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红的花朵,就像鲜血在大地上流淌。

在草叶最后一丝深绿也披上枯黄色冬衣的原野上,这一簇簇怒放的鲜花,就像黑夜中的火光一般,灿烂、而夺目。

“这是什么花,好漂亮……”

这一日的清晨,骑乘着星界独角兽,沿着一条浅浅的溪水西行,莉莉娅娜,汀娜和爱丽丝来到了这里。

这是进入草原的第二十一天,季节已经步入了秋日的尾巴。

每当早晨起来,草原上都会弥漫起白茫茫的雾,晶莹的霜会凝聚在草叶的顶端,那些烦人的虫子也都不见了。

这对于抱着穿着厚厚风衣的汀娜来说,除了有更加正当的理由每天花更多时间拥抱依然赤裸着肌肤,却好像从来感觉不到冷的莉莉娅娜之外,就只有上厕所和睡觉时,不会再被恼人的毒虫嗡嗡嗡的侵扰算是值得庆幸的事。

不好的事则是,这片草原的寒冬比起盐沙城更加的寒冷。纵使少女已经全副武装,穿着厚厚的风衣,里面还有两件毛衣,但干燥而寒冷的风吹拂,依然会冷的全身打战,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开始羡慕那些一块兽皮一件毛衣就不拒寒风的游牧民了。

“……红色石蒜花,在东国有一个唯美的名字,曼珠沙华,一种比较珍稀的炼金原料。”

透过渐消的霜雾,漆黑的双瞳看到了在明媚阳光下如同火焰一般绚丽的花从。

它们盛开在溪流的两畔。晨风吹散了浓郁的白雾,阳光洒满了原野,这时候少女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从,而是一片、一整片绚烂的花海。

“好美……”

少女忍不住发出惊叹。

这段时间里也渐渐习惯了每天有一半以上的时间窝在汀娜怀中的魔女小姐淡淡的回答了汀娜,让星界的独角兽在花丛的边缘驻足。

“……在这里停留几天,难得看到这么多野生的石蒜花,成色也很不错,就花些时间全部采集下来吧。”

莉莉娅娜平静的说着。

说完,她递给汀娜一卷魔法帐篷的卷轴,示意她松开手。

像这样,突然遇到游牧民而停留,突然遇到魔物而扎营,突然来到一片美丽的地方而止步、即使距离上一个宿营地不到两公里……虽然在旅途中这样的事时有发生,汀娜还是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难怪莉莉娅娜小姐横跨草原的行程预定了一个月以上,这种旅行方式,效率可真是低啊……

紧接着,她又因为莉莉娅娜平静的“全部”而愣住了。

“诶?全部吗?”

点头、点头。

丝毫没注意自己又说出“超乎常识的话”,在少女呆滞的目光中,莉莉娅娜从星界独角兽背上一跃而下,来到那片绚烂的花海前方。

因为这广阔的鲜红,魔女小姐显得更加娇小了。她走进花海,赤裸的小脚没有踩到任何一株花卉。她走到花海之中,然后躺了下来,躺在这片鲜红的花田中,白金色的长发散开,闭上了眼睛。

而汀娜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骗人的吧,这么多,要采摘到什么时候……”

少女看着蔓延在溪流两岸的火红花朵,虽然不至于一眼望不到边际,但这片曼珠沙华的花海,就如“花海”这个形容一样广阔,把这些全部采下来?

也就是说,旅行暂时是到此为止了吗?

“其实两天就差不多可以了哦?”

