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少女正无所事事的数着魔女白金色的长发。

天空逐渐变得澄澈而高远,细碎稀薄的浮云连阴影也无法在草浪上投下,大地在视野之中无边无际的蔓延着。

“——!”

从星界而来的独角兽仿佛很享受这样无拘无束的奔跑,它发出清越的鸣叫,马蹄与泥土碰撞,劈开翻滚的枯黄草浪,沙拉、嗒嗒,沙拉、嗒嗒。时而如金丝雀一样轻鸣,在风中,这就是唯一的音乐了。

但汀娜实在没法像这只梦幻的生物一样愉快。

人类是一种容易厌倦的生物,一成不变的天空,一成不变的大地,连星界独角兽的歌唱和奔跑的蹄音也一成不变,乏味到少女甚至将现在是进入草原后的第几日遗忘。

已经有好些天,简直就像要提醒已经穿的厚实无比的汀娜冬天已然更加临近的事实,从黎明到夜幕,别说游牧民连草原上的野兽和魔物也一只都看不到,目之所及只有秋日的苍穹和苍穹之下的草原,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无聊到难以想象。

人们常说,只有真正踏上旅途之后才会知晓家乡那一成不变的美好,就像现在。

——简直就像是在荒废生命一般。

每当少女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她都会怀念起自己的故乡。

怀念起海风中的咸腥,盐与海鱼的味道,然而越是回忆,草原的冷风中飘来的枯草与泥土的气味,也只能让对于家乡的渴望显得更加空虚。

而空虚又加重了少女的无聊心情。

这样恶性的循环让少女叹气的频率一口气提高了。

“莉莉娅娜小姐,好无聊哦……”

“……嗯?”

被少女抱着的莉莉娅娜歪了歪头。

“……的确,对汀娜小姐来说,这样的旅途也太无趣了。”

“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每天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呢……”

“……复习脑海中的各种知识。”

“和大自然交谈哦。”

无论哪个都是没法当做参考的解闷方式。

哈……也许只有像一直兴致勃勃和星界独角兽用自己听不懂的方式交流的爱丽丝,或者是像莉莉娅娜一样发呆,才能度过这无聊至极的旅途吧?

因为这样令人忍不住咀嚼起苦涩的想法,少女抬起了头,这让她再也找不到上一根已经被数过的淡金发丝。

汀娜再次哀叹了一声,耷拉下脑袋,准备在日暮降临前,争取数清莉莉娅娜一半以上的头发。

被她抱在怀里的魔女小姐听到少女的叹息,轻轻的转过了头,又面无表情的转了回去。

“……汀娜小姐,看那边。”

就在少女数到第三百二十根的时候,莉莉娅娜轻轻的叫了她。

“……诶?”

汀娜的动作一滞。

由莉莉娅娜发现什么而主动和汀娜说,这可是很罕有的,不如说这是进入草原——不,这是重逢以来的第一次!

——难道是莉莉娅娜小姐发现什么了吗?

因此,满怀期待的,少女朝着莉莉娅娜指着的方向看去。

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地平线的枯黄和苍穹的青蓝泾渭分明的占据着视野,厚厚的云朵在天空翻滚,被赛贡之阳的光辉照的雪白,一切都一如既往,一切都毫无变化。

就像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的新闻一样,蓝天之下,并无新事。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因为什么都没有看到,所以少女困惑的问着莉莉娅娜。

她实在不觉得这是魔女小姐是在逗自己开心——虽然这么说也许很失礼,但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这位魔女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幽默感。

在盐沙城那座庄严的古堡时,少女就想过用开玩笑的方式来让这位永远面无表情的魔女小姐笑一笑,但从来也没有成功。

“莉莉,汀娜小姐看不到【魔女之眼】能看到的东西的啦,要共享视觉,共享~~~”

坐在独角兽头顶的小人偶转过身来,竖起左右手的手指触碰在一起。还没有等汀娜反应过来,魔女小姐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将身体微微的侧过来,转头仰视着她。

“……亲吻我。”

究竟是属于莉莉娅娜的魔性魅力让这个命令忠实的执行了,还是说,这是出自少女在这无聊旅途中积累下来的压力的发泄呢?

