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魔女小姐把炎魔送回下界后,用二十分钟把塔前的温泉变成了有着巴洛克式装潢的露天浴池。

在这期间,爱丽丝给发烧的女孩喂下了一瓶药剂,在受伤的地方也涂上了药膏,当女孩迷迷糊糊在温泉里醒过来的时候,高烧和撕裂的伤口都已经痊愈了。

虽然瑟芬妮“怎、怎么能让爱丽丝女士碰那么脏的地方。”满脸通红,但无论是莉莉娅娜还是爱丽丝都完全没有在意。

做完这一切后,魔女小姐与人偶小姐就整个身体都浸泡进了咕噜咕噜冒出细密气泡的泉水中,纾解着修复法师塔的疲倦。

“……魔力的消耗有点夸张,不得已用了五六次怀表,差点就被扔到下界的某处去了。”

“用有趣的方式让【空间锚】不会影响塔里的陷阱呢,二十年前拜访时这个防御体系还没有这样精巧,在生命的最后弄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呢,果依那小家伙……”

“……不过总体的结构和二十年前没有区别,我已经重新把转移坐标设回上千塔之城附近了,只要再启动一次【最后转移】,就可以回到千塔之城……总之,现在先把术式关闭,进行自检。”

当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在温泉里享受着咕噜咕噜冒出的绵密气泡划过肌肤的舒适感发出感慨的时候,汀娜总算理解了莉莉娅娜那句“去放松一下”的意思。

突破种种陷阱应对不时从传送门里冒出来的各种魔物,解析魔法术式,检修……比起这些,送还炎魔,修建温泉浴场,照顾病倒的瑟芬妮就真的就只是放松行为而已。

“不、不仅修复了塔的术式,这、居、居然是这样昂贵的药剂?!莉莉娅娜女士,我、我现在根本无法回报这样的恩情……”

顺便一提,在看到自己喝掉的,那个精致的药剂瓶子后,年幼的魔法师女孩就陷入了呆滞与慌张。

虽然汀娜完全不认识,但那是非常昂贵——连家学渊源的贵族魔法师世家的女儿也会瞠目结舌的药剂的样子,就算是在温泉里,女孩都激动的五体投地,好像不这样就无法表达其感激之情。

“……那瓶药剂就当是迟到的满月礼也无妨,十年前相遇后还能重逢,也许命运的星空中,我与你的命运有些交错的因果。”

对此,魔女就像是早就习惯一样,平静的接受了。

“不过,虽然也有不想看到旧友的遗物那样破破烂烂的样子的因素在里面,但这并不是无偿的哦。”

“这是当然的!虽、虽然现在处于离家修习的我有些囊中羞涩,但爱因斯坦斯第七席的恩情,以弗兰迪亚与真理之名,一定会还的,当然修复高塔让我能回去的酬谢也是。”

“……既然你知道我的事迹,那么应该不存在付不起的问题,然后,塔的仓库里,有灰色的水晶吗?如果有的话,希望能购买一些。”

说完,魔女小姐整个身体都沉入了温暖的泉水之中,白茫茫的气泡一下子就淹没了她的身体,只有一些漂浮在泉水表面的白金色发丝证明她依然在那里。

爱丽丝也跟着沉了下去,大概这是什么汀娜不知道的享受方式吧……

“诶?唔……唔……”

本来在爱丽丝说出索要酬劳的话时露出惊讶表情想说为什么不用灰色水晶当作的汀娜,在瑟芬妮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以上话语时,决定保持沉默。

自己是个对10岁就一个人买下一座法师塔离家修习——而且这似乎很司空见惯的魔法师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的家伙,也不知道修好法师塔防卫术式的故障应该得到多少酬劳,但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是名誉冒险者,解决麻烦后收取酬劳天经地义,如果冒险者和委托者自行达成了无需协会插手的协商,那么联络员要做的就只是如实记载而已。

不过……莉莉娅娜小姐的前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瑟芬妮在听了后就满脸通红的把脸藏到水面下了?

