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整天,汀娜也没有像爱丽丝所说的,去问莉莉娅娜对于她来说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要怎样才能变得更加吸引她……这一类的问题。

一半的理由是属于少女的羞涩,纠缠于心头的迷茫,属于人类根深蒂固的爱情观念之类的。

另一半则是恐惧。

也许未知的确是可怕的,但是,如果能预视到的那未来大可能是自己所不期望的话,踌躇于未知或许也不是那么无法让人接受的事。

何况,我对莉莉娅娜小姐的喜欢,究竟是我真正的心情呢?还是,仅仅是因为已经侵蚀到我骨子里的,属于魔女的【魔性的魅力】呢?

——如果爱丽丝问汀娜小姐为什么喜欢莉莉,汀娜小姐也说不上来吧?

对这个问题,我不也因为没有答案而完全没法回答吗?

“唔……”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辗转反侧辗转反侧。

结果,别说莉莉娅娜的看法了,连自己的心情,也完全搞不明白了……

这天夜晚,自进入草原以来,汀娜第一次没有拥抱着魔女入眠。

在烦恼与比往日更加寒冷而无可依靠的夜晚萌生的梦境并不美妙,此夜的迷梦中,少女久违的梦到了学生时代亲眼目睹的惨剧。

梦到了粉笔与黑板撞击书写的声音,纸和笔的沙沙作响。

突然,那扇新学年开始时才换的木拉门被拉开了,卡拉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站在那里的是同学年的女生,金色的披肩短发,海蓝色的双瞳,和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是盐沙城随处可见的容颜。

她的硬底皮靴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嗒嗒、嗒嗒,走到自己的前座,老师困惑的问她来这里做什么,自己也因为书本上艰涩的理论而抬起头。

距离格外的近。

教室格外的静。

所以看的很清楚。

所以听的很清楚。

那个并不特别熟悉,也并不特别陌生的,金发蓝眼的少年脖颈上溅出的猩红。

那不知道混杂了怎样的感情的刀刃深深嵌入人的咽喉,嵌入【生】的血肉的声响。

还有把那段绞尽脑汁也难以理解的文字淹没的,热量……

以及,在一片惨叫声中。

溅满了鲜血的金色披肩短发,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的海蓝双眸,统一的学院制服,困惑的伸手,从脸上挑起一道血色的手指上,还戴着那个时候流行的东国风的戒指。

——人的情感是难以理解,不安定的。

从那以后,少女就明白了这件事。

在后来,看到了那个男生的父母在儿子的墓前撕心裂肺的哭喊后。

——人的生命果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失去的话,除了悲伤,什么也无法带来,既然是这样重要的事物,那将之夺走的就是无可饶恕的罪恶,无论有多么富丽堂皇的理由也好。

夺走生命就是夺走生命。

带来悲伤就是带来悲伤。

无论,是多么大义凛然的理由也好。

以及这个。

但是,事到如今还梦到这种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生命的准则——那并不是值得向外人诉说的个人认知,而人的情感是难以理解而不安定的这件事,早在半年前,在车站别离时自己就切身的用那些荒唐的行为证实过了。

这个梦,是预示着什么呢?

——如果莉莉娅娜小姐最后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恋心的话,就向那个少女一样?

黑暗中,少女呆呆的看着蜷缩在柔软的被褥上,像是一只猫咪般熟睡的莉莉娅娜。

魔女那白金色的长发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将那张平静的睡脸微微照亮,在黑夜与光晕的轮廓中,那张小小的,美丽的面容越发的神圣而……充满了令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傻傻的看了好一会儿之后,少女才自嘲似的笑了笑。

如果自己真的因爱生恨,将刀刃指向了莉莉娅娜,哪怕在睡梦中,这位有着神秘而强大力量的魔女小姐,也能轻而易举的把自己制服吧,说不定,自己要是真的说出“爱我或者去死”这种蠢话,她真的会随手一个魔法把自己的灵魂送回大地之下,让自己连怨恨和憎恨都来不及产生,就归于永远的安息。

比起想这种傻事,还是赶快上完厕所回来继续睡吧……

摸了摸有些胀意的小腹,汀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起身披上了厚厚的风衣,把那枚鲸骨的护符戴在了脖子上。

“爱丽丝小姐……麻烦你了……”

“嗯?没关系啦。”

