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爱丽丝觉得,汀娜小姐对于某些理所当然应该知道的知识,致命性的不足呢。”

大雪初晴的这一天,金发的妖精人偶坐在星界独角兽的头顶,突然这么说着。

“……如果说常识的话,我觉得我要比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都要丰富的多哦。”

把看向身后的担忧视线转过来,眼前蒙着白色布条的少女,因为在这超常识的两人面前唯一可以自豪的方面遭到质疑而不满的撅起了嘴。

“比如?”

“一般来说,有常识的人会因为在没什么人烟野外就毫无顾虑的赤身裸体吗?”

“……爱丽丝指的不是那样的常识啦……”

虽然处于雪盲的状态中,但金发少女伸出的手指依然准确的指向正在覆雪的草原上,寻找马车行进痕迹的莉莉娅娜。

“……”

白金色长发的魔女微微侧过脸,无言的点起火焰。

面前的积雪被化开,被雪压倒的枯草也被翻开,然后,沿着泥土上的轮辙,一行人慢腾腾的前行着。

这是昨天遭到雪怪袭击,几乎全灭的那支奴隶商队留下的。他们马车的载货量并不大,但多亏了柔软的泥土,马车车轮的痕迹还算清晰,可以清楚的为魔女指引方向。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慢了。

尽管魔女小姐和小人偶充满了耐心,但是本来性格就暴躁的星界独角兽可就有些难受了,没法自由驰骋的它现在感觉浑身的劲没处使。

来自盐沙城的少女也是,虽说光是玩雪就能玩一天,但要是眼前什么清晰的东西也看不到的话,连玩耍也会提不起劲。

所以,汀娜现在非常的无聊。

而人一旦无聊起来,就会无端的忧虑很多事。

看到汀娜今天第两百二十次回过头看向身后——尽管她什么也看不到——爱丽丝沿着星界独角兽的脖子滑倒了它的背脊上。

“对于汀娜小姐来说,与莉莉和爱丽丝一起旅行时应该知道的常识太匮乏了啦。”

“与魔法和炼金术有关的吗?”

“是常识,常识喔,汀娜小姐。”

“我可是很富有一般人常识和同情心的人呢。”

“还在在意那个奴隶女孩吗……所以说,是汀娜小姐所不知道的常识啦……”

不过……

坐在马鞍上,爱丽丝牵起少女的双手,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无聊也有无聊的好处也说不定,仔细想想看的话,这么漫长的时间,不是正好可以用来对这位对属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世界几乎一窍不通的无知少女好好的进行教育吗?

汀娜·冯·西亚。

这位少女可不仅仅是普通的萍水相逢看彼此顺眼于是共走一段路的旅伴,显然,她对莉莉娅娜怀抱着近乎盲目的爱慕之心。

虽说她本人强烈主张自己并不是被【魔性的魅力】俘获了——就算不是吧,但作为旁观者的爱丽丝看来,这位少女可连灵魂深处都已经被自己家那位可爱而魔性的魔女小姐给占据了,就目前来看,经过一两次旅行然后分道扬镳可能不太现实,那样的话……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呢,如果汀娜小姐好好学习的话……”

——果然要好好教导一下才行呢,不论莉莉娅娜多么不在意,专属的联络员就是名誉冒险者的脸面,学识、礼仪,谈吐,无论哪个方面跟不上,到之后难过的可是汀娜自己呢。

不过,作为学习的劝诱,显然是不能这么说的。

“如果我好好学习的话?”

汀娜眨了眨眼睛。

如果说莉莉娅娜是把一切思考都埋入那星空般的双瞳中而让人看不透的话,随着身姿不同而改变人格的爱丽丝就是完全看不懂。

至今少女还记得,恶魔女仆身姿的爱丽丝,将自己的初吻夺走的一幕。

“那样的话,爱丽丝就告诉汀娜小姐。”

带着那让人无法分辨是狡黠亦或只是普通微笑的笑容,爱丽丝飘到了少女的左肩上,轻轻的咬着汀娜的耳朵,把好听的声音压倒了最低。

“爱丽丝就教汀娜小姐,最快与莉莉加深关系的方法哦。”

“……”

心脏停跳了一拍。

“怎么样?”

