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女踏入这座城市的那一天夜晚便吹起的暴风雪,至今也没有完全止息的意思。

星霜之月,中旬。

来到拜克城之后,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连续好一段时间,拜克城的占星者们都做出了预测说这场造成城市物流需要依靠那些勇敢的小伙子在铲不干净的积雪中辛苦奔走才能勉力维持的暴风雪会在最近几日停止。可草原边陲的蔚蓝苍穹在这十几日之中出现的次数,就算比出剪刀手都能数的过来。

也不能责怪他们,要在几乎看不见星星的情况下对天气做出预测,未免太过强人所难。

白茫茫的世界,让汀娜切实的理解了,何为异国。

这还仅仅还是大陆中部偏南的一片草原上的暴风雪的情况。

连尚属温带的这里都如此的夸张,在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口中的恐怖暴风雪常年肆虐的,大陆极北的冻土又是怎样的一种景象呢?

据爱丽丝说那好像雪与风堆砌的城墙向四面八方挤来,一如将世界都封冻的末日白霜。

汀娜完全想象不到。

但就算那样的暴风雪真的降临,她要做的事也不会变。

毕竟,那不是她可以去干涉的事,就算传说中的终末巨龙从北方的雪山中爬出来要吞噬世界,莉莉娅娜小姐与爱丽丝也会把它揍回去。

她只要做好联络员和跑腿的工作就好了。

“说起来,在城市里看不到呢……就是之前在草原上见过的,有着大嘴的雪团子一样的东西……”

“城市里要是出现了雪鬼会引发惨剧的,所以有预防措施的。”

“预防措施?”

沿着已经没日没夜的开了十天以上的街灯在街道上走着,差点撞到不知道谁家孩子堆起的雪人的汀娜忽然想到了那个焰发的男人。

紧接着想到了,那个时候不断涌过来的白色雪浪。

元素魔物,雪鬼,从积雪中诞生的嗜血魔物。

一场暴风雪过后整个村庄就只剩下冻得硬邦邦的尸块,却连凶手的脚印也找不到,经常出没于恐怖小说杂志上的这类故事,探索到的事件真相十有八九都和雪鬼有关。

此刻,城市里也到处都是积雪,,看着这个不知为什么用小木棍在嘴巴的位置排出老虎一样牙齿的雪人,少女感觉心里有点毛毛的。

“就是【扫雪】啦,把积雪扫到一起后撒上一种名为【精灵尘】的炼金原料,这样就可以平衡元素,抑制元素生命的诞生。”

“扫雪是这样的活动吗?”

“汀娜小姐大概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活动吧,或者说大陆南方扫雪不太一样,这是发源于北方的习俗,在这个方法被某位炼金术师发现之前,没一个冬天人类都会在暴风雪中失去好几座城市,雪鬼们攀不上防守严密的高墙,但却足撞开普通的房门。”

正在前往拍卖场路上的少女,不禁想象那是怎样的光景。

所有的雪都张开大嘴龇露冰柱般的獠牙吗?

某种意义上真是滑稽。

“呐爱丽丝小姐,接下来要怎么走……”

绕过这个一人多高的雪人后,很快就来到了一个三叉路口。

勉强能看清的周围建筑是有门童站在门口的另一家酒店,招牌用【发光术】点亮的书屋,道路对面,仅有两三盏街灯的光芒隐约可见。

一位圣堂骑士就站在路灯下,稍不注意,就会把银白的铠甲与白色的世界看成一体。

今天走的路线和昨日,前日都有所不同,为了从爱丽丝那里知道接下来要向哪边前进而侧头的汀娜,却发现,坐在自己右肩的人偶,正眉头紧锁。

“爱丽丝小姐……?”

依然那次恶作剧耿耿于怀的汀娜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的想法。

该不会连爱丽丝小姐也走错路了吧?