爱丽丝趴在少女的肩膀上,用尖尖的耳朵戳着汀娜的脸颊,汀娜把小人偶抱到怀里捏了捏她的耳朵,外貌文静寡言实则调皮的小妖精才惬意的继续说着。

“曼珠沙华——爱丽丝比较喜欢这个名字,是多年生的魔植,这样大的一片花海,土地中能够汲取的养分基本已经被根系成熟的个体垄断了,新的种子是很难茁壮成长的,哪个母亲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因为养分被自己夺去而无法生存呢?所以,只要和她们沟通,约定好会将她们的种子泼洒在其他的地方,她们会很乐意自己把花朵摘落的。”

——毕竟,盛放的花朵,终将凋零。

躺在泥土上的莉莉娅娜,没有压倒哪怕一株曼珠沙华。

花海摇曳着,沙拉、沙拉。

莉莉娅娜沉默着,沙拉、沙拉。

“所以,莉莉娅娜小姐现在是在……”

“没错,在交谈。”

汀娜忽然找不到莉莉娅娜了。在这一片曼珠沙华中,那显眼的白色肌肤现在却仿若朦胧不清,就好像,魔女小姐已经和这片花海融为一体了。

“它们答应了莉莉的请求哦。它们说,虽然在这里没有虫害,也还算风调雨顺,但是,这条溪流一直是附近狼群的饮水地,在集体去捕猎时,狼群们也喜欢把幼狼藏在它们之中,那些好动的小家伙经常会摧残它们,已经根深蒂固植株的倒是不要紧,花点时间,被咬去的花朵与茎秆总能长出来,但原本就营养不良的幼芽们可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但是,也因为狼群的聚集,食草动物不会来啃食它们,所以希望莉莉和狼群和睦共处……嗯,它们是这么说的哦,还说最近有人类在附近猎狼,往它们之中放了很多陷阱,让莉莉小心一点。”

“植物也有这么丰富的语言吗……”

“植物没有言语,但万物皆有灵魂,灵魂与灵魂的沟通,可是魔女的专长哦,哦,好了。”

莉莉娅娜从花海中站了起来。

但是,她却没有朝汀娜和爱丽丝这边走来,魔女小姐环顾了附近一周,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她回来了,与她一同回来的,还有她怀中一只……脏兮兮的幼狼?

“莉莉娅娜小姐,这个是……”

“……一只被花海中的陷阱困住的幼狼,爱丽丝。”

莉莉娅娜平静的说着,看向了爱丽丝。

小人偶连忙飞到了幼狼的身边,小脸伤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她围着这只昏迷的小狼转了两圈,做出了判断。

“啊,好的好的……嗯……左前腿骨折了,这不是以杀死猎物为目的的陷阱,莉莉,曼珠沙华们告诉你这只小狼被陷阱困住多久了吗?”

“……三、四天了,似乎一直靠咀嚼四周的曼珠沙华在摄取水分为生,所以,也有一定程度的曼珠沙华中毒。”

用魔法升起一片泥土,【化泥为石】做成坚固的岩石平台,魔女小姐看了眼汀娜,少女连忙撕开了卷轴,魔法聚集起元素与卷轴中封存的魔力,在平台上搭建起洁白的帐篷。

“……发着烧,咽喉发炎红肿,感冒的非常严重呢,这样,大概是喊不出声音来的,难怪狼群没有来救你,可怜的小家伙,都已经奄奄一息了,莉莉,爱丽丝需要烧一些水。”

“……嗯。”

魔女小姐把幼狼放在了帐篷中,从空间储物器里拿出一些炭块堆起小小的篝火,用魔法点燃,紧接着,【泥土塑形】,【化泥为石】,一个石质的小罐子和大盆就做好了。

接下来,同样的方式支起石质的支架,爱丽丝把石罐架到了火上,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几根木板夹在了幼狼的前腿上,莉莉娅娜咏唱了另一个魔法,从水元素位面直接引来了干净的水流……

“那个,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这都是已经司空见惯的场景了,进入草原后无论是生火,取水,扎营,甚至是烹调,汀娜都完全不需要插手,便利的魔法能让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两人迅速的完成所有的准备,虽然汀娜也曾经感觉自己什么也不做过意不去,提议要帮忙……

结果,反而拖慢了效率。

正从莉莉娅娜那里拿到一些应该是草药的人偶小姐听到汀娜的话,转过了头。

“汀娜小姐不是对狼有些心理阴影吗?没关系吗?”