如果只是爱丽丝喜欢的小小玩笑的话,人偶小姐的目光应该是给人强烈的,更加强烈的注视感。所以,这并不是在调侃。

比最擅长花言巧语的恶魔还要精准的人偶的低语,捏住了少女心中最瘙痒难耐的地方。

 “……我会努力的”

汀娜重重的点了点头。

迄今为止,爱丽丝和莉莉娅娜答应自己的事,没有一件是没有做到的。

所以根本没有犹豫的必要。

“好的,那么事不宜迟,就从最基础的开始吧……虽然这么说,汀娜小姐,像是这片大陆的基本知识,魔法的定义,种族的划分,魔物……应该不用从这种基础开始教吧。”

“爱丽丝小姐,虽然我没能修完六年毕业,但怎么说也是读到五学年的学院生啊,就算不是魔法系的学生,这些还是知道的。”

“那么提问,爱丽丝是什么妖精呢?”

摇晃着双脚,爱丽丝伸手指了指自己,微笑着说出了第一个问题。

大概就是,“我要考考你”这种感觉吧。

“……爱丽丝小姐,果然是把我当笨蛋了吧。”

少女沉默了几秒,伸手把小人偶从肩膀上抓了下来,对那张可爱的小脸一顿猛揉。

“爱丽丝小姐现在的外貌是【星夜妖精】,与【暗夜妖精】是妖精中数量最多的族系,特征是怎么也晒不黑的肌肤,和妖精中最长的尖耳,也是大陆最为人所熟知的妖精形象——”

汀娜有些生气。

接下来是不是还要问她这片大陆的名字?什么是魔法?又或者是魔女与女巫的区别?

她可是有好好学习过的呀,在灰雨飘飘洒洒的黄昏,在繁星闪烁的深夜。卧室中连学生时代最勤奋的夜晚也从没堆满过的书桌上摆满了以前光是看着封皮上烫金的符文与几何图案就昏昏欲睡的书本。

“在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小姐离开后,我有重新拿起魔法的教材……那个时候我没有想过在今天和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一起旅行,所以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心底还有些渺茫的希望也说不定,也许是因为看莉莉娅娜小姐每天的实验,对魔法重新燃起了激情也说不定,所以《艾力克炼金术入门》,《魔法通识全册》,《提利伯伦奥秘全书》这些,都读了很多……”

城间列车开走的那个早晨,自己错失了改变这平凡而乏味的人生中的唯一机会。连汀娜自己也不知道,佛被诅咒一样的把这些书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的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

还是说,因为魔女的身姿,自己那早已凋零的魔法理想又蠢蠢欲动吗?

别逗了,先不说作为魔法师必要的元素亲和力和精神微操能力都是致命性的不足,连属于自己的魔力都无法调用的家伙,再怎么努力,也叩不开那扇神秘的大门的。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好几个月。

其成果,就是靠死记硬背下来的不少与魔法,炼金术相关的知识。

当然,比起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这也仅仅只是小孩子一般的玩闹而已,在麦星城,看到莉莉娅娜护理爱丽丝时就明白了。

“唔嗯……说起来,汀娜小姐在那个时候的确认出了莉莉在古老原盘上的炼金术符号呢……不过,就算让爱丽丝问汀娜小姐‘知道’什么,也没法判断汀娜小姐实际上的知识储量,所以,来换个问法好了。”

梳了梳被少女揉乱的头发,小小的人偶稍微思索了一会儿。

“由汀娜小姐来问吧,对爱丽丝和莉莉所不明白的部分,无论是行为,魔法,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

“由我来问吗?”

“没错,比如那个古老原盘,就是莉莉用来维护爱丽丝的身体部件的那个,汀娜小姐难道不好奇那是什么,为什么莉莉会拥有它吗?”