黑暗中,传来了小人偶轻轻的声音。

抱起爱丽丝,汀娜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帐篷。

今天的宿营地就驻扎在温泉的旁边,经过魔女小姐一整天的忙碌,这块光秃秃的碗形岩地已经完全变了样。

在热气腾腾的水面边缘,岩石被抬高了一些,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在圆滑的边缘有着藤蔓似的镂空浮雕,看起来就像是【枫叶小号】中的一些装饰,泛着淡淡的金色。

在这圈岩石外是一个圆环型的水道,和被它包围的中央泉眼不同,这条水道中的泉水与四道更细的水道相连,两条水道涌水而另两条吸水,形成了一个自发流淌的循环。水流不但很急,还刻下了【洁净】的魔法阵,莉莉娅娜告诉汀娜,这是进去泡温泉前,用来清洗身体的。

只有先将身体洗净才能进去泡温泉,不能弄脏了洁净的泉水——莉莉娅娜好几次重复了这样的话。

然后,为了遮挡明天午后——嗯,应该是今天午后就会降下的冬雨,也为了不让雨水混入已经有“非常完美的矿物质均衡比例”的泉水中,魔女小姐提高了温泉的地势,还在温泉的四周竖起了十几根雪白的岩石柱,并用相同材质的岩石就地捏出了一个有着华丽吊顶的屋顶。

在这个奇迹般的建筑完成时,汀娜左看右看,怎么都觉得这像是家里爸妈计划着去光辉之城的游览路线时,那本导游小册子上一座街心凉亭的造型,结果爱丽丝告诉少女,光辉之城超过十分之一的街心花园都多少和莉莉娅娜有关系……

原因则是最近一次光辉之城大规模翻修公共建筑时,正好赶上莉莉娅娜从建筑系毕业,因为喜欢温泉回到学院修习了建筑学的魔女小姐,参与了当时建筑计划中,和泉水有关的所有项目……

而这个的原型,是大陆西南侧著名的文化和艺术之都佛罗伦萨有名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把最大的那个圆拱穹顶等比例缩小就是这个样子,那是莉莉娅娜因为某些原因担任神圣七丘帝国女皇的时候为了解决失业问题弄出来的。

……反正汀娜已经完全放弃了去猜测魔女小姐的年龄了,就算听到爱丽丝有意无意说漏嘴的,莉莉娅娜小姐的过去,也因为震惊过度而毫无内心波动。

甚至都没有把目光过多的放在这精美的建筑上,少女抱着爱丽丝,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这一带都是岩地,上厕所要到一百多米之外的草地上,算是少女很不满意的一点吧。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不建一个厕所呢……”

“一个厕所所要配套的至少也要是一套相对完善的下水道系统呢,习惯了马桶的汀娜小姐应该也无法接受粪缸和尿盆吧?说起来,这在以前还是贵族们的专利呢,爱丽丝还记得就是因为那些贵族们叫嚣着平民不配坐着上厕所,莉莉在推行七丘城下水道翻修时才不得已找人设计了蹲厕并推广。”

“……”

草原上的北风还真是冷啊,赶快上完厕所回去吧……

来到草地上,把爱丽丝放在不远处的一块裸露的岩石上,汀娜用力的用脚在草地上踢出一个小小的土坑——这样的事她已经非常熟悉了,只是小便的话不需要那样细致的处理也可以。

不过,就在汀娜重新站起来,将纸巾和散发着热气的一滩液体用之前踢出的泥土掩盖好的时候。

——嗷呜——!!!!!!

从不远处,突然想起了一声狼嚎。

“?!”

正整理着风衣下摆的少女猛的缩了缩脖子,马上抱起爱丽丝朝着温泉的方向拔腿就跑。

自从在盐沙城外被狼群追过一次后,少女就知道了,狼群在狩猎时是不会轻易嚎叫的,那不但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也会让猎物警觉。

换言之,当狼开始嚎叫的时候,如果不是处于完全安全的情境下,那么,你已经被包围了。

现在莉莉娅娜小姐还在睡觉,爱丽丝小姐没有多少魔力,能不能战斗还是未知数,因为出来上个厕所就被狼群给啃了这种事汀娜是绝——对的敬谢不敏!

被狼群追也不要!完全谢绝!