这位平凡的少女人生第一次濒临死亡就是被一群黑狼追逐,要不是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及时出现,毫无疑问她就要变成草原中的一具枯骨。

这件事似乎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在旅途的聊天中,汀娜提起过自那以后,连看到狗都会让她心惊胆战。

“也不是说没有问题啦,只是……”

看着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都在忙碌,自己一个人无事可做实在是让少女有点……感到不好意思。

而且,应该怎么说呢,虽然对于狼这种生物,汀娜的好感度是跌破到负值的,但也没有到一朝被蛇咬的程度。

不如说,看到这只小小的,浑身沾满脏兮兮泥土的幼狼,看到它鼻子微微抽动,时而痛苦的发出细微悲鸣的样子,汀娜觉得……这很可怜。

——没错,很可怜。

“……所以,我也想帮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小姐的忙。”

也许怜悯野兽是个愚蠢的选择,但汀娜还是毅然的点了点头。抱着一把草药的爱丽丝看着这样的汀娜,稍微沉思了片刻后。

“汀娜小姐,有给宠物洗澡的经验吗?”

“给宠物洗澡啊……”

汀娜从来没有养过宠物,不过托曾经住在公寓房顶上的那一窝野猫,她给宠物洗澡的经验却不少,何况,给犬科动物洗澡都要比猫科动物简单很多,所以少女二话没说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当是给一只昏迷的狗狗洗澡就可以了。

汀娜如是想。

然而,十几分钟后。

少女面临着一个大问题。

被爱丽丝和莉莉娅娜给它喂下草药、在骨折的左腿上打上木质的夹板后,也许是因为疼痛,也许是草药立竿见影的药效,总之,这只幼小的灰狼醒过来了。

刚醒来的它,就像是感觉到的魔女小姐和爱丽丝的善意,很温顺的让她们给它喂药,治疗前腿的伤势,尖尖的狼耳也软软的塌下,看起来非常的放松。

但汀娜一靠近,幼狼的尾巴就竖起来了。

因为咽喉的发炎还不能喊叫,所以就朝着少女龇牙咧嘴,绿莹莹的狼瞳狰狞的盯着汀娜,甚至不顾自己的左前腿还有伤,就那样弓起了身体,做出了扑咬的姿势。

“……那、那个……爱丽丝小姐……”

汀娜没有再靠近了。

本来她就是念叨着“这只是一只小狗这只是一只小狗”一边靠近的,但是,从幼狼身上冒出的敌意让她一瞬间就回忆起盐沙城外的丘陵上,把自己一点一点逼到人迹罕至的区域,随时准备咬断自己的脖子大快朵颐的黑色狼群。

“嗯,乖喔,乖喔,汀娜和设下陷阱把你弄伤的人是不一样的,她没有恶意哦,只是想给你梳洗一下毛发,给你暖和一下身子而已哦,乖乖,不要龇牙咧嘴哦?”

小人偶安抚着幼小的灰狼,但就连妖精的话语,也只是让幼狼重新趴下而已。

汀娜感觉得到这只幼小而受了伤的灰狼正盯着自己的喉咙,一如那些狰狞的狩猎者。

“……咕……”

恐惧,油然而生。

“……看来是,不行呢。”

汀娜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直到这时候,幼狼才收回了龇出的利齿,安静的趴了下来。

“是啊……这孩子,是被人设陷阱抓住的,被打折了左腿,带到这片花田,用来当做引诱其他狼的诱饵,对人类的味道很敏感吧。”

狼是团结的魔物,去拯救被抓获的幼崽,对它们来说就像是天性一样的东西,猎人们利用这种习性设下陷阱,捕获相对比较容易对付的幼狼后不将之杀死而是作为诱饵,然后逐一猎杀跟随幼崽的呼救声而来的其他狼。

“……很古老的狩猎技巧,但切实有效。”

当然也有适得其反的事例比如一次引来了过多的狼群然后反被杀死,但这样的例子并不多,所以这种狩猎方式就在游牧民的部族里一代一代的传续。

“啊哈哈,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呢……”

尝试了好几次之后,少女苦笑着,重新穿上了风衣。

只要她一靠近,幼狼就会立刻警惕起来,这样的话,看来是没法给它洗澡了。

“……嗯,汀娜小姐,洗澡的事,我们来做。”

莉莉娅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手指上冒出火星,将石罐中草药残余的药渣烧成了灰烬。

“……汀娜小姐可以帮我们处理一下这些药渣吗?”

