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这样呢?

躺在床上的少女迷迷糊糊的醒来。

口干舌燥。

头晕目眩。

体温惊人的高,好像有一团火焰在脑子里燃烧。

这样高的温度甚至让自己产生了被扔进一口大锅中正在被猛火烹调的错觉,连思考——事实上,在这样的状况中我的大脑活动算不算思考都要标一个问号,但既然还能对这样的事态产生这种想法,也许我还没有彻底烧糊涂吧……

撑着柔软的床垫,汀娜摇摇晃晃的支起上半身,过高的体温夺走了少女绝大部分的体力,现在的她,就像是清晨时还没从床上爬起来的莉莉娅娜一样。

摇摇欲坠。

好像随时都会重新回到温暖被窝的怀抱。

“莉莉娅娜……爱丽丝……”

眼前的景色,变得清晰。

想到这两个驱使着自己从比被窝更温暖的故乡离开的名字,意识似乎也清醒了许多。

窗帘与灯都没有打开,房间很暗。

也许所有魔法师的房间都有这样的特点,自己躺着的大床就是这个圆形房间的正中间,不远处,从落地窗的缝隙间透入了唯一的光。

汀娜吃力的撑起沉重的眼皮,向着那里望去。

大概是窗户没有关好吧,风卷起了黑色的帘布。双眼为了适应窗外的光芒花费了一些时间。

当白色的阳光不再耀眼,苍穹下的一隅透过半拉的黑色窗帘,跃入少女的眼中。

格外陌生的景色。

苍穹就像一颗纯净的苍蓝宝石,只要伸手就可以触及。但那也只是错觉,这里的天空远比盐沙城,远比那片草原都要高远与广阔,会产生触手可及的错觉也是仅仅因为此刻,自己正比大陆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更加接近这片苍空而已。

“唔……”

——可是为什么呢?

少女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因为自己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而困惑着。

自己如今格外靠近天空的原因。

映照在有着阳台的窗外,那些利剑般刺向天空的建筑的名字……

高烧会让人神志不清、思维迟钝,看到那些与天空的苍蓝共同勾勒出起伏交错的天际线的建筑,汀娜花了十几秒才想起它们的学名,以至于在那个名字浮现在少女热过头的脑海中后,她都忍不住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

塔。

法师塔。

洁白的榕树般的法师塔。

漆黑的铭刻了金色符文的方尖碑似的法师塔。

直上直下用螺纹的石柱支撑的法师塔。

被无数飞扶壁支撑,钟楼似的法师塔。

甚至,在一片绿地的中央,还有一座塔身笔挺的倾斜,与地面形成令人惊讶的角度的高塔。

大陆上最为高耸,又最为神秘的建筑。

每当提到这个名字,人们脱口而出的,总是身披带有兜帽的法袍,手执法杖,神神秘秘魔法师,奢华美丽又有着常人难以想象实用性的魔法机关,毫不留情消灭入侵者的魔像还有……对了,当然还有,魔法师们藏在塔里的宝藏。

会感觉陌生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里甚至不再是大陆的南方,连天空与阳光都与汀娜熟知的截然不同。

它们如树木般繁茂的林立于这里。

没有哪一座城市会比这里拥有更多的魔法塔,也许真的有一千座之多吧,就如同这座城市高傲的漂浮于苍穹之上的名字。

——千塔之城。

大陆上独一无二的浮空城邦,魔法与神秘的大本营,与光辉学院一样超然的传奇城市。

——而这里,是莉莉娅娜的法师塔。

“今天是……已经第三天了吗……”

汀娜终于想起来了,她转过头去看床头柜上放的日历。

星霜之月,34日,再有一周,连统治凛冬的西瓦女神也会将夜空让给无星无月的黑夜,再是降临月,黑花之年已经切实的来到了最后的时节。

而来到这座城市,则已经是第四天了。

这意味着自己的高烧在持续了三天后都没有减弱。

那么时间呢?自己该不会又一觉睡到中午了吧……

“唔唔唔……”

汀娜伸出手想要把床头柜上的座钟摆向自己,但刚伸出手,胃里涌现的恶心感伴随着一阵目眩让她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行为,无力的向后倒回了软软的床垫上。

扑通。

实在无法分辨这是不是错觉,汀娜觉得,连自己倒在床铺上的声音,都比往日更轻。

“汀娜小姐,已经起床了吗?”