……不懂。

虽然不懂。

“那个……瑟芬妮小姐,你一直称呼莉莉娅娜小姐为【爱因斯坦斯第七席】什么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呢?”

总之,想先知道那个称呼的含义。

“……汀娜小姐,你,确实是莉莉娅娜女士和爱丽丝女士的旅伴吧。”

但不知道为什么,满脸通红的女孩在听了这个问题后,用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看过来。

高烧褪去伤痛痊愈,从死地中被拯救后,她的表情也终于和哭泣时一样,像是十岁的女孩了。

即使如此,汀娜也感觉得到,这个女孩和自己本质性的不同。

是因为贵族和平民的区别呢?

还是魔法师和平凡人的区别?

这个女孩骨子里就有一种高傲与高贵,除却情绪失控嚎啕大哭时,言谈举止都分外的透露出知性与理智,那双翡翠色的眼瞳中更是看不到任何【天真】的色彩。

“在盐沙城的时候,莉莉娅娜小姐的身份只是名誉冒险者呀……”

“明明一无所知居然还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起旅行啊……”

现在,就算是傻眼的表情,也充分的有着汀娜努力学习过却无法企及的优雅……尽管这看起来稍微有些怪异。

“你真的不知道?”

女孩用无话可说的表情看着汀娜。

“因为我连魔法学徒都当不上,魔法师的圈子,我是一窍不通的。”

汀娜点了点头。

不想去打扰累坏了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能安抚下这随着旅行的长久而越发好动的好奇心的,也只有这个女孩了。

“……就算一窍不通,关于魔法师协会和协会的最高评议机构【贤者之影】,还是有所耳闻的吧。”

“虽然只是在不知哪里的杂志上看过……”

大概是作为爱丽芙小姐的秘书去魔法师协会时在哪里的柜台上的杂志中看过吧,仅有十几人,魔法师协会的最高统治机构,无论权力势力和力量都是大陆最大级别的,最近一百年来最有希望进入这个机构的是某个叫做奥伦法的小国的长公主……之类的。

“莉莉娅娜女士是其中的第七席,从三百年前的十三日圣战开始前,甚至,从第三纪元最初的一两百年就是,作为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的同时,也是拥有【贤者】名号的学者,现在关于时间领域的魔法研究,几乎全是莉莉娅娜女士一己之力建立起来的,就算面对两大帝国的皇帝,也只有由他们来致敬。”

“……”

“被吓到了吗?”

“虽、虽然的确猜到莉莉娅娜小姐的身份恐怕相当尊贵……”

大陆上大部分城市,未经允许使用大型魔法都是触犯法律的行为,盐沙城当然也不例外,袭击贵族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在遭遇老鼠会刺杀后,莉莉娅娜采取直接把作为幕后主使的贵族们掀翻的方式来“一劳永逸”,在那一夜的盐沙城中留下了众多魔法的痕迹,把众多贵族送上了绞刑架。

即使如此,城卫军,魔法师协会和美德教会也丝毫都没有去阻止,事后也完全没有追究责任。

爱丽芙曾经因为这件事感叹莉莉娅娜作为贵族的手腕高明能与整座城市达成协议,之后汀娜也以为,是因为莉莉娅娜是宝具级强者,才让那些人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她的祖国也仅有一位宝具级的魔法师,作为王国的守护者。

但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这样。

魔法师协会最高评议机构的一员,十三日圣战之前,三百,乃至更加久远的时间之前就担任这一职位,同时拥有对魔法学术做出极大贡献才会被授予的【贤者】头衔。

莉莉娅娜的身份远比汀娜所想象的更加尊贵。

就像瑟芬妮所说,即使面对大陆上仅有的两大帝国的皇帝,需要鞠躬致敬的也不是莉莉娅娜。

“那,【不老不死的魔女】,和【幻造的人偶】又是……”

“那是嫌人类名字难读而且有重复的的非人种族——妖精,龙和魔族称呼两位尊贵的大人的称号,莉莉娅娜女士的不老不死,爱丽丝女士的可以将一切幻想的身姿化做自己身姿的特性,就是这样的东西。”

“……老实说,真的被吓到了。”

自己原来是在和这样尊贵的人,一同旅行吗?