“诶?”

少女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个难道不是莉莉娅娜小姐自己做的吗?”

“……”

“……”

因为寻找马车行进痕迹太没效率转而用魔法呼唤出土地的精灵,正蹲着向它询问着几天前马车驶来方向的莉莉娅娜回过头,对着沉默的两人不咸不淡的回答。

“……汀娜小姐,有些太高估我了。”

“诶?诶诶?”

她的反应,简直像是突然被告知自己所认为理所当然的什么是错误的一样。

爱丽丝也用傻眼般的表情看着汀娜——可惜少女看不到。

“莉莉的确很擅长炼金术,但是古老原盘是一种制作工艺极其复杂的炼金制品,不仅如此所要花费的时间也相当多,在旅行中的话是没办法做出来的,所以莉莉才帮助麦星城魔法师协会,帮助他们的研究做出进展,从而换取原盘。”

“是、是这样的吗……”

“看,这就是爱丽丝说的,汀娜小姐所不知道的常识哦,一般人反正都觉得炼金术士那么厉害,想要什么就自己做出来,对吧?”

想到还在做冒险者协会接待员时,经常有人拿过来贴的,希望炼金术士能帮忙炼成一些奇奇怪怪东西的委托,汀娜无法反驳。

小人偶看着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的少女,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汀娜小姐,莉莉和爱丽丝都不是全知全能的呀,不管什么稀奇的东西都有收藏,都能做出来——虽然莉莉是收藏家和厉害的炼金术师没错,但这个认知可千万不要有。”

在教给她更多的知识之前,这种观念一定要先矫正过来。

“也、也就是说,如果我问关于炼金术的问题,莉莉娅娜小姐也不一定能回答上来吗?比如说为什么糖会在浓酸下变成黑色的碳……”

一根手指按在了少女的额头上。

柔软而温暖,但是,手指主人的话语,却和寒风一样凌冽。

因为失去了魔女的引导,星界独角兽的脚步停下了,一瞬间出现在少女怀中的莉莉娅娜,将她的吐息吹到汀娜的脖颈。

“……这一次,我是被轻视了呢,汀娜小姐。”

她的声音就像往常一样毫无情绪波动,就像是蹩脚的演员站在舞台上棒读一样,但是汀娜却没来由的觉得,她有些生气。

证据就是,魔女小姐的手指沿着自己的鼻梁划过鼻尖,落在自己的嘴唇上,就像是要自己闭嘴那样。

汀娜也确实闭嘴了,不如说,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然而,莉莉娅娜却并没有更多的行为让汀娜证实自己的猜测,抚摸着少女的嘴唇,魔女小姐平静的向她说着,《艾力克炼金术入门》并不是一本适合炼金术初学者入门的书。

“……作者执着于精确的数据与配比,很多浅显易懂的词汇和反应过程都用复杂难记的数据去代表。如果是看那本书,汀娜小姐连浓硫酸脱水反应也不理解这点倒并不显得奇怪。”

但是,组成世间万物的六大元素,干湿冷热四种性质,这些基础的基础还是明白的吧。

魔女小姐这样询问。

“嗯、嗯。”

“……简单来说,那就是【干性】的浓硫酸,将构成糖的水元素夺去,糖失去了【湿性】的水元素后,便留下了【干性】的碳。体积增大是由于构成其的火元素释放出热量蒸腾了水产生气体,而这些气体在糖被转化为碳的过程中与之混合,使最后的结构膨胀变大……这样说,可以理解吗?”