“我、我们马上上来——”

但是,这轻微的声音,似乎已经足以让这座高塔中其他的居住者察觉到自己的醒来。

笃、笃。

啪嗒、啪嗒。

通往这个房间的楼梯上响起了两个脚步声。

在脚步声还没有来到床边的时候。

汀娜重新睁开了眼睛。

“啊,汀娜小姐,没事吧?”

暖意铺面而来。

刚刚还什么也没有的被子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摇晃着尾巴的女孩。

她有着熊熊燃烧的火焰般的长发,红玛瑙一样的眼睛,额头上两只小小的角就如同火焰凝聚而成,一开口小小的虎牙就露了出来,将温暖的风吹到了少女的面前。

无论是像爬行类一般的双眼,还是在女孩的屁股后面摇晃着的,被晶红鳞片覆盖的尾巴,在尾巴尖上还燃烧着的火焰,无一不表露着其并非人类的事实。

嗯,并非人类。

感觉上,就像是格外粘人的猫咪或者狗狗,应该更加偏向狗狗一点。

“还觉得冷吗?需要我把温度调高一些吗?觉得冷的话抱着我也是可以的——哇!”

这个女孩盯着汀娜就像是跃跃欲试想要扑倒她和她一起玩耍的大型狗狗,只要汀娜一点头她就会欢呼着扑上来。

——事实上她已经打算这么做了。

汀娜注意到趴在被子上的女孩那双有着仿若流淌的熔岩纹样的双手正随着身体的下压像弹簧一样绷紧,膝盖弯曲,屁股也翘了起来,让人联想到猛兽扑食的这个姿态,毫无疑问会让人预见到接下来的场景。

——如果她的背后没有另一位少女的话。

“现在,汀娜小姐在发烧呢,沙拉曼达你就不要添乱啦,调整一下温泉的水温,我们给汀娜小姐洗个澡。”

“呜哇!”

如同火焰一样的女孩就要如同脱缰的哈士奇——汀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这两者联系起来,大概是实在太像了吧——一样扑向她的时候,就像影子一样出现在她身后的少女,随手抓起她的尾巴,把女孩给提了起来。

黑发,黑瞳,无比接近黑色的深褐肌肤细腻而光滑,在这个少女身上的异色只有眼白与嘴唇开合间露出的牙齿所占据的白,与没好气诉说着话语的舌尖的粉。

“可是汀娜小姐明明很冷的样子!房间里吹着风呢!”

“因为是风寒感冒会觉得冷是当然的,希尔芙也把风力压低,窗户可以打开但风力降低,汀娜小姐现在不能再受寒了!”

“了解了解——”

直到这个时候汀娜才意识到房间四处的窗户不知不觉都打开了。

隆冬时节北地高天的风吹过身体,让温度过高的身体感觉到了一缕寒意,但马上,这风就在空中有着透明翅膀与天青色短发的女孩的舞动中变得平缓而温暖。

“汀娜小姐,这样的风可以吗?”

“诶?嗯、嗯……”

“那就维持这样咯~~~~我去塔边兜个风,需要的时候再叫我吧——”

操纵着风的女孩得意的抖了抖尖尖的耳朵,突然就不见了。

“希尔芙那家伙真是的……但总之,沙拉曼达——”

“我知道了啦。”

“嗯,这才对呢,要把水温控制到比汀娜小姐的体温低一些哦,汀娜小姐发烧还很严重呢。”

“好——”

黑发的少女点着头松开了女孩的尾巴,鼓着脸的女孩闹别扭似的摇了摇被晶红色鳞片覆盖的尾巴,爬到了床边将尾巴末端的火焰伸到了围绕着床的温泉浴池中。

……因为是沙拉曼达(火蜥蜴)所以用四肢行走,以人类的手脚比例不会觉得难受吗……

女孩子摇晃着尾巴四肢着地爬行的画面实在是过于超现实,以至于汀娜感觉自己的脑子更加糊涂了。

她无论如何都没法把这副景象认知为普通与日常。

“好了,汀娜小姐,让我看看你的体温……嗯,又降了一度呢,果然,虽然汀娜小姐你对退烧的魔药比较钝感,但这种传统疗法还是能起到相应的作用的呢。”

无法以平常心去面对的景色还有一个。

把额头贴到汀娜的额头上,黑珍珠般美丽的少女微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也要出一大堆汗喔。”

说完,舔了舔嘴唇。

……这句话里,应该……我是说应该,真的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含义吧。

汀娜头脑混乱的想着,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身体。

但这个动作却让俯身靠近着她的少女愉快的扬起了嘴角,朝她伸出手——

“……不可以对莉莉公主的客人无礼。”

啪!