不仅如此,还共乘一骑,一起吃饭,沐浴,在夜晚抱着对方入眠。

还时常亲吻,向她问些笨蛋一样的问题,还以同性的立场对其抱有禁断的感情。

而且还总是成为她的拖累,这次也是。

……胃好难受,好像有点想吐。

少女苦着脸捂住了肚子。

“不用那么有压力也可以,汀娜小姐。”

这个时候,爱丽丝突然从两人身边的水面钻了出来,向两边拨开湿漉漉的黑色长发,同样是黑色的下垂眼,因为有些尖锐而显得妖娆与神秘。

“莉莉这个身份在大陆上的知名度并不高,出了千塔之城,就只有光辉之城还偶尔遇得到这么称呼莉莉的人了吧,到罗马塔尼亚去说【神圣七丘帝国的白玫瑰女王】,或者到普塞汀帝国去说【杉木时代的女摄政王】,或许更加有名。”

“爱丽丝小姐,请不要再说了……”

汀娜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之前在另一处温泉时下定的对莉莉娅娜的过往不加探求的决心简直脆弱的像是一张薄纸,【女王】、【摄政王】、【贤者】……

简直就像是被扔进了小说的幻梦之中。

还是说,在遇到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时候,自己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梦境之中呢?

靠在温泉的边缘,少女呆呆的,捏了捏自己的脸。

“……说起来,汀娜小姐,手上的伤,小心不要泡在水里才行呢。”

“诶,嗯……”

“因为那个时候柴利斯佩格就要开始吐火,情急之下就用了最粗暴的方式将汀娜小姐唤醒,真的很抱歉,【神圣歼灭者】礼装是第一纪元中期,圣堂教会的恶魔讨伐者和异端刑讯官的制服,所以我有些暴躁……”

黑发黑瞳——似乎是名为【夜之魔女】的身姿,人偶小姐的语气比起【神圣歼灭者】和【妖精】的身姿更加柔和而充满着母性。

可是,在她想要把少女因自己而受伤的手托起查看的时候,汀娜却触电似的把手给往回缩了一下。

“还在痛吗?”

“诶?已、已经没事了哦,莉莉娅娜……小姐为我上过药了,而且在那种时候还出现幻觉是我太没用了啦,不是爱丽丝小姐的错,嗯,又给你们添麻烦了呢……”

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

连莉莉娅娜的称呼,和“麻烦”这个并没有什么特别含义的词,汀娜都觉得自己说的结结巴巴的。

意识到这一点,少女连忙转移了话题。

“说、说起来,我们要什么时候离开呢?”

“……是呢,莉莉,本来我们是打算拿到灰色水晶就离开的,但既然难得遇到故人,停留一点时间也没关系吧。”

自己这一点点的异常,到底是察觉到了,还是没有察觉呢,在汀娜这样提心吊胆的时候,爱丽丝朝着白金色发丝漂浮的水面,这样询问着。

结果,由于魔力的损耗与瑟芬妮“因为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有很多想要请教的地方。”——这么说着而强烈的挽留,启程的时间被决定为翌日清晨。

 

………………………………………………………………………………………………

 

整个上午,汀娜,莉莉娅娜,瑟芬妮和爱丽丝都在温泉里度过,几乎泡到手指的指腹都皲皱。

基本上从莉莉娅娜浮上来以后,恢复精神的瑟芬妮就一直缠着魔女小姐与爱丽丝问各种各样与魔法有关的问题,对于莉莉娅娜的解答,有时女孩还会提出自己的见解进行反驳。

很快连爱丽丝也加入到了对话中,说到激动的时候,甚至都不顾雪原上凌冽的寒风,从温泉中站起来互相辩驳。

尽管这些讨论全部以莉莉娅娜的压倒性胜利作结,但不知道为什么。

“……”