就在她打算把这句话用揶揄的语气说出来的时候,爱丽丝却在她的脑海之中。

——爱丽丝和汀娜小姐被跟踪了。

这样说到。

少女的脚步一滞。

——难道是不怀好意的那些“雪鸽”……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呐,左转然后走到底,就是拍卖场的大门。

——诶?好、好的……

向着三岔路口的左端迈步,汀娜本来没怎么当回事的心情突然揪紧。

对爱丽丝来说,要对付某些趁着视野不好不怀好意的雪鸽,肯定不费吹灰之力,应该……不、肯定不需要这样慎重的语气。

可人偶小姐的语气并不轻松。

如果不是那些人的话,跟踪自己的又会是谁呢……

几乎是立刻的,汀娜想到了之前酒店的那张通知。

——圣堂骑士们在城市里消灭了一只潜伏的血魔。

难道说,是侥幸没有被消灭的个体吗?据说那是一种狡猾而残暴的吸血鬼,如果是那种魔物,光凭爱丽丝小姐一个人,能够对付得了吗?要不要……

——那个,爱丽丝小姐,我们要不要和那位骑士说说看呢……

——那大概要向他解释为什么汀娜小姐可以在这种大雪天察觉到有人跟踪呢,先提醒一下汀娜小姐,活人偶在这些脑子里都只有圣光的家伙们眼里可是彻彻底底的邪恶呢,虽然爱丽丝不是,但只要差不多相似,他们也不会专门来辨别。

“这、这样吗……”

朝着街对面的圣堂骑士悄悄的瞥了一眼,感觉他或她比之前遇到的那位女骑士更加狰狞的汀娜,稍微的加快了脚步。

怀揣着这样的不安,一直到抵达拍卖场,穿过大门前全副武装的警卫之后,少女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好,请问,今天给爱因斯坦斯小姐的货物已经准备好了吗?”

“是的,奥莱姆主任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冯·西亚小姐了,请跟我来。”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就好。”

和拍卖场前台大厅的接待员先生寒暄一两句后,汀娜走向了这个蛋形建筑左侧的一条通道,在其中一扇门上轻轻敲过几下之后,推门走入。

“早安,奥莱姆先生……啊,失礼了。”

但是,铺有着沙漠风情的羊毛绒毯与黑褐色木制家具的房间中,除了体型有些肥胖的中年男性之外,还有其他的客人。

他们似乎才刚刚从大雪之中走过,而且并没有像汀娜一样在门口拍去身上的积雪,铠甲上的雪花因为壁炉里散发着微香的火焰融化,变成泪珠似的水滴滑落,打湿了羊毛的绒毯,

每一副面甲都打开着,四张刚毅的男性面孔,因为少女的推门而齐齐的看向这边。

“啊,不好意思……”

汀娜下意识的躲过了他们的目光,从门口准备退出去。

也许是因为爱丽丝之前的话语,她看到这四位圣堂骑士有些心惊肉跳的。

“不,盐沙城的汀娜·冯·西亚小姐。”

可抱着人偶的少女没有退出去。

唯二坐着的骑士之一动着那一圈胡须包围的嘴唇,准确无误的说出了汀娜的身份。

“那、那个,我们认识吗……”

礼仪性的微笑僵住了,汀娜把小小的人偶稍微抱紧,尽可能保持平静的开口。

“也许你不认识我们,但我们认识你,在这里,你才是我们的客人。”

那位骑士站了起来。

——简直就像一头披着人皮的棕熊用后肢站立。

“我的名字是约翰,受洗的教名为贾斯汀,称呼我为约翰就可以,我是圣堂教会第零执行部所属,第六小队的队长,一位圣堂骑士,现在,我想问冯·西亚小姐一些问题。”

在脑海之中,汀娜清楚的听到小人偶啧了一声。

——零是起始的数字,代表着一切的开始,但也代表【不存在】与【虚无】,一般人不会遇到第零执行部,那是圣光下的阴影,血腥的异端对策机关,打着神圣与正义大旗的嗜血狂犬……为什么会被他们盯上?知道莉莉那段往事的,在这个时代应该早就已经全部死绝了……

非常危险的发言,各种意义上。

作为基础知识,汀娜在学院的格斗课上学过一点点战术,现在,门边站有一个骑士和站在壁炉边的一个骑士,自己只要走进房间,就处于被四个圣堂骑士的包围之中。

如果转身就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骑士也可以一把抓过自己,汀娜不觉得自己可以拉得动那一身不知多重的铠甲。