白皙的手把越来越靠近汀娜的那只手掌重重的一敲,黑色的少女惊呼了一声,伸出的手下意识的收了回来。

“莱忒你在做什么呀,很痛的诶!”

“……不可以对莉莉娅娜公主的客人无礼,你在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冷淡的重复了一遍,与黑发的少女有着几乎完全相同外貌的少女平静的一扬白金般灿烂的长发,那双金色的双眼如赛贡之阳那样灿烂。

“……沐浴就请交给我吧,汀娜小姐。”

“诶,嗯、嗯……麻烦你了……”

点头、点头。

各种意义上都与魔女小姐格外相似的少女,用已经重新出现的手熟练的解开了少女身上白色的棉质睡裙,轻松的把她抱了起来,来到了床边的水道之中。

“等一下啦莱忒,明明是我和汀娜小姐的相性更好吧,让我来做啦!明明汀娜小姐的身体多少有点排斥你不是吗?”

“……只是阴影对光芒的正常排斥而已,不会对汀娜小姐造成影响,当然你要来做也可以……我会好好盯着你的。”

“不要盯着看呀!”

“那、那个……”

身体浸泡在温水中,感觉松了一口气的汀娜冷汗涔涔的打断了少女间的争吵,她想说,虽然连续三天的高烧烧掉了她不少的体力,但是给自己洗个澡的力气的话还是有的……

但汀娜还没来得及开口,黑与白的两位少女就心有灵犀的转过头,异口同声的:

“汀娜小姐现在要尽量保存体力才行啦。”

“……汀娜小姐现在必须好好休养。”

“所以就交给我吧!”

“……我会帮忙的。”

在这方面倒是格外的合拍,简直,就像是一体双生的姐妹。

……不,就是姐妹吧,互为彼此的光之精灵莱忒,暗之精灵奈特。

现在在高塔外翱翔的自由自在的风之精灵希尔芙,趴在床边,用尾巴在调整环绕着床的圆形水道里温泉的温度,热情温暖的火之精灵沙拉曼达。

还有……

“给汀娜小姐沐浴的工作请务必交给我!”

啪嗒啪嗒,脚步声飞快地来到了楼上。

令人联想到清泉响流的声音伴随着一个蓝色的半透明身影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一时间,精灵们与汀娜都陷入了沉默。

沉默。

沉默是无言的控诉。

“一直都是我在给莉莉娅娜公主洗澡”这样说着的,完全由水组成的少女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在汀娜默然的注视下。

“——真的真的非常对不起!不管怎样的责骂和惩罚我都会接受的,不,请尽情的责罚我也没关系!请汀娜小姐一定不要死掉啊!!”

五体投地的哇哇大哭起来。

“……不,才不会死,也不会责骂和惩罚……”

另一种意义上的头痛,让汀娜无力的捂住脸。

美丽又丰满的水之女孩对着自己土下座哭号乞求原谅这种事,比至今经历过的任何事都更要超现实,就算每天都会来这么一出,汀娜还是完全不知到如何反应。

“汀娜小姐,早餐,与药。”

另一个脚步声从这位蓝色的水之少女身边走过,身上缠绕着翠绿藤蔓的少女端着纯银的餐盘,把一碗冒着温热水汽的粥放在了汀娜的旁边。

“希尔芙。”

“了解了解~~~诺姆,给——”

几道无形的风刃掠过餐盘上水灵灵的苹果,红艳艳的果实分成整齐的八瓣,突然出现的风精把果核递到有着土灰色肌肤和翡翠瞳孔的女性手中,接过果核的女性朝着她点了点头,然后把那颗果核埋入了那就像细腻黏土的肌肤之中。

深绿色的纹路在她的身上浮现,很快,几簇绿芽从她绿叶般的发丝间探出了头,在明亮的阳光下尽情舒展着娇嫩的芽叶。

“去温室,移植。”

说完,女性朝着汀娜行了一个礼,朝着楼梯向下走去。

大地的精灵诺姆,还有水之精灵温蒂妮,顺带一提,后者是唯一没有以种族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而是给自己取了一个【Aqua】……也就是阿库娅这个名字的精灵。