总之当意识到那双漆黑双眸就近在眼前的时候,自己已经吻上了小巧而柔软的嘴唇,并且将那滑嫩又温暖的小舌头吸吮到了自己的嘴中,尽情的舔舐着。

紧接着,少女眼中所目视的风景骤然改变。

整整数分钟的时间里,汀娜都没有反应过来那片无边无际的枯黄是什么,直到在有些慌乱的四处张望中看到骑乘在星界独角兽背上,正拥抱着魔女小姐娇小身躯的自己,她才恍然的想起,以前自己对莉莉娅娜说过的,共享魔法视野的事情。

自己没有成为魔法师最重要的资质,那就是【感受与操作魔力】。所以,想要得到魔法的恩惠,想要看到莉莉娅娜用远视的魔法看到的事物,就必须要有外来的魔力补充。

而补充魔力最简单又没有副作用的方式就是——体液交换。

“……汀娜小姐,看到了吗?”

“诶?诶?”

莉莉娅娜的平静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连忙回过神来的汀娜连忙四处张望。

马上,她就看到了。

“那是……等一下!那个,难道是……”

汀娜猛地从高天上的视野中挣脱出来,她看着面无表情的莉莉娅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

遥远遥远的地平线上,是郁郁葱葱的绿,在被秋草所覆盖的大地上,就像是镶嵌于灿烂黄金之上的翡翠,翡翠的一侧有着深色的泥土,与草原形成鲜明的分割,那是一片深色的、毗邻着树林的沼泽。在这个草原上,一些小小的树丛还算是偶尔可以看到,但是沼泽,这是汀娜第一次看到,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重点是——

“是村庄、是村庄啊莉莉娅娜小姐!”

在沼泽上,用深色的木料搭建的房屋。

不是游牧民那种木棍、羊皮和绳索搭建的,让习惯了石砖墙壁的汀娜感觉不到任何安全感的帐篷,而是方方正正,有着尖顶和泥瓦的房屋!而且搭建在沼泽地上,同样用木板搭建的纵横交错的桥梁上,还有人在行走,他们穿着修道士一般的。

草原上的村落,在这荒芜的草原上,文明的聚落!

汀娜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莉莉,那里就是马孔多吗?之前遇到的游牧民告诉我们的,横穿草原的旅行者的落脚点。”

“……大概是吧,听说,那是一部分游牧民和一部分因为誓言来到草原的圣堂教徒建立的小村落。”

“食物和其他物资还算充足,不过肉食确实有些少了,补充一下也没有关系,也是好久没睡在硬床上了呢,虽然爱丽丝和莉莉是没关系,但是汀娜小姐差不多快要受不了了吧。”

小人偶从独角兽的头顶沿着脖子滑了下来,似乎感觉到自己临时的主人们有为自己重新选择一个奔跑方向的打算,来自星界的梦幻种逐渐放慢了脚步,等待着指令的下达。

“所以我们去吧!”

汀娜眼巴巴的看着魔女小姐那似乎兴趣缺缺的表情。

“……嗯……”

魔女小姐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之后,她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

“——太好啦!!”

汀娜紧紧的抱着她,感动的欢呼。

欢呼完后,就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少女笑着对魔女说到:

“——啊,不过,因为那里是村庄,所以莉莉娅娜小姐也不能这么裸着了哦,衣服,要好好穿上才行。”

“……果然还是不去了吧。”

“诶诶——”

 

……………………………………………………………………………………………

 

完全看不到的村庄与树影逐渐影影绰绰的出现在地平线上,等到正午过后的一小段时间,草地的泥土逐渐湿润,草叶也慢慢的减少了,在汀娜望眼欲穿的期望中,那伫立于沼地上的村庄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至少在文明的聚落中要衣着整洁——被少女用这样的理由有些不情愿的套上了一件厚厚羊绒裙的莉莉娅娜示意独角兽自己在附近觅食与生活,兴奋不已的汀娜就拉着她的手朝沼地上用木板搭起的道路走去。

“汀娜小姐,村子是不会逃跑的啦,不用那么急也可以。”