点头、点头。

唇上的手指移开了。

连带着怀里的温暖一起。

不久后,星界独角兽又开始慢悠悠的踱步。这个时候,汀娜才战战兢兢的,把爱丽丝抱到面前。

“莉、莉莉娅娜小姐……生气了?”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连抱着爱丽丝的手都在颤抖。

“只是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吧,换作任何一个曾经打开过真理之门的炼金术师听到这种问题大概都是差不多的反应。”

小小的人偶,伸手安抚着战战兢兢的少女,。

“不过,汀娜小姐,稍微注意一点喔?并非所有人都像莉莉这样无所谓,也许对你来说这真的是个很难理解的问题,但在有些人眼中,这是一种轻视、或者严重一点的话,是一种侮辱。要是让【金色珍珠】的英格玛大师做件随便哪个裁缝都能做的衣裳,他也会不高兴的。如果汀娜小姐一直和莉莉、和爱丽丝一起旅行的话,以后一定会遇到这样的人,交谈时可千万要注意哦。”

想了好一会儿,汀娜才想起这是在盐沙城,给爱丽丝做衣服的那位名裁缝先生。

“这也是汀娜小姐所不太在意,但在莉莉与爱丽丝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汀娜小姐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呢。”

——这样就两个了。这么说着,爱丽丝在少女的双手上各自把一根手指竖起。

无论哪个都是平凡人的人生中不太会用到的常识。

不,不要在有真才实学的人面前卖弄自己浅薄的知识问些自以为深奥的问题这点姑且算是礼仪的一种,但要是自己分辨不出一个问题的深奥与否那也毫无意义,正如爱丽丝所说,汀娜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完全不清楚,结果,第一次惹莉莉娅娜小姐生气……还是没有呢?

嗯,不明白。

“那么,接下来换汀娜小姐问了喔,无论是完全不明白的事还是不理解的行为,作为理解爱丽丝与莉莉的学习,请好好思考哦。”

金发的少女陷入了沉思。

“……关于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现在我最想知道的……吗?说真的,真是多到数不清的呢。”

现在,她有些理解爱丽丝的想法了。

虽然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但的确是理解了没错。

作为平凡人的自己的认知和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差的太远,看待问题的角度也截然不同,自己并不需要完全改变自己的认知,但多少要向属于她们的世界靠近。

为此所必须的,就是自己在平凡人的人生中所不太可能会知晓的各种知识了。

“……不过,现在我最想知道的事,果然。”

第二百二十一次,少女回过头。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不愿意帮助那个女孩呢……虽然你们说她拥有了宝具比我更能在草原上生存下去,可是,宝具不就是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武器吗?”

对于这件事,少女格外的耿耿于怀。

哪怕以再宽大的目光来看待,在这样一片茫茫的雪原上,对落难的瘦弱女孩的帮助,只有一背包的食物也未免太过冷漠了。

而理由,却仅仅是因为那个女孩拥有一把宝具——一把名为【尼古拉斯特】的,能够放出火焰的剑而已。

“这也是只通过小说,歌剧和连环画来了解宝具级强者的人经常会有的误解呢。汀娜小姐,在你现在的认知之中,【宝具】,是一种怎样的东西呢?”

“那是,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器……”

这个问题也完全没有出乎人偶的意料,不过爱丽丝的反问却是汀娜一下子没有想到的。

少女下意识的就想要说出自己的答案,但马上她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她对【宝具】的认知,来源于小说,歌剧,连环画以及——桌游,而这些,大多是不可靠的。

少女清楚的记得自己最爱用的魔法牌牌组里,核心的几张宝具牌的功用与描述,也曾因为小说中【这是你努力的证明,你意志与灵魂的凝集,属于你的宝具,请握住它吧,从这一刻开始,你的双手,终于扼住了命运的咽喉】这样的段落而感到心潮澎湃。

甚至,与这片大陆上的绝大部分人不同,她还亲眼见过魔女小姐的宝具,见过书页翻动星光编织囚笼,怀表按下世界于此停滞的景象。

但当爱丽丝向她询问这在几乎所有的艺术作品中都有出现过的【宝具】究竟是什么时,她所能说的,还是只有“那是最强的武器”这样浅薄到可笑的话语。

“……抱歉,我,不知道。”

绞尽脑汁,汀娜也没能找到一个像样的回答。

“不可思议的力量的话,炼金武器也可以做到,但宝具——那是更加特别的。”