汀娜觉得,莉莉娅娜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在瑟芬妮的招待下,午饭是久违了的属于文明世界的精致餐点。

烤的松软的吐司,抹上还有着芳香的果酱,拌过的沙拉清爽而可口,装在银盘里,全熟的牛排淋上浓厚的酱汁,好吃的几乎要流下泪来。

果酒的芳醇,还有用火精灵沙拉曼达尾巴上的火焰烘烤的简单餐后点心,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味。

甚至让汀娜都冒出要不要装病在这里多待几天的想法了。

午饭过后,莉莉娅娜,爱丽丝和瑟芬妮又一头钻进了法师塔的实验室。

无所事事的汀娜,在防御术式已经关闭的塔里闲逛,尽情的满足着自己的好奇心,并且得出了“虽然塔的样子非常厉害但是实际上和普通的房屋并没有太大区别”的结论,然后在数量繁多的藏书里拿出一本大陆魔物图鉴翻看了起来。

就这样,夜幕降临了。

冬天的赛贡之阳已经落下去一段时间了,夕落之刻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虽然法师塔整体的氛围是黑色,但客房的墙壁姑且还是正常与明快的洁白,除了一个衣柜,一套书桌书椅之外与一张大床外没有什么家具的卧室中,最有趣的就是天花板上用几根淡金色金属链刮着的水晶瓶。

在那里面,一只浑身晶莹剔透的火红色蜥蜴正啪嗒啪嗒的摇晃着尾巴,察觉到少女的视线,这美丽的生灵懒洋洋的吐了吐舌头,因为这样,房间变得更加明亮而温暖了。

火焰的元素精灵沙拉曼达。

召唤光或炎之精灵,提供魔力换取照明与温暖的,精灵灯。

无论哪个都是与汀娜的日常无缘的,几乎只在文学故事中出现的存在。

坐在久违的弹簧床垫上,汀娜兴致勃勃的和它大眼瞪小眼,不断的说着“亮”,“暗”,“亮”,“暗”,让它尾巴上的火光时明时暗。

大概实在是被少女折腾的有些厌烦了吧,小小的火焰蜥蜴对着从下方仰视自己的少女,用小爪子不满的拍了拍水晶的灯罩,然后就缩成一团,无论汀娜怎么逗弄也毫无反应了。

“……不想再看图鉴了呀……”

于是再次陷入无所事事状况的汀娜,诅咒着自己的贪杯。

晚饭是面包与仓库的冰块里挖出来刚刚解冻的鱼,久违的享用了熟悉的海鲜风味后,饭后的甜品是曲奇,饮品则是瑟芬妮端出来的,香醇的咖啡。

散发着绝妙的坚果般的芬芳,入口不会很干,酸度与苦味方面是比较苦涩的,但那风味流过喉咙后,就会浮出一抹在舌尖缭绕的回甘。

比自己以前喝过的任何咖啡都好喝。

所以汀娜不自觉的,就多喝了一些。

结果,少女现在感觉精神无比,如果是学生时代的话,就这样与习题集鏖战到天亮也毫无问题。

作为这座塔的主人的小女孩,似乎就是希望能把握向魔法师协会最高评议会成员学习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打算通宵才把这个端出来的。

莉莉娅娜也同意了,魔女小姐的说法是,偶尔不让脑子动一动的话,就会怠惰下来。

但是,进入草原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中,养成了日落而息习惯的汀娜,就陷入苦恼了。

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完全睡不着。

消磨时间的手段也,哪里都找不到。

“……去找莉莉娅娜小姐,拜托她用一个安眠术吧……会不会,太麻烦莉莉娅娜小姐了呢……”

犹豫了很久,权衡了自己失眠和麻烦魔女小姐的重量之后,少女有些无奈的,走出了卧室。

沿着螺旋式的楼梯上到最上层,走过楼梯尽头的长廊。

也许是为了安全考量,法师塔的实验室总是放置在远离书房,仓库和储藏室的顶端。

在紧紧关闭的黑石大门前,汀娜轻轻的敲了敲。

没有回应,里面连一点声音也没有传出来,是没有听到吗?汀娜歪了歪头,在犹豫了好一会后,手上多少用力了一些的,再次敲了敲。

——依然没有回应。

难道说,莉莉娅娜小姐和瑟芬妮小姐,并不在这里……?