“……嗯,交给我吧。”

看着照顾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失落心情而露骨的做着多此一举事情的莉莉娅娜,汀娜和小人偶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并不经常出现,但汀娜还真是希望莉莉娅娜可以学习一下爱丽丝圆滑的手腕呢。

……不过,虽然有点刻意过头了,这份关心,还是心怀感激的收下吧,就算是多此一举的事,也好过无所事事。

接过那暖呼呼的石罐,少女离开了帐篷。

处理药渣的灰烬其实就只是把那些草木灰随便一撒而已,很快,汀娜就抱着石罐回到了帐篷。

一走进帐篷,她就愣住了。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我们今天吃狼肉锅吗……”

少女神情微妙的看着,正在往篝火里加碳的魔女小姐。

“……这是魔女的药浴。”

魔女小姐面不改色的说出一个汀娜从未听闻的名词。

帐篷中那个原本预定用来给幼狼洗澡的石盆不见了,火堆上架着一个更大两号的石罐,上面用墨水描画了一些魔法的符文,汀娜可以认出来的有【稳定】,【均衡】和【维续】,似乎是用来防止过热的,罐子里装满了清水和药材,被熬煮的变成了淡淡的棕色。

“哈……?”

幼小的灰狼就浸泡在里面,小小的脑袋露出水面,脖子上厚厚的鬃毛湿淋淋的黏在身上,一般来说犬科动物的表情比较少,但汀娜却从幼狼的脸上看到了茫然。

小人偶在一边笑的满地打滚,也不知道是因为幼狼的茫然,还是因为汀娜的。

“药浴是……”

总之,为了了解自己为什么出去一会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就把这只小狼放进锅里煮,汀娜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用草药给它洗澡,同时治疗伤势,泡到明天,这种程度的骨折应该就可以治愈了。”

“不,就算效果这么好……”

“哎呀哎呀,莉莉的解释太简单了啦,的确复杂的原理汀娜小姐可能听不懂,但至少来历要解释一下嘛。”

“……是吗?”

莉莉娅娜歪了歪头,看向依然一脸茫然的汀娜,沉思了片刻。

“……嗯,魔女药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一位魔女莉莉丝……”

“停,还是让爱丽丝来和汀娜小姐解释吧。”

“……好的。”

点头、点头。

魔女小姐转过身,将几枚果实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来,用风刃切成小块洒到了罐子里。

幼狼委屈的嗷呜了一小声,看来之前爱丽丝为它熬制的草药开始起效,已经可以出声了。

“……没关系,我们不会吃掉你,这是治疗,感觉到左腿暖暖的了吗。”

“嗷呜……”

幼狼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嗯,乖、乖。”

与此同时,小人偶也在向汀娜介绍着药浴。

本质上,这是和饮用药剂没有什么区别的行为。为了治愈伤痛与疾病需要饮用什么药剂,药浴就泡那种药剂的原料,由于可以直接通过魔法让药剂的成分被最需要的部位吸收,在效果上要比饮用药剂好很多。

“但是……总感觉怪怪的呢……”

“嗯,那孩子也觉得怪怪的,但是就像莉莉说的,药浴的确非常有效,所以,它小小的脑袋就转不过来了,因为在它的认知中,被泡到热水里煮是人类对待食物的行为。”

小人偶说完,又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让魔女小姐有些困惑的看了过来。

今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肉干,由于比较硬,莉莉娅娜又用另一个石罐煮了煮,这让幼小的灰狼一整天都维持着那微妙的难以形容的表情。

次日,清晨。

“……真神在上……”