也许爱丽丝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

——先不要冲动,汀娜小姐。

说完之后,爱丽丝就啧了一声。

——他们已经设下了空间锚,不过这不算问题,反正爱丽丝现在也不会【闪现术】,而且大厅里也出现了其他人的体温,爱丽丝和汀娜小姐已经被包围了。

现在的爱丽丝是一位炎之送葬人,一位被火焰爱着的精灵使,大厅中那几个人出现的瞬间,无处不在的元素精灵就已经将这个讯息传达。

——不要怕,汀娜小姐,只要爱丽丝不动,他们是无法把爱丽丝与活人偶联系到一起的,先和他们聊聊看,爱丽丝现在通知莉莉……啧,通讯阻碍结界。

“……”

现在,好像真的是非常危险。

但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能做什么呢?

“约翰先生想要问什么呢?我只是按照上司的吩咐,来这里取拍卖场为她准备好的货物而已。”

思考结束,汀娜走进了房间。

“例行的调查而已,相信冯·西亚小姐也知道,只要稍不注意,魔法师们就会惹出巨大的灾祸,我们欢迎一切能让人们生活变好的魔法,但对于可能存在的隐患也不能放松检监察,不是吗?”

看到少女走了进来,名为约翰的骑士点了点头,示意她坐在茶桌边的另一个椅子上。

当汀娜坐下时,站着的两位骑士也走到了她的背后。少女把目光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奥莱姆,体型有些肥硕的男人对她挤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哦,我忘了,汀娜小姐来自盐沙城,那个软弱的教会大概是不敢挺身而出保护所有人的,听说半年前那里还发生了魔法师夷平一整片城区,对贵族们进行攻击的事件,在危险的魔物袭击城市时,还有邪教徒谋杀市政要员,想必在那里,冯·西亚小姐过得也很辛苦吧。”

然后,又像是突然想起一样,这样说着。

这个时候少女也听完了骑士那带有“我们守护的城市一定不会出现这种事”优越感的话,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立刻被一股厌恶感占据。

“请注意你的用词,约翰骑士,美德从不软弱,而圣光也因而得以继续闪烁。”

想象着莉莉娅娜的语气,汀娜不咸不淡的回敬了一句。

这句话还是在盐沙城时从爱丽芙那里学到的,说的是三百多年前的十三日圣战,圣堂教会在各个教派的围攻下险些灰飞烟灭,最后的一小部分成员得到美德教会前身的教会联军的帮助才苟延残踹的存活并且东山再起。

用这个来膈应圣堂骑士效果拔群。

“而且,正好我也有想问的事呢……城市里面应该不会再有血魔这样危险的魔物出现了吧?”

再加上之前发来的通知……

少女看到约翰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连身后的两位骑士也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请不用担心,虽然剿灭血魔的工作并非由我接手,但是我相信同样信奉圣光的同袍,那么冯·西亚小姐,我们想要问的问题是,你是否知晓你的上司——那位名誉冒险者购买了什么样的货物?打算做什么呢?”

为了掩饰尴尬,骑士转移了话题。

就在汀娜打算实话实说的告诉他们自己并不知道时。

“关于这件事,虽然这么做有些失礼,但现在,鄙人可以自作主张让诸位视察一下。”

办公桌后的奥莱姆突然开口,向汀娜投以抱歉的目光后,他拿起一枚空间储物戒指轻轻摩挲,很快,一大批材料就把那张办公桌堆得满满的。

“普通的材料的有各式各样的金属块和一些烈酒,在街上的炼金店不太能大量找到的魔植有白牙菌,科尔特樱桃,百解草,陶诺斯的角,更加珍稀的材料还有各式各样的小型魔骨,骑士大人们应该也知道,冒险者们击杀魔物后往往会挑那些能卖到高价的大型魔骨带回来,这种小型的魔骨一般的商店里可看不到——”

他两张唇瓣飞快的报出了一系列的材料,在骑士们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前的片刻还对少女微微挤眼,还拿出一张清单,清单的末尾,有着莉莉娅娜用虹色魔力光写下的签名。

“全都是可以在商店里正常买到的材料,但要是满大街跑着去买未免也太没贵族的优雅了,所以那位美丽的贵族小姐就把订单交给了我们,显然不会有哪里的商会比我们【精金轮盘】更有效率了。”

“没有错,虽然我只记得其中比较好记的几项,但的确是这些货物。”

汀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至于用处……爱因斯坦斯小姐并没有和我多说,骑士先生们也该不会认为,连魔法学徒都不是的我,能听懂那些复杂的学术用语吧?”

