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马孔多后,朝着日落的方向旅行。

“……好无聊啊……”

追逐着草原天空上飞舞的灰鹰,少女喃喃自语。

时间是最冷漠的水流,平等而毫无慈悲的洗刷着一切想要铭记的过往。

一天,两天,第三天……枯草依旧,冰冷的冬雨每次落下都带走更多的温度,而在魔女小姐的魔法中,仍然温暖得像是深秋最后的残阳还未褪去,。

星界独角兽依然惬意鸣叫。

然而火盆中流泪的幼小颅骨也好,冲天的蓝焰与银光也罢,都已经被抛诸脑后。

这或许也是旅者的宿命吧,踏过不计其数的土地,见过难以计数的人群,到最后,能留在脑海中的事与人,却寥寥无几。

到目前为止,自己所期待的,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旅行,只是让自己快速数数的能力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而已。

至少现在,汀娜满脑子里只想着自己已经数到魔女小姐第三千六百二十一根头发,还是第三千六百二十二了。

“汀娜小姐,等离开草原后,买一副魔法牌随身携带吧,至少好过无聊到数莉莉的头发……”

连在独角兽头顶,背靠着那只晶莹的独角晒太阳的爱丽丝有些看不下去了。

可是,小人偶也没法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提议。

尽管在汀娜极其无聊时,爱丽丝也向少女分享过来自大自然的声音,但是,初冬的草原,就如字面意义上那样,一片萧瑟与衰落,即使再多的诗人作家讴歌这丰收之后的季节蕴含着下一个春日的无限生机,枯黄的秋草与渐隐的虫鸣也仅仅是向能够听到它们叹息的人们倾诉对生的不舍。

对妖精的爱丽丝而言,这就是最为低沉而萧瑟的乐章。

在无可避免的死亡面前,每一株草叶、每一只小虫所奏响的,她向汀娜形容那宛如低音提琴与钢琴的共奏,但是,作为人类的汀娜却难以承受那样多的【死】,才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难以承受的哭泣了起来。

“诶?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会玩魔法牌吗?”

“有点失礼哦,汀娜小姐,魔法牌不仅仅是大陆最受欢迎的卡牌游戏、特别是原始规则的魔法牌是每一个学院派魔法师的必修课哦?和大家广泛用做娱乐的简化版是完全不同的。”

“我是有听说过啦……似乎是说,那些魔法牌每一张都被附上了魔法,打出来的时候就像是真的使用了魔法一样……”

“不是卡牌上的区别啦……嗯,不过,原始制式的魔法牌现在也是珍稀的东西,等弄到手以后,再详细的和汀娜小姐说吧。”

“是吗……”

在被无言与沉默占据的旅途中,就连这样的闲聊,也是弥足珍贵的消遣。

偶尔是爱丽丝,偶尔是莉莉娅娜,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汀娜主动提及。

但这样的对话,往往都以汀娜找不到继续下去的话题而告终

“——!”

在这个时候,正悠闲奔驰着的星界独角兽,突然向前一跃,用一个灵巧的转身,用力的踩踏着大地。

骤然的静滞,如同呼啸的长风顷刻止息,但被这只梦幻种巧妙卸掉的惯性并没有从骑乘在它背上的乘客们身上消失。

“呜哇!”

“诶唔!”

小人偶立刻就被甩飞了出去,汀娜则觉得是这股平稳吹拂的风变成了杂乱无章的风暴,原本坚实而平稳的独角兽的背脊一下子就变成了与安定无缘的风暴中的扁舟,哪怕她在感觉到不对的时候立刻抱住了怀里的魔女小姐,也一下子就被甩了下来——连带本来稳稳当当的莉莉娅娜一起。

甚至连莉莉娅娜都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上就亮闪过了虹色魔力光,从少女的怀里消失,转眼间出现在五米之外的草地上,【魔力护盾】、【法师护甲】、【心灵防护结界】、【诅咒防御场】……一连串的魔法闪烁着虹彩的光芒又隐没。

——连【法术序列】都被触发了。

“疼疼疼……”

虽然没有莉莉娅娜那么夸张,但是喊着疼的汀娜也没有受伤。厚厚的草地成了最好的缓冲带,身上厚厚的毛衣也提供了充分的保护,在草地上滚动了两圈后就爬了起来。

然后看到了被厚厚草叶下距离自己后脑勺只有半个手掌距离的,嵌在泥土中的黄褐色岩石。

 “……汀娜小姐,没事吗?”