同时,她也是少女重病卧床的罪魁祸首。

“……哈啊……”

汀娜苦恼的揉着自己的脸,再一次深深的质疑着,到底是哪里搞错了。

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少女的思绪,不由得飞往数日之前的过往。

 

………………………………………………………………………………………………

 

星霜之月,31日。

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这片大地,那毫无疑问将会是【银白】。

捧着一杯热可可,少女坐在长椅上这样想到。

银白的雪地,银白的街道,银白的广场,漂浮在天空之中的城市一定是诸神用最为纯净的秘银打造。

在远远的看到时,汀娜还差点把它当作了黎明时的星辰。

而飞空艇临近时,汀娜才明白,它远比星辰更加闪耀。

以少女的见识很难对一座漂浮于苍穹之上的城市做出形容,她所知的一切比喻和壮阔优美的修辞在这古语魔法帝国的顶峰,乃至至今为止人类在魔法上的最高杰作面前也黯然失色。

壮阔?

雄伟?

巧夺天工?

汀娜相信最伟大的作家在和自己一样目睹了无数高塔与星辉同耀,街道与喷泉于璀璨的极光中沉浮,高天的积云撞击在银白的基岩上,如同海浪澎湃呼啸的场景之后,都会恨不得把这些词从词典中删去,全部替换为这座伟大城市的名讳。

千塔之城。

从飞空艇下来到现在,汀娜都一直处于应接不暇的惊叹之中。

“连墓地都是银白的呢……啊。”

北方人相信纯净无暇的银能净化死者的怨恨与遗憾,所以,用银色的围栏将墓地与街道分隔,并用银白的石碑作为逝者的墓碑。

现在,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正从这银白之中慢慢走来。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已经结束了吗?”

用一枚怀表似的纹章让负责管理出入境的千塔之城职员大惊失色,一离开飞空港就拦下一辆马车直接来到这里的魔女与人偶一起点了点头。

只有在走进这座墓园时,她们才向汀娜说了“请在这里等待”并询问是否需要留下一个恒温的魔法。

她们穿着华美的漆黑礼服,用苍白的玫瑰编织花环,即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汀娜觉得,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大概,非常的悲伤。

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摇了摇头。

即使现在也……

“……毕竟,已经错过了葬礼。”

“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有些遗憾呢,不老不死的身体对时间的流逝有些迟钝,今后说不定,还会错过更多次呐。”

汀娜想到了那座出现在草原上,让附近的游牧民惊慌失措的高塔,想到了名为瑟芬妮的女孩,她们因意外出现在了草原上,让汀娜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的恶魔,又给因为偶然经过那里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带来了友人逝去的讯息。

果依·科威尔。

对汀娜来说这是格外陌生的名字,但是在飞空艇上,看着因为越来越靠近千塔之城越来越沉默,魔法牌也越来越不手下留情的莉莉娅娜,汀娜有时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那座因为意外出现在大草原上的高塔,会不会是冥冥之中,这素未谋面的魔法师,向着友人的告别呢?

这个想法就算说出来也毫无意义,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到底见证过多少友人的逝去呢?

【这就是永生种与短生种恋情无法避免的苦涩结局。】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位尊贵而美丽的血族伯爵,释然,却又一点也没能释然的话语。

有朝一日,自己垂垂老矣,在尘归尘、土归土之前,又能否见到她们一面呢?

“……汀娜小姐,在发呆。”

莉莉娅娜眨了眨眼睛,淡淡的寂寥的气息从她的身边消去。

“诶?啊……抱歉……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汀娜连忙摇了摇头,避开魔女与肩上的人偶的目光,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舍去。

就算真的有朝一日……那么等到那个时候再去考虑吧。

考虑不清楚的事就先丢到一边不要去管,这可是自己最大的智慧。

“回莉莉的法师塔吧,等到明天,到魔法师协会拿到那份被破译的资料后,就又要启程了呐。”

“……虽然也有直接去魔法师协会的选项,但是汀娜小姐觉得很冷吧,所以休息一下好了,明天要带汀娜小姐去买一件附魔【温暖术】的衣服呢。”

“非常感谢……”