不过,小小的人偶并没有再坏心眼的追问下去,随着这简短有力的结论,爱丽丝的声音褪去了亲和与若隐若现的戏谑,没有声带的喉管中颤动的话语混入冬阳下的冷风,肃穆如葬礼上乐手的提琴。

汀娜看不到爱丽丝的表情,但却不自觉的在马鞍上坐正了一些。

“【宝具】是【法与理】的具现,世界母亲赠与孩子们的,最美丽的礼物。”

依据法则和真理,元素与魔力构成了世界万物,而世间万物因各自的不同而各自拥有属于自己的【法与理】。

在生物方面最有代表性的巨龙和妖精,是直接从【法与理】中诞生的,世界的长子,与自然的儿女。

而在器物方面,就是【宝具】。

这是很抽象的概念,绝大多数的【法与理】也的确非常抽象,这样抽象的概念转化为容易理解的实质性器物,或赋予已经存在的器具之上诞生的造物,就是宝具。其能力,形态也与之息息相关。

“直接说明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困难。举例的话,比如,现在大陆上家喻户晓的英雄,三百年前几乎把整片大陆化为焦土的十三日圣战中那位教会联军的总帅,【黎明的妖精王女】的宝具【苍穹之光】,就是那位妖精所希冀的,‘无论是谁也能享受的,美丽的黎明天空’的愿望具象化,表现出来的力量,就是连亡灵都可以惬意沐浴的美丽曦光。”

无论是伟大的理想。

“又比如莉莉的大书【拉普拉斯】,那是莉莉对于知识,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奥秘的求知欲。属于莉莉的【法与理】中【求知】这部分的具象化,莉莉所知的所有魔法和知识都记载在上面,也会随着莉莉学识的增长不断加厚,无论如何也写不完。”

又或者是每个人追求的欲望。

深邃的感情也好。

强烈的意志也好。

一瞬的感悟也好。

恶毒的诅咒也罢。

或是凭空创造,或是将已有之物升华。

当属于每一个人独一无二的【法与理】得到了这个世界的认可,那么,他就有资格,握住属于自己的宝具。

与正确与否无关,与强大与否无关。

本质上,所谓的【宝具】,就是这样的存在。

“等一下,爱丽丝小姐,你说宝具和一个人的强大没有关系?可是……”

因为和印象中不同的说法,金发的少女不解的打断了人偶的话语。

“可是大陆上公认拥有宝具的人就是宝具级,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人啊……”

“能让自己的【法与理】得到世界承认的人都不是什么弱者,而大部分拥有宝具的人,他们的宝具与他们自身的强大也脱不开关系,现在的大陆把拥有【宝具】当作是强者的证明,将之称为宝具级的理由也只是这样而已。”

“也就是说,并非拥有宝具的人就强大,而是强大的人大多得到了宝具,让大家把拥有宝具和强大挂钩了吗……”

“就本质上是那样没错,不过就现象上,反过来说也是对的。”

少女有些苦恼的按着额头,她觉得头有些痛。

说不定有文字的话她还能更加快的反应过来,但如果只能听着的话,光是要把这些陌生的概念记住都有些困难了。

“得到宝具的认可,就意味着被宝具所代表的【法与理】所接纳,无论之前多么弱小,都可以完全使用宝具的力量。还是拿莉莉的宝具来举例,一旦得到认可,无论是谁都可以用【拉普拉斯】使用从来没有学习过的魔法,解放宝具的真名,用【银时计】暂停时间,宝具就是这样超越常理的东西。”

宝具的真名是解放宝具力量的言灵,是每个宝具独一无二的标识。

宝具持有者死去后宝具就会沉眠下来等待下一位继承者,这时候的宝具就只是一件无法破坏的器物了,毕竟是【法与理】的结晶,能破坏宝具的东西非常罕见。

也有些人因为血脉或者别的原因可以在不被宝具认可的情况下稍微使用宝具的力量,不过这也是比较少见的情况,绝大部分宝具都是没有特定血脉才能使用的限制的。

爱丽丝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仿佛想把宝具相关的知识全部塞进少女的脑海之中一样。

等到她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少女的脑海里已经满是【宝具】这个词了。

“那么,汀娜小姐现在明白,为什么爱丽丝和莉莉都并不担心那个女孩能否在这片草原上生存下来了吗?”