“没事,姑且……嗯,姑且……突然间怎么了啊……”

听着走近过来平静询问的莉莉娅娜的声音,汀娜你因为无聊的倦怠感,一瞬间就被满额头的冷汗洗的一干二净了。

她心有余悸的站起来,看向把身上的魔法撤去,正在往书页上放着各种施法素材将这次意外使用掉的【法术序列】逐一补齐的莉莉娅娜,点了点头。

接着,那双黑色的眼睛看向了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住,重新飘到星界独角兽旁边的爱丽丝。

小人偶正安抚着似乎有些躁动的星界独角兽,那美丽的梦幻种正有些焦躁不安的跃动着。

“它似乎是闻到了什么呢。”

小人偶也有些困惑。

应该说,是激动吧。

这只来自星界的独角兽正不断的发出清越的鸣叫,看向草原的北方。

寒冷的风正从那里吹来,离开了施加在独角兽身上的恒温魔法,湿冷的寒风让少女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闻到了什么?”

少女深深的呼吸。

除了寒冷,风中没有任何气味。

“这孩子说是散发着蓝色光芒星辰的余烬,剧烈燃烧后的味道……”

 “那应该是什么味道呢……”

抚摸着那璀璨的皮毛,好一会儿,爱丽丝才不确定的说,听到这个,连莉莉娅娜也困惑的歪了歪头。

“……魔物的嗅觉远比由魔物进化来的人类优秀,作为梦幻种更加……但是来自星界的梦幻种和我们的世界观不太一样,具体到【气味】【感觉】的话,就算直接联系心灵,也不一定可以顺畅的沟通。说不定要亲眼看到才能理解那是什么。”

这就像是全大陆最好的画师也不一定认得出孩子的涂鸦一样。

“要去看看吗?”

“……汀娜小姐觉得呢?”

“……反正也很无聊……”

于是,原本就没有确定路线的旅途,再一次变向。

随着越发向西方行进,在草原上逐渐可以看得到大片的岩石伫立在草浪之上。

根据莉莉娅娜所说,由于降水量的梯级减少,埃尔隆大草原越向西侧草丛的高度与密度就随之降低,在草原西北方的尽头,最为干旱的区域甚至还会出现荒芜的戈壁。

就像现在所看到的。

越是任由独角兽载着少女们朝草原的北方驰骋,草原上可以看见的零散岩石就越发的密集,随着岩石密度的增加,星界独角兽的鸣叫也越发的雀跃。

“真的很兴奋呢……”

只不过,汀娜依然没能闻出这附近有什么【散发着蓝色光芒星辰的余烬,剧烈燃烧后的味道】,连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也是,完全不明白它究竟因何如此兴奋。

一直到视线的那一端,看到了草原上弥漫的迷蒙雾气。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如此——”

魔女小姐和小人偶不约而同的抽了抽鼻子,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所谓的散发着蓝色光芒星辰的余烬,剧烈燃烧后的味道……指的原来是这个啊。”

“……的确硫燃烧时的焰色是亮蓝呢……”

看着她们一头雾水的汀娜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什么也……”

但是,还是什么味道都没有闻到。

少女看着恍然大悟的魔女和人偶,感觉就像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

这让少女对自己稍微有些气恼。

不过,就在汀娜还没来得及将“没有闻到”这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

闷雷般的轰鸣在草原上响起。

在那片有着朦胧水雾的方向,好几道雪白的水柱在轰鸣中升起,转瞬之间冲入高天,缭绕的雾气与四散的水珠被草原上的风吹拂着,在远方的苍穹下拉扯成一支转瞬即逝的雪白羽翼。

“……”

“虽然没有闻到,但是,应该是知道那会是什么味道了吧?汀娜小姐”

“啊,啊啊……”