一走出帐篷,懒腰还没有伸完,少女就呆住了。

鲜艳若火的深红花海消失了,原本那延绵十几米的花海,热烈的仿佛在大地上流淌的没有温度的岩浆的曼珠沙华从纤细的茎秆上掉落,在泥地上铺就了美丽而鲜艳的绒毯。

一夜之间,芳华尽落。

光秃秃的茎秆在风中摇曳着,却再也发不出沙沙的轻吟。

——只要和她们沟通,约定好会将她们的种子泼洒在其他的地方,她们会很乐意自己把花朵摘落的

现在,少女才明白了这句话。

“……你们兑现了你们的承诺呢。”

魔女小姐从帐篷里走出来,平静的说着。

“……那么,我也会实现我的。”

灰色的小狼跟在她的脚边,就像魔女小姐说的,在被“煮”了一天一夜之后,骨折似乎已经被治愈的差不多了,虽然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的样子,但已经可以用四肢走路了,被用魔法烘干身体后,它正精神抖擞的在蹭着莉莉娅娜的小腿。

不过,汀娜靠近的话,它还是会警惕的竖起耳朵,用那双红红的眼睛盯着她。

……嗯?

“莉莉娅娜小姐,灰狼的眼睛变红了诶……”

汀娜清楚的记得,昨天这只小狼的眼睛还是绿莹莹的。

站在已经零落的花田边缘,翻开书页的莉莉娅娜,因为汀娜的话低下了头,小灰狼抬起头,嗷呜了两声,又蹭了蹭她的腿。

被那厚厚的,软乎乎的鬃毛蹭着,一定很舒服吧。

汀娜稍微有些羡慕的想着。

“……正常现象,不用担心。”

眨了眨眼睛,莉莉娅娜说完,又转过了头。

就在这个时候。

刺耳的尖啸,划破了清晨的薄雾。

尖锐的,仿佛哨声的尖啸,极近极近的响起,让汀娜本能的捂住了耳朵。

也是在这个时候。

“——哎呀哎呀,好危险好危险~~~~”

爱丽丝的轻笑,在尖啸戛然而止的时候响起。

在小人偶的手中的东西,还能看出是一根纤长的骨骼,前端削得尖尖的,凿出了倒刺,在后面,深深的嵌入着一片羽毛。

——一支原始的弓箭。

“你们部族的见面礼,就是这个吗?那还真是寒酸呢,猎人先生。”

一刹那间挡在小灰狼前的爱丽丝随手折断了那支骨箭,朝着已经零落的花海某处看去。

“不用躲了,出来吧。”

而这个时候汀娜才放下了捂着耳朵的双手,后知后觉的。

“诶?”

了一声。

片刻后,在花海厚厚的花瓣中,一个人站了起来。

皮甲包裹着魁梧的身躯,绑上一块一块的骸骨作为防御的补强,皮甲下,泛黄的羊毛衣被鲜血浸透,这是个魁梧的男人,裸露在冷风中的皮肤黢黑,上面布满了伤痕。

其中最大的一道伤痕在他左臂,那里就像是被什么撕去了一块肉一样,在健壮的手臂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陷。

他的手上握着一支骨弓,没有靠近,那暴露了他的身份——一位猎人。

汀娜立刻想到,昨天莉莉娅娜把小灰狼从花海里救下来之后说,有一位猎人在附近猎狼,而小小的灰狼,就是他猎狼的诱饵。

“把那只狼给我。”

男人的口音很重,以至于汀娜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位猎人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小人偶和身无片缕的莉莉娅娜,还有穿着没见过衣物的汀娜时并没有像其他游牧民那样愣住,而是凝重而有些木衲的看着她们,另一只骨箭已经搭上了弓弦。

“如果爱丽丝不给呢?”