看来还是没有瞒过去。

20几枚铜币一杯的温暖饮料很快就被喝完了,把纸杯扔到一旁标注了垃圾回收的垃圾桶中,汀娜飞快的将失去了热源的双手缩进衣袖,放到了口袋中。

少女还把嘴巴与鼻子都缩到了围裙的包裹之中,如果可能的话汀娜还想把眼睛与额头都缩进去——这么想着,少女把头上的毛绒帽拉的更低。

有听爱丽丝的提议在最近一次飞艇停靠时在码头的杂货店买下这顶帽子真是太好了,虽然一开始汀娜还嫌它格外的丑笨,但现在,少女只想感谢设计师把帽子设计的如此厚实又温暖。

——实在是太冷了。

因为风衣和长裤下多穿了两件厚厚的毛绒衣物,现在的少女看起来格外的臃肿。这已经是她所能有勇气穿到街道上最厚的装束,但是北国的寒风——真神在上。汀娜呻吟着。

——这真的是风,而不是无孔不入的冰冷水银吗?

穿着从家里带来的最厚实的衣物,寒冷却依然透过每一个织孔舔食着体温,她已经开始后悔自己逞强说不需要莉莉娅娜给自己留下一个抵御寒风的结界了,去买一件能够恒定周围温度的衣服,成为汀娜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不过……

“莉莉娅娜小姐的法师塔?”

现在又多了一件。

“没错,在这里看不到,但到了法师塔后,就可以看到整座城市,很漂亮的喔,因为莉莉的法师塔是地理位置最好的。”

“诶……”

和莉莉娅娜与爱丽丝一起坐上把她们从飞空港送到这里,又一直等待着的魔像马车,汀娜开始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一座塔,以至于用来拉车的魔像马都失去了吸引力。

驾车的少年挥动魔杖,用金属与魔力驱动的马匹,拉动了马车。

尽管平原占据了最大的面积,但千塔之城并不是一座一马平川的城市,在这座城市中有丘陵,有谷地,还零零散散分布有几座小山。一条直接从水元素位面流淌的河流蜿蜒绕过整座城市,在跌落天空时变成一座梦幻般的冰瀑。

正是因为这条河流,加之大部分魔法师们不喜欢喧嚣的特点,这座城市远离人烟,孤独的漂浮在千里冰封的极北雪原之上。

……当然更重要的是,不会有哪个国家希望自己的脑袋上有个古语魔法帝国时代的最终兵器飘着吧,第二纪元末年推翻魔法皇帝统治的战争中,这一座座天空之城可是拿无数的金钱、军队与宝具级强者的生命堆下来的。

在行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很快,走下马车的汀娜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就理解了爱丽丝说这里地理位置最好的原因。

“温泉啊……”

“……没错,这里有千塔之城最大的一眼温泉。”

微微扬起头的莉莉娅娜,用多少有些自豪的语气说着。

这里是如同城市里的一座孤岛。小山的半山腰,屹立着一座哥特式的黑色高塔,飞扶壁倚靠着塔后陡峭的山崖,似乎还兼具水道的功能,把山岭中的活水源源不断的引入塔中。

道路经过塔的门前往下渐进山谷,路边那片月牙形的水面上,正飘着袅袅的热气。

“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真喜欢温泉呢……”

“整座翡冷翠山岭都是莉莉的私有财产,除了山谷中的泉水,在山顶上还有一眼非常非常罕见的雪融泉,进去泡一泡真的会觉得灵魂都被净化过呢。”

“……为了买下这里可花了我不少功夫。”

“那还真是期待呢……”

为什么飘在天空中的城市会有天然温泉这个问题,汀娜决定暂时不要去问。

现在她格外想要在暖呼呼、热腾腾的温泉里泡个澡,显然魔女小姐也是这样想的,在随手扔给拿着书嘀咕着魔法名词和概念的马车夫几枚银币后,莉莉娅娜来到了高塔的大门前,推开了刻有坠落天使的大门——

关于那一天,汀娜的记忆就到此为止。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咕噗咕噗,阿库娅抱着泡在热水里神情恍惚的少女的身体,不断的谢罪,汀娜有气无力的嘀咕着。

被完全由水组成的身体抱着的感觉就像是被凝聚的水流缠上,一根指头都不用动也能尽情享受温柔的擦洗老实说相当惬意。

“我也没有……在怪阿库娅小姐啦……”