没错,已经知道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之后。

站在完全被岩石覆盖的地面上,汀娜头昏眼花的捂住了鼻子。

这里,应该称之为平原上的山谷,还是什么呢?大地从这里向下微微凹陷,就像是,泥土被岩石所取代,到处都分布着大小不一的裂痕。

到了这里,已经完全不用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解释了,只要一张嘴,那浓郁过头的,混杂着硫磺和臭鸡蛋气味——也就是那所谓的散发蓝色光芒星辰的余烬,剧烈燃烧后的味道——就像是要变成实质的气流或是液体一般从鼻子和嘴里溢进去一样,几乎要令人窒息。

好在,察觉到少女脸色有些不对的魔女小姐就立刻用魔法驱散了她身边的气味,否则,汀娜觉得自己真的会昏过去。

“在草原中,居然会有这种地方……”

之前在草原上看到的间歇泉全部洒落在了这里,将岩石打湿成深色,水雾早就散去,仅有从弥漫的浓郁硫磺味,在冬日的寒风中也不曾散去,甚至,还为这吹拂的寒冷增添了一份暖意。

“莉莉娅娜小姐,这是……天然温泉吗?”

暂时无视掉在这浓郁的硫磺气味里兴奋异常的星界独角兽,被魔法的结界笼罩着,喘了好几口气总算从头昏眼花中缓过神来的少女四处张望着。

可是除了一些小的裂缝与凹陷中还有着一些已经完全冷却后的清澈泉水之外,少女并没有看到直接涌出地面的泉水。

“间歇泉和温泉的区别还是蛮大的呢……不过,大概汀娜小姐印象中的温泉,明天就可以看到了哦?”

“诶?”

“因为莉莉很喜欢温泉嘛,既然难得遇到了天然的地泉……”

小人偶飘到魔女小姐的右肩上,说着让汀娜摸不着头脑的话。

“……可不能什么也不做呢,汀娜小姐,我们在这里待两天吧。”

连莉莉娅娜也说着这样的话。

“是可以啦……所以说,莉莉娅娜小姐,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建一个温泉。”

“……哈??”

即使已经对魔女小姐所做的各种非常识的事情感到一些麻木了,在听到莉莉娅娜一脸淡然的说出这句话后。

汀娜还是呆住了。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呢。”

——莉莉娅娜喜欢温泉。

这还是第一次,少女从小人偶的嘴中知道魔女小姐明确的喜好。

爱丽丝用纤细的手指卷动着垂落在脸颊的发丝,陷入了回忆。

那是在遥远的北方,天际的雪原之中。那里的冬天远比这里更加寒冷,一旦进入冬季,除了晴天,就是肆意飞扬的雪花占据天空与大地,将一切笼罩。

虽然是不老不死的魔女,但也是会遇难的,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可怕严寒中,跋涉在淹没腰际的积雪里绝对不是令人愉快的体验,特别是,在迷失了方向的时候。

就在那个时候,为了躲避暴风雪而进入的雪山山谷中,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发现了一眼雪原的温泉。

温暖的泉水安抚了疲累的心灵,给几乎要冻到坏死的身体带来了暖意。

噩梦般的暴风雪持续了整整一周,她们也在山谷中滞留了一周,这段时间,让魔女小姐彻底喜欢上了这从大地深处喷涌的温暖泉水。

只不过,喜欢的方式,似乎和汀娜所理解的不太一样。

一般人如果非常喜欢温泉的话,会怎么做呢?

汀娜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常识思考着。

大概,也就是在旅行中挑有配套温泉的旅馆,或者去有名的温泉乡旅行这种程度吧。

但是——

“……硫磺泉,泉眼比较深而分散,地质构造有些复杂……呢。”

翻动着书本的莉莉娅娜喃喃自语着,说着汀娜听得懂,却完全不了解含义的词。

虹色的魔力光在魔女的身边闪耀着,在她的面前勾勒出由不同颜色的线条组成的图案,莉莉娅娜看着这个,然后。

“……就弄一眼大泉好了。”