这么想着,就一眼、就偷偷的看一眼——这样劝说自己,汀娜弯下了腰,朝漏出灯光的锁眼偷偷的看去。

“……,……”

“——,————。”

“……,——。”

少女屏住了呼吸。

那是怎样的一幕呢,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其实只不过是,依然身上连一件衣服也没有的莉莉娅娜站在瑟芬妮的面前,时而与她交谈,时而用出魔法,时而来到坐在堆满大量羊皮纸卷的书桌前椅子上的女孩身边,越过她的肩膀在桌面上指着什么。

实验室被明亮的精灵灯所照亮,来自晨光之河的光元素精灵莱忒扇动着小小的翅膀,趴在鸟笼似的黄金灯罩里,摇晃着小脚,用那小小的身体柔和的照耀着两人。

虹色——那是莉莉娅娜与爱丽丝的魔力光。

那么淡灰色——就应该是瑟芬妮的吧。

房间里彼此辉映着的彩虹与灰幕,在精灵的守望下简直就像要好的友人在一起追求魔法极境的画面,置身其中的莉莉娅娜是那样的合适。

知性、高贵,优雅又美丽。

让人无论如何也移不开视线。

虽然完全听不到她们所谈论的话题,就算听到了也完全听不懂吧。

但是。

魔女的嘴角正平和与自然的勾起,那个柔软又美丽的弧度。

就好像——

“……”

内心之中某根细弦被触动。

将目光从狭小的锁孔移开,站起身来的少女抿着嘴。

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

“……不用一言不发的离开也没问题。”

然而门打开了。

就在汀娜下定决心转身,为此先将闭上的双眼移向阶梯时。

仿若从光中诞生的妖精,拉开门扉的莉莉娅娜,平静的仰视着少女的脸。

汀娜忽然觉得好像之前也见过这样的场景,一样是在异乡的土地上,一样是自己站在门前踌躇不前。

只不过,在妖精旅店中的自己对未来一无所知,即使那样也站在那里等待着勇气,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看到了房间里的画面,以自己的意志转身离开。

只不过,寡言而无表情的魔女,这一次也为自己敞开了门扉。

“因、因为看莉莉娅娜小姐和瑟芬妮小姐非常专注的样子……”

没有想到这一幕会重演的汀娜,感觉到女孩从魔女身后投来的微微不快的视线,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不过魔女小姐只是用她那标志性的无表情凝视着她。

“……睡不着吗?”

并且,就像读透了少女的目的一样。

再绕圈子也只会白白浪费莉莉娅娜与瑟芬妮的宝贵时间,小女孩的眉毛都已经吊起来了,被她撅着嘴看着的汀娜只好苦笑着坦白。

“瑟芬妮小姐的咖啡实在是太有效了……”

“那本来就是给魔法师们熬夜时准备的【清醒咖啡】啊,在冲泡时加入补充精力的魔植,只要两三杯,第二天连补觉都不需要,虽然没有好好说明是我的错……”

“不、不,是我太贪杯了,不是瑟芬妮小姐的错啦,但是,一直清醒着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那个,莉莉娅娜小姐,刚刚开始旅行时经常对我用的【安眠术】……可以再对我用一次吗?”