“说的也是,那些神秘主义者就连对自己的家人也从不开诚公布,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知道他们在作什么。”

约翰点了点头,出乎少女意料的没有追问。

“接下来……不好意思,可以将你手中的人偶交予我们看看吗?不用担心,纳亚大师是圣堂的首席鉴定官,拜克城最有名的炼金术士,不会弄坏掉的。”

——让她们检查,汀娜小姐。

在骑士说完后,爱丽丝这样说着。

——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力吧……

作为回答,汀娜在心里叹了口气,把爱丽丝递给了坐在约翰身边的那个骑士。

叫做纳亚的,已经有些老态的骑士,稍微有些艰难的活动着被铠甲包裹的身体,低声嚷嚷着岁月不饶人啊,一边接过了爱丽丝,大概是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个放大镜。

“嚯……仿真的肌肤,还带有温度,柔软度也是上佳就和人的皮肉没两样……这是最高等的活性凝胶啊,一般用作手术以及大型伤口的修补,嗯嗯……宝石的眼球,这个发丝的柔顺度,东国的丝绸?还是魔物的毛发……”

马上,他就露出了赞叹的表情。

“纳亚大师,这个,是封入了活人灵魂的可悲活人偶吗?”

“是不是活人偶你们用个【侦测邪恶】不就知道了,反正能造成最高等级警戒的也只有那么几种,喔喔……这个,不是球形关节而是完全拟人的,圣光啊,作为一个娃娃这可真是格外的精巧和昂贵啊。”

对于炼金术士而言,爱丽丝拥有着远超莉莉娅娜的魔性魅力,这是某次爱丽丝告诉汀娜的,本来多少有些不太相信的汀娜,现在相信了。

随口回答着骑士的问题,这位首席鉴定官已经完全一副忘我不可自拔的样子。

“说的也是……那么。”

对此,骑士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在有些无奈的看了同僚一眼之后,他后退了一步,严肃的歌颂神灵之言。

“【愿吾能追寻并斩裂所有阴暗下的噩梦,愿所有邪恶在光下无从遁形,吾将夜夜持剑与弓行于旷野,当黑暗与迷茫将吾双眼遮蔽,圣光啊,请于此揭示邪恶!】”

从骑士的身体之中,出现了光。

并不耀眼也不璀璨,但显得神圣与明亮,让汀娜想起了来到拜克城之前,那个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小马而直面的祖灵。

那光照耀在爱丽丝身上,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像爱丽丝所说的,虽然很像,但她不是活人偶,侦测邪恶的神术只能侦测写在圣光教义上的邪恶,所以没有任何反应,连汀娜都看到了这位骑士蹩起的眉毛。

甚至那位鉴定官还抱怨不要用光闪他的眼睛。

“那么,骑士先生……”

就在汀娜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准备向骑士询问是否已经没有问题的时候。

她看到了坐在一桌子炼金道具后面的奥莱姆,突然露出的惶恐神色。

——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汀娜正在想着,就感觉到被按住了肩膀,双手被反剪到背后,动作非常粗鲁,让少女一瞬间,因为疼痛而惊呼。

然后她的脑袋被金属的手铠抓着按了下去。

在低下头的时候,少女那双海蓝色的眼瞳之中看到了。

自己的身上,正闪烁着血一般的红光。

“……真是没想到……”

骑士的声音在面前响起,少女被抓着头发抬起头来,约翰的脸上也有掩饰不住的。

“还以为……”