若有所思的把书页翻到了另一张,开始咏唱。

魔法的圆阵覆盖了魔女眼前的岩石,在那繁杂的魔法阵闪烁起光芒的刹那。

“【露露缇雅天坑术】”

随着莉莉娅娜伸出的手向下一压,一个坑洞,就那样出现在了眼前的岩地上。

这是一个碗形的坑洞,大约有三米深,就像是被无形的利刃切削而出,坑壁非常光滑,在最低端,还有数个蜂巢一样的,更深的小洞。

在坑洞成型的几分钟后,几股雪白的水柱从那之中喷薄而出,让朦胧的水雾在附近弥漫。

来到这里之前所看到的那样粗大,也没有那只雪白羽翼那样升至高天,更重要的是,这几道彼此相邻的水柱并没有一下子就停止,在魔女小姐不甚满意的目光下,它们持续不断的喷涌着,将碗状的坑洞慢慢填满。

但魔女小姐似乎并不是特别满意,她蹲了下来,让书本漂浮在自己的身边,将双手按在了还湿漉漉的岩石上,开始了另一次的咏唱。

这是格外漫长的一次咏唱。

在魔女小姐的脚下,同心的圆环一圈一圈的浮现,从那虹彩的魔法圆阵之中,数以百计的光路沿着岩石的纹理蔓延开来,这些美丽的虹光不断的延伸,直至将这个直径近十米的大坑给包围了起来。

也不知道莉莉娅娜究竟做了什么,但那几根水柱的高度的确是在慢慢的降低,它们喷涌的水流也完全落入了坑洞中,慢慢的积蓄起来,不一会儿。

“真的做出来了……”

再一次,少女深深的体会到了,自己的常识和莉莉娅娜的常识完全不是一种东西。

一汪弥漫着温暖水汽,除了深度似乎有点太深之外从哪个角度看都很符合少女心目中温泉形象的水池就这样荒唐的出现在了汀娜的眼前,而几分钟前,这里还只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岩地。

“这还只是第一步呢,汀娜小姐,现在这眼温泉可不能进去泡哦,温度太高了,而且多余的杂质也冒了出来,接下来就是要处理这些,所以莉莉才预留了这么多的深度,这些都是要用石沙铺起来,对泉水进行过滤的哦。”

“过滤?可是,这附近没有那种细碎的石子和细沙吧……?”

“马上就会有了哦。”

哗啦——

在汀娜惊讶的目光和小人偶神秘的微笑都还没有消失的时候,新的魔法出现在了温泉的上空。

洁白的石子从那个魔法阵中稀里哗啦的倾倒出来,在水面上溅起无数的水花,紧接着,魔法阵消散,另一个魔法阵在相同的位置成型,把一些水蓝色的细沙从空无一物的半空中倾倒了下来,接着,又是那些雪白的石子……

白色的是来自土元素位面崇山的麦粒石,这种细小致密的石子堆在一起就是天然的过滤层。

而蓝色的细沙是水元素位面静港的某处采来的,这种在静港随处可见的海沙本身就具有净化的能力,作为另一层过滤,也可以改善水质。

莉莉娅娜用魔法从元素位面呼唤来石沙,小人偶用魔法将它们在温泉的底部铺平,一边还向汀娜解释着。

“最重要的是,这两种材料的导热性相对比较低,多铺上几层,可以有效的把滚烫的泉水降低到人类也可以接受的温度,一层层的过滤也能防止泉水把地下杂质给带出来,把那难闻的味道变淡,嗯,等一会水温降下来后,差不多就可以进去泡了呢,最后的工序是……”

“……进一步改善水质,温泉的舒适度和水中矿物质的比例是有关系的,而且,还要把其他泉眼导流到这里,形成循环……这就是比较复杂和细致的工序了。”

漆黑的双瞳早已经变成了炽烈的白,稍微喘了口气的魔女小姐说着“休息一下好了。”但马上又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几根试管,用魔法从温泉的水面和水中舀起了不同的水样。

那张脸上已经完全是在城堡的实验室里做魔法实验时,不容打扰的神情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些微的……狂热?