虽然疑惑着为什么爱丽丝没有提前警示自己,但总之,汀娜三步并作两步的逃进了温泉建筑的穹顶下,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回过头。

草原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在狼的嚎叫之外,还有人的怒吼。

简直就像是狩猎之夜的再现,那火光接二连三的点亮,然后又分成了两股朝着不同的方向涌去,与之相伴的是野兽的嘶吼,马匹的嘶鸣,躺在岩地上的星界独角兽站了起来,兴奋的踏着蹄子。

不过,它现在的兴奋可不是因为魔女小姐特意留给它的一眼高浓度硫磺泉了。

星界的独角兽,可是嗜血的凶兽啊。

血腥与厮杀的味道,伴随着彻骨的夜风飘散,汀娜看到一股灯火的半截突然纷纷掉落,正在朝另一个方向前进的另一股灯火连忙朝那边周转,但在这灯火弯成一道弧线的时候,又从中被截断,一小片干枯的草原因而燃烧,又在转瞬间变成一股烈焰的暴风,将那荧荧的灯火尽数淹没……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汀娜依然可以看到火光中人的影子,与狼的影子,时而有人被跃起的兽影从马上扯下,也时而有狼被长而尖的矛刺穿身体钉在地上,垂死的怒吼。

“是在猎狼呢……”

被汀娜抱在怀里的爱丽丝有些艰难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着。

那是阐述着理所当然事情的平淡语气,和魔女小姐如出一辙。

“说起来,爱丽丝小姐,妖精遇到这种情况时,会帮哪边呢?人类,还是魔物?”

发现自己并不是被狼群追逐,这让少女提起的心又放下了。现在,汀娜已经不会因为这样原始而残酷的厮杀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用着几个月前的自己一定无法想象的淡定语气,汀娜问出了一个在心里藏了好久的疑问。

“绝大多数的人类课本虽然没教,但人类也只是魔物的一种而已,妖精一般不会参与到这样的争斗之中。”

小人偶毫不在意的回答着。

“如果是仇恨问题,就更不会去管了。但如果真的被牵扯进来的话,排除掉作为前提性的立场问题,妖精会帮助没那么令人恶心的一方,可惜的是,这一方往往不是自诩高等的人类,虽然也有特例……但也就是特例而已,一开始帮助人类,但之后被人类的行为恶心到反过来与他们敌对的例子倒是意外的多。”

“是吗……”

“没错哦,但这些事情基本上都被人类大书特书,用来挑动对妖精的排斥和仇恨,结果让妖精们越来越对人类没有好感,形成这样的恶性循环呢,比如说……”

就在汀娜和爱丽丝事不关己的聊天的时间里,狩猎很快来到了尾声。

象征游牧民的灯火开始重新汇聚,退却,而野兽的影子也消失在火光的阴影下,燃烧的草地被扑灭,血腥的味道虽然还没有淡去,但嘈杂已然停息。

“看来是结束了呢……”

汀娜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爱丽丝安抚好兴奋不已的星界独角兽后转过身,在准备走向帐篷的时候,又停住了脚步。

“……糟糕。”

被这么一闹,本来就因为冷风清醒了很多的头脑,睡意更加荡然无存了。

可是漫漫冬夜,还没有破晓的迹象,在这星霜遍布的夜晚,站在凛冽的寒风中,汀娜感觉自己就是个大傻瓜。

“爱丽丝小姐,怎么办……”

已经完全睡不着了啦!

“既然睡不着的话,就去泡泡温泉吧,身体暖和了说不定就可以睡着了呢。”

“呜呜……”

小人偶的声音怎么听都有些压抑不住的幸灾乐祸。

可还能怎么办呢?

少女只好欲哭无泪的朝温泉边走去。

但是,还没有等少女走开多远。

“嗷呜……”

轻轻细细的狼嚎,伴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迅速的靠近。

“?!”

还没完了?

这样的想法刚从少女脑海里闪过的时候,汀娜就已经猛的转身,朝还没有重新躺下的星界独角兽的身边一跳。

相对于还要跑一段路才能到达的帐篷,在莉莉娅娜小姐熟睡,爱丽丝没有充足魔力供应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这只随便一蹄子就能把体型差不多的草原鹿踹飞好几米的梦幻种显然更能给予切实的保护,但就在汀娜转过脸想要看看是什么狼居然这么胆大包天跑到这里来的时候。

“嗷呜……”

跑到她面前的,却是一群毛茸茸的小毛球……

不对。

是七八只幼小的草原狼。

星界独角兽打了个响鼻之后,这群灰色和棕色的毛球们就猛的停住了脚步,慢慢的后退了一些,跑在最前面的那只,对着少女和少女怀里的小人偶嗷呜嗷呜的叫着。

——那双火红的眼睛,在黑夜里烁烁发光。

对狼这种生物的恐惧和厌恶感让汀娜本能的后退,然而,和这样的身体本能相反,从这条小狼的叫声中,少女居然感觉到了一丝……亲昵?