如果要用最简单的话语来描述那一天发生的事,自己为什么会重病卧床,到最后还是要从莉莉娅娜说起。

这是魔女小姐直接告诉汀娜的,在买下这座山岭之前,这里是千塔之城很普通的一处居民区,莉莉娅娜花费了八十年的时间得到购买地皮的资格,把这里买下为私人领地之后,对这里残存的大量【人生活过的气息】很不满意,于是又花了二十年的时间进行改造。

迁移所有的房屋和住民,清除他们生活留下的所有污染和痕迹,即使对于大陆首屈一指的魔女来说,这个工程也太大了。

于是,魔女小姐想到了曾经作为神圣七丘帝国的女王时期(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称呼莉莉娅娜是公主),自己曾经订下契约的六位元素领主。

没错,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除了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还是第三纪元以来唯一登记在册的六元素精灵使,不过因为太显眼,平常她并不以这个身份活动。

……反正,现在就算魔女小姐身上有再多的名号汀娜也不觉得奇怪了。

总之,借助六位强大的元素精灵领主的力量,莉莉娅娜在千塔之城建立起了自己的领地,并且六位精灵留在这里负责打理。

然后就满大陆去找自己和爱丽丝的【真相】去了。

不死不灭的元素精灵们是对时间的流逝格外钝感的存在,但是最喜欢的契约者动辄几十上百年都见不到一面还是让她们相当寂寞。

这种寂寞与对契约者的喜欢混合在一起衍生出来的行为,就是每一次莉莉娅娜回来时她们的恶作剧。

有时是如同字面意义上“火热”的拥抱(龙息术),有时是大地般深沉厚重的凝视(石化术),有时是如南国暖风般的洗尘(热带飓风),还有时是对“不经同意闯进私人领地的偷心小偷”“惨无人道”的“拷问”……

最后一个到底指的是什么汀娜没敢问,总之完全不明所以,精灵们的思考方式完全无法理解。

而这一次她们迎接自己契约者的方式则是,作为温蒂妮的阿库娅的【激流葬送】与希尔芙的【暴风雪】联携。

对于不老不死的魔女和不毁不灭的人偶,这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本来这些精灵们就只是寂寞了闹闹别扭而已,所以。

所以她们都忽略了,紧跟在把门打开的她们身后的汀娜·冯·西亚。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

就算精灵们已经很克制了魔法的威力,大魔法就是大魔法。

在一瞬间汀娜就因为温度的骤降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感冒。

这还是连夜抢救后的结果。

反正,醒来后摸着自己身上细嫩的像是刚刚长出来的皮肤的少女很明智的忍耐住了好奇心没有去问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这种真相,就让它消失在回忆的角落中吧,嗯。

“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今天也出门了吗?”

长长的叹了口气,汀娜转头问起了魔女与人偶的事。

因为魔女小姐与人偶并不擅长照顾病人,而且,由于一位故友的逝去,好像也刺激到了她们,从来到千塔之城的第一天开始,她们就不断的外出,拜访那些过往的朋友,今天也是。

现在,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都不在这座高塔之中。

“没错呢,莉莉公主和爱丽丝今天也是去拜访朋友。而且,她们难得要在千塔之城停留这么久,魔法师协会那边也非常高兴,打算乘机一口气解决许多要四人以上的最高评议会成员在场才能决定的事务。”

阿库娅的双手放在胸前,开心的露出笑容。

“大家都知道是因为汀娜小姐才让莉莉公主终于愿意停留一段时间,协会的大家都非常非常的高兴哦,欸嘿嘿,我们也是,汀娜小姐重病卧床真是太好了呢——啊,汀娜小姐,要喝水吗?”

“……阿库娅小姐,可以正常的让我用杯子喝吗……”

水,代表着澄澈与纯净。

所以在以恶作剧闻名的精灵之中,唯独水的精灵最为诚实与温良。

然而这份诚实,和少女脸上那毫无虚假发自内心的感谢,却只能让汀娜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无力从她凑进的脸前移过视线。

啊啊……莉莉娅娜,爱丽丝……请你们快点回来吧……

 

…………………………………………………………………………………………………

 

某一日的后话:

 

“……汀娜小姐,很虚弱的样子呢,完全没有退烧吗?”

“不,只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阿库娅和莱忒她们,没有好好照顾汀娜小姐吗?”、

“不……精灵小姐们都很温柔,很关照我,但是……”

“但是?”

“……不,没什么,总之你们能回来实在是太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