爱丽丝站在莉莉娅娜的身边,伸手抚摸着小狼脖子上的鬃毛。在猎人出现的时候这只小小的灰狼立刻龇牙咧嘴了起来,由于嗓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它的吼声低低的,但是,在那低吼之中,有着狰狞的杀意。

如果不是小人偶“乖哦,乖哦”的安抚,说不定,它已经扑上去了吧。

 “这些卑鄙的畜生杀死了我的妹妹,我要一只只的杀死它们,直到它们在草原上绝迹。”

“复仇的话,你要杀的应该只有一只吧。”

“这和你们无关,旅行者,离开这里。”

“……看来是不想交流呢。”

魔女小姐翻动着书页,语气悠然的仿佛事不关己,小人偶也摊了摊手,“说的是呢”。

“等,为什么气势变得这么险恶了啊!爱丽丝小姐,这个猎人到底说了什么——”

只有完全没搞明白事态发展的汀娜站在一边,因为这越发剑拔弩张的气氛急的直跺脚。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猎人的妹妹被一头狼杀害了,他为了复仇捕获了这只小狼发誓要把这个草原上的狼全部杀死,现在要我们把这只小狼交给他,还说这不关我们的事……嗯,就是这样。”

爱丽丝说完,发出了一声叹息,她看向那个猎人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嘲讽,亦或是怜悯。

“不过这对这只小狼也一样,在捕获它的时候这个猎人杀掉了它的父母,现在,它也怒不可遏想要咬断那个猎人的喉咙呢。”

不,那是讥讽。

小人偶的表情,比魔女小姐好懂太多太多了,她看着那个猎人,就像是在看着什么做着无可挽回蠢事的傻瓜,正在安抚着小狼的手也松开了。

“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人为自己带来更多的仇恨,而仇恨的积累最终会带来灾祸……嘛,算了,就像他所说的,这和爱丽丝,莉莉和汀娜小姐都没有关系,夺走亲人者和被夺走亲人者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

小人偶的手一放开,那双鲜红的眼睛早就像是要烧起来的幼狼立刻入绷紧的弓般将身体弓起,抖动着鬃毛,就要冲向那个已经拉满了弓的男人。

“——等一下!”

但是,在它真正冲出去之前,汀娜把它扑住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同意这是只有他们两人……不对……一人一狼——总之是只有他们之间可以解决的事,但是是厮杀吧,所谓的解决方式就是看谁杀死谁吧!”

这一瞬间的头脑发热驱使的行动,连汀娜自己都吓到语无伦次,幼狼在她的怀里低吼挣扎着想要挣脱,但少女勉强的抱住了她,回头向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喊道。

“但这只狼还这么小,而且才刚刚痊愈,怎么可能打的赢嘛,就这样让它过去的话,简直就是送死……哇!”

但即使大病初愈的幼狼,魔物的力量依然比懈怠于锻炼的汀娜要好很多,汀娜话还没能说完,幼狼就低吼着挣脱了少女无力的臂弯,化作一道灰色的利箭,少女伸出的手只抓住了它尾巴上的一小撮绒毛。

“爱丽丝,莉莉娅娜小姐!”

草原上,响起了幼狼的怒号。

踩在鲜艳的曼珠沙华上,它朝着搭弓的男人冲去。

笔直的疾驰。

人与狼的距离急速的缩短,而男人没有立刻射出拉满的骨箭,那张木衲的脸上就像点燃了什么,狰狞的怒吼了起来。

在那个距离被拉近到十米以内时,幼狼突然朝着左边一个加速,在猎人将弓转过去的时候,又猛然右转。

魔物凌驾于人类的身体素质,足以在这种速度下支撑它们做到这样几乎视惯性为无物的急转,那并不比小型犬大多少的身体高高的跃起,一瞬间将距离拉到了五米之内。

“畜生!!”

而猎人,在少女的惊呼中,放开了弓弦。

然而,箭却没能射出,或者说猎人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射出箭!

他几乎癫狂的笑着,松开了弓弦。那弦并没有抵在箭矢的尾部,他用手指与手指的间隙夹住了骨箭的尾端,在弓弦放开的一刹那把那支箭矢变成了近战的武器,朝着已经跃起的幼狼刺去,朝着它张开的嘴刺去,连胳膊上的青筋都暴起,仿佛要把狼颅刺穿!