“好像有点明白了,但又好像不太明白。”

揭下蒙住双眼的布条的话说不定可以看到汀娜的双眼都已经转起了蚊香似的图案,总之——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用已知的知识来推断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不关心那个奴隶女孩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从那个男人手里拿到了宝具,但是她确实是得到了认可。”

“因为那个尼古拉斯家的男人就没有得到那把【焰光剑·尼古拉斯特】的认可嘛,只是凭着一脉相承的血缘勉强使用着那把剑的一点力量,不然不至于剑扔出去还要那个女孩给他捡回来。自由召唤和召还宝具可是宝具级强者的基础能力。”

“然后,她就变成了一位强大的宝具级强者了?”

“没错,别看她那个样子好像剑都举不起来,现在只要她想的话,可以把精锐的军队都烧干净哦,当然这个力量也能用来打猎,保暖,烧烤食物。”

“……还是很难理解。”

汀娜放弃了思考。

“就算拥有力量,一直被当作奴隶的那孩子也不会打猎吧,虽然宝具能让人拥有力量,但光有力量是填不饱肚子的,下雪后的草原这么荒芜,那孩子……”

“她昏迷时保护她的火圈,还有我们重新回到那片焦土时,聚集在那里的草原狼群,汀娜小姐还记得吗?。”

“嗯……”

在少女坠落的裂缝中昏迷时,莉莉娅娜告诉汀娜,有火焰从剑身的符文上涌出,融化积雪形成热泉,在她靠近时炎蛇甚至将岩壁都烧熔。

而雪鬼被莉莉娅娜消灭后,那片连血都被烧焦的土地附近很快聚集起的凶恶猎食者,那此起彼伏的饥饿嚎叫,也让少女腿肚子都在打颤。

“下过雪后,血的气味在雪原上会异常的鲜明,如果汀娜小姐没有提及要给那位奴隶小姐食物,我想她在迷茫之后也能会因为饥饿而回马车附近寻找残留的食物吧,那样她就会遇上狼群,那些普通的草原狼在宝具的力量面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呀,哪怕只是无意识使用的力量,肯定会变成她的食物,那可都是活生生的血肉。然后——”

爱丽丝一根一根的竖起汀娜的手指。

人类生存必备的条件有三个:

——温度:

谁要是拿着火焰系的宝具还能因为寒冷而死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食物:

为了之后的生存而携带那些狼肉的话,血的气味,将在那个女孩的旅途中不断的引来猎食者,这些猎食者就会成为她的食物,下雪后草原上徘徊的猎食者远比没有见识过的人想象中更多,直到开春大概都只要为食物的过剩而烦恼。

即使因为莉莉留给她的食物让他她不需要携带那些气味很大的东西,也还有人类日常生活所无法避免的,排泄物的气味。

——水:

在雪融之前,拿个狼头骨随便一舀,把剑一插就是热腾腾的饮用水。

雪融之后要到明年开春,草原上湿地和溪流也不少,尤其是这片草原的西部,还有为数不少的地表热泉。

“最后,是汀娜小姐一定不知道的情报——那把剑的真名是【为绝望之人点燃火光】,是能让人在绝境中燃起勇气,在沉沦中重拾希望的宝具。只要有这个,再加上生存所需的物质与力量,人类可是很顽强的哦。”

——哪怕是在这野蛮的草原之上。

星界独角兽的踱步停下了。

爱丽丝飘回到独角兽的头顶,在沉思的少女面前,魔女小姐那书卷般的体香扑面而来。

“怎么样了,莉莉。”