“话是那么说啦。”

在沼地与草原过渡的边缘,这里的村民们还用木材搭建了一个神似汀娜在树上见过的【鸟居】的东西,在上面,用不甚工整的通用语文字写着这里的名字。

——马孔多。

“果然草原里还是有文明存在的一席之地啊……”

汀娜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仅仅是看见通用语的文字,就能让自己这样的兴奋,少女迫不及待的朝那里跑去。

但是,一走上那深色木料搭起的道路,少女就皱了皱眉。

“为什么,有臭鸡蛋的味道……”

她捂住了鼻子。

经历了不甚愉快的第一次和游牧民接触后,少女对这些异味异常的在意,她四下张望着,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牲畜群,反而是在沼地的一侧看到了已经收割完毕的田野,这说明这里的人们是依赖种植为生的,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游牧民部族中那缭绕不去的兽臭。

但是,风中却有着很淡很淡的,臭鸡蛋的味道。

“……是沼气的气味。”

“诶?”

“……这里是沼地,肥沃的泥土中有着很多细小的魔物,他们以泥土、以沼泽中的腐烂物为食,产物则是沼气,一种可以燃烧的气体,有时候会有臭鸡蛋的味道,这并不奇怪。”

莉莉娅娜低下头,俯视着深色的沼地泥土。

也许是昨天夜里的一场秋雨的缘故,这片沼地还覆盖着一层水,汀娜沿着魔女小姐的视线看去,发现了从泥土中冒出来的气泡。

“奇怪的是为什么马孔多的居民要把村庄建立在沼泽上呐,虽然草原上风几乎从不止息,沼气不会淤积下来,但就算是微量的沼气遇到明火也是会引发危害的,这并不太符合人类远离危险区域的建筑原则,一般来说,即使是沼地再怎么肥沃,人类也会选择毗邻的草原定居才对。”

爱丽丝摇了摇小脑袋,接着莉莉娅娜的话说下去。

“也许是他们希望尽可能近的靠近树林?这个村庄的建立者据说有一群圣堂教会的人,也有可能是因为信仰上的什么东西而这么做的。”

“是吗……”

汀娜皱了皱眉,她并不了解沼气是什么,于是也就没有去在意。

“但是,村民们呢……”

但这个村庄的确很奇怪,明明之前用【魔女之眼】这个魔法远远的看到有人在木质的道路上行走,但是直到靠近那些房屋,汀娜也没有看到任何人。

“这里的村民都去劳作了吗?”

“田里也没有任何人哦。”

“那他们都躲在房屋里吗?因为我们?”

“大概?去最大的那间房屋看看好了。”

这样说着,汀娜和莉莉娅娜、爱丽丝朝着最大的那间房屋走去。

人类的文明,有权有势的人大多都是住在大房子里的,即使是远离文明社会的游牧民也遵从着这样不成文的法则。

很快,她们就来到了这个用深紫色木料建造的大房子的面前。

房屋的大门上雕刻着圣堂的正十字图案,就那样敞开着。从门里看过去,汀娜看到了十几个小孩。

和之前【魔女之眼】共享的视野中看到的村民一样,这些年纪不一的孩子们穿着很像是汀娜在书上见过的圣堂修道士的服装,正坐在地板上,用圆滚滚的白色石头打着弹珠。

在少女看到他们的时候,一个孩子也恰好抬起头来。

“……”

“……那、那个……你好?”

两人对视了片刻,那个男孩好像呆住了。

因为这个孩子久久的没有动作,和他游戏的其他孩子也跟着抬起了头。

接着,他们也呆住了。

汀娜甚至看到一个相对比较高大,下巴上已经有些浅浅胡须的男孩,口水都流了出来——好吧,少女捂着脸,测过头。

她知道为什么这些孩子们都呆住了。

“……莉莉娅娜小姐。”

“……嗯?”