这一切,发生在顷刻之间。

矛与盾的战斗或许会旷日持久,但狼牙与箭矢的战斗却太过短暂,甚至,连汀娜的惊呼都还没有消失的下一秒。

幼狼脖颈上那些厚厚的鬃毛,飘扬起了火星。

在如此之近的距离,猎人当然不会看不到那星星点点的火光,因为距离是如此之近,就算看到了那火焰的斑点,他也无处逃离。

幼狼在空中侧过了头颅,火焰从它口中汹涌喷出,笼罩了猎人的上半身,然后狠狠的撞在了猎人的身上,那支骨箭擦过它的身躯挥了个空,紧跟着男人不成人声的惨叫胡乱的挥舞了起来。

“嗷呜——!!!”

而此刻,狠狠撞在猎人身上的幼狼,鬃毛上的火星变得更多了。

“……【道格拉斯隔离立场】”

这个时候,魔女小姐突然伸出手,虹色的魔力光将向后倾倒的男人和幼狼隔绝在了一个圆球的力场之中。

“莉莉娅娜小姐……?”

“……曼珠沙华的花朵,占到焦尸的气味就不好了。”

她似乎对短暂时间中发生的事毫无兴趣,平静的说完后,魔女小姐翻动着书页,又用出了另一个魔法。

洒落在泥土上的鲜红花朵因为虹色的魔力光漂浮了起来,就像一只只鲜艳的蝴蝶飞舞、盘旋。

最后,落入了魔女小姐手指上那枚仿若星空碎片的指环之中。

猎人的惨叫,也停止了,在飞扬的花朵中只有幼狼的嚎叫。

那就像大仇得报的凯歌,在草原的冷风之中,不断的回荡。

当所有的曼珠沙华都被魔女小姐收入空间储物戒指之中以后,她解除了魔法,那具上半身完全碳化的焦尸,曾经是“人”的东西,倒在了曼珠沙华之中。

“魔物是自然法则【生存】与【弱肉强食】的具现,汀娜小姐,你知道,兽人在濒死时,会陷入一种狂暴状态吗?那其实就是来源于他们身体中,魔物的血脉。”

幼小的灰狼有些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它先来到了爱丽丝的面前,小人偶弯下腰,抚摸着它的脑袋和脖子,幼狼伸出舌头,舔着小人偶的手指,它那双眼睛,已经完全变得火红。

“……处于濒死的状态中中,魔物会为了生存拼命的进化,虽然这是透支性的,但它们会变得更加强健而拥有力量,有时候,还会进化出一些特别的能力,甚至变成某些变异体或者亚种,就像这孩子,昨天已经病重到奄奄一息时,它的身体也在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活下去。”

“结果就是,它从一只普通的草原灰狼,变成了一只焰鬃狼呢。”

爱丽丝抚摸着幼狼脖子上厚厚的鬃毛,飘出了一些火星。

“嗷呜……”

幼狼小小的叫了两声,那仿佛是在告别,又好像是在道谢,爱丽丝没有为依然有些呆滞的少女翻译这吼声,她挥了挥手,作为回应。

小小的灰狼……不对,焰鬃狼又来到莉莉娅娜的脚边,用脖子蹭了蹭魔女小姐柔嫩的肌肤,魔女小姐摸了摸它的脑袋,和小人偶一样,什么也没说。

最后,它走到了汀娜的面前,用那双火红的眼睛盯着少女。

“嗷呜——”

它轻轻的叫了一声,朝着溪流的另一边走去。

很快,那灰色的身躯,就消失在比它还要高的秋草之中。

“……那么,我们也启程吧。”

将魔法的帐篷解除的莉莉娅娜把躺在帐篷边的草地上百无聊赖拱着土的星界独角兽牵了起来,爱丽丝飘到汀娜的左肩上,捏了捏少女的脸颊。

这只是旅途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插曲。

“明年的曼珠沙华,也会开的很艳丽吧。”

在这里少了一只幼狼,多了一个人。

曼珠沙华的花落了,但还会盛开,说不定,会开的更加艳丽。

溪水依旧流淌。

 

 ……………………………………………………………………………………………

 

两天后,莉莉娅娜,汀娜和爱丽丝遇到了一群正在迁徙的游牧民,他们赶着一小群牛羊,神情黯然。

“旅行者们,你们有在东边看到一片红花的花海吗?”