“……

点头、点头。

莉莉娅娜转过头,这下子,就像吩咐学生自习的老师一样,她叮嘱了几句“精神诱导与暗示的自我察觉。”“精简解读”后,就朝楼梯走去。

“啊,那个,如果有卷轴的话,把那个给我就可以了,不用麻烦莉莉娅娜小姐还到我的房间去一趟……”

“……”

莉莉娅娜回过头。

再昏暗的灯光下,那仿若璀璨星辰的双瞳让汀娜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想要移开目光,仿佛只要对上视线,瞳中的暗淡星光就会连心底最难言的想法也看穿。

“……过来。”

“是……”

走下楼梯,回到为汀娜所准备的客房。

“……要盖好被子。”

“好……”

房间里暖洋洋的,躺在床垫上的少女呆呆的抬着头。精灵灯中,小小的炎精又是摇尾巴又是挥爪子,咿咿呀呀的叫着,像是想要引起魔女小姐的注意。

看着莉莉娅娜一走进来,这只沙拉曼达就兴奋的不得了。

在它身体散发的微亮红光下,魔女小姐坐在床边,把手指按在了少女的唇上。

“……【夕光原野的微风与星辰的祝福,驱散焦虑与噩梦的摇篮旋律】”

“……那个,真的不用麻烦莉莉娅娜小姐也没关系的……”

小声的,汀娜非常过意不去的,在莉莉娅娜握着施法素材的另一只手上浮现虹色的魔力光时,嘀咕着。

“……”

咏唱中止了。

魔女手中的魔法阵也因而消散。

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微弱的光芒无法照亮她的脸庞,仅仅能感觉到自己被注视的汀娜,因为畏惧而用在被窝里紧紧的捏着睡衣的衣角。

沉默一直持续着。

“……”

“……诶?”

好像,隐约看到莉莉娅娜的轻轻的分开双唇,说了些什么,那轻轻的,细微的声音,还没有等到汀娜反应过来。

“……【请安然入梦吧。】”

困意,就令少女的意识陷入深沉的睡眠。

翌日,清晨。

也许是因为昨晚还是在习惯入睡的时间陷入酣眠,在地平线的彼方连鱼肚白都还没有泛起的6时20分,启明星还在夜天中闪烁的晨星之刻,少女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精灵灯。

花费了漫长的时间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处。

久违的用洗漱台洗漱之后,推开法师塔二层的餐厅的门。

“早上好……瑟芬妮小姐……莉莉娅娜小姐呢……”

“起床时间倒是蛮像一个魔法师的嘛。”

坐在有软垫的椅子上,摇摇晃晃调整着坐姿的瑟芬妮,不知为什么苦着脸。

察觉到少女的目光,她扬起了眉毛,站了起来,到不远处的厨房里,为少女端来了还冒着奶油香味的羊角面包与咖啡。

“莉莉娅娜女士和爱丽丝女士已经吃过早餐了,现在在泡温泉,也做过了告别,说是汀娜小姐你用过早餐后就立刻出发……”

“诶……嗯……那个……”

“?”

“瑟芬妮小姐……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太自然呢,是太累了吗?”

“?!是、是的啦!毕竟以莉莉娅娜女士和爱丽丝女士作为请教对象,一整晚都趴在桌子上学习,为了跟上她们拼命强迫自己,等到停下来的时,已经腰酸背痛都快站不起来了!”

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按着腰,把食物和咖啡壶放到汀娜面前之后,女孩重新回了椅子上,在坐下的时候,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是吗……”

“是、是的喔,虽然学到了很多的东西非常感激,被灌得满满当当的……”

“灌?”

“知识啦!知识!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虽然并不精通召唤术,但知识的量绝对比这座高塔的藏书还要丰富,要是能全部记住,这些知识足够我用到成为正式魔法师了。”

“是、是吗?很辛苦呢,可是瑟芬妮小姐的身体还比较虚弱,不用太勉强自己,脸还有些红红的呢……”

“汀-娜-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被瞪了。

就像是炸毛的猫咪或者被踩到尾巴的幼狼,坐在少女对面的贵族小姐连耳廓都变得红通通的,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我说过我还没有学习和魔法师以外的人的谈话艺术,所以不要绕弯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再绕圈子顾左右而言他,一定会不悦的起身离开,眼前女孩脸上那确信的表情就像这么说着,不给任何让汀娜反驳的余地。

“那个……我,我在想……”

来自比自己小八岁却气势十足的女孩的质问让少女无路可退,汀娜看着女孩的面容。

昨晚所目睹的那一幕,就那样浮现在眼前。

元素精灵们守望的房间中,比往日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要愉快的魔女与人偶与小小的魔法学徒。

“不是魔法师的我……是不是真的有资格与莉莉娅娜小姐一起旅行呢……”

“……你说什么?”