“……呐、爱丽丝小姐,该不会……”

一段时间以前——明明并不是多么久远,却仿佛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发生的事,重新浮现在了少女的记忆之中。

那片曼珠沙华的花海,不断连锁的仇恨循环。

“是那时的小狼吗……”

少女有些不敢确定。

“阿拉啦……是的哦,就是被莉莉放在石罐里煮了一个晚上的那只小狼呢,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

但爱丽丝给予了她肯定的回复。

小人偶也惊讶的样子。仿佛是可以听懂她的话,眼睛红红的小狼抖了抖脖子上厚厚的鬃毛,甩出一片火星。

“这可真是……巧合呢……我们已经偏北偏了这么远吗?”

“这些孩子就是被狩猎的那个族群吗……”

意料之外的重逢非常值得开心,但不管怎么说,在冷风里站着说话也未免太蠢了。

于是,汀娜抱着爱丽丝,点亮了莉莉娅娜设置在这个温泉建筑里的照明魔法,脱下了厚厚的风衣和羊绒的棉衣,泡进了清洗身体的水道中。

在爱丽丝的教导下,原本对明亮的灯光有些畏惧的幼狼们,也有样学样的嗷呜叫着跳进了水道。

“嗷呜——”

“嗷呜!嗷呜嗷呜——”

这条半米的水道对它们来说有点太深了,水流也显得有些太急,这些毛茸茸的小狼哗啦一声钻进来后纷纷被水流咕噜咕噜的冲走,从水道的这一头到另一头,转了个大大的圈,纷纷扑通扑通的撞到汀娜的身上,小爪子划动着,都找不着北了。

“哎呀诶呀……”

虽然对狼这种生物有着切实的心理阴影,但是,这些连柔顺的皮毛都湿嗒嗒的黏在身上的小落水狼们可实在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威慑力,不如说,还显得别样的可爱。

汀娜伸手抓住水道的两侧,她的手臂成了这些小家伙的救命稻草,被湍急的水流冲的晕头晕脑的幼狼们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扒在少女的手臂上,它们的身体又挡住了它们身后的其他同类,一下子,水面上就多出了一堆湿漉漉的小狼。

 “嗷呜……”

只有那只被莉莉娅娜用药浴治疗过的焰鬃幼狼站在有着花雕的水道旁,犹犹豫豫。

等到爱丽丝又朝着它说,不洗干净的话不可以到中央的池子里去泡之后,才特别小心翼翼的蹭着同伴们的身体,泡进了暖暖的水中。

那张毛茸茸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微妙了……

但很快,这些幼小的野兽们就臣服于温泉带来的舒适,在被汀娜一只一只捞起来,被冷风一吹而嗷呜嗷呜叫着飞快的钻进中间的温泉中后,都惬意的摇起了尾巴。

通过爱丽丝的翻译,从它们的嗷呜声中,汀娜也慢慢知道了草原上,猎狼的始末。

就在这只小狼的族群,袭击那个花海中猎人的部族却没能将之全灭后,它们就成了草原上游牧民围猎的对象。

在好几个部族的围剿下,就算是再强大的族群也会应接不暇,数量锐减,加上冬天已经到来,食物的短缺让狼群陷入了严峻的局面。

于是,它们打算来这里,也就是那片游牧民所说的恶魔之地暂避风头,借住这里偶尔会喷出地面的热水度过冬季。

“恶魔之地……吗……”

想到莉莉娅娜驱散前这里浓郁的硫磺气息,汀娜了然的点了点头。

现在她已经知道,在这个荒蛮的草原上,【恶魔】并不一定指的就是真的恶魔,未开化的游牧民们将一切不理解的事物都会冠以恶魔或神之名,显而易见的,他们可未必知道什么叫硫磺,就像马孔多的居民一样,不明白什么叫沼气,还将那股臭鸡蛋的味道,称为“家的气息”。

“嗷呜……”

会在这里重逢,让那只小狼也很意外,在水面上让四支小短腿不断划动的它似乎以为汀娜和爱丽丝就是这里的主人,嗷呜嗷呜的问着,希望她们可以让它的族群停留在这里。

“唔……是可以啦,莉莉娅娜小姐应该也会答应的,只要……”

想了想,少女点了点头。

“不弄脏泉水的话。”

在对话中,一些成年的大狼也陆陆续续的从夜影中钻了出来,它们看着在温泉里和一个人类嗷呜嗷呜叫的幼狼们,凶狠的面容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妖精对魔物们的亲和力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