“……【魔女之眼】在东南方确认到了烟柱,大概是游牧民的部族为了防止雪鬼或者是其他雪原魔物的袭击而在生火化雪。”

拍了拍星界独角兽的脖子,莉莉娅娜将方向指明。

“……虽然不清楚路程……但也就一天左右吧。”

“能和草原外的商人进行人口买卖,这实在不好判断这个【圣托雷】里部族的文明程度呢,希望是比较高一点的,那就好了。”

一瞬间,少女只感觉到丝绸般的发丝带着属于莉莉娅娜的温度与气味补面而来。

反射性的,汀娜紧紧抱住了魔女小姐的身体。

“……我还是,不能接受。”

“……是吗?”

“嗯。”

星界独角兽的脚步从一开始撒欢似的疾驰后,在爱丽丝的指挥下变得平稳,马蹄踩踏新雪沙沙作响。

能看见的话,回过头一定可以看到一串脚印不断延伸吧。

汀娜把脸埋进魔女小姐白金色的发丝中,轻轻的吐息着。

“无论怎么想,我们帮助那个女孩,找到一个游牧民的部族,或者带出这个草原,都是比放任她一个人在草原上求生更好的解决方案,就算是宝具级也不能面对所有的危险……这还是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告诉我的。”

“也许吧。”

在风声中,爱丽丝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淡漠。

“但爱丽丝和莉莉,有什么义务去做到那个程度呢?”

“可那是……一个人的生命啊。”

少女哑口无言。

她一点也没有想到,爱丽丝会说出这样冷漠的话来。

义务什么的,责任什么的……根本不需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在自己有能力的前提下伸手拉一把陷入困境的人,这难道不是……

人之常情吗?

“爱丽丝无意否定汀娜小姐的这个想法,但是,如果汀娜小姐要和爱丽丝,莉莉一起旅行的话,这一点还是尽快理解的比较好喔,作为旅行者的。”

“……不干涉原则。”

“那是,什么意思……”

“……汀娜小姐,我曾经,到过一个国度……”

冬日的初雪上,星界独角兽驰骋着。

朝向远方的轻烟。

 

…………………………………………………………………………………………

 

某一日的后话:

   

    曾经,魔女与人偶来到过一个开满蓝色玫瑰的庭院。

    受庭院的主人招待,她们在茶会上讲述了旅行之中的见闻,那是在这个庭院里的人们所不知道的世界。

    “请带我离开吧!”

    当她们要离开时,庭院主人的儿子对她们这么喊道。

    “请带我离开吧,我已经受够了没日没夜都看着相同的风景,啃着难懂的书本,我想要去看看广阔的世界,和你们一起去冒险!”

    “……不行。”

    “不可以哦。”

    “为、为什么嘛,我武技雪的很好,话术也很高明,头脑非常聪明的,一定可以帮得上忙的。”

    “可是,与那些无关呀。”

    “……我和爱丽丝的旅行,并不想要第三人的加入。”

    庭院的管家也站在男孩的面前,老人没有开口劝说,只是沉默着摇头。

    很快,魔女与人偶就离开了。

    数十年后,因为某些原因,重新来到这个国度的魔女与人偶,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与已经年迈的男孩重逢了。

    改革法制,对外交好,在不惑之年被尊以贤王之称的男人,在那个插满蓝色玫瑰的庭院里招待了她们。

    “直到我接管了这个庭院后,才第一次知道原来自然界里是没有蓝色玫瑰,被称为蓝色妖姬的这种花,是人为染色而成的呢。”

    男孩叹了口气,年逾百岁的老管家站在他的身旁,沉默不语。

    随后,国王向魔女提出邀请,希望她能留在这个国家。

    “那可不行。”

    “……我们的旅行,还远远没到终点。”

    她们礼貌的拒绝,并离开了。

    再之后,一直到数百年后的十三日圣战,那个国度,从地图上消失了。

    魔女与人偶,今天也在大陆上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