但他没能说完这句话,就发出了惨叫。

一条火焰的长蛇,淹没了他的面容。

就在这一眨眼间而已,汀娜看到爱丽丝的背上,火焰舒展双翼,延伸包裹住了正捧着她端详的炼金术士,这位炼金大师在一声惨叫后就失去了声音,火蛇大概也是她的杰作吧。

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被反剪的双手就松开了。

背后传来重物撞在羊绒地毯上的钝响。扣住汀娜的两位骑士同时倒下。

汀娜回过头,呆呆的看着一瞬间就被烧焦的那张脸,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

那两个站在身后的骑士也已经不动了,银白的头盔被烧的焦黑,空气中弥漫着血肉烧灼的气息,还混有些许诡异的芳香,稍微闻到一些,少女就感觉头晕目眩。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香气还是因为这凄惨的场面。

“汀娜小姐,他们只是昏迷,爱丽丝从沙拉曼达那里借了点特别的火焰,他们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但不会死掉,爱丽丝知道汀娜小姐现在很混乱但是只要到了莉莉身边一切都好解决——”

爱丽丝的话也没能够说完。

——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茫然无措的,汀娜看着身着轻铠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爱丽丝的身后。

——一个一个,都这样心急吗?

他出现的瞬间,爱丽丝就回过了头,火焰从她漆黑的丧服之下喷吐,但男人在被火焰吞没前消失,又出现在人偶的身侧,手上的拳刃穿透了徒然烧起的火炎壁障。

“?!”

紧接着,无形的刀刃,撕裂了她纤细的身躯。

“——作为一个骑士,却拥有暗杀者的宝具吗?”

人偶的身体支离破碎。

红色的瞳孔,就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真的燃烧起来了,红莲般的烈焰冲击着男人,但他的铠甲上亮起了微红的光芒,把火焰全部驱散了。

“因为要对抗黑暗,只有光明正大的手段是不够的啊。”

宛如一个贵族,男人优雅的行礼,但他的脸上,有着难以隐藏的愤怒,拳刃上飞射出光的丝线,把已经被分成三块的人偶的身体切割成更小的碎块。

“堂教会第零执行部所属,第六小队真正的队长,威廉姆斯·赛维与【幽影之爪】向你问好。我的队员们受你照顾了,作为你留下他们性命的谢礼,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你从这受诅咒的人偶躯壳中解脱,回归圣光的怀抱。”

爱丽丝已经无法回答了。

“而你。”

“啊、啊……”

汀娜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散落的,曾经属于人偶小姐的部件,连红宝石的双瞳都支离破碎,从那失去光泽的欠片之中映照而出的,仅有自己无助的脸。

她想要尖叫。

“就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吧。”

对于少女来说,这段短暂的时间,仅仅是三个一瞬间而已。

自称是这些圣堂骑士真正的队长的男人,朝少女的脖子伸出了手。

人偶小姐一瞬间出手将骑士们击溃,这个骑士一瞬间出现偷袭爱丽丝将她死碎,接着。

少女眼前一黑。

 

…………………………………………………………………………………………………

 

“……对侦测邪恶有最高戒备级的反应,但却人畜无害吗……还真是奇怪。”

“她的身上有什么秘密,所以那个不知道采用了什么工艺的活人偶才烧伤了纳亚大师的眼睛,它清楚,如果是纳亚大师亲自来审讯的话,这个秘密很快就会发现。”

“但最高戒备级的邪恶存在只有那么几种而已。她并不疯狂也不畏惧圣光所以排除掉影魔,对圣银没有反应所以排除掉变形魔,饮下圣水,用抹除恶魔的神术对她也造成不了丝毫伤害所以排除掉下界恶魔的傀儡……还剩什么?剩下的哪一个我都觉得不太对。”

“用对付恶魔和邪教徒的方法没用就只能暂且将她视为普通人类来看了,说不定是因为她背后的魔法师的什么实验,让她说出来,但不要杀死她,这也许会成为我们把那些该死的魔法师们赶出圣光庇佑下土地的一张王牌。”

“幸苦你了,威廉姆斯先生,接下来,是要回家吗?”

“是呀,明天就是难得的休假了,我要带我亲爱的小玛丽去圣堂国旅行,她也非常期待呢……为什么在笑呢?”