在爱丽丝从自己的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些治疗药剂,让汀娜拿着为受伤的狼治好了伤口后,这些凶恶魔物的表情就变得友善,纷纷在水道里洗去了皮毛上的脏污与血迹,和幼狼们一起泡进了温泉里。

一下子,温泉和旁边的水道,就被灰色和棕色的毛皮覆盖了。

无论是妖精还是魔女,都是和【自然】亲近的种族,汀娜相信莉莉娅娜不会拒绝这这狼群的请求,哪怕它们之前袭击过一个部族,杀死了许多的人……

“……”

就算知道这个,看着泉水里,因为知道可以停留下来过冬后,纷纷游过来蹭自己的狼群,也只会产生一种不现实的感觉。

也许它们的肚子里,还有人的残骸。

即使如此,它们的友善,也是货真价实的。

谁对它们好,它们也就对谁报以善意,在它们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心机算计,没有麻烦的信仰,伦理,道德,这就是简单的野兽逻辑。

“虽然人类把这种行为叫做‘有奶就是娘’呢。”

“啊哈哈……不过,游牧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是呢,说不定明天一早他们就会过来……嘛,那个时候,让莉莉来对付他们好了,莉莉喜欢的东西很少,讨厌的东西倒是特别多,特别是不听人话的家伙呢。如果说不听,莉莉一定会揍到他们听为止。”

“也是呢,就交给莉莉娅娜小姐好了……”

……那样真的好吗?

虽然也有这样的担忧,因为莉莉娅娜小姐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保护这些狼群。

但是,被小小的嗷呜声围绕着,随手抓过一只比较安静的灰色小狼抱在怀里的汀娜也有些困了,看着想要伸出舌头舔她的脸但不小心舔到一口泉水露出苦兮兮表情的幼狼,少女笑着,慢慢的睡去。

盐沙城外,在丘陵中想要将自己撕碎的阴影,仿佛也在温暖的温暖下,渐渐的化开了。

 

……

 

再一次被吵醒,是因为耳边连绵不绝的狼嚎。

“……唔……怎么了……”

睁开眼,天边才泛起浅浅的鱼肚白,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温泉的正中央,被好些狼围绕着。

大概是因为在温泉里睡着的缘故,身体热乎乎的,脖子上的鲸骨护符发着微弱的光,没有泡到神志不清,说不定也有这个的功劳……

站起身,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钉在极光壁障上的数十只箭矢。

而距离温泉一段距离的地方,穿着兽皮的游牧民们,正大呼小叫的喊着什么。

都是男人。

“……”

“……”

“……”

场面陷入了一时的寂静。

睡意荡然无存。

首先,第一反应当然是随手抱起一只小狼把露在水面上的胸部挡住。

“发、发生了什么事呀——!!!”

接着,少女发出了尖叫。

这破音的尖啸让那边的游牧民和少女身边的狼群一起骚动了起来,更多的箭矢纷纷飞了过来,但是极光般的防壁依然岿然不动,在这些喧闹中,小人偶有些虚弱的声音,直接在汀娜的脑海中响起。

……汀娜小姐,看来是醒了呢……

“爱、爱丽丝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啊!”

……嘛,大概是爱丽丝,汀娜小姐的【一早】和游牧民的【一早】不是同一个时间呢,这些猎人在天空刚刚泛白时就摸过来了,看到星界独角兽和这些建筑的时候可把它们吓得不轻,都以为是神灵降下神迹了……但是,一看到狼群,他们二话不说就发起了攻击……安抚下这些狼可花了爱丽丝不少的精力呢……

温泉旁,狼群的规模比起汀娜睡着前,又扩大了很多,这些狼正趴在岩地上,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些因为口音太重听起来就像在哇哇叫的游牧民们。

……这个结界把爱丽丝的魔力用的差不多了呢,不过没关系,不要在意他们,等莉莉醒了之后,再处理吧,继续睡也没关系的……

“不,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睡得着啊……而且莉莉娅娜小姐,还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大概,再两小时吧……

“……”

也许是一醒来就受到了过大的惊吓,汀娜感觉自己的头脑完全处于应激状态,前所未有的的冷静和清晰,在听到“两小时”这个时间尺度的时候,汀娜只觉得脑子一蒙。

就算已经习惯了被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看着上厕所,那也不意味着少女根深蒂固的羞耻心在这样的旅行中被消磨殆尽了,真神在上,被一群披着兽皮的精壮汉子围观着泡两小时的温泉?