“把魔性的魅力,稍微收一收吧……这些孩子,一下子就都迷住了。”

“……”

魔女小姐沉默了片刻,眨了眨眼睛。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把魔性的魅力收起来了,总之,那些孩子们清醒了过来,大呼小叫的跑到了屋子的更里面,紧接着。

“诶呀,居然是好久不见的旅行者啊,小布恩迪亚……或是小乌苏娜可真是幸运,能得到三位的祝福。”

一个中年的男人走了出来,把三人邀请进了房屋。

“自从十几年前那位金发金瞳的旅人来过之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商队之外的人来到马孔多了呢。你们好,我是这个村庄的村长,霍·阿·布恩迪亚。”

这个表情有些忧郁和紧张的男人自称霍·阿·布恩迪亚,是这个小村落的村长,这个房屋是他的家,他热情的向莉莉娅娜和汀娜说,现在,他的妻子正要为他生下一个儿子——或者女儿。

根据这个村庄的传统,一个新生儿诞生,发出第一声啼哭时,听到的人越多,这孩子就会愈发强壮,他希望她们也能来见证他孩子的诞生。

于是,莉莉娅娜,汀娜和装成人偶的爱丽丝被邀请到了房屋的客厅。

似乎是因为这位村长的威信和人缘都非常好,全村的人都在这里。老人们坐在木头的椅子和蒲草的坐垫上,年轻人和中年人坐在地上,桌上,甚至是房屋的横梁上,拥挤而密密麻麻,他们的脸被客厅中央烧着的火盆映照的通红,看到莉莉娅娜和汀娜走进来,都欢呼起来。

“圣光啊,村长可真是幸运啊,这个时节居然有旅行者过来。”

“虽然不是商队,但女性的旅行者更加少见,看这位旅人,多么可爱啊,哦,愿圣光保佑乌苏娜,让她生小乌苏娜吧,她一定会像这位旅人一样美丽,像这位旅人一样的高挑,长大后能迷死村里所有的壮小伙!”

“生个小布恩迪亚也很好啊,要是能够两位旅客身上得到布恩迪亚村长没有的细心那就更好了。”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坐在房门前的女人们纷纷挥手要他们安静,从房门里一直传出女人痛苦的声音。有一个妇女打开门朝里面说了有旅行者到来的事后,房间里年迈的女声就在一起鼓励着谁。

“是新生命的诞生诶!莉莉娅娜小姐,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呢?”

被这样的阵仗有点吓到的汀娜小声的嘀咕着,有些兴奋。

新生命的诞生——对于女人来说,这也许是最大的幸福之一,汀娜原本以为,那至少要等到自己当母亲的时候,才能伴随着痛苦得到,但是,在这里,在现在,她却可以亲眼目睹了。

要不是知道自己风尘仆仆,身上绝对算不上干净,她都想请求霍·阿·布恩迪亚让自己进去,去亲眼目睹这个神圣的瞬间了。

魔女小姐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毛,像是要躲避着拥挤的空间般,向少女的怀里挤了挤。

 “好了好了,各位,不要把我们的客人吓着了,无论是小布恩迪亚还是小乌苏娜,我都会爱他,让他成长,小尼康诺,你准备好了吗?今天可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老菲兰达,今天我可要买走你藏得最深的两壶酒,苔列娜,叫你家的小苔列那择出今天最肥美的蘑菇,让我们开个盛大的宴会!”

霍·阿·布恩迪亚村长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冷静一点,不要吓到了旅者。

但他的话反而让村民们的讨论更加热闹了起来,有人说着要大显身手,有人叫嚷着一定要让村长好好的大出血,穿着这些人里最为庄重的圣堂牧师袍的青年,紧张的向身边的老人请教着新生儿的洗礼仪式,在他身边的老人严肃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强调着什么。

所有人都说着,哦,感谢圣光,今天一定是马孔多的好日子。

“啊哈哈……还真是,热闹的村子呢……”

汀娜抱着莉莉娅娜,因为久违的自己熟知的【文明】的氛围,感动的几乎要落泪。

人类,还是要生活在这样的文明之中啊。

“——头出来了,头出来了!”

让这热烈的空气寂静下来的,是房间里的一声惊呼。

一瞬间,所有的谈论与议论都停滞了,霍·阿·布恩迪亚村长脸上的从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要生了吗?要生了吗?”