“莉莉娅娜小姐,是真的很喜欢温泉啊……”

“对于不老不死的存在,总要有些特别的事物让他们激动和兴奋才行嘛。”

爱丽丝伸了个小小的懒腰,安静的从莉莉娅娜的肩膀上离开了,连和汀娜的对话,声也变得细小。

“那一次之后,莉莉重新回到了光辉学院进修了工程系建筑科、和地质系的课程,特别学习和研究了温泉的建设哦,距离光辉之城不远的亚楠小镇,那个很有名的索菲亚旅店的泥浆温泉就是莉莉的毕业作品,莉莉对温泉最痴迷的一百年时间,可是辗转大陆好多地方,建起了三十多个现在也很有名的温泉乡呢。”

魔女的研究时间,可是不能打扰的呢。

“是吗……”

汀娜抿了抿嘴唇。

等到目睹了大草原上莉莉娅娜就这样创造出一眼温泉而感到的荒唐感觉褪去之后,因为知道了这个女孩不为自己所知的一面,少女有些开心。

但是……

却也有些,连少女自己也不太明白的情绪混杂在里面。

“……呐,爱丽丝小姐。”

看着魔女小姐心无旁骛的样子,伸手把小人偶从左肩上抱到怀里,汀娜小声的,自言自语。

“嗯?爱丽丝在哦。”

“有些事……我想要问一问爱丽丝小姐……”

小人偶抬起头,看着少女那被还没彻底散去的水雾朦胧的双眼,抖了抖尖尖的耳朵。

“可以哦,有什么想问的呢?”

“……”

少女沉默了一会,转身离开了温泉旁。

所以,她没能看到

在自己转身的时候,正专心在地面上用魔力光写着什么的莉莉娅娜,微微的转过了视线。

 

……

 

稍微离开了一段距离,在爱丽丝说,“这里已经不会被莉莉听到了”之后,少女停住了脚步。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莉莉娅娜小姐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投入的样子呢……”

“是吧,能让莉莉那样用心的东西其实不多哦?”

少女回忆起在盐沙城时她所熟悉的莉莉娅娜。

现在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莉莉娅娜,和那个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不同,无论是那种神秘的感觉,从来不曾兴起波澜的表情,淡漠……对,现在汀娜可以肯定的用这个词来形容莉莉娅娜的性格了。

而这趟旅行到现在为止,也并没有让少女对这位依然神秘的魔女小姐有更多的了解。

不,的确是知道了一些事啦,比如莉莉娅娜小姐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也会有她所无法处理的事情,面对未知的事物她会抱持着谨慎的态度。

比如她非常喜欢温泉以至于愿意为此停留下来……

可这些,并没有让少女更加的了解她。

踏上旅途时所想要知晓的问题,也始终还没有答案。

“那么,汀娜小姐,避开莉莉,想问爱丽丝的是什么呢?”

小人偶在少女的怀里转过身,趴在了她的身前,两条纤细的手臂环过了汀娜的脖子。

“是呐,想要问什么呢……”

被那翡翠色的瞳孔注视着,少女沉默了。

“莉莉娅娜小姐除了温泉,还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嗯?果然是书吧,对于莉莉来说,【喜欢】是一种很理性的判断,这么长时间以来,爱丽丝听到莉莉说过的【喜欢】,就只有书本和温泉哦?”

“理性的判断……吗?”

“是哦,汀娜小姐,一般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很大一部分的关系,其实是感性吧,没有什么理由的,喜欢就是喜欢,就像是汀娜小姐……如果爱丽丝问汀娜小姐为什么喜欢莉莉,汀娜小姐也说不上来吧?”

翡翠的双眸眨了眨,小人偶没有多加考虑就回答了。

 “……”

点头、点头。

自己那点小心思被这位小小的妖精一眼看穿并不是多么出乎意料的事,汀娜早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

而且,心里那种难以言说的空虚的距离感,也让汀娜根本无暇去羞涩,她现在想知道的是,现在的她,在看到了面对喜欢的事物,莉莉娅娜所露出的表情之后所想要知晓的是——

“……莉莉娅娜小姐,是怎么看我的呢?”