“有了孩子之后,威廉姆斯先生有时候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可以在瞬间把一头魔物切碎的宝具级强者呢。”

“诶呀,那可糟糕了,为了保护她们,我可不能变得软弱呢……”

咔擦。

沉重金属咬合的声音。

然后归于寂静,那个男声——威廉姆斯·赛维随着门的关闭,似乎已经离开了。

于是,汀娜睁开了眼睛。

花费了数分钟,她的眼睛才适应了昏暗,话虽如此,在暗淡的烛火下,周围也只有隐隐绰绰的阴影。汀娜看不清那些轮廓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唯一可以知道的只有,自己被换上了薄薄的衣物。

——不,那连衣物都说不上。

仅仅,只是一块中间开了洞的布料而已。

“唔!”

“啊,你醒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汀娜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摸向胸前的护符,但在这个动作失败之后,她才发觉自己正坐在一个椅子上。

有镣铐的椅子,微热的感觉从脖子,手臂,手腕,小腿,还有每一根手指脚趾上传来,

汀娜尝试着动一动,但动不了,一个指节也不行,没根手指上就有两个金属的弯扣,这些东西把她固定在了这张金属的椅子上,就像被钉在画框里的标本。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身体被完全拘束的恐怖,甚至压过了少女的羞耻心,朝着之前那个女声传来的方向,汀娜大声的喊叫着,因为不安,她的话都在而不断的破音。

“这里是何处当然不会告诉你啦,不如说在这里我没有回答你任何问题的义务,应该回答问题的人是你。”

从烛火旁走出来的,是带着面具的一位骑士。

声音也是女性,不过不是汀娜在城里遇见的那位。在她手上,还拿着一本封皮上什么也没有的书。

“不过,威廉姆斯先生也说了,你在全然无知的情况下沦为魔法师邪恶实验的受害者的可能性很高,姑且告诉你几件事吧,你的私人物品经过我们检查后安然无恙的保存着,衣物的更换也全部由修女在做,因为被那个活人偶攻击的骑士和纳亚大师们都没有生命危险,你现在才能舒舒服服的坐在那张椅子上而不是——”

啪的,女性的骑士打了个响指。

另一根蜡烛亮了起来,因为身侧突然亮起的光芒而下意识朝那边移过视线的汀娜,因为看到的事物而脸色惨白。

一张椅子。

布满尖刺的椅子,无论是坐垫还是靠背还是扶手,全部。

“而不是这张或者——”

接着又有另一根蜡烛点燃,就在那张完全无法称之为椅子的椅子前方。

一个由四根木腿支撑的三棱木锥,其上方则是三根锁链链接的一个皮环从天花板吊下。

“这张,啊,你大概会觉得这东西也能叫做椅子吗?但事实上这确实是一张椅子,叫做犹大的摇篮。”

走到那个木锥旁的女骑士,伸手指了指那个皮环。

“这个皮环会把你绑起来,就像抱着小孩子把尿那样,让你一动都不能动,然后这些锁链就会把你慢慢放下来,慢慢放下来……”

接着,又指了指那个木制的粗糙尖端。

女骑士耸了耸肩,面甲遮蔽着她的表情让她的轻笑显得更加阴森。

“直到这个尖端把你的直肠占满,然后,你就坐在这个上面了哟。”

更多的蜡烛亮起来了。

黑暗之中,这些摇动的火光虽然无法将这个房间完全照亮,但已经足以让汀娜清楚的看见自己的面前、周围那些宛若狰狞猛兽盘踞着的器具了。

竖立在墙边敞开,里面有无数磁钉的棺材。

放在没有点燃的碳堆之上,漆黑的金属牛像。

不知为何出现在室内的水车。

与曾经在农场见过的碾子相似的石器——

汀娜说不出那些的名字,又或许是拒绝从记忆里寻觅到与之相关的知识以至于拒绝女骑士的话语。

但这些东西就在那里沉默着,无声的惨叫。

“……”

“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可不行,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这些东西可都要用到你身上了。”