愠怒化作愕然。

瑟芬妮那双翡翠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差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写在脸上了。

 “莉莉娅娜小姐和瑟芬妮小姐一起谈论魔法时好像非常开心的样子,我……我一点也不懂魔法,相关的话题也无法和莉莉娅娜小姐说,和我在一起旅行时,莉莉娅娜小姐一定感觉非常的无趣吧……我、会不会从现在开始学习魔法比较好呢,就算是学徒也好……”

可低着头看着银盘里自己倒映出来的脸的少女,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蠢货。”

于是愕然化作冰冷的叹息。

少女的身体僵住了。

无视掉汀娜凝固的表情,瑟芬妮把一个木盒推到了少女的面前,就像是再也不愿意在这里待上一秒似的,起身朝餐厅的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女孩停下了脚步,

“像我这样的魔法学徒啊,能向爱因斯坦斯第七席请教的机会一生也不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只要那位女士愿意,别说是学徒了,正式魔法师、有名的学者、大魔法师头衔的智者……无论多少,无论是谁都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她的面前作为魔法师的我们和站在街边的女郎们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魔法师的世界,知识与能力决定一切!”

女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而已经和那位大人一同旅行了半个月以上的你居然说,我们……呵。”

——吃完后把盘子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脚步远去。

话语回荡。

已经完全没有继续享用美食的心情了。

在门扉合拢的冰冷声响也消泯之后,汀娜有些犹豫的,从桌面上拿起了那个小小的木盒,伸手,打开。

深色的木纹拥簇着海蓝色的丝巾,在那之上。

“……啊……”

有着一副灰色的护目镜。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真正呈现在自己面前时,少女还是低低的,发出了惊呼。

我……什么时候和莉莉娅娜说过吗?

自己喜欢鞣黑皮革的质感。

我……在哪里向莉莉娅娜提过吗?

海蓝色是自己最钟情的色彩。

还是说,真的在什么时候与那位魔女的闲聊中提过,但自己反而忘记了呢?

羽翼雕纹,是自己小时候开始就很憧憬的纹样。

呆呆的捧着这副几乎充满着自己喜爱元素的护目镜,汀娜失神的看向桌面上的台镜。

在那里面,有个傻瓜不知道是哭还是在笑着。

“……我确实是个,笨蛋呢……”

餐厅中的低语,沉寂下去之后。

把门推开的响声。

皮靴在楼梯上急促敲响的脚步声。

在这些声音全部远去之后。

“……啧。”

在门后的女孩捂着被撞红的鼻尖,嘀嘀咕咕的朝塔顶走去。

这一天,高塔从温泉旁消失了。

重新回到修缮华丽的温泉旁的数个游牧民部族,在之后从某个部族那里得知是圣泉的女神及其侍女战胜了恶魔留下神迹,受到感召并成为这位智慧的泉水女神的信众,将这里作为另一个圣地朝拜起来……

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某一日的后话:

 

“……汀娜小姐,好些了吗?”

“不是……咕唔……还不是特别好……”

“看起来汀娜小姐是对空间感知天赋比较高的那一类呢,一般人第二次穿过传送门就不会晕了。”

“这种、这种天赋不要也罢,呜呜呜……”

“……那么,要做些转移注意力的事吗?”

“莉莉娅娜小姐,这个是……魔法牌?”

“莉莉从瑟芬妮小姐那里买来的,不过这是给魔法师学徒们做魔法战斗的模拟演练用的,规则复杂很多倍,卡牌都和汀娜小姐熟悉的完全不同喔。”

“……为了以后的旅途中不那么无聊,汀娜小姐,要加油哦……”

“嗯,我会的,不过……”

“不过?”

“请等我头不晕时再开始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