“嗯……”

这下,小人偶皱起了眉,小小的脑袋歪着,仔细的端详着汀娜的脸。

“汀娜小姐,还记得爱丽丝和莉莉在半年多以前邀请汀娜小姐一起旅行的旅游吗?”

“那是……”

当然还记得。

不如说,大概一辈子也不能忘记吧。

——汀娜小姐并不是非常特别的人,很普通,但这普通之中,又有些和他人不同的要素,我也觉得,如果是汀娜小姐的话,说不定,可以一起去旅行。

“就是那样吧,对于莉莉来说,现在的汀娜小姐,和那时相比也并没有改变,无论是汀娜小姐自身,还是汀娜小姐与莉莉与爱丽丝的关系——一个普通,而有着奇妙要素的旅伴。”

“旅伴……结果,也只是这样而已吗……”

挫败感。

少女绞着手指,只是一句话而已,失落满溢而出。

离开家乡,踏上旅途,即使这样,所换得的结果,也仅此而已……吗?

“是汀娜小姐太急躁了啦,虽然爱丽丝也理解汀娜小姐的心情呢,但是,果然还是太急躁了。”

松开少女脖颈,飘到汀娜面前的爱丽丝伸出手,阻止了少女那自暴自弃的苦涩自白。

“人类的情感公式对莉莉不通用,汀娜小姐以为,莉莉已经见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拜倒在莉莉的石榴裙下誓死追随,在莉莉和爱丽丝的漫长的旅途中,能一起短暂旅行的人,也并不是没有哦,汀娜小姐虽然是时间比较长的一位,但是,时间更长的也不是没有呢。”

抚摸着少女金色的发丝,小人偶的表情很温柔,。

但吐露的话语却丝毫也不温柔。

“如果用吟游诗人最喜欢的比喻的话,莉莉可是世界之喉的顶端,最难以触碰的高岭之花哦,就算算上盐沙城时的时光,汀娜小姐和莉莉相处的时间也才刚刚过半年哦?,在莉莉经历过的时间,即将经历的时间里微不足道的一隅而已,只是这种程度的时间就想要得到回应,是不是太想当然了呢?”

“……那么,果然是因为我付出的还不够吗……”

“不对、不对哦。”

爱丽丝用力的摇着头,试图让眼前的女孩把她对爱情的认知,从【人类】的身上移开。

如果抱着那种想法,那她们的旅行,大概在不久之后就会迎来终结。

普通人的爱情观对莉莉娅娜毫无意义,不老不死的魔女的感情对于平凡之人又太过沉重。

不平等的恋心,最终是不会有令人幸福的结果的。

如同飞蛾扑火。

时间尺度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对于任何不老不死的种族而言,爱情都是需要谨慎去考虑的,至少,汀娜小姐,你要让莉莉觉得,与你在一起所能得到的幸福,能超越几十年,一百年后失去你的,直至永远的哀伤,而这……汀娜小姐,仅仅是付出是没用的,因为你就算付出一生,莉莉将要度过的,也是十倍于你一生的时光。”

爱丽丝严肃的注视着陷入纠结的少女。

“……”

而少女仅能沉默以对。

因为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件事——一个永生者和非永生者,在无法永生的一方走到生命的尽头后,依然会生存下去的那一方要如何去面对之后的时光。

考虑到这方面的话,不会轻易的作出任何回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光是想一想如果自己在莉莉娅娜,爱丽丝死去后还要度过无尽的时光,汀娜就几乎要窒息。

“……我要怎么做呢?”

“是呢,汀娜小姐要怎么做……那是汀娜小姐自己才能决定的事。”

“……我不知道……”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爱丽丝也不知道呢,不过,如果实在感觉到迷茫的话,去问问莉莉怎么样?”

小人偶用一副事不关己的笑容怂恿着。

“……这种事,去问本人没关系吗?”

“汀娜小姐,莉莉可不是没有被追求过的纯情女孩哦?在以前告别的时候莉莉不也是说过吗?”

“说起来,的确是这么说过呢……”

【……可不要以为,我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孩啊】

回忆着那时魔女小姐毫无留恋离去的身影,犹豫了很久很久。

最后,少女转过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