他朝着房间里喊了一句。

“是啊,头已经出来了!头已经出来了,再加把劲,乌苏娜,你是好样的!”

房间里也短促的回答了一句,就只有女人痛苦的呻吟声传出。

就像每一个等待着孩子诞生的父亲那样搓着手,在火盆旁焦躁的走动。

看到汀娜的目光,男人露出了一个无所适从的苦笑。

“啊啊,真是丢脸啊。”

他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连几个呼吸的时间也静不下来。

“我一直是村里最能干也最有学识的人,因为这样大家才推举我做了村长,以前我还嘲笑老皮埃特罗在小皮埃特罗出生时手忙脚乱简直慌张的像是瞎了眼的野猪,但现在轮到我遇到这事了。”

他不断的搓着手,自嘲的笑着。

“我还不如一只瞎了眼的野猪!”

“没关系的,你的妻子一定会给你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而且。”

汀娜笑着安慰她,同时,少女自己也对这件事感到异常的兴奋。

“听到这个孩子的啼哭声的人一定是最多的,不是吗?”

生命是宝贵的,生命的诞生,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啊啊……是啊,一定会的。”

男人抽了抽嘴角,又重复了一遍。

“一定会的。”

这句话说完后,客厅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孩子们扒在门边,只有他们还在门外叽叽喳喳,猜测着新生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加把劲,乌苏娜,就要生出来了,再加把劲,圣光会保佑你和你的孩子的!”

年轻的牧师握着胸前金色的木质十字架,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祈祷着,他身边的老人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他一拐杖,像是斥责他的不够冷静。

但是这些年迈的老人们也美好到哪里去,他们的眼里也都放出了精光,屏住呼吸等待着。

连汀娜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紧张的抱紧了莉莉娅娜,等待着、等待着更进一步的。

“出来了,出来了!生出来了!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卧室里的声音此起彼伏,但立刻又陷入了静默。

“太好了呢!村长先生!”

在听到母子平安后放下心来的汀娜,奇怪的发现客厅中的空气依然沉默,所有人都沉默着,仿佛紧张的等待着什么。

没有新生儿的啼哭,没有母亲如释重负的声音。

“哦,圣光啊,圣光啊!不,不不不不!!”

而答案,在顷刻之后被揭晓了。

“是猪尾巴,是猪尾巴!圣光啊,是猪尾巴!乌苏娜生了个有猪尾巴的孩子!”

汀娜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哦,该死!”

“圣光啊,为什么会这样!”

然而村民们都反应了过来。

他们咒骂着,女人们嚎啕大哭,年迈的老者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严厉的瞪视着在这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的男人。

“霍·阿·布恩迪亚!”

“还在等什么?快去!不要让那个恶魔的孩子把恶魔唤醒!快!!”

霍·阿·布恩迪亚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就像在做着什么痛苦的挣扎,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他嘴唇的鲜血还没有流到下巴上的时候,他抄起了火盆上的刀,一个箭步冲进了房间。

“等——”

发生了什么?他要做什么?汀娜搞不明白,虽然搞不明白但她有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所以她立刻想要喊出声,想伸手制止,那个冲进了房间的男人。

“……汀娜小姐。”

但第一个字音被淹没在村人的嘈杂中时,莉莉娅娜平静的说了。

“……看着我。”

是魔性的魅力,真的已经把自己的灵魂都渗透了吗?汀娜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与那双漆黑的眼眸对视。

魔女小姐的脸上没有表情,看不懂她在想什么,但是,无论如何汀娜也,无法移开视线。

她只能用耳朵去听闻这个客厅、这个房间的嘈杂。

在嘈杂声中,她听到了什么重重落在木板上的钝响。

她听到了女人声嘶力竭的惨叫。

她听到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步一步从房间里走出的脚步声。

溅落在地板上的水声。

最后,是什么被投入火焰,噼啪噼啪烧灼的声音。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发生了什么!”

一股恶臭,顷刻间弥漫了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了啊!莉莉娅娜!”

魔女依然面无表情。

数分钟后。

“……汀娜小姐,我们是旅者。”

她才淡漠的说着。

“……只是过客。”

移开了视线。

少女终于可以自由的移动目光了,她第一眼,就看向了房间。

“?!!!”