 “你、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还残留有发黑污迹的恐怖刑具完全摧毁了少女的勇气,恐怖的想象随着女骑士逐一介绍着这些为带来痛苦而被创造的道具,汇聚成沉重而残酷的四个字,令心也悲鸣。

——异端审判。

她后悔自己看过那样多的小说,并且从那之中知晓了如今自己身在何处。

“不不不,你一定知道些什么,不一定是关于你自己,而是关于那个叫做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的女魔法师,以一个魔法师来看未免太过年轻了,到底是用怎样的邪恶方法保持着青春呢?比如每天沐浴处女的鲜血,吞食婴儿的心脏什么的……”

“莉莉娅娜小姐本来就是不老不死的魔女,才不会做那种邪恶的事!”

“看,这不是能好好说出来吗?”

停下介绍的女骑士已经走到汀娜的面前了,面具遮掩了她的表情,但从那张仅有两个眼孔的白色面具下传来的声音,却突然变得狰狞。

“魔女吗?原来如此,她不是人类,而是邪恶的魔女啊。”

“那是——呜!”

在想要反驳更多的话语之前,汀娜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她还记得【机械化心灵】时的感觉,依靠着这样的感觉,她忽然想明白了。

那个神术,侦测邪恶的神术对自己有反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被带到了这里,那么,无论自己怎样辩解,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毫无意义了。

因为自己是邪恶的,至少,对于眼前的骑士如是。

“为什么要住口呢?继续说也没关系呀。”

女骑士叹了口气。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让她说出来,但不要杀死她,这也许会成为我们把那些该死的魔法师们赶出圣光庇佑下土地的一张王牌。

那个偷袭了爱丽丝的宝具级强者,是这么说的,这也就意味着,无论自己说什么,也许都会为莉莉娅娜小姐,带来麻烦。

自己在这一整趟的旅途中,不断不断的在给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添麻烦,至少,只有这个绝对不可以——

“哎呀哎呀……”

少女没有任何的威慑力,透过面具的骑士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穿浮有倔强的,那海蓝色瞳孔最深处的恐惧。

但是沉默的话,对话就难以继续。

这样可不好。

“冯·西亚小姐,在你这样的年龄,应该还没有孩子吧。”

女骑士的语气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她从汀娜的身边离开,走到了附近的小桌旁。

“……”

“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魔法是多么危险的一股力量。”

片刻后,她走了回来。

手上拿着一把钳子。

尖端带有数根又尖又薄的刀刃,即使在火光下,也反射着冷光。

把玩着这件钳子,女骑士慢条斯理的靠近汀娜。

“引导的好固然可以造福世界,但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就会引发不可想象的后果,那样的话,我的家人,我的孩子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钳子顶端的那枚薄刃,轻轻的抵在了少女无名指的指缝。

……咕……莉莉娅娜,爱丽丝

少女死死的咬着嘴唇,她越是想要移开目光,自己的双眼反而越是不受控制的死死的盯住女骑士的手。

那是一双结了茧的手,就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因为长年的家务而显得粗糙。

这双手应该去握住能做出美味食物的锅柄与菜刀,应该抚摸孩子们柔软的头发,让他们咯咯轻笑,也许握住剑来捍卫信仰也不是那么的奇怪,但是。

 “我也好,威廉姆斯先生也好,都是被圣光感召而投身教会,又为了从邪教徒和邪恶的魔法师手中保护家人,保护我们最重要的孩子而成为圣光下的阴影……明白吗?魔法师们都是不安定的危险分子,他们为了他们所谓的真理什么都做的出来,为了永葆青春沐浴鲜血,吞噬幼儿的心脏你以为只是用来吓唬小孩的故事吗?冯·西亚小姐,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但是,这双手,绝对不应该握着,那样可怖的刑具。

……救救我,求求你们,快一点……

“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保护我们的孩子,为此,我会不遗余力的,从你嘴里翘出关于那个魔女的事,只要有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我就夜夜也不得安宁。”

要恨,就去恨带你来到这里的那个魔女吧。

在胸口画出圣光的十字,凑到少女耳边的面具,女性遗憾的摇了摇,旋即。

那冰冷深深的埋入了少女的血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