看到骑着星界独角兽的三人从东边过来,他们向少女们打招呼,问她们,有没有遇见一个猎人。

那是他们部族最优秀的猎人,在狩猎之夜时,这个损失很惨重,同样身为猎人的那个男人的妹妹被狼杀死了,于是他发誓要复仇,离开了部族,在那片红花的原野上狩猎。

在他离开后,部族又遭遇了几次狼袭。

这是很不正常的,因为袭击人类的部族远比草原上狩猎的风险更大,除非实在找不到吃的,否则狼群是不会在狩猎之夜以外的时间主动找人类部族麻烦的。

可这些狼就像怀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也不抢夺牛羊,只是一味的杀人,杀能看到的任何人,那位猎人的女儿也被狼咬死死了,她是他们部族最后一个女人,还怀着一个孩子,就在昨天,他们以游牧民的方式埋葬了她。

“现在,我们没有女人了。”

没有女人的部族是无法在草原上存续的,所以,他们只能迁徙,去找其他的部族,用牛羊换取女人,如果换不到,那这个部族就只能被吞并,或者消亡。

但即使是这样,游牧民们黯淡的表情中,依然有着仇恨的火花。

——我们绝对会复仇的。

他们说着。

游牧民还邀请莉莉娅娜和汀娜来做客,眼里的热切不加掩饰。

少女们对这个邀请显然毫无兴趣,在弓与箭指向她们时,魔女小姐随手使用的魔法,将那些原始的武器变成了软踏踏的一坨。

“恶魔。恶魔之女!”

这让游牧民们惊恐的喊着,“这是恶魔的力量”,马上就逃跑了。

“呐,莉莉娅娜小姐,那些狼该不会……”

少女看着他们朝草原的北方仓皇逃窜的样子,陷入了沉思。

“……魔物远比人类想象中聪明的多,不可思议的能力,要多少有多少。”

魔女小姐摇了摇头。

“……仇恨的连锁,如果没有人主动斩断,就只有一方被彻底斩草除根,才有可能终结。”

“如果游牧民的神灵真的存在,最好显灵把那只小狼尽快送回狼群哦?但是,即使这样,这个已经孱弱成这样的部族,也只会成为其他狼群的盘中餐吧。”

“我不懂,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这算是什么呢?自作自受吗?”

游牧民们甚至连羊群和其他家当都没来得及带走,虽然爱丽丝说,等她们走后,这些游牧民还会回来,但是……

“……在狩猎之夜比往日更有力量的狼群去袭击人类的部族夺取比狩猎更多的食物,为了保护自己,人类杀死狼群,两者都没有错。但理性上正确的事混入感性之后,仇恨就萌生了,这一切的结果,在最后也只能说是,仇恨的苦果吧。”

莉莉娅娜平淡的回答少女的困惑。

——不掺入感性的话就不会有仇恨,但一旦仇恨的火焰点燃,就只会越烧越烈。

魔女小姐说完,示意独角兽迈开步伐。

“……”

汀娜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长长的叹一口气,默默的,在胸前画了一个三角。

傍晚。

正在扎营的少女,听到了北方的天空中传来的阵阵狼嚎。

 

……………………………………………………………………………………………

 

某一日的后话:

 

“呐,莉莉娅娜小姐,要是当时我们不在乎他们的称呼,保护那些人直到他们找到其他部族,他们就不会死了吧?”

“……即使需要面对他们无时无刻的劝诱或者强暴的威胁?”

“或者是遇到其他部族时被他们强留,最后打出来?被说成是恶魔之女的消息传遍草原,遭到全草原游牧民的通缉和追杀?虽然那个部族似乎已经没有草原信鸽了,但无法保证其他部族也没有哦?”

“……果然还是算了吧。”