海蓝色的双瞳,因为那一路的猩红而猛然收缩。

血。

那是鲜血。

大量的。

大量的鲜血。

原本在木门前的妇女们退避着那猩红的色彩,仿佛那是何等不详之物,男人们拿起了斧头,一斧头一斧头的劈在木板上。

而那血迹一路蔓延,最后的尽头,是客厅中央,那熊熊燃烧的火盆。

年轻的牧师脸色苍白,正在老人们的斥责和催促下手忙脚乱的把香料和酒洒进去,那些味道弥漫开,十分、十分的浓郁,但是。

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掩盖,那焦灼的,令人作呕的。

死亡。

汀娜闻到过这种味道。

在盐沙城做冒险者协会的接待员的时候闻到过。

一位整条手臂都被火蜥蜴烧掉的冒险者,为了报仇又前往了维苏卡火山,最后被送回来的,包裹着尸体的袋子上,就弥漫着这样的气味。

“咕——”

汀娜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当然有这样的气味了,当然有了!

她在火焰中看到了,正在焦黑碳化的属于人的肌肤啊!

被火焰照的红通通的肌肤正在迅速的焦黑,油脂从上面渗出来,滋滋作响,在猛烈的火焰炙烤下,居然荒唐的冒出了一股烤肉的浓香。

“唔……啊……”

强行压抑着直冲咽喉的酸苦,少女想要离开这里,但头晕目眩的她踢到了自己的脚,身体向前倾倒,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少女抬起头,是霍·阿·布恩迪亚。

这个男人沉默着,把沾血的衣服脱了下来,包裹住还在滴血的屠刀。

他用没有沾血的手扶着少女,推开了她,没有让她沾上血液。

但即使他不这么做,汀娜也仿佛触电似的弹开了,她望着这个差一点就成为父亲,却再也无法成为父亲的男人,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魔女小姐支撑住她发软的双腿,没有让她倒下。

“……十分抱歉,旅行者,请你们再在这里待一会,等那个……恶魔彻底化为灰烬后,再离开吧,马孔多已经无法再招待你们了。”

他把衣服和刀一起扔进了火盆,佝偻着身形,摇摇晃晃的坐在了地上,有几个女人端来了洒满花草的热水,他犹豫了很久,才把沾血的手浸泡了进去。

这一瞬间,这个男人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十岁。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汀娜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甚至,比游牧民还要野蛮而残忍,真神在上,怎么能,怎么能……

“有猪尾巴的孩子预示着马孔多灾难的降临,这是一百年间,已经验证过好几次的事了……很抱歉,旅行者,我现在脑子很……乱,而且接下来,我还要组织大家的避难和对抗恶魔,照顾我的爱人……她现在也需要我,恐怕,无法向你们详细解释这一切……那是村长的书房,存放着二十年前那场灾厄结束后我们所能保留下来的一切资料,如果你们感到好奇的话……啊啊……宿命啊……”

男人深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呜咽咬死在齿缝间,她用力的握着拳头,盆中的热水逐渐被血侵染,于是换了一盆又一盆,等到最后他终于被允许拿起手来之后,那只手已经失去了血色。

“但是,你们还是早些离开比较好,灾难在一到两天内就会降临,我们不希望牵连了无辜的旅客。”

说完,男人颤抖的站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其他人早就把那些沾血的木板劈砍下来一并投入火盆,地板下就是深色的沼地,霍·阿·布恩迪亚甚至差点从那里掉下去,多亏了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另两个壮汉,把他拉了起来。

“要振作啊,村长,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我们必须马上避难,并且挑选对抗恶魔的人们。”

他们说着,而男人只是恍惚的摇着头,走进了房间。

片刻后,那里传来了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号。

“……莉莉娅娜小姐……”

魔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朝着书房走去。

临走前,少女看向了那火势越发凶猛的火盆。

血与肉,都在那猛烈的火炎中消失了,被撒进去当做燃料的蜡块融化,沿着已经焦黑的颅骨滑下,淌过脸庞,淌过连牙齿也没有的,幼小的上颚。

啊啊……

宛如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