光是想想,汀娜几乎就要昏过去。

——不行。

——绝对绝对不行!!!

被羞耻心刺激的头脑飞速的运转起来,现在不能指望早上不过9时绝对起不来的莉莉娅娜,但是必须马上、立刻、即刻解决这个事态!

——要怎么办才好?怎样才能高效又切实的把这些野蛮粗俗无知愚蠢的游牧民给赶出去——

因为游牧民们目不转睛的注视而对整个游牧民群体好感度疯狂下跌的少女,感觉时间都变慢了,一路上的见闻,疯狂的在脑海中闪过,最后,在少女咒骂着这些人无知而愚蠢的时候……

旅途中遇到的,相对而言比较开化的部族在她的脑海中闪过。

随后,定格。

“……爱丽丝小姐,你,能让这些蠢货理解我的话吗?”

微微的颤抖着,少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露出的,仿佛是在看什么垃圾的微笑。

……用现在的魔力……是可以没错……汀娜小姐,想做什么?

“总之……拜托了……”

……诶?诶?爱丽丝知道了……

把少有的陷入混乱的小人偶置之不理,汀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们这些……愚昧而粗俗的家伙——!!!

……之后发生的事,被少女当做人生最大的黑历史,深深的埋藏在了记忆的最深处。

 

……………………………………………………………………………………………

 

许久之后的故事:

 

    某一日,两位少女造访了此地。

    因为草原中用灰白岩石砌成的城市,银发的女孩眨着红宝石般的瞳孔,发出了惊呼。

    ——在草原这么深的地方,居然真的有城市啊……而且建造的好精美,这种风格是……阿兹特克那边的……

    ——妾身记得,埃尔隆大草原因为独特的文明生态,应该是很难产生统一的国家体制才对,但是……

    黑发的少女凝视着阶梯式神殿的两侧,的建筑,在她身边的路牌上,用通用语写着建筑的名称。

【国会】

【元首府】

——帝制议会国吗……还真是奇妙,一般来说,以这里的地缘文明,能产生像兽人领萨奥德金那样的氏族联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才对……

——而且,还有新的信仰诞生了呢,果然很让人好奇……

她们向路过这边的,穿着用兽皮精心剪裁的衣服的住民询问起城市的历史,那位妇女用虔诚的,像是将什么抱在胸前的奇妙姿势,向她们说起了这座依托一眼神圣温泉而建的城市的传说。

在数年以前,这里还是被冠以恶魔之名的不毛之地,直到某一日,为了猎杀一群恶狼,游牧民的勇士们闯进了这里,却发现那宛如恶魔吐息的迷雾已经退散,不毛的岩地上涌出了圣洁的泉水,建起了庄严而美丽的圣殿。

当猎手们闯进那里时,一位金发蓝眼的少女正和被他们狩猎的狼群共浴,误以为是少女遭遇袭击的猎手们朝狼群射出了箭,却被七彩的虹光所阻拦。

原来那个少女就是圣泉的女神,利利亚拉的侍女,她大声的斥责了猎手们的愚昧与粗蛮,说即使是野兽在这神圣的泉水旁也不会露出獠牙,因为侍女遭到了冒犯,女神也为止愤怒,使用神力喷洒了灼热的惩戒之泉,从此禁止男人再踏入这里一步,并且留下了独角的圣兽看护。

但是,虽然被狠狠的责罚但也正因为女神洒下的泉水,让这些勇敢的猎人们开悟了,他们,他们开始深深的感觉到了过去生活的野蛮和粗俗,决心以智慧的泉水女神为信仰,学习,进步并改变,他们四处去说服了其他的部族,聚集到这里,从草原外的世界学习文明与知识,最后,以离开的泉水女神的名字建立起了这座城市,。

这是这片草原上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传说,住民眉飞色舞的说完,似乎才想起了自己有什么事要去做,急匆匆的离开了。

——所以一进内城,就几乎看不到男人……

——还真是有趣的传说呢。

银发的女孩兴致勃勃的看向了那个金字塔式的神殿,拉着黑发少女的手,踏上了岩石的阶梯。

被兴致勃勃的小主人拉着,黑发的少女有些困惑。

——您觉得,这个草原国度的诞生,真的是源于这个神话吗?

——那也说不定哦?神话是事实的夸大嘛,也许,所谓的禁止男人再踏进一步,只是正在沐浴的女性要那些男性的猎人赶快离开……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说的也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