑袋压得更低了。

“啊哈哈……请不要责怪精灵们,莉莉娅娜小姐,我自己也有责任,明明不知道…呼、呼……不知道精灵们的祝福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就傻乎乎的拜托……咳、咳!”

明明在呼吸,却没有任何空气流过咽喉,窒息感让少女痛苦的咳嗽了起来,又好像有如水一般的粘稠空气把气管都撑开,这令她痛苦的翻起了白眼。

“愚行。”

爱丽丝拿着毛巾擦拭着少女咳嗽时喷到自己身上的唾沫,危险的皱起了眉毛,“为什么不等到爱丽丝和莉莉回来”——银色的眼睛里仿佛在这样斥责着。

魔女小姐皱着眉毛,在床上用虹色的魔力光绘制了魔法的园阵,默唱着平衡元素的【解读】,一边盯向躲在莱忒身后的暗之精灵。

“……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给汀娜小姐以祝福。”

提出这个提案——至少是代表精灵们向汀娜提出这个提案的奈特缩了缩脖子,小声的。

“是,是为了赔礼,可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当作赔礼的东西——”

“……说实话。”

“……我们知道莉莉公主会在晚上才去拜访那条龙,所以想着要是我们把汀娜小姐治好的话,莉莉公主就不用欠下那条无礼的小母龙的人情……”

莱忒的表情非常紧张,那就像……没错。

汀娜迷迷糊糊的想着,虽然她看不到转过脸去的莉莉娅娜的表情,但莱忒的紧张神情,简直就像在直面女王的愤怒。

“……是为了我,对吗?”

莉莉娅娜的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

“嗯……”

精灵们点了点头。

“……那就不要牵连其他人。”

“是……”

汀娜总觉得听到哪里传来一声鞭响,糟糕,耳鸣变得更严重了……

糟糕,意识也……

教育完自家的精灵们,魔女小姐转过身,带着一如既往的平静表情,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发丝。

“……再忍耐一下,汀娜小姐,我马上就想办法让你痊愈。”

“嗯……莉莉、娅娜……”

【谢谢】两个字,没有并没能说出口。

今天第二次的,汀娜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的黎明。

“……诶?”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睡在被窝里,怀里还抱着不知道为什么肌肤变成小麦色的莉莉娅娜感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的少女。

“诶、欸欸欸欸欸?!?!!?!?!?”

看着棉被上的血迹陷入了混乱。

 

…………………………………………………………………………………………………

 

某一日的后话: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变黑了!还有这个血迹是怎么回事呀!”

“……我找到了一个偏方治好了汀娜小姐。”

“请详细的告诉我!”

“冗长。”

“冗长也没关系爱丽丝小姐!请告诉我不然我会被罪恶感压垮的啊啊啊啊啊!!!!!”

“……罪恶感?”

“因为我把莉莉娅娜小姐——不对不是这个问题总之请告诉我!”

“……简单来说,我找奥妮安询问了治疗汀娜小姐的方法,得到的答案是补强体质,不能用只能暂时提高并且有副作用魔法,最好的选择是龙血,刚好奥妮安是一条黑龙,我就拜托她给了我一些。”

“……”

“……但是,对于一般人类,直接饮用纯净龙血等同于自杀,汀娜小姐肯定无法承受,所以我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效果比较普通的另一种材料,【魔女的乳汁】,汀娜小姐大概不太清楚,乳汁原本就是给予新生儿提高免疫力的最好饮品,由于体质原因,魔女的则富含更多的营养与魔力,可以有效提高体质的,所以大陆上很多英雄传说的主角都是魔女养大的,然后……。”

“催乳,授乳。”

“……其次由于是用龙血配合催乳的药物,所以我的乳汁里也残存有一些身体吸收后剩下的龙血,如奥妮安所说,效果显著,侵蚀症也治愈了,不过效果还是有些太强让汀娜小姐流了些鼻血,同时,因为饮用了黑龙血,我的暗元素亲和力高过头了,导致肤色变深,……汀娜小姐,你有在听吗?”

“走神,禁止。”

“是、有在听没错……但是……我……龙血,魔女的乳汁,诶?等一下,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的……乳汁?可是,母乳……那不是要生孩子后才会有吗?”

“……配合龙血用药物催乳能得到更多的乳汁……有点多过头了现在有些胀痛,汀娜小姐,要喝吗?”

“……”

“……如果不需要也没关系,魔女的乳汁是魔力药剂的最高等的原料……”

“……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